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4.门被从外面踢开了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4.门被从外面踢开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徐小雅很快就查到了手机号码的主人身份,竟然是江雨柔,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莫逸辰会和江雨柔在一起。

    她调查下来的结果是江雨柔并没有结婚,和莫逸辰也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亮相过,如此说来,她现在的身份甚至可能连女朋友都谈不上,毕竟以莫逸辰的为人,如果他承认江雨柔的身份那么他肯定会高调的带她出席各种场合,这样看来女神现在应该是充当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想到那种称谓,徐小雅冷笑一声。风水轮流转,时至今日江雨柔竟然也会自甘堕落甘当情妇。

    这样看来诸航那天晚上找她的目的很清楚了,他并没有忘记江雨柔,而是已经知道江雨柔和莫逸辰的关系,所以才来找她。

    三年前他们就纠葛不清楚,三年后却竟然又狗血的纠缠在一起,只是不同的是,三年前江雨柔享有主动权,而三年后主动权在她徐小雅手上。

    她一定要抓牢莫逸辰!一定要让江雨柔也尝尝当年她经历过的痛苦。

    再过几天就是莫逸辰的生日,江雨柔不知道该买什么礼物送他,打电话征求晓嘉意见时候晓嘉让她送块表。

    想到表,江雨柔有些犹豫,上次莫逸辰从瑞士回来时候送给她的表,当时骗她说是仿制的,后来她知道不是,那块表的价格何止百万,如果她送他表会不会太寒酸,毕竟以她的薪资肯定没有办法送他那么名贵的表。

    晓嘉说她死脑筋,送礼不在贵重在意心意,还搬出古话礼轻人意重来教导她。

    最后江雨柔听从了晓嘉的建议去商场为莫逸辰选购表。

    她没有想到会再次遇到徐小雅,此时大明星戴着墨镜帽子,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认出她是因为两人在同一柜台看表,江雨柔看到一只很漂亮的表,觉得很适合莫逸辰戴,可是价格却让她无法承受,于是只好选择了一只自己能够接受的价格的表付钱,拿着买好的表准备离开时候她又往那块躺在柜台里的表看了一眼,怎么看怎么喜欢,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旁边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把那块表给我看看!”

    江雨柔下意识的看向说话之人,马上认出了她的身份,徐小雅自然早就看到了江雨柔,从她在表柜台挑选时候她就一直在旁边看她,于是主动问营业员要了那块表,然后带着表从江雨柔旁边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在走出商场坐上车的时候徐小雅想到江雨柔的表情还有些好笑,她竟然连一只表都没有钱买,这样看来莫逸辰对她并不大方。相比之下莫逸辰对她就以众不同,到现在她的钱包里还有莫逸辰给她的金卡。

    徐小雅看着自己手里的表再想想刚才江雨柔买的表,看来莫逸辰的这个生日有好戏看了!

    莫逸辰没有想到徐小雅会在他下班时候来堵他,看见他吃惊的表情,徐小雅丝毫不在意,她走过来亲热的挽起他的手。

    “逸辰,今天去我那里吃饭吧。”

    莫逸辰将车停在徐小雅的别墅前,见她从副驾驶座上下去,自己还是缓不回来神。徐小雅以前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主动,可是这次回国后他发现她改变了许多,特别是今天她对他,招摇的有些刻意了。

    莫逸辰发愣的那空档,徐小雅已经俯下身,用指尖轻叩着车窗玻璃,示意他下车。

    她的助理罗银兰贴心的准备好了一切,莫逸辰看到桌子上的大蛋糕的时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徐小雅脱下了外套,走过去点蜡烛。细小的火光在她纤细的指尖像是小小萤火绽放,她白皙的脸颊映衬着火光,暖的有些醉人,可是他却忽然想起另一张脸。

    欢快的生日歌从她嫣红的唇瓣下轻溢而出,她边唱着,边过来拉莫逸辰的手,盈盈烛火,奶香诱人,明明是一室的温馨,可是为何他的心却是烦躁异常的。

    “逸辰,以前都是你给我过生日,今天,让我也好好的给你过一次生日。”徐小雅绕到莫逸辰的面前,略带试探的攀上莫逸辰的脖子,伏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生日快乐!”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莫逸辰看着她不断贴近的脸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不过没有去接电话。

    “逸辰,以前是我不好,是我不知道你有多重要。”徐小雅感觉到了他的挣扎,她看着莫逸辰的眼神里满是急迫,“你还喜欢我吗?”

    莫逸辰眯起了眼角。徐小雅连表白都显得有些咄咄逼人,而从前只是他一味的跟在她的后面跑,角色转换太快,他无法适应,于是轻轻的推开她,“我去抽支烟!”

    徐小雅看着他的背影,有些颓然的跌回座椅上。

    莫逸辰一拉开阳台的门,冷风就席卷而来,他需要好好的静一静,想一想。

    再次推门而入,徐小雅正站在房子的中央,一副很无阻很可怜的样子,看见他进来,忽然就红了眼眶,她跑过来拥住莫逸辰。

    “逸辰,你还喜欢我的,是不是?你还喜欢我的!”

    口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

    “小雅……”莫逸辰叹息一声,他想推开,她却抱得愈发紧。

    “你一直喜欢的都是我,都是我!”她喃喃的重复着。

    “小雅,让我先接电话。”莫逸辰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拿下来。

    “不准接!”她像是受惊了一般弹跳开去,先莫逸辰一步抓到了他外套里的手机,没有看屏幕上的名字,有些气恼的扬手,“嘭”的一声砸了出去。

    “徐小雅!”莫逸辰低低的吼了一声。

    “逸辰,逸辰!”她哀切的唤着他的名字,像是在恳求着什么。眼泪忽然就从眼眶里涌出来,冲刷着她精致的妆容。

    莫逸辰从未见过骄傲的徐小雅哭,从来不曾,他愣在原地。

    徐小雅见他愣在那里,她终于破涕为笑,他还是舍不得她哭的。

    江雨柔不停的拨打着莫逸辰的号码,像是着了魔一样,一遍一遍,尽管那里一遍又一遍的传来冰冷的忙音。

    刚刚刘子琪打电话告诉她,莫逸辰提前离开公司了,和徐小雅一起走的。她马上拨打了他的电话,她想告诉他,自己已经烧好了饭菜在家等他,她以为应该来得及。

    终于她无力的放下电话,转头看着餐桌上,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菜肴,看着那个精致的生日蛋糕,看着自己亲手挑的表,想到此刻莫逸辰佳人在怀,然后“呵呵”傻笑起来。

    她怎么这么傻,明明知道是火坑还往里跳。

    在餐桌旁又坐了好一会,看着时间划过九点,很清楚没有任何可以期待的希望后,她拿起筷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菜,天知道这些菜花费了她多少功夫,为了做这些他喜欢的菜她特意学习了好长时间,就今天为了选购食材她还跑了几个地方。

    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她咬牙吃了几口,不怪他不回来,原来自己辛苦准备的饭菜味道好像变了,很难吃,真的很难吃。

    扔下筷子,她盯着桌子上面的蛋糕,那是她亲自去蛋糕店亲手做的,为了这个她还给付给了蛋糕店一笔学费钱,只为了能给他一个惊喜,突然觉得像一个笑话,什么狗屁惊喜,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嘲弄,拿起桌上的刀,她对着精美的蛋糕切了下去,他不回来吃,自己吃,奶油沾了她一手,她没有尝出任何的味道,却被吃得又快又急噎得眼泪直流。

    目光接触桌上准备送他的礼物,想到徐小雅那天买的名表,原来如此,比起她买的便宜的表,他当然更喜欢徐小雅为他选择的表,那只表的确漂亮,而且送的人不一样,应该会带给他别样的感觉吧?

    她拿起桌上的表准备扔进垃圾桶,想想又收了起来,留着以后送人吧!毕竟花了她五位数字的钱,那是她辛辛苦苦挣的工资,她舍不得扔掉。

    飞快收拾了餐桌,她拿起那块表进了卧室,然后把它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睡觉肯定睡不着,看书也没有精力,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的在屋子里乱转,然后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

    “柔柔,我在你家楼下!”

    “干什么?”她反问。

    “你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她都说得如此清楚了,可是他好像还是没有长一点记性,继续纠缠不休,江雨柔只觉火腾地上来了。

    她倒要看看这次他还想说什么!

    别墅的大门口,诸航靠在蓝色的车上静静的等待着,几分钟后,江雨柔气冲冲的跑了出来。

    没等她发火,诸航抢在她前面开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去!”她很干脆的拒绝。

    “你就不想知道莫逸辰现在在什么地方?”

    江雨柔看他一眼,不得不承认这个问题很有诱惑力,看她没有反对的意见,诸航拉开了车门。

    江雨柔本来是想坐后座的,后来想想没有必要,这样做到显得自己有多在乎他似的。

    车子飞快使出,车内两人都在沉默,诸航开了音乐,是那首江雨柔很喜欢的《斯卡布罗集市》

    莎拉布莱曼的声音空灵带着一丝伤感在诉说,江雨柔的眼睛有些模糊了。直到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她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江雨柔看着诸航。

    “这是徐小雅的别墅!”诸航开口,江雨柔看他,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莫逸辰在里面对吧?你是不是想看我如何撕破脸皮?”她冷笑。

    “不!”诸航摇头,“我不想看你撕破脸皮,我带你来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情。”

    “不就是徐小雅为莫逸辰过生日吗?多大点事情?”江雨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不只是这样,我想告诉你的是,这片别墅区是莫逸辰的公司开发的,而你眼前的这栋别墅是名字叫爱巢,是莫逸辰送给徐小雅的生日礼物,里面无论是装潢还是设计都是世界顶级的,当年徐小雅离开后把这屋子的钥匙还给了莫逸辰,三年了,莫逸辰一直留着它,一直在等待它的女主人回来!”

    “那又怎样?”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要是换做三年前她早已失控,可是现在的她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柔柔,在我面前不用伪装,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他轻轻叹气,“都是我的错!”

    “不要以为你有多了解我!”江雨柔冷笑,“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你的挑拨离间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管莫逸辰在里面做什么,他永远都是我的丈夫!”

    “柔柔,为什么要执迷不悟?”

    “诸航,我不是执迷不悟而是坚强,我的坚强来源于你当年的培养!”江雨柔看着诸航,“谢谢你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你我永远不会知道人性,永远不会长大!”

    江雨柔的话让诸航的脸色惨白起来,“柔柔,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我承认当初伤害了你,但是绝对没有背叛你!”

    “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江雨柔挑眉冷笑,“诸航先生,谢谢你带我来这里,我想你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我该回去了!”

    说完这话她拉开车门,转身下车,诸航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眼睁睁的看着江雨柔快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江雨柔在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回了家,虽然她嘴上说不在意,对诸航的回应也很明白,但是说不难过只是欺骗别人而已。

    换了拖鞋她感觉到嗓子冒烟,一口气喝了好几杯水,终于感觉嗓子舒服了些,但是胃却难受起来,她捂住腹部准备回房时候,门被打开了,莫逸辰回来了,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江雨柔还在客厅,他有些吃惊,然后马上恢复正常,“老婆。你还没有睡?”

    “胃有些不舒服!”江雨柔回答,她很奇怪莫逸辰为什么会想到回来。

    “吃药了吗?”他走过来,在靠近她的时候江雨柔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上还残留着香水味,想到他刚刚和徐小雅缠绵过就又辛苦的赶回来,江雨柔在心底冷笑,真是难为他了!“我给你打电话了!”

    “我手机摔坏了!”他回答。

    多么蹩脚的理由,一会是没有电,一会则是手机坏了,难道就不能想一些新招,转念一想,统共骗人的招数就那么几个,难怪她会觉得烦。

    “下次不回来吃饭记得打个电话给我,我先睡了!”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到任何的不正常,转身走进卧室,莫逸辰在原地愣了一下,目光有些期待的看了眼餐厅,当看到空空的餐桌,他明显的有些失望,他怎么会有那种奢望,还以为她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半夜时分,江雨柔的胃疼突然加重,她翻身坐起来,然后下床去找药,莫逸辰被她的动静惊醒,看见江雨柔苍白的脸。他不由分说的要送她去医院。

    坐上他的车后,江雨柔敏感的又闻到了那股香水味道,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伸手去取纸巾时候看见莫逸辰的车里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这不是徐小雅送他的礼物吗?果然心里有鬼,不敢拿回家所以藏在车里。

    她又在心里冷笑一声,却发现胃更加的疼了。

    经医生诊断,她得的是急性胃炎,莫逸辰陪她挂水,江雨柔躺在病床上面看着莫逸辰,“你明天公司还有事情,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不要紧的!”莫逸辰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神色复杂的看着江雨柔。

    江雨柔又催促了几遍,终于莫逸辰起身,冷冷的一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不想看到我?”

    “你说的什么话?”江雨柔脸色难看起来,她的确不想看到他,所以才催促他离开,而他既然做了亏心事应该本能的的安慰她哄哄她,可是看他的表情好像委屈的人是他。

    “我先回去了,你有事打我电话!”莫逸辰转身走向门口,天知道他拒绝徐小雅用了多大的勇气,他以为回到家能看到一室温馨,就算看不到她为他过生日,可是也不应该是那种冷淡和疏离。

    看着门关上,江雨柔有些难过,他就这样走了,都不用哄哄她,紧急着门又被推开了,莫逸辰的脸漠然的出现在门口,“我的手机坏了,如果打不通可以打周扬的!”

    扔下这句话他大步离开,听着逐渐远去的脚边声,江雨柔颓然的闭了眼睛,何必呢?他应该清楚她不会打他电话的,有必要回来重述一遍吗?

    江雨柔第二天直接从医院回的学校,在学校的过道里遇到何舟庭,他盯着她看了许久,后来一言不发的擦肩而过。

    好不容易把一节课上完,发现腿有些发软,回到办公室喝了一杯水,这才缓了过来,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竟然是莫逸辰的特助周扬,江雨柔拨回去,周扬有些着急的问她在什么地方,她回答在学校后,他说马上过来接她,江雨柔拒绝了,她说下午还有别的事情。

    挂了电话江雨柔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发愣,不一会后李欣兰推门进来了,她和她打了个招呼后坐下来打开电脑,不一会发出惊讶的声音,“柔柔,徐小雅被人攻击了!”

    “什么?”江雨柔没有反应过来。

    “你过来!”李欣兰招手让她过去,“好家伙,原来这莫逸辰果然有妻子的,你看上面把徐小雅骂得那个惨!帖子的点击和转发很迅速,舆论的力量真是强大,你看看徐小雅的博客,已经被点爆了,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去骂她?她的粉丝呢?”

    江雨柔扫了眼屏幕,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不对,和她还真有关系,可是这个替她出头的人会是谁呢?

    头有些疼,她起身收拾东西回家,家里冷清清的,她吃了药到头就睡,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然后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晓嘉说今天晚上有聚会,她过来接她,让她赶快化妆换衣服,江雨柔还没有拒绝她就飞快的挂了电话。

    江雨柔放下电话爬了起来,这一觉睡得时间够长,也许是睡眠好的关系,她发现身体竟然没有那么难受了,她从冰箱里拿出杯牛奶加热喝完,然后开始换衣服。

    在换衣服的时候听到手机催命的响,她无可奈何的接通,“别催了,我马上下来!”

    包厢里,江雨柔安静的坐在角落吃着水果,看着一群人在那疯狂,这些人都是晓嘉的同事,听说晓嘉要结婚了硬要晓嘉请客,晓嘉于是出了血本在s市最好的夜店定了大包厢。

    看得出她的脸色不是太好,晓嘉让人给她准备了点心和水果,她就安静的坐在那里吃,看着他们热闹。

    大概是马上要告别单身生活的关系,晓嘉今天晚上特别的疯,疯到林默涵推门进来她也没有发现,后来林默涵实在受不了这才把她拉了出去。

    晓嘉出去没有多大一会气冲冲的进来了,进来就拖着江雨柔往外走,“你又发什么疯!”江雨柔奇怪,看她脸色不好还以为是林默涵给她气受了。

    “丫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姐今天一定要帮你出头!”说着话晓嘉已经把她拉到一间包厢的门口并且一脚揣开了门。

    昨天晚上徐小雅一夜未眠。

    这次回来她是抱着和莫逸辰重修旧好的目的的,在演艺圈打拼这几年了,对于情爱她已经看得很开,所谓爱情不过是青春期的萌动的期望,而所谓的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只不过是传说而已,当然不是说她不向往那样的爱情,只是她的经历让她把这一切看开了。

    在知道莫逸辰可能有女人后,她并不吃惊,她不是不希望莫逸辰对她从一而终,但是她很清楚这只是奢望,像他那样的人身边怎么可能会没有女人,既然如此她不会去干涉他的私生活,只要他仍然把她当成自己心尖上的人就足够了。

    可是当知道对方是江雨柔后她真的没有办法淡定,三年前她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诸航迷得晕头转向,让她受了那么多天的情伤之苦,三年后是命运的安排让她成为了莫逸辰的女人,当年的江雨柔是诸航捧在手心的人,而现在的她则是莫逸辰捧在手心的人,她有把握让她也尝尝她当年所受的痛苦。

    她以为莫逸辰的生日会是一个契机,她花费心思布置好了一切,就连卧室里的情调她也准备得足够充分,她已经尽她所能做出了暧昧的举动,她看到了莫逸辰眼中的惊讶,以为会顺其自然,却没有想到莫逸辰只是接受了她的生日礼物,然后以公司有事情为借口匆匆离开了,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徐小雅气得把蛋糕摔了一地。

    其实莫逸辰的离开并不是徐小雅生气的主要原因,担心他离开自己回去陪江雨柔才是她的心结。

    第二天她没有去拍片,而是托病请假在家休息,然后让助理罗银兰把自己生病的消息放了出去,原来以为自己生病的消息传到莫逸辰耳朵里,他至少会有些表示,却没有想到等到下午也没有等来他的慰问电话。

    徐小雅不淡定了,种种迹象表明她已经不是莫逸辰捧在心尖上的人了,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她必须得马上想办法弥补,她想起了之前手机上面收到的照片,那些照片会不会是江雨柔发的呢?毕竟她和莫逸辰的事情一直高调的在报道,江雨柔气不过有这样的做法很正常。

    就在徐小雅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经纪人突然打电话告诉她,问她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她很惊讶,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纪人说网络上面突然出现一张辱骂她的帖子,那帖子在短短的几个小时竟然被转载了几百万次,徐小雅很吃惊,她在网上找到了辱骂她的帖子。

    那帖子骂她是不要脸的小三,贱人勾引有妇之夫。

    她一向对人笑脸相迎,素来不以人交恶。这帖子出现得太过巧合,徐小雅想到了莫逸辰,目前只有求助于他了,她拿起手机拨通了莫逸辰电话, “今晚一起吃饭!”

    很快那边有了回信,“我去接你!”

    吃饭的时候徐小雅向莫逸辰提到了帖子的事情,莫逸辰让她别放心上,交给自己处理,看他的意思应该是已经知道帖子的事情了,徐小雅聪明地止住了话题。

    这时候林默涵的电话过来了,让他过去聚聚,莫逸辰同意了,徐小雅在一旁听到了他和林默涵的对话,于是提出她也要去,怕莫逸辰拒绝她说自己已经回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和林默涵等人见面,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过去看看。

    莫逸辰沉默一下后同意了,莫逸辰的几个死党看见她陪同莫逸辰一起来很吃惊,徐小雅发现他们看她的目光和从前有些不一样,她正揣测是什么原因时候听到“砰”的一声,包厢门被人从人外面踢开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