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6.钱包里的照片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6.钱包里的照片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林默涵最后还是给陈清若留下了那套梧桐水岸的别墅和车子,他本来是想和她了断清楚的到最后却又不明不白的和她扯在了一起,陈清若漂亮乖巧又听话,说实话做情人委屈她了,林默涵不否认自己最后妥协还有一个原因是晓嘉怀孕了,他在哪方面得不到满足,需要一个满足的人,而陈清若符合这样的条件,他们经常约会的地点在酒店,陈清若在床上很狂野,她会变化好多花样让林默涵愉悦,下了床后她很乖巧,从来不挽留他,林默涵很满意。

    其实和陈清若幽会回到家,看着晓嘉他的心里会产生严重的愧疚感,然后就会加倍的对她好,晓嘉以为他对他的好是因为她怀孕的关系,一点也没有怀疑她,每次看到晓嘉满足的样子,林默涵就在心里骂自己不是人。

    可是只要一离开她,他就发现自己的思维不受控制,他竟然会有某种期待,期待陈清若打给他的偷@情电话,接她的电话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阴暗的快感。

    可是他还是害怕的,他虽然享受和陈清若在一起的肉体关系,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心在什么地方,他爱晓嘉,是真的想和她白头到老,她不能让她知道自己背叛过她,为此他还花费心思准备了偷@情的地方,他在酒店的最高层让人留了一间套房,每次来这里都是白天,呆的时间也不长,这样避免了晚上见面被捉@奸的危险。

    校庆上的发生的事情似乎给徐小雅打击不小,很长一段时间过去,江雨柔在家里竟然没有听到她给莫逸辰打电话,

    而诸航也在没有和她联系过,因为少了干扰,他们的日子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平静时候。

    大概是经历过了波折,他们都格外的珍惜这难得的平静,江雨柔又去了一次精品店,这次带了照片过去,做了两个马克杯。

    她把杯子给莫逸辰的时候他很诧异,显然想不通她为什么会买这样看起来很普通的杯子给他,直到里面倒了水,看到江雨柔的脸出现在杯子上面,他才恍然大悟。

    “老婆,原来你的占有欲这么强啊,竟然连我喝水的时间都不放过。”

    “你不喜欢?”江雨柔作势要去收杯子,莫逸辰伸手拦住她,“我很喜欢,明天我就把杯子带到公司去,谢谢你老婆!”

    莫逸辰把杯子带到公司去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给她倒水的秘书首先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偷偷的把这一爆炸新闻发布了出去,一时间大家都在传闻总裁喝水的杯子上面有个漂亮女人的事情。

    刘子琪以为那个漂亮女人是徐小雅,还准备给江雨柔打电话的,结果看清楚是江雨柔后她郁闷了半天,偏偏不识趣的另外一个秘书还过来问她,问她和莫逸辰关系好,知不知道杯子上面的女人是谁,被她没有好气的呛了回去。

    刘子琪没有想到莫逸辰和江雨柔的感情会好到这种地步,心里堵得慌,总想发泄,可是又找不到可以发泄的东西,这一天总裁办的秘书们发现奇怪的事情,一直对人笑眯眯的刘秘书竟然突然的发起来了脾气,而且还很凶。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她避开别人去走廊上面接了一通电话回来,不知道是谁拯救了她,一个电话回来刘子琪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她大声宣布说请大家喝下午茶。

    她的转变让秘书室的人感觉莫名其妙,不过有人请客总归是好事情,没有人去深究她突然转变的原因。

    突然接到诸航的电话让江雨柔有些炸毛, “谁给你我的号码的?”她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友好,她为了躲避他的纠缠才换了号码,他是怎么知道的。

    “柔柔!我们见一面吧!”诸航请求。

    “诸先生,我觉得我上次的话已经说很清楚了!”她不想见他一点也不想见他。

    “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是关于三年前的事情,请你一定要来!”他的语气带着哀求,这让江雨柔想起了过去和他相处的日子,那时候她耍横的时候他总会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哀求她。

    “还有什么好说的。”话虽这样说她却还是去见了他。

    还是他们之前常来的咖啡厅,江雨柔面无表情的坐下,接触到诸航头上的伤疤她吃了一惊,“你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

    江雨柔打量着他,为什么只摔了额头,“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的话让诸航掩饰不住的高兴,“柔柔,你这是在关心我?”

    “你多想了!”江雨柔恢复冷漠,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诸航毫不在意她的态度,一如从前的点了她喜欢喝的咖啡。

    江雨柔没有动咖啡而是冷冷的看着他,“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有事!”

    诸航叹气,递给她一张报纸。

    报纸已经发黄,日期显示是三年前的,江雨柔的目光看向醒目的大标题,大华集团因董事长秦正杰行贿操纵股市被查已成一盘散沙。

    大华集团是很知名的企业,江雨柔过去经常看见他们的广告,只不过她想不明白诸航为什么让她看这个。

    “什么意思?”江雨柔把目光看向诸航。

    “秦正杰是我的父亲!大华是他一生的心血。”诸航开口。

    “秦正杰是你的父亲?”江雨柔讶然,那个在炙手可热的房产大亨竟然是诸航的父亲?

    当年秦正杰的事情可谓轰动一时,因为他被查跟着倒台了一批政府要员,那时候基本上街头巷尾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江雨柔记得自己还曾劝导诸航,做生意要踏实不要走捷径,如此说来当年她用秦正杰做反面教材劝导诸航是多么的可笑,而当时的他心里又该是多么的难过。

    重要的不是这个,是他为什么要隐瞒这一切?她和他相爱三年,她自问一直未曾对他隐瞒过任何事情,反之他却连亲身父亲也要隐瞒着实让她心寒。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爱情?

    “当年我父亲被查,后来被起诉入狱,公司跟着被收购……”

    “你的意思是这就是当年你和我分手的原因?”江雨柔打断他。

    诸航点头,

    江雨柔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然后呢?”

    “柔柔,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当年在你面前做的那一切都是假的,那些女人是我花钱雇来的,只是为了让你相信我出轨。”

    “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年我父亲被查牵扯甚大,我担心自己也会因此受到牵连入狱,而你正是大好年华,所以……”

    “所以不想耽误我是吧?”江雨柔冷笑接过他的话,“你觉得我会安心接受你帮我的决定!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

    “我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既然如此干吗还要回来,还要回来告诉我这一切!”江雨柔的眼睛里有怒火,“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因此感动?诸航,我不感动,一点也不!我宁愿和你一起面对,也不要经历这三年炼狱般的日子,你知道吗,这三年来我生不如死!”

    “柔柔,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回来就是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用一生来偿还!”

    不是用一生来爱而是偿还,江雨柔苦笑,“谢谢你还想到要偿还我,只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个必要!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现在的身份是莫夫人。”她很清楚的回绝他,他们已经错过了。

    “柔柔,我知道我没有脸对你的婚姻指手画脚,但是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害,莫逸辰他真的不是你的良人!”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的良人,我只知道他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欺骗过我什么!这就足够了!”

    “他从来就不曾对外承认过你,这对你而言难道不是最大的屈辱,还有在他的心中一直就只有徐小雅,他不可能爱上你,和你分手只是早晚,所以柔柔,你还是听我劝趁早离开他吧!”

    “那又如何?”江雨柔冷笑,“徐小雅的事情他一直摆上台面,他从来就没有对我隐瞒什么。”

    “你就那么相信他!”

    “对!”江雨柔好不犹豫,“诸航,我的婚姻是什么样我很清楚,如果你只是想对我说莫逸辰的不好,我想你不用浪费口舌了!”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诸航好看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柔柔,我不是不想拿出证据,只是我害怕拿出证据时候对你的伤害,你怎么就不明白?”

    江雨柔的心情因为和诸航的见面受到了影响,她本来想做头发的,后来发现没有那个心情于是只好回到了家中,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她用看电视打发时光,现在的电视都是重复的,她拿着遥控换来换去竟然在电视上看到了徐小雅。

    原来是《初恋情人》的记者发布会。

    说是记者会,但是却很隆重,徐小雅在镁光灯的闪烁中美轮美奂的出现在台上,跟着她一起出现的除了影片中的其他演员。

    除了剧中演员和导演,莫逸辰竟然也出现在了发布会上。

    这段时间有关两人的绯闻层出不穷,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采访时机,于是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徐小姐,这部影片叫做初恋情人,剧中男女主曾经深爱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开,最后又奇迹般的结合在一起,请问有原型吗?”

    “首先我想说的是这只是一部影片,但是不可否认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徐小雅微笑。

    “那么可不可以这样认为,这部影片里有徐小姐的故事?”

    “不只是我的故事,也许你也能从影片中看到初恋时的自己!”

    “莫先生,我听说一个传闻,莫先生和徐小姐热恋时候曾对徐小姐许过承诺,要把你们的爱情搬上荧屏,这部影片是莫逸辰先生出资徐小姐主演的,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莫先生是在实现自己的承诺?”

    “是的!”莫逸辰没有否认。

    “莫先生目前是单身吧?”一个记者提问,见莫逸辰皱眉他接着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因为几天前网络上面曾出现一个攻击徐小姐的帖子,说莫先生已经结婚,并且还辱骂徐小姐是第三者,今天难得两位都在场,想请两位给一个正面回答。莫先生到底有没有结婚?”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把话题伸到了莫逸辰嘴边,现在的情况有两种,一是如果莫逸辰否认结婚,那么徐小雅之前和他之间的关系就不能称为第三者,而是很正常的男女交往,反正如果他承认已婚那么无疑承认了网络上面对徐小雅的攻击。

    “你不觉得你的问题扯太远了吗?”莫逸辰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提问的记者,记者突然觉得有些冷,下面想提的问题一时间被卡在喉咙里,主持人赶紧扯开话题,“今天是电影发布会,请大家多提关于电影的问题。”

    江雨柔突然没有了心情,她记得当初在s大时候有女生问莫逸辰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回答得很爽快,说自己已经有老婆了。可是现在他竟然避开了这个问题,是怕伤害徐小雅吗?都到这种时候了他还怕伤害她吗?

    又是陈清若打电话约他,林默涵赶了过去,他进入的时候她在浴室洗澡,听到开门声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她甚至都没有擦身上的水珠,就像一条美人鱼一样的站在了林默涵的面前。

    战况很激烈,完事后两人就这样躺在地毯上面,看着她涂抹的带着花纹的指甲,林默涵突然觉得有些恶心。

    突然想起晓嘉的脸,带着朝气,不带任何化妆,十指也很干净,能闻到她身上自然的体香。

    陈清若的确比她漂亮,也比她会讨人欢喜,他承认她在床@上带给他的感觉是愉悦的。

    她是他曾经的恋人,和她发生关系他应该有重燃爱火的可能,可是他从来没有把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和爱联系在一起,她口口声声说爱他,他也相信她是爱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对她没有爱的感觉,有的只是肉@体的沉沦?说白了对她的感觉和那些夜总会的小姐没有什么两样,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这个女人都把一切给了自己,为什么自己还会这样想她,这个想法让他快速走进了浴室,打开水开始冲洗,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陈清若的脸上露出一丝看不懂的笑意。

    林默涵穿上衣服匆匆出了酒店房间,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下面的咖啡厅,喝着咖啡,看看时间他不禁想给晓嘉打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单纯的问候一下,这段时间,她怀着孕,而他却在外面背着她胡搞。

    手机很快拨通,没有听到接通的声音,却听到了熟悉的铃声在他不远处响起,林默涵看过去,血液突然降到了冰点。

    就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大厅里,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晓嘉和陈清若一起走了过来。

    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饶是林默涵见多识广但是两条腿当时就软了。

    十米的距离,林默涵看着晓嘉和陈清若走过来,虽然他的脸上一片平静,但是,背后的汗巳经湿透了衬衫。

    “林默涵!”晓嘉对着他喊,没有对他露出一对可爱的酒窝。

    林默涵的心直坠入谷底,那个谷还是个冰谷,冷得彻心彻骨。

    林默涵的心里面直打鼓,他不知道晓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会和陈清若在一起?她难道发现什么了?但现在这些答案都不重要,众目睽暌之下,要镇定,镇定,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没。

    脑子飞快地旋转,他打着腹稿。

    终于那两个人影在他面前停下,晓嘉皱着眉头看着林默涵,“在想什么,怎么喊你都不回应?”

    “我……”林默涵感觉自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给柔柔带了点礼物,放在你车上了,刚刚在下面看见陈老师,也看见了你的车,所以想把礼物让陈老师带给柔柔。”

    “就这个?”他竟然不敢想象的从嘴里冒出了一句反问的话。

    “不是这个还有什么?”晓嘉疑惑的看他。

    “没什么,我下去拿礼物。”他逃似的起身,刚走了几步,后面传来陈清柔的声音,“我和林总一起下去。”

    两人进入电梯,林默涵的脸还有些白,陈清若甜甜的一笑,“你刚刚是不是以为我和她说了什么。”

    林默涵没有做声,刚刚那一幕他的确吓坏了,以为被晓嘉发现了,以为陈清若对晓嘉说了什么,仿佛世界末日的感觉,太恐怖了,那种害怕绝望的感觉这辈子还没有体验过。

    还好晓嘉什么也不知道,还好……他在暗自庆幸。

    陈清若看着他那副样子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看着陈清若把礼物放在江雨柔的桌上她瞪大了眼睛,晓嘉怎么会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晓嘉让你带给我的?”

    “当然!”陈清若笑得有些诡异。“你是不是在想我什么时候和文晓嘉的关系这么亲近是吧?”

    江雨柔没有回答,她的确是这样想的,

    “其实我和文晓嘉没有交集,和林默涵倒是交情不错,这礼物就是林默涵亲手交到我手上的。”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吗?”她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和林默涵是高中同学,而且我和他曾经谈过恋爱。”

    “那又如何?”

    “你难道就不没有想过旧情复燃什么的吗?”她格格一笑。

    “你和林默涵?”江雨柔盯着她,她不只一次怀疑她和林默涵的关系,见她主动提出心中的那根弦一下子绷紧了,“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其实我就是在开玩笑!”陈清若打了个哈哈,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的身影江雨柔发觉有些莫名的烦躁,这个女人她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下班时候莫逸辰让周扬来接江雨柔,随行的还有刘子琪,看见刘子琪随周扬一起过来,江雨柔有些奇怪,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好几次了,一开始她并不在意,以为是凑巧,不过这样的情况发生好几次后,她不这么想了。

    前面的两人聊得热火朝天。江雨柔坐在后排打量着他们,周扬人长得不错,看他对刘子琪的眼神,她突然有一种感觉,难道他们是在谈恋爱?

    周扬大概感觉冷落了她这个总裁夫人,突然转头 “夫人,莫总今天晚上不回家吃饭,你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对呀,对呀,江姐姐,你就和我们一起吃饭好了!”刘子琪也提出邀请。

    我们两个字让江雨柔更加的肯定他们应该有关系,她笑着摇头,刘子琪却没有打算放过她,她没有让周扬送江雨柔回家,而是让他把车开去了酒店。

    刘子琪很殷勤的点了江雨柔爱吃的菜,饭桌上的气氛很和谐,

    一起吃完饭出来,刘子琪缠着江雨柔一起诳街,说是她想买衣服,让江雨柔帮她参谋下。怕江雨柔拒绝,她竟然自作主张的打发了周扬,然后挽着江雨柔的手去了商场。

    刘子琪拖着江雨柔进入了精品店,她口口声声说是她自己买衣服,可是江雨柔明显的感觉她对自己买衣服并不是太热心,反而是一直指着衣服让江雨柔挑选,江雨柔对她选择的衣服都没有什么感觉,于是她们又转到另外一家店。

    “姐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一进门刘子琪就指着一件粉丝的露背长裙让江雨柔看,裙子的确很漂亮,江雨柔这次没有反对,见她没有反对刘子琪马上让营业员取下来给她试穿。

    江雨柔被刘子琪强行推进了试衣间,在关门时候刘子琪留下了她的包,说是帮她保管。

    试穿衣服出来效果的确很美,于是是江雨柔买下了那件裙子,在付钱时候发现放在包里的钱包的位置被倒了个,她一直习惯把钱包倒着放,可是取钱包的时候发现钱包竟然是顺放的,她虽然疑惑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她们又去了别的精品店,刘子琪挑选了几件衣服,看看时间还早,江雨柔去莫逸辰经常穿的店里给莫逸辰买了衬衫和领带,直到莫逸辰打电话给她才结束了这次诳街,回到家的时候莫逸辰看见她为自己挑选的衬衫和领带很高兴,像个孩子似的马上试穿,“我老婆眼光就是不错!”

    这话让江雨柔揉着脚笑了,“那是我老公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亲热的称呼莫逸辰老公,莫逸辰心花怒放的凑过来,“有个这样帅的老公很有面子吧!”

    江雨柔没有想到他竟然这样自恋,她推开他,“也不全是你帅,衣服也做得不错,一件衬衫和领带花了我好多大洋,真心心疼。”

    “我给你的卡为什么不用?”

    “如果用你给我的卡给你买意义就不一样了!”她回答,“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礼物明白吗。”

    “就你死脑筋!你老公我还缺那几个钱?”

    江雨柔怕他上纲上线马上转移话题,“周扬和子琪是不是在恋爱?”

    莫逸辰一愣,马上否决“不可能。”

    “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很般配啊。”

    “子琪的婚姻不是般配两个字能决定的。”莫逸辰回答。

    江雨柔听到般配二字住了口,莫逸辰的意思她懂,刘家不是一般人家,刘子琪以后嫁的人必须是大富大贵,而周扬只是一个助理明显的不适合她。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和莫逸辰的结合,在莫家人乃至所有人眼中,她和莫逸辰两人的婚姻也不般配,她一直以为莫逸辰不注重门第,可是看他刚刚的回答其实并不是那样,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她借口洗澡起身去了浴室。

    江雨柔的不舒服没有逃过莫逸辰的观察,他知道她一定是多想了,只是他说的是实话,这不是单纯的般配问题,就算刘子琪愿意嫁给周扬,刘家也肯定竭力的反对。更何况以刘子琪的高傲,怎么也不可能会看上周扬,想到这个问题他不由的又想起了刘子琪和周扬,的确他们这段时间好像走得很近,难怪江雨柔会误会。

    次日早上是周扬来接的他,莫逸辰上车时候看见刘子琪也在车上,他皱了皱眉头,“你的车难道又坏了?”

    “不是,是送去保养了!”刘子琪回答,对他的态度一点也不放在心上,“逸辰哥哥,我的眼光不错吧?”

    “什么!”

    “江姐姐那条裙子是我帮她参谋的,”她有些得意,“她穿上太美了。”

    见她夸奖江雨柔,莫逸辰笑了,“那是我老婆人美!”

    刘子琪吐吐舌头,“逸辰哥哥,你最近好肉麻哦。”

    “有吗?”

    “你堂堂一个总裁竟然把老婆印在杯子上面每天看,我想知道你的钱包里是不是藏着江姐姐的照片。”

    “没有。”

    “真的吗?你为什么不把她的照片放在钱包里,难道你不重视她吗?还是江姐姐没有这样要求你,我听人说过相爱的两个人一般都会把对方的照片放在钱包里的,代表对对方很重视。”

    “是吗?”

    “当然了,现在好多人都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

    莫逸辰没有做声,他不是不知道,曾经他的钱包里也放过徐小雅的照片。那照片一直放到他和江雨柔结婚。

    刘子琪没有管他继续往下说,“我有一朋友,她很爱她的前男友,分手后钱包里一直放着对方的照片,就算她交了新的男朋友,前男友的照片也不曾取下过。”

    “是吗?”

    “她说她心里一直装着曾经的感情,什么时候放下了,就什么时候把照片取出来,可是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见她把照片取出来。”

    “难道她的现任男友就不吃醋?”周扬插嘴。

    “她没有把照片放在醒目的位置,而是放在银行卡下面。所以一般都不会发现。”

    这话让莫逸辰心一动,他突然很想知道江雨柔的钱包里会不会也存在这样的照片。

    晚上回到家,莫逸辰趁江雨柔洗澡时候打开了她的钱包,在打开钱包的时候他在心里祷告,祈祷不要让他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可是老天偏偏没有让他如愿,当看到藏在钱包底层诸航的照片时候,莫逸辰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他不动声色的把钱包放回了原处,心里却再也没有办法平静,突然记起她前几天和诸航见面的事情,那件事情他知道后心里一直不舒服,一直想问她,可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而她一直表现的很平静,她于是平静他就越是担心,他们曾经那么相爱会不会发生什么他没有想到的意外。想到这个,他心里更加的烦躁,看来他有必要见下诸航提醒下他。

    神清气爽的古筝曲在茶室上空飘荡,莫逸辰靠在沙发上面闭目养神,也许是爱屋及乌自从那次在校庆上看见江雨柔弹古筝后,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古筝。

    其实不只是古筝,他还喜欢她所有喜欢的东西,因为她喜欢吃辣,他也开始尝试吃辣,她喜欢喝咖啡他也跟着改变了喝茶的习惯,甚至她喜欢的洗发精沐浴露他也跟着喜欢,他在慢慢的被她汉化,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就算是他当年那样爱徐小雅,他也从来没有为她改变丝毫习惯。

    爱一个人会为她改变,难道这就是他爱她的表示,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啊!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改变,不得不说江雨柔就像是罂粟,他已经慢慢中毒,她现在不只是已经溶入他的生活,还溶进了他的血液里。

    佛说一切皆有缘,他和江雨柔的缘分应该是从他开始关注她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只是那时候的他没有想过他和她会走到这一步。

    莫逸辰关注江雨柔的时间要追溯到很久以前,说具体点应该是江雨柔自杀时候。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