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回 下戏书取笑赚敌 逞法力奋勇前征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怡情阵正文 第三回 下戏书取笑赚敌 逞法力奋勇前征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却说这白昆进的房来,见桂香正在那里打盹。白昆心内道:这丫头一向家言母利害得紧,便是偷他也是战战兢兢的,我如今且好与和他干弄一会。

    向前抱住亲了个嘴,把裤子解开脱下,露出雪白的屁股,用手拍了几拍,觉又软又滑,十分爱人。

    白昆在口中取浸液摸在**上,又取了些抹在屁眼上,只见桂香从梦里醒来,道:“你是谁?”

    白昆道:“你看我是谁。”

    桂香一看,笑道:“你久和我偷弄,如今是怎么,想起甚么来了。”

    白昆不说,专心把阳物**进,甚是紧的有趣。

    桂香道:“你是错走了门。”

    白昆笑道:“前门后门是一样。”

    桂香笑道:“我的心肝,你到充亲生的哩。”

    白昆笑道:“小丫头,小养汉精,竟骂起大爷来了,定要**你个屁股肿穴烂方才罢手。”

    桂香笑道:“我的亲大爷,你就把后边**重皮了,前边**的张掀了番赤了,谁怨你不成。”

    白昆便用十分力气把屁眼着实挖捣,屁股里响声不绝。桂香的屁股急急迎凑,一吞一抽,有千百回合。

    白昆将几八拔出,只听得唧的一声,把两条腿架在肩上,恰似个老汉推车的架子,把穴皮用手拍开,硬着家伙尽力抽送。

    抽了叁千多抽,抽得穴内**直流,阳物硬似铁棒,如火炭一般,**得桂香浑身快活,口中咕咕哝哝说了千万样的娇声浪语,引得白昆昏昏迷迷,欲火烧身,嗳呀叫了声,宝贝儿乖乖肉儿,将巧子顶住穴心,那精大泄。桂香叫道:“不得了,快活杀我,过不得了,那阴精也泄了。”

    二人搂抱片时。白昆把巧子抽出,只见那穴口里阴阳二精交在一处,微红微白,稠咕嘟的,淌将出来。桂香用汗巾抹了,二人各自分开了手去睡不题。

    再说这井泉与李氏在凳上弄的屁滚尿流十分热闹,又抽两千多抽,叫道:“我的宝贝儿乖乖肉儿,爽利么。”

    李氏笑道:“不要说起,我骨髓里都痒痒了。井泉巧子抽出,又把口来舔饫了一回,将阳物重进,自力狠弄紧,抽送了几千,又末根进推,**住花心,研磨几千转。

    李氏满身麻木,口和舌头都冰冷,昏迷不醒。

    井泉用口唏。气李氏方才开了眼,搂住井泉叫:“我的亲汗子,宝贝肉儿,几乎被你**死了我。”

    井泉道:“我的亲老婆,我的风流知趣小妈。”

    抱住李氏的颈,上了床。井泉仰眠了,叫李氏跨在井泉的身上,把头调转,两手捏了巧子,把口来品咂。又把舌头在几八上卷舔,把穴向井泉口中磨搽,要他舔刮。

    李氏道:“这才叫作颠鸾倒凤,便是铁汗子也弄矮了。你晓得么。”

    井泉快活难当,应道:“我曾听说过,不曾作看,如今真个过不得了。”

    李氏咬住巧子头,只是不放。井泉道:“我的精又来了,在你口里你不要怪我。”

    井泉忍不住那精便泄了李氏一口。李氏吞咽肚里。

    井泉道:“我的乖,怎么弄得人这般快活,如今调转来。

    李氏道:“我还要咂他硬起来。”

    又含在口内,扯搽一回了,那几八仍旧红胀突起来。

    李氏转身来把穴正对几八往下一坐,坐在穴里头,连墩连磨,只管摇荡。

    井泉受用难当,精又着实泄了约有一大酒杯,就觉得倦了便抱住,李氏在肚皮上,叫:“我的小汗子,你的几八是世间少有的,我的穴少你的几八不行。”

    井泉道:“你在我身上睡一睡罢。”

    李氏道:“我还要他硬起来。”

    井泉笑道:“我如今实没用了,饶了我罢。我实倦的紧,不会硬了,明白晚上再作罢。”

    李氏道:“亏你会作买卖,图下次哩。”

    井泉道:“今日其实不曾尽我的本事出来,明日决一出来再试一试,才是知趣的心肝哩。”

    李氏道:“我的心里也不曾尽兴。”

    井泉道:“你明日要不出来,我就要死了。

    李氏道:“心干若不信的话,就把我这条裤子留下与你作当头,只待我穿了单裙井去罢。”

    井泉道:“这个极妙。只听见鸡鸣了,看看窗都亮了。李氏穿了衣裳走下床来,又把井泉的几八扶起,用嘴咂了一回,方才出门。

    井泉送到门边,又作李氏五个嘴,咂得李氏知头辣焦焦的,又把穴捏弄拿指头插井去狠力挖了几下,李氏也扯了几八不肯放,蹲下身子把口来咬巧子一口,叫:“我的心肝,待我咬落了才快活。”

    井泉道:“饶了他罢,今日晚早些出来咬他。”

    李氏道:“晓得的,晓得的。”

    二人分别去了。李氏井房里来,白昆方才回来。李氏搂住白昆道:“我的汉子丢了你一夜,你不要怪我。”

    白昆道:“昨夜快活不。”

    李氏道:“不要你管。”

    竟骑在白昆身上把穴拍开,含住了几八,连搓几搓,有些硬挣起来,白昆道:“你好好把夜里事说与我听,难道他弄了这一夜还不爽利,又还要我来满载呢。”

    李氏便从头说了一遍,又道:“没说他这根阳物真是极妙的,一**进穴就觉爽利杀人。”

    搂住白昆道:“我今晚还要和他睡一睡,我的心肝肯也不肯。”

    白昆道:“我的乖乖,真个被他**热了,再去也不好,只怕我的宝贝吃亏。”

    一面说话流连,一边李氏在上面动。白昆忍不住又泄了许多。李氏方才下身,那精便顺着穴眼流了白昆一肚子。用汗巾抹了方才罢手。

    见日出叁竿。白昆道:“这时井泉必定要还睡呢,等我写一个贴儿取笑与他。”

    遂取过一方端溪古砚,又叫丫鬟桂香取过一幅粉笺。白昆挥笔上写道:“吾弟素多勇战,对敌者莫不甘拜下风,即城下请盟吾弟尚且不肯,何昨夜干戈交加,**杀数合,展首请降,垂头丧气,而昔日勇战之雄安在哉,今晚列阵前来,吾弟尚敢执锐枪迎否。”

    写完叫小厮俊生分付道:“你可送帖儿到书房里交井相公拆看。”

    原来俊生是小唱出身,模样生的好,白昆使了十两银子买在家里戏屁股的。俊生拿了帖儿竟到书房里来,正见井床上穿衣起身,俊生双手将帖儿献上井泉接来细看,见是笑他没用,不觉失声大笑,忙作回书道:“阿哥休笑弟软弱无能,昨夜跨马轻敌遂有弃甲曳兵之辱,不过是惜玉怜香耳,晚点兵调将,披甲跃马,誓与彼决一雌雄,先破巡阳关,后破定州城,那时节还笑弟之无能否。”

    俊生领了回帖送与白昆,白昆见了回帖也啧啧的笑道:“你怕不怕。”

    李氏道:“不怕,不怕,包管今夜他讨饶。我听他书里话不过是弄的我穴穿洞破的意思,又打窥我浪骚,可恶,可恶,今晚你不要去,我定要去破了和尚的脑子,剥了将军的皮。”

    白昆道:“说的妙极。”

    方才叫桂香拿衣服来穿了下床,彼此过早饭。却说井泉午前从琼花观遇一僧人,讨得个摇战方法。这方儿也不是药,也不是偏方,就在妇人身上,其效如神,你道是那样的方儿,请书个明白与看官看看:“

    此名为叁峰大药采战仙方:

    上曰红莲峰,药名为玉泉,就在女人舌下两窍中,其色碧,为唾之津。男子以舌舔之,泉涌出华池,咂之咽下重楼,纳于丹田,气生血也;

    中曰双齐峰,药名为蟠桃,就在女人两乳中,其色白,其味甘,男子咂之而引纳于丹田,能养脾胃,益精神,吸之能令女人经脉想通,身心纾畅,上达华池,下应元阕,叁采之中,此为先物,若未生产女人元乳汁都,采乳中之气更有补益也;

    下曰此芝峰,药名为月华,就在女人阴宫,其色红,其津滑,其阕常闲每每会女情妍媚而赤声声,其阕始开然,后气乃泄,津益男子以玉茎,制退作半接之势,以鼻引之,鼻气吸之入腹,一吸一抽,所谓上吸其气,下吸其津,受气受津以益元阳,养精神。

    此叁峰大药,惟知者对景忘情,在欲无欲炼而得之,发白再黑,返老成仝,长生不老也。

    毕竟不知井泉与李氏交欢端的,且听下回分解。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怡情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怡情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怡情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