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5.棋子已经成为弃子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5.棋子已经成为弃子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晚上宿在莫家,江雨柔猜测这大概是莫家长辈的意思,毕竟知道自己搬出去的事情,现在让他们在家住是想为她们创造机会。

    莫逸辰被莫爸爸叫去了书房,江雨柔洗了澡,把自己包裹在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书开始翻看,这书好像是上上次她回来时候看的,都已经记不清楚内容了。

    书翻看到一小半,莫逸辰进来了,他站在床边看着江雨柔, “今天谢谢你帮助我!”

    江雨柔的目光继续盯着书,“莫逸辰,我不是在帮你,我们不是合作关系吗?刚才你妈也找我求情,我想既然是互助,自然有必要帮你一把!”

    “你倒是撇得快,连称呼都换了。”

    “不然呢?”江雨柔冷笑起来,

    “别生气了,老婆。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的。”

    “和我好好的?你不觉得说这话假吗?”刚刚听了他和莫爷爷的对话江雨柔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到这种时候他竟然如此维护徐小雅,真让她伤心。

    “柔柔,你搬回来吧!”他往她身边坐下,伸手去揽她的肩膀。

    “凭什么?”

    “凭我爱你!”

    “你爱我?你爱的是徐小雅吧?”江雨柔像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如果他刚刚不维护徐小雅她可能还会相信,不过现在她一点也不相信。打死她也不信。

    “对不起,刚刚我和爷爷说话是过分了,我只是气不过……”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反正顶多凑合一个晚上。”江雨柔打断他。

    这话让莫逸辰心情一下子不好了,他冷笑突然伸手握住她的下巴,让江雨柔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你到底要怎么样?”

    江雨柔毫不示弱的看他:“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你不想好好生活,你到底想怎么样?”

    莫逸辰的声音猛然拔高:“江雨柔到底谁不想好好生活?搬出去的,是你,不是我。”

    “你以为我愿意搬出去?”江雨柔冷笑看着他,“要不是你一次一次的做出那种事情,一次次的欺骗我,我又何必搬出去?”

    “难道你没有骗过我吗?”莫逸辰捏着她下巴的手忽然用劲,江雨柔只觉得下巴一阵疼痛,不觉皱了眉头, “你搬出去真的只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敢说你没有欺骗过我?”

    “难道我们之间的问题还能因为是我?”江雨柔反问。

    “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他逼视着她的眼睛,“我和她见面都是摆上台面进行,而你呢,背着我偷偷摸摸的去见诸航,你以为我是死人啊?”

    这是他第一次在江雨柔面前提到诸航,“他和我们的事情没有关系!”江雨柔瞪着他,这个男人,自己做错事情却把责任往她身上推。

    莫逸辰却忽然冷笑起来,“我不就是提了个名字就这么激动,江雨柔,扪心自问你觉得这一切都应该怪我?”

    “莫逸辰,你不用这么小心眼,我和诸航的所有交集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怀疑什么!”“你和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莫逸辰松开她的下巴,“你确定已经彻底的忘记了他?你确定你再不会偷偷的想念他?”

    江雨柔看见他转身打开她的包,从里面快速拿出她的钱包打开,一张照片从钱包的夹缝里掉出来落在地板上面。

    江雨柔看过去,照片上面诸航笑得丰神俊朗,江雨柔看着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她的钱包里怎么会还留着诸航的照片?她记得三年前她从医院回家后有关诸航的东西就全部被除了干净,现在这个钱包里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你能解释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钱包里会夹着男人的照片?难道你不是还在偷偷的怀念他?”

    “莫逸辰,我不知道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在这里,所以钱包里有照片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回答你,不过我可以回答你另外一个问题。”她跳下床捡起那张照片撕碎,“这样你满意了吧?”

    莫逸辰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江雨柔把撕碎的照片扔进垃圾桶,转身看着莫逸辰,“是不是因为这样你才和徐小雅双宿双飞?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当你和她上报纸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和诸航,不过是过去式,这样你都忍受不了,那么你和她呢?你们一直如胶似漆大秀恩爱,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怎么忍受的?你扪心自问,你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吗?”

    江雨柔再也受不了,莫逸辰和徐小雅的亲密照片似乎还在眼前出现,从前她总是沉默应对,但是今天当莫逸辰开始质疑她后,她觉得无法再沉默,他有什么理由质疑她?

    看见她的眼泪,莫逸辰的脸色有些慌乱了,他似乎想伸手来拭眼泪,却被江雨柔别过去,错开了,莫逸辰伸出的手尴尬的抬着,然后继续伸过来,江雨柔往后退,然后退到了床上,莫逸辰靠过来固定住了她的头,温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我是气糊涂了!我以为你还在想着他,这些天来,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他轻轻叹息一声,把她的头紧紧的搂靠在自己的胸脯上面。“柔柔,别和我赌气了,没有你我的生活会一团糟的。“

    江雨柔想到自己的委屈,用力掰开他的手,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莫逸辰,你别碰我,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那我还用说什么吗?”

    莫逸辰又伸手来拉她:“柔柔,对不起,是我不好!”

    江雨柔打开他的手,“对不起有什么用?”想到他对自己的伤害,她继续往后退避开他的触碰。

    “江雨柔!”莫逸辰的声音带了些许的怒气。“快过来!”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她瞪着他,每次他都是对他这种态度,都是让她主动过去,没有一次是他自己主动过来的,凭什么她一定得听他的,这次偏不听他的,这样想着她继续往后挪动身子。

    却没有想到后面一空一下子从床上摔了下去,莫逸辰快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看着江雨柔皱眉的样子,他竟然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伸手把她扶起,“谁让你不听我的话?”

    “莫逸辰,你是故意的!”摸摸跌得有些疼的屁股,在看他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江雨柔火了。

    莫逸辰轻叹一声,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伤到哪里没有?”

    江雨柔根本不相信他的好心,他要是真的担心刚刚能笑得出来吗?“别碰我!”

    “乖!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他说着坐上床来伸手来解她的睡衣,江雨柔固执的仍然去推他,没有防备的莫逸辰被她推了一个趔趄,“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你这个女人!这下你满意了!”江雨柔看着他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心情一下子大好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莫夫人的声音,“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逸辰恨恨的躺在地上看着江雨柔,没有回答,莫夫人听不到回答又问,“逸辰,我可以进来吗?”

    这话让江雨柔赶紧从床上下来,伸手去扶地上的莫逸辰,见她来扶自己莫逸辰这才回话,“妈,没有事情,你用不着进来!”

    “真的没有事情?”莫夫人似乎不大相信。

    “当然没有事情。”莫逸辰皱眉回答,一只手去揉自己的屁股,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江雨柔捂住嘴开始偷笑,见她笑,莫逸辰突然伸手,就这么一下子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江雨柔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声,他已经堵住了她的唇,外面的莫夫人准备伸手推门的,却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她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声音,于是转身下了楼,在楼梯口遇到上来的莫一婷和刘子琪。

    “妈,你怎么下来了?”莫一婷自然也是听到了楼上的动静这才出来看的,刚刚听到的响动有些惊人,她以为是莫逸辰和江雨柔动手,所以一把拉了刘子琪上来看戏。

    “你们上来干什么?”莫夫人拦住她们。

    “刚才是什么声音?”

    “你管她什么声音!”莫夫人示意她们下去,莫一婷却不是这么好打发,直到莫夫人扔下一句,“你难道想听人家小夫妻的闺房话?”她这才明白了。

    当下对着刘子琪把嘴一撇,“典型的狐狸精!”

    卧室里江雨柔被莫逸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他的唇在她的唇上摩擦,舌尖试探的想伸进她的嘴,江雨柔并没有这么容易原谅他,她手脚并用的反抗,还趁机咬了他一口,莫逸辰吃痛放开了她,江雨柔乘机挣脱,看着莫逸辰流血的嘴唇冷笑。

    “莫逸辰,你真让我恶心!”

    这句骂人的话让莫逸辰脸一沉,“你什么意思?”

    江雨柔擦嘴从地上站起来,“莫逸辰,你给我听清楚,我今天回来配合你演的戏不包括床戏,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去找徐小雅或者其他的女人!”

    “江雨柔!”莫逸辰的眼睛里有怒火出现。

    “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能陪你回来收拾烂摊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实话告诉你,之所以陪你回来只是不想让家人担心。”她走到床边抱起被子,“今天晚上你是睡床还是睡沙发?”

    “江雨柔,别闹了!”

    “莫逸辰,你痛快地决定,我明天还要上课。”看她坚决的神色,莫逸辰悻悻地从她手里抢过被子去了沙发上。

    早上江雨柔醒来时候看见莫逸辰站在窗前叼着烟沉思,她飞快起床洗漱完毕下楼,莫逸辰跟在她的身后,进入餐厅时候莫一婷抬眼看过来,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真不要脸,竟然把嘴唇都咬破了!”

    江雨柔看了眼莫逸辰这才发现他的嘴唇上面有疤痕,她没有做声低头吃早餐,莫逸辰则瞪了莫一婷一眼,明显的带着警告。

    看见莫逸辰阴沉沉的脸,莫一婷有些不甘心,餐厅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莫爷爷和刘子琪一起走了进来。

    “子琪,快过来吃早饭了!”莫一婷看见刘子琪眉开眼笑,终于有找到同盟的感觉,莫逸辰则在看见刘子琪时候皱起了眉头。“你老是来我家干什么?”

    “我没有经常来啊,昨天是给一婷送东西过来的。”刘子琪很委屈。“爷爷,你看逸辰哥哥她不欢迎我。”

    莫爷爷淡淡一笑,“一婷你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不去拿?”

    “我没有空!”莫一婷回答。

    “没有空你可以让阿姨帮你拿一下,毕竟子琪家离的不是太远,干吗要麻烦她?”这话一说出来,刘子琪的脸色明显的变了,莫夫人赶紧打圆场,“你已经有了工作,爷爷这是怕你太累。”

    吃过早饭,莫逸辰和江雨柔回去,刘子琪跟了过来,“逸辰哥哥,我的车送去保养了,今天搭你顺风车去公司吧!”说着话她就去拉车门。

    “我今天不回公司。”莫逸辰回答,莫逸辰的这个回答让刘子琪的手僵硬的伸在半空里,跟出来的莫夫人有些看不过了,“子琪,你坐我的车去上班。”

    江雨柔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莫逸辰这次拒绝刘子琪出乎她的意料,要是他对徐小雅也有这种勇气就好了,这样一想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车子远离莫家,她冷冷开口。“莫逸辰,这附近有一个地铁站,你到那边放我下来吧。”

    “我送你去学校!”

    “不用,我乘地铁!”她坚持。

    莫逸辰转头看着她,“你就打算一辈子和我这么别扭下去?”

    “莫逸辰,等你有资格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再来问我,现在,请停车!”

    莫逸辰有些恼怒,正想说话他的手机响了,莫逸辰接通,周扬的声音很急促的传过来,“莫总,总部的资料被人盗取了!”

    看见莫逸辰大步走出电梯,周扬迎了过来,莫逸辰扫他一眼,“进去说!”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总裁办公室关上门,“什么时候发现资料被盗的!”

    “今天早上。”周扬回答,“我已经调了监控,除了副总经理张文彦,没有发现有别人进去过。

    “你怀疑张文彦?”

    “张文彦是你信任的人,他监守自盗的可能不大,我怀疑的是他被人利用了。”周扬说出自己的看法,“公关部的王已纯昨天辞职了,王已纯最近和张文彦走得很近,有人看见他们曾数次一起出入夜店,我怀疑和她有关系。”

    “王已纯是吧?”莫逸辰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已经让人去盯了王已纯,只要她有异动马上就会知道。”

    “不用盯她,直接约见她。”

    “你要亲自见她?”周扬有些吃惊。

    “对!”

    幽静的茶室,王已纯一袭白裙,清纯动人的坐在桌前,不时扫一言腕上的手表,脸上带了焦急的神色,她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有一个小时,可是诸航却一直没有出现。

    终于外面传来脚步声,她脸上带了笑容抬头,诸航大步进入坐在了她的对面,“有什么事情?”

    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语调也很平静,目光半点也没有在她身上停留,似乎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养眼的大美女。

    “我已经从莫逸辰的公司辞职了。”

    诸航没有做声,在等她下一句话。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很忙,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要开,顶多再给你半小时的时间。”诸航抬腕看一下表。

    这话让王已纯有些伤心,这个男人那天晚上从夜总会里挑选了她,并且把她带回了家,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让人对她进行了专门的培训,社交礼仪,到公关知识,她学习得很快,他对她很满意。

    在培训期间他来看过她几次,每次来对她都很好,他对她温情脉脉,把她宠得像公主,她一直以为他是喜欢她的,而她也喜欢他,她猜测他培训自己肯定有目的,这个男人已经打动了她的心,让她不问理由愿意无条件的为接受他的安排。可以这样说只要他有需要王已纯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培训结束后他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想办法进入星辰的公司上班,她没有让他失望,成功面试进入星辰的公关部,王已纯很聪明,进入星辰公司几个月后就做了公关部副经理的位置。

    她一直在等诸航的指令,却一直没有等到,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她这个人。

    一次和客户见面,王已纯在酒店遇到了他,他对她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她很难过,在后面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和她一起去的同事发现了她看诸航的目光,她开玩笑地说你不会喜欢上这个帅锅了吧?

    她收回目光摇头,同事告诉她,这个男人曾经在这边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现在……

    她故意问为什么曾经是现在不是,同事告诉她星辰名下的两家公司曾经属于他,这样一说,她在心里有了计较,看样子他叫自己进入星辰公司的确是有目的的。

    她一直在等他对自己说出那个目的,但是却一直没有等到,他似乎是把她忘记了。王已纯担心他把自己忘记,于是偷偷去了他的别墅,她在外面苦等了几个晚上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失望而归时候竟然在街上发现了他的车,她偷偷跟上了他,看见他把车停在了一栋别墅的楼下,她也停下车,远远的看着他。

    那天晚上她看见了让她吃惊的一幕,她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她的车旁经过,看见他下车拦住那个美丽的女子在说着什么,然后看见了莫逸辰,星辰公司的总裁莫逸辰,看见莫逸辰出手打他,他们在争执,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是她猜测他们应该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后来调查了那个女人,终于明白原来她是他最爱的女人。

    她私底下调查了他们的过去,知道了一些他们的过往,王已纯很同情诸航,她一直想帮他做些什么,却一直得不到他的指令,她无意间在公司里听到张文彦保管公司内部资料的事情。

    她觉得他一定会需要那些内部资料,王以纯打听到张文彦未婚,于是想出了一出美人计,她先是打扮漂亮的故意在张文彦面前招摇,想试探下他对她有没有好感,确定张文彦对她有好感后她想方设法的接近他,先是以自己生日为借口邀请张文彦到她家做客,然后迷晕张文彦制造了一起酒后乱性的场景,张文彦醒过了看见自己和她躺在一张床上,还以为占有了她,于是和她开始正式交往,在和张文彦交往中她盗取了张文彦的电脑密码,从他电脑里拷贝了内部资料,因为拷贝内部资料是在张文彦家中进行的,所以她并没有担心有监控拍摄,还一度为自己的聪明喝彩。

    盗取机密后她选择了辞职,然后给诸航打了电话,约他见面,她的心情很急迫。他要是知道自己手里有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会很高兴吧。

    诸航的反应让王已纯有些难过,她打开包从包里取出拷贝好的u盘递给诸航,

    “这是什么?”他没有接u盘。

    “是星辰公司的内部资料。”她有些得意。

    “你盗取了星辰公司的内部资料?”诸航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不过不是王已纯想象中的高兴而是另外一种表情。

    “我觉得你可能会需要它。”

    “谁告诉你我需要这个的!”诸航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你难道不需要?”

    “自作聪明的女人!”他冷哼一声,“我以为你很聪明却没有想到我高看你了。”这话的意思傻子也能听出是在骂她蠢。

    “你难道不需要这些东西?”她糊涂了。

    “你难道不怕莫逸辰把你送进牢房?”他冷笑。

    “我做得很隐秘,并没有直接盗取,要怪他也怪不到我头上。”她很肯定的回答。

    “你觉得莫逸辰会这么容易的让你拿到他公司的资料?”

    “你怀疑这个资料是假的?”

    “不是怀疑,而是就是假的,现在莫逸辰在张着网等着我呢?”

    “怎么会?这个资料是从张文彦的电脑里拷贝出来的。”

    “你接近张文彦的事情我都清楚,莫逸辰能不清楚?”诸航冷笑,“你的愚蠢在于你压根都没有了解对手就出招。”

    见王已纯还不明白他叹气,“你难道不知道张文彦不近女色?”

    “你说什么?”王已纯大吃一惊。

    “这是莫逸辰张的网,从你接近张文彦那天他就已经知道你要干什么,还有,张文彦既然能做到星辰副总的位置,就不是一般的聪明,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把公司绝密资料随意的带在身上?”

    这话一说出来,王已纯开始害怕,“怎么会是这样?”

    “你盗取张文彦资料的时候估计已经被拍摄下来,现在莫逸辰正等着你呢。”

    “我该怎么办?”王已纯脸色惨白起来。

    “你手里不是有砝码吗?”诸航冷冷的开口。

    “什么砝码?”王已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你难道忘记了江教授的事情?”诸航冷笑,“你那个所谓的表妹就是你现在的救命草。”

    “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已纯吃惊。算计江教授的事情她一直以为做得隐瞒,她先去调查了江教授,然后用钱买通了许颖,让她在茶水里放药迷昏江教授,然后趁教授昏迷取了他的精液,一启强奸案就这么被制造了。

    “你还真是蠢,连我都知道的事情莫逸辰能不知道吗?你就是从那一刻起被他怀疑上的,莫逸辰不动你只是想看看你最后要做什么。”

    “我算计她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你。”既然被点破她也不想隐瞒,“我知道你喜欢她,想让你出面救她的父亲,这样她就会感激你。”

    “你真这样想?”诸航冷笑一声,很显然的对她的话并不相信。

    “我不知道莫逸辰会来得这样快。”王已纯解释,

    “这件事情过去就不用再提了,”诸航打断她,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她牵强的解释,如果她真的目的是想让自己出面,完全可以设计完就打电话给他,但是她没有,而是和莫逸辰做了交易。“你还是想想自己怎么自保吧!”

    “求求你救救我!”王已纯很害怕,她敢做那些事情是因为咄定诸航会做她的后盾,现在诸航摆明了是一副不想管她的样子,如果他不管她,她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很惨。

    “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他当初让她进入星辰的目的是想为自己培养一颗棋子,现在王已纯私自动作暴露了自己,本来已经是弃子,他本来打算置之不理的,却因为她漂亮的脸蛋想起了另外一个计划。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王已纯肯定的回答,诸航对她的回答很满意,莫逸辰一定不会想到他会重新启用王已纯,而这次他要用王已纯帮他完成另外一件事情。

    对面的莫逸辰一直在笑眯眯的喝咖啡,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不高兴的表情,可是王已纯却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还好诸航已经教了她应对的方法,她有了充分的准备。

    她在心里庆幸着时候莫逸辰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上次的事情我就已经放过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自寻死路?”他没有看他似乎是在对着空气说这句话。语气非常的柔和,但是听在人耳朵里却感觉是另外一股味道。

    王已纯控制住心底的颤抖。“莫总找我什么事情?”

    “找你谈谈诸航的事情,还有那份机密文件!”莫逸辰依旧是笑眯眯的,“我故意让你有时间去见诸航,想看看他会不会上当,显然他足够聪明,竟然对那份文件置之不理,他没有接受文件证明他已经放弃了你,这样看来他当初用你是有别的目的,只可惜你坐不住自己把自己暴露了。”

    “我不懂莫总在说什么?”

    “我会让你懂的,你盗窃张文彦资料的全部过程已经被记录下来,有了这个,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莫总不会这么做的!”

    “是吗?”

    “莫总难道就不怕我把一些事情捅出去告诉尊夫人?”

    “你想说什么?”

    “关于徐小雅和你以及诸航的事情我想尊夫人还蒙在鼓里的吧?如果尊夫人知道你娶她是为了报复诸航,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怎么知道我娶她是为了报复诸航?”莫逸辰依旧笑得灿烂。”是诸航告诉你的?”

    “不,是我猜的!”王已纯否认,“我认真的调查过你们之间的事情,确定尊夫人对你的目的一无所知。所以莫总,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可惜的是我对你的交易没有兴趣。”莫逸辰没有丝毫的惊讶神情,“有关我们三人的事情我其实早就想告诉我太太,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对我太太启齿,如果你愿意代劳我很高兴。”

    “莫总还真是绝情得可以,难道就不怕她知道真相后会伤心欲绝?”

    “你是不是以为抓住了我的痛处?”莫逸辰笑,“我从来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看样子莫总对尊夫人真的一点情义都没有?”王已纯笑,“我真替她感到悲哀。”

    “现在你应该悲哀的是你自己!”

    “我不觉得自己悲哀,其实莫总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王已纯笑着推过去一个u盘,“这里面是江教授和许颖在床上的照片,我当初留了一个心眼就是防着今天,莫总不在乎尊夫人,自然对尊夫人的父母出事也无所谓,既然如此我打算把这些照片公布出去。”

    “你敢!”莫逸辰的笑容隐去了,这个女人他还是太小看他了。他知道她当初设计江教授,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拍了照片。

    “看来莫总现在还不想和尊夫人撕破脸皮,既然如此这笔交易就有商量的余地。”王已纯终于有了底气,“我想请莫总放过我,如果莫总放过我,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再提。”

    “你竟然敢威胁我?”这个女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以他的性子坐在这里和她谈到现在已经是极致,她竟然敢拿江雨柔来威胁他,想来是诸航教她这么做的,莫逸辰知道解决这么一个女人不费事,但是诸航在后面不一样,最关键的是他怕伤害到江雨柔的家人。

    诸航这一招够毒的,看来他已经疯狂了,竟然用这种手段迫他就范,诸航应该是想试探他的底线,他无意把自己的软肋透露给他,但是这次完全不行,他不能不管江雨柔的感受,脑子里闪过别的念头,眸中已经有寒光闪现,看见他凌厉的眼神王已纯一阵胆寒,脑子里出现诸航的话,如果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我不是来威胁莫总的,只是来求莫总的,请莫总给我一条生路,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因为被人利用才做了那些事情,现在这样只是为了自保,只要莫总放过我,这些照片我会全数销毁。”她说得很恳切。

    莫逸辰面无表情的坐着,对她的请求不置可否,王已纯见他不表态扑通一下跪在了他的面前,“莫总,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莫逸辰盯着她看了半响,缓缓起身,“我就再相信你一次,给你一个机会,记住,这是唯一的机会!”

    直到莫逸辰的身影消失好长时间,王已纯才从地上站起来,后背已经湿漉漉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她又在位置上坐了好一会这才起身离开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