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98.你到底在委屈什么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98.你到底在委屈什么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诸航的拥抱动作只持续了一秒就被江雨柔推开了,在推开诸航的同时,江雨柔跌跌撞撞的进入了家门。

    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激动的表示,被推开的诸航还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江雨柔的消失的地方出神,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脑后风声凸起,诸航下意识的偏头躲避,莫逸辰的拳头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跟着他的偏头动作,诸航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定睛看清楚打自己的人,诸航露出冷笑,“你就只有这点出息,只知道背后使坏?”

    “你还有脸说我背后使坏?”莫逸辰又是一拳诸航伸手接住,两个英俊得出奇的男人冷冷地看着对方,四目相对,在空气中迸出一片火花。

    “诸航!我们又见面了!”莫逸辰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诸航不甘示弱,看莫逸辰的眼睛满是恨意。“你应该没有想过我还会回来吧?”

    “你错了,三年前你夹着尾巴逃走后我就想过你会卷土重来。”

    “这次回来我不会离开了!”诸航宣誓般的看着莫逸辰的眼睛。

    “你放心我会让你比三年前更惨的离开!”

    “莫逸辰,何苦抓着过去不放,三年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应该可以了断了吧?”

    “你这是在向我求饶吗?”莫逸辰不为所动,“做错事情的人必须得到惩罚!对于我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莫逸辰,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就算当年我有错,但是也不至于让你如此的赶尽杀绝,我已经赔掉了一切,家人事业,这些年苟且存活应该能抵消当年的事情了吧?”

    “如果这就能抵消你不感觉太便宜你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当年的事情必须得有一个了结,诸航,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当年你如何让我痛苦,我必须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百倍千倍的讨回来?原来这就是你的报复方式!”这话让诸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已经想到了莫逸辰可能对他展开的报复,“莫逸辰,你怎么会如此的卑鄙?”

    “我卑鄙无耻?和你相比我应该只是小巫见大巫吧!”莫逸辰冷笑起来。

    “你有什么目的尽管冲着我来,没有必要为难一个女人!”诸航放缓语气。

    “你也知道身为男人不应该为难女人?三年前为什么不这样想?”莫逸辰反问。

    “那只是一个意外……”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种蹩脚的解释?”莫逸辰打断他。

    “如果你是男人,如果你只是想报仇,就和我公平决斗,不用扯上柔柔,她是最无辜的人,没有必要成为你我斗争的牺牲品!”看莫逸辰的样子诸航知道他们之间的一切不会这样轻易化解。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公平一说,如果有就绝对不会发生当年的事情,所以诸航,我不会接受你的妥协,既然你回来了,就意味着游戏重新开始,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丢下这句话,莫逸辰推开诸航大步离开。

    看着他离开,诸航握紧了拳头。“莫逸辰,既然你不接受和解,那就斗到底吧,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江雨柔没有想到诸航会再次的出现在她家楼下,他说想找她谈谈,可是她却什么也不想和他谈,他还当她是三年前那个傻乎乎的江雨柔么?竟然还伸手来拥抱她,她想也没有想就推开了他。

    不过不可否认她的心情又被他突然的到来搅乱了。他到底有什么好能在抛弃你多年后依然搅乱你的心?江雨柔一遍遍的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

    门突然的被推开了,莫逸辰出现在门口,四目相对,莫逸辰在江雨柔的眼中看到了陌生,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厌恶。

    她竟然对自己做出这副神情!她怎么可以对自己做出这副神情,想到就是这双眼睛刚刚含情脉脉的和诸航对望过,莫逸辰心中突然冒出一股邪火,他走过去一把抓住江雨柔,恶狠狠的en上了她的唇。

    这次江雨柔没有像以往那样闭上眼睛配合他,而是睁着眼睛带着抗拒用力推他,江雨柔的这个动作惹恼了莫逸辰,因为生气他没有考虑她为什么会抗拒自己,而是用力抱起她大步走进了卧室。

    带着愤怒他恶狠狠的把江雨柔扔在了大床上,然后自己跟着ya了上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却同时在用行动证明着自己的意愿。

    莫逸辰近乎疯狂的en着她,那en没有平时的温柔疼爱,而是像野兽般的侵略,江雨柔白nen的肌肤被他用力亲en得发红,疼痛难忍,她拼命的挣扎,可是越是挣扎,他就表现得越凶狠。

    这样的莫逸辰是陌生的,江雨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眼睛通红,眸子里带着狼性的光芒,好像她只是他的猎物,他现在只是在尽情的享@受猎物。

    无法忍受他像对待猎物一样对待自己,江雨柔加大了挣扎的力度,她的挣扎更加的让莫逸辰失去理智,他在想,如果现在换成是诸航对她,她会挣扎吗?

    不!她应该不会挣扎,应该会很享@受吧!享@受这两个字让莫逸辰失去了理智,他用力撕@扯着江雨柔的衣服,而他身下的江雨柔则因为他的霸道更加激烈的反抗着。

    体力上面的悬殊最终让江雨柔败下阵来,见江雨柔放弃挣扎莫逸辰三下五除二褪@下贴身衣服,带着愤怒准备进@入她的身@子,在这当口,他chi裸的胸膛突然感觉到一丝冰冷冷的感觉,低头一看,接触到的是江雨柔流泪的眼。

    和他结婚几个月来,她从来没有如此的抗拒过他,就算是再不情愿她也尽量的配合她,可是今天,在刚刚和前男友见过后她竟然破天荒地的对他表现出了从来没有表现过的另一面,用陌生的眼神看他,厌恶他拒绝他。

    她竟然还流泪,是因为自己用强,是因为自己深爱的前男友回来而却没有为他守身如玉吗?她的泪眼让莫逸辰没有了继续的欲ang,他起身抓过衣服快速穿上,在离开卧室时候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江雨柔,你到底在委屈什么?”

    听着他重重的关门声,江雨柔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在委屈什么?莫逸辰问她在委屈什么?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今天晚上这样的情形她只是想找个可以依靠的胸膛依偎下,可是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可以给她依靠可以依偎的胸膛!

    夜色迷离,莫逸辰疯狂的开着车,他觉得胸口很闷很闷,闷得他透不过气来,诸航的脸,江雨柔的泪水一遍遍像放电影似的在他眼前掠过,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动怒的人,要是换做平时和诸航相见,他肯定会很淡定的和他握手道好,就像是多年老朋友一样,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无法控制。

    他不但出手教训了他,还放出了那样的狠话,这不像他,他素来以冷静和不动声色闻名,只要是他想做的,从来不需要说出口,在谈笑间,对方还没有发觉丝毫风吹草动就已经完成,可是今天,他失控了,不但出手教训了诸航还放出狠话。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他在潜意识的担心什么吗?因为担心所以害怕失去,所有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么?

    他摇头,不,他不会担心,也没有什么害怕,他之所以要对诸航说那些话是想让他痛苦,如果他还爱她,那么今天晚上他的话足以让他失眠,诸航很失态,对他嘶吼那些话的时候他能看出他很痛苦,他的目的应该已经达到,可是为什么他找不到高兴的理由,为什么他会如此的难受。

    他其实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进去的,他很想做得和平时一样,没有料到她会用那种眼神看他,她竟然厌恶他?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那个男人回来了?

    这几个月来,他尽可能的顺从她,用心去哄她,哄得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的迁就换来了什么,她凭什么还不满意?

    为什么她要哭!为谁哭?是因为嫁给自己觉得委屈?该死!她有什么值得委屈的!虽然他们是没有感情的结婚的,也不可否认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私心,可是这几个月来他让自己尽量的做一个好丈夫,他没有觉得自己做得有哪一点不好,可是为什么她就没有一点点的感动?

    这几天他的脑子里会不断浮现她在咖啡厅里对何舟庭说的话,除了那个男人她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一人!这个任何人自然包括他。她说得很自然,却听得他心里一颤,不得不承认他被打击了,难过那种东西一下子跳出来了。

    他不应该难过的,不过是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他有自己的目的,有深爱着的女人,可为什么会因为她的话难过?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逃脱他的温柔,可是她竟然一直在抗拒,一直在躲藏,从来不肯沉沦在他编织的温柔里,明明是他设的局,可是最先入局的人却是他。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被她左右?

    他不要被她左右,既然一切只是虚无,那么他就应该没有情绪,可是无法平静,真的无法平静,只要想到她到现在还在为那个男人执迷不悟,只要想到她的眼泪还在为那个男人流,他就无法平静,他现在需要发@泄,使劲的发@泄!

    不知不觉莫逸辰把车开到了“云居”的门口,今夜注定无法冷静那就麻木自己吧,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会好过。

    推开经常来的包厢的门,莫逸辰惊讶对看见他们的专属包厢里竟然有人,看清包厢里喝闷酒的林默涵脸上的指痕莫逸辰吃惊不小,“对你使用暴力了?”

    林默涵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苦笑着反问,“你也东窗事发啦?”

    “什么东窗事发?”莫逸辰哼一声坐下。

    “你那天去接徐小雅的事情被我说漏嘴告诉了晓嘉,我猜测她一定告诉了嫂子。”林默涵边说边看莫逸辰脸色,

    “你先出卖我竟然还贼喊捉贼的要和我绝交?”莫逸辰瞪他。

    “我这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看到你被赶出家门!”

    “我和你是两个性质,明白吗?”莫逸辰回答,心里却在想,难道是因为自己去接徐小雅她才抗拒他的吗,不会的,怎么可能?他不愿意相信。

    “两个性质的结局有区别吗?”林默涵反问,“偶只是身@体出轨,而你却是精神出轨,我要是女人绝对不原谅你!”

    “你倒是有心情说风凉话,不过现在看起来你应该比我惨吧?”莫逸辰嘲讽。

    这话让林默涵跳了起来,“奶奶的,这女人真下得去手,小爷要不是闪得快,现在早躺医院了。还是嫂子有修养,毕竟是大学老师,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能让你全身而退……”

    “我倒宁愿挨她一棍子,可是她压根不在乎,不在乎你懂吗?”莫逸辰抓过酒瓶一口气灌下半瓶。

    “再怎么也比我这个遭受家庭暴力的好吧?这女人天生就是暴力狂,和她在一起小爷整天提心吊胆的,一不小心就会把命送了。”

    “你后悔了?”莫逸辰斜眼看他。

    “后悔?”林默涵冷笑,“我他妈的就是贱,竟然没有想过后悔这两个字,你说小爷我什么女人没有见过,怎么就这么放不下她?不对,她简直就不能称为女人!”

    “既然放不下就和她说清楚。”

    “你以为我不想,可是她压根不让我解释,这女人,简直不听人话啊!”林默涵一脸的沮丧,“要不你让嫂子帮我劝劝她!”

    “你觉得我能帮你忙吗?”莫逸辰反问。

    “嫂子不是很好说话吗?”

    “好说话?”莫逸辰苦笑,“那是表象,她虽然不打不骂,但是却经常使用冷暴力,我他妈的受够了冷暴力!”莫逸辰突然爆粗口。

    “你那是活该!”林默涵没有好气。“谁叫你这么高调!还准备出资给前女友拍片。”

    “老子是问心无愧才高调的。”莫逸辰继续爆粗口。

    “你再问心无愧也得考虑嫂子的感受,身为女人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前女友藕断丝连她心里能好受吗?”

    “她要是难受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说完这句话莫逸辰突然不那么生气了,他一直把江雨柔的抗拒归功于见到初恋男友,听林默涵的劝说突然觉得有另外一种可能,想到另外一种可能,他的气突然消了,于是起身抓起外套。看见他的举动林默涵很吃惊,“你不陪我喝酒了?”

    “喝酒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我得搞清楚另外一件事情。”说着他大步离开包厢,在关门的时候提醒林默涵,“你还是先把一切告诉晓嘉再喝酒吧!”

    看着他离开林默涵沉思一下后也起身离开了。

    莫逸辰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推开门鼻子里闻到的是一股浓烈的酒味,然后他看到了歪倒在沙发上面的江雨柔,她的脸上挂着泪痕,面前的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喝掉一半的酒瓶,人已经睡着。

    这是什么情况?她是在借酒浇愁吗?

    是因为那个人回来她就承受不住了,然后开始用酒精麻醉自己。这个想法让莫逸辰差点掉头离开,最终他控制住了自己走过去推了推她,江雨柔睁开眼睛,大大的眼睛里呈现一幅茫然的状态看着他。

    她那副茫然的表情让莫逸辰想起了她第一次喝醉酒的晚上,那天晚上他把她带上车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她就是这幅茫然的样子,然后吐了自己一身。

    刚想到这里,江雨柔突然张嘴,莫逸辰来不及闪避,眼睁睁的看着她吐了自己一身。他苦笑着抱起她到浴室,开了水给她洗澡。

    江雨柔睁着醉眼朦胧的眼睛看着莫逸辰傻笑,上次醉酒她也是这样看着他傻笑,嘴里一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他本来想送她回家的后来临时改变了主意,把她带到了酒店。就是这一带让他和她成为了夫妻。

    那天晚上的情形他现在想想还觉得不可思议,他叫来酒店的服务员帮她换了衣服,然后和她躺在了一张床@上,他不是君子,自然不会坐怀不乱,可是那天晚上身边睡着这么一个养眼的大美女他却什么动作也没有,后来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天晚上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却让他认定了一件事情,所以当江教授和夫人找上他要他对她负责时候他满口答应了。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和江雨柔从来就没有相爱过,但是他却如此轻率的把自己给埋葬了,到现在还分不清对错。也许他真的是昏了头了吧!

    正这样想着江雨柔突然格格的笑着伸手触摸他的脸,她的手修长白@皙滑如凝脂,莫逸辰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她的眼睛,江雨柔的眼睛里带着迷茫,显然意识并不清醒。

    “乖,别乱动!”他安抚着继续帮她洗澡,江雨柔挥舞着手很不老实,一个澡洗下来莫逸辰浑身都湿透了,把她抱回卧室放在床上,轻轻地把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后,莫逸辰坐在床边凝视着她,江雨柔的睡颜如婴儿般无害,他注视着她良久,低低的轻叹一声 “我已经中毒,可是你却还未入局。我终究还是输了!”

    床上的江雨柔没有回答他而是翻了一个身,在翻身的时候莫逸辰听到她嘟囔着什么,仔细听竟然是,“莫逸辰,你是大坏蛋大骗子!”

    听着她的醉话,莫逸辰的眸子一亮,恹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江雨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莫逸辰搂在怀里,头很疼,宿醉的后遗症让她很难受,她很清楚的记得莫逸辰昨天晚对她做的事情,他不是摔门离开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竟然没有丝毫印象。可笑,他竟然还有脸把她搂在怀里,当她好欺负啊!看了眼莫逸辰仍在熟睡中的脸,她毫不眷恋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脚步还有些打飘,她揉着额头去了卫生间,听到她的脚步声离开,熟睡中的莫逸辰睁开眼睛,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盯着卫生间的方向,脸上的线条比平时冷硬了许多。

    洗漱完毕后江雨柔拿着包离开了家,临走时候莫逸辰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今天没有江雨柔的课,她没有去学校而是约了晓嘉见面。

    晓嘉看起来很憔悴,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见面时候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许久晓嘉开口,“柔柔,你有没有和莫逸辰好好谈谈?”

    “没有!”江雨柔回答,“有谈的必要吗?”

    “你说实话,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不爱莫逸辰?”

    “不爱!”江雨柔回答得很快。回答完毕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

    “是真的不爱?”晓嘉的目光盯紧她,“如果真的不爱那就离婚吧?没有感情又没有牵绊,为什么要绑在一起受活罪?”

    “我不想让父母担心!”江雨柔回答。她和莫逸辰没有爱情,她嫁给他只是为了让父母放心,她一直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的初衷没有变,可是如果真的没有情意,为什么她会难过?这是为什么?

    “切!”晓嘉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这个不是理由,这么多年的朋友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如果你对莫逸辰真的没有丝毫感情,你会和他牵绊这么久吗?当年那个混蛋伤害你的时候你的表现我可看得很清楚!”

    “我们能不能不要提他?”提到诸航江雨柔的心情更加的恶劣了。当年的她一直抱着侥幸,即使诸航出轨,她还死缠烂打希望他回头,现在的她不想重蹈覆辙。

    “柔柔,如果真的爱莫逸辰,就不要退缩,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错过了就永远没有办法找回,趁现在你还有机会,一定要抓牢他!”

    “抓牢他?”江雨柔苦笑,“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又错了!晓嘉,我真的伤不起了!”

    “江雨柔,你怎么这么没有用,一次跌倒就足以让你赔掉整个人生吗?你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就一杆子打死一片!”

    “我是不想一竿子打死一片,可是我们身边遇到的还少吗?”江雨柔冷笑,“不是我不自信,他的所作所为你已经看见了,这样不避讳的和初恋亲密接触,你认为这样的他会爱上我吗?”

    “你现在是他合法的妻子,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种道理都不懂吗?”晓嘉恨她榆木脑袋不开窍。

    “我不想和人争,除非这个人有让我必须争的理由!”不是不想,而是怕再一次看错。

    “江雨柔,你要是再不开窍,再缩在乌龟壳里以后有你后悔的!”晓嘉还想再劝,江雨柔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听对方说了几句话后,脸色大变。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