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7.我们走着瞧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7.我们走着瞧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夫人得不到儿子的回答又跟着追问了一遍,莫逸辰放下手机脸色恢复了平时的沉静,不过语气却带着一丝不耐烦,“妈,她昨晚一直在这里,刚刚才回去!”

    “你就别说谎了,刚刚我问了护士,她说昨天晚上你这压根没有人。”莫夫人毫不客气的戳穿莫逸辰的谎言。

    “我怕她太累,后来让她回家了!”莫逸辰面不改色。他现在心里很烦,可是又不能表露出来。

    莫夫人冷笑,“如果她昨天晚上在家为什么我打电话没有人接,最重要的是,一婷说她在酒吧街看见了她,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

    “一婷的话你也信?”莫逸辰打断莫夫人,语气开始不好听,“一婷一直对柔柔有成见你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知道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让你如此维护她!”莫夫人见莫逸辰的态度叹气,“我不是对她有成见,她过去曾对那个男人那么死心塌地,要是她真心对你我可以抛弃成见,就怕……”

    正说着话门被推开了,江雨柔拎着汤包出现在门口,莫夫人适时的住了口。

    她转头看向江雨柔,脸色一点也不好看。

    不过当她看见江雨柔手里的汤包,莫夫人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语气也和缓了,“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记得要通知家里!“

    “妈,是我让她不要告诉你的,主要是怕你们担心!”莫逸辰解释。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帮自己,江雨柔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过去她惊讶地发现莫逸辰的脸上竟然带着笑意,眼睛里竟然看到了称为情意的东西。

    如果不是他这几天的所作所为江雨柔肯定会被迷惑!他还真是会做戏!她在心里叹气然后把手里的汤包递给了莫逸辰。

    莫逸辰没有接她递过来的汤包,而是很粘人的说了一句,“老婆,还是你喂我吧!”

    “你呀!”看他对江雨柔的依赖一旁的莫夫人摇头。

    江雨柔心里非常的不情愿,可是当着莫夫人的面她却又不好抗拒,于是打开包装,在莫夫人的注视下开始喂莫逸辰吃汤包。

    当着莫夫人的面秀恩爱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也一样,江雨柔感觉自己像是在上刑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法像之前那样和莫逸辰演绎恩爱,怕莫夫人看出端倪,喂莫逸辰吃完汤包后江雨柔就借口找医生离开了,她在外面呆了很长时间,等她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莫夫人已经走了。

    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她有些局促的站在病房里,而病床上面的莫逸辰和刚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脸上的微笑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的薄怒,声音冷冰冰的,“江雨柔,我们谈谈!”

    她动了动嘴唇吐出一个字,“好!”

    他继续靠在床头,而她却半依在病房内的沙发上面,两人之间虽然不是隔着千山万水,但是那种疏离却很明显的呈现出来。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莫逸辰的声音有些低哑,眼睛死死的盯着江雨柔,看得她心底直发毛。

    “我去酒吧了!”听莫逸辰的话应该是知道她没有回家,难道他昨天晚上回家了?这怎么可能?

    “和谁?”问这两个字时候他特意停顿了下,不知道怎么的江雨柔觉得他好像很费劲,好像是这两个字有千斤重般,一个字一个字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才挤出来。

    “一个人!”她回答得很干脆。

    “真的是一个人?”他的反问有些奇怪,带着明显的不相信。

    江雨柔突然觉得今天的莫逸辰有些不对劲,说是和她谈谈,但是语气和神情似乎有些像警察审犯人,于是带着讽刺的口吻反问一句,“你怎么有时间关心我的行踪了?”

    “别回避刚才的问题!”他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后来遇到了刘子琪!”

    江雨柔本来不想说,突然发现莫逸辰看她眸子变得很深沉,曾经晓嘉说过,莫逸辰笑的时候那叫面如冠玉,一脸春色,不笑的时候那叫一脸包公,还带着疏离。他只要不说话就会让人心慌,脸沉下来的时候更是可怕,所幸他平时对她总是很温和很无害的模样。

    “江雨柔,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吧?”莫逸辰加重了语气, “我曾说过要你把心交给我的话你没有忘记吧?”

    “你是说过,不过现在不遵守承诺的人好像不是我吧?”她反驳。亏他还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此刻说这话不觉得讽刺吗?

    “我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承诺!”他的口气不只是提醒还带着依稀的警告意味。

    “承诺?”他竟然有脸说承诺两个字,他和前女友大秀恩爱的时候想过自己的感受吗?他这是摆明了又要当婊子又要立贞牌坊,她恶毒地想,然后冷笑着反问 “这年头承诺有用吗?”

    她的不屑一顾让莫逸辰的脸沉了下去,“江雨柔,我一直希望,你能知道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可以忍受你任性,但是我绝对不会容忍你背叛,不论是以什么形式。”

    在说这话时候他的语调清冷且平静,整个人甚至都是疏离而冷淡的。江雨柔突然觉得一阵莫名的惊慌,她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她就是觉得惊慌。

    江雨柔的惊慌没有逃过莫逸辰的眼睛,他深吸一口气,“有些事情现在说出来和以后说出来效果是完全两样的,这个道理你应该很清楚吧?”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在暗示什么,可是江雨柔却不明白他的潜台词,他到底想说明什么?

    明明是他和前女友藕断丝连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反省,反而振振有词的在质问她,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贼喊捉贼。

    江雨柔很想让自己冷静,事实上她也一直在提醒自己冷静,让自己对他的一切无所谓,无视他,可是突然发现这个之前很凑效的方法突然不灵验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忍无可忍吧,她瞪着莫逸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估计是她突然炸毛的样子让莫逸辰吃了一惊,他淡淡的语气突然凶恶起来。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江雨柔又喊回去。

    “虽然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但是你是我老婆这点应该还记得吧?”

    “我没有想到你还知道你是有老婆的人?”江雨柔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用你提醒!”他恶狠狠的回答,“倒是你这个女人……”突然发现江雨柔露出要吃了他的眼神,莫逸辰适时的打住了,他显然也被自己突然爆粗口吓了一跳,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突然发现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很滑稽,没有优雅,也和高贵扯不上半点关系,而且还面目狰狞针锋相对着,说得难听些就像两只炸毛的鸡。

    他们这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撕破脸皮的吵架吧!江雨柔没有想到莫逸辰会突然摔掉优雅的外衣,他的冷静突然之间不见了,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莫逸辰大概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我的意思是做人不要失信,承诺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话?要说到承诺最没有发言权的人应该不是我吧?”江雨柔觉得自己像极了受气的小媳妇,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丝的不甘心和酸楚。

    “你要相信我!我和她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江雨柔知道那个她指的是谁。

    “只怕有的人不这么想!”她不客气的反驳回去,既然捅破那层窗户纸何妨把话说开。

    “你放心我自己说过什么我记得很清楚,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处理好一切!”他承诺。

    “我可没有要求你做什么?”她撇嘴。

    看着她撇嘴委屈的样子,莫逸辰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整个人看起来突然的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到我身边来!”他的语气含着命令,但是明显可以看出和刚才是两个心情。江雨柔靠在沙发上没动他又加了两个字,“听话!”

    这两个字好像有魔力,江雨柔不争气的移动脚步到了病床边,莫逸辰看着她的脸突然轻笑一声,江雨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跌入他的怀抱,紧接着他英俊的脸急速俯下来,他的唇带着火热封住了江雨柔的所有意识。

    这是他们这次冷战以来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莫逸辰en得又狠又快,江雨柔又一次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

    当他放开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变了样,双眸含@情,脸色潮@红,衣服和头发被他蹂@躏得皱巴巴的。

    看见自己的杰作莫逸辰笑得格外的愉快,江雨柔瞪他一眼想从他身上挣脱开去,却没有成功,她有些恼怒,“有什么好笑的?”

    莫逸辰收住笑,温柔的问她:“老婆,你有没有想问我的?”

    “没有!”

    “真的没有?”

    “之前有,现在没有了!”她老实的回答,在莫逸辰没有en她之前,她的确有好多问题想问他,比如他还爱徐小雅吗?他有没有背叛自己……

    不过当他恶狠狠的en了她后她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问题了,莫逸辰的en好像有魔力把她的疑问统统打消了。

    “老婆,你如果有什么想问的随时可以开口,我承诺绝不隐瞒!”他的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她。

    他的这句话仿佛给江雨柔吃了定心丸,既然他都把话说这份上了,她就应该给他信任。

    “我没有什么想问你的,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高调!”

    “我还以为你不在乎!”

    江雨柔眨了眨眼睛,看着他柔情似水的双眼,忽然将头往上一扬,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莫逸辰,你不知道,我真的很嫉妒。”

    “都是我不好!”莫逸辰唇边绽开一个释然的微笑,终于俯身而下,紧紧的攫取了她的唇,痴缠。良久放开她的唇,“老婆,我爱你!”

    他竟然对她说那三个字了,江雨柔微微闭了眼睛,心中百感交集,原来之前那些日子她的难过和伤心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受过伤害,还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结婚,所以她给自己准备了厚厚的壳,从来不主动爬出,就算爬出,只要有风吹草动她就果断的缩回去。

    结婚这么久他们之间一直就缺少沟通,因为缺少沟通所以她自以为是的给他定义,而他却又倔强的不肯妥协,今天,如果不是他主动,她肯定又会继续缩回壳里继续自我保护。

    被莫逸辰搂在怀里,江雨柔觉得很幸福,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幸福过了,既然尝到了幸福,那种伤心绝望的日子她就不想再过了。

    如果她和莫逸辰之间有可能,那么她愿意走出来尝试一下,莫逸辰,我愿意相信你,所以我什么也不问,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病房门被推开了,刘子琪和周扬出现在门口,看见病房里温情相拥的两人,周扬有些尴尬准备退出去,他身后的刘子琪却没有给他后退的机会。

    “你们怎么会一起来?”看见周扬和刘子琪一起出现莫逸辰有些诧异,却并没有放开怀里的江雨柔。

    “听说逸辰哥哥生病了,我过来看看,在门口遇到的周特助。”刘子琪解释。目光看着依然相拥的两人,“逸辰哥哥这样子哪像生病的人!”

    “你难道是要看我半死不活才开心吗?”莫逸辰哼一声,依然没有放开江雨柔的表示,江雨柔却没有他那么皮厚,掰开他的手从他怀里挣脱开来,“我回去给你准备吃的!”

    “老婆,我不想吃粥!” 莫逸辰的口气有些央求的味道。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江雨柔的声音很温柔。

    “我不想吃外面的东西,我要吃你烧的菜!”

    “知道了!”江雨柔瞪他一眼,他还真会蹬鼻子上脸,马上就把她当老妈子使唤起来。

    刘子琪毫不掩饰对他们的羡慕,见江雨柔要走,她也提出告辞。

    两人一起走出医院大楼,“江姐姐,这几天徐小雅可谓红透半边天!”刘子琪看起来很开心。

    “是吗?”江雨柔有些意外她的态度,每次她提到徐小雅都是一副厌恶的样子,今天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看起来喜笑颜开的。

    “网络上面到处是有关她的流言蜚语,把她骂得那个惨,我要是她都没有脸出来了!”刘子琪仍然眉飞色舞的。

    江雨柔正想说什么,目光突然接触到医院走廊上面转个一个俏脸的身影,这不是许颖的表姐吗?刘子琪也发现了她的目光,“江姐姐认识她?”

    江雨柔摇头,“只是见过一面。”

    “她也是逸辰哥哥公司的人,在公共部工作,挺受逸辰哥哥重视的,我还见过逸辰哥哥和她一起吃饭。”

    “是吗?”刘子琪的话让江雨柔一愣,难怪上次莫逸辰会这么快解决那件事情,原来这个女人是他公司的人。

    她的表情看在刘子琪眼睛里以为是吃醋的表示,“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公司里经常像男同事抛媚眼,据说之前还曾在夜总会上过班。这样的人不知道怎么会来到逸辰哥哥公司的。”

    江雨柔正想说话,电话突然响了,她接通那边传来一个软软的声音,“我们见一面吧!”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电话的?江雨柔听到她的声音就有些不舒服,“没空!”她语气生硬地拒绝。

    “你是不是在害怕我?”对方低笑一声,“要是害怕不敢来我也理解。”这句挑衅的话让江雨柔火起,“什么地方?”

    徐小雅报了地址,挂了电话江雨柔对刘子琪说她要见一个人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她上了出租车,刘子琪失望地转身走向停车场,她刚刚还想把公共部那个狐狸精的事情全部告诉江雨柔,却没有想到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走了。

    咖啡厅里徐小雅穿着很普通戴了一个超大的墨镜,要不是她招手江雨柔压根认不出来。

    “找我什么事情?”江雨柔冷淡的坐下。

    “你和我之间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谈!”徐小雅很不客气,说话夹枪带棒,“看你的模样不像那种背后耍心机的人,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我看走眼了!”

    “你说什么?”江雨柔愕然。

    “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徐小雅白皙的手指握住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眼睛盯着江雨柔“干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是于事无补的,如果你只是想凭这个拆散我们的话,我觉得你未免太幼稚了,我和他之间的一切不是外人所能轻易了断的。”

    “我不懂你前半段什么意思,不过听你的后半段话应该是在向我炫耀,”江雨柔冷冷的看着她,“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你不懂?那我就把话说明白一些,”徐小雅冷笑,“之前网络上面攻击我的那些留言以及昨天捕风捉影的报道是你的杰作吧,还有跟踪我的记者也是你找的吧?”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面对徐小雅的指责,江雨柔一头雾水。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敢做不敢承认!竟然背后做这样卑鄙的事情。不过我奉劝你不要把我逼急了……”徐小雅自然不相信她无辜。

    昨天下午她从医院看莫逸辰回家时候接到经济人电话,说网络上面曝光了一则有关当红女星的一些艳照。

    她很快上网看了那则配图的新闻,尽管该女星的脸部被打了马赛克,但是根据那些描述徐小雅很容易的想到了什么,马上她的脸就气绿了。

    在这种时候出现这样的东西,用鼻子想也肯定是江雨柔的杰作,徐小雅气坏了,她急匆匆的准备出门去医院找莫逸辰时候竟然发现有记者在跟踪她,摔掉记者来到医院后她竟然又在医院发现了狗仔的踪迹,为了安全起见她说服自己没有去找莫逸辰,不过这所有的事情结合她很容易的就想到了江雨柔。

    “你会怎么样?”江雨柔淡淡的打断她,饶是她脾气再好也被激怒了。

    “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她的话让江雨柔想笑,她还真是嚣张得可以,“你所谓的一无所有是指莫逸辰还是指他的财产?还是两者兼有?”

    “你觉得呢?”她冷笑。

    “如果是指莫逸辰,他是一个有思维的大活人,不属于任何人,他要是愿意和徐小姐重温旧梦没有任何人有办法,至于他的财产,我想作为他的配偶我应该有权利分走其中一半!所以你所说的一无所有应该不会发生。”江雨柔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但是听在徐小雅耳朵里却让她抓狂。

    “我很佩服你竟然能如此淡定,不过你要是真的如你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淡定就不会背后使坏了,既然你如此的不放心,看样子应该很清楚我和他之间的一切,你觉得你会有后来居上的可能吗?”

    “说实话,我并不清楚你们之间的一切,我只知道你是他的前女友仅此而已!至于你说的后来居上不是有可能,而是完全就是事实。”

    “在江小姐心中只是把我当做是他的前女友?”徐小雅冷笑,“我明白一点告诉你,当年要不是我主动放弃,现在的莫夫人就不会是你!”

    “我对当年的事情不感兴趣,我只知道现在的莫夫人姓江!”江雨柔也冷笑。“徐小姐不会到现在还抓着过去不放吧?如果是这样那也太可怜了!”

    “可怜?你竟然说我可怜?”徐小雅被这句话刺激倒了,“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最可怜的人!江小姐,我们走着瞧!”最后这句话徐小雅是咬牙切齿说出口的。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