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5.撕破脸皮的争吵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5.撕破脸皮的争吵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包厢里的人把目光看过来,江雨柔有些手足无措的被晓嘉拖着站在包厢中间,她的目光最先接触到的是莫逸辰,然后才是莫逸辰身边的徐小雅,当然房间里还有莫逸辰的几个死党。

    空气静止了下来,今天这种情况任谁也没有想到,莫逸辰的三个死党的目光躲躲闪闪的看向江雨柔,他们却没有想到后者的脸上很平静,风平浪静。

    江雨柔觉得有些悲哀,莫逸辰三个死党躲闪的眼神让她非常的悲哀,她很清楚他们在担心什么,只是他们的这种担心显然有些多余,莫逸辰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带着前女友参加他们的聚会,就肯定不会把她放在心里。

    没有预想中的风暴,江雨柔对着莫逸辰的几个死党一一点头,她的目光没有愤怒,没有质问,平静得让所有人心惊。

    看见屋子里的江雨柔,莫逸辰一愣,两人目光相接,江雨柔控制住满心的翻滚对着莫逸辰微微一笑,关于莫逸辰和徐小雅的纠缠她想过会有最终相见的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这样粹不及防。这虽然不是在预料之中,没有让她有丝毫的思想准备,但是说实话她很想知道莫逸辰会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莫逸辰的反应也出乎屋子里的人的意料,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江雨柔会在这里,看到江雨柔的那一瞬间,他有些惊讶,不过看到江雨柔对他露齿一笑后,他马上恢复了平静。

    徐小雅则在看见江雨柔出现的时候往莫逸辰身边靠了靠,莫逸辰轻轻推开了已经靠到她身上的徐小雅,然后在她惊讶中站起身走向江雨柔,用很平静的声音问“怎么没在家休息?”

    在家休息就看不到这样的好戏了!江雨柔在心底冷笑,但是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想出来透透气!”

    看见他们很平静的对话,房间里的人除了徐小雅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两人会是这种对话。

    她终究还是找上来了,徐小雅看着云淡风轻的江雨柔在心底冷笑,都找到这里来了,她竟然还装得那样的冷静,说实话她很期待接下来的过程。

    再次看了眼江雨柔,莫逸辰转头看向徐小雅,“这是我老婆!”他的话很简单,很平实,但是听在徐小雅耳朵里却像平地惊雷,饶是她见多识广,却也没有办法再伪装镇定,江雨柔看见了她看向自己眼神中的惊慌失措。

    莫逸辰承认自己的身份并没有让江雨柔产生喜悦的感觉,反而在看见徐小雅的慌乱时候她的涌起了不舒服的感觉,看她的样子应该不知道自己和莫逸辰之间的关系,这样说来莫逸辰应该从来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结婚,想到他竟然一直用欺骗的手段把前女友和自己耍得团团转,江雨柔的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她冷着脸转身离去。

    这所谓的聚会因为江雨柔的突然出现突然离开而中止了,看见江雨柔离开莫逸辰跟着追了出去,在追出去的时候没有忘记让刘子歌送徐小雅。

    他竟然不避讳的对她展现体贴,江雨柔加快了脚步,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莫逸辰,走了没有多远被莫逸辰一把抓住,江雨柔不想在大街上和他争执,于是没有挣扎,任由莫逸辰拉到了车旁。

    这次她继续选择坐在后排,不是担心被别人看见,而是很讨厌那个副驾位置,想到那个位置徐小雅坐过她的心里就非常的不舒服。

    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好奇怪,从前她和莫逸辰结婚时候曾无所谓他有几个女人,可是现在却连他车上坐过别的女人都不高兴。

    她的动作莫逸辰自然看到很清楚,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快速的发动了车子,没有开音乐,车内的气氛很凝重,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双方都在等待对方开口,导致的结果是双方都没有开口。

    回到家后江雨柔直接进了卧室,而莫逸辰却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气氛一如既往的沉闷,江雨柔本来想睡觉的,后来想想睡觉解决不了事情,她得和莫逸辰谈谈,如果不谈她会疯掉的。

    可是她又不知道从何谈起,心烦的打开衣柜准备找衣服洗澡,却看到了那天买的睡衣,睡衣上面还挂着标签。

    莫逸辰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面脸色看起来很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卧室门被拉开了,江雨柔拿着睡衣走了出来,莫逸辰看着她慢慢走过自己的身边,看着她去拿剪刀准备剪睡衣上的标签。

    他慢慢地开口:“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告诉我么?”江雨柔就像是没听到,依旧平静地去剪标签。

    可是她的手不听使唤,柔韧的细线竟然一时剪不开。她能感觉到莫逸辰在注视她,他的目光让她感觉自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这让她很恼火。

    “我帮你。”他靠过来,伸手想要帮她,江雨柔更加的恼火,拿着剪刀的手下意识去挡,紧接着便听到一声闷哼。

    她看过去,莫逸辰正皱着眉捂着胳膊,有血透过他的指缝渗出来,一滴滴地落在地板上。看着滴落的鲜红的血江雨柔脸色有些惨白,

    她继续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发愣。而莫逸辰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半点也没有去包扎的意思。

    电话铃声打破了死一般的沉静,莫逸辰用没有受伤的手拿起电话,江雨柔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她看向莫逸辰的脸,结果发现他竟然完全没有心思管流血的手,显然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电话那头的人身上。

    莫逸辰毫不避讳的当着她的面和那个人讲电话,她听见那个人在电话里和莫逸辰说到什么诽谤,还有什么ip地址,然后提到了要报警,然后莫逸辰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

    突然发觉有些冷,不是晕血的症状,而是心有些冷,江雨柔挣扎着起身,在关上卧室门后她听到莫逸辰离开的脚步声。

    莫逸辰出去后很晚才回来,他回来的时候江雨柔还没有睡,莫逸辰推开门看向床上的她,那眸子很黒没来由的让江雨柔觉得心惊,她的避开他的目光看向他的手,发现他的手竟然已经包扎好了。

    用鼻子想也是谁帮他包扎的,江雨柔忍住心中翻滚的情绪把手里的书往床头一扔,莫逸辰靠在门上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良久,“你还是没有什么话对我说?”

    她能有什么话对他说?她又没有背着他干什么丢人的事情,反而是他一再的挑战她的耐心,和前女友旧情复燃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做得隐秘一点的,可是他却肆无忌惮压根不考虑她的感受。

    先是毫不避讳的前女约会,被发现后毫无悔改当着她的面接徐小雅的电话,而且不顾自己流血的手马上答应到徐小雅身边,呈现给她一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他难道当她是死人吗?

    “你觉得我应该有话对你说吗?”她冷笑。

    “真的没有吗?”他好像很执着。他的眼神很冷,这不像平时的他。江雨柔突然有感觉他是故意的,故意当他面接前女友电话,故意回来晚,故意问她感受,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想了约法三章上的内容,如果女方不同意离婚男方不能提出离婚,这样看来他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他想让自己开口说出那两个字。

    莫逸辰,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她在心底冷笑,想要我说出那两个字,你做梦吧!她恶毒地想。你要是绅士一点要是坦白一点我也许会成全你,可是如果你想和我来阴的,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我肯定不会成全你的!

    得不到她的回答后他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江雨柔,我希望你有什么话都当面告诉我,而不是死撑!”

    这话让江雨柔再也忍不住了,她本来就不是温柔的人,当下银牙一咬,“莫逸辰,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那点事情吗?我就死撑着,你能怎么着?”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莫逸辰已经转身准备离开听到她这话愕然的回头。“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江雨柔针锋相对的看着他。

    “江雨柔,你太过分了!”

    “过分?”他竟然有脸说自己过分?江雨柔气坏了。“你好像比我过分吧?一肚子男盗女娼,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上了贼船,不过无所谓,反正没有感情嫁谁不是嫁,至少嫁你这样的人可以保证衣食无忧不是吗?”

    “你后悔了?”没有感情这几个字让莫逸辰像被针扎一样,她终于说出这几个字了,“只是现在后悔你不觉得太晚了?”

    “我后悔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你不知道!”她挑衅。

    “好样的!江雨柔,你好样的!”莫逸辰发现自己要爆炸了,控制住想要掐死她的冲动他重重关上门进入了书房。

    这次争吵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二次撕破脸皮,江雨柔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刚才她是疯了吗?怎么毫无形象的和莫逸辰开战了?一直说要冷静,可是刚刚为什么冷静不下来?她刚才的样子应该像一个泼妇吧?竟然骂莫逸辰男盗女娼,看莫逸辰那副炸毛的样子应该气不轻。

    突然有些后怕,刚刚她那么恶毒,要是刚刚莫逸辰过来打她她该怎么办?事实上在关门的时候她的确看见了莫逸辰咬牙切齿眼中带着杀气的模样。江雨柔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胸口。

    这一夜,书房的灯一直亮到天亮。

    以第二天早上江雨柔早早就起床了,昨天晚上的确是她太冲动了,挑起战火是她,骂人是她,为了表示歉意她做了两份早餐,在莫逸辰还没有出来时候先把自己那份吃了,然后提着包出了门。

    一天过得很安静,莫逸辰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有些不习惯,捱到晚上回家她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发了条短信给他,内容是问他要不要回来吃晚饭?

    莫逸辰没有回她的短信,江雨柔猜测他应该是还在气头上,于是她自己在外面解决了晚饭。

    莫逸辰回来得很晚,隔着门江雨柔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她想起身查看的,刚刚穿上鞋,就听到书房重重的关门声,江雨柔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半夜后终于迷糊着睡着了,次日早上她起床做早饭时候发现昨天早上做的早饭莫逸辰并没有吃,她愣了一下后把莫逸辰没有动的早饭倒进了垃圾桶。

    既然他不想吃,或者是不愿意吃那么她没有必要为他洗手做饭,于是江雨柔自己做了一份早饭吃完后拎着包离开了。

    在路上接到晓嘉的电话,她终于知道莫逸辰为什么会回来得晚了,原来昨天晚上他参加了一个应酬,陪同她的竟然是徐小雅,据说莫逸辰喝了不少的酒。

    晓嘉质问江雨柔为什么不管不问时候江雨柔什么也没有回答就挂了电话,晚上下班的时候她直接省略了问莫逸辰要不要吃晚饭的事情,继续选择了在外面解决。

    这以后的四天里莫逸辰继续回来得很晚,在回来时候依稀带着浓重的酒味,江雨柔闻着酒味躺在床上想,莫逸辰不在外面过夜是不是在给她面子。

    就在她这样想过的次日晚上,莫逸辰一直到凌晨还没有回来,江雨柔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数星星,数了几千下依然毫无睡意,看看时间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数下去了,于是起床准备找片药吃吃。

    就在她准备吃药的时候,电话响了,江雨柔拿起电话竟然是莫逸辰身边的周扬,他说莫逸辰昏迷了。

    扔下手里的药,江雨柔换了衣服急匆匆的出了家门,上赶到外面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穿着拖鞋。

    那天晚上在夜店发生的事情让徐小雅回去后气得睡不着,没有忘记他曾经为了和自己结婚所做的种种努力,那些事情仿佛就在昨天,想过这些年自己不在他身边 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女人,想过江雨柔和他的关系,但是却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和她结婚。

    他应该不爱那个女人,这是徐小雅思前想后得出的结论,如果他爱那个女人为何要雪藏她,他们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这完全不像他的作风,如果爱就爱得轰轰烈烈,给对方最好的。

    想到最好的她的心里有些疼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好的不是金钱不是宠爱而是可以拿出去见得了人的身份,而这个身份莫逸辰没有给她而是给了江雨柔。

    她想起网上那些辱骂她的帖子,她已经让人查过帖子的来源来自于s大,所以才约了莫逸辰见面。听她提到帖子的事情没有等她说完莫逸辰就打断了她,他让她不要管,说一切交给他来处理,当时她的心里暖洋洋的,现在看来他答应得那么快应该是有别的意思,或许他早就知道帖子来自于s大,更或许他知道发帖人是谁指使。

    这个想法让徐小雅眼睛一亮,她马上拨打了莫逸辰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莫逸辰,说她已经查到发帖人的ip地址来源于s大,问他用不用报警,莫逸辰说他马上过来,没有多大时间她看到了莫逸辰,他手腕流着血,竟然飞车赶来了。

    他让她别管这事情,说他已经吩咐人在处理了。听他这样说她在心里微微的笑了,看来和她想的一个样,那帖子果然是江雨柔做的。

    帖子的事情大概惹怒了莫逸辰,第二天晚上后莫逸辰竟然打电话邀请她作为女伴参加一个应酬,在应酬上面她看着他来者不拒的喝了许多的酒,她很心疼,也很幸福,他这样做很明白的已经摆明了对她的态度。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他都参加各种各样的应酬,并且都带她出席,他对她一如从前一样的呵护有加,唯一让她惊讶的是,他喝酒喝得越来越多,每次都喝得大醉,在他喝醉后他那尽职的特助周扬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把他接走。

    不过她没有想到他会因为喝酒胃出血,医院的病床上他沉沉的睡着,她吩咐周扬,“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

    “徐小姐,要不要通知下夫人?”

    “不用,深更半夜的怕吓着她!”她回答。

    周扬犹豫下后离开了,周扬离开她转身坐到了病床前,细细的打量着昏睡中的莫逸辰,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他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徐小雅在心底叹气,他之所以这样应该都是因为自己,当年自己曾斩钉截铁的对他说过永远不会回来,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又回来了,是自己的回来让他心里不好受,让他有了压力,她很内疚,非常非常内疚。

    当年和他之间的一切慢慢的在脑海里浮现,想到他对自己的温存,宠爱呵护,眼泪不自然的掉了出来。

    她颤颤地伸出手,轻轻地摸上他的脸颊。温热的肌肤,象一块磁铁,紧紧吸附着她的指尖,不能容忍任何一点缝隙。

    这是她熟悉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三年后会再次如此贴近,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不愿意再放开。

    一个小时后,他醒过来了,接触到旁边她的脸,一愣,“周扬呢?”

    “我让他回去了!”

    “吓坏了吧!我没有事情。”他的声音一如从前的温柔。

    “逸辰,”她握住他的手满含深情的看着他,到嘴边的那一句我爱你正要说出口,门口传来脚步声,躺在床上的莫逸辰听到脚步声条件反射般坐起,目光看向病房门口,徐小雅顺着他的的目光看过去,见一个人影站在病房门口,此刻她的目光正死死的盯在他们互相握紧的手上。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