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97.晓嘉的愤怒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97.晓嘉的愤怒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进入别墅关上门,江雨柔脸上的漠然和平静终于不在,没有力气再迈动一步她软软的坐到了地板上面。捂着脸,泪水无声的顺着指缝滑落。

    不得不承认,她还爱着他,同时,也恨着他,她是那样的软弱,甚至不敢去问他背叛的原因,也不敢听他的解释,只要不知道,就可以说服自己至少他曾经也爱过她,这就够了。

    江雨柔很恨这样的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会这样软弱,那个男人都已经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是要被他左右情绪?无法在生命中抹去他的存在,她已经很努力的去遗忘他,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诸航这两个字始终在她心中,一碰就痛到流血流泪。

    诸航的出现让江雨柔知道今夜自己注定无法入睡,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书房,本来只是想找本书看看打发时间,却在看到电脑时候去上了网。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突然很想知道那个徐小雅和莫逸辰的过去,徐小雅是公众人物,她在搜索引擎上面输入她的名字后有关她的八卦就全部跳了出来。

    江雨柔的眼睛定格在莫逸辰和徐小雅的照片上面,照片上面的莫逸辰眸子含着笑意,徐小雅则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虽然是照片江雨柔也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温情脉脉,很相爱的一对佳偶,只是为何会分开呢?

    想到这个问题她突然想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就像自己和诸航,也许在外人眼里也是很相爱的人,最后不也分手了吗?

    想到相爱两个字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和莫逸辰,他们之间的一切从头到尾就和爱扯不上关系,可是竟然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几个月,看来没有爱情的婚姻并非是一件坏事情。

    可是这样的婚姻会长久吗?虽然他曾说过要和她以心换心,但是此时此刻当诸航突如其来的出现,当他的恋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她突然的想到了这两个字。

    想到长久她又想到了约法三章,虽然他那天曾说过要废除约法三章但是她一直就不愿意相信任何人,所以一直没有把他的话当真,此时她想到了里面的其中一条,如果男方提出离婚必须净身出户。

    当初制定这一条的目的是为了粉饰太平,主要是怕父母伤心,现在当看到莫逸辰和他心爱的女人含情脉脉的眼神后,她突然觉得这一条有些霸道,她江雨柔不是王母,绝不会做那种拆散良缘的事情,如果莫逸辰要回头她肯定会成全他们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在书房里江雨柔不知不觉的呆了三个多小时,看到电脑上面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关了电脑回到卧室,因为担心会失眠她从抽屉里找了一片安定吃下去,把闹钟调好,然后躺在了床上。

    原来以为吃了药会很快睡着,却不曾想到竟然半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装得满满的,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思维。

    莫逸辰还没有回来,她烦躁的起身去了露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那雨一开始只是零星的小雨,后来竟然越来越大,看着那玻璃上的雨滴,听着雨声她更烦躁了,难道今天晚上就这样失眠到天亮?

    她转身踱回屋子里,继续无厘头的在屋子里转悠,突然看见酒架上面的酒,江雨柔眼睛一亮,她记得每次喝酒都会很容易的入睡,不如……

    喉咙又干又疼,浑身还热得难受,她很想喝水,可是却无力移动,就这样在极度的不舒服中突然听到了闹钟的声音,那声音让江雨柔一个激灵,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她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客厅,仔细想终于明白是昨天晚上在客厅里喝酒后就倒在沙发上面睡着了,她挣扎着爬起来发觉头重脚轻,虽然喝酒能治失眠,但是后遗症并不好过。

    屋子里空荡荡的,显示莫逸辰昨晚并没有回家,江雨柔挣扎着移到厨房里倒了一杯水,喝完水她感觉舒服了许多,不过嗓子疼得厉害,还有鼻子也不通气,看样子是昨天晚上受凉了。胡乱从药箱里找了感冒药吃下,她拎着包匆匆出了门。

    因为担心迟到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去坐地铁,而是选择了出租车,到达学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今天竟然没有课,压根不用来学校。

    真是该死!一个诸航竟然让她手忙脚乱到如此地步。

    江雨柔揉着发胀的头去了学校旁边的早点店吃早点。她要了一碗牛肉米粉,刚刚吃了两口,电话响了。

    晓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你和莫逸辰到底怎么了?”

    “你声音小点,我头疼!”江雨柔皱眉看看四周,还好没有人注意她。为了防止有熟人听到她起身到了外面接电话。

    “前天晚上莫逸辰飞车去机场接徐小雅你知道不?”

    “前天晚上?”江雨柔一愣下意识的反驳,“前天晚上莫逸辰和我在他家!”

    “江雨柔,你就装,使劲的装!”晓嘉加大了分贝“要不是林默涵那丫的说漏嘴,姐还不知道这事情,你丫的自己的老公和前女友偷情你也不担心吗?”

    偷情两个字让江雨柔突然一阵恶心,没有任何预兆地她“哇”地一声吐了一地!

    “你怎么了?”耳朵里听到一句关怀的声音,吐得眼泪直流的江雨柔抬头,见何舟庭关切的站在她旁边看着她。

    “没有事情,我就是有些感冒恶心!”

    “我送你去医院!”何舟庭伸手扶住她。

    “不用了,只是小感冒!”江雨柔说着推开何舟庭的手准备进入早点店,只走了两步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昏眼花,耳朵里听到一声惊呼,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晓嘉赶到医院的时候江雨柔正在输液,看见她躺在病床上面的狼狈样,晓嘉又气又心疼,“江雨柔,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打电话给莫逸辰了吗?”

    “只是一个小感冒,挂完水就没事了,没有必要打给他!”

    “什么小事情?你都住院了,为什么不通知他,你不打我打!”晓嘉说着就准备行动。

    江雨柔制止住她,“晓嘉,你听我的,真的没有必要!”

    “柔柔,你和莫逸辰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样到底算什么?”晓嘉非常气愤,“都已经结婚了就应该知道检点,他这样飞车去接初恋女友把你置于何地?”

    江雨柔叹气,她和莫逸辰到底算什么她自己也不明白何况是晓嘉,自从那天从莫家分开后,她就一直没有见到他的人影,要不是晓嘉告诉她这件事情,她还一直以为莫逸辰在忙公事,想到他打电话时候若无其事的声音,想到他一夜未归竟然是和初恋女友在一起,江雨柔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这难道就是他所谓的以心换心吗?想到他说以心换心时候的样子,她一阵恶寒,她竟然相信了他,可笑啊,她竟然相信了他。

    晓嘉看着江雨柔,“我知道你们两个那点破事,只不过,既然结婚了就应该好好的过,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生疏?”她突然想起什么,“现在他的前女友回来了,而那个伤害你的混蛋也回来了,你们该不会有别的心思吧?”

    听到晓嘉这样说江雨柔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他昨天晚上来找我了!”

    “什么?”晓嘉的嘴瞪得比鸡蛋还大,“你的意思那个混蛋竟然来找你了,他竟然有脸找你!他说什么了?”

    “他说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想把你这几年受到的伤害抹平?”晓嘉很激动,“你应该狠狠的抽他,告诉他你绝不原谅他,绝不接受他的道歉!”

    “我没有接受他的道歉!”

    “如果你和莫逸辰之间是真心相爱我相信你们不会死灰复燃,可是现在知道真相后我不那么想了,过去那几年我很清楚那个混蛋对你的影响力,你爱他已经超过了爱自己,所以你现在不接受不代表以后不接受,为了防止你重蹈覆辙我现在一定要看牢你!”

    “没有那么严重啦!”江雨柔有些无奈。

    “怎么没有!你一向是个死心眼的人,反正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和那个混蛋死灰复燃,我会和你绝交的!”晓嘉正激动着,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看着出现在病房里的人,晓嘉一下子跳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说曹操曹操到,看见她愤怒的脸色,江雨柔赶紧开口,

    “他叫何舟庭!是市长的公子!”

    “何舟庭?你说他叫何舟庭?”晓嘉惊讶地看着何舟庭,要不是江雨柔告诉她何舟庭是市长的儿子,她还真以为他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可是没有关系他们为何会长得这么像?

    江雨柔借口有话要和晓嘉说把何舟庭打发走了。

    “真是见鬼了,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像的人!”看着何舟庭离开,晓嘉又一次发出惊叹,“柔柔,你说他们为何会这么像,难道是双胞胎?”

    “怎么可能?”江雨柔反驳,“他们年龄相差好几岁!”

    “有没有可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晓嘉又问, “会不会是市长大人一夜风流后的产物?”

    “会吗?”江雨柔反问。

    “当然有这种可能了,现在的当官的都在外面养小蜜包二奶,最主要的是我听小道消息说市长大人很好色的,据说市长大人现在的老婆就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八卦?”江雨柔吃惊

    “是在一次酒桌上面听别人说的,”晓嘉回答,突然恶寒地抱着头,“如果他们真的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且兄弟两个人全喜欢你,这剧情就更狗血了,完全可以写一部了!”

    “文晓嘉!”江雨柔磨牙,“你乱说当心市长扒了你的皮!”

    “市长又不是顺风耳他怎么知道我在说他?再说现在言论自由,我又不在他手底下干活,他能拿我怎么滴?”她越说越带劲,“不如你回去问问莫逸辰,他老子是市委书记,会不会知道一点风声?”

    “你觉得我会和一样八卦吗?”江雨柔反问。“摆脱你动动脑子吧,何市长长什么样你难道在电视上面没有看过,他和何市长长得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是何市长的儿子的说法不成立。”

    “都说儿子比较像妈妈,会不会是何市长老婆和别人生的?”晓嘉不死心。“不是说市长老婆是他从别人手里夺来的吗?我怀疑,诸航的父亲就是市长夫人的前夫!”

    “你想死啊!在这里乱说!”江雨柔制止住口无遮拦的晓嘉。

    “我就好奇!你知道我这个人对这种八卦一向没有免疫力!”晓嘉还没有从她编的故事里走出来,“他们这种有钱有势的人家一般都很乱的!”

    “文晓嘉,你积点德吧!难道你忘记自己现在在和一个有钱有势的人交往的事实了?”江雨柔嘲弄。

    听她这么一说,晓嘉终于住了口,“柔柔,你老实告诉我林默涵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怎么想起问这个?”

    “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晓嘉皱眉,“我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了,该做的事情全都做过了,可是那丫的一直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有时间你帮我像莫逸辰打探下,姐怕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他给骗了!”

    这句话让江雨柔沉默了,林默涵有未婚妻的事情她一直想告诉晓嘉,可是又怕处理不好让晓嘉伤心,今天晓嘉问起应该感觉到了什么,

    “晓嘉,你是不是很爱林默涵?”

    “怎么了?”晓嘉一愣。

    “如果还没有到那种要死要活的地步,还是分手吧!”

    “理由!”晓嘉看着江雨柔,她和江雨柔相交多年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种话。

    “他不是你的良人!在外面有很多的女人”

    “这个我早知道,我要真正的理由!”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江雨柔叹气,长痛不如短痛,不如现在告诉晓嘉真相吧。

    “王八蛋!”晓嘉呼地站了起来,“竟然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他!”扔下这句话她冲出了病房。

    晓嘉从医院冲出去后径直赶去了林默涵公司,她一向是个憋不住的人,听江雨柔说林默涵在欺骗自己后就打算让他颜面扫地,她气冲冲的杀进去后被秘书挡了架,秘书告诉她总裁刚刚离开公司。

    扑了个空的晓嘉并不气馁,她又赶去了林默涵的别墅,同样还是没有看到人影,最后她掏出手机拨打了林默涵的电话,林默涵听到她的声音很高兴,他说自己正在回家的路上,听说晓嘉在家等他,她没有正形的在电话里问她是不是想自己了,还说如果晓嘉想自己了就脱光了在床上等着他。

    这以往两个人打情骂俏的话听在晓嘉耳朵里格外的刺耳,放下电话晓嘉咬牙切齿,林默涵姐今天让你尝尝欺骗的代价!

    半个小时后林默涵的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林默涵从车上下来拎着一个袋子哼着小曲进了别墅。

    推开别墅的门他出声呼唤,“宝贝,我回来了!”没有听到晓嘉的回答,他换了鞋走向卧室,刚刚推开卧室的门,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回来了啊!”伴随着声音是一阵风声,林默涵机警的偏头,晓嘉手里的棍子落了他的肩膀上。

    “文晓嘉,你干什么?”林默涵被这结结实实的一下疼得直抽气。

    “骗子!你这个大骗子!”晓嘉一边骂着一边毫不手软的扑了过来,手里的棍子又招呼了林默涵几下。

    林默涵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在和自己玩游戏,不过接连又挨了几下后终于明白这不是什么游戏,他劈手夺过晓嘉手里的棍子,“你这泼妇,想谋杀亲夫啊?”

    “林默涵,你这个大骗子!姐要吃你的肉!”被他夺了棍子的晓嘉依然不依不饶的向疯子一样的扑过来,林默涵忍住疼痛把她按到在地上,“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发疯?”晓嘉被他按到在地动弹不得,只好用嘴解气,“姐是瞎眼了才会被你这头狼给骗了,林默涵,你怎么不去死!”

    “你到底怎么了?”林默涵被她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怎么了,你还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晓嘉被他那副无辜的表情气得牙根痒痒,“王八蛋,你既然有未婚妻怎么还糟蹋姐?”

    “谁说我有未婚妻了?”林默涵一愣后马上否认。

    “这么说是我搞错了?”晓嘉冷笑,“我问你,徐思懿你应该认识吧?”

    见晓嘉说出了名字,林默涵知道不能再否认下去了,“晓嘉,这中间有些误会,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你刚才不是否认吗?王八蛋,你倒是隐瞒得好,要不是柔柔告诉姐,我还一直蒙在鼓里!”

    晓嘉气疯了,在这之前她甚至还想过是不是江雨柔搞错了。甚至还在心里存有一丝的侥幸,林默涵的回答粉碎了她的希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两滴清泪顺着晓嘉的脸颊滚落。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晓嘉,林默涵有些慌了,“晓嘉,你听我解释,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和我之间是父母硬拉扯到一起的,我们没有感情,是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交代的!”见晓嘉没有任何反应,林默涵手忙脚乱的放开她。

    “王八蛋,你去死!”随着他松手,晓嘉恶狠狠的抬手一个巴掌挥过来,这一巴掌晓嘉用了全身的力量,只听啪的一声林默涵的脸瞬间五个手指印,晓嘉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不闪避,一时间也愣住了。

    两人对视几秒后,晓嘉首先反应过,“林默涵,姐就当是被狗咬了,从今天起你我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交集!”扔下这句话她大步离开了林默涵的别墅。

    看见晓嘉义无反顾的离开,林默涵咬牙拿起手机,“莫逸辰,我要和你绝交!”

    江雨柔从医院回到家看见莫逸辰的车停在门口,他竟然还知道回来,她在心里冷笑一声打开了门。

    屋子里没有开灯,莫逸辰沉着脸坐在客厅里,看到她进来,冷冷的抬起头来,“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他有什么资格质问自己!想到晓嘉说他前天晚上飞车去接初恋情@人,并且一接就是一天一夜不回家,江雨柔只觉心里堵得慌,无视他阴沉着脸的样子,江雨柔默不作声的移过他向卧室走去。莫逸辰伸手拦住她,“我们谈谈!”

    “我很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现在想和你谈谈!”莫逸辰提高了声音。今天接到林默涵电话被他无端的责怪了一通他心情非常不好。

    “谈什么?”江雨柔回头冷冷的看他,那眼神带着一丝的蔑视,莫逸辰心头火起,“江雨柔,你为什么要把默涵有未婚妻的事情告诉晓嘉?”

    “难道这不是事实。”江雨柔反问。

    “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那天不是特意提醒你让你不要告诉她吗,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莫逸辰放缓语气。“默涵是真的爱晓嘉的……”

    “脚踏两只船的人也配说爱?”江雨柔打断他,“如果他是男人就应该把那个徐思懿的事情解决了才来追求晓嘉,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什么?”

    “默涵也想解决,只是不是没有办法吗?”

    “没有办法?”江雨柔冷笑,“没有办法就脚踏两只船?没有办法就欺骗别人的感情,他这样很无耻,无耻你知道吗?”

    “脚踏两只船?无耻?你怎么说这么难听?”莫逸辰没有想到江雨柔会有这样过激的反应。

    “稍微有道德底线的人都知道这种行为不可以原谅,”江雨柔意味深长的看一眼莫逸辰冷冷一笑,他这样为林默涵打抱不平是否说明他心里有鬼?“瞧我这记性,怎么忘记了你们是发小的事情了?看来那句古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江雨柔!”莫逸辰连名带姓的喊,“你阴阳怪气的到底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我很累,要休息了!”丢下这句话江雨柔起身。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回答莫逸辰的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伴随着关门声的是江雨柔漠然的声音,“莫逸辰,我今天不舒服,想一个人睡,所以委屈你睡客房了!”

    “莫名其妙的女人!不让进就不进,你以为我稀罕进啊!”莫逸辰站起来狠狠的踢了一脚门,气咻咻的进了客房。

    早上起床,莫逸辰和江雨柔持续了昨天晚上的冷战,两人没有说话就各自出了门,在公司呆到晚上七点,莫逸辰这才回家。

    推开家门莫逸辰有些不适应地看着冷清的屋子,江雨柔竟然不在家,这个女人竟然和他杠上了,他苦笑着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终于忍耐不住的掏出手机拨了她的电话,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不住服务区。

    这么晚了她不回家会在什么地方?莫逸辰首先想到的是晓嘉,他拨了晓嘉的电话,好一会后那边才有回应,文晓嘉的声音非常的不友善,她在电话里没有好气的回答说不知道江雨柔的行踪然后就快速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莫逸辰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莫逸辰很清楚江雨柔除了晓嘉外并没有任何朋友,难道她因为生气回娘家了?犹豫下后他开车去了江教授家。

    车子到江教授家楼下,莫逸辰吃惊地发现江教授家竟然大门紧闭,他犹豫着给江教授去了电话,江教授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他告诉莫逸辰有朋友过生日邀请他和夫人去吃饭,所以今天会回来得晚些,听见他这样说莫逸辰知道他们应该不会知道江雨柔的行踪只好挂了电话。

    因为不知道如何寻找江雨柔他最后只好开车回了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他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莫逸辰心里欣喜起来,不过这种欣喜仅仅只持续一秒,他的眼睛很快扑捉到在那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还站这一个人,诸航!大脑反馈出来的信息让莫逸辰一脚踩下了刹车。

    从莫逸辰的角度看过去,诸航正在对江雨柔说着什么,对一个曾经伤害她如此深的人,江雨柔竟然没有抗拒厌恶,而是很专注的在听诸航说话。

    她脸上的表情是莫逸辰从来没有见过的,看起来是那样的宁静柔和,柔和得让莫逸辰心里一痛,没有考虑为什么会痛,莫逸辰一脚下去,刺耳的刹车声在夜里是那样的清晰,可是却丝毫没有引起那两个人的注意,他们想来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

    尽管听不清诸航在说什么,但是看着他们两人对望的情形莫逸辰已经想象出了一副含情脉脉的画面,想到江雨柔含情脉脉看诸航的样子,控制不住地他恶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随着他一拳下去,互相凝望的两个人也有了动作,诸航突然伸出手抱住了江雨柔,看见诸航伸手抱住江雨柔,莫逸辰拉开车门冲下了车。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