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回 请庄客马荣交手 遇乡亲蒋忠谈心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唐狄公案正文 第一四回 请庄客马荣交手 遇乡亲蒋忠谈心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却说狄公在陆家行内,等吴小官去请赵客人前来,不多一会马荣已看见前日在路上推车的那个大汉,一同进门,当时不敢鲁莽,望着狄公丢个眼色。狄公会意,便将那人一望,只见他身长一丈,生来黑漆面庞,两道浓眉,一双虎眼,足穿薄底靴儿,身穿短襟窄袖,无色小袄,丢当叉裤。那种神气,倒像绿林中朋友。狄公上下打量一番,暗暗想道:此人明是个匪头,哪里是什么贩丝的客人,而且浙湖的人形,皆是气格温柔,衣衫齐整,你看他这种行为神情,明是咱们北方气概。且等他一等,看他如何。只见陆长波见他进来,当时起身来笑道:“常言买鸡找不到卖鸡人,你客人投在小行,恨不得立刻将货脱去,得了丝价,好回贵处,一向要卖,无这项售户,今日有人来买,你又打牌去了。这位梁客人,是北京威仪缎庄上的。往年皆到你们贵处坐庄,今因半途抱病,听说小行有货,故此在这里收卖。所有存下的货物,皆一齐要买,但不过要价码克己。小行怕买卖不成,疑惑我等中间作梗,因此将你请来,对面开盘,我们单取行用便了。”那人听了陆长波这番话,转眼将狄公上下望了一回,坐下笑道:“我的货,卖是要卖,怕的这客人有点欺人。我即便肯卖与他,他也未必真买。”陆长波见他这番话,说得诧异,忙道:“赵客人你休要取笑,难道我骗你不成?人家很远的路程来投小行,而且威仪这缎号牌子,谁人不知。莫说你这点丝,即便加几倍,他也能售。你何以反说他欺人?倒是你奇货可居了。”

      狄公见了这大汉说了这两句话,心下反吃了一惊,说道:“此人眼力,何以如此利害?又未与他同在一处,何以知我不是客商?莫非他看出什么破绽?如果为他识破,这人本事就可想了。虽有马荣在此,也未必能将他获住。”当时还故示周旋,起身作了揖,说:“赵客人请了。”大汉见他起身,也忙还了一揖道:“大人请坐,小人见谒来迟,望祈恕罪。”这一句,更令狄公吃惊不小,分明是他知道自己的位分,复又做作惊异道:“尊兄何出此言,咱们皆是贸易中人,为何如此称呼?莫非有意外见么?还不识尊兄台甫何名,排行几位?”大汉道:“在下姓赵名万全,自幼兄弟三人,第三序齿。不知大人来此何干,有事但说不访。若这样露头藏尾,殊非英雄本色。俺虽是贸易中人,南北省份,也走过许多码头,做了几件惊人出色的事件,今日为朋友所托,到此买卖,不期遇尊公。究竟尊姓何名,现官居何职,俺这两眼相法,从来百不失一。尊公后福方长,正是国家栋梁,现在莫非做哪里县丞么?”狄公被他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反而深愧不是,停了半晌,乃道。“赵兄,你我是为买卖起见,又不同你谈相,何故说出这派话来?你既知我来历,应该倾心吐胆,道出真言,完结你的案件。难道你说了这派大话,便将俺哄吓不成?”说着望马荣丢了个眼色,起身站在陆长波背后。

      马荣到了此时,也由不得再不动手,当即跳出门外,高声喝道:“狗强盗,做了案件,想往哪里逃走!今日俺家太爷,亲来捉汝,应该束手受缚,归案讯办。可知那高家洼的事,不容你逃遁了。”说着两手摆了架落,将门挡住,专等他出来动手。陆长波看见言语不对,忽然动起手来,如同作梦一般,不知是素来有仇,也不知无故起衅,摸不着头脑,只呆呆的在那里呼喊说:“你们可不要动气,生意场中,以和平为贵,何以还未交易,就说出这尴尬话来,莫非平时有难过么?”还未说完,见大汉掀去短袄,露出紧身小衣,袖头高卷,伸开两手,一个箭步,踊出门外,向马荣骂道:“你这厮也不打听打听,来至太岁头上动土。俺立志要除尽这班贪官污吏,垄断奸商,你竟敢来寻死!不要走,送你到老家去!”只见左手一抬,用个猛虎擒羊的架落,对定马荣胸口一拳打来。狄公见了这样,吓得面如土色,深恐马荣招架不住。只见他将身向左边一偏,用了个调虎下山的形势,右手伸出两指,在大汉手寸上面一按,望下一沉,果然赵万全将手一缩回,不敢前去。原来马荣也是会手,这一下撞在他血道上面,因此全膀酥麻,不能再进。马荣见他中了一下,还不就此进步?登时调转身子,起势在他肋下一拳打去。赵万全见他手足灵便,就不敢轻视,一手护定周身,一手向前习他的手掌。马荣哪里容他得手,随即改了个鹏鸟展翅的格式,将身一纵,约有一二尺的高下,提起左足欲想踢他的左眼。谁知道一来正中赵万全之计,但见他望下一蹬,两手高起,说声:“下来吧!”早将马荣的腿兜住,但听“咕咚”一声,摔在地下。

      狄公这一惊不小,深恐他就此逃走。里面陆长波也吓得面面相觑,惟恐打杀人命,赶着出来喊道:“赵三爷,你是我家老主顾客人,向来未曾卤莽,何以今日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起来?设若有个险错,小行担受不起。有话进来好说。”众人正闹之间,街坊上面早已围着许多人来,言三语四,在那里乱说。

      忽然人丛里面,有一个二三十岁的汉子,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见马荣落在地下,赶着分开众人,高声喊道:“赵三爷不要胡乱,都是家里人!”随即到了马荣面前叫道:“马二哥,你几时来此,为何与我们兄弟斗气?这几年未曾见面,令咱家想得好苦。听说你洗手不干那事了,怎么会到这里来?”说着即将马荣扶起。马荣将他一望,心中好不欢喜,说道:“大哥你也在此,俺们这里再谈,千万莫放这厮走了,他乃人命要犯。”说着那人果将赵万全邀入行内,招呼闲人散开,然后向马荣说道:“这是我自幼的朋友,虽是生意中人,与俺们很有来往。二哥何故与他交手,现在何处安身,且将别后之事说来。谁人不是,俺与你俩陪礼。”

      原来此人也是绿林中朋友,与马荣一师传授,姓蒋名忠,虽然落身为盗,却也很有义气,此时已经去邪改正,在这个土寨当个地甲。赵万全本是山东沂水县人氏,因幼父母双亡,跟蒋忠的父亲,学了一身本领,所有医卜星相件件皆精。到了十八岁时,见本乡无可依靠亲戚,本家皆已亡过,因想湖州有个姑母,很有钱财,因而将家产变去,做了盘缠,到湖州探亲。他姑母见他如此手段,就收他在家中,过了数月,然后荐至丝行里面,学了这项生意。后来日渐长大,那年回家祭祖,访知这双土寨,是南北的通衢,可以在此买卖,他就回到湖州,向姑母说明,凑了几千银本,每年春夏之交,由湖州贩丝来卖。却值蒋忠洗手,在曲阜县上卯,为了这寨内的地甲,彼此聚在一处,更觉得十分亲热。今日赵万全正在他家摸牌,忽然吴小官去喊他做生意,去了好久不见回来,蒋忠因此前来探望,不意却与马荣交手。此时马荣见他问别后之事,连忙说道:“大哥有所不知,自从你我在山东王家寨做案之后,小弟东奔西走,受了许多辛苦。后来一人思想,人生在世,不过百年,转眼之间,就成了废物。若不在中年做出一番事业,落了好名,岂不枉为人世。而且这绿林之事,皆是丧心害理的钱,今日得手,不过数日之内,依然两手空空,徒然杀人害命,造下无穷的罪孽。到了恶贯满盈的时节,自己也免不得一刀之苦,所以一心不干。却好这年在昌平界内,遇见这位狄大人做了县令,真是一清如水,一明似镜,因而与乔二哥投在他麾下,做个长随。数年以来,也办了许多案件,只因前日高家洼出了命案,甚是希奇,直至前日,始寻出一点形影,故而到此寻拿。”说着就将孔万德客店如何起案,如何相验,如何换了尸的原由,说了一遍。然后又指狄公道:“这就是俺县主太爷,姓狄名仁杰,你们这里也是邻境地方,昌平县官声应该听见。”

      蒋忠听了这番话,掉转头来望着狄公纳头便拜,说道:“小人迎接来迟,求大人恕罪。”狄公忙扶起说道:“刚才的事,马荣已经说明,还望壮士将这人犯交本县带回讯办。”蒋忠还未开口,赵万全忙道:“这是小人受人之愚了,此案实非小人所干,如有见委之处,万死不辞。且待小人禀明,大人便可明白了。方才马二哥说那凶手姓邵,是四川人氏,小人乃是姓赵,本省人氏,这一件就不相合。但是这人现在何处,叫什么名号,小人却甚清楚。大人在此且住一宵,明日前去,定可缉获。”狄公听了此言,不知如何办法,且看下回分解。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唐狄公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唐狄公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唐狄公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