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1.贱人怀孕了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1.贱人怀孕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想过他找上门来的情形,低声下气,满脸懊悔,唯独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如此理直气壮。愕然之余,突然想起自己打徐小雅的那记耳光,那么他应该是为了她兴师问罪来了。

    “想说什么请出去说,晓嘉睡了,我不想吵醒她!”她冷笑着指着门示意莫逸辰出去。

    莫逸辰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恶狠狠拉向他,凑在江雨柔耳朵边上低声说道,“不想我闹腾开来,你就先跟我回家!”

    江雨柔伸手去推他,“莫逸辰,你想干什么?”

    “跟我回去!”

    “我要照顾晓嘉!”江雨柔拒绝。

    “柔柔,那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这的确是个很好的借口!”

    莫逸辰抬头对上她的眼睛,从那里看到了她毫不掩饰的讥诮于不屑。他不由得阴沉了脸,沉默地看了江雨柔片刻,沉声说:“柔柔,你能不能讲些道理?你让我怎么办?她生病了,你让我甩手走人吗?”

    “那你原本想着怎么办?是不是不被曝光,你就一辈子瞒着我?莫逸辰,你到底有没有为我想过一丝一毫?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已经结过婚?你不觉得你侮辱了我吗?”

    “那天晚上我想过要告诉你的,可是手机没有电,而且又太晚,我怕打搅你休息。”

    江雨柔缓缓地摇着头,声音里透出无尽的疲惫,“莫逸辰,你不要糊弄我了,也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坦荡荡,为什么只是想过要告诉我而不是直接告诉我?你其实一直试图把我蒙在鼓里?因为你也不确定,因为你心虚,你知道你和那个女人之间绝对不是像你们嘴上说的那般干净!你敢说你的内心从来没有动摇过吗?你敢说你真的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朋友吗?那她呢?她也只是把你当做普通朋友吗?而你,你真的看不穿她的心思吗?还是想自欺欺人,根本就不想去看穿?”

    她的话一句句击打在莫逸辰的心口上,将他死死地钉在那里。他僵直地坐在那里,半响才吐出一句话,“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她有什么。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那么聪明,你怎么会没有想到今天的结局呢?你只是存着侥幸心理,你只是不想控制自己,你和那个女人纠缠到现在,难道你就真的没有想过别的?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你那些理由,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个水到渠成的借口吗?你们是多么无辜啊,从来没想过去伤害谁,你们一直在克制,可是感情就是这样不受操控,就是这样水到渠成了。而我这个所谓的妻子,最后的知情者还必须要理解你,相信你,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

    “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考虑周到,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莫逸辰的语气带了些祈求的味道。

    “你还想有下次?你认为我还会给你下次?莫逸辰,到底是你天真还是我傻,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轻描淡写的就抹过,你认为我很好欺负是吗?”

    “江雨柔,你到底想怎么样!”莫逸辰的眼中泛着冷气,江雨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仅仅只是凭着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堕入不安的深渊。“我希望你在我有耐心之前回心转意!”

    这算什么,威胁吗?江雨柔脸都白了,做错事情的是他,为什么他还如此理直气壮,“我不回去!”

    “你在惹我生气!”他盯着她,“我的耐心很有限。”

    “你难道就没有惹我生气?”江雨柔反问。“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有过耐心这种东西?”

    “呵呵!”莫逸辰冷笑,“江雨柔,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难道你嫁给我就真的是因为爱我吗?你对我什么时候有过耐心?耐心这种东西,从来都是我给你的,我在用耐心等你爱上我,我在用耐心等你的心回来,但是你呢?”

    我没有耐心?我没有耐心?江雨柔简直想大笑几声,他每天都在为前女友鞍前马后的忙碌,如果自己没有耐心,可以忍到现在吗?

    “莫逸辰,你扪心自问,你的心到底在哪里?你所谓真心可曾放过一丝一毫在我身上?”江雨柔大喊起来,毫无形象,喊完眼中迅速的湿润了,她忽然觉得自己特别的憋屈,酸意直从心里冒上了鼻子和眼睛,哗地模糊了视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江雨柔把眼泪逼回去,笑着转身,“晓嘉,你醒了?”

    晓嘉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江雨柔身边,目光看向莫逸辰,“莫逸辰,我和柔柔生死之交,借她照顾我几天都不行吗?”

    莫逸辰看着她,“她照顾你,默涵呢?”

    晓嘉冷冷的笑了几声,“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指不定是在哪个女人的怀里开心着呢。”

    莫逸辰被她噎了一句,“默涵他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都被抓了现行了还需要否认吗?”晓嘉冷笑,“柔柔我先借着了,怎么说我也是身体虚弱的人,找个人照顾一下不过分吧?”

    莫逸辰毫不动摇“不行,柔柔必须回去!”

    “她回去干什么?看你和旧情人重燃爱火?”晓嘉眼睛里满是嘲讽,“莫逸辰,你和林默涵不愧是发小,想的都一样美呢,是不是都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晓嘉!”江雨柔扶着她,“你先回去休息吧!”

    “柔柔,你别老这么忍气吞声的,今天就把话都给他说开了,如果他还要和他的旧情人藕断丝连,那就和你一刀两断!”

    “晓嘉,你就别管我们的事情了。”看着晓嘉激动的样子,江雨柔赶紧拉着她进入卧室,“你先休息,我的事情我会解决!”

    “你要是能解决就不会任由他欺负!”晓嘉还要再说。

    “你先回去躺着,听话!”在江雨柔的坚持下晓嘉瞪了一眼莫逸辰不甘心地进了卧室。

    江雨柔关上门坐下,“莫逸辰,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吧!”

    “江雨柔,你知不知道我不到你很着急?为什么不开电话?”莫逸辰压低声音,

    “我忘记了!大概是没有电了吧!”江雨柔淡淡的回答。

    她轻描淡写的样子让莫逸辰很生气“我对于你来说是不是什么也不是?”

    “我很想把你当成我的谁,可是事实证明你并不是我的谁!”

    “江雨柔!”莫逸辰是真的怒了,“你说过相信我的!这就是你所谓的相信?”

    “莫逸辰,我很想相信你,可是你让我怎么相信?”江雨柔的眼中有了情绪,“不要告诉我你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如你所说,的确什么也没有发生!”

    “既然如此用得着去酒店开房吗?而且还开一个房间?”江雨柔质问,“你是没有钱还是没有家?”

    “柔柔。那天晚上小雅生病了,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办法只好留下来照顾她!”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我记得上次你在医院照顾她的理由也是因为她生病了,你不觉得这样的谎话说太多了?”

    “是真的,不是谎话!”

    “既然如此我问你,她的助理呢?不要告诉我她家里又遇到了事情?”

    “你说得没有错,她的爸爸昨天去世了。”

    “真巧,那么下次是不是就该轮到她妈妈死了?”江雨柔嘲讽。

    “柔柔!”莫逸辰皱眉,这样不可理喻的江雨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莫逸辰,一男一女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一个干柴一个烈火,连衣服都换了,可能什么都不发生吗?”

    “柔柔,我换衣服是因为衣服被她吐脏了!”

    “是吗?”江雨柔冷笑起来,“你们需要多近的距离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如果我记得没有错你的助理周扬不是吃素的吧?为什么不让他去扶她?”

    “你能不能讲点理?”

    “我不讲理?”江雨柔呵呵笑了两声,“和我这个不讲理的人你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吧?既然如此你还是回去陪你的爱人吧,没有人要求你来这里。”

    “江雨柔!”莫逸辰的脸上终于带了一层薄怒,“我重申一遍,我和她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事实,至于你说的什么也没有发生,鬼才相信!”

    “江雨柔,你确定你的无理取闹真的是因为酒店的事情而没有别的吗?”莫逸辰的耐心消磨干净,

    “你想说什么?”

    “徐小雅的确是我的初恋,我也的确和她走得很近,不过我莫逸辰行事光明磊落,所有事情都摆在台面上进行,绝对没有藏着掖着,”

    “你的意思是我藏着掖着了?”江雨柔反问。

    “你有没有藏着掖着自己心里很清楚!”

    “莫逸辰,你说清楚!”

    “你能告诉我这两天你到哪里去了吗?”

    “我去旅游了!”

    “一个人?”

    “不然呢?”江雨柔冷笑,“我又没有什么死心塌地的初恋自然只有一个人。”

    “你撒起谎来还真是眼皮都不眨!”莫逸辰冷笑,

    “你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莫逸辰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扔给她,江雨柔惊讶地看见她救诸航的画面竟然出现在他的手机上。

    “不要告诉我你和诸航只是偶遇?”莫逸辰嘲讽。

    “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你别管我这个是从哪里来的,我只想问你,这些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不过我们的确是偶遇!”

    “你回答得挺干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只是偶遇吗?偶遇需要尽心尽力的服侍他,最重要的是我查过住房登记,诸航竟然住在你房间隔壁,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莫逸辰,你派人跟踪我?”江雨柔气得发抖。

    “江雨柔,你别颠倒黑白!”莫逸辰收了手机,一脸的疲惫,“你不开机,也没有信息,我担心才让人去查你的行踪,却没有想到竟然查出了这么一出。”

    “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是凑巧他冲浪出事,我不能见死不救,我是清白的!”

    “好吧,我相信你是清白的,那么你能不能也相信我是清白的?”

    “不能!”江雨柔回答得很干脆。

    “理由!”

    “性质不一样,我那时候是生死关头,而你是屡教不改!”

    “江雨柔,你能不能不这么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江雨柔在心底冷笑,莫逸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可是她没有质问出口,撕破脸皮的争吵已经没有什么意思,“我现在不想和你吵,你还是离开吧,晓嘉要休息了!”她的漠然让莫逸辰最后看她一眼,拉开门大步离开了。

    自从那天晚上来过后,莫逸辰就再没有出现过,江雨柔还是固定的上下班,晚上回到晓嘉的家照顾她,林默涵来过几次,都被江雨柔以相同的理由挡了架,“晓嘉身体还没有恢复,有什么事情等她身体恢复再说。”

    她和晓嘉又回到了上大学那时候,那时候的他们没有男朋友每天粘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打工,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们是无忧无虑的,而现在虽然她们都不去提那个敏感的话题,可是晚上的辗转都在说明她们已经回不去了,永远也回不去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刻了。

    晓嘉请了长假,她好像有辞职的打算,江雨柔知道她是被林默涵伤透了心,她不由得想起结婚那天她的担忧,多可笑啊,竟然成真了。

    晓嘉的性格江雨柔很了解,要么爱得死去活来,要么就断得干干脆脆,她对这段婚姻的期待是那样的高,对于和林默涵的爱情是那样的真,所以她无法忍受林默涵的出轨。

    不过正是她这要强的性子使然,她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好,江雨柔看在眼里很着急,她不能看着晓嘉就这么憔悴下去。于是下班时候去买补药。

    晓嘉躺在床上,目光就那么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脑子里还是那天发生的情形。

    她察觉了林默涵的不对劲,于是没有戳破他,第二天她跟踪了他,看见他去和陈清若见了面,看见他们一起出现,晓嘉的心痛得不能呼吸。

    多可笑啊!她竟然还以为陈清若是傍上了别的男人,却没有想到那个别的男人竟然就是林默涵,他还真是大手笔,又是别墅又是跑车。

    嫉妒很愤怒让她想冲进去的可是转念一想,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她现在进去他们有一万个理由否认。

    晚上林默涵竟然打电话给她说出差,在他打电话的时候晓嘉的车一直跟着他,跟着他来到景城大酒店,看见他进入了顶楼的房间,原来这里是他们幽会的地方,原来他一直在欺骗自己。

    知道房间号码后她继续回到楼下的车上静静的等待着,然后她看到陈清若出现了,她开着红色的跑车,打扮得异常的漂亮。

    晓嘉去酒店要房卡,酒店的人不给她,没有办法她只好去敲门,开门的竟然是陈清若,她看见她脸上的红晕,看见她脖子上面的吻痕,看见林默涵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虽然已经想过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但是亲眼见证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她被刺激得发疯。

    她打人摔东西尽情的发泄,看着林默涵对陈清若的袒护,她的心碎了,她像发疯般扑过去,想扯烂陈清若那张脸。

    可是林默涵竟然拦住了她,还推了她,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推她,他忘记了她是他结发的妻子,他忘记了她肚子里还怀住他的骨肉。

    晓嘉的眼泪下来了,她对这个孩子的期望是多么的高,却没有想到她最终会被父母扼杀,如果知道会这样,她宁愿不去管林默涵的出轨,她宁愿和他离婚独自把他生下来养大,但是这个世界声没有如果,她的孩子的的确确已经没有了。

    门铃响了,晓嘉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挣扎着打开门,林默涵站在门口。“晓嘉,我们谈谈!”

    晓嘉没有做声,转身走回了客厅,林默涵跟进来,

    “老婆,对不起!”他道歉。“我知道自己混蛋,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是真的爱你,老婆,看在我真的爱你的份上,请你原谅我。”

    “林默涵,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个很恶心吗?如果你真的爱我怎么会爬上别的女人的床?”

    “老婆,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也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那天晚上我已经决定分手。”

    “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

    “真的,老婆,我发誓,我真的是想和她分手的。”

    “你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牌坊吗?对我而言一次出轨和百次出轨是一样的,”晓嘉的声音带着疲惫,“林默涵,我可以原谅你婚前的那些烂事,但是婚后出轨我绝不原谅!”

    “老婆,我已经知道错了,这些天来我已经反省了,只要你原谅我,我愿意做牛做马。”

    晓嘉呵呵地笑了,“林默涵,要是换做我和别的男人有染,你会原谅我吗?”

    林默涵没有做声,晓嘉冷笑,“你的答案很显然是不会原谅对吧?既然你自己也觉得这是不能原谅的事情,为什么要我原谅。”

    “老婆。这个性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男人女人那点事情吗?为什么要用两个标准来衡量?”晓嘉冷笑,“林默涵,你是不是以为你有钱有皮囊后面有大把的女人往上靠我会迫于形势原谅你,我告诉你,我的字典里没有这种说法,我不会原谅你的,打死我也不会原谅你!”

    林默涵抿紧了唇,他没有想到晓嘉会这样坚决。他坐着没动,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有些困难地说:“晓嘉,我们两个都冷静些,好吗?”

    晓嘉低下了头,缓缓说:“我已经冷静了这许多天了,该考虑的我全部都考虑过了,我们刚结婚没有多久,现在离婚的消息传出去影响不太好,所以离婚的事情就不要放大,就我们两个人先去把手续办了,等遇到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两家老人。”

    “晓嘉!”林默涵噌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恼怒,内心却突然涌起了莫名的恐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离婚?”

    晓嘉朝他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如果是你得想想自己有什么立场和理由!林默涵,犯错的人是你,不是我。”

    “晓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林默涵,你不是孩子,是有独立思维的大人,是几个公司的老板,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后果吗?我不相信你会没有想过,你只是存在侥幸,想蒙混过关。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原谅的,我的底线在那儿,而你做错了事情。就必须承担后果。”

    晓嘉很冷静,没有给他有任何插话的机会,见林默涵还想再说,她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还有,我现在真的不想看到你,你走吧,离婚的时候我们再见!”

    林默涵双手握成了拳,在那里直直地站着,仿佛整个人都紧绷成了一根弦。他不想离开,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可晓嘉就那样指着门看着他,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他还能怎么做,还能怎么解释?

    江雨柔回来的时候晓嘉睡着了,脸上依稀有泪痕,她叹气替她掖掖被子,转身去为她煎药,药熬好后晓嘉醒过来了,她小口小口的喝着药,嘴里的苦涩已经被心里的苦涩替代,终于喝完了药,她看着江雨柔,“柔柔,我今天对他说了离婚的事情!”

    “你要离婚?”江雨柔愣住了。“父母那边怎么交代?”

    晓嘉露出苦涩的笑,“你知道我的脾气,要不是担心父母,我压根就不容忍到现在!”

    “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没有!”

    晚上躺在床上,江雨柔又是翻来覆去的翻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早上去学校她遇见了陈清若,她看她的眼神含着挑衅,江雨柔迎过去,“我希望你离默涵远一些!”

    “我也想啊,可是默涵不答应啊?”她妩媚地一笑。

    “默涵是结过婚的人你不知道吗?”

    “结婚可以离婚啊!”她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陈清若,不要让我瞧不起你!”江雨柔的耐心不在。

    “瞧不起我?你以为你是谁啊?”陈清若冷笑,“你还真以为你是星辰董事长的夫人?有本事你去找徐小雅让她离你老公远一点,林默涵又不是你的谁,你掺和个什么劲?”

    “你的意思是要一直纠缠到底了?”

    “不错!我爱默涵,默涵也爱我,我们在一起有错吗?”

    “陈清若,你就那么想嫁人豪门?既然对方是有妇之夫你也无所谓?”

    “我和默涵高中时候就是恋人,现在只不过是破镜重圆而已。”

    “破镜重圆?你这借口找得不错,你之前是费尽心思的想勾引莫逸辰,现在则是林默涵,难道你就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陈清若,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你想要嫁人找什么人不可以,为什么要破坏别人的家庭?”

    “破坏别人的家庭?”陈清若冷笑,“这都是拜你所赐,江雨柔,要不是你藏着掖着让我受如此切齿大辱,我怎么会一心想要嫁人豪门?”

    “你是在报复我?”江雨柔突然记起她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很快就会和她有私底下的聚会,她那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勾引林默涵了吗?

    “既然如此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找上晓嘉?”

    “我不怕告诉你,我找上林默涵就是为了针对你,就是为了让你不痛快,不是你的好朋友吗?我报复不了你,我可以报复你的好朋友,你们不是好得穿一条裤子吗,我就是要抢她男人,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后无能为力。”

    “你这个恶心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陈清若冷笑一声,“江雨柔,你拿什么和我斗,你有时间替别人着急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理清楚吧!我不奉陪你了!”

    “陈清若,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对着她喊,陈清若对她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风姿绰约的离开了。

    江雨柔看着她的背影握紧拳头,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她长得如此漂亮,有大把的男人为她前仆后继,林默涵和晓嘉的婚礼她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甘愿当小三?

    她又想到了徐小雅,她也是大把的男人往上凑,而且也知道自己和莫逸辰结婚的事情,临了她还理直气壮的找自己理论,仿佛她才是最受伤害的一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们曾是他们的初恋,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曾经爱过或者现在还在爱着就有理由不知道廉耻?

    陈清若这几天心情很好,虽然那天在酒店挨了晓嘉一顿揍,但是苦肉计的效果是非常有效的,知道一切到酒店捉奸,闹腾开来,这就是她的目的。

    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从夜店的英雄救美开始全部是她策划的,她知道林默涵是花心大少,知道他耐不住寂寞,更了解男人那颗虚伪的心。什么初恋什么爱情都是骗人的鬼话,当然这个计划里最让她引以为傲的是她提前做了处女膜修补术,这应该才是套牢林默涵让他相信她爱他的原因。

    有钱男人还真是奇怪,自己不干净但是却个个都有处女情节,林默涵大概以为自己真的很爱他所以才会把贞洁保持到现在吧。

    陈清若冷笑,爱他吗?曾经爱他还差不多。不过就算是曾经爱他也没有抵得过金钱的诱惑,不得不说她一直就是一个虚伪的人。

    想不通当初的林默涵为什么会那么低调,低调得她一直以为他家世普通,虽然很喜欢他的皮囊,可是和金钱相比皮囊的诱惑就相对小了些,所以当那个暴发户的儿子追求她。她就毫不犹豫的投入了那个暴发户儿子的怀抱,她的处子之身就是交给那个爆发富的儿子的。

    后来她上了大学,见到的有钱人越来越多,眼睛都挑花了,自然爆发富的儿子就被她一脚揣飞了,她虽然淫荡,但是她的脸长得好,拿捏得当导致人人都以为她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嫁人豪门一直是她的梦想,所以在看到莫逸辰的时候才会想方设法的接近,然而结果不乐观,人家压根对她没有心思。

    最让她恼火的是竟然被江雨柔耍了一把,对江雨柔的恨一直在滋生,她一直在想用什么方法报复她,可是很遗憾,她一直没有找到方法。

    林默涵和的婚礼全城轰动,在报纸上看见他们的婚礼报道时候陈清若是嫉妒的,看着林默涵身边的晓嘉,陈清若和自己做了比较,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一样能比过自己,心中突然涌起了想法,自己是他的初恋,会不会也有旧情复燃的一天。

    后来看到徐小雅和莫逸辰的绯闻被无限放大,她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幸福是要去争取的,于是一个计划开始形成。

    她骨子里一直就是一个虚伪世故的人,这些年一直没有断过男人,就在准备计划的时候她还和一个酒吧的调酒师有暧昧,那天晚上酒吧里遇险就是和调酒师合谋的,在合谋这件事情之前她下了血本,不但去做了处 @女 膜修补术还花大价钱专门进行了私处保养,让自己像一个处女一样。不得不说她很谨慎,毕竟像林默涵这样的男人经验丰富,稍有不慎就会露出马脚。

    果然林默涵上钩了,被她成功勾@引到了床上,不过很显然他对她并没有负责的打算,他还真是大方,仅仅是睡了她两个晚上就给她一栋别墅和一辆车,陈清若发现自己还有机会,她不相信林默涵对所有女人都是这样大方,那么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她觉得自己应该再博一把。

    于是声情并茂的在他面前演了戏,林默涵还真是好笑,她三言两语竟然就让过去从他心里过去了。

    说他幼稚吧,有些好笑,那么大的公司他管理着难得还见少了尔虞我诈,他相信她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本让她爱他。

    原来以为和他的关系会持久,她正做着登堂入室的美梦,却没有想到林默涵竟然打电话给她了,和她这段时间他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她,陈清若很聪明,她从林默涵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对劲。原来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给她什么,既然如此不何妨撕破脸皮。

    于是她故意晚上给他打了电话,故意在第二天跟踪晓嘉,故意让晓嘉看见她和林默涵在酒店出现。

    她的计划成功了,晓嘉发现了他们,不过她好像只是开始怀疑,于是她又挑晚上给林默涵打电话,她听到林默涵仓促的挂电话,知道晓嘉肯定怀疑上了,于是在次日早上又给给林默涵发短信,约定见面时间,一切都准备好,现在就等好戏开场。

    结果很惨烈,晓嘉冲到酒店堵住了她和林默涵,为此还流了产,陈清若知道,林默涵不会原谅她,她和林默涵的交集到此结束,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准备偃旗息鼓时候,竟然发生了意外。

    她怀孕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