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3.匪夷所思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3.匪夷所思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逸辰虽然恼恨警察阻拦他,但是下手并没有那么重,不过只是想吓唬下警察,却没有像到他这一拳下去,面前的警察应声而倒。

    看着倒在地上的警察,莫逸辰一愣,难道这警察是纸糊的?

    心念一转,突然听到后面有刹车声音,跟着有亮光一闪,莫逸辰下意识的回头,刺眼的闪光灯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莫逸辰伸手挡住眼睛,见电视台的采访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他们的身边。此刻记者拿着摄像机正对着他猛拍,更有那采访的记者拿着话筒像他走了过来。

    何舟庭甩掉莫逸辰后把车停在饭店的门口吹着口哨和江雨柔一起走了进去,看见他们姗姗来迟,东道主李欣兰有些不高兴,“怎么来这么晚?”

    “路上堵车!”何舟庭抢着回答。对江雨柔挤眼,“李老师,吃过饭后还有什么节目?”

    “你想要什么节目?”李欣兰反问。

    “比如说去k歌什么的,反正越晚越好。”

    “k歌当然是少不了的!”李欣兰回答。

    何舟庭闻言笑得很邪恶,“今天晚上有莫逸受的!”这话他是压低声音在江雨柔耳朵边说的。

    因为有旁人在江雨柔不好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吃过饭后他们去k歌,才进入包厢,江雨柔听见包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婆婆的电话,她赶紧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听,莫夫人的语气听起来非常不好,让她赶快回家一趟。

    听婆婆说话的口气很严厉,江雨柔没有敢停留,对李欣兰说家里有事情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赶回莫家的时候在院子里就听见里面传出公公莫书记的怒吼声。

    “无法无天,竟然敢打警察,简直太无法无天了,不要考虑我的面子,该走什么法律程序就走什么程序!”

    江雨柔脚步一滞,公公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是在她印象里一直都没有什么架子,而且没有脾气,江雨肉从来没有看见他发过脾气,可是今天他却气成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见江雨柔出现莫夫人把她拉到一边,“到底怎么回事?逸辰为什么会在环城路上打警察?而且还被电视台的采访车给撞上了,这事情闹得…………”

    “妈,我不知道!”江雨柔有些心虚,终于明白何舟庭所谓的有莫逸辰受了是什么意思,这个何舟庭,怎么可以惊动电视台,回头她得好好说他。

    “你是他老婆,怎么会不知道!”莫夫人有些生气,“现在是换届选举的关键时期,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你爸爸。逸辰怎么这么不懂事?在这个紧要关头你们都给我消停点行不行!”

    江雨柔没有做声,知道莫夫人找她来大概就是为了出气。

    她虽然没有做声但是看在莫夫人眼里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又让莫夫人想起最近莫逸辰和徐小雅的绯闻,她更加的烦躁。

    当初同意江雨柔和莫逸辰结婚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江雨柔是莫逸辰自己看中的老婆,江雨柔长得漂亮又知书达理虽然不门当户不对但是也不算太差,至少比徐小雅那个骚狐狸强上千倍

    她以为莫逸辰娶了她会收心,却没有却没有想到徐小雅回来后他又和过去一样我行我素,这些天看到那些新闻莫夫人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像猫抓一样。

    这个徐小雅她还是太小看她了,想起当初她为了救诸航家的公司做的事情,莫夫人心中就堵得慌,如果可以她真想把那件事情告诉莫逸辰,让他看清楚这个女人是多么无耻的货色,可是她又不敢。

    徐小雅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大概咄定她不会把她的丑事告诉莫逸辰所以才如此高调,她还希望江雨柔会震慑住她,可是现在看看江雨柔的样子她希望的事情压根不会发生。

    “你难道都不管逸辰吗?就这样由着他和那个徐小雅纠缠不清?”她没有好气的训江雨柔,“记住你的身份是莫太太,既然是莫太太就得拿出莫太太的样子,不要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现在逸辰身边。”

    江雨柔仍然没有做声,听莫夫人的话很肯定的知道她不喜欢徐小雅,不只是不喜欢好像坏讨厌到了极点。

    她想起当初莫逸辰曾偷户口簿准备结婚的事情,既然已经爱到这种地步,以莫逸辰个性怎么会轻易屈服?

    莫夫人见她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听着,终于把想发的火又压了下去,莫逸辰打警察的事情被电视台报道了,现在正是书记选举的关键时期,莫书记自然要做榜样要求严惩,因此这个出面的事情他们都不方便,叫江雨柔回来是让她去接莫逸辰的。

    “现在是非常时期,你爸爸和我现在都不方便去接逸辰,你打电话给逸辰的特助让他想办法把逸辰接出来。”

    江雨柔点头答应。

    莫夫人不太放心江雨柔,临出门时候她又特意叮嘱,“带上罚款的钱,放机灵点,别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抓了把柄。”

    江雨柔给周扬去了电话,让他去公安局接莫逸辰出来,自己则直接回了家。

    周扬的办事效率很高,她刚刚到家没有多长时间莫逸辰就回来了。进门时候看见江雨柔目光像要吃人。

    “你今天晚上和何舟庭那小子干什么去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江雨柔慢悠悠的。

    “你知不知道那小子阴我?”莫逸辰那个气,平时只有他算计人的,今天竟然被人给摆了一道,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江雨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这个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竟然和他一起设计我,你竟然和别的男人一起设计自己的老公!”莫逸辰怒极反笑。

    “你说错了,我没有和他设计你。一定要说设计也是他单方面的行为,和我没有关系。”江雨柔淡淡的反驳,“还有我得纠正你的话,何舟庭对我而言不是别的男人,他是我的学生。”

    “他是你的学生但同时也是个男人。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他对你什么心思?”

    “他对我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不过我很清楚自己对他没有心思。”

    “没有心思干吗和他那么亲热?”

    “莫逸辰,你是在质问我么?请问你有什么资格?”江雨柔抬头冷冷的看他,

    “我是你老公,这个资格够不够?”

    “谢谢你还知道这个身份,只是说到亲热,我倒想问问你,你守候在别的女人身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那是因为她生病了的缘故,还有她的助理家中有事情……”

    “你当我是三岁孩子?莫逸辰你再怎么也是一大公司老板,像这种经不起推敲的谎话最好不要说,一点可信度都没有。”江雨柔一脸嘲讽的神情。

    “我干吗要说谎,事实就是这样。”

    “她难道就一个助理,还是你莫逸辰身边就只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我怎么觉得她的生病是在为你们偷@情创造条件。”

    “江雨柔,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和小雅之间清清白白的。”

    “鬼才相信你们清白,清白用得着把公司搬到病房去日夜守护,还有vip病房的护士都是花钱不干活的吗,徐小雅竟然上厕所都需要你莫大总裁亲力亲为?”

    “ 原来那天和子琪说话的人是你!”莫逸辰恍然大悟,“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到,当时护士不在,她又说自己内急。于是我就送她去了洗手间,我发誓,我什么也没有做。”

    “你们要做不需要白天,晚上有的是时间!”

    “江雨柔,你能不能不要把别人想那么恶心?”

    “我也想把你想得高尚一些,可是事实证明你就是那么恶心。”她慢条斯理的样子让莫逸辰抓狂,“一个结婚的男人,一边对家里的老婆说让她相信自己,一边和旧情人卿卿我我的偷@情,这样的人比那种光明正大的找小姐的男人还要让人恶心。”

    “江雨柔!”他被她气得磨牙。

    “我这样说话还算客气了,是不是戳到你的痛处了?”无视他的抓狂,江雨柔冷笑。

    “我真的和她没有什么,我发誓!”

    “你的誓言留着对徐小雅说去吧,我觉得我们两人中她比较相信你的誓言。”江雨柔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老婆,我们好好说话行不行?”莫逸辰对江雨柔的不讲理头疼不已,不过他的气却慢慢的平息了,她和他针锋相对比不和他说话要让他高兴的多,她虽然在骂他,至少给他的讯号是在乎的意思,这比冷暴力好太多了。“我和她真的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讨论这个还有什么意思?”江雨柔冷笑,“莫逸辰,你以后还是收敛一点吧,你妈今天找我了。”

    “她找你说什么了?是不是给你气受了?”莫逸辰有些担心,莫夫人不怎么喜欢江雨柔,他怕江雨柔受气。

    “你想错了,你妈她让我好好行驶莫太太的职权。”她轻描淡写。

    “你是怎么打算的?”

    “没有什么打算,约法三章不是摆在那里的吗?一切按照合约来就是。”莫逸辰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一时间愣住了。

    江雨柔说完这句话站起来,“莫逸辰,我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你想和谁搞在一起,只是希望你不要让你的家人来烦我,自己制造的烂摊子自己收好,别等别人给你擦屁股,那样不道德!”说完她径直向卧室走去。

    “江雨柔!”她刚走了两步就被一股力量拉得一个趔趄转而跌落在沙发上面,江雨柔吃痛正要出声,下巴就被一只手握住了,她被迫看过去,迎面接触的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房间里很安静,江雨柔和莫逸辰就这样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对视着,她不想看他,可是却被动得被她控制着,在他强大的气场压迫下江雨柔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可他的声音却依旧是那样的温和,“江雨柔,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以为那天我已经说很清楚了”

    “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只是莫逸辰,你真的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吗?”她不甘示弱的反问回去,依稀记得这样的场景从前也曾有过。

    “我要你!”他很直接。“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那天我的态度的确不好,我道歉。需要说明的是我这三天虽然呆在医院里陪她,但是我的心一直在你身上,我在生你的气!

    具体原因我不想告诉你,我很生气,为什么你的老公陪在别的女人身边你能无动于衷,江雨柔爱是相互的,我从前相信付出会得到回报,但是现在我不相信,我要看到我的付出有回报,就算没有回报也必要有回应,哪怕是一丁点。可是你让我看不到我想看到的,你永远是那么冷静。那么淡定,永远在面对我的的事情时候以一副旁观者的身份置身事外,你的表现让我害怕你知道吗?”

    “至于徐小雅,我有必要对你说明,我和她现在只是朋友,朋友你懂吗?我去照顾她并不是想藕断丝连旧情复燃,也不是摇摆,只是因为她很可怜,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任何亲人和朋友,你知道她是公众人物,找临时看护的话又怕隐私暴露,所以作为她唯一的朋友我只好去照顾她,只是照顾而已,不夹杂任何暧昧,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江雨柔大声反驳,她无法理解,分手了怎么可能还会是朋友。

    在她看来,所谓朋友只不过是借口,往往是死灰复燃的前兆。

    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会 让你明白的,只要你肯对我敞开心,相信我,你会明白的。”他一字一顿,“现在我需要知道的是,你到底想不想对我敞开你的心?”

    “莫逸辰,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他很坚定的看着她。

    “不要让我失望!我真的很害怕!”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说这么多,虽然是以争吵开头,火药味浓重,但是结果让人欣慰。

    习惯了吵架过后无休止的冷战,当两个人相拥躺在床上江雨柔突然有些感慨,莫逸辰的手放在她的头下,她的头靠在他的胸脯上面,之前也曾这样相拥睡过,可是发现没有一次有这次有感觉。

    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特别的安宁。终于找到了那种久违的感觉,三年来她发现她的心又活了。

    莫逸辰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他贪婪地闻着她淡淡的好闻的不夹杂任何香水味道的体香,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这是很美好的一夜,这一夜他们睡得特别香。

    次日早上莫逸辰睁开眼睛发现怀里空空如已,他起床打开门,站在二楼卧室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脸上带着一抹满足的笑容,他洗漱好大步下楼,餐桌上面已经放了一杯牛奶,江雨柔系着围裙正从厨房里往外端早饭。

    “辛苦了,老婆!”莫逸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早饭。就势搂她坐下,两人甜甜蜜蜜的吃完早餐,莫逸辰去公司,江雨柔今天不用去学校在家休息。

    送走莫逸辰后江雨柔开始在家打扫卫生,忙了一个上午总算收拾好了一切,她擦擦汗水坐在沙发上面歇息,门铃响了,打开门竟然是周扬,“莫总让我接夫人。”

    江雨柔莫名其妙的跟着周扬出了门,上车后问了周扬才知道原来是莫逸辰让周扬接她一起吃午饭。

    午饭很丰盛,都是江雨柔喜欢吃的菜,江雨柔喜欢吃辣,发现点的菜都是她喜欢的口味,心里有些莫名的欣喜,原来他竟然是记得自己的喜好的。

    莫逸辰很忙,吃饭时候一直有电话打进来,一顿饭下来电话接了十几个,江雨柔吃得很撑发现莫逸辰竟然没有吃多少。

    吃过饭后莫逸辰有事情急匆匆离开了,临走时候让周扬送她回家,江雨柔拒绝了,说自己想去诳街,莫逸辰没有坚持,不过在上车时候又特意摇下车窗,“老婆,呆会要回去打电话给周扬。”

    江雨柔摇头说不用自己打车回家,莫逸辰知道她不想太麻烦,突然想起他买给她的车她一次也不开的事情,“老婆,改天我陪你去挑辆喜欢的车。”

    “为什么要买车?”江雨柔奇怪。

    “车库里那辆保时捷是我为你挑的,我看你基本上没有开过,既然你不喜欢就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挑一辆。”

    “谁说我不喜欢那辆车?”江雨柔有些啼笑皆非,“我不开是因为价格太贵。”言下之意自然是怕遭人非议。

    “现在还怕吗?”莫逸辰一语双关。

    “其实也不全是怕人说,主要是车技不好,担心和人发生摩擦。”

    “你还真是,”莫逸辰露出有些无语的表情,“这不有保险公司吗?就算没有保险公司,你老公我也不会在乎这点钱。”说到钱他又打开钱夹从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她。

    江雨柔没有要, “上次你给我的还没有动。”

    “你还真是会给我省钱。”他有些无语,

    江雨柔怕他再说下去耽误事情,于是接过他给的卡,“你快走吧!”

    他笑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赶我?”

    “你这人还真是?”江雨柔瞪他一眼,“要不你今天就陪我逛街吧。”

    “下次,下次陪你!”这话惹得开车的周扬笑了起来,跟了莫逸辰这些年还没有看见他如此磨叽过。

    “还不快走!”在江雨柔的催促下,莫逸辰总算和周扬离开了。目送他的车远去,江雨柔转身。

    一个人诳街是索然无味的,不过今天的她情绪却挺好。嘴角一直弯弯的,这是她开心的表示。

    江雨柔一个人在街上溜达,不知不觉来到了她学生时候经常来的步行街,那时候她和晓嘉几乎一个礼拜会光临这个地方四五次。都是来买一些小玩意。

    自从结婚后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今天既然走到这里少不得要进去淘宝,江雨柔慢慢的在步行街溜达着,路过一家精品店,从外面看到里面摆得琳琅满目的商品,她控制不住地推门而入。

    江雨柔挑了几个小玩意,准备付钱时候看见有情侣在店里定制马克杯,看见倒入热水后杯子上面显示出的情侣图片,她有些心动,不由自主的脑子里开始想象她和莫逸辰喝水时候面前的杯子上面显示对方的照片,这样的感觉非常不错,可是手里没有照片,她决定晚上回去时候拍两张,等有空再过来做。

    从精品店出来,她觉得有些累了,准备回家,步行街打不到车,她知道再走五百米左右就是步行街的出口,那边有一个出租车停靠点,于是加快脚步准备去那边打车,她走得急匆匆的,在要到达目的地时候却突然发现了婆婆莫夫人,她怎么会来这边?

    这个地方在s市不属于繁华地段,也没有什么高级的店堂,江雨柔有些奇怪高贵的婆婆会来这个地方,因为疑惑她停下脚步,莫夫人行色匆匆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在注视她,江雨柔的目光追随着她,正在考虑自己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时候,另外一个熟悉的人进入她的视线。

    江雨柔没有想到会看见徐小雅,徐小雅穿着普通的衣服,戴着墨镜,没有带助理,她目不斜视的跟在莫夫人身后,江雨柔惊讶地看见莫夫人推开了一间茶室的门,然后徐小雅也跟着进入了茶室。

    为什么他们今天会进入同一个茶室,尽管对别人的隐私不感兴趣,但是江雨柔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嘀咕,难道她们是在这里约见?

    如果她没有记错,莫夫人对徐小雅可是一点也不待见的。那么约见的可能应该不大,这样说来应该只是巧遇?

    只是两个大忙人巧遇在这样一间茶室却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