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2.为她出头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2.为她出头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醒来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她奇怪地坐起,脑子里记起昨天晚上去夜店的事情,难道是何舟庭送她回来的?

    她挣扎着爬起来,发现家里冷清清的,看不出有人回来的样子,果然和徐小雅说的一样,莫逸辰竟然真的没有回来。

    算你狠!莫逸辰,你有种就别回来,有种你就提出离婚娶徐小雅!她倒一杯水喝下去,然后拎着包出了门。

    晚上她故意回来得有些晚,走到楼下看见黑乎乎的屋子心里失落得要命,他竟然还没有回来!

    江雨柔洗了澡又把衣服洗了,看看时间已经到十一点,还是没有莫逸辰的踪影,她叹气进了卧室。

    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她心里有些窃喜,应该是莫逸辰回来了,因为有了这个想法她睡得很安心。

    一大早起来她习惯的看了眼身旁,什么都没有,难道自己昨晚听错了,莫逸辰压根没有回家,还是他睡在了客房。

    江雨柔快速起床走到客房门口,她站在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终于按捺不住地推开门,房间里空空如也,很显然她的确听错了,莫逸辰昨天晚上压根没有回来。

    该死!江雨柔的心情一下子恶劣起来,因为心情恶劣她看什么都不顺眼,下午时候她班上有位女同学生病被送往医院,江雨柔陪同前往,在医院大楼里意外的遇到了刘子琪。

    “江姐姐!”她迎过来亲热的握住她的手,“你来看徐小雅啊?”

    她的话让江雨柔一愣,这话有点好笑,她凭什么要来看徐小雅啊,她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不过她终归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她不动声色的拉开刘子琪的手,“你到医院是?”

    “来给逸辰哥哥送文件,他现在把办公室搬到医院了!”她扬扬手里的文件,“姐姐我们一起上去看看吧!”

    莫逸辰还真是体贴,为了照顾心爱的女人竟然把办公室都搬到医院了,江雨柔突然想看看他见到自己出现会是什么表情。

    和刘子琪乘电梯来到徐小雅的病房门口,江雨柔看见那个刺目的vip特等病房在心底冷笑一声,刘子琪先她一步推开门。

    “逸辰哥哥!”病房里没有莫逸辰的身影,很自然也没有徐小雅的身影。

    “奇怪了,他们会去哪里?”刘子琪自言自语的转头看着江雨柔,江雨柔淡淡一笑,“既然人不在,那我先回去了!”

    说着她转身,在转身离开时候听到刘子琪惊讶的声音,“哥哥,你这是?”

    江雨柔回头,看见莫逸辰一只手扶着徐小雅一只手拿着吊瓶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他们还真是不避讳啊!竟然连上厕所都跟着。没有丝毫停顿,她大步离开了病房。

    莫逸辰很淡定的把徐小雅扶上床,顺便帮她盖上了被子,在做完这些后他回头,“干吗这么大惊小怪的!”

    这话让刘子琪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的江雨柔早不见了人影。

    “我要的文件你带来了吗?”莫逸辰问她。刘子琪忙不迭的把文件递过去,莫逸辰接过文件。“刚刚我好像听见你和人说话?”

    “和护士说了一句话!”刘子琪回答。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先回去了!”莫逸辰下了逐客令。

    刘子琪听话的离开了,病床上面的徐小雅温柔的开口,“这几天麻烦你了!”

    “干吗这么客气!”莫逸辰笑笑,然后漫不经心的一问,“罗助理今天回来吧?”

    “对,她下午回来。”

    “公司有些事情,她回来我就放心了!”听他这样说徐小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似有不甘。

    林默涵到达星悦的门口时候,陈清若已经早来了,“默涵!”她的眼睛里泪光闪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遇到什么事情了?”林默涵看着她,狗血的相逢,真他妈的狗血,那天晚上他在夜店看见几个男人凌辱一个女子,想也没有想就出手帮忙,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陈清若。

    陈清若和林默涵是旧识,他们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当然他们不只是同学还是一对恋人。

    只不过他们的恋情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海枯石烂,那时候的林默涵很低调,低调得一个学校的人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出身

    陈清若是学校的校花,而林默涵则是校草,两人的交集来源于一场晚会,他和她是搭档,后来再见面会打招呼,再后来林默涵约她去看电影,她没有拒绝,两人看电影的事情被曝光后他们俩的恋情就被昭示出来了。

    校花配校草,本来是件美事,奈何突然有人横刀夺爱,横刀夺爱的是学校里一股爆发富的儿子,据说他花高价为陈清若办了一个生日宴,然后陈清若就和他好上了。

    那个爆发富的儿子还因为这个来找林默涵炫耀,林默涵没有做声,只是很淡定的移开他走远了。

    现在想想他对陈清若其实并没有爱充其量应该只是算好感吧,所以才会面对挑衅无动于衷。

    再后来林默涵毕业了,考中了一所名牌大学,临走那天是家里的司机来学校接的他,当看到那辆只有在电视上面才能看到的豪华车缓缓驶进校园后,学校里的的学生都瞪大了眼睛,最让他们吃惊的是司机下车拉开车门,然后林默涵淡定的上车,陈清若那时候正好从富二代的车上下来,看见这一切脸色当时就变得惨白,林默涵在车里看见她惨白的脸,心情突然的愉悦起来。

    虽然说不在乎但是说到底他毕竟是个男人,自那以后他再没有见过陈清若,当然更没有想过要见她,这样的重逢实在是出乎林默涵的意料之外。

    那天晚上出于礼貌林默涵把惊魂未定的陈清若送回了家,临走时候她开口要他的电话号码,他没有拒绝,过了两天后他本来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她竟然打电话约他吃饭,说是要感谢,林默涵照样没有拒绝。

    陈清若显然是用心装扮过的,精致的妆容,窈窕的身姿,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那顿饭吃得很愉快,陈清若一直在挑起话题,林默涵只是听,并不发一言,其实她说什么他多半没有听进去,只是在心里想一问题,如果当初知道他有那样显赫的家世,她会选择跟那个爆发富的儿子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这个女人现在找他吃饭的目的应该和感谢扯不上任何关系,特别是看到她若隐若现的乳@沟和不太明显但是能感觉到的讨好笑容时候林默涵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他突然有些八卦的想知道,当年那个追求她的爆发富的儿子和她为什么会分开。

    吃饭出来他没有提出送她,陈清若有些失望,不过她很会调节情绪,分别时候她开玩笑说以后可能会有事情麻烦他,他自然回答很荣幸为你排忧解难。

    原来只是一句客气话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打电话给他了,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抽泣,林默涵眼前不自然的出现了她雨打梨花的脸,这个女人还真是好笑,她不又不是他的谁有必要把他的话当真吗?虽然这样想不过他还是没有拒绝她的要求,于是他又来见她了。

    “我父亲被查出是肝癌,要换肝,我没有那么多钱。”她的声音很小,带着难以启齿的羞涩。

    “需要多少钱?”他很爽快。心中却对她有些鄙视,他们当年的事情难道她都已经忘记了?还是这个女人的自尊心真的已经为零。

    她说了数字,林默涵自然不会在意这点钱,本来准备直接给钱然后闪人的,后来看她的样子有些无助,于是随口提出陪她去医院看看,她很高兴没有丝毫拒绝就答应了。

    林默涵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医院门口遇到江雨柔,看着他和陈清若一起出现,江雨柔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看她的表情林默涵知道她肯定误会了,于是赶紧走过来打招呼,“嫂子,你怎么在这里?”

    “我陪学生看病,你呢?”江雨柔说着话眼睛却看着陈清若,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和林默涵一起出现在医院,她想起她上次挑衅的告诉自己和林默涵吃饭的事情,难道他们有暧昧,而且暧昧已经发展到了上医院的地步?

    “清若是我高中同学,她父亲生病了我陪她过来看看!”林默涵回答,

    “晓嘉知道吗?”听说他陪她来看生病的父亲,江雨柔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一开始看见他们出现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来妇产科。其实不怪她多想,以林默涵的为人很难在男女方面控制自己,更何况陈清若可不是一般的人。

    “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临时决定了。”林默涵陪了笑脸,“嫂子,可别在晓嘉面前乱说。”

    “只要你行得正还怕我乱说么?”江雨柔哼一声大步离开了。

    说不在意假的,出了医院江雨柔有些茫然,刚才莫逸辰扶徐小雅上卫生间的一幕在眼前挥之不去,她就是这样,虽然很伤心,心里面疼得如刀割似的,她就哭不出来,反而笑得更欢,更俏皮。

    大概是疼痛已经麻木了,从诸航离开她开始,这己经形成了一个习惯,习惯的隐藏自己的伤痛,习惯的自己疗伤,现在她觉得自己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呆着,让疼痛加剧,再死而复生。

    不知道该去哪里,回那个家吗?家里到处是他的味道,很显然不适合疗伤。晓嘉和林默涵郎情妾意,她不能打扰,父母家则更不能回去,要是看到她回去,肯定会问东问西,而她现在心情非常的不好,保不准会说错什么话。

    现在只有回学校去了,她先去办公室暂居一会。

    从前没有觉得有多累,可是最近着实的心力憔悴。都说婚姻是一生相守,是两个人在守,而她的婚姻才刚开始就变成了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从前大把的美女诱惑她从来不放在心上,可是一个徐小雅出现一齐变了样。

    外面是徐小雅在虎视眈眈,里面的莫逸辰则摇摆不定,如果他们两个人里应外合,再坚固的城也有轰然倒塌的时候。

    好累!

    她又一次想到了那两个字,不自然的苦笑,如果结局是离婚,当初何必要结婚?

    门外传来脚步声,何舟庭出现在门口。

    “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你为什么不回家?”她反问。

    “笨女人!”他咬牙,他不回家是因为她没有回家。这么简单的道理她都不知道吗?

    何舟庭没有看她,“还没有吃晚饭?”

    “不饿!”她回答。像是要和她唱反调,肚子很不配合的发出咕咕的声音,虽然她从来没有把何舟庭当成男人看待。但是这样撒谎还是让她脸红了。

    “拜托你诚实你一点!”他走过来拉起她的手,“我带你去吃晚饭。”

    他选择的是学校附近的川菜馆,点了许多她爱吃的菜,辣子鸡丁,香辣虾,还有干锅。真的是饿了,她吃得很快,也吃得很多。全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何舟庭一点也没有吃而是一直在看着自己吃。

    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发现心里竟然不难受了。对面的何舟庭以一种怪怪的目光打量着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她放下筷子回答。

    “他没有回家?”他实在不想看见她故作坚强的样子,所以不给她留面子。

    “你怎么知道的?”好像有关她的事情他都会很清楚,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这么执着,执着得让她心疼。

    “要不要我帮你把他抓回家?”

    “你不好好的读书,瞎操这些心干什么?”她不领情。

    “你这个笨女人,活该!”他起身,恶声恶气的, “还不走,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

    江雨柔没有拒绝,无论如何她是不能在外面过夜的,那个家还是要回的。

    江雨柔推开门把手里的包扔在了沙发上,书房门被打开了,几天不见人影的莫逸辰从书房里窜了出来。

    “江雨柔,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他的语气很凶,带着质问。

    他竟然有脸质问她!真是好笑,她都没有问他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回家,他倒对她兴师问罪,他凭什么?

    本来想喊他一嗓子的,后来想想没有必要,明天还要上课,她需要休息,她移过他走向卧室, “我很累,先去冲个澡,有什么话呆会再说!”

    莫逸辰僵在书房门口,这样的江雨柔让他摸不透,不吵不闹不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很平静,但是也很疏离,仿佛他们是陌生人。

    江雨柔拿了睡衣,冲了一个热水澡,进入卧室时候看见莫逸辰坐在床上等着她,她面无表情的转身。

    莫逸辰在她身后叫,“你去哪里?”

    “我去客房!”她简短的回答。

    “江雨柔,你这是和我赌气吗?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承认自己做错了?”莫逸辰莫名火大,徐小雅的事情只是导火索,他最气的是她竟然和何舟庭去喝酒,差点中了诸航的诡计,可是这事情他又不能说,打死他也不能说。

    “我没有赌气,你觉得我们今天晚上躺一张床上能好好睡觉吗?”她的声音很平静,“我明天一大早有课!”

    “你这样积极该评选优秀教师了!”他讽刺,“你睡卧室,客房还是我去吧!”

    说着他起身出了卧室,经过她身边时候停顿了一下,因为她的无动于衷把门摔得山响。

    睡在客房,莫逸辰脑子半点也没有停歇,看她的样子肯定是在生气,她不是不讲理的人,这次这么生气肯定是气坏了。

    他反省自己这几天的行为,第一天她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有接,他在气头上,所以也没有给她打电话,晚上出了那档子事情他很生气,把她接回家安顿好后他在天亮时候离开了家。

    他是故意的,想看看她到底会有什么反应,原来以为她会低头认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可是她除了打过一个电话后再没有什么反应。

    他很生气,她怎么可以如此无动于衷,难道她都不担心自己和徐小雅发生什么吗?因为生气他没有给她打电话,不过他晚上有回来,都是在她熄灯睡觉后回来的。

    现在想想他这几天一个电话没有而且还给她一副没有回家的感觉难怪她会生气,他是男人不应该和女人置气,这样看来他应该先低头。

    可是他不想低这个头,只要想起她差点和诸航生米煮成熟饭他就很生气,这次主要犯错的人是她,他不能开这个先例。

    大概是客房的空调开得太冷,莫逸辰天亮时候发现自己感冒了。

    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不过这次睁开眼睛便感到浑身上下处处酸痛,再一摸额头,烫得能捂熟鸡蛋。他勉强撑坐起,上下牙打着冷颤,忙把开了一夜的空调关了。虽然难受但是他的神智还算清醒。

    清醒的神智让他慢慢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他的感冒他不需要低头就能走出困境。

    不得不说,这感冒来得正是时候。

    莫逸辰快速起床,快速开了门,“江雨柔,温度计呢?我好象有点热度。”

    卧室的门开着,他看了下,床铺整整齐齐,人不在,

    他下楼,在楼梯拐弯处,就探下身子,向厨房里张望,也没人,再侧耳倾听,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竟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莫逸辰的热情一下子消失了,他有些气急败坏的瘫坐在沙发上。

    没有温度的冷冷的客厅,厨房里再没有早饭的香味,桌上每天早晨的一杯牛奶不见了,打开冰箱,里面竟然是空的,他想找点什么凑合下早餐都没有。

    莫逸辰现在才感到,这个家其实一直是江雨柔在打理着。他除了回来睡觉,吃饭,一切都不过问,和一个借住的客人差不多。

    没有江雨柔的屋子,只是幢普通的房子。有了江雨柔,房子才叫做家!

    从什么时候起,江雨柔己经融进了他的血脉,他的筋骨。少了江雨柔,他莫逸辰的地球也许不会停转,但一定没以前转得那么自如了。

    她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重要到他自己都难以想象。

    女人生起气来,就没道理可言,只能哄。莫逸辰有些头疼,他要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她气消,让一切重新步上轨道?

    晚上江雨柔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听到厨房有动静,回头一看发现莫逸辰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她他的脸上绽开一个招牌似的微笑,声音很温柔“回来了?”

    她嗯了一声,走过去倒了一杯水,有些奇怪他的态度为什么会这样好。

    “我已经做好了晚饭。”他献宝似的让她看自己手里端着的菜。

    “晚饭不错!”江雨柔夸奖,一口喝干杯子里的水。

    莫逸辰开始往餐桌上面摆饭菜,这当口看见江雨柔提着包进了卧室,“柔柔,出来吃饭了!”

    摆好饭菜他出声招呼。

    江雨柔拿着洗澡的衣服走出来,她很平静的开口,“我今天约了人!”

    莫逸辰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浴室,不一会哗哗的水声响起,莫逸辰坐在餐桌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旁胃口全无。

    水声停止,江雨柔走了出来,看见莫逸辰坐在餐桌没有动旁她好心地提醒,“饭菜凉了!”说完这句话她又进了卧室,莫逸辰从餐桌旁站起。

    “柔柔,对不起!”

    江雨柔看着他笑,“莫逸辰,你饭吃过了?”完全是不搭界的回答,显然她并不在意,不过莫逸辰发现很长时间不叫他全名的江雨柔又开始叫他的全名了

    “那天我对你太凶了!”他跟着解释,“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医生说要是晚去一会她就有生命危险。”

    “我没有怪你!那件事件的确是我做得不对!”江雨柔客气疏离的回答,生命危险?如果徐小雅没有打那通电话来威胁她,她可能会相信她有生命危险,但是现在她已经不会这样想,莫逸辰不是傻子,徐小雅有没有生命危险难道能瞒他这些天,他不怀疑徐小雅很明白是不想怀疑,

    “柔柔,你听我解释,”

    “我已经反省过了!下次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江雨柔打断他的话,言外之意是不想再提这件事情。

    “这段时间小雅的助理不在身边,所以我陪了她几天。”他继续解释。

    江雨柔在心底冷笑,这个陪字用得真好!要不是她凑巧看见,那么精彩的好戏不就错过了,陪她用得着连上卫生间也跟着吗?不是vip病房吗,这些事情难道不用护士去做?“你去陪她是应该的,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老婆,我知道你很生气,你发泄出来吧,不要这样不理我。”

    “我没有不理你啊?”她笑,看不出丝毫的生气。

    “江雨柔,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和我说话!”莫逸辰突然发现她的淡定刺激了自己。“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江雨柔转身,“莫逸辰,我不想怎么样,时间不早了,我赶时间要去换衣服,你还是先吃饭吧!”

    这话让莫逸辰哑了下去,他眼睁睁的看着江雨柔进了卧室。

    辛苦做好用来赔罪的饭菜没有人领情,莫逸辰很火大,可是这火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江雨柔的每一个回答都挑不出毛病,可是就是这没有毛病的回答却在刺激着他的神经,她无所谓,她无所谓!

    他腾地起身去推卧室的门,想再和她谈谈,却发现卧室门被锁住了。

    她换衣服竟然锁了卧室的门!当他是贼吗?莫逸辰转身,确定自己的耐心已经耗尽,他什么时候为了讨好女人洗手做饭过?就算是父母就算是他曾经追着跑的徐小雅他也不曾有过,他都低三下四到如此地步了,她还想怎么样?

    回头看看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他堵得慌,在屋子里来回的转了几圈后,烦躁让他哗啦掀翻了餐桌,就在他掀翻餐桌的时候,卧室门打开了江雨柔提着包走了出来。

    她穿着紧身的小裙子,还化了淡妆,一边走出来一边打电话,“别催了,我马上就下来!”然后莫逸辰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过自己出门而去,整个过程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看着她离开莫逸辰一愣,反应过来赶紧抓起外套跟出去,何舟庭开着跑车在楼下等候,江雨柔走出去后直接上了他的车,看见他追出来,何舟庭扬了扬手做了一个手势,跑车轰鸣一声,疾驰而去。

    “这个该死的小子到底想干什么!”莫逸辰诅咒一句,脑子里想过可能是江雨柔和他一起刺激自己,不过上次的事情摆在那边,他不敢大意,于是也开了跑车追上去。

    何舟庭看见他追出来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歪头对着江雨柔,“莫逸辰知道你去给李老师过生日吗?”

    江雨柔摇头,“我没有告诉他。”

    “太好了,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何舟庭露出孩子气的笑容,“莫逸辰追出来了,看样子他是想看咱们去哪里,既然这样小爷就陪他玩玩,顺便给你出出气。”

    说完这句话他掏出手机打电话,江雨柔听他说了什么环城路,什么快点过来就挂了电话。

    随手把手机一扔,何舟庭加快了车速,看他加快车速,莫逸辰自然不甘示弱,也跟着加快车速,跑车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路人纷纷侧目相看。

    “何舟庭,你这是干什么?”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江雨柔从前经常和诸航去兜风,并不害怕,只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在限速区开这么快。难道不知道这要被处罚的吗?

    何舟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快速把车开上了环城路,上了环城路后莫逸辰的车赶了上来,看见他赶上来,何舟庭又提速,两辆车就这样在环城路上拼上了。

    莫逸辰的火气很大,特别是看见何舟庭和江雨柔一边飙车一边亲密说话的样子他感觉要爆炸了,虽然感觉江雨柔和何舟庭是在联手气他,可是他就是没有办法冷静。

    看见莫逸辰抓狂的样子,何舟庭笑得更欢了,目光接触到有几辆警车过来,他突然踩下来了刹车,看着他踩刹车,莫逸辰也跟着踩,何舟庭停了车,转头看着莫逸辰挤眼,莫逸辰气冲冲的打开车门,准备去教训下何舟庭,刚刚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警车的警笛声,他讶然回头看见两辆警察拉响警笛出现在他身后。

    脑子还没有转过弯了,就又听见了跑车的轰鸣声,转头看见何舟庭发动跑车快速消失在在环城路上。

    “该死!”莫逸辰低低的骂一声,突然发现被他耍了,脑子转过弯来,警车已经把他围住,有警察下车对着他敬礼,“请出示你的驾照!”

    莫逸辰用手摸摸,脸色有些难看,刚刚气愤愤的出来,没有开平时的车,驾照钱包手机没有一样在身上。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你已经超速百分之两百以上,给以罚款2000吊销驾照的处罚!”警察公事公办,并没有因为他开的是辆昂贵的跑车而改变。

    “身上没有带钱,等我回去后给你。”

    警察看他一眼,“你可以打电话让家人送过来。”

    “手机也没有带!”

    “我把手机给你打电话。”

    莫逸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脸一沉,“不就2000块钱吗?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

    “对不起,这是程序,如果你不配合我只好拖走你的车。”

    “给你们刘局长打电话,告诉他我叫莫逸辰,看他还敢不敢拖小爷的车!”莫逸辰这下是彻底的没有耐心。他搞不懂为什么今天晚上这些警察会这样较真。

    交警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先生,请你配合!”

    见搬出他们领导还是这副样子莫逸辰突然感觉不妙,“是不是何舟庭那小子让你们过来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配合执法!”

    “小爷就不配合你能怎么着?”莫逸辰火气上来了,他有预感这警察肯定是和何舟庭串通好的。所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先生,请你不要捣乱!”警察的语气还是很客气,莫逸辰不想和他们啰嗦,一把推开他上车,见他准备开车,一个警察拦在他的车头,一个则拔了他的车钥匙,莫逸辰火起,再也没有耐心,一拳直接打了过去。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