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2.打错的电话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2.打错的电话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打开门的时候赫然发现莫逸辰坐在客厅,看见她回来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怎么回来了?”江雨柔看了他一眼,目光冷冷的。

    “我不放心,”他明亮的眸子盯着她,江雨柔别过脸不看他,而后听到他熟悉的调笑,“你这几天都不接我电话,我怕你被别人拐跑。”

    “这个笑话不好笑!”

    “那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他嬉皮笑脸的,“我想你了,老婆!”

    江雨柔不理他径直移过他进了卧室,要是在之前她就算不完全相信也会因为他的这句话有点小感动,不过现在她可没有那个心情。

    看着江雨柔不理自己进入卧室,莫逸辰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本来想起身跟着她的,后来只是抬了下屁股,没有付诸行动。

    江雨柔再出来的时候是准备倒水喝,她扫了莫逸辰一眼,发现他正一手支在沙发上面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他的目光和平时相比有些怪,脸上不带笑意但是也不见怒意,也不像是面无表情,倒更像是某种等待。

    看着江雨柔倒水他慢慢的开口,“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很好!”

    “真的很好?”他似乎在确定什么。

    “我应该不好吗?”她反问。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听出些许怒意,江雨柔看他,不明白他有什么不高兴的,

    莫逸辰提高了声音,“江雨柔,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我不是聋子,你用不着这么大声!”她没有好气的抢白回去,说完才发现他的问题有些奇怪,他什么意思,是以为自己会问他和徐小雅的暧昧吗?

    “那么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他又问。

    “没有!”她回答得很干脆。

    他的脸上闪过失望,又沉默了一下,“可是我有话对你说!”

    她端着杯子站在原地看着他,等待他开口。

    “我是洪水猛兽么,你站那么远?”

    “我听得见!”她还是没有走过去的打算。

    莫逸辰重新审视她,良久起身把她拉到自己的旁边,“你好像在和我赌气?”

    江雨柔在心底冷笑,只是好像吗?明明自己就在生气,难道他看不见?

    莫逸辰握住她的手,“不要相信那些八卦,他们说的都不是事实。”

    他这样就算是解释了吗?江雨柔没有做声,既然不是事实,为什么要让人有机可乘,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出差,难道就不能离她远点吗?

    莫逸辰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还记得你那天对我说的话吗?既然承诺过就不会轻易的改变,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是一个守信的人,我希望你一直信任我,而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江雨柔心情不错,究其原因应该来自于莫逸辰昨天晚上说的话,他说他绝对不会辜负她的信任,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却让她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搞不清楚她为什么要相信他,也许在潜意识里,她一直就把他当做一个可以相信的人。

    雨过天晴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整个人看上去一直是笑意盈盈的,心情好什么事情都顺利,李欣兰看着她的脸不无嫉妒的说,“你是不是交桃花运了?”

    “不可以吗?”她笑着反问。

    “哎呀,”没有想到她竟然不否认,李欣兰咋呼起来,“什么时候带来见下面。”

    “等有时间的时候!”

    “这么说对方很忙?”李欣兰兴趣盎然,“是什么行业的?”

    “贸易!”

    “是老板还是经理还是骨干?”

    “看看你那样子!又不是我妈!干吗要盘问得这么清楚?”江雨柔白她一眼。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李欣兰很执着,

    “等见过你就知道了!”

    “什么时候见嘛!”她迫不及待。

    “他很忙,等我问问他再说。”

    “忙着找小三吧?”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陈清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此刻正一脸的冷笑。

    江雨柔知道陈清若是故意找碴,所以她不生气,很淡定的无视了她。可是李欣兰不干了,“你怎么说话的!是不是见不得柔柔好啊!”李欣兰瞪了她一眼,“柔柔,你不用跟不相干的人生气!”

    “江老师就算想生气也得看场合啊!”陈清若继续冷笑,“藏着掖着时间太久,要是再不带出来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疯了,这个女人是疯了!你不要理她!”

    “我没有疯,只是实话实说!”陈清若看着江雨柔, “江老师不想理我恐怕不大可能,说不定以后和江老师会经常见面!我指的是私底下的聚会!”

    “什么意思?”江雨柔一愣。

    “没有什么意思。”陈清若笑笑,“我今晚要去约会!”

    “你好像没有一天不约会?”李欣兰嘲讽。

    “约会地点在富凯,江老师应该听说过吧?”陈清若不理会李欣兰,依然对着江雨柔说话。

    富凯江雨柔当然听说过,那是林默涵的地盘。只是不知道她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想来应该是有所指。

    “富凯的老板长不错!”陈清若挑眉一笑,“和上次到咱们s大的莫逸辰有得一拼!”

    “你想说什么?”江雨柔不在沉默,她感觉陈清若这话里应该有别的意思。

    “我凑巧和他见过几次面,他很欣赏我而已!”

    “是吗?他欣赏的人多了去了!”江雨柔终于明白了,看来陈清若是看中林默涵了。

    “我将会是他最欣赏的那一个!”陈清若的脸上笑意不在,“不信,我们走着瞧!”

    陈清若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挑衅自己,肯定是她和林默涵之间有了什么,江雨柔开始着急,她不能让她得逞。

    城中的川菜馆,晓嘉坐在靠窗的位置拿着手机发短信,边发边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小娘子,可是在等情郎?”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她回头一看,江雨柔捏住鼻子站在她身后一脸的得意。

    “哪里来的登徒子,敢占老娘的便宜!”晓嘉横眉怒目,两人大笑起来。

    还没有来得及寒暄,服务员把她们点的菜送来了,看见满满一大盆龙虾,江雨柔眼睛都绿了,戴上手套就开吃,晓嘉也不甘示弱。一盘大龙虾已经被她们俩风卷残云般干掉四分之三,两人这才放慢动作。

    “今天找我所为何事?”晓嘉开口。

    “没有事情就不能约你?”江雨柔反问。

    “姐现在在热恋中,闲人勿扰!”

    “好你个要异性没有人性的家伙!我白认识你了!”江雨柔瞪她,晓嘉还她一个白眼,“姐说的是闲人勿扰!你不是闲人,自然可以随时打扰!”

    “你说的啊!”江雨柔奸诈地笑,“那我就专挑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打电话给你!”

    “我没有意见,就怕林默涵那厮不肯到时候你们家老莫告状!”

    “切!用得着装恩爱吗?”江雨柔虽然露出鄙视的眼神但是心里却是很高兴。她今天本来是想提醒晓嘉看牢林默涵的,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压根没有必要担心。

    “对了,”晓嘉突然想起什么,“陈清若是你们学校的教师吧?”

    “怎么了!”

    “听说她上次去夜店差点被人给非礼了!”

    “你听谁说的?”

    “默涵啊,你说她干吗要一个人去那种地方?要不是默涵凑巧在那边,她那天晚上就麻烦了!”晓嘉回答。

    既然林默涵敢把陈清若的事情告诉晓嘉,那么可以肯定他和陈清若应该没有暧昧的交集,江雨柔有些放心了。“你不是说也有事情要找我吗?什么事情?”

    “取经!”晓嘉吐出两个字。

    “取经干吗不去西天?”江雨柔打趣。

    “柔柔,说正事,你第一次去莫逸辰家都遇到了什么事情?”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他要带你回家了?”江雨柔一阵欣喜,如果林默涵带晓嘉回家,那么很显然的是和晓嘉好事将近,这样一来她就更不用担心陈清若了。

    晓嘉点头,“说是明天晚上回家见长辈。你知道我的性格,大大咧咧的,怕出什么乱子。”

    江雨柔沉思,她第一次回莫逸辰家都遇到了什么?好像莫家一家大小都不满意吧。

    “除了这个没有给你别的难堪?”

    “没有!”

    “姐是干销售的,什么样的脸色没有见过,只是这样就太好对付了!”晓嘉信心十足。

    周扬拿着那份地标进来的时候莫逸辰正在翻看着杂志,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看见周扬进来他放下手里的杂志。周扬喵了一眼,果不其然在杂志看见了徐小雅的身影。

    他记得从徐小雅离开到现在,只要有关她的杂志莫逸辰都会让人买来放在办公室,闲下来就会翻来看看,那时候他想一个女人能被这样一个男人放在心尖上不能不说是一种幸福,只是现在徐小雅都已经回来了他还用得着每天这样关注她的消息吗?

    心里这样想着他却没有半点表表露,只是把手里的地标递给了莫逸辰。莫逸辰接过打开。

    “据我所知他在这方面已经没有任何的人脉了,为何还会想到要进军房地产?”周扬奇怪,“明知道是死路还要往里钻,他到底想干嘛?”

    “他既然敢进来就肯定有应对的办法!”莫逸辰回答,说话间他的电话响了,他接通,放下的时候脸色有些凝重,

    “他动作够快啊!竟然找到了省长做后台。”

    “他这次回来一直不声不响,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找到那样大的后台!”周扬吃惊。

    “他一直就是一个聪明人,那个人之所以肯帮他肯定有原因的!”莫逸辰淡淡的回答。

    “你的意思是他手里握有那个人的把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忘记秦正杰当初是怎么入狱的了?”莫逸辰反问。

    “我调查过了,他目前手里很拮据,就算有那个人的支持拿到那块地,可是如果没有资金他怎么运转?还不是一样的死!”

    莫逸辰没有回答周扬的问题,而是站起身走到了窗户前,凝望着远方好久才缓缓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你应该多看看历史典故。”

    “难道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弱?”问完这句话周扬觉得自己有些傻,莫逸辰既然说这样的话肯定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情况。

    “任是谁经历了那样的惨痛肯定都会想到报仇,他隐忍三年自然也不例外,既然敢和我分庭抗礼就肯定有了足够的把握,所以这次我们不能小觑他!”

    他的话让周扬沉默了,三年前莫逸辰突然出手断了诸航的后路,逼得诸航家的公司破产,并且让诸航的父亲坐牢的事情周扬可是一清二楚,现在诸航回来报仇在意料之中。“这次主动权已经被他占了先,城南那块地我们看来是吃不下了!”

    “不然!”莫逸辰转过头了,脸上带着冷笑,“虽然他已经占了先机但是我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

    周扬有些意外莫逸辰的话,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难道莫逸辰还能翻过来。

    莫逸辰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主要目标不是地,而是我!”

    这话让周扬糊涂了,既然是回来报仇怎么可能目标不是他?莫逸辰没有理会他心里想什么,他拿起钥匙转身往外走,目光扫到架子上面徐小雅的杂志,“让她们把这些东西收了吧!”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不舍。

    周扬茫然的应了一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才反应过来,他竟然让把那些杂志收起来,这是否意味着他终于走出来了!

    晚上5点,林默涵带着晓嘉回家。

    汽车在飞驰,晓嘉坐在副座一直在不停的搓手,时不时看后排,汽车的后座上面放满了礼品。终于她舔舔嘴唇开口,“默涵,我紧张!”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林默涵打趣。

    “那不一样!”

    “深呼吸,再呼吸,放松!”林默涵嘴角挂了笑意,

    晓嘉照做,过一会,“我还是紧张!”

    “别怕,我已经帮你打点好了,没有人会为难你的!”说话间车子到了林宅,看见他们回来早有人出来迎接。

    林默涵握住晓嘉的手往里走,出来迎接的人拎着礼品跟在后面,大厅里林家长辈面无表情的坐着,气氛很压抑,晓嘉差点转身就逃,硬是被林默涵给拉了进去。

    林默涵开始介绍,和江雨柔说的一样,他们都是有修养的人,对她表现的态度没有无理,顶多也就是不喜欢而已。

    接下来是吃饭,林默涵体贴的往晓嘉碗里夹了菜,该死,竟然夹给她最不喜欢吃的鹅肝,晓嘉忍住吃了一口,胃往上涌,她没有控制地发出了干呕,遭了,要被鄙视了,偷偷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父母,没有意料中的鄙视,倒在林默涵父母脸上看到了一丝的担心。

    吃过饭后林默涵的母亲问了下晓嘉的情况,晓嘉回答完毕,正在看报纸的林父放下报纸,“改天约你父母一起吃饭,商量下结婚的事情!”

    晓嘉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林默涵用手推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回去的时候林默涵父母竟然出乎意料出来的送他们,车子开出好远晓嘉才开始恢复正常,“林默涵,我没有做梦吧?”

    林默涵只笑不答,

    “你倒是说一句话,或者掐我一下也行啊!”这顺畅得让晓嘉完全无法理解了。

    “我不是让你放心吗?”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爽快?”

    “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告诉了他们一句话!”

    “什么话?”晓嘉皱眉,这样挤牙膏似的对话太费劲,“林默涵,你能不能一下子把话说完!”

    “我告诉他们你有了!”

    “你说什么?”晓嘉瞪大眼睛,终于明白为什么林默涵会给她夹鹅肝了,他知道她讨厌,所以故意夹给她吃,给他的家人制造了出她怀孕呕吐的假象。“林默涵,我算是认识你了!。你怎么连家人也骗!”

    “你以为我想啊!如果不这样来点技巧,我们要等到猴年马月啊!”林默涵没有半点的悔改。

    “他们都相信了没有半点怀疑?”

    他没有回答不过表情默认了!

    “你这个大骗子,”晓嘉抱头呻 吟,“要是露陷你让我怎么做人?”

    莫逸辰迷着眼睛盯着面前的茶杯里漂浮的茶叶,许久才伸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回味,对面的诸航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动作,直到莫逸辰放下杯子睁开眼睛缓缓从嘴里吐出“好茶!”两个字他才有了表情。

    所谓有表情只是眉毛动了一下,“今天约你来是想谈笔交易!”

    莫逸辰没有做声,静静的看着诸航,“我想用城南那块地和你做一个交易!”

    “是吗?”莫逸辰淡淡的反问。“你的条件是?”

    “你是在故意装不知道吗?”诸航冷笑。

    “你觉得我会知道?”

    “莫逸辰,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把城南那块地让给你,你把柔柔还给我!”诸航终于忍不住了。

    “还真是大手笔!”莫逸辰赞叹,在来之前他想过诸航约他见面的目的,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舍得,那可是几十亿的交易,他们之间的感情由此可见一斑,心里这样想着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反应,“你确定要用那块地做交换?”

    “当然!”诸航没有丝毫犹豫。

    “这么丰厚的条件我不答应好像有些不近人情,只是……”莫逸辰停顿了一下,“你难道就那么肯定我会和你做这笔交易?”

    “你不愿意?”诸航冷笑一声,“别装了,那块地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很清楚。”

    “你说得对,那块地的确对我很重要,不过对于你的提议我却不会考虑。”

    “为什么?”诸航没有想到莫逸辰会拒绝,城南的地莫逸辰一直势在必得,所以他才想尽办法先弄到手,目的就是想把主动权抓在手里好和莫逸辰谈判。

    “我是个不折不扣满身沾满铜臭味的商人,为了能赚钱我会不择手段,可能会做一些有违道德和违反法律的事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我有我的底线。”莫逸辰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

    “你的底线是?”

    “我永远不会把自己的妻子拿来做交易!”

    这话掷地有声,诸航听了却冷笑起来,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他对她情深似海,可是他知道不是,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他,“莫逸辰你不觉得假吗?”

    “随你怎么想!”

    “你既然不爱她为何要绑着她?难道只是为了让我痛苦?”

    “你就这样认为吧!那块地我一定会得到,可能会动用一些手段,但绝对不会用她来交换!”丢下这句话莫逸辰大步离开了。

    诸航没有阻拦,看着莫逸辰的身影消失,他握拳站了起来,不论用什么办法!他一定会揭开他伪装的面纱,一定要让江雨柔看清他的真面目!

    这是徐小雅回来后首次见到他,他曾经是她心中的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迷恋他,从小到大,她一直追着他跑。可是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没有追上他。

    也许是得不到的东西一直是最好的,就因为这样她对他一直死心塌地,就算知道他爱上别人,就算只是躲在角落里伤心流泪,她也一直在希望有一天他会看到离他最近的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痴狂,为什么会爱他,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也许就像人们所说,爱是飞蛾扑火,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

    在知道他家面临严重问题的时候,她偷偷听从了一个人的建议,做了那样一件事情,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救他,可是却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一样,她失去了一切,却依旧没有换来对他任何的帮助。

    他的父亲锒铛入狱,他家的公司濒临倒闭,那一晚他坐在月下一动不动,栀子花香随风飘来,他的神情孤独冷漠,她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他坐多久,她就守候多。

    那一晚的月色很亮,可是出奇的冷,虽然是夏天,但是她的心底一直凉飕飕的,那种感觉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后来他的父亲在狱中自杀了,他家的公司宣布破产,她以为他会很伤心很伤心,可是结果却是她看到他在不停的更换女人。

    她以为为他爱到骨子里的那个女人抛弃他了,还以为自己能够救赎他,能让他振作,却不曾想到,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航哥哥,即使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有我!”

    他看她,冷笑,那笑让她心底凉凉的,他说,徐小雅,你好样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家对你不薄啊!

    她惊疑地看着他,不懂他什么意思?她不是在帮他吗。在知道他家他的公司会面临灾难时候挺身而出不遗余力的帮他,可是听他的语气却是在怪她。

    他让她滚,让他离自己远远的,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讨厌自己,那种厌恶和仇恨是那样的明显,看得她胆战心惊。

    后来他变卖所有能变卖的东西,然后毅然离开,她义无反顾的在机场跟上他,却被他狠狠的推到,“都是因为你,你是一个祸害,是你害的我们家落得如此下场,都是因为你,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我,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质问似刀子一样刺伤了她的心,她心心念念是他,为了他她什么都肯做,可是他呢,他不但不感激她,还说是她害自己。他知不知道自己为了他失去了什么?

    他后来义无反顾的走了,她也跟着走,不过他们不是去的一个地方,本来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最终以毫无交集的方式各奔东西。

    多可笑啊,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来遗忘他,现在她已经遗忘了他,可以重新开始了,可是他却主动来找她了。

    “这些年,过得好吗?”他开口了,很平常的一句话,要是换做从前她一定会受宠若惊,不过时至今日,她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很好!你呢?”

    “也很好!”

    接下来是沉默,长时间的沉默,在她印象里他并不是一个沉默的人,却总是对她沉默,从前是现在还是,想起自己从前傻傻的看着他的背影,等待着他说话时候的的心情,她突然觉得好悲哀。

    那时候的她为什么会这么傻呢?为什么会眼里心里都是她,为什么会看不到莫逸辰的好呢?还好现在还来得及,一切还来得及!

    她已经放下他了,真的放下了,看见他不会有那种激烈的心跳,不会在意他在想什么,他的喜怒不会牵动她的心。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静静的守候在他身边等他开口,那种等待,那种漫长的心疼的等候她再也不会尝试了。

    终于走出来了,他让她伤心了这些年,是时候让他也伤心伤心了,“我那天看见了她!”

    “嗯?”他淡淡的回应,不多问一字,应该是知道她口中的她是谁。

    “她好像过得挺不好!”徐小雅的语气听起来很同情,但是她的意图很明显,她想看看他的反应,那是曾经他碰在手心里的人啊,时至今日他还会继续把她捧在手心里吗?“她竟然用免费体验卡去做美容!”

    “哦!”依旧是淡淡的的回应,听不出悲喜。对她的不怀好意似乎压根没有感觉。

    他竟然也放下她了!徐小雅有些失望,原来所谓的爱情所谓的深爱也只不过如此。

    他既然已经放下了曾经,也不准备和自己有交集,那么他来找自己干什么?徐小雅看着诸航的脸奇怪着,却不想问原因。

    当年她缠住他,是因为她在乎,因为她爱他,现在她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主动开口因为他的伤悲再也不能牵动她的心。

    “你和那个人,会有结果吗?”长时间的沉默后他又开口了。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她只是很随意的吐出两个字,“当然!”吐出这两个字后感觉好轻松。

    “他还像从前那样的爱你?”他带着不确定

    “报纸上都有写。”她笑,她不相信他不看新闻,现在的新闻每天都会给她和莫逸辰留一个版面,她不相信他看不到。你不要我,看不到我的好,不代表别人不爱,在莫逸辰心中她知道自己一直就是块宝。

    “如果确定相爱,就抓牢他。不要放手!”这是在关心她吗?果然如此,他对自己从来就不曾有丝毫的爱,所以才会淡定的和她说这些。

    徐小雅庆幸自己走出来了,幸亏她走出来了!

    “谢谢你的忠告,我会好好爱他,把他牢牢握在手心里的。”她宣誓般的说。

    “那样最好!”他如释重负的松一口气。

    看着他解脱的样子,徐小雅突然觉得有些伤心,她突然很后悔今天晚上见他。

    “我要回去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她起身,他没有挽留,在她走了几步后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淡淡的,“没有一个人会永远无条件为你付出,喜欢他的人很多,我希望你是最后的胜利者!”

    徐小雅没有停留,快步离开了酒吧。她没有听见他随后的低语,“小雅,一定要抓牢他,拜托你了!”

    回去的路上徐小雅一直在想诸航的话,今天晚上的见面很是奇怪,他巴巴的找她来只是为了听她和莫逸辰的进展?

    这和他有关系吗?

    脑子里出现他最后一句话,没有一个人会永远无条件为你付出,喜欢他的人很多,我希望你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什么意思,是在为她打气,还是有别的意思。

    莫逸辰和当年相比好像改变了许多,虽然对她的要求从来不拒绝,她打电话他也还是随传随到,但是对她的态度好像不似从前。

    在和她相处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的眼睛里不像从前那样全是自己,对她的关心不像是爱,倒像是别的感觉,具体是什么她一直没有空想。突然想到最近收到的照片,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不是巧合,诸航的耳目一向比自己灵,他找她肯定有别的意思,他难道是在提醒她?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徐小雅用公用电话拨打了莫逸辰的另外一部私人电话,电话响了好长时间,一直没有人接,她不死心,一直继续拨,终于有人接通了。一声柔柔的“喂!”响起后,徐小雅飞快的挂断了电话。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