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宋江的故事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水浒传正文 宋江的故事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small>时间:2010-11-10 15:39    来源:未知    作者:<strong>不读书的书生</strong> </small>

    天下文学网邀您欣赏 :<strong>宋江的故事</strong>

    【简洁版】

    宋江,人唤“及时雨”。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晁盖等七个好汉智取生辰纲事发,被官府缉拿,幸得宋江事先告知。晁盖派刘唐送金子和书信给宋江,宋江的老婆阎婆惜发现宋江私通梁山,趁机要胁,宋江怒杀阎婆惜,逃往沧州。被迫上梁山。后宋江做了梁山泊首领。受招安后,被宋徽宗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最后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杜专版】

    八百里水泊岸边的郓城县,有个宋家庄,庄上有位宋太公,他有四个儿子一个闺女。长子宋海,二儿宋润,三儿子就是《水浒传》中的头领,梁山寨主宋江了,四儿子是宋清,女儿名玉莲。十里八乡都夸宋太公好命,有福。家大业大,人财两旺啊。咱们这里流传着宋江的许许多多故事。

    一、 换地交友

    郓城北三十余里的地方,有个寿张县。寿张县城南和宋家庄相离不远有个张家大楼。张家楼有个叫张文超的,他有良田千亩,也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他兄弟三人,二老过世较早,两个弟弟跟他长大。老儿叫文近,老三名文远,都是读书不成,经商不干,种地不管的人。文超对两个弟弟操不完的心。文近、文远净交些狐朋狗友,打架惹事。称霸乡邻。文近习武,整天和一些不三不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恶少青皮一起使枪弄棒;老三文远攻文,不好好读书,学无成就,吃喝玩乐,文超出钱在郓城县衙给他买了个押司。

    张家大楼和宋家庄,虽说是两县所管,相距很近,土地连边,张、宋两家插话地很多,犬牙交错。有时张文超家的长工种地往返常从宋太公地里经过,时间长了走出了一条路,这样一来宋家的地就被一冲两半,一块地变成了两块,耕种起来不不方便,宋太公对这件事有苦难言,想起就生闷气。宋江是个孝顺儿子,常见父亲不乐,有一回问道:“您老有何心事,为啥不乐呢?是儿子们不孝呢,还是有别的事儿?”

    宋太公就把和张家插话地耕不便的心事说了出来。宋江一听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劝父亲道:“常言道:地有千亩,路有百条。人家种地不能带路啊,从咱地过很自然,人家要没事请人家给踩路人家也不会走啊!”宋太公认的是庄家人的理,人靠种地收粮食才能生活,农民谁不爱地呀!宋江左劝右说,谈古论今对父亲说:“万里长城今还在,不见当初秦始皇,身外之物何需恋,人是活的,地是死的,咱可不能因地伤了乡邻的和气呀。您老放心好了,明天我到张楼找文超商量。” 宋太公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宋江打马快如飞,直奔张楼而去。走着走着,见两个汉子在路上撕打,拦住了去路,一头毛驴在路边啃庄家。宋江下马向前拦住劝道:“二位兄长有话好说,为何撕打?”

    一个黑胖汉子说:“你走你的路,俺打俺的架,关你屁事!”

    另一位汉子说:“你这黄子称霸乡里,牲口又不是人,吃他一口庄稼,你看他那熊样,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他练两年拳脚,太欺负人了。”

    宋江又劝道:“乡里乡亲,不要伤了和气,就此罢了吧!”

    那黑汉子不光不听,还破口骂宋江:“我教训这小子,干你屁事,你是从哪蹦出来的野种,闲吃萝卜淡操心,二爷就是要揍人,你还敢管二爷我?”宋江一时气起:“驴吃庄稼我赔,再打人不行!”

    那黑汉子头一歪,嘴一咧:“你小子赔中,挨揍也得你替!”说后挥拳照宋江打去,宋江抬手接过,随后一腿扫了过去,那黑汉子向前一栽弄了个狗吃屎。爬起不服,跳将起来一头照宋江撞去,宋江一闪,一脚踢去,那汉子弄了个狗晒蛋。这回黑小子服了,爬起向宋江讨饶:“不知哥哥高姓大名,从哪里来,到何处去?不知冒犯,望哥哥恕罪。”宋江向前一步,将黑汉子挽起说道:“我乃宋家庄三郎宋江,前往张楼拜见庄主张文超。”那黑汉子一听,恭身施礼:“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宋江哥哥到此,文超是我长兄,我排行老二,名文近。”

    宋江笑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啦,失手,失手!”宋江忙转对牵驴的那汉子道:“还不向二哥认错,今后管好驴。”那牵驴人要向文近赔礼,文近忙说:“没事,没事。”那牵驴人向宋江、文近告别离去。文近领宋江往张楼走来。

    宋江跟文近进了村,抬头一看,好气派,座北朝南,广亮大门,上马石下马石,五级阶前分左右。“积善人家”金字牌匾门上悬。文近喊:“来人接宋三哥!”出来几人,牵马的牵马,迎接的迎接。张文超闻听宋江到来,降阶迎出大门。三人一行,文超在前,宋江在中,文近随后,进入大门,又迈进客厅,落座叙话,端果子的端果,冲茶的冲茶。

    张文超问道:“宋江贤弟亲到寒舍,欢迎欢迎啊!”

    宋江言道:“今天前来,有一事和哥哥相商,特来相扰!”

    文超说:“宋江弟弟太外气了,凡是我们能办的一定相助,不必客气,请弟直说好了。”

    宋江道:“前来想和哥哥商量换地的之事。”

    文超一听高兴啦:“我们早有此意,因你家地好,我家地质较差,不敢提及此事。”

    宋江道:“你言差也,地是死的,人是活的,常言说:‘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全凭种啊!’”换地的事儿一说就成了,他们正说说笑笑,突然进来一人。

    这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文超的三弟文远从郓城赶到了家门。相互介绍,亲如好友,说着说着酒筵也就上来了。文远何事到家呢?最近郓城有一难断案子,这案子交给了文远,他为这事发愁,回家想和两位哥哥商量,正巧碰上了宋江,你想他会不高兴。知县还想让文远再找一位能干的押司,在此遇到宋江,谈论间,文远看到宋江是个人才,就想把宋江推举给知县,说后宋江当然高兴。

    宋江当押司就是张文远推举的呀,上任当押司,又引起一段故事,是何故事,听我往下讲来。

    【三:评论版】

    谁都知道宋江,你知道吗?知道就不要说出来,让我来说,你们肯定没我说的好,因为我就见过宋江,我见过的宋江是一个没头没脸的人,这一点比较不符合历史的情形。

    我见过的宋江很好玩,很傲,可是又没什么本事,这既不符合历史的情形,也符合历史的情形。史上的宋江不傲,所谓雄才大略,你不能否定宋江的这一点,有大略的人往往不傲,所以该学习宋江的地方还是要学习。但是宋江确实又没什么本事,雄才大略跟没本事其实不矛盾,那个赵括你们都知道的吧,为了他还专门搞出了一个成语,害得我读书时总是要记啊背啊。这赵括,就像有些人要搞杂志,搞刊物,说得很好听啊,有两个成语,一个叫夸夸其谈,另一个叫天花乱坠,最后东西出来,大家都笑了,如果说不知道纸上谈兵是怎么回事,那么现在一定知道纸上谈纸是怎么回事情了。

    再说史上的宋江,大家都知道此人狡诈,他的成功在于他能够表演,所以一些笨蛋都比较信任他,但是大家也知道,水浒是讲打架的故事,一般笨蛋都比较会打,所以那些笨蛋大都是实力人物,比如那个智商几乎为零,力量为100的铁牛。宋江就是靠着这些笨蛋才坐牢了位置。他当然更知道要坐长久只能靠招安,其实他早就想招安,因为他懂得造反才是投降的最好做法,这话听起来有点像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的味道。而有些想法正是宋江能够掌控笨蛋的根本原因。究宋江一生,其实就是想做官想疯了,而当局又不屑,他才搞出那么多事情来,最终的目的还是做官,大小倒也没所谓的,可是宋江对部下说,他从来不屑做官,他都是为了大家。

    再说我见过的宋江,大凡见过的人都觉得此人比较-阴-险,不善说话,其实口才好的不得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话,这个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宋江也比较会笼络人,所以常有小兄弟替他卖命,当然是在卖完了肯德基之后。他也明白要在文坛立足不得不靠正统的文化机构,但是别人不屑,所以他先是挑动大家骂人,骂官方,我说这叫撕裂族群,撕得差不多了就打出旗号叫为了理想办杂志,但是办着办着就想招安了,我说这像当年宋江把聚义堂改成忠义堂。这个宋江一直以为旁边的人都像铁牛一样笨,其实他错了,所以最后剩下了2个人。究这个宋江一生,其实是想出名想疯了,韩寒都出名了,他咋就不能呢,他这么想着,但是当局不理他,他搞出那么多事来,最终目的还是想出名,可是他对小兄弟们说,他从来不屑出名,他都是为了文学。

    见他的大头鬼去吧,为了文学,他以为文学是他家自留地长出来的东东?

    今天我写下这个东西,也可以算另一种水浒,因为他们不让我发,发了就删,所谓水浒就是在王土之外,不是说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吗,而水浒在水之外,自然就是王土之外了,我在我的水浒写东西,造那个文心雕龙的反,那个文心雕龙烂了却要挣扎几下,可笑啊

    如果觉得《水浒传》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88106 http://www.88106.com/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水浒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水浒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水浒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