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硝烟落定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崩坏纪元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硝烟落定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当尼德霍格消失在远方的天际时,冰原上的众人久久没能回过神,一人呆呆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狼藉,看着那些混杂着余烬的漆黑雪块,以及高低起落的冰原地势,颤声道:“它...已经走了吗?”

    另一个人也傻愣地看着天空,低声说:“结束了吗?...还会不会有凶兽杀回来...”

    “杀回来又怎么了,你们的命又不在自己手里,和你们有关系吗?”奥菲莉亚冷笑嘲讽了一句,手中黑镰在空中虚斩而过,收回了弥漫在周围的断末之雾。

    过了一会,在确认周围不再有任何威胁,只有寒风呼啸时,众人紧张的心终于是落地了一些。

    共和之辉队列中,洛忧本来在盯着尼德霍格消失的方向,突然,一只戴着厚手套的手伸了过来,将一套衣服递向洛忧,沉稳不带一丝波澜的声音随即传来:“孤狼走不远,有时候机灵一些,对你未必没有好处。”

    洛忧看了一眼曹忠贤,又看了一眼那套女式衣服,他沉默了一会,也没说什么,收起衣服向不远处的战场走去。

    在坠点的正中心,冷鸢赤身站在那里,身上的将袍早在进入真龙形态时就被烧为灰烬,暴露在寒风中的白皙肌肤犹如一抹冬雪,暗紫色的眼瞳中没有任何杂质,倒映着硝烟散尽的苍凉净空,泼墨般乌黑的长发偶尔掠过盈盈一握的柳腰与修长的双腿,美如诗画。

    此时,那双龙翼已经不见,依旧残留于体表的暗红龙铠也纷纷破碎,一点一点剥落,留下那些在血管里燃烧的灼热炎斑,不过在这极寒北风中,那些炎斑褪去的速度也很迅速,没多久就消失不见了。

    洛忧走到了冷鸢身边,目光没有贪图这曼妙的胴体,而是平静地看着冷鸢,将衣服以及那个老旧的肩章递了上去。

    “曹忠贤让你来的吧?”冷鸢显然不相信洛忧会主动来递衣服,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一看就是被人忽悠了,她伸手接过衣服,披上后,动作轻柔地接过了那个老旧的肩章,细心放好,这才短促地一笑,调侃道,“不用听别人怎么说,做好你自己就行。”

    冷鸢在整理衣服时,突然摸到口袋里有根早就准备好的雪茄,她会心地一笑,点燃后抽了一口,对洛忧说:“走吧。”

    回到队伍中时,许多人对冷鸢的目光是又敬又畏,敬的是救命之恩,畏的是龙裔之力,只有奥菲莉亚还带着一脸诡笑,甚至轻佻地吹了声口哨,玩味地说:“龙裔,真是让人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什么时候让我见识下?”

    “这就取决于你的‘提款机’什么时候想弄死我了。”冷鸢开了一个很冷的玩笑。

    这个玩笑也让周围的气氛有些僵硬,冷鸢口中的“提款机”,他和奥菲莉亚是雇佣关系,一个出钱,一个卖力。

    是奥菲莉亚的提款机,这个形容一点都不夸张,如果不是有大把的金钱,凭奥菲莉亚这种公认的世界第一进化者,怎么可能屈人账下?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是心领神会就好,不会光明正大说出口,哪有像冷鸢这样的。

    会发怒,结果谁知,这位审判议会大股东非常淡定,甚至爽朗地笑了几声,和冷鸢握了个手,直言道:“希望那一天不会到来。”

    冷鸢看了一眼远处冰原,由坠落的诺亚方舟号散发出的黑烟,眯眼问道:“这次你的损失可不得了。”

    无奈地一笑,顺着冷鸢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黑烟,幽幽地说:“一个很大的摊子等着我去收拾。”

    冷鸢此前说的是“你的损失”,而不是“你们的损失”,的个人行为,毕竟这次诺亚方舟号会来极北,完全是出于他的调令。

    要知道,一人独大,他只是相对权力最大的大股东罢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他这个位置,只不过慑于其力量和地位不好下手,也没有破绽可钻。

    可这一次就完全不一样了,的命令来到极北,就算被尼德霍格击落是意料之外的事,绝对脱不了连带责任。

    这个破绽实在太大了,尤其是在以人类精英著称的审判议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的不好说。

    冷鸢抽了一口雪茄,淡漠地问道:“有什么打算?”

    “首要任务是修好诺亚方舟号,让它重回天空。这个坠落地点实在太过偏远,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恐怕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沉吟了一会,说,“不过刚才我已经向诺亚方舟号指挥室确认过,损毁的只是部分引擎,里面的生活设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物资也很充足,这是一种幸运,至少我们的船员不会冻死在冰天雪地中。”

    说完没多久,原本规避尼德霍格的诺亚方舟舰队又折返了回来,他摊了摊手,带着歉意地说:“诸位,很抱歉,这一次极北会议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作为补偿,请允许审判议会的舰船送各位返程。”

    冷鸢第一个带头走向了舰队的降落点,说:“走吧,这次的报告估计要写三天三夜了。”

    面前,和他握了个手,低沉的声音犹如战场上的炮火:“联邦重工军团在阿拉斯加地区有战略基地,距离极北非常近,如果有支援需求,请不要吝啬开口。”

    紧接着,身边,两人对视了一眼,互相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读不懂的深邃。

    尼禄此时披着纯白的丝绒袍,仿佛融入了这一片冰天雪地,她什么都没有说,握了个手,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温度太低,娇躯受寒,她的脸上没什么血色。

    一旁的霍安里森脱下了自己的紫色丝绸开衫,披到了尼禄身上,微微欠身鞠躬,语气平稳却充满深意:“我们都有繁琐的事务需要处理,愿主内平安,。”

    ...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崩坏纪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崩坏纪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崩坏纪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