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28.贱人就是矫情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28.贱人就是矫情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逸辰。”酒醉让徐小雅毫无形象哭得稀里哗啦的扑向莫逸辰,抱紧她,今天晚上她真的很害怕,很肯定的这次的眼泪是真的,不是在演戏。“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放手。”莫逸辰伸手推她,语气一点也不温柔。这样的莫逸辰徐小雅从来没有见过,她以为她是在吃醋,吃她刚刚和陈三彪的醋。

    “不放不放我不放。”她的脸埋在他的胸膛上不停的摇着头。这种撒娇的方式她猜测他应该会喜欢,不但如此她还把他抱得紧紧的,就像一放开他就会消失。

    莫逸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伸手将她牢牢攀附着自己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拿下来。“小雅,别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了。”

    他原来早就看穿她了,徐小雅没有感觉到难堪,反而有莫名的欣喜,他看穿她还来这里找她,证明一切好有救。

    “逸辰,我爱你,我真的好难过。”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滴,她哭得凄美哀怨,莫逸辰蹙眉,曾经的他很吃这一套,可是现在却感觉到她这样很假,就像是在演戏一样。矫情得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雅,我今天找你是想说清楚。”莫逸辰的声音很平静,听在徐小雅的耳朵里却不平静 ,“不要再为了了我玩那些心机和把戏,没有必要,还有陈三彪真的不是你能招惹的。”

    “逸辰,我爱你,很爱你才这样的。”

    “小雅,你不是想进军好莱坞吗?我可以帮你。”

    “不,我不想进军好莱坞,我只想呆在你身边,一辈子都不离开你!”徐小雅已经很明显的意识到今天空气里漂浮着的决绝。她还想放手一搏。

    “小雅,我爱江雨柔。我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徐小雅的手无力的垂下来。

    他终于说了,这句话该是迟到了多久?

    莫逸辰终于像徐小雅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如释重负,很轻松,徐小雅没有说话,绝望的放开了他。他的意思很明白让她进军好莱坞,只是为了江雨柔,不想让她的存在给江雨柔造成影响。

    她很清楚莫逸辰的脾气,在捅破这层窗户纸之前,她可以耍任何手腕留住他,但是只要一捅破,她就必须退让。

    虽然晓嘉出面帮林默涵澄清了一些不利他的消息,但是林默涵结婚几个月出轨导致孩子流产的事情还是被媒体恶炒了一把。

    陈清若这个小三也因此被大众骂得体无完肤,林家虽然四处疏通关系终于压下了媒体报道,但是事情终究传扬开来了,鉴于陈清若是教师,怕影响不好,s大提出终止了和陈清若的合同。

    虽然被s大除名,但是陈清若并没有感到有多耻辱,相反她更加的坚定了信心,必须凭肚子里的孩子牢牢的握住林默涵,现在林默涵已经离婚,只要她处理得当,林太位置非她莫属。

    因为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健康问题,陈清若又去医院做了产检,检查结果出来胎儿一切正常,陈清若很高兴。

    心情很好她在看护的陪同下回了一趟娘家,看见林家豪华的保姆车停在陈家门口,左邻右舍都被吸引出来看热闹。

    陈母很自豪的告诉邻居,自己的女儿找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高干子弟,陈父的病就是这个准女婿出钱看的。

    陈母正兴高采烈的显摆冷不防一个平时看不惯她的邻居突然插嘴,“清若找的高干子弟叫什么名字?”

    “叫林默涵,他爷爷是军区的政委。”陈母回答。

    “林默涵?”邻居怪怪的一笑,我听儿子说一个叫林默涵的高干子弟在外面找情人把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害得流产,据说那个情人就是s大的教师,难不成?“

    “我们家清若早就不在s大了。”陈母回答,

    “是吗,我听说的那个教师也以因为破坏人家家庭被学校开除了。”邻居又说。林母脸上挂不住了,恶狠狠的瞪一眼邻居,“你就见不到我们家清若好啊”

    担心邻居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陈母赶紧关门回了家,屋子里陈清若皱着眉头正在接电话,接完电话急忙忙的要走,看见女儿的脸色不好看,陈母跟上去,“不在家吃饭?”

    陈清若摇头,“我还有点事情。”看一眼跟随的看护又停下脚步,“妈,你去买点好菜,招待一下她们,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清若,你爸的病一直在花钱,你也知道我们手里不宽裕。”剩下的话陈母没有说完,很明白的事情,等陈清若救济。

    陈清若皱了眉头,她最近住进林家虽然开销不用花钱,但是打点上下几乎花光了她的积蓄,林默涵对她一直不管不问,她身上已经没有几个钱。

    不高兴的看了陈母一眼,她从包里的钱夹里拿出几张钱扔给了陈母,然后急匆匆的出了家。

    陈家胡同口一间茶室里,夜店的调酒师易钢坐在座位上面不停的看表,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易钢笑着抬头。“清若!”

    “找我什么事情?”陈清若的脸色很冷。

    “好久没有见你,有些想念。”他暧昧的笑,陈清若露出厌恶之色,这个男人他真以为自己有足够魅力让自己着迷吗?她只不过是她寂寞空虚时候找乐子的对象,他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难道还指望一个419对象对着自己谈爱。

    “到底有什么事情?”

    易钢见她眼睛里掩饰不掉的嫌恶之色,心中突然开始不爽,这个女人在他身下婉转呻吟的时候怎么没有露出这样的眼神。

    他还以为她至少是有一点喜欢自己的,不过看她现在的眼神,很明白的是哪儿凉快呆哪儿去,突然有种被愚弄的感觉,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善茬,找她的目的自然很明了,当下冷笑一声,“怎么,过河就想拆桥了吗?”

    陈清若在心里叫了一声不好,想到她让易钢做的那件事情,现在是在风口浪尖上面,要是易钢和自己翻脸找上林默涵,一切将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一直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于是控制住内心的厌恶,放缓语气,“我很忙。”

    “忙着结婚吗?”易钢不怀好意的笑。“林默涵对你还真是特别,竟然连自己老婆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念,看来你成为林太指日可待了吧?”

    “说的什么话?八字还没有一撇呢。”陈清若叹气,“你也知道,像他们那种有钱人只是想玩玩,哪有几个是真心的。”

    “不见得吧,我看媒体报道说你都已经搬进了林宅,你的愿望已经实现,我提前恭喜你。”易钢笑眯眯的,这个女人摆明了在装糊涂他却没有心情和她扯八卦,“我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手头有些紧,又没有什么朋友,你是我在s市唯一的朋友,所以想向你借点钱。”

    陈清若很清楚易钢不是来恭喜自己的,她一开始还想和他打打太极,见易钢压根不拖延,也没有心思再伪装。

    “我虽然搬进林宅,但是林默涵对我还是和从前没有什么两样,他心心念念都是他的前妻,所以目前……”

    “你的意思是没有钱?”易钢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现在没有。”陈清若说的是实话。

    “好吧,那我就问林总借点,他经常出入我们酒吧,出手大方,想来不会吝啬一点小钱。”易钢自然不相信她会没有钱只是以为她想和自己撇清关系。

    “我真的没有钱。”

    易钢没有再说话,只是冷笑着起身,看见他的样子陈清若急了,“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我可以想想办法。你需要多少?”

    “这还差不多!”易钢笑眯眯的又坐下,“我需要五十万。”

    陈清若在心里咒骂了他八辈子祖宗,脸上却不露声色,“先缓几天,等凑到钱了我再通知你。”

    回去的时候陈清若一直在想怎么弄到钱的事情,林家虽然有钱但是她却压根开不了口,现在她的身份可尴尬得紧,压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从林家名正言顺的拿到钱。

    思来想去半天陈清若一筹莫展,她现在非常后悔和易钢这种人扯上关系,当初泡夜店时候看他人长得不错,才勾搭上的,后来计划接近林默涵一时没有人选才请他帮忙找人演一场戏,却没有想到这事情竟然成了他要挟自己的把柄。

    陈清若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和易钢有一腿的事情,她绝对不能让林默涵知道自己在和林默涵搞在一起后还和易钢发生过关系,要是知道会到今天这种局面她当初打死也不会和易钢有一腿。

    实在没有办法可想她最后想到了林默涵送她的车,那车市值一百来万,现在还有九成新,怎么得也得换过八九十万,除去易钢要的五十万,自己还能余剩三四十万,可以留在身边做不时之需。

    因为她现在出入不方便,她最后把卖车的事情交给了母亲,让她想办法把车给卖出去。陈母听说她要卖车很惊讶,问她,林家是不是要破产了。

    陈清若有些头大,又不好明说,只是说这车不适合她开,想以后换一个贵的,林母一听放下心来,马上去找了人。

    车子最终以八十三万的价格卖了出去,陈清若拿到钱后给了陈母三万,自己往卡里存了八十万,然后打电话给易钢,告诉他现在没有钱,她东拼西凑卖了车才凑足三十万。

    陈清若的意思是想让易钢拿了这钱后就封口,却没有想到这三十万让易钢看到了希望。只凭几句威胁的话竟然能一下子拿到这么多钱实在出乎易钢的意料。

    当初他找上陈清若时候只是凑巧在报纸上面看到报道,所以想去求证一下,顺便吓唬吓唬她,却没有想到几十万就这么很容易的进账了。

    看着卡里凭空多出来的三十万,易钢乐坏了,陈清若是他的摇钱树,他一定要不遗余力的抓住这颗摇钱树。

    刘子琪最近和周扬的关系走得很近,她频繁的接近周扬以至于让周扬产生一种感觉认为她对自己有好感。刘子琪长得漂亮,家世又好,难免让人动心,不过就是因为她人好家世好所以周扬一直不敢相信她会看中自己,贫女嫁进豪门的事情有先例而且还很多,但是富女下嫁贫男的列子并不多,虽然周扬的条件和很多人相比已经算得上是很优越的,可是和刘子琪那样的家世相比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周扬午饭时候陪同莫逸辰出了公司,后来回来时候竟然只有莫逸辰一人。

    刘子琪给周扬打电话,“在哪儿呢?”

    “去学校呢。”周扬笑眯眯的回答,刘子琪的电话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在查岗,一般情况下只有女朋友才会这样。

    “去学校看江姐姐?”刘子琪很快问。

    周扬嘿嘿一笑,“莫总让给夫人送花过去!”

    “他们和好了?”刘子琪吃惊。

    “目前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莫总都展开温柔攻势了,和好应该指日可待。”周扬并不瞒刘子琪,在周扬眼睛里,这段时间莫逸辰和江雨柔冷战,刘子琪没有少操心。

    刘子琪眼睛闪过异色,语气却丝毫未变,“逸辰哥哥终于浪子回头了,江姐姐应该会原谅他的,只是这次酒会,如果逸辰哥哥再继续带徐小雅出席,江姐姐难免会多想。”

    周扬笑了,“总裁这次酒会的女伴应该不会带徐小雅。”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徐小雅接受了陈三彪的邀请,总裁竟然没有阻拦,看他的意思应该是不会带徐小雅出席。”

    “这就好,我一直担心他带徐小雅惹江姐姐生气,”刘子琪明显松一口气的表情,“逸辰哥哥这次不知道会带谁出席。”

    “他让我不要操心,如果我所料不错他应该会带夫人出席。”说着话s大已经在眼前,周扬急匆匆挂了电话。

    看着周扬捧着玫瑰出现在办公室外面,江雨柔脸都绿了,这个莫逸辰到底在搞什么鬼,让他和徐小雅了断他支支吾吾的,却搞这套哄她,难道还当她十八岁吗,她必须很坚决的告诉他,她不吃他这套。就像是知道她想什么,莫逸辰的电话过来了,江雨柔接通他的声音温柔的出现在耳边,“收到我送的花了吗?”

    “你什么意思?”

    “你在装傻吗?男人送女人花你说是什么意思?”

    “莫逸辰,我不吃你这套。”

    “老婆,那你告诉我你吃那一套,我改还不行吗?”

    “莫逸辰,你不要装糊涂,我的意思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你了。”

    “老婆,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

    “这次是真的,你先把花收下,晚上我陪你吃饭。”

    “还真是让我感动!”江雨柔最恨他这副什么都掌控的态度,他说晚上要陪她吃饭,她就必须听他的吗?做梦吧!

    下午放学时候莫逸辰的车果然停在了学校门口,江雨柔看着他的车咬牙,今天她偏不跟他走,看他会怎么样。

    正这样想着,何舟庭从她身后冒了出来,“我觉得你需要我的帮助。”

    “你怎么知道的?”

    “每次莫逸辰的车过来接你,你都是东张西望一会挑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快速过去上车,可是今天你的习惯和往常不一样,所以我猜想你一定需要帮助。”

    江雨柔被他说了个大红脸,不得不说他的观察的确细致入微,“今天就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

    “很荣幸你能给我这个机会。”何舟庭笑着拉开车门。

    看着江雨柔上了何舟庭的车,莫逸辰脸上闪过怒色,他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以此同时,何舟庭的手机音乐响起,何舟庭看了眼号码,嘴角带着浅笑戴上蓝牙耳机。

    “什么事情?”

    莫逸辰压制住自己的火气,“何舟庭,你要带我老婆去哪里?”

    何舟庭打着哈哈,“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莫逸辰压住火气。

    “不知道啊?我干吗要知道?”

    “何舟庭,你给我听清楚了,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和我有关系吗?”何舟庭笑眯眯的,用眼角的余光扫一眼江雨柔,她的目光看着车窗外,很显然心思压根不在他的身上。

    “今天晚上我已经在雅阁定了餐,还买了她喜欢的音乐会的票,你识相些,别打搅我们夫妻。”

    “你看来很有诚意啊!早干什么去了?”何舟庭挪揄。

    “你别阴阳怪气的!”莫逸辰有些火大。

    “要我答应也不是没有可能,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只要你的要求不过分我肯定会答应。”

    “放心,我不会过分的我的要求呆会会发到你手机上面,你要是答应就回个信息,不答应则不用回。”何舟庭说完挂了电话。

    江雨柔的目光还是在车窗外游离,表情有些忧郁,何舟庭叹气,拿起手机开始发短信,他发得很快,莫逸辰点开他的短信,很简单的一行字,“我要你答应以后的每一天都让她开心快乐。”

    莫逸辰马上回复了四个字,“我答应你!”

    看完短信何舟庭微微一笑变换车道径直向雅阁驶去。他把车停在雅阁门口,江雨柔这才反应过来,“你带我来这边干什么?”

    “吃饭啊!”他笑着下车帮她拉开车门。

    “你在这边请我吃饭?”江雨柔惊讶。雅阁的名头在s市可不是一般的响,餐厅最大的特色是包场式专属餐厅,即每餐只接一席,来宾将独自享有餐厅的全部空间,是真正的高私密性就餐场所,据说只有会员才能进入里面用餐,“你是这里的会员?”

    “我不是会员,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今天晚上你要在这里吃饭。”

    这话听起来奇怪,江雨柔正在猜测他话里的意思后面传来刹车声,莫逸辰拉风的车停在了他们的后面。

    “你和他串通好的?”江雨柔明白过来了。

    何舟庭掀唇一笑,“人我给你带来了,希望你信守承诺。”

    莫逸辰点头,走过来揽住江雨柔,“多谢!”

    看着他们两人江雨柔有被愚弄的感觉,她挣脱开莫逸辰的手,沉着脸转身就走,莫逸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老婆,别闹。”

    江雨柔欲挣开,他干脆把她整个搂在怀里,“老婆,这里经常有记者蹲点,你不想上明天的新闻就乖乖的跟我进去。”

    江雨柔不甘心的瞪他一眼,早有人迎过来为他们引路,莫逸辰搂着江雨柔跟着引路的服务员进入。

    雅阁内部装潢犹如它的名字,古、雅、韵”三字可以贴切的传达出雅阁环境的神韵所在,从进入餐厅开始,就瞬间把外面的嘈杂与纷乱甩在身后,精细而又别致的仿古木刻窗雕,木制红色廊柱,古朴典雅的竹帘,小桥倚立,流水迂回,竹林花语,幽韵仿古地灯,既彰显出一种中式皇家御苑的大气,又不乏低调的书香文雅气息,服务员把他们引入一间包间,礼貌地退了出去。

    江雨柔打量着包间,包间依荷花池而建,三面环水,树影婆娑,碧波绿水间莲叶扑散开来,一往过去满眼的绿色,间或点缀着白的红的荷花,让人赏心悦目,再加上古筝的琴音袅袅传出,仿佛置身于小桥流水的江南。

    莫逸辰站在她身后扶着她的肩膀,“要是冬天这里有会是另外的景象,白雪皑皑,红梅盛开,坐在这里吃饭梅花的清香沁人心脾,又是一番滋味。”

    江雨柔拂开他的手转身坐下,莫逸辰也不在意,跟着坐在她的身边,有服务员鱼贯而入,往餐桌上面摆放早就点好的菜品,虽然那些菜品都是江雨柔最爱吃的,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感动,依旧沉着脸一言不发,莫逸辰赔着笑脸,“老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她生硬的回答。

    “真的不知道?”他有些失望,“你竟然不记得了?”

    “我干吗要知道?”她反问。她最近过得恍恍惚惚,都是拜她所赐。

    “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提醒,“老婆,你这样很让我伤心哦。”

    江雨柔闻言一顿,该死,她竟然忘记了这事情,想想都是莫逸辰的错,要不是他成天的让她不开心,她置于忘记吗?看他那副委屈的样子,她突然有些高兴,高兴他竟然还记得结婚纪念日,高兴他竟然也会有委屈的感觉。

    看莫逸辰如此大费周章,感情他今天是来和她庆祝结婚周年的,只是他们的婚姻有什么是值得庆祝的?这样一想,她冷冷的开口,“一周年纪念日又怎么样?”

    “我给你带了礼物。”莫逸辰虽然有些失望她不记得纪念日的事情,不过他很会自我调节,马上就高兴起来,献宝似的捧出一个盒子递给江雨柔,“你打开看看!”

    看着他殷勤的样子江雨柔勉为其难的打开,盒子里装的竟然是一块块的拼图,江雨柔疑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

    “上次你不是送我一个马克杯吗,我也想送你一个礼物,不是最贵的,但是却是最用心的礼物。”他眉飞色舞的。

    “所以你就送我拼图?”江雨柔自嘲的问。

    莫逸辰点头,是我自己亲自在电脑里面做的,为了学这个我还专门请教了人,还好你老公我基础不错,所以只花了我大半天时间就完成了。

    “这里面是我的照片?”江雨柔惊讶。

    “是我和你的照片。”他笑得有些孩子气。“老婆,你不想把她拼起来看看吗?”

    江雨柔没有做声,不可否认她很感动,但是却没有这么容易消气,为了掩饰自己的感动,她面无表情的盖上盒子,“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莫逸辰没有想到她会是这副表情,他以为她会高兴得跳起来的,结果却是他又估算失误,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被她打击得有了抗体,他调整得很快,马上为江雨柔布菜,江雨柔不看他,低头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莫逸辰见她情绪不高,为了调动气氛开始讲笑话:从前有个人钓鱼,钓到了只鱿鱼。

    鱿鱼求他:你放了我吧,别把我烤来吃啊。

    那个人说:好的,那么我来考问你几个问题吧。

    鱿鱼很开心说:你考吧你考吧!

    然后这人就把鱿鱼给烤了..

    江雨柔抬头看他,面无表情,亏他想得出来,这样冷的笑话也敢讲出来给人笑。莫逸辰不甘心接着讲第二个笑话,:

    一只北极熊闲著无聊,就拔自己的毛,一根,两根,三根………………都拔光了,北极熊突然说:“我好冷啊!”

    讲完发现自己有些冷,于是又换了一个:阿伯到柜员机改银行卡密码,塞进卡后听到语音指示:请输入密码!阿伯看四周没人掩着嘴小声说:5678、5678啦!

    江雨柔忍住笑瞪他一眼,你这也算笑话?看我的:有一只狼宝宝噢,它一 生下来不吃肉只吃素,它父母很担心啊。结果一天看到狼宝宝追一只兔子啦,父母很欣慰。然后狼宝宝抓住兔子说:把胡萝卜交出来!……

    讲完自己先笑起来,然后发现没有人迎合,止住笑看向莫逸辰发现他正看着她,“不好笑吗?”江雨柔有些纳闷,明明李欣兰讲这个笑话的时候她大笑了好长时间的。

    莫逸辰掀了掀唇角,“老婆,好像你这个笑话比我这个还冷哦!”

    这话让江雨柔瞪他一眼,又开始闷头吃饭,看见她不理睬自己,莫逸辰哈哈一笑,“老婆。我刚刚是装的,其实你讲的笑话很好笑哦。”

    江雨柔抬头又瞪他一眼,“莫逸辰,你这个笑话不好笑!”

    吃完饭出来,莫逸辰带她去听音乐会,这是普通情侣谈恋爱时候很正常的事情,江雨柔却觉得陌生,因为他的突然改变。

    她不禁会想,为什么他会改变,是不是他又做错了什么期待自己原谅,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着,一只轻轻的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她试着抽了一下,没有挣脱,于是任由他握在手里。

    因为他这一握,她突然的乱了心神,更没有心思集中听音乐,莫逸辰的心思显然也不在音乐上面,他竟然轻轻的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熟悉的味道把她的心填得满满的,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江雨柔眼睛有些湿润。

    最后她是被他半搂半抱的带出音乐厅的,坐在车里,他伸手过来给她系安全带时候竟然蜻蜓点水的在她额头上面亲了一口。

    很温馨的动作,要是换做平时她一定会感动死,可是她却说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莫逸辰,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

    “谁说我要和你回家的?”江雨柔瞪着他,“不要以为你请我吃饭送我礼物再请我听音乐我就会被你感动,如果你一天不和她了断,我一天不回去!”

    莫逸辰显然也没有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他看了她好一会终于叹口气,“柔柔,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

    江雨柔回头看他,很明显的在怀疑他说的话。

    “是真的,我已经向她表明了我的意思,以她的高傲,应该也不会纠缠。”

    “应该也不会纠缠?这么说你也不确定她会不会纠缠?还是你和她说的话里还是留了余地?”

    “柔柔!”

    “莫逸辰,我要的是彻底的了断,而不是藕断丝连!”江雨柔打断他,“连你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别人怎么可能相信?”

    莫逸辰用手揉着额头,突然发现江雨柔越来越不可理喻,但是他竟然很喜欢她的不可理喻,因为她的不可理喻他至少知道她是在乎自己的,“柔柔,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江雨柔想回他一个鼻音的,却在接触到他的眸子时候突然打住了,现在莫逸辰的眼睛里装满了叫做柔情似水的东西,江雨柔不自然的陷了下去。

    她傻傻的看着他直到他慢慢的附身过来封住她的唇,辗转缠绵,好久他放开她,“柔柔,跟我回家好吗?”

    如此俊美如斯的男人,如此深沉带着磁力的嗓音,再加上他的眼睛带着的祈求,相信没有几个人可以拒绝,要是换做从前她一定会傻乎乎的点头,然后被他带回家吃干抹净,可是现在的江雨柔已经从白骨精化身为黑山老妖,道行上的提升让她有定力面对美色诱惑时候能够大声说不,尽管“不要!”这两个拒绝的字她几乎是从嘴里挤出来的。但是不可否认她的确是拒绝了他。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