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19.发现他的不对劲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19.发现他的不对劲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逸辰试着拨打了好几次江雨柔的电话,但是都是关机,正揉着额头正着急时候电话响了,徐小雅的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莫总,小雅晕倒了!”

    “赶快送医院!”莫逸辰揉着额头,这个徐小雅怎么这么不知趣,这个时候还来添乱,因为心里不舒服,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已经送到医院了,只是……”

    “只是什么?”莫逸辰不客气的打断罗银兰的话。

    “不知道记者从什么地方听到了风声,把医院围了水泄不通。”

    “我马上过来!”莫逸辰脚下用力,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医院驶去。

    医院的大门口果然被闻风而来的记者挤了水泄不通,看见莫逸辰的车过来,记者们一窝蜂涌了过来,采访的话筒全部递到莫逸辰嘴边,争先恐后的发问充斥着莫逸辰的耳朵,在这种时候莫逸辰竟然难得的好脾气,面对记者们隐晦刁难的问题竟然没有黑脸。

    就在众记者奇怪他为什么如此好脾气的时候,医院的停车场使出了一辆保姆车,莫逸辰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保姆车远去后,态度马上来了180度大转弯,他推开面前的话筒,转身回到车里,在记者们惊讶的目光里驾车扬长而去。

    摔脱掉记者的跟踪,莫逸辰驾车来到了他为徐小雅安排的医院,徐小雅躺在病床上正在昏睡中,她的脸上清晰的五个指印,莫逸辰脸色一变转头质问她的助理,“她怎么会晕倒?还有脸上的红痕是怎么回事?”

    “她去见了一个人,然后发生了冲突。”罗助理不敢看莫逸辰。

    “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不跟着?”莫逸辰连珠炮似的追问。

    “她让我不要跟着,我也没有想到那个人会动手,等我赶过去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最遭的是咖啡厅有记者守候。他们拍下了小雅被打的一幕,然后还过来追问,小雅气得当时就晕倒了。”

    “记者?你是说当时有记者拍下了小雅被打的一幕?”莫逸辰跳了起来,他很清楚这个新闻发布出去的轰动性。于是马上给周扬下了命令,让他火速联系媒体让不要曝光,不一会周扬打来了电话,“莫总,事情已经闹腾出去了!”

    “媒体不听招呼吗?”莫逸辰炸毛了。

    “媒体只知道小雅晕倒,并不知道被打,报道这件事情的是网络,据说有人在咖啡厅全程记录了整个过程,然后直接发网络上了。”周扬停顿了一下,“新闻对徐小雅非常的不利。”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又是他做的?”莫逸辰咬牙切齿,很明显的是一启预谋抹黑徐小雅的阴谋,虽然抹黑的是徐小雅,但是对方真正的目的肯定是他,所以他想到了诸航。“打小雅的是谁?”

    “是……”周扬吞吞吐吐,“对方的脸上被打了马赛克。”

    “打了马赛克就查不清楚了?”莫逸辰火了。

    “好像是夫人!”

    “柔柔?”莫逸辰愣住了,“你确定!”

    “我不敢确定,只是觉得那个人和夫人很像,所以……”

    莫逸辰被这个消息愣住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江雨柔会去找徐小雅,并且还动手,以她的性格能让她动手一定是被气坏了。

    那个人既然如此兴师动众肯定会想办法让她去酒店,难怪早上她的语气很古怪,难怪他打电话再也找不到她,莫逸辰揉揉额头,感觉到了头疼,这下麻烦真大了!

    没有心思在医院等徐小雅醒过来,莫逸辰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临走时候吩咐罗银兰,“小雅醒过来你打电话给我!”

    从咖啡厅出来后,江雨柔回了学校,一进办公室就被李欣兰给逮住了,“老实交代,你和莫逸辰是什么关系!”

    “能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题?”江雨柔坐下。

    “不能!”自从早上莫逸辰来学校找江雨柔后,李欣兰就一直在猜测他们的关系,现在好不容易抓住江雨柔自然要问过明白。“让我先猜猜,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江雨柔摇头。

    “瞧我这脑子,莫逸辰和徐小雅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你怎么可能会和他谈恋爱,只是不是谈恋爱,为什么他会到学校来找你?”

    “他到学校来了?”

    “是啊,还和何舟庭打了一架,市委书记的公子和市长公子打架,这个新闻够劲爆吧?”

    “不觉得!”江雨柔淡淡的回答。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莫逸辰到底是什么关系!”

    “夫妻关系!”江雨柔淡淡的回答。

    “夫妻关系!”李欣兰张大嘴,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样。“你说你和莫逸辰是夫妻关系?这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开玩笑,这个新闻和他们两个打架相比你觉得哪一个更劲爆?”说完这话看见李欣兰的表情她马上补上一句,“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这事情其实挺复杂,我自己也不相信我结婚了,所以……”

    “江雨柔!”李欣兰一下子提高了声音,“这不是理由!”

    “别激动!这当然不是理由!今天的八卦头条你看了吧?”江雨柔制止住李欣兰,语气含着嘲讽,“作为一个正常人,你希望自己的老公每天上头条吗?”

    “你们还真是狗血!”李欣兰悻悻地坐下,“既然这样干吗要结婚?”

    “我也不知道,大概脑子被门挤了!”江雨柔淡淡的回答。

    “柔柔,你现在很生气吧?”

    “不知道!”

    “该死的莫逸辰,背着你做这样的事情还有脸找到学校!还让我看见你打电话给他,我呸!”李欣兰想起莫逸辰刚刚给她的名片,一下子掏出来往地上一扔,上去踩了两脚。

    她的动作让江雨柔一下子笑了起来。

    “你竟然还笑得出来?”李欣兰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她,“江雨柔,现在我相信你脑子被门挤了!”

    她到底会去哪里!莫逸辰一遍遍的拨打江雨柔的电话,但是回答他的一直是机械的女声。

    心中很彷徨,很害怕,很奇怪他竟然会害怕,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他害怕的事情。

    眼前出现诸航得意的脸,他计划这件事情一定很长时间了吧!现在这个局面他一定在得意地笑吧,他不能让诸航得逞,这不是普通的较量,如果是普通的较量他可以输。

    因为还有下次,可是现在他很清楚,他不能输,绝对不能输。原因他很清楚,那就是他己不能承受失去江雨柔了。

    这种感觉以前就有过,但现在,他感觉更强烈,更加确凿。为什么不能承受,他现在还说不清,他需要好好地整理心绪,但在整理前,他要紧紧抓住江雨柔的手不能让她挣脱,他很清楚只要她挣脱,那么她就永远不会回来。

    学校家和晓嘉都没有她的踪影,他很确定她不会回娘家, 那么现在的她到底在哪里?会不会和他在一起?

    不敢有丝毫停留,莫逸辰加快车速,以飞一般的速度去了诸航的家,诸航穿着衬衫,拖鞋,一副很懒散的模样打开门。

    “你来得挺快的!”莫逸辰没有理会他的讥讽,一把推开他冲了进去,屋子里并没江雨柔的的身影,他松了口气,转过身来,诸航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讥笑,而是布上了寒霜,眼睛里带着恨意。

    “莫逸辰,我这个家难道是你想来就来的?”

    “你想怎样!”莫逸辰嘴里吐出四个字,很显然不是回答诸航的话,而是在质问。

    “我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

    “你不觉得太卑鄙了?”

    “对付敌人偶尔用些手段并不为过。”诸航冷笑,“莫逸辰,这只是开始。”

    “诸航,如果不想重蹈覆辙最好老实点。”

    “莫逸辰,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说你觉得我会听从你的劝告吗?现在主动权并不在你手里,当然我们也不是没有合谈的可能,如果你把柔柔还给我……”

    “你做梦!”莫逸辰打断他。

    “莫逸辰,我奉劝你一句,趁我现在还有和你谈的耐心,抓住机会,要是等哪天我没有耐心了,你懂的。”

    “诸航,你不觉得太自信了,所谓的主动权从来就不会固定在谁的手里,难道过去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莫逸辰,不劳你提醒,这次我一定会让你没有还手之力的!”

    “好,我就等着你出招,不过你记住,相同的招数不能用太多,用太多就不灵了!”

    诸航那边没有找到江雨柔,莫逸辰有些庆幸,不过还是不踏实,毕竟现在一分钟找不到江雨柔他就一分钟放不下心来。

    这次的事情是他的错,他并不知道会闹成这样,她肯定气坏了,竟然找徐小雅动手,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酸楚,高兴她竟然会为他动手,酸楚是她竟然不信任他,看来是时候把一切都告诉她了,也许说开后她才会更信任他。

    学校,家里,文晓嘉包括诸航这边都没有她的踪迹,她会去哪里呢?莫逸辰心烦地掏出一只烟,刚抽了几口,手机响了,他接通,一个声音传来,“老大,狐狸露出尾巴了!”

    莫逸辰一愣,眼前出现一张清丽的脸,果然没有猜错,她竟然是他的人,莫逸辰熄灭烟头,“不要打草惊蛇,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夜幕降临,城西一个单身公寓的楼下,星辰公司副总经理张文彦停好车,抬头看了眼公寓大楼,打开另外一边车门,从里面捧出一大束花和一个盒子大步走入。

    公寓11楼的一个房间里,王已纯扫了眼墙上的钟,已经过了7点,人怎么还不来?正这样想着,门铃响了,她打开门,一束花出现在她的眼前,张文彦的头从花束下冒出来,“生日快乐!”

    “谢谢!”王已纯绽放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接过花束,语气轻快带着一丝娇嗔,“都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你的话我什么时候敢不听。”张文彦邪气地盯着她漂亮的脸,眼睛里的光芒很明白的表达着他的意思。

    王已纯自然心知肚明,侧身让张文彦进屋, “张总请!”

    张文彦打量着屋子,不到五十平的屋子,绿色的双人位沙发,白色的茶几,还有白色的柔制地毯,吊顶上设计了天花灯,感觉特别的漂亮,整个客厅也给人清爽的感觉。“房子装修得很漂亮!”他赞叹。

    “张总是见大世面的人,我这小窝哪能如张总的法眼。”王已纯娇笑。“听说张总的家从装修设计都是张总一把抓,什么时候有空让我也参观下。”

    “没有问题!”张文彦满口答应。

    王已纯请他坐下,很快从厨房端出准备好的菜肴,“都是我亲手做的,看看合不合口味。”

    “没有想到这么漂亮的人竟然还会做菜!”张文彦赞叹,拿起筷子每样尝了一下, “不错,谁要是娶了你一定是最幸福的男人!”

    “张总说笑了!”王已纯笑了,那笑容明亮照人。

    “别叫张总,怪生疏的,就叫文彦吧!”

    “这好吗?”她露出娇羞的样子,看起来更迷人了。

    “不好吗?”张文彦盯着她的脸,眼睛里有火在闪动,王已纯别过眼,拿起杯子给他倒酒,却被张文彦一把抓住了手,“今天你是寿星,我来伺候你!”嘴上这样说他的手却没有丝毫放开的样子,反而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王已纯象征性的抽了一下,没有抽出来,于是嗲嗲的叫了声,“文彦!”

    张文彦笑得更邪恶了,抓住她的手用力把她揽到腿上,低头就要吻她,王已纯娇笑着用手推开他的唇,“还没有切蛋糕呢?”说完从他的腿上跳下来,过去点蜡烛,张文彦突然想起什么,“你瞧我这记性。”转眼手里多了一个盒子,“打开看看!”

    王已纯打开,里面躺着一串钻石项链,“这么贵重的礼物!”她惊呼。

    “喜欢吗?”

    “喜欢!”喜欢就好,张文彦看着她姣美的脸,露出急不可耐的神情,王已纯忽略他眼中的欲火,点燃蜡烛,然后给他到了酒,两人举杯相碰,王已纯红唇轻轻碰了下酒杯,目光扫着张文彦,看着他喝干杯子里的酒,她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林默涵坐在办公室心烦的抽着烟,这段时间一直在犹豫摇摆,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爱陈清若,和她做@爱只是生理需要,本来他想维持一段时间就分开,不过莫逸辰的事情让林默涵看到了自己的危机,不敢想象这件事情被晓嘉知道的后果,和陈清若的关系必须了断,这次不管怎么样都要了断,绝不能像上几次那样拖泥带水。

    下定决心后他给陈清若去了电话,约她见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陈清若竟然拒绝了他的见面请求,她说这今天没有空,林默涵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她回答,过两天。

    还是没有江雨柔的消息,晓嘉都急死了,江雨柔只有她一个朋友,如果不来找她诉苦肯定是躲到什么地方疗伤了,想到江雨柔现在的处境,晓嘉心疼,可是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大概是知道她心情不好,林默涵今天很早就回来陪她,两人吃过饭出去散了一会步,回来后林默涵给她洗澡,因为她的怀孕林默涵变得越来越体贴了,晓嘉很满意,洗过澡后她坐在沙发上胎教,看看时间差不多,两人回卧室睡觉。

    林默涵刚刚把晓嘉盖上被子他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然后起身到外面接听,林默涵以前从来不会背着她接电话,晓嘉心中突然有些不安,她从来就是一个主动出击的人,于是马上翻身起床,跟了出去,在门口和林默涵撞上,“老婆。你怎么起来了?”

    “我想喝水!”

    “床头柜上不是有水吗?”他提醒。晓嘉有些尴尬,“我没有注意。”

    林默涵伸手抱起她返回房间,“老婆,刚刚是莫逸辰的电话,问嫂子的事情,我怕你不高兴所以到外面接听。”

    晓嘉有些惭愧,她刚刚竟然往那方面想了。

    林默涵把晓嘉搂在床上关了灯,心中有些打鼓,刚刚的电话是陈清若的,她告诉他明天有空,叫他中午去老地方。这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间段给他打电话,吓他一跳。

    他刚刚是骑虎难下,如果不接怕晓嘉怀疑,接又怕她听到声音,于是只好到外面去接,从前他的电话都是当着晓嘉的面接的,这次去外面接她肯定会怀疑,他脑子好使马上想好了对策,果然如他所想,晓嘉竟然跟出来了,还好他挂得快,还好他的对策足够好使,不过他的确也吓不轻。

    莫逸辰在外面抓狂了一整天,最后又回到了家里,推开门看见一室冷清,他无力的靠在了门上,刚刚在路上他还在期待,以为她最后还会回来,可是这次很明显的,他想错了。

    莫逸辰这一夜是在书房守着手机度过的,天亮后他起身去卫生间洗漱,被镜子里的人影吓得倒退一步。

    镜子里的男人,头发乱糟糟的,眼睛下面泛着青色,哪有平时的半点帅气英俊,这是他吗?他不敢相信地掬捧水洒在脸上,冰凉的水接触到皮肤,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些,他叹气开始洗漱,正刷着牙,突然听到书房传来手机铃声,满嘴泡沫就往书房跑,“柔柔!”

    “莫总,是我,小雅想见你!”竟然是徐小雅的助理罗银兰,莫逸辰有些不耐烦,声音很生硬,“知道了!”说完三个字把手机朝地上一摔,那头的罗银兰听见啪的一声,吓一大跳,莫逸辰这是怎么了,是在发脾气吗?从认识他到现在印象中好像没有见过他发脾气。

    转头看见徐小雅盯着她看,她笑笑,“他说马上过来!”

    莫逸辰走出门,周扬在楼下等他,“总裁,回公司还是去医院?”

    “去找文晓嘉!”莫逸辰哼一声。

    尽管莫逸辰已经修饰过了,但是眼中的血丝还是没有办法修饰掉,晓嘉看着他冷笑,“莫总这一大早的想干什么?”

    “你确定没有柔柔的消息?”

    “莫总这是什么意思?”晓嘉冷笑,“陪着徐小雅开房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

    “那是个误会。我和小雅之间,清清白白的!”

    “清清白白!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啊?”

    “这件事情我会给柔柔解释的,你别添乱,告诉我柔柔到底有没有找过你。”

    “我就不告诉你!”晓嘉瞪他,莫逸辰那放下平时高高在上的样子求她让她很解气,“除非你和那妖精一辈子不来往。”

    “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莫逸辰真的很头疼,要不是有求于她,他早摔手走人了“柔柔一夜未归我真的很担心,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

    “我呸……”晓嘉瞪他,“你就这么希望柔柔出事情,好把那个贱人扶正?”

    “晓嘉,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莫逸辰控制住自己,这样被人一句一顶的嘲弄他这辈子可从来没有经历过,可是这次却只能忍,谁让他心里着急呢。

    “莫逸辰,你要是发誓不和那妖精来往我可以考虑告诉你柔柔的去向。”晓嘉这次是拿住了莫逸辰的痛楚,凭莫逸辰好脾气的被自己逗弄到现在来看,他对柔柔也不是没有心,不如借机让他发誓,好断了和徐小雅的往来。

    “文晓嘉,你能不能讲理一点!”莫逸辰终于无法忍耐,“你就这么见不得我们夫妻好!”

    “你什么意思,感情柔柔离家出走是因为我啊!”晓嘉也喊了起来,“我让你和那妖精断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我看你是巴不得我和柔柔不好过,今天算我白找你了,自以为是,你以为我真查不出柔柔在哪里啊!”莫逸辰起身。

    “莫逸辰你就吹吧,要是你查得出来,早就去查了,还用等到现在,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改变态度,我是不会告诉你柔柔的消息的,你也别妄想从林默涵那边打探消息。”

    “你放心,小爷绝对不会打扰你的!”莫逸辰咬牙切齿,

    晓嘉嘲弄地一笑,“这是你说的,你可得记清楚了,不要嘴上说得好听,私底下又偷偷摸摸的给默涵打电话。要不是昨天晚上默涵出去接你电话,姐昨天晚上就骂死你!”

    “你没有做梦吧?”莫逸辰也气晕了,压根没有仔细听晓嘉的话,“谁他妈的昨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了?”

    话一出口突然发现不对,他昨天晚上没有给林默涵打电话,为什么林默涵会这样说?难道他在撒谎?莫逸辰心里一下子明镜一样的,林默涵一定又在外面偷吃了。

    该死的林默涵,自己的老婆怀着孕他竟然还有心情在外面风流,难道就不怕东窗事发?想起晓嘉现在是孕妇,莫逸辰突然觉得有些不忍心,等他把自己的事情理清楚得抽空说说他,别玩过火。

    “打了还不承认,莫逸辰,我瞧不起你!”晓嘉以为他在否认,露出讽刺的笑容,莫逸辰却没有再还嘴,而是起身离开了。

    晓嘉回家,突然想吃甜品于是拐道去了她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她买了许多甜品,上车时候听见有短信提示音响起,晓嘉以为是江雨柔,快速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有些失望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短信内容却让她有些吃惊。

    “你不想知道你亲爱的老公现在在景城大酒店干什么吗?”

    这条短信的意思很明白,绝对不是发错了这么简单,晓嘉马上把车开去了景城大酒店,她在露天停车场上看到了林默涵的车,林默涵经常出来谈生意,车停在酒店门口很平常,晓嘉在犹豫,思考好一会后她拨了林默涵的电话,“在哪儿呢?”

    “在公司。”他回答。这个回答让晓嘉心里一沉,“我离你公司很近,过去找你?”

    “我马上有事情要出去!”他马上回答。

    晓嘉看着停车场里林默涵的车,脑子里很乱,“他在撒谎,为什么要撒谎?难道?”

    她一动不动的坐在车里,眼睛盯着林默涵的车,想看看林默涵什么时候出来,和谁一起出来。

    正盯得聚精会神,车窗被人拍了一下,晓嘉看过去,竟然是婆婆林夫人。她赶紧打开车门,“妈,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这边见一个朋友。”林夫人关切地看她,“你坐车里干什么?是不是不舒服?”

    “我很好。”晓嘉回答,虽然林夫人对她和颜悦色的,但是她还是有些紧张。

    “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准备回家吃!”

    “别回家吃了,和我一起吧。”

    “我回去吃,不打搅妈见朋友!”晓嘉拒绝。

    “说什么话,朋友能有我孙子重要吗?”

    晓嘉只好唯唯诺诺的跟了林夫人进了酒店,林夫人对她挺关心,点了许多她喜欢的菜,等到晓嘉吃完饭出来一看,林默涵的车子早就没有影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