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4.恶毒的晓嘉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4.恶毒的晓嘉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陈清若搬进林家后享受了贵宾级的待遇,因为晓嘉失去孩子的教训,林夫人怕她出事情,马上给她请了几个看护,为了让她安心养胎,还找关系去学校给她请了长假。

    陈清若现在真正的过起了豪门贵妇的生活,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林默涵一点也没有离婚的意思。

    陈清若很清楚林夫人把她当宝贝的原因,不就是母凭子贵么,现在孩子在她肚子里可以由她支配,自然对她好,等孩子生下来这种情况一定会发生改变,毕竟如果林默涵一直坚持初衷不肯娶她林夫人也没有办法,到时候林家留下孩子把她扫地出门完全不需要费什么精神。

    她不能让晓嘉和林默涵拖下去,时间长了会坏事的。

    陈清若让管家阿姨把自己住进林家的事情通知了晓嘉,以晓嘉的个性肯定不接受这样的事情,只要她带头开闹,这婚也就离定了。

    果然晓嘉听说这件事情后气坏了,又约了林默涵,让他赶快离婚。

    林默涵自然不肯,只是一味要求她原谅自己,晓嘉火起,决定去找律师起诉离婚。

    晓嘉约了律师下午见面商谈离婚的事情,和律师碰头后才知道这个婚不是这么好离的,律师说林默涵不愿意离婚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因为林默涵是过错方,所以晓嘉需要提供证明林默涵存在过错的证据,这样才能要求林默涵进行赔偿。律师提醒晓嘉,林默涵身份不一般,这启离婚案不会那么轻易的了结,还特别提到赔偿的事情,以林家的势力除非林默涵自己愿意,否则 她别想得到太多的抚养费。

    最后律师的建议是让她和林默涵再商量看看。

    晓嘉没有想到一个婚竟然还要牵扯这么多事情,和林默涵商量压根行不通,她得自己先搜集证据。

    心情非常的郁闷,想发火又不知道往哪发,开车的速度明显的比平时快,注意力也不集中,突然看见前面的路口有一老太太牵着一只狗冲了出来她吓得一脚踩刹车,猛打方向盘,砰的一声撞到了什么东西上,感觉头上有液体流出,晓嘉昏了过去。

    听到旁边依稀有熟悉的说话声音,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林默涵,“老婆。你醒了?”

    看见他晓嘉一肚子气出来了。“滚!”

    “老婆,你疼不疼?”

    “你他妈的废话,不疼能躺在医院吗?”晓嘉恶狠狠的看着林默涵,这个贱人,都是因为他自己才躺在医院的。

    “老婆,我给你找了最好的医生,马上我们搬去vip病房。那里的环境比这里舒服。”

    “林默涵,让我舒服的最好办法是离婚。”

    “我不会离婚!”

    “你他妈的恶心不,都把贱人接家里去了还拖着姐。”

    “那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妈的意思。”林默涵解释。“你放心,我不会和她结婚的。“

    “林默涵,你是不是非常想让我原谅你?”

    林默涵点头。

    “让我原谅你的最佳办法就是回去把陈贱人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死!”晓嘉很恶毒。“弄死了我就原谅你!”

    “老婆。”林默涵没有想到晓嘉会这样说,一时间张着嘴反应不过来了。

    “做不到是吧?做不到就给我滚!”见林默涵还站着没有动,晓嘉伸手去扯自己手腕上的点滴,“你是不是成心不让我活?”

    “老婆。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林默涵被撵出了病房,晓嘉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个贱人真的是刺激到她了,刚刚她竟然连那样恶毒的话都说了,疯了,她是真的疯了!

    “真是个恶毒的女人,难怪老公会出去找情人!”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晓嘉看过去,见楚朝阳靠在门上嘴角带着讥诮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这个男人不就是那天晚上送自己回家的男人吗?

    “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他反问回去。晓嘉这才发现他穿着白大褂,原来他是医生。

    “我伤到哪里了?”骂走林默涵,她觉得浑身疼得难受。

    “我怎么知道你伤到哪里了?”楚朝阳走进来。语气一点也不好听。

    “你不是医生吗?”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医生,晓嘉有些懵了。

    “我是医生就必须知道你伤到哪里了?我有这个义务吗?”楚朝阳冷冰冰的。

    “你怎么说话的!”晓嘉提高了声音,这一用力又牵动了伤口,她疼得龇牙咧嘴的。

    楚朝阳看着她的样子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要投诉你!”晓嘉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你凭什么?”他薄唇轻启,

    “凭你是医生我是病人。”

    “你是病人?有你这样的病人吗?”他啧啧两声走进来,“世界上竟然还有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我今天总算见识了。”

    “关你屁事?”晓嘉没有想到他竟然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话,顿时有些羞愧,刚刚只是图一时痛快,压根没有想过那话有多恶毒,压根也没有想到会被人听了去。

    “是不关我事情!”楚朝阳上前一步走到她的病床前面,低了头仔细的打量着晓嘉,嘴里吐出刻薄的话“看看你自己,全身上下哪有一点吸引男人的本钱,皮肤又干又黄,头发乱糟糟的,再看你这衣服一点品位也没有,还有你这张嘴,难怪你男人不要你出去找小三。”

    晓嘉气得差点晕过去,想抬手扇他,手却使不上劲。楚朝阳却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你想打我是吧?我奉劝你,林家不是你能招惹的,最好还是忍气吞声的过日子,要不然惹翻了林家有你好果子吃的。”

    “你他妈的凭什么在我面前说教?”晓嘉一气之下又开始爆粗口。

    “凭这个!”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扔在晓嘉脸上,“你撞坏了我的车,自己看清楚上面的数字,然后把钱准备好打在我的帐户里,另外如果想死不要开车在路上祸害人,直接找根绳子吊了或者从楼上跳下去就完了。”

    这样刻薄的话从如此英俊帅气还穿这白大褂的男人嘴里说出来让晓嘉懵了,直到看到楚朝阳往外走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晓嘉张嘴想骂,却在看到纸条上的数字时候瞪圆了眼睛,“你他妈敲诈啊?”这男人看上去人五人六的竟然想敲诈她,那纸条上面的数字竟然有7位数之多。

    “敲诈?”楚朝阳回头冷笑,眸子熠熠生辉,闪得她的眼睛很疼,晓嘉发现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竟然心里直发憷。

    “不是有保险公司吗?”她的声音好像没有刚才那样有底气了。

    “你保的那点钱只够蹭一块皮。”他冷笑。

    晓嘉一愣,“你丫的当自己的车是劳斯莱斯啊?”

    “不是劳斯莱斯但是也和它差不多!”说完这句话他大步离开。

    晓嘉压根不相信一个医生能开那么昂贵的车,所以当江雨柔来看她的时候她还把这个当笑话讲给了江雨柔听,却没有想到江雨柔听了这个没有像她那样哈哈大笑,而是瞪圆了眼睛,“坏了!”

    “什么坏了,感情撞豪车的是你啊!”江雨柔顿足,她今天到学校听大家都在议论车祸的事情,说一个女人开车避让行人撞上了迈巴赫,据说赔偿高达百万,她当时听了并没有放在心上,过了一会就有人打电话通知她去医院,现在听晓嘉这样说马上和撞豪车的事情联系上了。

    听江雨柔说了车祸的事情晓嘉还是不相信,“不可能,一个医生怎么可能买那么贵的车?”

    正说着话,两个护士走了进来,“看见没有,楚医生今天火很大。”

    “不大才怪,新买的迈巴赫才开了两天就被人撞了,而且撞的人还很可能赔偿不了,他能不火大吗?”

    这话让晓嘉瞬间石化。

    尼玛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吗,能不能不要这么倒霉?

    江雨柔见她的样子叹气,“先养好身体,赔偿的事情等身体养好再说。”

    “几百万啊,这不要我的命吗?”

    晓嘉肉疼心疼一起犯了。

    “这不是有我吗。”江雨柔安慰。

    “你?”晓嘉摇头,“你和我一样光棍,再说这不是小钱,哎…………”因为心疼钱她感觉肉没有那么疼了。

    江雨柔和晓嘉说了会话后回家给她做饭,刚刚把米放下锅,门铃响了,她拉开门发现几天没有出现的莫逸辰站在门口,“有什么事?”她的语气一点也不好听。

    “柔柔,爷爷打电话让我们回家一趟!”

    “莫逸辰,你推了吧,晓嘉现在住院,我得照顾她。”她拒绝。

    “先请一个看护照顾她。”

    “我怕看护照顾不周到。”

    莫逸辰知道这是她的托词, “爷爷说一定要把你带回家。”他没有走的打算,“另外看护我已经请好了。”

    这话让江雨柔皱了下眉,不可否认莫爷爷对她一直不错,心里不痛快,她冷冷的看着他,“莫逸辰,你能不能不这么自以为是下次这种事情提前和我说声行不行?”

    见她答应下来,莫逸辰明显的有松一口气的表情。

    江雨柔回房换了衣服又给晓嘉打电话说了一声这才和莫逸辰离开了,坐在莫逸辰的车上她的脸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并不平静,算起来她和莫逸辰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想到以前两个人虽然貌合神离但是恩爱回家的画面她突然觉得好遥远,那时候的他们怎么就能那么和谐的生活呢?

    车停在了莫家门口,竟然觉得有些陌生,江雨柔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车门,莫逸辰紧跟上她,在进入客厅的时候他伸手拥住她,很亲昵的把她脸上的发拂到脑后,这个亲昵的动作让江雨柔突然有些不适应,的确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肢体接触了。

    进了屋才发现刘子琪竟然也在,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看见他们两人亲密的进来她的眼中闪过讶然,很快就消失不见,“逸辰哥哥,江姐姐,你们回来啦!”

    江雨柔看着她明艳动人的笑脸,为什么每次回家她都在?当然这话她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

    莫一婷从楼上走了下来,她还是没有改掉阴阳怪气的毛病,“你们面子还真大,回趟家也要爷爷请!”

    江雨柔已经见惯了她的阴阳怪气见怪不怪,倒是莫逸辰停不满的扫了一眼她,莫一婷并不买账,跟着瞪了哥哥一眼,听到声音莫夫人从楼上下来了,态度异常的热情, “柔柔,你好像瘦了?”

    “妈!”江雨柔开口,对她的热情问候竟然找不到回答的话,的确她从来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面对莫夫人却一直亲热不起来,究其原因估计还是来源于和她的第一次见面。

    她永远忘记不了莫夫人带上秘书找她公事公办的神情,她竟然让她不要怀上莫逸辰的孩子,不管她是什么出发点但是那次见面已经让她的人在江雨柔心里定了形,这辈子她可能无法让自己和她再亲近。

    刘子琪把莫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看见他们回来说要去厨房露一手就离开了,莫夫人拉着江雨柔去了楼上,莫逸辰坐下,“爷爷呢?”

    “还没有回家。”莫一婷回答,“哥哥,我觉得你今天要倒霉。”

    “为什么?”

    “你看妈对她的热情就应该知道为什么。”莫一婷露出同情的表情,“你和徐贱人的事情被捅到爷爷耳朵里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你怎么说话的!”莫逸辰皱眉。

    “你凶什么凶!”莫一婷瞪他一眼,“自己已经自身难保竟然还敢凶我,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感激我给你通风报信。”

    “不感激!”莫逸辰回答。

    “那你就等着呆会挨削吧?”莫一婷冷笑起来,“反正呆会我是不会帮你说话的,谁叫你总是让我心里不高兴。”

    “我什么时候让你心里不高兴?”莫逸辰莫名其妙。

    “你找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让我讨厌!先是那个徐小雅,现在则是姓江的,”莫一婷口无遮拦,“我就是不明白,子琪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看不见,要是子琪是我嫂子,我肯定对你好,只可惜你有眼不识金镶玉。”

    “住嘴!”莫逸辰喝住她,看见他阴沉的脸色,莫一婷悻悻的住了口。

    江雨柔被莫夫人拉进了卧室,“柔柔,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江雨柔不傻听莫夫人的话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莫逸辰和徐小雅开房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出来后,莫家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江雨柔知道他们不喜欢自己自然也不指望他们会帮着出头,她唯一安慰的是还好她当初竭力要求隐婚,所以并没有人知道她和莫逸辰结婚的事情,再加上她的父母不看这些八卦,所以不知道这档子事情。

    莫夫人什么人自然知道当初自己保持沉默对江雨柔的伤害,“那件事情要不是一婷说出来我还不知道,我马上就打电话骂了逸辰,他说和徐小雅清清白白,一切都是记者瞎写的,我自己的儿子我自然清楚,,那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还好你也是个聪明的孩子,没有为这事情伤了夫妻和气。”

    这话让江雨柔在心底冷笑起来,她还真是会说话,自己的儿子出了那样的丑闻,如果真的希望家庭和睦,身为父母的她应该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觉得太晚了吗?还是她咄定自己会忍气吞声。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低头不语。莫夫人有些咬牙切齿的继续说,“徐小雅那个狐狸精一直对逸辰不死心,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她设计的,肯定是为了炒作,你千万别上当,只要有我在,她这辈子休想得逞!”

    看莫夫人咬牙切齿的样子应该对徐小雅非常的不满,只是不知道徐小雅那样玲珑八面的人是如何得罪她的,“妈,这不是炒作,是我亲眼所见。”

    “我问过逸辰了,逸辰说是那狐狸精病了所以他留下照顾,我猜测应该是那狐狸精装病留他试图让你们夫妻失和,所以你千万别上她的当。”莫夫人亲热的握住她的手,“你别和逸辰置气了,赶紧搬回家住,这样才能杜绝那狐狸精以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接近逸辰。”

    原来她搬出去住莫夫人是知道的,江雨柔心底更冷,既然早就知道她搬出去为什么现在才来找她,莫夫人应该是猜出来了她的心思,她马上接着说,“你搬出去的事情是子琪说出来的,要不是子琪和一婷说我还不知道,你这孩子,她都欺负上你门了你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你应该打电话告诉我,这样也少受委屈。”

    听她这样说江雨柔越发的咄定莫夫人肯定有什么目的,两人又说了一会话,都是家长里短,莫夫人还是没有说到自己的目的,就在这个时候阿姨上来了,“夫人,老将军回来了!”

    江雨柔赶紧起身,“妈,我去看看爷爷!”

    “我和你一起去!”莫夫人也跟着起身,

    两人一起下楼,莫夫人开口,“柔柔,呆会爷爷如果问你和逸辰的事情你千万别像和妈一样的实话实说。”

    “难道爷爷也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江雨柔故作惊讶,终于明白莫夫人突然转变的原因,看样子是找她做挡箭牌来了。

    “你爷爷并不知道逸辰和徐小雅纠葛的事情,他只是凑巧听子琪那丫头说你被气得搬出去了,所以找你们回来问问原因,你爷爷为人很固执,要是知道逸辰现在还和徐小雅有纠葛他肯定会打死逸辰的,所以……”

    “我知道了,妈,逸辰是我老公,我怎么忍心让我老公被打!”江雨柔回答得很爽快,不就是让她装恩爱吗,她答应就是。

    江雨柔和莫夫人走到客厅,她很自然的过去挽住了莫逸辰的手,外面脚步声传来,莫爷爷快步进入客厅,看见相携而立的江雨柔和莫逸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讶然,江雨柔放开莫逸辰的手迎过去扶住她,“爷爷您回来啦!”

    莫爷爷应了一声,把目光看向莫逸辰,“你跟我到书房来!”

    看着莫逸辰跟着莫爷爷进了书房,莫夫人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她冲江雨柔努嘴,“柔柔,你给爷爷泡杯茶端进去。”

    江雨柔自然明白莫夫人什么意思,很爽快的答应了,她端着茶走到书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莫爷爷的声音,

    “看看你这副样子!成天的闹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你不知道现在是你爸爸选举的关键时期,你这样如何说服别人把选票投给他?”

    “爷爷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莫逸辰嘲讽

    “这只是一部分,最主要的是我想问问你和徐小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了断了吗?为何又牵扯到一起了?”

    “爷爷最近是不是很闲,竟然管起我的私事来了。”

    “不管你行吗?那个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你竟然为了她如此放纵自己,你的眼睛是瞎的吗?身边的老婆比她强上千百倍你也要出轨,你这样让我们如何面对柔柔?”莫爷爷声音越发的大来了。

    “谁说我出轨了?”莫逸辰反驳,

    “你还不承认?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情!竟然抛下妻子和别的女人去开房,你真是把我莫家的脸都丢尽了!”莫爷爷把一份报纸砸在莫逸辰面前。“我也想相信你清白,问题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让人怎么相信你?”

    莫夫人说莫爷爷不知道情况看来并不是这样,江雨柔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继续站在书房门口,她想听听莫逸辰怎么解释。

    莫逸辰的声音很冷清,“记者瞎写的你也相信?”

    “无缝的鸭蛋会生虫吗?”莫爷爷反问,“他们为什么不写别人专写你?”

    “我怎么知道?也许他们闲得慌?”

    “事到如今你竟然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莫爷爷暴怒了,“老婆是你自己挑的,你这样对得起她吗?”

    “我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怕什么?”

    “混账东西,你这是跟谁学的,竟然一点悔意都没有?”

    “照你这样说难道我就应该见死不救,任由小雅自生自灭?”莫逸辰冷笑,“是你们对小雅有成见,如果换成是我照顾子琪一夜,你们还会这样认为吗?”

    “难道你身边的人是吃素的?还是医院的人都放假了?你是她什么人,用得着亲历亲为的在身边照顾?”莫爷爷的声音提高了,“你竟然说我们对她有成见,她要是像柔柔这样知道进退,又安分守己我们能有成见吗?你都不想想她当初都做了什么?”

    莫逸辰冷笑,“爷爷别和我提当年!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把权势用到欺负一个弱女子身上。”

    “弱女子?那样一个又有心计又恶毒的女人竟然是弱女子?我看你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莫爷爷显然被气坏了。

    “爷爷,你没有资格说小雅,是你们迂腐的观念导致了她的现在,如果不是你们,我不会失去那个孩子,你们都是凶手!”

    “混蛋!我们那是为你好,你不但不感激竟然还怪上我们。那个女人那样的作风,你能肯定那个孩子就一定是你的!”

    “爷爷觉得自己有资格批评她吗?”莫逸辰的声音带着嘲弄,“再检点的人遇到你们这些当权者也难免堕落,爷爷既然身在高位还是想想怎么管当官的而不是管我的私人事情。”

    “混蛋,莫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人,看我不打死你!”里面传来“砰”的一声,江雨柔马上推开门,地上躺着莫爷爷的紫砂壶,莫逸辰一身的水,看样子刚才的响动是这个紫砂壶砸到他身上再掉在地上发出的响动。

    看见莫爷爷手里拿着一个砚台正准备砸向莫逸辰,江雨柔赶紧上前拦住,“逸辰,你怎么能惹爷爷生气,难道不知道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还不赶快道歉!”她边说边向莫逸辰使眼色,可是莫逸辰就像没有听见,竟然一点也不躲闪而是倔强的和莫爷爷对峙。

    “孽障!孽障!”莫逸辰的反应让莫爷爷气的胡子直抖,

    “爷爷,你先消消气,可千万不能气坏身子!”江雨柔见小的不听劝只好上去扶住老的,“那些新闻都是瞎写的,爷爷你千万不能相信!”

    屋子里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外面的人,莫夫人和刘子琪冲了进来,看见举着砚台的莫爷爷在看到莫逸辰的狼狈样子,刘子琪比任何人都着急,“爷爷,你不能打逸辰哥哥,这样会出人命的!”

    “孽障,打死了活该!”

    “逸辰哥哥,你身上都湿透了,你还不快去换衣服!”她说着伸手去拉莫逸辰,想把他拉出去,莫逸辰却不领情,一把甩开她的手,一旁的莫夫人怕莫爷爷真动手把手里的砚台砸下来,于是顾不得其他也动手来拉莫逸辰,终于把他拉离了书房,而江雨柔则留下安慰气得发抖的莫爷爷。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