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8.赏了她一记耳光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8.赏了她一记耳光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目送莫逸辰离开,衣衫不整的徐小雅转身关门,却在关门时候斜眼扫到过道里江雨柔狼狈的样子,她马上露出一个慵懒的神情还打了一个呵欠,那副慵懒的神情让江雨柔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总裁,您的电话!”看见莫逸辰进入办公室,前台赶紧把电话接了进来。莫逸辰走过去拿起电话,“莫逸辰,你的手机为什么关机?”莫夫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我没有关机,只是没有电了……”

    “你不觉得这样的理由很蹩脚吗?”莫夫人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要和徐小雅纠缠不休?”电话那头莫夫人的声音出奇的高,莫逸辰皱眉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些,耐着性子压低声音“妈,这件事件我以后会和你解释的!”

    “现在是和我解释的问题吗?你是成年人,做事情难道不经过大脑吗?之前你为投资拍片我可以理解,昨天晚上你为她举办酒会的事情我也可以理解,可是不回家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陪着徐小雅去酒店?”

    “酒店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逸辰吓了一跳。

    “我怎么知道的,都上报纸了我能不知道吗?”莫夫人冷哼一声,她其实并不知道莫逸辰没有回家的事情,是一大早莫一婷告诉她的,说莫逸辰昨天晚上和徐小雅在酒店开房间被记者拍了照。“要是让你爷爷知道这件事情,我看你怎么收场!”

    正说着话,周扬拿着一份报纸走了进来,见莫逸辰在讲电话他无声的把报纸放在他的面前,莫逸辰的目光看向报纸,这些狗仔还真是无孔不入,为了防止被盯梢他已经做了防护,可是最终还是百密一疏。

    该死!他用口型骂了一句,和莫夫人的对话却半点也不表露,“妈,你用不着担心,爷爷从来不关心这些八卦。”莫逸辰皱眉,

    “你爷爷虽然不关心娱乐八卦,但是你别忘记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莫夫人提醒。

    “妈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柔柔的感受了?”莫逸辰带着嘲讽的口气反问。

    莫夫人自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嘲讽,的确她是不喜欢江雨柔,可是也并不讨厌,至少在莫逸辰说要娶江雨柔时候她没有完全反对, “我知道当初徐小雅的事情你一直在怨我们,认为我们心狠,可是身为父母谁愿意要她那样的女人做儿媳……”

    “事情已经过去了!”莫逸辰不想再提这个话题。

    “逸辰,我得提醒你,你爷爷对你媳妇可是非常喜欢,要是酒店的事情被你媳妇捅到你爷爷耳朵里,那可不是小事情!”莫夫人提醒。

    “她不会告诉爷爷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莫夫人奇怪,女人天生善妒,莫逸辰和江雨柔恩爱和谐怎么可能对莫逸辰的绯闻不吃醋,想到这个问题,莫夫人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自己找江雨柔让她不要太早生孩子的事情,当时她以为江雨柔会反对,可是结果却是在她说完后看到江雨柔的表情有些如释重负。难道?

    “昨天晚上酒店的事情只是外界夸大,我和小雅之间很清白,再说了柔柔一向很识大体,这种事情她只会和我闹绝对不会捅到爷爷那里的!”莫逸辰很快回答。

    刚刚打电话给江雨柔时候她的语气很平静,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件,可是纸终归包不住火,他要如何解释。

    “最好这样!”听他这样解释莫夫人放了心,临挂电话时候又叮嘱,“你和徐小雅以后还是尽量的保持距离,我可不想因为徐小雅影响你们夫妻关系。”

    挂了电话莫逸辰的目光再次看向桌上的报纸,很醒目的位置刊登着他和徐小雅的照片,不用看下面的文字他也清楚写的什么,看来还是他太大意了。

    “我已经打电话给报社,他们已经在做善后,还有提供信息的人我已经吩咐人去查,很快就会有消息过来!”周扬汇报。

    “不用再查了!我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莫逸辰坐下,这次的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刻意为之,查出来的只不过是几个小虾米,何必浪费精神。

    “你的意思是他?可是这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周扬不解。这样的绯闻对于莫逸辰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知道打草惊蛇的后果?

    “你不是他自然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用意!”莫逸辰冷笑,那个人的目标看起来很明白,他是想要通过这样一起绯闻来离间只是他却不会轻易的让他如愿。

    莫逸辰把报纸扔在地上,嘴角噙着冷笑开始拨号,当听筒里传来的不是接通的声音而是机械的女声后,莫逸辰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想起了早上打电话给江雨柔时候的情形,她的声音好像有些颤抖,当时他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突然发现不对,那个人既然处心积虑的想要离间很显然并不只是想让他的绯闻上报纸头条这么简单,他既然能拍到他的照片肯定有办法把她带到酒店,毕竟事实最有说服力。

    这个想法让莫逸辰出现了少有的慌乱,他起身抓起外套急匆匆的冲出了办公室。

    家中没有江雨柔的踪影,莫逸辰马上开车去了学校,刚拉开车门,就见一个人影从斜刺里冲出来拦住了他。

    莫逸辰定睛一看拦住他的人是何舟庭,此刻的何舟庭眼睛冒火,像要吃人一样,“莫逸辰,你还有脸来学校!”话音落下迎面就是一拳。

    莫逸辰侧身闪过,

    “我今天要替柔柔教训教训你!”何舟庭又扑了过来。

    “何舟庭,我今天心情不好,你最好滚一边去!”莫逸辰架住他低声喝道。

    “你有什么心情不好!”何舟庭瞪着他,“都带着情妇去开房了还能心情不好?”

    “闭上你的狗嘴!”情妇两个字惹恼了莫逸辰。“你要是再放肆我不介意替何市长教训你!”

    “敢做为什么不敢当?”何舟庭冷笑,“你要是男人就干脆一点,你要是真舍不得你那什么初恋女友就直接和柔柔离婚,用不着三天两头的搞这些东西!把柔柔放了,这样折磨她算什么男人!”

    “我们夫妻的事情轮得到你外人管吗?”莫逸辰也冷笑起来,“你小子打的什么算盘我可是很清楚,既然今天撞上了,我有必要提醒你,离我老婆远一点!”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何舟庭寸步不让,“你给不了她幸福凭什么阻碍别人给她幸福!”

    “就凭你?”莫逸辰是真怒了,“只是因为你这张脸吗?”

    “你也知道我这张脸的作用啊?”何舟庭并不生气,“只要她喜欢我不介意!”

    “所以你就背后使坏啊?何市长要是知道养了你这么一个没有出息的儿子不知道要有多难过!”莫逸辰冷哼一声,

    “还真看不出来你挺心疼她的,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不是吗?”何舟庭挑衅。

    “何舟庭,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已经容忍你好几次了!”

    “我说过要你容忍吗?”

    “你还真是不知道进退,是不是以为你是何峰的儿子就可以胡作非为?”莫逸辰火了,“要不是看你的出发点是为了柔柔,我才不管你是谁的儿子,就凭你上次在网络上面污蔑小雅我就可以把你送进牢房!”

    “污蔑?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何舟庭被他揭穿一点也不害怕,“你要是检点,那个女人要是检点,还用怕别人说?”

    “你还真是……”莫逸辰咬牙,“我重申一遍,这是我自己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

    “你一天不了断我一天不会放过她!既然要当婊子就不要想到立贞牌坊!”何舟庭话音落下莫逸辰迎面就是一拳,这一拳下去何舟庭脸上立马肿了起来,他疯了一样的扑过来,拳脚并用向莫逸辰身上招呼。

    莫逸辰被他纠缠得火气再也不顾什么形象恶狠狠几下重拳把何舟庭打倒在地,

    “你们这是干什么?”身后传来一声惊叫,莫逸辰甩开何舟庭回头见李欣兰瞪大眼睛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李老师!”莫逸辰露出一个微笑,“看见柔柔了吗?”

    “柔柔今天上午没有课没有来学校。”李欣兰回答,回答完毕突然发现不对劲,“你找柔柔干什么?”

    “我找她有急事,如果你看见她请给我电话!”说完莫逸辰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欣兰,临走时候回头看了眼地上的何舟庭,“柔柔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另外麻烦你找人帮我把这小子送到医院,医药费我会派人去付的。”

    “谁要你的臭钱!”看着莫逸辰的驾车远去,何舟庭恨恨地从地上爬起来,

    “你不要紧吧!”李欣兰关切地问。

    “你看我这样像要紧的吗?”何舟庭没有好气的反问,然后一瘸一拐的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后突然回头,“李老师,如果江雨柔来学校千万不要告诉莫逸辰!”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记住我的话,这是为了江雨柔好!”

    早上起床没有多会就看见这样闹心的新闻,晓嘉气得早饭也没有吃,她打江雨柔的电话却显示关机,因为着急她开车去了江雨柔的家,停好车去敲了好长时间的门,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她去了学校?

    晓嘉转身准备去学校找寻却在意外的看见了陈清若,她开着一辆保时捷从一栋别墅的车库里出来。看见晓嘉她停下车和她招呼。

    “文小姐是来找江老师?”

    以陈清若的工作住这边豪宅和开豪车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她嫁了一个有钱人?晓嘉还发现了她称呼自己的语病,陈清若知道自己结婚按照常理应该称呼她林太太,可是她竟然叫她文小姐,这种低级错误不应该是像她那样八面玲珑的人会犯的。

    晓嘉有些吃惊不过现在她没有功夫去想这个问题。 “陈老师到学校如果见到柔柔请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陈清若应承下来开着车离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晓嘉发现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

    搜寻一圈未果晓嘉又回了家,林默涵还没有去公司,看见她回来体贴的给她倒了杯水,“还是没有消息?”

    “没有!”晓嘉坐下喘口气,一口气喝干杯子里的水,恨恨道:“累死我了!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是欠抽!

    “老婆你消消气,你要是生气我们的宝宝也不高兴。”林默涵狗腿的给她按着腿。

    晓嘉瞪他一眼,“林默涵,你最近对我这么殷勤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话让林默涵一惊,他手里的动作一缓,心提到了嗓子眼。晓嘉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仍然在说自己的。

    “你和莫逸辰是朋友,既然能臭味相投的成为朋友,肯定会犯相同的错误,对了,和你结婚到现在我还没有审过你,你的初恋是谁啊?”

    “老婆,我们能不能不提这个问题?”

    “不行,你在回避,肯定有问题。”晓嘉来了兴致,

    林默涵无奈,“我的初恋发生在小学时候,是我的同桌。”

    “你那么小就谈恋爱?难怪那么禽兽!”晓嘉总结,“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背着我和你的初恋情人搞在一起?”

    “这十几年过去,谁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你的意思如果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你就会和她搅合在一起?”

    “老婆,你怎么不讲理?”

    “我就不讲理你能怎么着?”

    “我不敢怎么着,我怕你了行了吧!”林默涵告饶。

    “这还差不多!”晓嘉终于止住了这个话题,抬腕看表,“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电话,难道柔柔今天没有去学校,真是急死我了。”

    早知道就不要陈清若那个女人带话,自己开车去学校看看好了,想到陈清若她又记起了她住在梧桐水岸开豪车的事情。

    “一个女人住那么豪华的别墅,还开名车,这里面一定有名堂。”晓嘉自顾自的嘀咕,突然想起林默涵救她的事情,“林默涵,我向你打听个事情。”

    “什么事情?”

    “陈清若的事情。”陈清若三个字让林默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晓嘉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我今天去找柔柔,看见她竟然住在梧桐水岸,离柔柔的家很近,她只是一个教师怎么会买得起那么贵的别墅?”晓嘉皱眉。

    林默涵被她这话吓了一跳,该死他当初送她别墅时候只是为了了断竟然没有想莫逸辰的家在梧桐水岸的事情。

    “我猜她一定是和什么富商扯上了关系,你认识的人多,知道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认识她吗还和她一起吃了顿饭。”晓嘉对他的回答相当的不满意。

    “老婆,我只是因为救她和她吃了顿饭,难道吃饭时候我还能问她的私生活?”

    “你说得也是。”晓嘉终于放过了这个话题,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柔柔,拜托你赶快来个电话啊!”

    一旁的林默涵终于忍不住了,“老婆,你能不能歇会?”

    “怎么了?”

    “你这样走来走去的我晕!“

    “晕你个大头鬼啊!”晓嘉瞪他一眼正准备教训他几句,手机铃声响起,她瞅了一眼,接通,“什么事情?”

    莫逸辰开门见山,“晓嘉,柔柔在你那儿么?”

    晓嘉冷笑,“莫总你好奇怪,你自己的老婆你不知道下落倒跑来问我。”

    莫逸辰吃了瘪,良久才道:“她不在家。我去学校也找过了,所以问问你。”

    “你可以打她的手机。”

    “她没有接。”

    晓嘉扬着眉梢,“那我也没办法。”

    “你帮我想想她还能去哪里,”莫逸辰是真急了,江雨柔这么无故失踪肯定是因为生气所致,要是出什么事情可怎么好。

    “你还挺关心她嘛。”晓嘉口吻略带讥诮。

    “她是我老婆,我自然关心。”

    “我问你,既然知道自己是有老婆的人为什么要和狐狸精勾搭,还不避讳的去开房?”晓嘉提高了声音。

    “你话怎么说这么难听?”莫逸辰不高兴了。

    “难听?敢做难道不敢承认么?”晓嘉越发的喊起来,“也就是柔柔忍你要换我早把你给阉了,看你还怎么和野女人鬼混!”

    “文晓嘉,你怎么说话的!”一旁的林默涵听不下去了,一把夺下晓嘉手里的电话。“嫂子不在这边!”

    晓嘉瞪他一眼一把抢过电话挂断,林默涵摇摇头,“你这又是何必呢,他们始终是夫妻。我们只是外人”

    “对我来说柔柔不是外人!”晓嘉凶巴巴的。“该死的莫逸辰,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们柔柔那点不比那个贱人好?柔柔也是,遇到这种事情只会想到躲起来,要换我,我肯定先阉了这狼心狗肺的臭男人,然后再离婚!”

    她的话让林默涵听得心惊,不由得想起上次知道他有未婚妻时候晓嘉的反应,那次她对自己压根就没有手软,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和陈清若的事情,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地步,不行,他不能再拖了,一定要尽快和陈清若撇清关系。

    晓嘉自然不知道林默涵在想什么,“林默涵,呆会如果柔柔来电话不许告诉姓莫的!”

    “老婆,你别添乱了好吗?算我求你了!”林默涵苦笑,晓嘉就是这样一个爱憎分明的人,莫逸辰现在在她口中已经成了姓莫的,看她那样子一定是想让江雨柔离开莫逸辰。

    “我这不是添乱,是在帮柔柔当机立断!”晓嘉瞪他,“姓莫的不是要出墙吗,那就让他抱着那个贱人过日子去,我一定要劝柔柔和他离婚!”

    “老婆,古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这又是何苦!”

    “就算不让柔柔和他离婚,也该让他尝尝焦急的滋味。对了我的话你可不许不听,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和姓莫的暗低下联系,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林默涵耸肩,“我哪敢呢。”

    晓嘉看他样子抿唇一笑,“真乖。”

    坐在景城7楼的咖啡厅里,江雨柔神色恍惚,身后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徐小雅过来了。

    徐小雅换了衣服,脸上带着明艳的笑容半点不见刚刚酒店房门口的慵懒,看见她江雨柔不自然的会和早上酒店房门口看到的样子对比,得出的结论还是现在的样子好看得多。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我,既然如此我们就都关了手机吧!是时候该好好谈谈了!”她坐下拿出手机关机扔在桌上。

    江雨柔淡淡看她,刚才的恍惚好像只是一个错觉,“我并没有什么话想问你,你多想了!”

    “你在故作坚强?”

    “一般来说聪明的胜利者通常都不会表现得那么的高调,徐小姐这么高调我可不可以认为是你心虚当然除了心虚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徐小姐不那么聪明。”

    看着徐小雅微变的脸色江雨柔接着把话说完,“我并不认为徐小姐不聪明,所以……”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骂我,没有关系你想骂就骂出来不要那么含蓄。”她很直接。

    “我干吗要骂你!”江雨柔反问,她的态度出乎徐小雅的意外。“你就一点也不恨我?”

    “恨是爱的极致,我不爱徐小姐,干吗要恨你?”

    “你不恨我抢走了逸辰?”徐小雅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想好的台词统统都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如果徐小姐记性不坏应该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莫逸辰是独立的个体,他不属于任何人!所以自然也不存在徐小姐抢走他的说法。”

    她的云淡风轻让徐小雅很生气,她明明都亲眼见到了她和莫逸辰昨晚在一个房间,为什么还能这样冷静,“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在乎,或者你只是想伪装乖巧温柔,毕竟逸辰那个人心很软,要是你一直很乖,他肯定不忍心和你分手,所以我可以猜测你一直就是靠这个吃定他吗?”

    “徐小姐认为莫逸辰是个心软的人?”江雨柔掀掀嘴角,徐小雅以为她想笑,结果在她脸上看到了嘲讽,“我有些怀疑徐小姐你是不是真的曾经和莫逸辰热恋过。”

    “怎么说?”

    “稍微了解莫逸辰的人都很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尤其是感情问题,徐小姐只要想想当初他处理身边的莺莺燕燕就应该知道他不是个心软的人,当年朱嫣然的事情徐小姐应该比我清楚,徐小姐觉得我比朱嫣然还温柔乖巧吗?”

    提到朱嫣然徐小雅瞬间哑了下去,的确当年的朱嫣然不可谓不温柔,不可谓不乖,而且又是莫家长辈钦点的媳妇,可是莫逸辰为了她硬是半点不含糊的就拒绝了。这样一想她的心中一紧,不过脸上还是不露半点声色。

    “当年朱嫣然只是口头之约,逸辰当然有拒绝的理由。”

    “这话有点意思!”江雨柔笑笑。“我还以为徐小姐不知道莫逸辰是已婚人士。”言下之意是你既然知道莫逸辰是已婚人士干吗还纠缠。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我的,可是没有办法,谁叫我和他互相爱着对方,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我自己的爱情我别无选择!”

    “一辈子躲在背后见不得光的爱情徐小姐也要坚持吗?”爱情这两个字让江雨柔着实的刺耳。

    “他不会让我见不得光的!”她很肯定的回答。

    “你凭什么这样认为?是他给过你承诺?”

    “我和他之间不需要承诺,只要一个眼神就足够。”

    “既然你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莫逸辰知道你在想什么干吗还和我见面?”江雨柔不在客气,“作为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爱人,他应该知道你想做莫夫人想很久了吧?”

    “你!”徐小雅的脸色因为这句话变成了颜色。

    “徐小姐,我今天之所以答应和你见面只是突然之间想起了一句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所以想给你一些忠告,”江雨柔的声音很平静,不过说出的话听在徐小雅耳朵里却并不平静,

    “我不想对徐小姐所做的那些不入流的事情置评,我想对徐小姐说的是既然当初放弃他,就一定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据我所知,莫家人并不喜欢徐小姐,具体原因徐小姐应该比我清楚,所以我奉劝徐小姐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再做无谓的纠缠了!”

    “如果我不呢?”徐小雅强撑着自己。

    “你的人生自己选择,做一辈子小三不是谁都有勇气的!”

    “我不是小三,我和逸辰是真心相爱!”徐小雅反驳,语气已经趋于软弱。

    “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谁也没有办法,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江雨柔看着她眼睛里露出一丝同情,“我不会让你影响我的生活,三年前你办不到的事情三年后你同样办不到!”

    “你竟然威胁我?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我没有威胁你,只是在说实话,徐小姐可以自己斟酌。”

    “江雨柔,我不怕你使手段,你有什么招尽管拿出来,我一定会让逸辰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徐小雅气坏了。

    “看来徐小姐对小三这个身份着实喜欢得紧,既然如此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徐小姐好自为之。”扔下这句话江雨柔起身,在她起身时候徐小雅发现邻座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对着江雨柔点了点头,当看到男人手里摆弄着的相机,徐小雅气坏了。

    “江雨柔,我早该想到你会这样卑鄙!”说完话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泼了过来,既然江雨柔已经找了记者对这次谈话做了偷拍,她没有必要保持形象。

    江雨柔没有想到徐小雅会偷袭她,来不及闪避被她泼了一身的咖啡,这些饶是定力再好的江雨柔也没有了耐心,她想也没有想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清脆的耳光响起,徐小雅一脸的讶然神情,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江雨柔会打自己,在她捂住脸愣神间,江雨柔大步离开了咖啡厅。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