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6.徐小雅的挑衅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6.徐小雅的挑衅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灯光下江雨柔的脸色看起来白得透明,大衣配铅笔裤,很正常的穿着,不过让人觉得滑稽的是她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双拖鞋,看见她脚上的拖鞋,莫逸辰惨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什么时候来的?”莫逸辰开口打破沉默。

    “刚刚!”很简短的两个字。说完这两个字,江雨柔抬脚走了进来。

    她的眼睛没有看莫逸辰而是盯着徐小雅,虽然她的目光不带丝毫的凌厉,但是却让徐小雅放开了莫逸辰的手,看见徐小雅放开莫逸辰的手,江雨柔这才开口,声音不带丝毫感情,“谢谢徐小姐照顾他!时间不早了!”

    这句话很明白的像徐小雅摆明了立场,深夜呆在一个有妇之夫的男人身边不是什么妥当的行为,她应该离开了。

    徐小雅脸上挂不住了,她没有回答江雨柔,而是把目光看向莫逸辰。

    莫逸辰没有看徐小雅,他的目光盯在江雨柔的脸上,半点也没有在意她的意思,徐小雅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可是她却不甘心这样被江雨柔下了面子。

    “医生说你好多了,既然这样我回去了!”这句话很明白的在告诉江雨柔,这是她和莫逸辰的事情,轮不到她江雨柔插手。就算她是他的妻子,她也没有可能。

    江雨柔把目光看向莫逸辰,脸上带了一抹嘲讽的笑意,后者马上握住了她的手,这是那次争吵以来两人第一次肌肤相亲。江雨柔的手冰凉,而莫逸辰的手却滚热。

    “为什么不多穿一点,你看你的手冷得像冰。”他的语气含着关怀。

    莫逸辰没有正面回答徐小雅等于是在偏向江雨柔,不过这没有让江雨柔有丝毫的感动,她从来没有想过两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如此诡异的深夜在病房相见会真实的在现实中上演。

    此时此刻无论莫逸辰的言语偏向的是谁对她来说都没有实际意义,她很清楚的知道在莫逸辰心中她没有资格和徐小雅争。当然她也不想争,之所以赶徐小雅走是想让自己活得有尊严一点,仅此而已。

    看着莫逸辰把江雨柔的手握进被子里,徐小雅的目光闪过一丝讶然,这不像是莫逸辰,至少不是她熟悉的莫逸辰,他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对另外一个女人嘘寒问暖,虽然她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但是妻子和爱人毕竟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江雨柔冰冷的手被莫逸辰握得有些暖和了,不过她没有贪恋那种温度,她没有忘记这只手刚刚握的人是谁,江雨柔不留痕迹但是很决然的把手从莫逸辰手里抽出来,目光淡淡的看向徐小雅,语气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送徐小姐!”

    徐小雅又把目光看向莫逸辰,没有得到丝毫他的丝毫回应,于是她在江雨柔这句相当于逐客令的话里,狼狈的落荒而逃。

    在她离开的时候江雨柔没有错过莫逸辰眼中的一闪而过的为难,心底突然有什么东西被刀尖狠狠的戳了下,没有流血,但是却很疼很疼。

    江雨柔送徐小雅下楼,路灯把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徐小雅看着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堵得慌。

    夜店发生的一切就像一根刺,让她难受得慌。她永远忘记不了莫逸辰对着自己介绍她的那句话,“这是我老婆!”

    而当时的她就这样气定神闲的在那里看着她,让她如坐针毡。

    今天晚上则更离谱,这个女人竟然穿着一双拖鞋一副乱糟糟的模样出现在医院里,可是莫逸辰不但没有丝毫的厌恶竟然主动示好,看着莫逸辰握住她手嘘寒问暖的那一瞬间,徐小雅的心疼得无与伦比。

    那是曾经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曾经把她当女神一样的男人,他怎么可能怎么可以对别的女人动心?

    被外面的风一吹,她的脑袋清醒了,他刚刚主动示好是不是在为自己作想,毕竟如果作为妻子的江雨柔开闹,受到影响最大的人是自己。这样一想,心里好受了许多。

    医院大楼前面停着出租车,徐小雅没有走上去,而是把目光看向江雨柔,“作为妻子你不觉得自己很不称职吗?”

    “徐小姐这是在质问我?”江雨柔很平静的反问。

    “自己的老公生病陪在他身边的不是你而是我你不觉得讽刺吗!”她的平静让徐小雅不淡定了,在她没有出现之前她一直很有自信,可是当她出现后突然莫名的出现慌乱,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夺走了她心爱的东西一样,尽管很清楚自己其实并没有立场,但是她却实在没有办法沉住气。

    “很有成就感吗?”江雨柔反问。

    “江小姐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赶我走!”她挑衅。

    “请叫我莫夫人!”江雨柔纠正。

    “不就是一个称呼吗,何必执着?”

    “不只是一个称呼,她代表的还是法律和尊严!”

    “难道没有爱你也一定要守着他?”

    “徐小姐是以什么立场说这话的?”江雨柔淡淡的,“是前女友还是小三的身份?”

    “都不是!”徐小雅带着挑衅反驳回去,“是心爱的女人!”

    这句心爱的女人让江雨柔心底一疼,“看来徐小姐不但喜欢演翻拍片还很喜欢看怀旧片?”

    “什么意思?”

    “翻拍片能卖座叫好的不多因为已经拍烂了,怀旧片虽然能引起人共鸣,但是嚼着一股子陈旧味,你不觉得吗?”

    这话一说出口,徐小雅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江雨柔在讽刺她是过去式。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到底他会继续怀旧还是选择看新片子!”丢下这句话徐小雅快步走向出租车。

    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江雨柔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温柔的走到病床边给莫逸辰掖了掖被角,“还在难受吗?”

    莫逸辰看着她美丽的眼睛,很遗憾,他没有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丝毫的不高兴。

    时间静止了,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没有一句话,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轻轻的开口,“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给你熬些粥!”

    说完这句话她起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莫逸辰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江雨柔回到家后很快为莫逸辰熬了粥,然后很快的送到了医院,等他把粥吃完,她快速的收拾好一切,然后回头看着莫逸辰,“今天早上我有课,就先回学校了!”说完这句话她意味深长的看了莫逸辰一眼,“你的午饭我会在十二点十分送到!”说完这些没有等他回答就她又快速的离开了。

    自己的老公生病在床她竟然一天假都不舍得请,她还真是敬业!午饭送到时间精确到分,她是在提醒他什么?

    十二点十分,江雨柔带着午饭进入病房,推开病房的门,迎面看到的是靠在床头的莫逸辰和坐在床边的徐小雅。

    听到推门声正在小心翼翼地吹着手里的粥的徐小雅回过头来对着她绽开笑容,毫不掩饰眼睛里的得意和挑衅。

    江雨柔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面不改色的走到病床边。

    “午饭我带来了,要是你不方便我喂你吃!”这句话让徐小雅和莫逸辰同时看向她,她的表情很平静,在说话的时候打开了自己带来的保温瓶,很娴熟的把里面的粥倒出来,在徐小雅惊讶的目光里走到病床边,她没有试粥的温度,直接用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了莫逸辰嘴边。

    没有拒绝的可能,莫逸辰张开嘴接受了她的粥,那粥很烫,烫得他舌头发麻,但是他却一声不吭的吃了下去,江雨柔的动作很机械,一勺又一勺不带任何停顿,就这样莫逸辰吃完了整碗粥。

    在这种无声的较量中,徐小雅败下阵来,在江雨柔喂莫逸辰吃第二碗粥时候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离开了,临走时候竟然没有带走保温瓶。

    身后少了如芒在背的感觉,江雨柔喂粥的动作缓了下来,在徐小雅离开时候她发现莫逸辰的眼中出现一丝的慌乱,她假装没有看见他的慌乱继续面不改色的喂他吃粥,二人之间继续没有语言交流,在莫逸辰吃完第二碗粥后,江雨柔起身开始收拾,在收拾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无心,她竟然失手把徐小雅带来的保温瓶打翻在地。里面的粥洒满一地。

    听到响动,护士推门进来,江雨柔淡淡开口,“请帮忙收拾一下!”

    “这个保温瓶还要吗?”护士捡起地上的保温瓶。

    “已经掉了的东西还有拾起来的必要吗?”江雨柔这句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让护士听得模棱两可,她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在离开的时候对莫逸辰说,“我晚上五点准时给你送晚饭!”

    看着她身影消失,莫逸辰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江雨柔拎着保温瓶心情复杂的离开医院,昨天晚上和徐小雅在医院门口发生了那段不愉快后她回去就尽量的让自己遗忘。

    她其实很理解徐小雅的感受,深爱的男人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不速之客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被外界称为聪明感性的她才会那样失态吧?

    就因为相信她只是一时失态所以她一直以为徐小雅昨天晚上只是逞口舌之快,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付诸行动了。

    一个靠在床头满含深情的看着,一个则在温情脉脉的吹着亲手熬制的粥,不可否认刚才病房里的画面刺激了她,如果她稍微来晚那么一会会是不是在病房里看到的就会是徐小雅温情脉脉的喂食莫逸辰的画面?

    不敢想象如果她当时遇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她会怎么办?一直说不在乎,一直说无所谓,可是现在,她很清楚自己不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在那种情况下她其实应该掉头离开的,但是当看到徐小雅眼中的挑衅后,她什么也没有想就走了进去。

    刚刚她的行为看起来应该很奇怪吧!

    虽然当时的她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其实心底却在翻江倒海,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粥喂到莫逸辰嘴里的。

    而莫逸辰竟然没有拒绝她的喂食,让她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他应该和自己一样震惊吧?所以才没有拒绝或者是来不及拒绝。

    现在想想自己刚刚的做法很冒险,对于莫逸辰来说一边是深爱的女人,一边只是约法三章的婚姻,为了他爱的女人他刚刚完全可以毫不留情的拒绝她的。

    如果莫逸辰拒绝她她该怎么办?完全的颜面尽失啊!

    江雨柔,你是疯了吗?怎么会如此幼稚,怎么会如此不知道轻重?既然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挚爱,就应该大方的成全,为什么要做如此没有脑子的事情?

    在莫逸辰看来她刚刚的行为应该有争风吃醋的嫌疑吧?而她有什么资格和他的爱人争风吃醋?

    所以当徐小雅离开时候他的眼中才会出现慌乱,而她看到他的慌乱莫名的气愤,所以才会发生失手打翻保温瓶的插曲。

    打翻保温瓶也就罢了她竟然还对护士说了那样一句隐意的话,莫逸辰肯定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只是他却没有任何的行动,而她竟然又不死心的说了一句晚上五点来送饭的话,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还指望莫逸辰会拍手欢迎她的到来?这段时间他扔下她独守空房去陪他爱的女人花前月下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他这次生病也是因为他爱的女人啊?而她竟然傻到和徐小雅抗争,在莫逸辰看来她刚刚的一切应该就像小丑在表演,而她却以为至少他会有所表示。

    很可笑的自以为是啊!江雨柔露出自嘲的笑,同时在心底告诫自己,江雨柔,不要再做傻事了!永远不要再为男人做傻事了!

    深吸一口气她迈出了医院的大门,在往附近的地铁站台走去的时候冷不防一辆车拦住了她的去路。

    何舟庭摇下车窗看着她。“我在后面叫了你好几声。”

    “你怎么在这里?”她反问。第一感觉就是他怎么又跟踪她了。

    “我来医院复查!”他解释。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她松了一口气,刚刚病房里的一切她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尽管她有足够的理由,但是却不想成为别人的笑谈。

    “已经差不多好了!”何舟庭自嘲地笑,他到医院来复查,正想和她打招呼,她却视而不见的拎着保温瓶进了病房,跟过来后看见了病房里的一幕。“上车吧!我送你!”

    江雨柔没有拒绝的上了何舟庭的车,“先送我回家吧!”说完她疲惫的靠在了椅背上。

    何舟庭没有做声,只是在镜子里打量她的脸色,她看起来气色非常的不好,亲眼看到刚刚病房发生的那一幕后他知道她所为何事。“你看起来很颓废!”

    “什么?”她一愣,然后掩饰地摸摸脸,“最近睡得太晚。”

    “只是睡得太晚的关系吗?”

    “当然……”说出这两个子后江雨柔打住了,莫逸辰那么高调的和徐小雅出席活动,外面早传得风生水起,她竟然还想掩饰。

    “你很爱他吗?”他不想看到她这样累,

    “谁?”这个反问很矫情。

    “莫逸辰。你很爱他吗?”

    如果是别人问她她肯定会说不爱,但是问话的人是何舟庭,她好不容易才让他死心,她如果说不爱他肯定会觉得有希望,于是江雨柔沉默了一下,“我爱他!”

    “和那个人比呢?”她不加掩饰的承认让何舟庭心底一痛。

    “没有可比性!”她拒绝回答。

    “是不是很难过?”何舟庭看着她的脸,他是真的很心疼她。非常非常的心疼,在这个世界上他宁愿自己伤心也不愿意看到她难过。

    “有点!”她告诉自己这样回答只是为了应付何舟庭,但是当说出这两个字后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在难过。

    “我曾经告诉过你的!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明明知道是飞蛾扑火还要一往直前?”她的回答让何舟庭很愤怒,这个傻女人,他都很明确的告诉她了,可是她却还是陷下去了。

    “要是能收放自如就不叫感情了!”她叹息,发现自己好像已经着魔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过的!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你难过!”他的话让江雨柔惊讶的看向他的脸,突然发现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第一次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

    下午江雨柔做好了饭,也到了医院,不过没有进入病房,而是交给了守在门口的周扬就转身离开了。

    她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看见周扬站在门口有些奇怪,然后再走近一些距离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徐小雅的声音,昨天晚上的针锋相对和今天中午的表现没有让徐小雅知难而退,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

    她觉得自己的表现已经很明白的告诉她,可是徐小雅却没有丝毫的收敛依然我行我素,用鼻子想也是某人给了她许诺、

    想到许诺,突然觉得牙根痒痒的,然后心里涌起一股冲动,她很想一脚踢开门很凶的冲进去揪着徐小雅的头发恶狠狠说,“贱人!别靠近我老公!”

    如果她那样做,不知道莫逸辰会是什么表情!她想象不出他的表情,估计惊讶和愤怒应该是最起码的反应,然后接下来应该是她的屈辱时间,莫逸辰一定会用杀人的眼光恶狠狠的看她吧,她打了个寒颤,然后转身离开了,临走时候把手里的饭交给护周扬。

    她以为不进去可以让自己的心舒服一点,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可是不进去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得到丝毫的解脱,她会想莫逸辰此刻和徐小雅可能发生的一切。

    徐小雅一定在用她那柔柔的声音和莫逸辰说话,而莫逸辰肯定脸上带着温情脉脉的笑容倾听,多和谐的画面啊!

    那个和谐的画面刺激得江雨柔心痛,突然感觉自己好孤单,不想回自己和莫逸辰的家,家里太空旷,她怕自己会更难受。

    现在这种时候她迫切想找个人说说话,掏出晓嘉的电话,突然记起她和林默涵去旅游了,不想打搅她的兴致,她重新把手机放回去。

    夜幕降临,街头的霓虹刺得她眼睛很疼,她站在街头看着玻璃橱窗里出现的那个形影单只的女子,她的脸上写满了失意和落寞,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心死,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可是橱窗里的影子让她大吃了一惊。

    依稀记得三年前被诸航抛弃时候她就是这样一副鬼样子,而三年后她一直以为不可能再次发生的事情却又诡异的上演了。

    江雨柔,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她在心里问自己,是从他对她说要以心换心的时候开始的吗?还是在那之前,脑子里闪过他的温柔,他亮如星辰的眸子,他嘴角浅浅的笑意。

    她想从脑子里模糊掉这些关于他的信息,可是发现确实徒劳,他的音容笑貌是什么时候映入她的脑子里的?他是罂粟吗?她怎么会在不觉中中毒?

    不!她不能中毒!前车之鉴很清楚的在提醒她,如果不想毒瘾发作没有解药那么她就必须戒掉这种毒!

    只是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信心,心好乱,乱成一团麻,迷离的夜色,闪烁的霓虹,她茫然地看着这璀璨的夜景,看着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漫无目的的迈着沉重的步子。

    一股难闻的味道传来,街头有人好像喝多了正蹲在马路边狂吐,她盯着那个醉酒的人,自古以来都说酒是好东西,能浇愁,这样迷离的夜色,这样复杂的心,的确也只有酒这种东西能让人忘记烦恼。

    看着路边的酒吧的金字招牌,她迈了进去。

    江雨柔要了一杯酒,喝干后发现脑子里是莫逸辰,她又要了一杯,发现还是莫逸辰,该死!今天晚上难道他就一直要困扰她吗?

    不敢再要酒,怕自己会喝醉,毕竟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可是不喝酒又找不到别的事情可以做,正犹豫着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她拿出电话,竟然是周扬,他说饭给莫逸辰送进去了,可是他不吃,让她过去!

    江雨柔恶狠狠的挂了电话,然后冷笑,他不吃她做的饭在情理之中,她记起他一直说她厨艺差的事情,现在有一个心爱的人为他准备他应该更不喜欢了吧!

    只是不喜欢就不喜欢,干吗还让周扬专门打电话给她,是羞辱她吗,还让她过去!过去看他和前女友秀恩爱?莫逸辰,算你狠!她恶狠狠的在心里咒骂着他,过了今天她发誓再也不要管莫逸辰的事情,从今天开始他是死是活都和她没有关系。

    江雨柔又要了一杯烈焰红唇,恶狠狠的刚喝了一口旁边有人坐了下来,“给我一杯琥珀之光。”

    熟悉的声音让她转头,“江姐姐,怎么是你?”

    说实话江雨柔并不喜欢刘子琪,不过在这种时候突然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因为有了认识的人陪伴,接下来她和刘子琪喝了不少的酒。

    江雨柔酒量并不大,所以几杯酒下去后她感觉头晕得紧,眼皮也很重,她听到刘子琪在和她说话,她却没有半点力气回应。

    刘子琪看起来娇柔但是力气却不小,江雨柔感觉自己被她搀扶着向前移动,好像不是搀扶,应该是她抱着自己移动,只是她的胸怀怎么会这样宽广,带着她熟悉的温柔,好像生命中的某个人,要命的是她的鼻子里竟然也闻到了栀子花香的味道。

    思维瞬间停止,她伸手搂住了他,她们好像进入了一个房间,身子接触到软绵绵的沙发后她没有了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江雨柔发现她和刘子琪竟然睡在了车里。头很疼,只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和刘子琪喝酒了,她好像搀扶着自己离开,从目前的情况推测应该是两人走出酒吧后就在车里睡着了。

    江雨柔觉得饥肠辘辘,告别刘子琪后她在附近的早点店吃了汤包,在吃汤包时候记起这是莫逸辰爱吃的,于是吩咐店家打包了一份带走,走到街上这才想起她昨天晚上发的誓言,她正在为难如何处置这些汤包时候突然接到莫逸辰的短信,内容只有几个字,“妈来了!”看完短信,江雨柔马上拎着汤包打的去了医院。

    医院的病房里莫夫人难看的审视着莫逸辰,“你生病了怎么不通知家里?还有你媳妇,她为什么不在病房陪你?”

    莫逸辰没有回答莫夫人的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里的手机,他的邮箱刚刚收到一封邮件,点开看后竟然是一组图片。

    图片的背景有些昏暗,大致可以看出背景是酒吧,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图片上面出现的一对拥抱在一起的情侣模样的人,虽然图片昏暗,但是只看了一眼,莫逸辰就认出图片中女子,他的眸色瞬间深沉了许多,眉宇间露出隐隐的怒气。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