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1.出此下策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1.出此下策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仿佛被人大冬天从头到脚浇了一桶水,江雨柔全身都凉透了。

    电话被莫逸辰挂断了,江雨柔拿着电话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脑子里一直是莫逸辰刚刚的那句质问,谁给你权利的?

    声色俱厉,真真的声色俱厉啊!她江雨柔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用这种嗓门喊过,其实不是嗓门的问题,而是那句话,很直接的划定了她的地位,很可笑的是昨天她还以为自己是他的谁,只是短短的一天过后,事实告诉她她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啊!

    整整一天江雨柔一直浑浑噩噩的,到下午放学时候她又有了不想回家的念头,于是回了父母家。

    一个晚上莫逸辰没有给她打来任何电话,江雨柔靠在床头看着电话过了一夜到天亮时候她突然明白了。一切都是她多想了!

    她很平静的继续去了学校,到学校时候接到刘子琪的电话,她说徐小雅昨天晚上突发盲肠炎,说要不是发现得早后果很严重,说现在莫逸辰从昨天晚上到医院陪着她一直到现在。

    原来如此,江雨柔觉得她可以理解莫逸辰对她的态度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发病被她阻止他的确有理由冲她大喊大叫,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只是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既然她有力气给莫逸辰打电话发短信,就证明她也可以给她的助理打电话发短信,那么刘子琪所谓的后果严重就不成立,想到这个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恶毒。

    江雨柔发现自己的恶毒是永远不成立的,因为徐小雅生龙活虎的给她打电话来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丝毫没有生病人的软弱,“江雨柔,独守空房的滋味怎么样?”

    “徐小姐很得意吗?”

    “不是得意,而是结局使然,其实我是打电话来安慰你的!”

    “谢谢徐小姐想到我!”江雨柔嘲讽。

    “其实我这样做是跟江小姐学的,你不是假装流连酒吧让逸辰担心吗?你不是假装崴脚让逸辰不去接我吗?我受到启发,也唱了一出好戏。”徐小雅掩饰不住的得意,“其实我不怕告诉你,我打电话发短信时候压根没有生病,真正的肚子疼是后半夜发生的,你看老天都在帮我!”

    “老天真是瞎眼了!”

    “错,老天看不得有情人分开,所以要成全我和逸辰。”徐小雅压低声音,“你不知道逸辰知道我生病有多着急,他赶过来的时候我刚刚被推出来,逸辰的表情就像是要生离死别了一样,握住我的手不停的道歉!然后当着我的面就打电话骂你了!说实话当我听到他质问你的时候我真心同情你!想想你也可怜,夫妻一场竟然就只有这点地位。”

    这话让江雨柔肺差点气爆炸,感情莫逸辰打电话质问自己的时候是当着徐小雅的面进行的啊,他还真会挑时机!

    见她没有做声徐小雅知道肯定是被自己的话击中了要害,“逸辰担心我的身体,竟然提出要在医院照顾我,说不放心我的助理,我没有想到他还是这么体贴,看他忙前忙后的,我实在不好意思,所以打电话和你说声,估计这几天逸辰都不会回家!你又得多守几天空房。”

    混蛋!江雨柔差点把手机给扔了!淡定,一定要淡定,这个女人诡计多端,说不定这是她故意编出来骗自己的。“既然他对徐小姐如此体贴,徐小姐得抓紧时机,乘机提出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条件,要不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这个不劳江小姐提醒,我只是替江小姐有些遗憾,栓住一个没有心的丈夫,栓住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真的难为你了。”

    “多谢徐小姐的提醒,我能理解徐小姐对于我这没有心的丈夫和有名无实的婚姻的痛苦!”打嘴皮子仗江雨柔从来就不输人,可是今天却感觉到非常的厌烦,“也很感谢徐小姐三番五次打电话来提醒我,你不就是想转正吗?其实想转正的最佳途径不是找我谈,而是和莫逸辰说,看他同不同意娶你,看他敢不敢娶你,过了他这一关你再来找我! ”

    摔了电话,丝毫感觉不到发泄后的痛快,只是感觉窒息般的痛苦,早已麻木以为不会疼痛的心竟然也有了感觉,她在沙发上颓然的坐了一会站起来捡起扔在地上的电话,找到莫逸辰的号码拨出去,这种屈辱她已经忍无可忍了,她要告诉他,就两个字!

    莫逸辰的电话响着却一直没有人接,机械的女音提示过后她放下电话,抓起外套出了家门。外面有些冷,她穿上外套还很冷,江雨柔无目的的在附近溜达,走得有些累了,她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

    一辆车悄无声息的停在她身边,何舟庭下次打开车门发出两个字。“上车!”

    江雨柔揉着有些发麻的腿上了他的车,懒得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送我回家!”

    何舟庭冷着脸抿嘴发动车子,江雨柔闭目靠在椅背上,胸口还是堵得慌,她刚刚给他打电话是想和他说那两个字,经过冷却她发现自己太幼稚了,怎么那么冲动竟然想到了要离婚,她难道已经忘记自己结婚的目的了吗?

    是以父母意愿为前提的,如果她真的离婚,江教授和江夫人不知道会有多伤心,还好刚刚他没有接那个电话,她应该庆幸他没有接电话。

    想到电话她心底的苦涩又冒了出来,他可真忙啊,她这个电话已经去了几个小时他却没有丝毫的回音,是看见了不屑接还是真的没有时间接。

    想起他劈头盖脸的那通训斥,真是可笑,他竟然当着他爱的女人训斥自己,是表明自己立场还是想间接安抚她。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江雨柔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的路口,“何舟庭,这是哪儿?”

    “等下你就知道了!”他闷声回答。

    “我要回家!”

    “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家干什么?”他冷冷的看她一眼,“反正你老公也不在家!”

    “你怎么知道的?”江雨柔反问,他怎么知道莫逸辰不在家,突然有种被打脸的感觉,“我老公在不在家关你什么事情!”

    “你到底懂不懂!”何舟庭突然凶起来,“既然爱他就要想办法留住他,我现在在帮你想办法。”

    “什么?”江雨柔怀疑自己听错了。何舟庭没有理会她的惊讶只是把车停在了一家夜店门口。“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逛夜店莫逸辰会有什么表示!”

    “你的意思是你和我?”江雨柔摇头,“别幼稚了!”

    “不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何舟庭很凶的停好车,一把把江雨柔拉了下来,“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朋友!”

    夜店很吵,何舟庭拉着江雨柔穿过人流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你不能喝酒我给你点的饮料。”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喝酒?”江雨柔推开他递过来的饮料,一手端起他的酒仰脖喝干,

    “我不介意你请我多喝几杯!”

    何舟庭有些傻眼,江雨柔转头看着他好看的侧脸,“何舟庭,你到底爱我什么?”

    他没有回答,目光看向吧台一边,那里坐着一个陌生男人,江雨柔自嘲地笑,“是不是因为我是第一个拒绝你的女人,你高傲的心受不了,所以才决定纠缠下去?”

    “你怎么知道的?”他冷笑。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她笑,“我也曾年轻过,也曾痴狂过,也曾傻过,”

    “现在呢?现在还傻?”

    “我以为自己已经不傻了,或者是过了傻的年头,却不曾想到竟然比从前更傻!”

    “知道自己傻证明还不太晚。”

    “还来得及吗?”她喃喃自语。

    “当然来得及!”他马上回答,“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来不及了!”她仰脖又喝下一杯酒,何舟庭伸手拦住她,“别喝了!”目光却看向夜店的门口。

    “何舟庭,我知道你的意思!”江雨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和你到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了莫逸辰?”

    何舟庭没有做声,

    “你是不是以为莫逸辰会赶过来?”

    何舟庭还是没有回答,江雨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很感谢你为我怕这样做,可是真的没有必要,他不会来的!”

    “你怎么知道!”

    “我比你了解他,现在这种时候他肯定怀疑我在耍心机,还有就是对象是你,他知道我压根不会和你有暧昧,明白吗?”

    看着何舟庭有些恼怒的脸色,江雨柔起身,“我们不用在这里耗时间了,还是回去吧!”刚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头有些晕,一直坐着没有动的何舟庭发现了她的异常,他赶紧起身扶住她。

    “我送你回家!”

    何舟庭扶着江雨柔穿过人群准备往外走,在大门口却被人拦住了,“我是莫总的司机,他让我过来接夫人!”男人指指后面的车子,何舟庭看过去,停在那边的是莫逸辰那辆四个八车牌的迈巴赫。

    “莫逸辰呢?”何舟庭冷笑,他刚刚已经把江雨柔和自己来夜店的消息通知了莫逸辰,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不在意只是让一个司机过来接。

    “莫总有事情走不开!”男人回答,

    “让莫逸辰过来接人,要不小爷就把人给带家里去了!”

    “何少,你别让我为难。”

    “让莫逸辰来接!”

    男子犹豫一下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莫总,何少不肯放人。”不知道莫逸辰在电话里和他说了什么,挂了电话男子一改刚才的谦卑。“何少,莫总说了,如果何少一意孤行他不介意去找何市长评评这个理。”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司机!”见对方搬出父亲,何舟庭只好做了让步。不过他并不放心,一直开车跟着,直到看到车子开进了莫逸辰所在的别墅区,这才放心的掉转车头回了家。

    夜店门口,莫逸辰坐在车上沉着脸,周扬匆匆从里面走出来,“夫人不在里面,何舟庭也不在。”

    “这小子,他要是敢胡来,我饶不了他!”莫逸辰的脸更沉了。他掏出手机拨打了江雨柔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被接通了,“她的包在我这边,明天上学给她!”何舟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莫逸辰一愣,听何舟庭的意思是江雨柔没有和她在一起,“她人呢?”

    “人不是你的司机接走了吗?”

    “我没有让人去接她!”

    “怎么可能?”何舟庭大喊,“明明是你的司机开着迈巴赫来接的。”

    “何舟庭,你动动脑子,难道这个城市只有一辆迈巴赫吗?”

    听莫逸辰这样说何舟庭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可是那个人说是你的司机,还给你打了电话,车牌也是你的……”

    “你听到电话里我说话了吗?”

    “没有,可是我亲眼看见你司机把车开回了你们住的别墅区才离开的!”说完这句话何舟庭下意识的住了嘴,他只是看见车进了别墅区,并没有亲眼看见司机把江雨柔送进家门,有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升起,他掉转了车头。

    “我回头再和你算账!”莫逸辰挂了电话又快速拨通,“帮我查查一辆四个八的迈巴赫,套牌的!”

    脑袋很沉很沉,江雨柔感觉很难受,她想睁开眼睛,却感觉眼皮千斤般沉重,依稀又闻到了栀子花的味道,有人抱起了她。

    这是她熟悉的怀抱,是她贪恋的味道,她大概又做梦了,于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他的怀里。

    “柔柔!”熟悉的声音在低喃,他的声音是那样的贴近,不像是梦,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能感觉到他的唇温,可是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好像在给她脱衣服,她能感觉到他指尖的温度,灼热的呼吸。

    这个梦为什么会这么怪,为什么?

    他的呼吸就在耳畔,她能感觉他在吻自己,仿佛她还是他的珍宝,一定是梦,也只有在梦里才敢这样放肆的享受,醒着的时候她很清楚自己不敢贪恋这样的温柔。

    有什么声音打破了沉静,打破了这种和谐温柔,仿佛有人在发怒,有东西被砸碎的声音,有温热的液体从她脸上流过,血腥味道冲淡了栀子花的味道,一双手伸过来抱起她,而后一切恢复平静,她越过梦魇真的进入了梦乡。

    跟了莫逸辰这么久周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失控的莫逸辰,他似一头发怒的狮子,坚固的防盗门被他几脚就踹开了,然后一阵风似的扑进卧室。

    当看见豪华大床上诸航搂着江雨柔的画面,莫逸辰形同疯子,他随手抄起床旁边的台灯,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诸航没有闪避,不是闪不开,而是怕伤着怀里的江雨柔,只听咔嚓一声,台灯碎裂,诸航头上裂开一条大口子,血喷涌而出。

    莫逸辰则一把从诸航怀里把江雨柔抢夺出来,江雨柔外衣已经被脱去,莫逸辰抱着她有些庆幸,还好他来得及时,要是稍微来晚那么一会,面对的可能就不是诸航只把她抱在怀里的画面。

    莫逸辰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那模样好似是什么珍宝,床上的诸航竟然在笑,“莫逸辰,你害怕了吗?”

    “诸航,你他妈的口口声声说爱她,这就是你爱她的表现?”莫逸辰脱下衣服包裹住江雨柔的身子,“你他妈的竟然对她玩这种阴招!”

    “莫逸辰,这都是你逼的,我这都是你逼的!”

    “莫总,再不走药效就要过了!”周扬提醒。

    莫逸辰瞪一眼诸航,大步抱着江雨柔离开了。

    “莫总,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诸航泄露出去……”周扬有些担心地看着莫逸辰怀里仍然在沉睡中的江雨柔。。

    “他不会泄露出去的,他的目的只是想制造酒后乱性的场面,他太了解柔柔了,要是她醒过来发现自己和诸航躺在一张床上,就算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她也肯定会提出离婚,这就是诸航想要的结果。”

    “可是这样做对他没有丝毫好处,他难道不怕夫人恨他?”

    “他应该考虑过,权衡过利弊才下定决心做的,毕竟对于他来说宁愿看见柔柔单身也不愿意看见她和我在一起!”见周扬不明白莫逸辰又多说了一句,“他一直认为我在利用伤害柔柔。”

    “这个诸航还真是痴情!”周扬赞叹,突然感觉车上有些冷,赶紧止住了话题。

    诸航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起来,刚刚莫逸辰那一下砸得他脑袋晕沉沉的,还好是一个玻璃台灯,要是金色材质的,他估计自己这会已经没有命了,莫逸辰刚刚的样子他看得清楚,他不是不爱江雨柔吗?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疯狂?

    诸航抓起钥匙摇晃着准备去医院,走到门口迎面撞上一个人影,“你怎么了?”看见他一头的血,何舟庭吓了一跳。

    “和你无关!”诸航推开他向门口走去。

    “柔柔失踪了!是不是在你里!”何舟庭跟上他。

    “滚开!”诸航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

    “我送你去医院吧!”何舟庭伸手来搀扶他,诸航毫不留情,“我让你滚开,你离我远一点!”

    何舟庭毫不在意他的态度,继续跟着他,诸航走到门口停着的车旁,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紧跟着他的何舟庭目光接触到停在门口的迈巴赫,脸色一下子变了,“柔柔是你带回来的对不对?你想做什么?”

    “和你无关!”

    “莫逸辰是不是找到这里了,是他打伤的你对不对?你为什么让人冒充莫逸辰的人接走柔柔,你到底想做什么?”

    诸航的态度一点也不好,“我没有义务回答你,这是我们三人的事情,你以后最好少掺和!”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柔柔?你不是很爱他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了她的。”

    “为什么?”诸航冷笑,“何舟庭,我这是在帮柔柔,以其让莫逸辰折磨她,不如让她早点离开他!”

    “什么意思?”

    “看来你遗传了何市长的愚蠢,”诸航毫不掩饰对何峰的厌恶,“柔柔一直被莫逸辰欺骗,我又不敢告诉她真相,如果能让她感觉自己背叛婚姻然后主动提出离开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你的意思是想和柔柔发生一夜情?”何舟庭吃惊,“你怎么会有这样肮脏的想法!”

    “什么一夜情?”

    “你这样做不就是想和柔柔发生一夜情吗?”

    “蠢材,躺在一张床上就叫一夜情了?”诸航冷笑一声,“你不但遗传了何市长的愚蠢还遗传了他的好色!”

    “你……”何舟庭被他气得忍无可忍迎面就是一拳,这一拳下去,本就受伤的诸航一下子跌倒在地,他没有力气挣扎只是躺在地上看着何舟庭冷笑。

    何舟庭正想上去补他几脚,电话响了,莫逸辰的声音冷漠的传来,“马上把柔柔的包给送过来!”

    何舟庭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何夫人没有睡正坐在客厅等他,看见他身上有血迹吓了一跳,“你身上怎么会有血,这是怎么回事?”

    何舟庭脱下沾有血迹的衣服扔在地板上甩开她的手,兀自气愤愤的,“要不是看他受伤,我肯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他!”

    “你打伤人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不是我打的,是莫逸辰打的!”

    “你怎么会和莫逸辰在一起?”何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莫逸辰又打谁了?”

    “诸航!”何舟庭回答,“就那个和我长得像的诸航。”

    诸航两个字让何夫人的脸色大变,“你们在哪打的架,他怎么样了?”

    “在诸航家打的,诸航被莫逸辰打得满头是血,我去的时候他正准备上医院,还嘴硬,又被我打了一拳,要不是莫逸辰让我送东西过去,我打不死他!”何舟庭说得高兴没有发现母亲脸色变白了,“妈,我先上去睡了!”

    看着何舟庭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何夫人起身离开了客厅,不一会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书房里的何市长拉开窗帘,刚刚何舟庭说的话他在二楼一字不漏的听见了,看见何夫人的车驶出大门,他的脸上布满了寒霜。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