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8.前妻和妻子只差一个字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8.前妻和妻子只差一个字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徐小雅从来不是个冲动的人,可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没有办法让她冷静。

    自从知道江雨柔身份知道攻击自己的帖子的ip来源于s大后,她就认定江雨柔就是那个抹黑自己的人。

    她很委婉的把这事情告诉了莫逸辰,虽然她没有明说是江雨柔所为,但是以莫逸辰的聪明他应该很容易想到。

    莫逸辰的表情很平静,他说一切交给她处理,莫逸辰答应处理后那些谩骂攻击很快就销声匿迹,自那以后他就时常和她频繁的出入社交场合,直到住进医院

    莫逸辰住院那天晚上她本来是想和莫逸辰独处的,可是没有想到江雨柔会出现在医院,想到江雨柔背后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徐小雅心里非常的不痛快所以她故意在医院找了江雨柔的不自在。

    江雨柔文静的外表果然是伪装,她很强势的回应了她,那天晚上徐小雅没有讨到半点的好处。导致她回到家后失眠了半宿。

    第二天下午一批照片突然蹿红网络,照片上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穿着暴露和一个老男人在一起,虽然照片上的女子被打了马赛克,但是文字说明却尽量的让人联系到了她身上。

    徐小雅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头嗡的一声炸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自己做过的事情会被人拿出来说事。

    昨天她才挑衅了江雨柔,今天就出现那样的照片,很显然的摆明幕后主使是江雨柔,晚上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可否认那些照片的真实性,可是江雨柔是从什么地方搞到的呢?为了弄清楚那些照片的来源她最终决定约江雨柔见面,原来以为可以从她嘴里套出什么,不过结局却让她傻眼了。

    今天的见面她一开始就定位错了,一直以为江雨柔做了亏心事会理亏,而她可以借着她理亏咄咄逼人的问出那些照片的来源,可是没有想到江雨柔比她想象的厉害,她竟然不吃她这一套。

    从今天江雨柔对她的态度看来她应该是有恃无恐,她既然把一切都摆上台面,那么她也犯不着藏着掖着,江雨柔走着瞧吧!俗话说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她坚信自己一点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莫名其妙被老公的前女友威胁了一把让江雨柔心里大大的不爽,活该她就是软柿子啊,什么人想捏就捏一下?

    江雨柔一向就不是一温柔顺从的人,之所以对什么都无所谓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实话在一开始她其实很同情徐小雅的,也曾想过要成全她和莫逸辰之间的爱情。

    不过当徐小雅如此蹬鼻子上脸后,她突然不想忍耐了,见过嚣张的前女友还没有见过如此不知道进退的,她江雨柔虽然名字里带一个柔字但一直信奉的就是吃软不吃硬。

    徐小雅想要莫逸辰没有问题,但是态度决定一切,如果她对她示弱,做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说不定会退让,但是她却没有,从第一天见面她就摆高姿态,一直拿她和莫逸辰的过去说事,既然她如此猖狂,如此不知道收敛,江雨柔到想看看她如何善后,所以和徐小雅针锋相对的杠上了。

    看徐小雅的样子应该是气坏了,江雨柔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心里并不真正的痛快,徐小雅气冲冲的离开了,她继续坐在原地喝咖啡,说是喝咖啡却只是把勺子在杯子里转来转去,忽然感觉对面有人落座,她有些不耐烦地眼皮微抬,不待看清对方就吐出一个字:“滚。”

    对面诸航穿着黑色衬衫,袖子卷起来,依然是那样的丰姿翩然,此刻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江雨柔看。

    江雨柔骂出那个字后才发现对面的人是谁,她太熟悉他这个动作了,在和他交往的三年里只要她发脾气骂人他就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一直看到她心里去,让她心虚的主动道歉,不过今天在和他分手三年后,他这样的招式已经不管用了,难道他不清楚此刻她今天之所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拜他所赐吗,江雨柔不由得冷笑一声。

    “你一向聪明,为何这次却看不清形势呢?”他叹息,眼中带着浓浓的歉意。“如果不是今天凑巧听见,我宁愿相信你是幸福的……”

    听他的意思是自己和徐小雅发生争执时候他一直在旁观,江雨柔差点跳起来,“你觉得我会怕一个所谓的前女友?”

    再怎么说她也是莫逸辰合法的妻子,难道她还会害怕一个所谓的前女友,再说她过得幸福不幸福任何人都有发言权只有他诸航没有。

    “他对徐小雅的感情已经根深蒂固,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有恃无恐的来找你。”

    “根深蒂固!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难道不是吗?”江雨柔嘲讽,当年她和他之间在世人眼里恐怕也是根深蒂固的,可谁知道结局会是这样呢?

    “柔柔,我当初是有苦衷的!”

    “你所谓的苦衷我没有兴趣听,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只希望你再不要打扰我!”江雨柔起身。

    “柔柔,他并不爱你!”他还想再劝。

    “诸航,你是最没有资格评判爱的人!”她毫不留情的打断他,“我爱莫逸辰,就算他不爱我,我也会爱他,我会好好和他生活下去的,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

    晓嘉和林默涵的婚礼在月末举行,对于婚礼晓嘉是一百二十个满意,唯一的遗憾就是她和江雨柔这对死党当年的承诺。

    当年她们曾说过,无论谁先结婚,没有结婚的那一个一定要给对方做伴娘,江雨柔结婚没有举行婚礼自然就不需要伴娘,而晓嘉结婚江雨柔已经是已婚人士,自然和伴娘无缘。

    在婚礼举办的前一天,晓嘉还和江雨柔说起这件事情,“柔柔,要不,你给我当伴娘吧?”

    “ 不行!我已经结婚了!”江雨柔拒绝,“你难道希望找一个既结过婚又比你漂亮的伴娘吗?”

    “哼!谁比谁漂亮还不一定!”晓嘉反驳,然后又很诚实的说,“你要真给我当伴娘我的风头肯定被你抢走。”

    “那不就得了!”

    “不能当伴娘,你也一定要陪在我身边!”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江雨柔很爽快。

    婚礼举办的当天江雨柔刚刚和莫逸辰到达她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后疑惑地问道:“新娘子,你怎么还有空给我打电话?”

    晓嘉可怜兮兮的声音响起,“柔柔你到了没?我好害怕。”

    江雨柔吓了一跳,连忙说:“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找你。”

    江雨柔刚踏进门,就听见晓嘉在问:“柔柔怎么还没来?”

    “来了,来了。”她忙不迭地跑到进去,晓嘉正坐在梳妆台前,见了她,把她拉进去,“砰”地关上门。

    江雨柔愣住了。

    晓嘉不顾形象的往床上一倒,全然不理会身上那件昂贵的白色抹胸式婚纱,以及化妆师刚刚为她做好的头发。

    “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江雨柔温柔地问道。

    晓嘉幽幽地说:“我不想结婚了。”

    “这次又为了什么?”江雨柔在床边的贵妃榻悠闲落座,自从晓嘉和林默涵确定婚期以后,她已经不下一百次听晓嘉说过“不想结婚”这句话了。

    怕结婚后被婆家冷落,怕被人说她嫁给林默涵是因为虚伪,更怕到时候不能怀孕,这些都可以成为她不想结婚的理由,所以江雨柔已经见怪不怪了。

    晓嘉侧躺着,摩挲着铺在床上嫣红的床单,“我怕。”

    “那你究竟怕什么?”

    “怕婚礼会出现意外,怕我们的蜜月会不开心,更怕婚后吵架,以离婚收场。”晓嘉期期艾艾的说。

    江雨柔哑然失笑,“你想得太多了。”

    “不是我想的太多。”晓嘉突然坐起,握住江雨柔的手,“我怕跟你们一样,会出现一个初恋情人来破坏我们的感情。”

    “你跟我们不一样,”江雨柔沉吟了一会,“你们是因为爱情结婚的。”

    “可是我就是觉得担心!”

    “你这是结婚恐惧症,结婚后会好的!”说着话有人来敲门,说时间差不多该新娘出场了,晓嘉的担心也被打断了。

    婚礼的热闹和奢华超出了江雨柔的想象,林默涵能大手笔给晓嘉这样一个婚礼足以说明他对晓嘉的确用心了。

    莫逸辰看出了她的羡慕,“有没有觉得很遗憾?”

    江雨柔点头,“更多的是高兴,我真的很高兴!”

    “有没有想过重新补办一下婚礼?”他的话让江雨柔一愣,这句话从莫逸辰嘴里说出来让她心底一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感动,她借口去照顾晓嘉离开了,莫逸辰看着她的背影摇头,她还是没有完全的释然。

    “在看什么?”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莫逸辰回头看见徐小雅站在他身后,

    “你怎么来了?”

    “我来祝贺默涵啊!”她笑得很甜蜜。

    “她还真是不要脸,竟然追到我的婚礼上来了!”晓嘉看见了徐小雅,转头质问林默涵,“是你请的她?”

    “当然不是!”林默涵解释,“她那天主动打电话给我提到,我随口一说。”

    “没有想到你和她关系还挺不错的?”晓嘉阴测测的一笑。

    “老婆。你不能不讲理哦?”林默涵陪着小心,看一眼一旁的江雨柔,“我老婆一直不讲理,还是嫂子好!”

    “好了!晓嘉!”江雨柔淡淡一笑,“多一个人祝福不好吗?”话是这样说江雨柔还是忍不住把目光看向莫逸辰,发现徐小雅并没有在他身边停留,她正在奇怪,突然想起今天莫家长辈也来参加婚礼,难怪徐小雅不敢与莫逸辰有过多交集。

    婚礼有条不紊的举行着,江雨柔坐在观礼的人群里看着晓嘉被牵着走过红毯,看着证婚人念证词,看着林默涵给晓嘉戴上戒指,两人热吻,她笑了。

    突然身后有香味逼近,她回头发现徐小雅出现在她身边。

    没看见她江雨柔很自然的侧过了身,偏偏徐小雅却不肯放过她,“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来?”

    江雨柔没有理她,在江雨柔淡淡回应后她带着嘲讽的语气问她,“是不是心里酸溜溜的?”

    “什么?”

    “逸辰没有给你这样的婚礼是不是很难过?”

    江雨柔怒了,“相比徐小姐我的心情好得多,毕竟有的人只能一辈子偷偷摸摸的觊觎,连说出口的资格都没有!”

    徐小雅黑了脸,“江雨柔,话不能说得太满,前妻和妻子只交差一个字!”

    “那就要看徐小姐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江雨柔冷笑。

    “有没有那个本事咱们可以走着瞧,现在我想和江小姐打个赌。”

    “我不是赌徒,所以对你的提议不感兴趣!”江雨柔一口拒绝。

    “是不敢吧?”徐小雅冷笑,“我们来做一个最简单的测试,看看在你和我同时需要莫逸辰的时候他会选择照顾谁!”

    “你不觉得很幼稚吗?”

    “不幼稚,这是最能明白看清楚他的真心的方法,难道江小姐不想试试?”

    “我没有那么无聊!”

    “我会让你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的!”徐小雅压根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从现在开始,我要霸占逸辰,让你夜夜寝食难安!”丢下这句话她扭着腰肢离开了。

    江雨柔以为徐小雅只是逞口舌之快,所以并没有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直到第二天晚上莫逸辰打电话来告诉她自己今天晚上要晚回家,她才发现徐小雅果然动真格的了。

    放下电话,她重新点开徐小雅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她之前已经看过,字面意思很清楚,她今天晚上要让莫逸辰陪她,让她不要久等,早点睡!

    这个嚣张的短信让江雨柔的心情受到了影响,这也许是徐小雅的诡计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心里难受,她尽量压下自己心里的不快,可是在潜意识里她却又非常的想知道莫逸辰今天晚上的有事情是不是真的。

    莫逸辰进入帝宫的时候,今天晚上约见的主要人物主管城建的郝副市长还没有到,莫逸辰抬腕看了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看来这个郝副市长的架子还真大,这是他求人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看来今天晚上的事情并不好办。

    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继续很热情的招呼到了的人尽兴,时间大约过了近一个小时,郝副市长总算来了。

    “路上堵车,所以迟到了!”郝副市长笑眯眯的站在门口“为了给诸位赔罪,我特意带了一个熟人前来。”说着他侧身,他身后艳光四射走出一美人,竟然是徐小雅。

    徐小雅是怎么和郝副市长认识的?莫逸辰心中有问题,但是现在不是追问的时间,他脸上带着笑容把郝副市长和徐小雅请进来。

    气氛很热烈,作为主角的郝副市长自然成为了座上宾,莫逸辰今天晚上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郝副市长自然也不列外,他眯着眼睛看着莫逸辰,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他完全可以去求自己的老子或者爷爷办事,为什么非要绕过他们来巴结自己呢?突然记起那天晚上诸航对他说的话,“要是不想淌这趟浑水就应该想办法远离是非!”

    他现在可是头疼得紧,莫逸辰他不敢得罪,可是诸航后面也有强硬的靠山,大家的目的都是那块地,而那地明明已经被诸航捷足先登了。

    他很头疼莫逸辰的邀请,本来想过要推掉的,后来想想没有必要,过了今天晚上会有明天晚上,除非他不在这任上。

    最让他意外的是,徐小雅竟然也给他打电话,接到徐小雅的电话让他着实的吃了一惊,她在电话里说得明白,要他带自己作为女伴赴莫逸辰的约。

    说实话他宁愿和莫逸辰扯上关系也不要和徐小雅扯上关系,可是他却不敢拒绝徐小雅,徐小雅很亲热的称呼他郝叔叔,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和她没有半点的亲戚关系可以攀,唯一算得上有关系的是三年前,想到三年前的事情,他有些心虚。

    徐小雅明明和莫逸辰很熟识却让自己带她去赴约,这肯定有猫腻,说白了就是她和莫逸辰事先沟通过的,郝副市长可以不理睬莫逸辰,也可以不理睬徐小雅,但是如果是莫逸辰和徐小雅两人联合起来,他就必须掂量掂量,毕竟他有些害怕三年前的事情会有把柄落下来。

    让郝副市长意外的是莫逸辰一点也没有提到那块地的事情,只是让人劝他喝酒。虽然他现在没有提可是不代表他今天晚上不提,郝副市长提心吊胆的等待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对今天晚上的莫逸辰产生了一种忌惮的心里,他越是笑得如沐春风,看起来很无害,他越是忌惮。

    中途时候莫逸辰出去抽烟了,没有了莫逸辰的存在,郝副市长感觉舒服了许多,他换了个姿势,发现身体有些麻木。真是见鬼了,他这个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数年的人竟然会害怕一个后生小辈,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看见莫逸辰起身离开,徐小雅也跟着起身,看见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 郝副市长感觉身子又开始麻了。

    莫逸辰站在吸烟区静静的吸烟,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次请郝副市长不过只是想探探口风,可是郝副市长那躲闪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他这个口风自然没有必要探了。

    身后有香风毕竟,莫逸辰回头“你怎么来了?”他没有问你怎么出来了,徐小雅知道他这是两个意思,一声是针对她为什么会和郝副市长搅合在一起,二才是问她现在为什么出来。

    “我来帮你!”她笑。

    “别开玩笑!”莫逸辰皱眉,

    “我没有开玩笑。”徐小雅上前一步,大大的眼睛盯着莫逸辰,“我知道你想要那块地,或许我可以帮你!”

    “你可以帮我?”莫逸辰淡淡笑,“你觉得我是一靠女人帮忙的废物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徐小雅一愣,她知道莫逸辰一向高傲,可是这样说话的确不像他,难道他是看见自己和郝副市长在一起吃味,“我和郝副市长是亲戚,你别误会!”

    “是吗?”她的解释让莫逸辰的脸缓下来,当他看见徐小雅和郝副市长一起出现很自然的就往别的方面想了,所以说话的口气很冲,听了徐小雅的解释气自然的消了,“这样的场合你以后少来!”

    这话让徐小雅感动得差点流泪,很明白的事情,他是在乎她的。

    “逸辰,你的事情我或许可以去求求郝叔叔!”

    “不用!”莫逸辰的语气已经恢复正常,“刚刚我说话有些不好听,小雅,我是为了你好,你想出名,我会尽我所能帮你达成愿望,但是我不希望你和别的事情有交集,明白吗?”

    “逸辰,你对我真好!”徐小雅感动地上前抱住他,“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谢谢你!”

    “小雅,这是我当年对你的承诺,你不用放在心上!”莫逸辰想推开她,徐小雅却抱得更紧了。

    “逸辰,过去是我不好,我太任性,没有珍惜你的好,我很后悔,希望你能给我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她带着央求的口吻。

    “小雅,我已经结婚了!”莫逸辰长叹一声,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等她,等她回来,可是现在太迟了。

    “结婚可以离婚,逸辰,你可以多给她一些补偿费用!”她在撒娇,从前莫逸辰很吃她这一套。

    “小雅,婚姻不是儿戏!”莫逸辰皱了下眉头,她怎么可以对他的婚姻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这样的徐小雅他很不喜欢。

    “逸辰,难道你忍心抛下我不管?当年你可是发誓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她哽咽了,毕竟是演戏高手,马上眼睛里泪光点点。

    “我没有忘记,所以我在尽我所能让你过得最好,你想出名,我倾尽所能助你,以后你有什么要求我也会帮你,但是离婚我做不到!”莫逸辰最见不得女人哭,口气放得很柔软。

    “为什么?”她很执着那个答案,“你爱上她了?可是你曾经说过除了我不会爱上别的女人!”

    “小雅!”莫逸辰有些无奈,“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何况,当年是你拒绝和我结婚的,你忘记了?”

    当年他费尽心思的把户口簿偷除了准备带她去登记,在民政局大门口等了她几个小时,最终她却失约了。

    “逸辰,你是在怨我吗?”徐小雅流泪了“当年不是我不想和你结婚,而是去民政局的路上出了车祸,你知道的!”

    “我知道,可是机会不是随时都有的!”他叹息。事情永远是这么阴差阳错,要是当年没有那场车祸,他肯定已经和徐小雅结婚了,可是这个时间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他们的确是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逸辰,我知道你现在很为难,没有关系,我可以等。”她柔情似水的攀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喃喃低语,“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回来,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其实这些年我在国外并不快乐,我没有一刻不想你,想我们的过去,我不想让自己失望,不想让自己的人生不完美,所以我鼓起勇气回来找你了,我们两个已经错过太多,只希望这次不要再错过!”

    这是他一直想听到的话,可是现在却没有预想中的激动,莫逸辰轻轻扶住她“小雅!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其实永远回不去了?”

    “逸辰,我们可以回去的!”徐小雅固执的抱紧他,“我不是现在要答案,我说过我可以等,只要你能让我看到曙光,我可以一直等下去!”

    是等下去就有希望的吗?莫逸辰在心底叹气,她的后悔太迟,要是早上那么几个月,也许一切还来得及!“小雅,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所以……”

    “逸辰,我不需要你的承诺,从前是你在守护我,现在换我来守护你!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回到从前的!”她在哽咽,这段话说得又快又急。

    她的眼泪湿了莫逸辰的胸脯,那是他曾经最爱的女人的眼泪,他曾发誓这辈子不让她流泪,可是今天他又让她流泪了。莫逸辰在心里叹息,为何每一件事情都不按照逻辑发展,从前他追着她跑,无怨无悔,现在他想收心,她却又来纠缠,想到纠缠,他有些难过,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两个字会用在她身上,从来没有啊!

    莫逸辰的沉默让徐小雅很难过,从前他怎么会舍得让她掉一滴眼泪,可是现在他却对她的眼泪保持沉默,不能否认她的眼泪的真实性,原来有一天他也会离她而去,原来所谓爱真的没有天长地久。

    可是她不甘心,从前是她傻,现在她觉悟了,不想再错过,她一定得想办法留住他!抱着这种想法,她用力搂紧莫逸辰,在抽泣中靠近他悄悄的在他的衣领上印上了她的唇印。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