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回 宠娇妻别结鸾凤 窥情态眼酸遗精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怡情阵正文 第二回 宠娇妻别结鸾凤 窥情态眼酸遗精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话说他夫妻二人说到彼此兴动的时节,李氏把阳物在口里吃了一会,白昆欲火盛极,拍开李氏的阴户,其中骚水汪汪,十分滑溜。

    白昆将阳物肏进去,用大出大入,初时用九浅一深之法为一气,又抽片时,按九九八十一抽为一气,又抽了多会,约有一千有零,抽的李氏娇音婉啭,阴精连泄,满口里称妙道快。

    白昆又一连抽了百十多抽,抽的李氏阴户中响声不断,如螃蟹扒泥般鸣咂有声。白昆阳精大泄。李氏嗳呀一声,快活杀了,我要死了。李氏闭目合眼,不多时早昏过去。

    白昆知是抽杀了,忙用嘴接嘴接吸气,片时方才悠悠醒来,穴内似长江大河滔滔直流,觉浑身轻似麻杆一般,手足四支并无半点膂力。

    因说道:“自你娶我这几年,今日才把我肏快活了。”

    白昆道:“你这穴若要叫井泉那条大家伙弄弄,只怕比我弄的还快活哩!”

    李氏道:“我的心肝,我怎好与别人干弄。”

    白昆道:“你两个干干何妨,就约他来,只是你放出手段,弄得他到明日,待我笑他不要叫他卖嘴才好。

    李氏笑道:“那怕他的阳物是叁眼轮四棱剑水牛角生金柏变的,放进我的穴里不怕他不消磨哩。”

    白昆道:“我的心肝说的是,我如今不弄了,待你睡一睡,晚些好和他征战。

    白昆拭了阳物,又替李氏拭了穴边滑流的水。

    起身出房来,李氏自已上床去睡了。

    却说井泉自已在书房等了半晌,看看日色将沉,只见白昆走来,井泉道:“我等的急了。”

    白昆笑道:“也还早些,你也忒要紧了。”

    井泉道:“哥发了善心,早一刻也是快活一刻。”

    白昆道:“你且坐着到一更尽才好出来。”

    井泉道:“端等。”

    遂即进到房中。

    李氏睡了方才醒来,正要走下床来,白昆搂住用手去摸摸惊问道:怎么穴这等湿的。”

    李氏笑道:“方才做了一梦,梦井泉把我弄了一顿,因此上穴里这等湿的。”

    白昆道:“我心肝,你既然这样想他,何不就到书房中和他干干。”

    李氏笑道:只到取笑,怎么当真,决使不得。”

    白昆道:“这些妇人那个不是背了自已丈夫,千方百计去养汉,到丈夫面却撇清道,怪你不要穿这样夸子。”

    李氏搂住笑道:“我的心肝,我养汉子只怕你怪我,你要不怪我,实对你说罢,那一刻不是要向他弄的,你前日叫他吃酒,我看了他眉目清秀俊俏美丽,十分爱他,前日天气暖,他不穿裤子,看见他腰间那话儿硬骨骨的跳起来,我这里骚水不知流了多少,把我一条桃红亮纱裤都湿透了,你今当真不怪我,我就出去和他干了,只是我和你好的紧,便把心中事都说与你知道了,你且不可冷笑于我。”

    白昆道:“既是我要你作的,决不怪你,决不笑你,我就仝你出去,他等的你久了,把几八上的皮将几八硬硬。

    李氏笑道:“且叫他硬会,可是我这身子也不曾洗的。”

    白昆道:“我替你洗罢。”

    忙取水盆盛了些温水,便把李氏浑身上下洗的如雪一般的白,又把那穴儿洗了一回。

    白昆洗着笑道:“这么一个白胖细嫩的穴等与他受用,今晚只许你这一次,和他弄后,下不为例。”

    李氏笑道:“不去由你,去便由我,便多一次也管我不得了。”

    拭澡起来,李氏要穿裤子,白昆笑道:“不用穿了,去了还得脱哩。

    李氏笑道:“不要乱说,妇人家全是男子汉来扯裤子的时节方才有趣,你那知道这里头的妙处呢。”

    当下穿完了衣裳,白昆又捏着李氏的脚道:“真个小的有趣,你可换了红鞋,少不得要放在他肩上叫他看看,他也动情。”

    李氏就将红鞋换了,又叫白昆在床头上取了汗巾来。

    白昆道:“你真个停当。”

    遂手扯了手到书房门边。

    李氏笑道:有些羞人,难以进去。

    白昆道:“日日见的说甚么羞与不羞。”

    白昆遂领着李氏进了房里。

    井泉见李氏进来,喜得魂飞漂渺,情神狂荡。小鹿儿扑扑的乱跳,连忙与白昆作了两个揖,李氏抿嘴一笑。

    白昆拍着井泉的肩头道:“阿弟,阿弟,我戏你的屁股,今晚还你个穴罢。”

    白昆出来,把门来扣上道:“我自去不管了。”

    李氏故意将身往外边走,井泉把住道:“我的亲嫂子,就亲了一个嘴。如今送上门来不怕你飞上天去。”

    白昆在窗外张看,只见井泉抱了李氏在脚橙上摸了一会穴,又到灯底下椅子上坐了。李氏又用手捏了一会阳物。

    井泉抱了李氏叫:“我心肝,怎么这等生得标致。”

    连耍了十几个嘴,把李氏的舌头咂的唧唧连响,不断把手摸了穴道:“好鼓蓬蓬的紧。”

    李氏又将裙子捻住假装不肯的模样道:“且慢些,就动手,要去吹了灯儿。”

    井泉慌忙使手遮掩道:“全要借着光儿照你这样桥滴滴的模样哩。”

    便用手扯裤子带儿,见散了,脱下来,便把手捏住穴皮叫:“我的心肝。”

    就推李氏到床边,替他解了裙,扯了裤,把两腿拍开,井泉从腰里露出一个恨细顶粗八寸多长,似蓬花头一般家伙,对首穴心挺身入将进去。

    怎奈这井泉的家伙甚大,刚刚进去叁寸,还有五寸在外,李氏用手一摸,把穴塞了个结结实实,周围的皮都是紧的。

    井泉叫道:“我的心肝。”

    亲了个嘴,下边又用边一下,又进二寸有余。

    李氏嗳声叫疼,满口叫道:“慢些。”

    井泉那里管他这那,忙用力一入,早已连根顶进,李氏疼不可言。

    井泉道:“我心肝,这样害疼,我怎好拿狠心肏你。

    李氏笑道:“我的心肝,我的丈夫怎么使狠心肏你的屁股,你就不许使狠心肏我的穴么,你便狠狠的肏上了一阵也是当的起的。”

    井泉真个抽了二十来抽。

    李氏穴里又疼又痒又酸又麻。

    井泉把持不定,龟头顶住花心,精便大泄了。

    李氏笑道:“好没用,好没用。我当你有千勇战的武艺,谁想竟是个临阵收兵的才料。”

    井泉笑道:“我的乖乖肉儿,休笑我没用,我的几八从午时硬起,直到如今,心中实等得紧了,又见你这样标致模样,我怎么忍得住,如今第二回你便见我的本事。

    李氏走起来,要穿衣裳。

    井泉道:“你今晚那里去,我还不曾弄你到头哩。”

    井泉这时节几八不能急硬,又恐怕李氏笑他无用,着边支撑抱李氏到窗前道:“我与你橙上照灯光将弄,我今晚定要尽我的兴方才罢哩。”

    抱李氏仰眠在橙上,井泉伏在李氏身上细看一回,一连亲了好几个嘴咂得舌头吱吱的响,道:“我的乖乖肉,你的脸儿我日日见看得明白了,身子和这穴还不曾看个了细,如今定要看看,先把两个奶头又圆又硬捏弄。滑滑的贴在胸膛上,又把肚皮摸摸。李氏是不曾生产过的,并没一些皱纹。

    摸到腰里,井泉道:“好个柳腰儿。”

    摸到小肚下边,像个馒头突起,上面生些细细的几根黑毛,稀稀的。

    井泉百般捏弄,拍开看看就如红桃子开的一般。

    李氏把脚勾了井泉头到穴边。井泉把口咬舔,把舌尖在穴里面舔搓。

    李氏骚兴大发,穴皮张开,两片肉翕翕的动,骚水乱流。

    井泉此时阳物又硬起来,把李氏的屁蛋掇出橙头上,两脚搁在井泉的肩上,所小脚拿手里就把阳物尽根肏进。

    李氏十分快活,笑说道:“你几八头直顶到我穴心里便不动也是快活的。

    井泉尽力抽送,一口气抽了两千多抽,抽得李氏浑身说疼又不甚疼,说痒又不甚痒,说酸又不甚酸,说麻又不甚麻。其中快活受用无比,只可心神领会,而不能言语告人。

    搂住井泉叫:“我的兄弟,我的小汉子,我的肉肉,肏的我过不得了,我快活杀了。”

    李氏又迭起腰来迎着几八,腿又摇股又颠,闭了眼,歪了外头作出百美千娇的情态,口中哼哼唧唧,只见穴又会吞又会爽,把几八迎进吐出,急抽急锁,慢抽慢锁,淫水直流,把阳物湿的似油沾了一般。

    抽的屋里响声比就那狗吃面汤的一般,连响不断。再说白昆这在窗外看了半晌,也兴了起来,把手紧捻自已的阳物,一边看一边弄,一时欲火烧身,把精都泄了一裤子。

    心内道:“这样一个标致老婆等他这样脱的光光的拍了爽利戏弄,那知道这样折本,白白送他受用,实有些气他不过,只是爱李氏得紧,又是送他出来的,把老婆丢出凭他解闷。

    昏昏回到房中,正见丫头桂香靠着排插打盹哩。

    竟不知这白昆和丫头如何干耍,且听下回分解。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怡情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怡情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怡情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