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2.一起打小三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2.一起打小三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这难道就是天意,让晓嘉失去孩子而她得到孩子,这又是一个筹码,她一定得握紧他。

    首先她得去找晓嘉谈谈,只要她放手,她就有机会。

    晓嘉没有想到陈清若这个女人竟然敢找上门来,这个女人是间接杀害她宝宝的凶手,她真想把她撕得粉碎。无视晓嘉仇恨的眼神,陈清若笑得很灿烂,“我今天来这里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不要脸的女人,滚!”

    “我会滚的,不过在滚之前你得听我把话说完。”陈清若用手撑住晓嘉准备关上的门,“关于你流产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你孩子还在我是不打算插足到你和默涵之间的,不过现在既然你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我觉得应该和你把话说清楚,默涵爱的人是我,求你成全我们!”

    “你觉得我会成全你们么?”晓嘉冷笑。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啊?”说是商量但是陈清若的语气却带着挑衅,说出来的话更是句句伤人。

    “我是默涵高中时候初恋,当年他很爱很爱我,而我却不爱他,为了追求我他死缠烂打变化了无数花样,结果我都没有喜欢他,这次见面完全就是巧合,他在酒吧救了我,然后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说有什么事情他可以第一时间赶到我身边,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却没有想到我父亲会生病,那时候我怕很无助,医院里等着要钱,而我压根拿不出那么多的钱,默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消息,很快赶到了我身边,他不但负担了我父亲的医药费还天天去看他,对于他的付出,我很感激,换任何人都会感激的。”

    她停顿了一下,看着晓嘉面无表情的脸继续往下说,“不过也只是感激,并没有别的成分,后来默涵经常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他一直是个体贴的人,所有事情都想在我的前面,听说我现在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他竟然买了房子送我,因为房子离学校太远,他连车子也一起买了,我被他感动了,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男人无怨无悔的为你付出那你还需要要求什么,于是我同意和他交往。”

    晓嘉虽然不完全相信陈清若的话,但是林默涵送陈清若房子和车子的确是事实,想到陈清若是他的初恋,想到他为了讨好她送她房子和车子,她的心抽搐成 一团。

    “我并不知道他已经结婚,默涵对我隐瞒了他的婚姻,我们在一起后他才告诉我事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把自己给了他,他对我承诺一定会和你离婚娶我,他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因为想我他在景城大酒店特意包了一个豪华套房,每天中午他都要接我去吃饭,每天他都在那个豪华套房里和我做 爱,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是没有办法,谁叫我也爱上了他。”

    陈清若叹气,“爱一个人就像是飞蛾扑火,我明知道和他这样不好,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拒绝他,默涵告诉我说你又凶悍又无理,他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老婆,对你已经完全没有兴趣,本来想提出离婚,可是你怀孕了,本来他想让你打掉这个孩子的,可是又觉得不忍心,毕竟孩子是他的骨肉,孩子是无辜的,于是他对我承诺等你生下孩子就离婚。”

    “你撒谎能不能有点水平?”晓嘉冷笑,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因为爱他所以我不想逼迫他,而对你这个不知情的人我很愧疚,为了让你安心养胎,我让默涵晚上回去陪你,白天陪我,我一直以为我和他的关系会保持到你生完孩子,可是没有想到默涵自己不能忍受和我分开,他非要在晚上来陪我,我更没有想到你会发现我和他的事情,你是聪明人,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亲眼见证,要不是默涵护着我,你的孩子又怎么会没有了。”

    这话让晓嘉握紧了拳头,的确那天晚上林默涵压根没有考虑她打着肚子反而一味的偏袒这个女人,孩子也是被林默涵推倒后失去的。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晓嘉恶狠狠地看着陈清若。

    “你还真是幼稚,你拿什么和默涵斗?”

    “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

    “不能在一起?你还真是幼稚,我们现在就天天在一起,昨天晚上他还去了我那里,这就是他的杰作。”她炫耀地让晓嘉看她脖子上面的吻痕。

    “贱人!”晓嘉气得发抖,扬手抽向陈清若脸上,陈清若伸手抓住晓嘉的手,

    “那天之所以被你打是因为要在林默涵面前演戏,今天则没有这个必要,以你现在的身体,你认为能打得过我吗?”

    说完她摔开晓嘉的手,“你最好还是痛快点把婚离了,要不然……”陈清若冷笑。

    江雨柔走出电梯,远远的她就听到房间里有说话的声音传来,紧走几步看见房门大开,晓嘉和一个背对着门的女子对峙着。

    “他已经不爱你了,既然这样你为何不干脆放手,就这么拖着有什么意思?”女子的声音咄咄逼人。

    “你 做梦去吧?姐就算不爱林默涵也要拖死他,你想要登堂入室下辈子!”晓嘉的脸色很苍白。手在颤抖。

    “这样有意思吗?”女子冷笑,“你最好趁现在他有懊悔之心时候乘机提条件,要不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如果他的悔意消失,就不会是现在我来找你谈的局面,到时候一无所有的被扫地出门,有得你后悔的!”

    江雨柔快步进屋,听见脚步声,和晓嘉对峙的女子转过身来,不是陈清若又是谁,江雨柔伸手扶住晓嘉怒视着陈清若,“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出现?”

    “江雨柔,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一边凉快去!”陈清若压根不把她放在眼里。

    “陈清若,我警告过你的!”江雨柔握紧了拳头。

    “警告过我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连自己男人都管不住的女人,一个连结婚都不敢公开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来警告我?”江雨柔一直给人呈现的是柔弱的样子,所以陈清若压根不怕她,反而嘲笑起她来。

    江雨柔看着她猩红的小嘴里吐出的一句句刻薄的话怒从心起,迎面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这个耳光是替晓嘉打的!”

    陈清若做梦也没有想到柔弱的江雨柔会动手,还在愕然间江雨柔的第二个耳光又到了,“这个耳光是替你晓嘉未出世的孩子打的。”

    陈清若终于反应过来,江雨柔的第三个耳光到了,“这个耳光是替我自己打的,当初你咄咄逼人我步步退让没有想到反而助长了你当小三的气焰,要是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放过你!”

    “江雨柔,我和你拼了!”陈清若叫嚣着扑过来,冷不防被晓嘉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拼命的往后扯,陈清若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在两人的合力围攻下,陈清若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离开了,看着她灰溜溜的离开,江雨柔和晓嘉相视而笑。“柔柔,看来我们生死之交的条款上面又要添加一条了。”

    “一起打小三!”江雨柔会意,两人再一次相视而笑,这是晓嘉流产以来第一次展开笑颜,却是笑得如此开怀。

    虽然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丈夫,但是还有朋友,阳光总在风雨后,人生只要能笑得出来就不算是悲惨!

    晓嘉失去孩子搬出去的事情被林家知道了,婆婆林夫人约了她见面,晓嘉以为只有林夫人一人,却没有想到林默涵竟然也在。

    看见林默涵晓嘉的脸色一下子变不好了,要不是林夫人在她肯定会转身就走。

    林默涵殷勤的起身给晓嘉拉开椅子,晓嘉僵硬地坐下,

    “老婆你喝点什么?”

    “咖啡!”晓嘉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现在她看见林默涵就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林夫人盯着晓嘉,惨白的脸,消瘦的身材,怎么看都找不到亮点,她的眉头不自然的皱了起来。

    林家几代单传,人脉一直不兴旺,林夫人对孩子的喜欢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因为深知母亲的这一弱点,所以结婚时候林默涵故意撒谎说晓嘉怀孕了,林夫人第一面其实对晓嘉并不满意,不过听说她怀孕后看在孩子的份上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自那以后,林夫人就开始数着日子的盼着抱孙子。

    孩子没有的事情林默涵一直瞒着林夫人,直到几天前才告诉了林夫人,林夫人听说孩子没有了,简直难以接受,问他原因林默涵也不细说,只说是因为在酒店摔了一跤后流产,林夫人听了非常生气,想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就这么没有了,她气得几天吃不下去饭。

    刚刚缓过来林默涵又来找她了,让她把晓嘉劝回家。林夫人这才知道晓嘉离家出走了。看着晓嘉对林默涵的态度,林夫人心里一阵的嫌恶,这个女人不知道给儿子吃了什么药竟然会让儿子死心塌地到如此地步。

    娶了她也就算了,那是看在怀孕的份上同意的,现在孩子没有了,她应该安分一些吧,可是她竟然闹,还搬出去,最要命的是儿子竟然让自己给她说好话,求她回家。

    “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为了儿子林夫人只好暂时放下不快。

    “还好!”晓嘉简短的回答。

    “你们也太不小心了,我还等着年底抱孙子,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不要伤心,你和默涵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林夫人说的话听在晓嘉耳朵里非常的刺耳。

    如果不是因为林默涵她的孩子会失去吗?这样一想看林默涵的目光就像要杀人,林默涵不敢看她,而是心虚的低着头,这一切看在林夫人眼里顿时不舒服起来,感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儿子还是一个妻管严啊?

    “孩子的事情就算翻篇了,默涵也知道错了,我也骂过他了,你一个人住在外面也不方便,还是搬回去吧。”

    听着林夫人轻描淡写的话,晓嘉堵得慌。

    林夫人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下次怀孕时候小心些,不要在大大咧咧的,你们要是自己住不方便就丢搬回去住,这样怀孕时候也方便照顾。”

    这话让晓嘉一下子抬起了头,感情孩子没有了的事情林家是怪在她头上的啊,“没有下次了。”

    “为什么没有下次,难道你?”林夫人以为她以后不能怀孕了。

    “老婆!”林默涵祈求的看她,“你就搬回去吧,我知道错了。”

    “林默涵,你以为就这样算了?”想到他和陈清若晓嘉恶心得慌。

    这话让林夫人惊讶的看向她,她来这里求情已经很给她面子了,她竟然还这样说,当时脸就沉了下来,“孩子是在你肚子里没有的,默涵也很后悔,你想怎么样?”

    “孩子是在我肚子里没有的,”晓嘉气得眼眶发红,“林默涵你要不要脸?”

    林默涵低了头,一声不吭。林夫人看见儿子的样子一股怒气从心头生气来,“林晓嘉,你不要得寸进尺,孩子的事情能怪默涵吗?孩子是你自己不小心掉的,你有什么脸怪默涵?”

    “我有什么脸怪林默涵?林默涵你如果是人就说句话,这孩子是我不小心掉的吗?”晓嘉顿时火腾地上来了。

    林默涵低了头,“老婆,对不起!”

    听见儿子还在道歉,林夫人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玄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默涵不是说是你不小心摔了一跤孩子才掉的吗?”

    “林默涵,你敢在外面找野女人,为什么不敢说实话,为什么不敢承认孩子是被你亲手杀死的?”

    “你说什么?默涵找野女人?”林夫人看看晓嘉再看看儿子,她是过来人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默涵你也是,既然老婆怀孕了你就应该检点一点啊。”

    晓嘉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事情到了林夫人嘴里就换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突然感觉骨子里有些发冷,“我有事情先走了!”扔下这句话,她起身大步离开了。

    看着晓嘉大步离开,林默涵起身准备追出去,却被林夫人拦住了,“你看你那没有出息的样子,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妈,我是真的爱她。”

    “爱她还在外面找小三?我可是太了解你了,和你老子一样不学好,”林夫人想想刚刚晓嘉的样子心里堵得慌,她养尊处优何时受过这样的气,“要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你看你媳妇那样子,好像是我欠她的一样。”

    “妈,她现在心情不好,你就体谅她一下。”

    “体谅她谁来体谅我?”林夫人冷笑,“既然想要偷腥干吗不隐秘一点,你当你妈我是给你收拾烂摊子的啊?”

    “妈,我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林默涵现在是真的后悔,原来以为搬出林夫人会让晓嘉回心转意,却没有想到,晓嘉竟然不买林夫人的帐。

    “你不是很爱她吗,怎么才结婚这么短时间就出去找人了?”

    “我……”林默涵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是夜店里认识的?”

    “不是,是s大的教师。”

    听说是大学教师林夫人一愣,她一直以为是林默涵和夜店的小姐逢场作戏,现在知道出轨对象是大学教师吃了一惊,“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已经准备断了,哪知道会被发现。”林默涵很头疼,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林夫人哼一声,“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妈,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你帮我想想办法。”

    林夫人冷笑,“像她那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像你这样的男人可没有几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她自己明白,离了你她不可能找到更好的男人,这样她就会乖乖的回来。”

    林默涵没有等到晓嘉乖乖回来,第二天下午晓嘉给他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很清晰的告诉他,她要离婚,林默涵郁闷到了极点,只好拿话来搪塞她。

    见晓嘉和林默涵之间没有出现自己想要的局面,陈清若又来找了晓嘉,她在小区门口堵住了晓嘉。

    晓嘉看着这个恶心的女人,牙齿痒痒的, “还有什么话想要说?”

    “我怀孕了!”她看着晓嘉。

    晓嘉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只有她的嘴唇在上下的翻飞。看着她傻愣愣的样子陈清若扑通一声跪下,“我知道是我不好,对不起,求你成全我和默涵,我们是真的相爱。”

    正是下午时间,来来往往的人全部把目光看过来,陈清若跪在地上,哭得声泪俱下,晓嘉一个嘴巴挥过去,她没有闪,生生的受了,手依旧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成全我们。”

    孩子,她竟然有脸说孩子,晓嘉恶狠狠的对着她的脸又扇过去,她还是不躲不让,继续苦苦哀求,“求求你,我不想打掉我的孩子,她还那么小。”

    晓嘉要崩溃了,这个贱货,她虽然在哀求,但是句句都提孩子,孩子是晓嘉的死穴,她发狂的把她推到在地上拼命的去扯她的头发。陈清若的头发被她扯了一把下来,晓嘉恨极了,又去掐她的脖子,想和她同归于尽。

    一个人突然拦住了她。 “你这是干什么?”

    她看过去竟然是林默涵,晓嘉瞪着他,他竟然又伸手拦她,她的孩子就是因为他这样维护贱人才没有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她放开清若扬手对着林默涵就是几记大耳光,打完掉头就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边声,林默涵追过来拉住她的手,“晓嘉……”

    晓嘉甩手,没有挣脱开,她毫不犹豫的张嘴咬下去,林默涵吃痛放手,晓嘉恶狠狠的瞪他“你他妈的再跟着我试试看!”她的嘴唇刚刚咬他手沾上了他的血,林默涵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没有再敢跟她。

    喘着气坐上车,她浑身颤抖,打了几下都没有打着火,好不容易打着火了,脚抖得厉害,她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直在抖,以至于车开得歪歪扭扭的,但是总算离开那两个垃圾了。

    林默涵本来想离开的回头看见陈清若躺在地上,披头散发的脸肿得像个馒头,哪有一点平时的美丽,周围不断有人在指指点点。他叹气回头扶起她,才发现她已经昏迷了。

    林默涵把陈清若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半天,除了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她却一直在昏迷,林默涵怕出事,让医生给她做全身检查。

    终于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怀孕了,身体很虚弱,要注意休息和营养。”

    林默涵一下子呆了,这个消息他一点也不想听到,一点也不。

    陈请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林默涵心事重重的站在窗户边,她轻轻的叫了声“默涵。”

    他转过头,“你醒了?”

    “那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我想找她道歉,我要是不插足,你们的孩子不会没有。”

    “你这是何苦,她的脾气很倔是不会轻易原谅的,以后你别找她了。”林默涵叹气,“清若,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我怀孕了?”陈清若反问,一脸的不敢相信。

    “是啊,刚刚医生说你怀孕了。”林默涵看着她。

    “默涵,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你和晓嘉的。”她保证

    “清若,谢谢你。”林默涵如释重负,他刚刚还在担心怎么说服她让她把孩子做掉,却没有想到,陈清若竟然这样乖巧。

    林默涵的如释重负看在陈清若眼睛里,她在心底冷笑了几声。刚刚她故意装昏迷,故意让林默涵送她来医院,就是想让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刚刚林默涵让医生给她检查的时候压根不能查出她怀孕,但是她说服医生把这一切告诉了林默涵,想看看林默涵的反应,结果陈清若很失望,林默涵竟然一点也没有想要要留下这个孩子。

    林默涵离开后陈请若躺在床上想了很多,这个孩子是她取代嫁给林默涵的唯一筹码,她一定得好好的利用她。

    江雨柔回到家中,看见晓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发愣,连她开门进来也没有反应,继续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

    “晓嘉,”江雨柔很担心,她快步走到她身边,“在想什么?”

    “柔柔。”晓嘉回过神来,“那个贱人来找我了。”

    “什么时候?”

    “两个小时前,她是来像我炫耀的。”晓嘉握紧拳头,“贱人说她怀孕了。”

    “什么?”江雨柔的声音提高了。

    “她想让我离开林默涵,其实贱人上次就找过我,我当时还把她说的话认为是在挑衅,不过这次我不这么看了。”晓嘉顿了下,“刚刚我把那贱人揍了一顿,一听见那个消息我气坏了,差点就想和她同归于尽,后来林默涵出现了,我也揍了他,我想他们一定是来探我口风的。”

    “应该不会。”

    “现在这个时候你不用说安慰的话,刚刚我气得浑身发抖,就像老年痴呆一样的连方向盘都握不住,短短两个小时,经历了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

    “对不起!”江雨柔握住她的手,她真的愧疚,在晓嘉最需要她的时候自己竟然不在身边,

    “不过现在我缓过来了,不就是一个男人么,姐犯不着为她要死要活的。”晓嘉笑,终于说出了自己深思的结果,“柔柔,我决定和林默涵离婚!”

    “你要成全贱人?”江雨柔没有想到晓嘉还会坚持离婚。以她的个性,她以为她会坚持住,拖死陈清若和林默涵。

    “我想过了,林默涵这样的男人其实就是一个臭狗屎,他没有资格让我为他耗费青春。”

    “你想好了?”

    “对,我刚刚已经想明白了,还是那句老话,就当狗咬了一口,不过,姑奶奶不会净身出户,林默涵对情妇都这么大方,想来对我这个前妻应该也不会小气,我得多敲他一些,多敲一些钱就算捐给希望小学也好啊。”

    江雨柔伸手抱住她,“作为你坚强的后盾,我支持你所有的决定!”

    “我就知道你是我坚强的后盾!”晓嘉抱紧她,“我活过来了,你不准备为我庆祝吗?”

    “当然!”

    “陪我去夜店,尽情的疯一回。”

    “没有问题!”

    晓嘉和江雨柔去了夜店,两人喝了不少的酒,听着劲爆的音乐,看着舞池里扭动的人群浑身血液开始沸腾,晓嘉拉起江雨柔的手,“我们也跳舞去!”

    音乐声劲爆震撼,晓嘉和江雨柔随着舞曲尽情的扭动身子,什么烦恼,什么痛苦,全他妈的见鬼去,随着两人的加入,舞池里扭动的人开始自动的让出位置,把她们围在中间,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这样hi过了,今天晚上她们要玩得淋漓尽致。

    楚朝阳坐在吧台不起眼的角落眼睛盯着舞池里的晓嘉,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女人前段时间曾一身是血的被送进医院,当时她那双绝望的目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他当时在想,到底要经历什么事情才能让一个人有那样绝望的眼神,他还想,能有这样绝望眼神的人这辈子应该已经是个死人行尸走肉的死人,却没有想到,仅仅相隔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她竟然就能恢复到如此模样。

    这个女人自我疗伤的能力一定很强!

    江雨柔和晓嘉尽情的在舞池里扭动,好久没有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了,两人的加入无异是一道亮丽的彩虹,正舞得尽兴,突然被人打断了,莫逸辰阴沉着脸一把拖了江雨柔就往外走,“你干什么?”江雨柔拼命的挣扎。

    “跟我回家!”莫逸辰做梦也没有想到江雨柔会来夜店跳舞,他准备回家,听到舞池里有尖叫声,一起来的另外一个公司老总发出一声赞叹“好正点的女人!”他看过去,见舞池中央两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在尽情的狂舞,周围的人自动的排成一个圈围着她们扭动,不时发出惊叫声。

    莫逸辰在心里奇怪,被围在中间跳舞的两名女子中的一名从背影看怎么和江雨柔一样,待到她转过脸来,莫逸辰瞬间石化,竟然真的是江雨柔。

    莫逸辰没有想到温顺乖巧的江雨柔竟然会有如此狂野性感的一面,看着她陶醉的样子,及周围的男人看她的目光,莫逸辰气得肺都炸了,不顾一切的冲进了舞池。

    “凭什么?”江雨柔正在兴头上被人打断异常的不高兴。

    “凭我是你老公。”

    “老公是什么东西?”她反问,

    “呆会会让你知道老公是什么东西的!”闻到她身上的酒味。他咬着牙。

    见江雨柔被莫逸辰拉走,晓嘉停止跳舞跟着追出来,“放开她!”她酒喝得有点高,说话有点打结。

    “看看你这副模样。”莫逸辰皱眉,江雨柔一个人肯定不会来夜店,一定是的主意,再这样下去他好好的老婆就要被她带坏了。

    “你谁啊,我什么模样关你什么事情?”晓嘉现在看见和林默涵有关的人就烦,她伸手去推莫逸辰。

    这边的动静引进了别人的注意,有人走了过来,“要帮忙吗?美女?”

    “这人骚扰我朋友!”晓嘉大了舌头。

    “先生,请你放开她!”夜店里一直就不乏打抱不平的人,更何况是为两名大美女打抱不平。

    “滚开,我和我老婆说话关你屁事!”莫逸辰恼怒了。

    上来准备英雄救美的男人听这话侧身让开,却没有想到江雨柔从嘴里冒出一句话,“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我老公?”

    这话一出口,那人又转了过来,“放开她!”

    江雨柔竟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让莫逸辰火一下子旺了,见那人试图多管闲事,一拳直接招呼了过去,那人不是一个人,还有朋友,看见朋友被打呼啦围了过来,和莫逸辰一起来的人见状,也围了上来,一场没有理由的斗殴就这样开打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