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09.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09.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一直在矛盾,纠结,一直等到莫逸辰回来她才放下心来,所谓霸占一说看样子只不过是徐小雅的诡计,而她却开始杯弓蛇影。

    正这样想着,莫逸辰过来吻了她一下转身去洗澡,这一吻让她在莫逸辰身上闻到了香水味道,那香水味她曾在徐小雅身上闻到过,江雨柔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样看来他们刚才的确是在一起。为了不让这个问题折磨自己,她在他洗澡出来主动开口问“今天晚上和谁在一起!”

    “和一些生意上的朋友!”莫逸辰回答,很自然的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老婆,你最近好像开始粘人了!”

    “这样不好吗?”

    “这样很好!”他亲了她的额头一下。“对了,今天晚上小雅也在!”

    莫逸辰的坦诚让江雨柔有种被看破的尴尬,“干吗要提到她?”

    “向你坦白啊!”他笑,“以后我做什么事情都会向你汇报,这样你就不用去花心思猜我!”

    他的话让江雨柔感觉心里甜丝丝的,刚刚的焦虑和怀疑统统烟消云散。

    次日早上莫逸辰早早的去了公司,江雨柔则在家收拾打扫,洗莫逸辰昨天晚上换下来的衣服,她刚刚把颜色分门别类好,徐小雅的电话进来了,“昨晚睡得好吗?”

    “徐小姐这么贴心简直让我受宠若惊!”江雨柔嘲讽。

    “主要是怕你看到衣服上面的口红印误会逸辰,所以打电话来解释一下,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了!”说完她飞快挂了电话。”

    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可是江雨柔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她捡起莫逸辰的衬衫,仔细查看果然在后背的领子上面看见了一个口红印。

    这个口红印是怎么弄上去的!江雨柔拿着衬衫又开始胡思乱想,看莫逸辰主动坦白应该和她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如果没有交集,这个口红印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没有亲密接触,肯定是不会产生口红印的。

    她想过要问莫逸辰,还想把徐小雅的短信给莫逸辰看,后来想想放弃了,她和徐小雅不熟悉,有谁能证明现在给她发短信的号码就一定是徐小雅现在在用的号码,以徐小雅的精明,既然敢明目张胆的挑衅肯定会有应对之策,最主要的是她觉得这样做好像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到学校的时候迎面遇到何舟庭,他仔细的审视着她的脸色,“你昨天晚上没睡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没有!”江雨柔绕过他。

    “要是有事情记得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何舟庭在她身后喊,江雨柔摇头,他还真是孩子心性,用鼻子想也知道她不可能会去找他帮忙。

    一个白天就这样过去了,到晚上的时候徐小雅的短信又进来了,内容大致和昨天一样。

    江雨柔看完短信没有多大一会,莫逸辰电话进来了,还是有应酬,他们这一前一后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虽然知道这是徐小雅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要让她不舒服,但是江雨柔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徐小雅已经出招,她要如何应付?

    江雨柔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从前不管不顾是因为不在意,现在则不然,想要挑战她的底线门都没有,从现在起她要守护好最近的的婚姻,徐小雅不是想觊觎吗,她要强势的回复她,想要当莫太太,除非自己死了,否则她这辈子都不可能!

    这个晚上江雨柔翻来覆去的想办法,终于产生了要和徐小雅斗的想法,并且围绕这个想法她想了许多应对的方法,只是最后都觉得不妥当否定了。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莫逸辰继续有应酬,不过徐小雅的短信却消失了,江雨柔猜测她肯定是觉得无趣放弃了。

    没有了徐小雅的短信骚扰江雨柔以为自己会安宁下来,但是显然她错了,她竟然开始杯弓蛇影起来,莫逸辰不回来她就一直睡不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她会想他是不是真的有事情,是不是其实是在陪徐小雅,所以徐小雅才会这样安静。

    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她的眼睛上多了一个圈,上班被李欣兰看见引得她惊呼连连,还嘲笑她是超级国宝。

    江雨柔自然不想做超级国宝,于是被李欣兰嘲笑过后她就在心里发誓,今天晚上一定要早点睡,一定不胡思乱想,结果是晚上莫逸辰没有回来她又开始胡思乱想,数羊数星星什么的全试过了,她还是睡不着。

    该死,难道她就这样失眠到底吗?有没有人可以救救她!她在心里哀嚎。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她会憔悴而死的,她决定还是起来找颗药吃吃,刚刚爬起来,就听到了开门声,江雨柔赶紧返回床上躺好。

    莫逸辰的脚步声不停留的向卧室走来,然后径直到了床边,他大概心情不错,竟然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才去洗澡,因为他的这个吻江雨柔安静下来,慢慢睡着了。

    早上起来发现莫逸辰竟然还在她旁边呼呼大睡,她推推他,“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啊?”

    “尘埃落定,我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他回答,

    “遇到什么好事情了?”江雨柔疑惑地问。

    “公司的事情,说了你也不感兴趣!”他说着翻过身又睡了,看他睡着江雨柔没有打扰他,她起床去做了早餐,吃过后才去上班,临走时候推开卧室门看了下,发现莫逸辰竟然还在沉睡,这样的他印象中从来没有见到过,想想这段时间他好像每天都回来得很晚,这困是难免的,她在桌上留了条,让他记得吃她准备的早饭,就去了学校。

    到办公室的时候被堵在过道里的何舟庭一把给拉了过去,“你这个女人!”他对她横眉怒目,“我不是让你有事情告诉我,我好帮你吗?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发生什么事情了?”江雨柔挣脱他。

    “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何舟庭瞪她。

    “什么大好机会?”

    “讨好莫逸辰的机会!”他继续瞪她,“你要是来找我,就根本不会发生徐小雅见缝插针的事情。”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傻女人,你怎么这么傻,难道你都不关心你老公的事情吗?莫逸辰最近为城南的地头疼的得紧,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你怎么做人家老婆的,现在可好让徐小雅捷足先登。”何舟庭连珠炮似的冲他喊,见江雨柔还是一副迷糊的样子,他忍不住了,

    “徐小雅昨天托副市长去找我父亲了,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老头子同意帮她,现在城南那块地开始重新竞标,莫逸辰得到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明白吗,你肯定不明白,我再说得明白一点,那块地莫逸辰一直想拿到手,徐小雅这次雪中送炭,你明白雪中送炭的意思吗?蠢女人!”

    “这是好事情啊!”江雨柔装无辜样,“徐小雅帮逸辰就等于是在帮我,她既然如此不遗余力我得感谢她啊!”

    “感谢你个大头鬼,你这样下去,莫逸辰和徐小雅肯定旧情复燃,你就等着哭鼻子吧!”何舟庭气得掉头离开了。

    何舟庭的意思江雨柔不是不用懂,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莫逸辰想要那块地不通过自己的父亲,相比何市长,莫逸辰的父亲这个书记更应该有权利吧!

    不过目前摆在她面前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徐小雅托郝副市长出面去求何市长的这件事情,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不但和郝副市长扯上关系,还能让何市长出面帮她,这样的手腕的确是她望尘莫及的。

    看样子她的确遇到对手了,终于明白何舟庭的气愤为何而来了,何舟庭大概是早就知道莫逸辰的心思,所以才会对她说那样的话,让她有事情对他说,只要她开口他肯定会向他父亲开口,只是他并不了解江雨柔,就算她知道莫逸辰的心思,她也绝对不会去求何舟庭走后门。

    他是她的学生,而她是他的老师,老师教书育人怎么能给学生灌输那种观念?

    她是不会求何舟庭帮忙,但是对于徐小雅帮助莫逸辰这件事情却感到太吃惊太意外,这个女人真真是不可小觑啊!相比于她的圆滑和世故精于处事她肯定就青涩的完全没有一点价值,这以后她得千万小心,千万小心才是。

    李欣兰看她神色和平时不一样很少诧异,“柔柔,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没有!”她笑笑,让自己恢复正常。

    “是不是因为诸航来学校了?”李欣兰却不管她的掩饰,“这几天我天天看见他在学校里出现,不就是来捐款,用得着天天跑学校?”

    “也许吧,说不定手续麻烦。”她知道李欣兰的意思有所指,故意装糊涂。

    “怎么可能,当初莫逸辰不也来捐款吗,我就没有看他经常来学校!”李欣兰反驳。“我看他还是余情未了吧!”

    “别胡说!”江雨柔沉了脸,李欣兰很少见她沉脸,于是只好讪讪的止了话题,江雨柔却因为她这个话题心情不好起来,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校,却在大门口被诸航拦住了。

    “我有话和你说!”江雨柔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就被他强行拖上了车,这样强势的诸航江雨柔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直到她被他拖上车锁上车门,她才想要知道反抗,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诸航的车离弦的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诸航,你到底想干什么!”江雨柔有些气急败坏。

    “只是想和你谈谈。”他继续加速。

    “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诸航没有回答,而是把车开到了他们过去经常幽会的地方。

    “柔柔,莫逸辰抢了我的地,你知道吗?”他把车停下来盯着江雨柔。

    “不知道!”江雨柔快速回答,回答完毕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块地是诸航看中的,真是狗血。“莫逸辰抢了你的地你应该找他,找我什么意思?”

    “那块地是我费尽一切拿到手的,目的是想和他做交换让他放了你!”诸航不在意她的态度。

    “你凭什么这样做?”江雨柔怒视他。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干什么,竟然大言不惭的对她说这样的话,他还当她是当初的江雨柔吗?

    “凭我爱你,凭莫逸辰不爱你!”

    “你很好笑!”江雨柔别过脸,曾经的她永远都听不够他对自己说爱,现在则发觉很讽刺,爱是什么,爱是背叛,爱是伤害,爱会让她死,她不要那样的爱。

    “柔柔,你知道是谁帮他拿到那块地的吗?”诸航很激动。

    “知道,是徐小雅!”她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知道还这样无动于衷?”诸航吃惊她的反应。

    “徐小雅帮助我老公就等于在帮助我,不是吗?”她冷笑着反问。

    “你认为她是在帮助你?”诸航盯着她,“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一直就傻,你不知道吗?”江雨柔冷眼看他,从前的他总是喜欢把她搂在怀里叫她傻丫头,那时候她觉得很幸福,现在看来却发现自己的确配得上傻丫头这个称呼,和他掏心掏肺的爱了三年,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他给甩了,竟然还为此去轻生,这样的她的确是太傻了。“从你抛弃我的那一刻的开始,我的傻就和你没有关系了!”

    “柔柔……我知道是我不好伤了你的心,所以我这次回来让弥补,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诸航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今天找你是想告诉你莫逸辰和徐小雅的过去。”

    “既然知道是过去还有必要重提吗?”

    “莫逸辰很爱徐小雅,当年为了徐小雅他和家人闹翻,甚至偷户口簿要登记结婚……”

    “他们不是没有结成吗?”江雨柔淡淡的打断他,这样的话她已经从刘子琪嘴里听到过,已经有了免疫力。

    “那是因为徐小雅不愿意和莫逸辰结婚!所以才没有结成。”诸航不在意她的态度。

    “当年莫逸辰为了绑住徐小雅,于是提出了结婚,莫家人自然是反对的,可是莫逸辰却一意孤行,偷偷拿出了户口簿去民政局登记,莫逸辰在民政局等了徐小雅一个上午,徐小雅都没有出现,后来才知道徐小雅出了车祸。”

    “关于徐小雅的车祸我了解得很清楚,那是一启有预谋的车祸,目的就是阻止她和莫逸辰登记,而车祸的策划人你知道是谁吗?”

    “莫逸辰的家人?”

    “不!莫逸辰的家人的确不喜欢徐小雅,但是并不知道他们要去登记,那启车祸的策划人是徐小雅自己。”

    “怎么可能?”江雨柔愕然了。看徐小雅对莫逸辰现在的黏糊劲,怎么也不像是不想和莫逸辰结婚的人,更别说为了拒绝结婚还制造车祸。想想都不可思议。

    “徐小雅不想那么早和莫逸辰结婚,但是莫逸辰却对她死心塌地,徐小雅是个聪明又有心机的人,她想告诉莫逸辰但是又怕莫逸辰放弃她,于是就制造了这样一启车祸,后来这事情被莫家知道了,莫逸辰想和她结婚就没有可能了!”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徐小雅有心机江雨柔这段时间体会到了,不过诸航说的话未免也太详细了,她实在不愿意相信。

    “你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只要相信我说的话就行。”诸航看着她,“从前是徐小雅不愿意要那个身份,现在则不同,以莫逸辰对徐小雅的感情,如果她开口要那个莫太太,莫逸辰一点会给她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这和我有关系吗?”

    “柔柔,你别和我置气,莫逸辰不会爱你的,他爱的人是徐小雅,如果不想被伤害就趁早离开莫逸辰,这样对大家都好!”

    “笑话,莫逸辰是我老公,我为什么要离开他?”

    江雨柔冷笑一声,“就算他莫逸辰真的想和徐小雅旧情复燃,还必须得问我同不同意,要是我不同意,他这辈子休想!”

    “柔柔,你别傻了,莫逸辰想要离婚是很容易的,他压根不会征求你意见的。”诸航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徐小雅这次大手笔的偷偷找人帮莫逸辰走后门,就是想找一个契机,有了这个契机加上莫逸辰对他的感情,她很快就会达成心愿的。”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江雨柔突然想起徐小雅找人帮莫逸辰的事情,“徐小雅和郝副市长什么关系?”

    “这个……”诸航的目光有些躲闪。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还是你不知道?”

    “她和郝副市长是亲戚。”诸航开口。

    原来如此,江雨柔有些失望,她在得知徐小雅找郝副市长帮忙后曾揣测过他们的关系,还很不安好心的想过他们之间会不会存在那种交易。

    “诸航,我很感谢你来告诉我这么多,不过我真的不需要,我和莫逸辰既然已经结婚就不会轻易离婚,我会尽力维护我的婚姻,不会发生你担心的那种事情。现在,请你送我回去!”

    见她说得很坚决,诸航没有在坚持,而是掉转了车头。和她三年他太了解她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看起来柔弱无助,其实比谁都有主见,她下定决心的事情九条牛也别想拉回来,今天的见面她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中,虽然他很想能说服她,但是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他并在乎那块地,比起那块地,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爱情亲情,事业,如果可以他宁愿用十块地来换回这些。

    思绪还在继续,她的家却已经在眼前出现,江雨柔拉开车门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在那屋子里有她的丈夫,而对她来说自己已经是一个路人,诸航看着她的背影心酸的感觉又上来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

    诸航看着她的背影,“亲爱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太久,你一直就是我的,也只可能是我的。”

    默念着这句话,他发动了车子,他失去的一切,他要重新拿回来,一切就从那块地开始吧,当年他是如何落魄的,他也要始作俑者尝尝那种滋味,现在游戏已经开始。

    推开门江雨柔讶然地发现莫逸辰竟然还在家中,当然让她感觉意外的不只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莫大公子竟然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才是她最感意外。

    看见她回来,莫逸辰耍宝的一笑,“看我的杰作!”他献宝似的从厨房里端处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江雨柔看着那些菜瞪大眼睛,“你竟然会做菜?”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惊讶的不是这个,是你会做菜竟然死皮赖脸的让我这个不会做菜的人学着做菜!”

    “那不是为了锻炼你吗!”他嬉皮笑脸的招呼她坐下,“尝尝你老公的手艺,一点也不会比那些大厨师差的。”

    “你的意思是我以后有口福了,可以天天吃到你的做的饭菜?”

    “天天是不可能的,不过逢年过节遇到喜色什么的我会考虑露一手。”说着话他用筷子夹着菜到了她嘴边,

    “切!”她白他一眼,张嘴接受了他的伺候,“味道不错!”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你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你愿意听?”

    “废话!”

    “是这样啊,城南有一块地,你老公我一直想搞到手开发,可是不巧那块地被人给捷足先登了,我正郁闷呢,今天市委却下了文件,说那块地要收回来。”

    “既然收回来和你有什么关系?”

    “收回来就不属于任何人,既然不属于任何人,你老公我就有十足的把握拿下它!”

    “靠你爸爸的关系?”江雨柔试探的问。

    “我是那种靠老子吃饭的二世祖吗?”莫逸辰斜眼,“爷的江山是自己打下来的,当然能这么顺利估计也有老头子和老爷子的关系,不过天地良心,我可从来没有主动把他们般出来过。”

    “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可能会是别人在帮你的关系?”江雨柔试探着问。

    “别人?”莫逸辰笑,“我打听清楚了,文件是何峰力主下的,何峰知道吧,就是你那追随者何舟庭他爹,他那人最阴了,而且还和我们家老头子不太对付,你觉得他会成全我?”

    “保不准是别人在帮你呢?”江雨柔不死心。

    “你不会是想说是你吧?”莫逸辰看她,“何峰对他那宝贝儿子一向宠爱,要星星不敢给月亮,难道是你去求的何舟庭,然后何舟庭去求的他?”

    “你觉得我会去求何舟庭吗?”

    “不会!”

    “那不就得了!”

    看来莫逸辰并不知道徐小雅帮助他的事情,而徐小雅竟然也没有告诉她,那么徐小雅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江雨柔可不相信她会没有目的。

    果然第二天中午徐小雅给她打了电话,约她见面,江雨柔很爽快的和她见面了。

    “谢谢徐小姐帮助我老公,我正准备请你吃饭感谢呢!”江雨柔很客气,客气的结果是她在徐小雅的眼睛里看到了绿光,当然她有自知之明不会把那绿光当成是徐小雅很兴奋的表现。

    “你怎么知道的?”徐小雅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来这招,很显然被她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我自己家的事情难道还没有你一个外人清楚!”她笑。

    “自己家的事情!”徐小雅缓过来,“江小姐不会以为我是在帮你吧?”

    “你帮我老公不就是等于在帮我?”

    老公这个称呼让徐小雅一顿,“江雨柔,你不会做梦到以为逸辰和你结婚是因为爱你吧?”

    “徐小姐想说什么?”江雨柔看着她,“是不是想说他有多爱你?你难道不觉得脸红?”

    “这是事实!”

    “徐小姐真是可笑,你每天把爱挂在嘴边不累吗?也许莫逸辰之前是很爱你,徐小姐也拿足了架子吊足了他的胃口,引得莫逸辰对你死心塌地,非你不可,甚至还想以婚姻为名绑住你,我想提醒徐小姐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当初他在民政局等待你的时候你放弃了,那么就应该不要想着回来,难道覆水难收这句话你没有听过吗?”

    “不是我放弃他,只是因为凑巧出了车祸而已。”

    “是吗,那车祸可真是出得及时,会不会是有心人搞的鬼?”在问出这话的时候她细心的观察了徐小雅,发现她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变化,这样看来诸航的话是真的。

    “怎么可能?”徐小雅反驳,语气和之前相比明显的不同。

    “我在假设,会不会当初徐小姐其实并没有那么爱莫逸辰,只是想把他当做备胎,或者是为了刺激某个人也说不定,”

    江雨柔的话让徐小雅莫名的心惊,她控制住自己,“江小姐说笑话吧,我和逸辰三年的感情。他爱我我爱他是不争的事实!要不是他父母看不上我坚持要我和逸辰分手,我是永远不会离开的,可是离开能改变什么?这些年来我心心念念全是他,要不是因为爱他爱到骨子里无法忘记,我肯定不会回来的。”

    “我没有兴趣听你们的故事!请说你今天找我的正题!”江雨柔打断她。她发现自己变得暴躁了,特别是听到莫逸辰和徐小雅之间的一切她就会非常的容易生气。

    “我想请求你放手,成全我和逸辰!”徐小雅的语气很诚恳。江雨柔却想骂娘。

    该死的,这女人今天发疯了,竟然改变风格,只是现在她很气愤,一般情况下只有她气愤是软硬不吃。“这话你对莫逸辰说,如果他肯放手我没有问题!”

    “逸辰是一个很讲信用的人,他曾答应过为我过每一个生日,所以这三年来无论我在哪里他都会准时赶过去给我过生日,你和他的婚姻虽然没有爱,但是毕竟他曾给过你承诺,所以我不想让他为难。”

    徐小雅说得越发的诚恳,好像江雨柔和她是老朋友一样的掏心掏肺,还扬起手腕上面的一串珠子,“这个珠子就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价值不贵,但是却是他在寺庙苦守一夜请高僧开光过的!据说能保一生平安!”

    江雨柔冷冷地看着她,心中开始翻江倒海,徐小雅却没有停止的打算继续往下说,“其实那次他准备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一只表,那只表无论是做工还是设计都很完美,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一只,只不过我不喜欢!”

    听她提到表,江雨柔不由得想到了莫逸辰送自己的表,“我当时很任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硬是没有要那只表,逸辰当时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定制表的时候让人在里面刻了一个love,可以想象当时我拒绝的时候他有多伤心。”

    这话让江雨柔的脸色变了,这表在她手上已经戴了不短时间,徐小雅所说的那个英文字母她自然是看见过的,想不到这其中竟然有这样的故事。

    不得不说她刚刚被徐小雅打击到了。只要想到这表是莫逸辰送给徐小雅不要再转手给她的,她就想骂人。要不是徐小雅坐在对面,她肯定会把手腕上的表给摘下来扔了,就算它价值百万她也绝不手软!

    “徐小姐的故事讲完了吗?”见徐小雅还准备大秀她和莫逸辰的恩爱情史,江雨柔忍不住了,“如果他真的和徐小姐相爱,肯定会提出离婚和徐小姐在一起的,所以让成全之类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

    “江小姐!”徐小雅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我还有事情,先走了!”扔下徐小雅江雨柔起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徐小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今天她找江雨柔本来是想针对她背地里帮助莫逸辰的事情做文章的,却没有想到江雨柔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一切就不在她的计划内,最让她吃惊的是江雨柔竟然知道了当初车祸的事情,差点就杀她措手不及,还好她够聪明,想到了江雨柔手腕上面戴的表,这才扳回了一局,看江雨柔的样子应该是气不清,江雨柔,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