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99.她的日子不好过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99.她的日子不好过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晓嘉开着车心急火燎的送江雨柔,江雨柔的脸色白得惊人,不但如此她的手还有些颤抖。

    “我爸爸出事了!”

    “教授出事了?”晓嘉惊讶。

    “警察说爸爸现在在警察局,被人指控强@奸!”对晓嘉用不着隐瞒。

    “我不相信教授会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污蔑!我们先去警察局!”晓嘉说着加快了车速。

    江雨柔在晓嘉的陪同下在警察局见到了江教授,,江教授的脸色很颓废,“你妈妈身体不好我没有让警察告诉她,柔柔,你要相信爸爸。爸爸绝对不会对不起你妈妈的!”

    “我相信你!”江雨柔握住江教授的手。

    “证据确凿,抵赖有什么用!”一个警察用轻蔑的眼光看着江教授。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爸爸,一定是有人在污蔑他!”江雨柔炸毛了!

    “污蔑!被害人的体内遗留他的精@液,有人会傻到用这种方法污蔑?”警察反驳。

    “你说什么?”江雨柔和晓嘉都愣住了。

    江教授低下了头,今天早上他带的研究生许颖没有来学校,他担心就打电话问情况,她说感冒了,在家休息,许颖不是本市人,一个人在这边上学,家里很困难,她从上大学起就一直在勤工俭学,人很温柔又知道进退,江教授一直很喜欢这个弟子,她上学那会没有少资助她,还经常带她回家吃饭,因为担心许颖一个人出什么意外,午饭时候江教授就买了点水果去看她

    许颖见他来很高兴,热情的请他坐下,还给他倒了一杯茶,见她没有什么大碍,江教授坐一会后就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发觉头有些晕,江教授有高血压,还以为是血压升高的缘故,见他脸色不好看许颖扶他坐下,说休息下再走,这一休息他后来竟然躺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睡竟然不知道醒,后来是被一声惊叫吓醒的,醒过来时候发现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子,此刻那个女子正张大嘴用惊讶的目光瞪着他,江教授低头一看,吓一大跳,他竟然不着寸缕,他身边躺着同样不着寸缕的许颖。

    那个惊叫的女子是许颖的表姐,目睹这一情形她马上打电话报警,说江教授强@奸自己的表妹,再后来警察赶到把江教授带到了警察局。

    江教授告诉江雨柔,许颖的表姐刚刚提了条件,说许颖的清白已经被他毁了,所以要他离婚娶许颖,还说要是不答应就把事情曝光,江教授不可能娶许颖,他和江夫人伉俪情深,怎么可能会离婚,可是如果不答应她们的条件,许颖的表姐说她会把这事情捅出去,如果捅出去江教授一辈子的清誉就完了。

    “柔柔,我和许颖一直是师生关系,我对她真的没有半点别的心思!”

    江雨柔自然不相信江教授会强@奸许颖,这中间难道有什么误会?可是警察已经说得很清楚,许颖的身体里有江教授的精@液,可江教授却说他压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精@液又是怎么回事?醒着的人只有许颖,如今之计只有找许颖问过明白。

    江雨柔和晓嘉见到了许颖,她不是一个人陪同她一同过来的还有她的表姐,许颖的表姐长得很漂亮,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只不过她看江雨柔的目光很冷,就像是江雨柔是她的仇人一样。

    “你能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江雨柔请许颖坐下。

    “今天发生的事情江教授难道没有告诉你?”许颖的表姐接过话,“你父亲强@奸了颖颖,很明白的事情!”

    “我爸爸说他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无颜面对你这个女儿自然这样说!”许颖的表姐冷笑,

    “许颖,我希望你说实话,我爸爸和妈妈对你不错!”

    “事实摆在眼前你为什么不相信呢?是不是不能接受你父亲的行径,可是事实俱在,抵赖是没有用的!”

    “许颖,是那样吗?”江雨柔没有理会许颖的表姐,继续问许颖。

    许颖低头没有看江雨柔只是点了点头,江雨柔心往下一沉,她找许颖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知道真相又能怎么样?事实已经发生。

    “你能不能不要把事情闹大,我们会补偿你的!”晓嘉插话。

    “补偿?”许颖表姐冷笑,“我们不要补偿,如果江教授真的想要补偿,那就娶颖颖!”

    “这不可能!”江雨柔马上反驳。

    “不可能!”许颖的表姐冷笑, “你父亲对颖颖的心思不是一天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偶然,颖颖性子温顺,不知道反抗,现在被我知道了就不会那样轻易罢休!”

    “你想怎样?”江雨柔白了脸,听许颖的意思自然是她和江教授的事情不是偶然。

    “很简单,要么江教授对颖颖负责,要么我们把事情闹大!”

    江雨柔很清楚负责和闹大是一样的后果,江教授不可能对许颖负责,如果江教授对许颖负责,江夫人该怎么办?她是那样的信任和爱着江教授,要是知道肯定会活活气死,而这件事情同样不可以闹大,闹大后不但对江教授名誉有损,同样会刺激到江夫人。

    和许颖她们分手后,江雨柔眉头一直紧皱,现在她是真的六神无主了。

    晓嘉担心的看着她,后来提议,“柔柔,不如我们找莫逸辰帮忙吧!”

    “这样的事情找他帮忙?”江雨柔自嘲地笑,难道还嫌脸丢得不够到家?

    “你们是夫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他会有空帮助我吗?再说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没有可能!”晓嘉继续劝说,“以他的头脑和人脉说不定可以压下这件事情的!”

    在晓嘉的劝说下江雨柔拨通了莫逸辰的电话。

    “我正想打电话给你!”莫逸辰的声音传过来,听起来很冷漠,“我已经知道岳父的事情了,你放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一旁的晓嘉听了莫逸辰的话很是奇怪。莫逸辰是怎么知道教授出事的?她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现在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思去关心莫逸辰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只要他能帮上忙就谢天谢天了。

    莫逸辰的办事效率很高,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许颖和她表姐竟然同意和解,因为当事人不追究,几个小时后江教授毫发无损的从警察局里出来了。

    莫逸辰和江雨柔去接的他,江教授的脸色很难看,整个人看起来很萎靡,一点也没有平时儒雅的学者风范。

    出了这种事情任谁也高兴不起来,江教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会进警察局,而且还是以强@奸罪名。

    他和妻子恩爱至今,从来没有产生过半点出轨的心思,可是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活到这把年纪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不但把学生给玷污了,而且还被闹到警察局,那些办案人员一遍又一遍的问他细节,看他的眼神很是轻蔑,这样的屈辱让他想死的心都有。

    他回答不出任何和强@奸有关的细节,警察后来没有了耐心,让他自己反省,空荡荡的房间里,他孤独的坐着。

    为什么会这样,在警察局的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在问自己,脑子里没有关于强@奸的任何片段,可是从许颜体内提起的精@液的确是他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他无颜面对女儿,更无颜面对妻子。

    虽然说证据确凿,但是江雨柔并不相信父亲会做这样的事情,她知道父亲心里难过,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学者,摊上这种事情估计连想死的心都有,江雨柔想安慰他,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把江教授送到自己家楼下后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柔柔,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妈妈,她身体不好,爸爸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知道了,我们先回家。您不用担心,好好休息!逸辰说不会有事的!”江教授对着莫逸辰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步子上了楼。

    江夫人看见他们三人一起回来很是惊讶,“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江教授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是他深爱的妻子,他不想撒谎骗她,可是如果告诉她真相,她肯定承受不住。

    “我们在路上遇到爸爸,想吃妈妈烧的饭菜就一起回来了!”莫逸辰接过话。

    “应该提前打电话回来说声,这样我可以提前买菜。”江夫人语气带着埋怨,脸上却是带着喜悦。

    “妈,我陪你去买菜!”在莫逸辰的示意下,江雨柔主动提出陪江夫买菜。

    看着老婆女儿的身影消失,江教授用手捂住脸,老泪纵横。

    江雨柔和江夫人买菜回来看见江教授和莫逸辰正在下棋,她仔细的观察江教授,发现他的脸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晚饭是江夫人和江雨柔准备的,吃饭时候江教授一直在为江夫人夹菜,莫逸辰也体贴的帮江雨柔夹菜,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饭,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吃过晚饭后,江教授和江夫人相携一起去散步,莫逸辰和江雨柔告辞回家,坐在车里看着父母互相搀扶的身影,江雨柔突然有些心酸,她很感激莫逸辰。

    还好有莫逸辰,如果不是他出面,许颖和她表姐一定不会放过江教授,如果这事情闹大让江夫人知道,她肯定会气死,而如果江夫人气死,江教授又怎么可能独活。

    父母其乐融融的样子让她很开心,不知道莫逸辰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只是短短的买菜时间,竟然让江教授恢复了正常。“你都对我爸爸说了什么?”

    “没有说什么,只是男人之间的一些话。”莫逸辰淡淡的回答。

    “谢谢你!”她的客气让莫逸辰冷冷的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整个人被包裹在寒冰中,语气听起来有些严厉,“你我既然是夫妻,就不必那么见外,我只希望你在遇到事情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而不是通过别人转告!”

    “你还知道和我是夫妻啊?”他的语气让江雨柔气往上涌,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他有什么脸对她理直气壮。“莫逸辰,说实话你真的把我当妻子吗?”

    “需要我把结婚证拿出来提醒你吗?”

    “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

    “那天晚上是我不对,我道歉!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他道歉的虽然语气听起来还是有些冷,不过比之前好太多了。

    听他的道歉的意思应该是针对他那天对她用强的事情,江雨柔冷笑一声, 他是故意装的吗,难道他会不知道她真正生气的原因是什么吗?看样子他是在和她打哑谜,既然如此她没有必要给他面子, “我说的不是这个!”

    “什么?”莫逸辰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她在这里除了我没有任何朋友!”

    “是吗?”江雨柔冷笑,“用得着亲历亲为吗?”

    “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以后我会注意的!”莫逸辰的语气软了下去,见他如此放低姿态江雨柔没有了生气的理由,她看着莫逸辰,“莫逸辰,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你了就会遵守承诺,希望你也是如此!”

    这话一出口,莫逸辰的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转头看着江雨柔,眸子清明,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我是个自私的人,你以前的岁月我没有参与过,那是因为我没有遇见你,他给了你三年,我不能说我一定会给你那样的三年,可是我会给你我的一生!”

    ——————————————————————————————————————

    刚刚下了一场小雨!雨后的空气比平日里清新了许多,阳光正好,徐小雅躺在阳台上喝茶晒太阳,回到s市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她一直在忙着接各种通告,今天是好不容易的空闲时间。

    终于能够闲下来喝一杯茶了,可是却发现并没有可以促膝谈心的人,徐小雅自嘲地有笑,突然发现这个城市对她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承载着她太多的回忆,陌生则是发现除了那一个人,她在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任何的熟人和朋友,  想到那个人徐小雅的脸上很自然的浮现出一沫温柔的笑意,她一直以为时间是最好的遗忘机器,却不曾想到一千多个日夜并没有抹杀掉他对她的感情,他对她还像从前一样有任何的改变。

    在回来的那一天她曾犹豫过,回来就意味着遗忘,意味着重新开始,她鼓起勇气走下飞机,却没有勇气走出机场,恐惧和不知所措让她又买了一张回程的机票,在候机厅等候时候她给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只有四个字,“我回来了!”

    在发这条短信的时候她很害怕,她不知道此时的她在他心中是否还一如往昔,或许他已经把当年对她的誓言抛诸脑后,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短信发出去后她马上收到了他的回信,“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

    这句话是几年前他经常对自己说的话,徐小雅热泪盈眶。

    几个小时后他驾车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机场,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徐小雅感觉自己不在孤单。

    她不应该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的,当初他曾说过会为她过每一个生日,于是不论她在哪里,他总会在她生日的前一天赶到,可是她还是不完全相信,总以为这种单方面的承诺会因为时间流逝,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改变,不过当在机场和他相拥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他还是自己的,一如从前!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来,只不过当年的她一直没有用心接受他,而现在经过三年的时光洗礼,是时候重新开始了!

    今天是难得的空闲,在这被雨清洗过的城市,呼吸着难得的清新空气,突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觉得有必要告诉他,自己想他了!

    她拿起手机准备拨那个特定的号码,还没有拨出去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彩信,徐小雅随手点开,画面上出现的是她刚刚想念的那个人,当然画面不只有那个人,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那个女子被他搂在怀里,看不清楚长相,  突然收到的照片让徐小雅再也没有了发短信的心情。

    “柔柔,你看我手里的是什么!”李欣兰对着江雨柔扬起手中的卡片。“知道市中心的那家烧钱的spa会所吧,这是它的免费使用卡。”

    江雨柔淡淡一笑,“你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别管我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今天下班后我们一起去体验一回吧。”李欣兰摩拳擦掌,“我就是想知道顶级的spa会所和普通的有什么区别!”

    果然这家spa会所的确和她们经常光顾的那家不同,不只是豪华的装修,当你进入后就能感觉到一种舒服的感觉。

    “顶级的和普通的就是不一样!你看这服务,完全不是一个水准的!”一个小时过后,李欣兰挽着江雨柔心满意足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发出感叹。江雨柔嘴角噙着浅笑,对她的话不予置评。

    “哎,我算是知道人分三六九等的意思了,你看那些豪门贵妇人和小姐们过得什么生活,再看看我们……”,

    正说着话,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对不起!”李欣兰赶紧道歉。

    被撞的人是穿着时尚看起来仪态万千的女子,女子戴着一个超大墨镜,几乎半个脸都被遮住了,对于李欣兰的道歉她没有任何表示冷冰冰的擦肩而过。

    “有钱人就了不起吗?我都已经道歉了她还那副样子!”被无视后的李欣兰有些生气。恶狠狠的对着女子消失的方向瞪一眼。

    紧跟在女子身后的一名女子转身看了过来,脸上带着怒气瞪着她们,很显然她听到了李欣兰的话,看她的样子是想发作。

    李欣兰从来就不是一个吃素的主,见女子瞪她,她也瞪回去,眼看冲突即将发生,前面的女子突然轻咳一声,跟着她的女子有些不甘心的跟了上去,江雨柔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和人发生冲突,于是赶紧拉着李欣兰离开了。

    把李欣兰拉出会所后江雨柔突然想起什么,刚刚的女子怎么会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她认识的人中却找不到这样的人,她到底是谁呢?

    会所内的vip房间内,戴墨镜的女子取下墨镜,露出一张美艳的脸,她的助理罗银兰随后跟进来,“刚刚那两个人真无理,我真想教训下她们!”

    “她一点也没有变!”徐小雅没有回答她而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谁没有变?”罗银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有没有觉得刚刚我们遇见的那两人中个子高的那个长得很漂亮?”徐小雅又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是很漂亮!”罗银兰回答。

    “和我比如何?”

    罗银兰犹豫下,“不分伯仲!”

    徐小雅轻笑一声,罗银兰的犹豫已经很明白的在告诉她事实,她轻叹一声,“她可是响当当的s市当之无愧的校花,想当年……”

    想当年,当年在s市的高校学生里,谁人不知道江雨柔的大名,原因之一自然是因为她的美丽,当她力压群芳成为s市所有大学供认的校花之最后,多少男人开始为了她夜不能寐,有多少男人对她狂热就有多少女人对她嫉妒。

    那些女人自然也包括徐小雅,能让她嫉妒的女人不多,可是江雨柔竟然就是其中一个。

    从小到大,徐小雅一直都是在赞誉声中长大的,看到她的人都会称赞她美丽,久而久之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美丽的,特别是从中学到大学一直被评选为校花,特别是当莫逸辰骑着白马来追求她后她对自己的美丽更加自信。

    其实要不是各高校的学子发神经搞出一个s市大学校花评比她是不知道江雨柔的,因为这个评比她自然开始关注榜上有名的校花,在没有看到江雨柔的时候她一直都有种优越感,可是当在s大看到江雨柔后,她突然从心底滋生出了一股不一样的感觉,她私底下曾把江雨柔的一齐都和自己做了比较,结果是她五官没有自己精致,身材没有自己火辣,只是皮肤比自己白了一点,只不过是皮肤比自己白一点,凭什么她就能把各所高校的校花压下去成为校花之王?

    她一直想不明白,一直认为是江雨柔肯定玩了猫腻,后来才知道江雨柔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校花评比,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封为校花之王。

    这个消息真是让人难受,和一个根本不知道你存在的人斗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这种难受会时常的滋生到日常生活中。

    有一次她过生日,莫逸辰请了一群狐朋狗友去为她庆祝,玩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听到包厢里的一个人说,“江雨柔今天在这里!”

    这话一出口,包厢里的人除了莫逸辰其他人都出去看江雨柔去了,她问莫逸辰,“你为什么不出去看美女?”

    莫逸辰淡淡一笑,“美女就在我眼前!”

    后来看江雨柔的人回来了,男生几乎全无列外的说她有多美丽,女生则是在夸奖她的男朋友帅。

    后来她知道江雨柔的男朋友叫诸航,诸航啊!

    都说公主配王子,她没有想到诸航的女朋友竟然是江雨柔,不得不说他们真的是绝配,不得不说她心里很嫉妒。

    门被轻轻敲响,美容师走进来打断了徐小雅的回忆,“徐小姐,您今天需要做什么服务?”

    “老规矩!”徐小雅淡淡的回答,美容师闻言赶紧去做准备,目送美容师离开,徐小雅把目光看向旁边的罗助理, “去问问刚才那两人是不是这里的常客!”

    助理答应一声离开了,不一会后回来了,“这两人不是这里的常客,她们今天是拿免费体验卡来消费的!”

    “只是这样?”徐小雅有些愕然,她一直以为以江雨柔的美丽肯定能够入主豪门,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拿着免费体验卡来这里做美容,失去了把她当做心尖一样的诸航,她的日子看来并不好过。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