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7.终于出了口恶气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7.终于出了口恶气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和莫逸辰也继续冷战着,这次她是铁了心了,莫逸辰一天不和旧爱了断,她就一天不回去。

    莫逸辰打她电话她不接,给她发短信,她一条也不回,下班时候她去买了许多的菜和水果路上遇到何舟庭,他开车把她送回去,看见她买那么多的菜,何舟庭开玩笑说让她请自己吃饭,江雨柔没有拒绝,回到晓嘉公寓时候看见了莫逸辰的车,看着江雨柔和何舟庭拎着菜一起走过来,莫逸辰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他下车拦住江雨柔, “柔柔,我们谈谈!”

    看见莫逸辰何舟庭识趣的离开了,临走时候说下次再品尝她的厨艺。

    “谈什么?”江雨柔冷着脸。

    “我已经反省过了,之前是我考虑不周到,从现在起我减少和她的接触,必须接触的告诉你,你看这样行不行。”

    江雨柔冷冷的看着他,“这是你所做的最大让步吗?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感激涕零?”

    “不是,柔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心在你这里!”莫逸辰有些抓狂,怎么没有发现江雨柔会这样不好说话呢。

    “我不是十八岁的小女孩,所以你这套对于我来说没有用!”她毫不留情的推开他。如果真的心在她这里,根本用不着和她讨价还价。

    “柔柔!你为什么就不肯为我着想呢?”

    “我是很想为你着想,可是谁为我着想?”她冷笑,“莫逸辰上次我已经说得很清楚,现在再重复一遍。所有的一切都在于你的态度,而不是我!”

    “柔柔,你要是不回家我就每天都来这里烦你,直到你回心转意!”莫逸辰发现居家男人用来哄老婆回家的那套他竟然也用上了。

    “让我回心转意的方法只有一个。你应该很清楚!”丢下这句话她拎着东西快步离开。

    吃过晚饭没有事情,她去医院看了晓嘉,晓嘉问她,“你是不是和莫逸辰还没有和好?”

    江雨柔点头,晓嘉往嘴里扔了一颗葡萄,“柔柔,其实莫逸辰和林默涵是两种人。”

    江雨柔瞪她一眼,晓嘉举手, “我发誓不是想要替他说话,他和那贱人不了断我也很来气,不过,柔柔,我们能不能换种方法?”

    “说来听听!”

    “如果你想和莫逸辰过下去就必须和那个女人斗,我的意见是你回去,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莫逸辰身边,让那个女人无机可乘!”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想要替他说话,你不是最恨他这种脚踏两只船的人吗?”。

    “我的直觉认为他应该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晓嘉拿起床上的一份报纸开始念,“一直被媒体认为是黄金单身汉的星辰总裁莫逸辰近日在媒体面前表态自己是已婚人士,这让有关于莫逸辰和当红明星徐小雅的八卦戛然而止,当媒体追问他妻子的身份时候莫逸辰的回答是,他的妻子不喜欢被人打搅,所以他不想公开她的身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妻子是一个美丽善良又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女子。”

    江雨柔面无表情的听着晓嘉念新闻,“江雨柔,你难道就没有半点感动吗?”

    “没有!”

    “这上面说因为莫逸辰公布自己是已婚人士,s市多少待字闺中的女子今天晚上集体失眠,作为他美丽善良又善解人意的妻子,你没有什么话想说?”说到这里晓嘉放下手中的报纸噗嗤一笑,“哎呀妈呀,这莫逸辰可把我酸死了,你美丽善良姐还算承认,可是什么温柔贤惠善解人意那就算了吧,和你这些年的朋友,你温不温柔善不善解人意姐可是太清楚了。这个莫逸辰到底想干嘛?”

    他想干嘛?江雨柔苦笑,她也不知道莫逸辰想干嘛,一边和徐小雅藕断丝连一边又表现出对自己有感情的模样,脑子里百转千回突然想到了那份协议,能解释他的行为的也只有那份协议了。“应该是因为那份婚前协议吧!”

    “婚前协议?”晓嘉吃惊,这件事情江雨柔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我和他结婚前签了一份协议,其中有一条很明白的写着,如果男方先提出离婚,所有财产全部属于女方。”

    “都说你比我大条,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想到这么一招!”晓嘉感叹,“我要是当初也聪明点就好了。”

    “我们情况不一样,你懂的!”江雨柔有些黯然,她和莫逸辰之所以签协议是因为没有感情。

    “奇怪,莫逸辰不是那种脑残的人,这份协议明摆着对他不利,难道他当初真的是脑子发热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吧!”

    “既然咱占着主动权那就很好说话了,柔柔,你千万不要提离婚,那个贱人不是非要缠着莫逸辰吗,你不用退让,直接找上去,搞她一个身败名裂,反正莫逸辰拿你没有办法!”对于小三,身为受害者的晓嘉现在是完全的深恶痛绝。

    “我曾经这样想过,不过后来放弃了!”江雨柔露出疲惫的神色。

    “为什么要放弃!”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有必要维持这段婚姻吗?”

    “柔柔,你爱上他了?”晓嘉惊讶,如果没有爱肯定不会想离婚,毕竟当初是没有爱结合的。

    “不知道!”

    “该死,你肯定爱上他了,要不然不会这样。”

    “我们不说这个话题好吗?”江雨柔实在没有心情说爱不爱的,晓嘉看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只好住了嘴。

    江雨柔的阻止让晓嘉没有再说下去,和江雨柔相交多年她对她已经非常的了解,如果她完全的不在乎她肯定不会阻止她说下去。

    而江雨柔因为晓嘉念的新闻晚上也失眠了,莫逸辰公开自己是已婚人士对徐小雅的打击肯定不是一般的大,毕竟在媒体上她一直以未来的莫太自居,江雨柔不知道莫逸辰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难道真的是因为在乎自己他才对媒体公开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吗?可是如果是这样一他为什么还要和徐小雅来往,这到底是为什么?

    晓嘉出院后马上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要求法院判决离婚,并且付给精神赔偿费。

    因为手里有林默涵和陈清若的出轨证据律师和她对这次离婚都很有信心,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开庭那天林默涵带了律师出庭竟然反诬晓嘉出轨,双方律师在法庭上面唇枪舌剑,晓嘉满脸的怒色,林默涵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最后一翻争论下来,法庭宣布因为晓嘉也是过错方,所以林默涵不用支付晓嘉任何精神损失费,而林默涵的公司属于婚前所有所以晓嘉也没有分得任何股份,晓嘉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当时气得脸色发白,靠一股气支撑着才走出了法院。

    法院门口,林默涵靠在车上看着她,走出法庭,林默涵在走廊里拦住晓嘉,“现在后悔了吧,如果你回头我还一样给你机会。”

    晓嘉瞪他一眼,“你休想!”

    “你为什么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除非我心甘情愿,否则你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他得意洋洋。

    晓嘉没有理会大步离开,这个男人的无耻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打爆他的头。

    回到家中晓嘉心情非常的不好,她倒是无所谓他的钱,只是想争口气,林默涵是过错方,他理应赔偿自己精神损失费。可是没有想到果然被楚朝阳说中了,林默涵压根没有想过要给她钱。

    她正烦闷时候电话响了,晓嘉接通楚朝阳带着嘲弄的声音响起,“据说今天的离婚案我充当了一回男主角?”

    “你怎么知道的?”晓嘉吃惊。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我的维修费什么时候给我?”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拿去!”晓嘉喊了起来。

    “又不是我不给你钱,你冲我发什么脾气?”楚朝阳的声音冷冰冰的,“要说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傻,我都给你指了明路了,你为什么不听?”

    “什么明路?”

    “我让你哄好林默涵,把他的钱先搞到手上再提离婚,可是你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聪明。不晓得变通,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姐不稀罕他的钱!”

    “你这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你有很多的钱?如果是这样你赶快把我的维修费付给我。”

    “都说没有钱了你是聋子么?”

    “蠢女人,你老冲我喊什么,我又没有欠你钱?”楚朝阳的语气恶劣起来,“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拿到林默涵的精神赔偿费?”

    “就凭你?”晓嘉冷笑,这个楚朝阳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难道他不知道林默涵的爷爷是军区的政委吗,竟然敢这样大言不惭。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他的声音有些气恼。

    “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晓嘉冷笑。别说她不相信楚朝阳能有和林家斗的能力,就算他有,他凭什么帮助她。他们又不是很熟。

    “如果你输了这场离婚案一分钱的抚养费都拿不到,就意味着我的车的维修费用没有地方可报销,所以我是在帮自己而已。”

    “只是这样?”晓嘉压根不相信。

    “不然呢?难道你以为我看中你了?就你那长相,那品味,而且还是一个离婚女人,你觉得有可能吗?”

    “楚朝阳,你别没事找事!”

    “文晓嘉,你只说,要还是不要?”

    “不需要!他的臭钱我一分也不会要!”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傻子。我再问你一遍,需不需要我帮你!”

    “滚!姐不需要任何臭男人的帮助!”晓嘉声嘶力竭的。

    晓嘉拿起筷子对着面前的饭菜看了半天,终于叹口气放下了筷子,

    “还是吃不下?”江雨柔担心的看着她。“这又是何苦?”

    “我只是气不过!凭什么姓林的可以颠倒黑白是非?”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生气也没有什么用。”江雨柔劝解,想想又说一句,“男人还真是可怕!”

    “这样的极品怎么就给我碰到了呢?天理何在啊!”晓嘉想想还气。

    “别生气了,先吃点东西!”江雨柔往她面前的盘子里夹了菜。晓嘉叹了口气,又拿起了筷子,还没有吃出菜是什么味道,最后放下筷子,“柔柔,我们走吧!”

    江雨柔点头,两人一起出了餐厅,晓嘉去停车场取车,刚刚走到停车场,一个人突然出现拦住了她。

    “文晓嘉,你他妈的够狠啊!”

    晓嘉抬头,见林默涵气愤愤的站在她的面前。

    晓嘉没有理会他,现在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感觉掉价。

    林默涵大步跟上晓嘉,“你和楚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楚家?”

    “文晓嘉,你别装糊涂!”林默涵气坏了,因为晓嘉意志坚定的要和他离婚,所以为了防止她去景城大酒店找那天她去捉奸的视频,林默涵特意到先去了景城大酒店想提前拿走那些视频。

    他和酒店的高层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对视频的是势在必得,不过有些意外的是,酒店的经理告知他,说当天酒店出了些事情,所以视频没有保存下来,林默涵一听顿时放下心来。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视频的事情会被媒体公布出来,今天早上在媒体上看到这个,林默涵费都气炸了,让他生气的事情还在后面,公司的网站被黑了,页面变成了狼心狗肺无情无义几个大字,还有好打不平之人打电话到他公司来谩骂,网络上有人以视频发了一张帖子,声讨声和口水简直要把他淹死。

    最要命的是有人怀疑林家滥用职权以势压人,欺负弱女子,林老爷子也惊动了,气得打电话把他骂了一顿,要他赶紧平息这件事情。

    林默涵一腔火没有地方发,到处的找晓嘉,视频的事情肯定和她有关系,只是他不明白晓嘉只是一普通的白领为何会取得视频,很明白的情形一定有人在帮她,景城酒店是楚家开的,能够轻易拿走视频的人肯定是楚家的人。

    晓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不想理会他,她移过向车子走去,林默涵拦住她,“你要多少钱?”

    “你给吗?”晓嘉冷笑。

    “只要你开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我肯定给。”

    “你给了再说!”晓嘉寸步不让。

    “文晓嘉,结婚住的别墅归你,另外我再给你一千万,这样可好?”

    “你脑子没有坏?”

    “你答不答应?”

    “钱到账上再说!”丢下这句话晓嘉上车扬长而去。

    林默涵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早上钱就到了晓嘉账户里,晓嘉发布申明证明媒体报道纯是子虚乌有,这件事情总算落地了。

    徐小雅这段时间很少见到莫逸辰,从前是她主动去找他,他才来见她,现在她不去找他他也从来不主动找她,就像是忘记了有她这样一个人。

    徐小雅很郁闷,应该是很烦躁。

    最近一段时间忙了些,她一直在各个城市之间飞来飞去的赶通告,不得不说她现在真的很红,不但广告多,连访谈节目都多了起来,还有数不清的酒会和饭局让,这不她刚刚下飞机就得赶去参加一个饭局!

    娱乐圈里最乱的就是饭局,说好听是吃饭,其实和吃饭没有多大关系,大多数女明星在饭局上被上下其手,运气好的只是被揩油,不好的直接就被送到了男人的床上,当然也不是说这样的饭局没有好处,有多少大红大紫的明星就是从这样的饭局上面脱颖而出的。

    徐小雅运气特好,像这样的饭局从前她参加无数但是都没有人占她便宜,原因自然是因为莫逸辰。

    有了莫逸辰这块金字招牌一般人看见她都给面子从不对她做那些过分的动作,所以徐小雅的饭局比一般人的饭局要好许多。

    徐小雅赶到酒店的时候,饭局已经开始,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赶紧主动提出自罚三杯给大家赔不是。

    要是换做平时她这样说大家也就放过她了,可是今天很奇怪,大家对她的自罚三杯没有表示异议,于是徐小雅只好喝了三杯酒。

    喝完三杯酒,刚刚喘过气,就有人对着她举起了酒杯,徐小雅转头看竟然是市长的亲戚何强,何强从前看她的目光就不善,不过一直都没有表露什么,不过今天晚上好像不一样,他看她的目光竟然直勾勾的,像是要把她剥光,徐小雅很讨厌他的目光,但是又不好发作,偏偏何强却不识趣,竟然却明目张胆的在她屁股上面摸了一把,她气得瞪他一眼,他还不收敛,竟然还伸手去摸她胸,徐小雅自然没有让他得逞,黑了脸就走人,何强阴魂不散的跟她到门口。

    “这么快就要走啊?”

    徐小雅从鼻子里哼一声,何强不在意她的态度,“明天晚上我那边有一个聚会,能来吗?”

    “不能,我有别的事情!”

    “推掉不就行了?”他不死心。

    徐小雅不想理会他绕过他就走,何强一把抓住她“考虑考虑,不吃亏的!”

    “你这人怎么回事?”徐小雅一下子恼了。

    何强没有想到她会这样不给面子,脸上当时就挂不住了,“徐小雅,做人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不劳你费心!”

    何强冷笑,“不就是占着有莫逸辰罩着你吗?赶明儿莫逸辰不要你了,有你在爷面前哭的!”

    “你做梦吧!”徐小雅不甘示弱的会他一句,

    “是不是做梦我们等着瞧!”何强笑得阴测测的,“你该不会还做梦等着成为莫逸辰老婆吧。”

    “和你有关系吗?”

    “莫逸辰都在报纸上发表申明,你还装什么,赶紧找个大腿抱住才是正经!”

    这话让徐小雅一愣,“什么申明?”

    “他的已婚申明啊!”何强笑得很灿烂。“你不会是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吧?”

    这话让徐小雅脸色大变,她没有功夫和何强纠缠直接甩手走人,回到外面的车上让罗银兰上网查,果然查到了这条新闻。

    徐小雅当时气得懵了,那天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本来想打电话给莫逸辰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她回来到现在,莫逸辰从来就没有在她面前亲口说过爱她,也从来没有亲口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一切都是记者在瞎写,而她却自己把自己套牢,竟然把记者的瞎写当成了莫逸辰的意思。

    徐小雅睡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夜,为什么会这样,从前的莫逸辰一直非她不可,对她痴情得要命,而现在的莫逸辰和从前相比就像变了一人,人还是从前的人为什么心不是从前的心呢?

    难道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吗?想起从前她追着诸航跑,而莫逸辰追着她跑的情形,她眼睛一亮。

    天亮时候徐小雅顶着两个熊猫眼浮肿着脸起床,罗银兰看见她时候吓了一大跳,徐小雅可是最会打扮自己的,像现在这种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罗银兰虽然吃惊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把手里的日程安排给徐小雅看,“小雅,鑫浩的陈总邀请你后天作为女伴陪她出席一个酒会,你看?”

    鑫浩的陈总叫陈三彪,据说出生也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在上头有些势力,这陈三彪打小不学好,书不肯念所以只念到高中就辍学混社会,经过这些年的厮混他在社会上面到也如鱼得水,特别是黑道混得风生水起一般人都要买他的帐。

    陈三彪一直想和莫逸辰有牵扯,不过莫逸辰一直没有搭理他,徐小雅回国后看见她天天和莫逸辰出现在头条上面,陈三彪曾找过她,送了不少的礼给她,陈三彪指望徐小雅吹吹枕头风让莫逸辰同意和他一起合作。

    徐小雅收人礼自然得帮人办事,所以曾在莫逸辰面前提起过,不过被莫逸辰给回了,自那时候起徐小雅知道莫逸辰不待见陈三彪。

    想到莫逸辰不待见陈三彪徐小雅眼睛一亮,“这次的酒会都有什么人参加?”

    罗银兰自然知道她想问的是谁,“莫总据说也接到了邀请。”

    “你告诉陈三彪,就说我同意做他的女伴!”罗银兰听了她的话迟疑了一下,“要是莫总让你做她的女伴……”

    “谁说我就只能固定做他的女伴?”徐小雅的语气非常的不好听,罗银兰被她这样一顶,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刘子琪拿着酒会的请柬推开门的时候碰到莫逸辰正准备出门,他用目光扫了眼请柬,微微的点了下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周扬紧跟在莫逸辰的身后进入电梯,他也看见了请柬,“莫总,酒会的女伴准备带谁?”

    莫逸辰没有做声,用眼角扫了他一眼,周扬马上接着说“徐小姐已经答应了陈三彪的邀请。”这话让莫逸辰皱了下眉头,“你打电话给她,叫她推掉陈三彪。”

    周扬很快拨通了徐小雅的电话,听周扬说让她推掉陈三彪徐小雅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看来他还是在乎她的,要不他不会巴巴的叫周扬打电话给她,可是她要的不是这个。

    周扬说了几句话后挂了电话,“莫总,徐小姐说为人最重要的是要守信,答应别人的事情怎么能够轻易反悔。”

    周扬说完看莫逸辰的脸色,很难看,“要不莫总亲自打电话给她说,要是你亲自说让徐小姐做你的女伴她一定会推掉的。”

    “谁说我要她做我的女伴?”莫逸辰反问。

    “难道莫总不是要带徐小姐出席?”

    “不是。这次的女伴不用你操心,我自有人选。”

    徐小雅以为莫逸辰会因为她的拒绝马上打电话给她,可是等了一个白天也没有动静,到第二天她实在忍受不了,难道莫逸辰已经识破了她的心思所以才故意不理睬她的,她突然感觉好颓败。

    晚上的时候陈三彪给她打来了电话,约她去吃海鲜,徐小雅想起他那张肥脸就吃不下去,可是想到白天莫逸辰对于她同意做陈三彪女伴的态度,她答应了他的邀请。

    陈三彪这种粗人竟然也懂浪漫,不但送她鲜花,还在吃饭的时候专门找了一个小提琴手在旁边奏乐,可是徐小雅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高兴,她脸上带着笑容吃着陈三彪专门为她点的海鲜,心里想的却是,电话为什么还不响。

    陈三彪带着她转战夜店,徐小雅心中痛苦,但是没有办法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到达夜店的时候竟然意外的碰到了莫逸辰,看见莫逸辰,徐小雅郁闷的心情有些缓解,她往陈三彪方向靠了靠,看见她亲昵的歪倒在陈三彪的身上,莫逸辰的眼中闪过莫名的情绪。不过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去。

    徐小雅挫败到了绝点,喝了不少的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她被助理罗银兰扶下车,看见莫逸辰靠在车上看着她。灯光点点透过风景树的叶子撒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