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6.无耻的男人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6.无耻的男人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陈清若在几名看护的陪同下来医院做产检,远远的看见晓嘉被看护推出来散心,她诡异的一笑,迎了过去。

    “对不起!”她道歉。

    看见这个恶心的女人晓嘉没有理会,示意看护把她推走,陈清若却不肯放过她,“我听默涵说了你的事情,没有想到你会伤得这样严重,其实你这又是何苦呢?用自己的身体去试图挽回他的心,真的不值得。”

    晓嘉对着她翻了一个白眼,眼睛盯在她的肚子上面,心里在衡量,要是她的脚能动,现在一脚揣过去会不会让她流产。

    陈清若继续刺激她,“我劝说默涵来看你的,让他对你好一点,毕竟还是夫妻,你又为他失去那个孩子,再怎么他也不能绝情到如此地步。”

    “你知道默涵来对我说了什么吗?”晓嘉突然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清若。

    “说了什么?”陈清若没有想到晓嘉还能笑得出来,按照一般常理推断,她此刻应该是气得脸色发白,情绪失控才对。

    “说的是关于如何处理你肚子里的孩子和你的事情,”晓嘉顿了一下,眼睛在几个看护的脸上飘过。

    陈清若看着她心里有些打鼓,林墨涵对她的态度摆在那里,压根没有因为她大着肚子就另眼看待她,要不是林夫人执意如此,她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被处理了。

    “你介不介意我把默涵的话当着他们说出来?”晓嘉轻咳一声,“他说其实……”

    陈清若脸色有些难看,向晓嘉走了几步,晓嘉突然伸手抓住她的头发,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贱货!你找死!”

    身边的看护急忙上前去想分开她们,晓嘉抓得很紧,一点要松开的意思都没有,一边拽着一边扇她,下手又快又狠,陈清若被她死死的揪着头发往死里拽,脸上又挨了耳光,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突然伸过来帮忙, 晓嘉终于松开了,陈清若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个晓嘉,和疯子有什么两样,她还是估算失误,以为她会像江雨柔那样忍气吞声,以为可以刺激她,却没有想到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这是做什么?”高贵的林夫人突然出现在医院,后面跟着林默涵。

    陈清若看见他们后往后一倒,两名看护赶紧扶住她才没有跌倒,林夫人的目光接触到陈清若脸上的指痕,再看她奄奄一息的样子,一个巴掌甩向晓嘉,“恶毒的女人,你这是要杀了我孙子啊?”

    晓嘉坐在椅子上面闪避不开,挨了一巴掌,林默涵急走几步,看着晓嘉的样子,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刚刚晓嘉对付陈清若的样子他看得清清楚楚,再联系她说过的要弄死陈清若肚子里孩子的话,心中有些冷,他爱的那个晓嘉虽然泼辣,但是不狠毒,而且还很善良,现在椅子上面坐着的这个晓嘉不是他爱的,她怎么会对一个孕妇下手,难道不知道这是关乎人命的事情吗?

    晓嘉用手揉揉脸,“你们倒是动作快,再晚一步这贱货和她肚子里的野种就难免不保了。”

    “你这个泼妇,你怎么这么狠心!”林夫人扬手又准备打她,却被斜刺里修长的手给架住了,

    “这位女士,这里是医院,她是病人,请你自重!”楚朝阳的声音冷清。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的家事?”林夫人不干了,她作威作福惯了,自然受不了有人横空插上一脚。

    “这位夫人,难道要在医院解决家事?”楚朝阳的语气带着嘲讽。

    林默涵上去扶住母亲,“妈,算了!”

    “你看看她,简直蛇蝎心肠。”林夫人指着晓嘉,兀自气愤愤的。

    晓嘉冷笑,一脸的满不在乎,“林默涵如果不想断子绝孙就赶快离婚!”

    “赶紧把婚离了!这个泼妇太狠毒了,多留她一天我这觉都睡得不安稳。”林夫人恶狠狠的瞪晓嘉一眼,转头吩咐看护把陈清若扶去检查。

    林默涵走过来,“晓嘉,你为什么要这样?”

    “林默涵,你找小三弄死我孩子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现在的情形。”晓嘉看林墨涵的目光含着鄙视和仇恨,“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和那个贱人是如何害死我的孩子的!”说完她示意看护推着自己离开。

    林墨涵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外面阳光正好,晓嘉咪着眼睛看着窗外出神,那神情一点也不像刚刚被打耳光的人,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妒妇,毒妇!”

    晓嘉没有理会,继续晒她的太阳,楚朝阳到她身边站定,“我期待你搜集证据多要点抚养费,这样就有钱赔我的维修费了。”

    晓嘉愕然地看他,这个男人他为什么会这么毒,他是怎么看穿她的心思的,她刚刚打陈清若就是为了收集证据,她要和林墨涵离婚,一天也不能等。

    手不由自主的去摸口袋里的录音笔,握住录音笔,心里安慰了些。

    楚朝阳却不给她自我陶醉的机会,“你还是太天真了,难道以为搞这么一出就是证据,就算搜集到了证据?这些东西压根一点价值都不会有的,你要做的是现在先稳住林默涵,从他身上先捞点钱到手才是正道,搜集证据提离婚是完全行不通的,我提醒你,要是你惹毛了他,他不会给你抚养费的,到时候你会鸡飞蛋打一场空的。”

    “关你什么事情。”晓嘉不领情。这个男人太自以为是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神,能够看穿所有人心思啊?

    “怎么不关我的事情,你要是被一无所有的扫地出门,我的车问谁要维修费?”楚朝阳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想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晓嘉没有理会他,她才不信这个邪。

    楚朝阳在医院里的身份一直是个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但是院长见他总是客客气气的,他开着豪车来上班,领的却是连车的维护费都不够的死工资,有人曾挖空心思的去打探他的情况,很可惜什么也没有打探到。

    楚朝阳吸引人的不只是身份,还有那副容貌,医院里未婚的医生护士全对他望眼欲穿,可惜他从来没有对谁表现出好感。

    他很奇怪,从进入医院到现在,从来不和任何人亲近,就连普通的聚会他也从来不参加。可是今天他却恶毒的又去讽刺了一把晓嘉。

    不只是因为这个女人蹭伤了他近千万的车,他并不在乎这点维护费用,只是看见那个女人的样子,他就想狠狠的虐她,明明心里苦涩得要命,偏要装一副坚强的样子,他讨厌伪装。他就想虐她,狠狠的虐她。

    楚朝阳进入办公室,脱下白色的袍子,随手一扔,搭在椅子上,只是一眼就可以知道这个男人有轻微的洁癖,因为你在他的身上闻不到任何的不属于本身的味道,比如香水味,比如消毒水味。

    剪裁细致的西装,干净利落的短发打理的一丝不乱,眉宇间尽是温柔的神情,眼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样的男人很难不让女人动心,可是他却一直不为女人动心。

    “楚医生下班了啊……”有人笑着向他打招呼,

    楚朝阳点点头,脸上的笑意加深。

    绝大部分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保持微笑,但是这种微笑只是一种保护器,谁也看不到他的内心。

    走到妇产科,听到里面楚朝阳伸出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推开门。

    病房内陈清若正在和检查的医生说话,医生的口袋鼓鼓的,装的东西明显的不是医生该带的,倒像是钞票什么的。

    医生背对着门挡住了陈清若的视线,两人都没有看见凭空多了一个人出现,“你流产时间不长,怀住的孩子容易掉,得千万小心。”

    “谢谢你!”陈清若露出一脸的感激,“以后可能会多多麻烦你的!”

    “放心,有事情尽管找我。”医生保证。

    楚朝阳突如其来的咳嗽了一声,听到咳嗽声音陈清若和那名妇产科医生吓了一大跳,两人一起把目光看过来,检查的医生明显的滞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挡住了鼓鼓的口袋。脸上带着尴尬,“楚医生,还没有下班啊。”

    楚朝阳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趣,太有趣了。

    他斜靠在门上,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香烟盒子,慢条斯理的打开取出一根细长洁白的香烟,对病房里的两人比比。

    “不介意吧。”

    那副口吻就象是皇帝一样的居高临下,是肯定是毋庸置疑。

    女医生在心里衡量,楚朝阳的底细没有人知道,不过看院长的态度还是少惹为妙,于是笑着点点头。

    陈清若皱着眉,眼前的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写着诱惑,这么好的男人她之前怎么没有遇到。

    要是换做平时她一定会对他绽放一个美丽的笑容,可是今天没有心情,她可没有忘记刚刚被打耳光时候是这个男人解的围,她在这个男人心中是什么地位自己已经很清楚,自讨没趣的事情她从来不会去做。

    这里是妇产科,这个男人来这里干什么?直觉提醒她这个男人虽然看似无害,但是应该不向他呈现出的那样简单。

    “这里是妇产科,不知道这位先生来这里有何贵干?”她忍不住开口。

    楚慕阳还是在笑,不过笑容有些玩味,他看看手里的香烟,挑挑眉头,然后再把目光看向检查的医生,“检查结果出来了么?”

    检查的女医生有些奇怪,这个楚朝阳平时从来不八卦,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跑到妇产科问女病人的情况。

    楚朝阳见女医生和女病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站正身子,手插裤兜内,双眼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秦医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私自对病人家属隐瞒情况出了问题可是要负责的,如果我没有记错,上上个月你曾给病人做过流产吧?流产过后一般一年后怀孕是最好时间,这刚刚隔两个月就怀孕,对病人的身体可是要求很严格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最好对病人家属说明,要是出了事情,你担当得起?”

    检查的医生身体一僵,陈清若也变了脸色,楚朝阳看看她们的脸色,目的已经达到,他心情很好的打着哈哈离开了。

    林夫人又在林默涵耳朵边唠叨离婚的事情,林默涵很烦,感情上面他是舍不得晓嘉的,可是对母亲他也同样无能为力。

    对于陈清若怀住的孩子,他压根没有想过要留下来,可是林夫人却要死要活的威胁,他迫于形势只好暂时忍耐,本来是想过段时间了结这事情的,可是晓嘉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想到她恶狠狠的咒骂他断子绝孙的模样,林默涵真的很痛心。

    出轨是他的不对,孩子没有了他也很痛心,他在尽力的弥补,可是晓嘉不领情,她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正烦恼着,律师给他打了电话,“林总,夫人委托律师约了见面。”

    “你说什么?”林默涵傻了。他一直以为晓嘉只是吵吵,只是在发泄,过了这段她气消了就会回来,没有想到她竟然动真格的了。

    “去见见他看他要做什么。”林默涵下了命令。

    一个小时后律师给他打了电话,“夫人委托的律师出示了您出轨的证据,要求离婚并且赔偿她精神损失。”

    “她要多少?”

    “没有说具体数字,只是说如果协商满意就不闹上法庭!”

    “好你个林晓嘉!”林默涵气炸了肺,他马上拨晓嘉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一直没有人接。

    林默涵摔了电话驾车去了医院,他要亲自问问晓嘉,她到底想怎么样?

    楚朝阳又来晓嘉的病房,大咧咧的一坐,“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你丫的是要债的还是要命的?”晓嘉看见这个男人就头疼。虽然是她欠钱,可是他也太不识趣了,这个点来问这事情,摆明了是在找不痛快,她心情不好,说话恶狠狠的。

    “你以为呢?”他冷笑着换一姿势,靠近病床上的晓嘉,“你的命不值钱,可你又拿不出钱,怎么办呢?”

    他突然伸手托住晓嘉的下巴,“要不你来还债吧,虽然姿色一般,不过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灼热的呼吸打在晓嘉脸上,热热的烫得她脸红,

    “混蛋,离我远一点!”

    “我要是不呢?”

    “我抽死你!”晓嘉一掌挥过去,楚朝阳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她,“这年头,果然债主是孙子,欠债的是大爷!”一句话从他的薄唇里说出来暧昧之极。

    “你想怎么样?”晓嘉又羞又气,这个男人摆明了是在调戏她,真是可惜他身上的白大褂了。

    “我不想怎么样,刚刚的提议,你考虑考虑?”

    “休想!”

    “这么没有情趣,也难怪你的丈夫会出墙!”他低笑,“不要以为我对你有兴趣,我只是想拿回我的钱,仅此而已。”说完话,手指轻轻从晓嘉嘴唇划过,

    “不错的嘴唇,要是色泽再鲜艳一些,就更好了!”

    话音落下,门被推开了,林默涵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似乎没有想到屋子里会是这样一幅画面,他呆住了,嘴唇有些发抖。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们……”

    屋子里的两人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最要命的是楚朝阳手指划过晓嘉嘴唇的那个动作,暧昧得他要发疯。

    “如果想离婚,现在是最好的表演机会!”楚朝阳本来准备放开晓嘉的手的,却在此时凑近她低语了一句,晓嘉有些僵硬,还没有来得及表示他准备放开的手又握紧了她的手,“亲爱的,什么时候可以把婚离了?”

    晓嘉灿烂的一笑。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就没有必要在乎过程,只要结果就好,她抬头,深情的和他凝视,有些颤抖的在楚朝阳唇上轻轻的一碰。“会很快的!”

    楚朝阳笑得邪恶,几乎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贴着晓嘉的唇说道;“这回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林默涵的目光看向楚朝阳,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男人是那天晚上送她回家的男人!那天晚上晓嘉在电话里亲口对自己说过要和别人一夜情报复自己,那天晚上他守在晓嘉公寓楼下看到的就是这个男人,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晓嘉的话不是吓唬,他们的确已经在一起了。

    反应过来的林默涵冲进来一拳砸像楚朝阳,楚朝阳单手隔开。林默涵气坏了,眼前的男人虽然穿着白大褂,但是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势却不是一普通医生能够拥有的,他气急败坏的向着床上的晓嘉咆哮,“你要不要脸?竟然和这个男人搞一夜情,你们才认识多长的时间?难怪一直说要离婚,难怪一点不念过去的情分,文晓嘉,你真行,竟然背着我偷人,你他妈的背着我偷了几次了!”

    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林默涵现在的感觉,一直以为犯错的是自己,一直像孙子一样的在试图想挽回,结果却是如此的不能接受,文晓嘉,他最爱的女人竟然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这个男人长得还挺帅气。

    林默涵不能接受这样的真相,晓嘉怎么可能背叛他?怎么可能?他们是有感情的,那么深的感情啊!

    两个男人在僵持着,林默涵的情绪很激动,他的目光不只是愤怒还有厌恶死死看着晓嘉。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叫我比吞了苍蝇还要恶心,是不是从那天晚上就开始了?你这个恶心的女人,亏我还一心想着挽回,我真他妈的鬼迷心窍了,竟然还想着和你这样的女人挽回!”

    骂完晓嘉把目光转向楚朝阳:“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货色,曾经主动向我投怀送抱,她的第一次是用在酒店勾引我,这几个月我已经玩厌了她,所以找了别的女人,你确定你喜欢?你就这么喜欢别人的破鞋吗?”

    晓嘉的脸上带了笑容,那是刚刚的笑容,就这样僵在脸上,心里像针戳一样的疼,这就是自己爱的男人,多可笑,竟然爱上了这样的男人,

    “林默涵,你说得没有错,第一次我的确是为了勾引你,现在我厌恶了,想放手了,你痛快一点。”

    林默涵瞪着她,强烈的恨意让他想杀了晓嘉,现在就算把世间最恶毒的话对准她也难消他心头的恨,“你装什么清纯,你他妈的还有脸恨清若,在我心中清若至少比你干净!我瞎了眼了,竟然还为了你想做掉自己的孩子,你真贱,还好还来得及,你放心,我会和你离婚,马上离婚,不过你休想得到我的财产,一分也休想!”

    晓嘉傻傻的看着林默涵,这就是人性,可悲的人性,前一分钟还在苦苦哀求,后一分钟就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还好她醒得早,可是心为什么会那么疼呢?为什么?

    她跟他到现在,竟然还不如一个小三,她竟然连陈清若都不如是吗?

    楚朝阳一拳打在林默涵身上制止住了他的谩骂,林默涵像疯了一样的还击,晓嘉傻傻的看着两个男人扭打,心已经麻木,此刻唯一能想到的一句话是,这个世界真他妈的狗血!

    林默涵喝得醉醺醺的回了家,看见他脸上的伤痕林夫人吃了一惊,“你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和人打架了!”林默涵歪歪扭扭的进门,差点摔倒,林夫人赶紧伸手扶住他。

    “儿子,谁打的你?”

    “文晓嘉,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喝了这许多酒还是没有把晓嘉的样子从脑子里挥去,林默涵要发疯了。

    “是打的你?”林夫人气坏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赶快离婚!”

    “我当然要离婚!不离不姓林!”

    “你想通了?”林夫人欣喜不已,儿子这段时间态度一直很坚决,就算是在医院看见打陈清若他的态度也是坚决不离婚。

    为这个她没有少和他闹,可是他一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只认准。今天晚上突然表态真让林夫人想不到。

    “我要和她离婚,不但如此我还要娶清若,我要让清若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要让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后悔死!”林默涵大喊。

    陈清若听到动静也过来了,正好听见林默涵的话,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这日子是熬到头了吗?

    次日早上林默涵睁开眼睛,旁边怎么躺着陈清若,他一个翻身坐起来,“谁让你上我的床的!”

    陈清若无辜地看着他,“默涵,这是家里,是我的床。”

    “你的床?”林默涵脸色一变,像避瘟神一样的跳下床,“陈清若,你就这样打算一直住在我家?”

    陈清若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昨天晚上他不是喊着要结婚吗,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林默涵瞪着她,“我让你把这个孩子做了,你倒好,竟然开始住进我家保起胎来,你难道真想生下这个孩子?”

    “我……”陈清若噎死,“是伯母让我这样的,我也不想。”

    “你也不想 ?”林默涵突然的冷笑起来,“我给你别墅和车难道还不够补偿你?做人不能太贪心。”

    “默涵。”陈清若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心里把林默涵咒骂了无数遍,“我会去做掉这个孩子的,可是伯母看得很严。”

    “别找这些借口,你如果真不想和我纠缠压根不会听我妈的摆布,腿长在你身上,难道有人强迫你搬进我家,就算我妈想要孙子,也不至于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吧?”林默涵冷笑看她,“那天医院的事情我可看得明白,你是故意去她面前的吧?陈清若,别在我面前演戏,对于我来说,爱的人只有一个,只有她的孩子才是我的孩子,也只有她才配给我生孩子,别的女人如果没有经过我的允许生下孩子,一毛钱的抚养费也别想拿到。”

    “默涵,是我不好!”陈清若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我的确有私心,这个孩子我的确想生下来,但是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可能终生不孕,我是女人,我想有自己的孩子,我好怕自己真的会终生不孕,所以当伯母要求留下这个孩子后我听从了她的安排。”

    陈清若没有说谎,检查出来的结果的确是如果她拿掉这个孩子这辈子可能会不再有机会怀孕,当然具体原因不是因为她的身体不好,而是流产做得太多的关系,见林默涵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她起床从床头柜下面拿出检查单递给林默涵。

    林默涵接过检查单看了下,神色复杂,最近的事情怎么都他妈的不顺心。

    林默涵又去了医院,晓嘉正在吃早饭,“晓嘉,我们谈谈。”

    晓嘉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我们和好吧,忘了过去,好好的过日子。”

    “你觉得可能吗?”晓嘉想笑,却感觉张不开嘴。这个男人都到现在这样地步了他竟然还想回头。也不想想他们能回头吗?

    “为什么不可能?之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你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们扯平了。”

    “能扯平吗?”晓嘉冷笑,“我的孩子呢?你能还我孩子吗?”

    “晓嘉,我们还年轻,会有孩子的。”

    “林默涵,你觉得我还会傻到和你复合?你觉得我还会傻到为你生孩子?你觉得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只是一句扯平的话就能翻过去。”

    想到他出轨导致自己失去孩子的事情,想到他昨天对自己说的那些伤人的话,晓嘉完全找不到可以原谅的理由,这个男人他还真是天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管理那些公司的,感情的事情竟然也能用扯平来说。

    “你想怎么样?”

    “离婚!”晓嘉很坚决,

    “文晓嘉,今天是我给你的唯一机会。”林默涵的耐心不在,有哪一个男人会原谅出轨的妻子,他他觉得自己已经把姿态放到了极致,为什么不能理解。

    “我不需要你给我机会,林默涵痛快一点。”

    林默涵盯着晓嘉,她如此坚决的理由只有一个,她出轨了,移情别恋了,她的心已经完全不在他身上,她爱上了昨天那个男人。

    林默涵不能容忍,怎么能爱上别的男人,她应该死心塌地的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就像陈清若那样,过了这么多年她不也一直念着自己吗?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有足够的魅力让女人爱的,男人的通病,自以为是在林默涵的脑子里占了大部分。

    “文晓嘉,你想清楚了,要是真的离婚我不会付你一分钱的抚养费!”话说得够绝情。

    “林默涵,我记得你曾付给陈清若别墅和汽车。”晓嘉冷笑。

    “那不一样!”林默涵打断她。给陈清若的钱就像是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不想再有牵扯。而晓嘉不同,他希望她爱的是自己的人,不是钱。

    “有什么不一样?对于你而言不都是女人吗?同样的是上床,至少我还比她有发言权,你凭什么不付我赡养费?”

    “文晓嘉,难道你当初是因为我的身份才跟我的?”

    “你这样想也可以。”都已经闹到要离婚的地步,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你说清楚。”林默涵执着的需要那个答案。

    “你这么聪明,难道还想不清楚。”晓嘉冷笑,“除了你的钱你认为你身上有什么是我喜欢的?”

    林默涵疯了,“文晓嘉,我的钱你一分也别想得到。”

    “凭什么?”

    “凭什么?凭那是我自己挣的,婚姻法只是说夫妻共同财产平分,并没有规定我自己的财产有分给你的必要,至于赡养费,你有工作能自食其力,我不高兴付,还有谁能强迫我。”

    “你!”晓嘉气极,“你出轨得付我精神赔偿费。”

    “你没有资格要这个,因为你也出轨了。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离婚,只要你一天维持婚姻我的钱你可以自由支配,反之门都没有。”

    “林默涵,我就不信这邪!该姐得的你一分也别想少!”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