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96.从此萧郎是路人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96.从此萧郎是路人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在凌晨时分才回到莫宅,时间太早只有帮忙的阿姨起床了,别的人都还在睡梦中,她轻手轻脚的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一看,里面空空如已,看样子莫逸辰没有回来过。

    送刘子琪回家用得着一夜不归吗?心里突然涌起不舒服的感觉,她压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下楼到厨房帮阿姨做早饭,早饭准备好,莫家人除了莫一婷都起床了。“逸辰呢?”看见莫逸辰不在莫爷爷有些奇怪地问。

    “逸辰昨晚公司有事情离开了!”莫夫人回答,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江雨柔。听莫夫人的意思莫逸辰应该是回来过只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离开了,江雨柔心里好受了些,吃过早饭后她借口有事情离开了莫家,回家的路上她给莫逸辰去了电话,结果显示还是关机。

    和莫逸辰结婚这几个月来江雨柔只打过为数不多的电话给他,却没有想过这为数不多的电话竟然接连两次都是关机,难道他的公司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虽然嘴上说不关心他的事情,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江雨柔还是避免不了担心,因为担心她一整天都呆家里,到下午时分去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了菜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

    时间慢慢的划过,莫逸辰却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看着一桌子的菜已经变凉,江雨柔叹气起身,她其实没有吃什么东西,可是却感觉不到饿。

    这一夜莫逸辰音信全无,江雨柔靠在床头一直到后半夜才迷糊的睡着,大概是因为睡眠不好的关系,她感觉头疼的紧,一堂课好不容易才撑了过来,回到办公室正好碰到李欣兰来上班。看到江雨柔的脸色她很吃惊,“你是不是生病了?”

    江雨柔摇头,李欣兰伸手摸摸她的头,“没有发烧,不像是生病。”在收回手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何舟庭的事情。“柔柔,听说前天晚上是你送何舟庭去的医院?”

    江雨柔点头,

    “你在医院见到市长大人了吗?他对你这个准儿媳怎么看?”李欣兰打趣。她的话让江雨柔一愣,原来何舟庭老子是市长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只有她一个人蒙鼓里。

    “对了,记得那天我们在剧院看见的那个坐莫逸辰身边的女子吧?”李欣兰并不在意她的冷淡 “前天晚上莫逸辰冲冠一怒为红颜在酒吧为了她和人打架,把人骨头都打断了。”

    她这话让江雨柔一愣。从前天晚上莫逸辰送刘子琪离开后就失去了音讯,她一直以为他在忙公司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事情并不是这样。好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江雨柔在心底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去看何舟庭时候听说的!好像被打的人是何市长的一个很重要的亲戚,何市长好像为这事情很生气,要不是莫逸辰的父亲是市委书记这事情肯定闹大,看来何莫两家这梁子是结定了!”

    正说着话她的手机响了,接通竟然是刘子琪,她说今天晚上想约她见面,听见她的声音江雨柔就一阵不舒服,她推说自己晚上有事情,然后挂了电话。

    让江雨柔没有想到的是刘子琪竟然会到学校门口等她,这次刘子琪没有带她去枣园居而是去了一家土菜馆,江雨柔以为她会提到莫逸辰为她打架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刘子琪这次请她吃饭的目的竟然是庆祝自己找到了工作。

    江雨柔觉得自己和刘子琪之间的关系应该还不至于好到她找到工作找她庆祝的份上,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祝贺了她。不过当听到她说自己的工作是在莫氏上班而且担任莫逸辰的秘书后,江雨柔在心里里咯噔了下。

    如果她没有记错当初莫逸辰可是极力反对刘子琪到莫氏上班的,可是仅仅相隔几天,为什么他就改变心意了呢?

    大概是因为找到工作的关系,刘子琪的话特别的多,席间她一直在不停的和江雨柔说话,那些话都是针对江雨柔和莫逸辰的。

    “江姐姐,你和逸辰哥哥是谁追的谁?”

    “我们是相亲认识的!”江雨柔回答。

    “是这样啊?”刘子琪很吃惊的样子,“逸辰哥哥怎么会沦落到去相亲?”似乎感觉自己说这话有些不妥当,她马上加一句,“我的意思是逸辰哥哥很优秀,不对,江姐姐也是很优秀的人,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

    “我并不优秀!”江雨柔淡淡的打断她。

    “江姐姐太谦虚了,至少在子琪心中你比那个徐小雅优秀了不止百倍!”

    “徐小雅是谁?”这是江雨柔第三次听到徐小雅这个名字,她放下手里的筷子看向刘子琪,显然没有想到江雨柔会这样问刘子琪露出有些惊讶的模样,“姐姐不知道徐小雅这个人吗?她可是很红的明星!”

    “我不知道!”江雨柔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徐小雅今天回s市了,据说她这次回来就准备不走了。”刘子琪显然不相信江雨柔会不知道徐小雅, “这两天的娱乐八卦都是这个,姐姐不知道吗?”

    “我不追星!”

    “她不只是明星,还是逸辰哥哥的初恋,她和逸辰哥哥的事情当初可是很轰动。”似乎感觉到在江雨柔面前说莫逸辰的前女友有些不妥当,她适时的打住了话题,“姐姐吃菜!”

    江雨柔淡淡一笑,她对莫逸辰的过去从来就不曾去了解过,不是不感兴趣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不过看今天晚上刘子琪的意思好像她不想知道都不行了。“怎么个轰动法?”

    “逸辰哥哥当初为了能和她在一起不惜和家人决裂,甚至还回家偷户口簿准备结婚,要不是被发现……”刘子琪的言下之意是,要不是被发现莫逸辰早和徐小雅结婚了。

    谁年轻时候没有一点故事,江雨柔淡淡地想,见江雨柔又开始吃菜,刘子琪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提到徐小雅江雨柔肯定会动容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无动于衷。

    “江姐姐,虽然你已经和逸辰哥哥结婚了,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你一定要看好逸辰哥哥,千万别让他和那个徐小雅再有什么!”

    “莫逸辰不是那样的人!”江雨柔淡淡回答。

    “江姐姐对逸辰哥哥还真是放心!只是我觉得徐小雅在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有什么目的,你一定得小心!毕竟当初逸辰哥哥曾经对她许过诺言……”刘子琪的话没有说完,江雨柔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接通,竟然是莫逸辰,他告诉她今天晚上会晚些回来,让她别等自己先睡觉。

    放下电话,江雨柔对着刘子琪客气地一笑,“谢谢你的晚餐,我该回去了!”

    话说到这份上刘子琪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起身结账和江雨柔离开了。

    吃完饭出来,江雨柔拒绝了刘子琪送自己的好意,独自上了出租车,报上地址后她坐在后排闭目养神。

    想到临走时候刘子琪的表情,江雨柔有些好笑,刘子琪这个小丫头今天晚上请她吃饭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大概以为提到莫逸辰和初恋情人的恩爱自己会沉不住气吧,或者她还想看自己的笑话,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莫逸辰之间的一切并不是表象那样简单。

    看刘子琪一口一个逸辰哥哥叫得那样亲热,外人一定会以为她把莫逸辰当成哥哥,其实之前江雨柔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经历过这几次意外的巧合特别是今天晚上她特意提到莫逸辰的情史后,江雨柔不这么想了。

    每个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目的,她不相信和自己不熟悉的刘子琪会对自己这么有好感,看她的样子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不知道莫逸辰究竟是什么态度。

    想到莫逸辰的态度,江雨柔又有些气愤起来,他嘴上说得好听,可是行动上却并不是那么回事,特别是这次刘子琪进他公司的事情,摆明了是在对她阴奉阳违,虽然知道刘子琪告诉她这一切有故意挑拨的嫌疑,但是心里终究因为这事情有了疙瘩。

    出租车的司机开了收音机,电台播送的是一档娱乐节目,江雨柔竟然又听到了徐小雅的名字,内容和刘子琪在吃饭时候说的差不多,大致说当红明星徐小雅前天晚上回国,于今天回到s市,并且准备长期在这里发展,因为人红性格好,已经有许多制片方开始准备和她合作,说到徐小雅主持人说了许多的赞美之词,称呼她是近期不可多得的德才兼备的美女明星。

    主持人还说了一件刘子琪没有告诉江雨柔的事情,说徐小雅此次回来回来后主演的第一部影片名为,“初恋情人”据说这部片子的的导演是国际知名导演王奇艺,片子里都是一等一的当红明星,还说徐小雅能出演片中的女一号不只是因为她红,而是因为投资方要求的,说到投资方主持人顿了一下,然后报出了莫逸辰的名字。

    初恋情人一回来就上赶着为她投资拍戏,而且名字还那么的暧昧,他们还真是不知道避嫌啊!

    主持人还提到了莫逸辰和徐小雅曾经的情史,说他们是一对货真价实的金童玉女,曾经是如何如何的相爱,还猜测说莫逸辰之所以出钱拍这部片子并且力挺徐小雅出演女一号肯定是旧情难忘,主持人还暗示说他们男未婚女未嫁,很可能会再续前缘。

    听到这里后江雨柔以太吵为理由出声让出租车司机关掉了电台。

    车里安静下来,江雨柔继续闭目养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感觉头有些疼了起来。

    出租车终于到了,江雨柔拉开车门下车,看着路灯下自己孤零零的身影,想着豪华别墅的空旷和寂寞,她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失落。

    身后传来一声开车门的声音,江雨柔回头,发现离自己家楼下不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蓝色的车,此刻一个人正从车里走出来。

    路灯明亮,江雨柔吃惊地看着下车的男人,他和从前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依旧英俊俊朗,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样的优雅与贵气,自从那天在枣园居遇到他后,她曾无数次想过和他的重逢,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自己家楼下。

    夜风徐徐,一股栀子花的味道在空气里飘荡,花香味道让江雨柔恍恍惚惚,她就这样和他对望着,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拜伦的《春逝》完完全全诠释了她此时的心情,“事隔经年,若我会再次遇见你,我该如何问候你,以眼泪,还是以沉默。”

    江雨柔按耐下心中翻滚的情绪,紧握着包一步步的迈向别墅,茫茫人海中,不如就擦肩而过吧!

    “柔柔!”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动听,叫她的名字依然那样亲昵,

    她脚步微顿,颓然的闭了闭眼,狠下心继续向前。“柔柔……我回来了……”这句话让她的心瞬间疼痛起来,多可笑啊!他竟然对她说自己回来了,仿佛他们依然是一对热恋中的人,仿佛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仿佛他从来没有伤过她的心。

    诸航的手向她伸了过来,看他的动作她猜测他应该想像从前那样温柔的抚弄她的长发,看到他的手伸向自己,江雨柔及时的后退了一步,“诸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诸先生让诸航的手硬生生的收了回去,“柔柔,对不起!”

    三年多来,江雨柔一直在等待着他的道歉,一直等待着他的解释,可是今天当诸航亲口对她说对不起时候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对不起能改变什么?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抹杀他对她的伤害?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她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他的一句对不起对一个死人来说有什么意义?

    “诸先生就是来对我说这个的?”

    “我……”诸航看着江雨柔只吐出一个字就没有了下文,他不只是想来看她,他想请求她的原谅,他想告诉她自己这些年有多想她,可是当他看到江雨柔冰冷的目光后突然说不出口了。

    当年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回来,所以对江雨柔所做的一切是那样的狠绝,没有任何余地,他没有忘记三年前她对自己的苦苦挽留,即使是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出轨后她也不曾放弃自己,一直在自己的别墅外等待,等他回心转意,而他做了什么,当着她的面带着女人调情,对她说着狠绝不留情面的话,他怎么有脸在伤害她如此之深后还奢望她会原谅自己呢?

    见他没有说话,江雨柔漠然转身,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一句诗词,从此萧郎是路人!

    她终究是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就决绝的转身了,诸航站在原地目送江雨柔娇小的身影进入别墅,这样的场景很熟悉,犹如三年前他送她回家的每个晚上,有区别的是她不再频频回头对他挥手,是她已经嫁做人妇。

    这三年来的前两年半他从来不去打听她的任何消息,直到半年之前他才开始陆续的收到她的消息,他知道她在频频的相亲,知道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听到这一切他可耻的感觉到了高兴,他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事实上在回国的第一天他就去了她家的楼下,看着她的窗户的灯光莫名欣喜了一夜,却没有想到那只是假象。

    第二天得知她出车祸的消息后他火速赶到了医院,他在前台询问了她的伤情,却没有勇气上去看她,于是在医院的停车场守候了一夜,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莫逸辰急匆匆的在凌晨进入医院。

    因为想知道莫逸辰到医院做什么所以他跟着进入了医院大楼,却没有想到竟然看见莫逸辰进入了她的病房,看着莫逸辰进入她的病房后,他已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莫逸辰下手还真快,竟然抢在他的前面出手了!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莫逸辰的手比他想象的伸得长,他们之间不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关系,而是夫妻,莫逸辰竟然在他回来的三个月前给她冠上了姓氏。

    莫家的门槛有多高他很清楚,莫逸辰能说服家里人和她结婚让他吃惊,可是让他感觉意外的是,他们竟然连一个像样的仪式都没有,莫逸辰对外从来没有公开过她的身份,在外人眼里莫逸辰竟然还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单身人士。

    诸航很愤怒,为什么她要如此屈辱的嫁?为什么莫逸辰能让她如此屈辱的嫁?

    这几天以来他一直想见她,可是却不知道以什么理由,直到今天听到徐小雅回来的消息,看到媒体狂轰滥炸的报道,他能想象她的无阻和可怜,于是他鼓起勇气来了。

    她比他想象中的好,看起来很平静,除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显得有些恍惚外,就没有再表现出对他有任何的依恋。

    她是真的成熟了!不再青涩不再幼稚,他应该为她的改变感到高兴,可是为什么心底会感觉到疼痛?

    时间真的是一个遗忘的好机器,今天晚上的见面诸航终于明白了一句话,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