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品阳物桂香酸齿 开黄花芸香消魂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怡情阵正文 第五回 品阳物桂香酸齿 开黄花芸香消魂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话说这李氏把头往下一看,疑惑问道:“怎么这阴精一些儿也不见了呢?”

    井泉笑道:“都是我把口来盛吃了,你还不知道么?”

    李氏道:“我真是魂飞魄散了,那里知道。”

    井泉又想起僧人传授的叁峰大药,暗暗说道:“我且试试。”遂把李氏的舌头抵住玉泉,舐卷多时,果然十分效验。玉泉津液滔滔直出,井泉了几十口儿,咽在肚内,又把李氏的乳头捏弄,圆圆的、鼓鼓的,贴在胸前小小两个乳头。

    井泉知是未生产过,没汁儿,只吸其气而已。井泉把口来咬住乳头,采取蟠桃之气,吸了几十口,纳于丹田,又鼻吸李氏鼻气。下边阳物在阴宫,鼻气一吸,玉茎一抽,采取多时,真个其效如神,浑身精神添了许多。鸡巴更硬了,插进屄里,重重抽了千个会合,叫道:“亲小乖,今日定要肏得你爽利呢!”

    李氏痒痒难当,口中咿咿哑哑,吱吱呀呀,叫道:“亲小婿,快些抽,今日要快活杀了,我实过不得了。”又见眼闭口开,昏过去了,阴精大泄。

    井泉又把口来盛吃,比头遭一发多了。

    李氏醒来道:“真是可笑,若说起今日屄里快活,真是天下少有的了。”李氏道:“这会又痒痒了,快些肏进来。”

    井泉因又肏进,乱墩叁四百墩,研了几百研,揉了几百揉,李氏快痒难当,说道:“如今受不得了,精又来了,不许你吃了。好好把那昆仑羊脂白玉盏儿接来,竽我一看。”

    井泉道:“使得。”又着力在上面骨梗边,刮一会、擂一会,又往下面近屁股的所在,扯着巧子,着实擦了一阵,又笃了一阵,方把鸡巳放在中间,对着花心,大抽大送,抽了上万多抽。

    李氏口中只叫:“亲爸爸!亲小汉子!乖乖肉儿!我要死了!我怎么被你肏的这般快活呢!”霎时间,早已昏过去了。

    井泉知是精又来了,慌忙将羊脂玉盏接在屄门边,把巧子抽出,唧的一声,只见这一番,屄一发张开,两片呼打呼打,就如驴屄打闪一般,那淫水流出,涌涌滚滚,直接了满满的一玉杯,放在床边。李氏开眼醒来一看,道:“真真有趣。”井泉接过,亦更清香,一气吃了个干干净净。吃完了又把舌头望杯里舔了几舔,李氏笑道:“我的肉儿,你是吃蜜吃糖了么?只是不够。”

    井泉道:“莫说是吃糖吃蜜,就是那北京的海里腰,北京的玉带糕,东海的熊心胆,西海的猩猩唇,也不能像这般美。”二人呵呵笑了一会,看看日落坠西。

    李氏穿衣服,往灶下办备夜饭,只是两片屄门肿肿,走路有些碍人,暗笑道:“如今这屄可是被他肏玻坏了。”

    不多时,备办完了酒饭,叫丫头桂香、芸香排在八仙桌上,秉了一个连环十二重栖的灯,放在桌上。满屋里照的雪亮一般。井泉一把扯住芸香亲了一个嘴,道:“小乖乖,你怎么生得这般可爱,等我弄一弄。”

    芸香道:“娘知道要打。”慌忙走去。桂香见势不好,一同出来。

    井泉道:“你两小妮子,不过妥了一时,等夜深时,定要叫你试试我的利害。”

    却说李氏因办完了酒饭,又办一个精致攒盏,如同盆口般大,这盘子乃粉定窖的古磁,白如玉,亮如镜,光彩射人,约值百雨银子,乃是传家之宝。盘中盛着凤翅燕窝、青笋排骨,云中鸿雁胙,山中糜鹿筋,其味喷香扑鼻,又开了一蒲桃绿的美酒,叫桂香拿了盘子,又叫芸香提了酒,同进房来。井泉搂了李氏,下面叫道:“我的心肝,叫你这等费心。”就在床前摆了一张小八仙桌。井泉上面坐,李氏下面坐,桂香旁边斟酒,两人对饮了几十杯。李氏把酒含在口内,送在井泉口里,连送了几杯。

    不多时,井泉满面通红,李氏看他模样十分俊俏,叫道:“我的乖乖,你不用吃酒,快吃我的精罢!屄里又痒痒难过了。”井泉真个脱了衣服,把李氏也脱得光光的。

    李氏用手捏巧子,道:“真个奇怪!有这等有熬炼的东西。”又叫道:“你既然吃我的精,我也要吃你的了。”

    井泉道:“难道不与你吃么?你弄出来就吃。”

    李氏叫桂香、芸香两个品咂,定要弄他出来我吃。两个不肯,李氏怒道:“好丫头,我也咂来,你雨个不咂!”桂香、芸香不敢执扭,便轮流品咂,桂香咂得牙床酸了,芸香咂得口水干了,不见有些动静。

    李氏道:“奇怪!我平日极欢喜看人弄的,你可把桂香丫头弄一弄,我看一看。”

    井泉道:“桂香是一定未破瓜的,我鸡巴忒大,只怕一时间难弄。”

    李氏笑道:“这小妮子,前日我往娘家去,竟和你哥哥弄了半夜,又听得说我昨晚出在书房的时节,又把他肏了一夜,屄眼一定弄大了,还不脱了叫井官人弄么?”

    桂香道:“羞人答答。”扭着身子不肯走来,井泉一把扯住,推在凳上。李氏遂也替他脱得光光的弄,井泉把桂香浑身衣裳脱去。

    原来这桂香看了这一日,屄里头骚水流出,裤子都湿了。井泉解下,李氏笑道:“你看这丫头,想是撒出尿了。”

    井泉道:“不是,不是。”又见十分的滑溜,井泉笑道:“你这屄叫你大爷弄了两夜,难道就弄得这般样的,一夜肏过几百回?”

    桂香道:“偷也偷几回儿,如今娘也是这样的了,大家没的说了。”

    李氏笑道:“这丫头倒会塞起嘴来,不用着实肏好了他。井官人是贵巧子,不要射他这溅屄,只出外去睡罢!”

    井泉道:“这也是他一生造化,你不要来争。”就往进大半根。

    桂香道:“程面忒顶的慌,抽出些。”

    井泉道:“不要作声,包管你快活。”一连抽了叁四百抽,桂香口里作起声来,也嗳呀作了多少娇态。

    井泉道:“我也要抽出他的精来。”挺了腰,尽力抽送,直进了根,抽了一个时辰,桂香不觉昏去,也像李氏一般。

    李氏笑道:“这小妮子也迷迷痴痴的了。”

    井泉道:“他牙关紧了,不能动了,阴精也要来了。”

    李氏忙把杯来接着,只见屄皮开张喘动,阴精流出,只接得一杯,比李氏还少大半。李氏叫井泉吃。

    井泉心内想道:“若吃了他的,李氏一定恼我。”拿过来倾在地下。

    李氏说:“怎么不吃?”井泉心内主意定了,搂住李氏道:“我的小亲妈的屄水十分干净,便吃何妨?他这屄龌龌龊龊,我怎么吃呢?”

    李氏道:“我的小汉子,原来是这样爱我,你就今日肏的我七死八活也是甘心的。”

    井泉说:“我的鸡巴不能够软,他硬得疼,怎么好?我的亲人再拿过屄来,待我肏一肏!”

    李氏道:“不瞒你说,我的屄心里还是酸痒,只是这屄边实肿疼,弄不得了。我且迟些儿,你便和芸香弄一弄。”

    井泉道:“这丫头模样,不像我的亲人模样娇嫩,便肏你千回万回,也是快活的。”

    李氏道:“难得你这个情意,不要说屄里痒,你便肏死我,我也肯的。”

    这时节桂香已醒转来,赤条条在旁边穿衣服,口里只管笑。芸香也指着他笑道:“你好爱人的,这样受用。”

    李氏道:“我两腿相打折一般,再拿不起,你两个丫头,把我两腿抬起来。”

    井泉仔细一看,屄不好了,只见两片屄皮翻赤赤的,红掀掀的,足足肿了有四指多厚,里面皮都擦碎了屄心,一块肉像雄鸡冠一般突起,里面似火蒸一般热烘烘的,看了满也可怜。他叫道:“我的肉儿,我看了心疼,把口来饴。”

    李氏道:“轻些!”饴弄一回。

    井泉心里道:“定有要安排他讨饶,方才罢手。”又把鸡巴插入,尽力重抽。

    李氏熬住疼,抽了百十抽,搂住井泉道:“如今忍不过了,我的亲女婿,便饶了我罢!”

    井泉心想道:“他的屄等我肏得这般爽利,便把屁股来弄一弄,方才满我的意呢!”便搂住李氏道:“我的心肝,你的屄弄不得了,只是我的巧子再不肯软,等我弄一弄屁股,肯也不肯?”

    李氏道:“肏屁股是我极怪的事,我丈夫每常要弄,不知叫我骂了多少,再没曾招一招,如今我的宝贝乖乖肉儿要弄,只是你这忒大忒硬,我这屁股眼窄小,恐怕当不得。”

    井泉道:“我当初被你丈夫弄了我多少回,初弄的时节十分疼痛,他只把嚵唾多擦,渐渐就滑,就觉得里面宽松了,那里还疼痛呢?便十分痒痒快活。”

    李氏笑道:“既如此,多多擦些唾沫才好。”

    井泉道:“晓得。”

    要知他二人的快活的故事,且听下回分解。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怡情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怡情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怡情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