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1.我们离婚吧!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1.我们离婚吧!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诸航开车送江雨柔回去,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子停下,江雨柔拉开车门诸航跟着下车,“柔柔,不要把我当陌生人!”他拦住她恳求。

    江雨柔沉默,

    “我不会再强求你什么,也不会刻意的去制造什么,我只是希望,我们下次相逢时候能向老朋友那样点头微笑。”

    “我尽量!”丢下这句话江雨柔大步进入别墅。今天晚上她选择回来是因为父母,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会很快传播,她需要莫逸辰配合让父母放心。

    屋子里黑乎乎的,江雨柔打开灯,发现诸航的外套竟然在自己的身上,她转身追出去发现他的车已经开走了。

    她叹气拿着衣服再次进入别墅,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怎么不追?”露台和二楼的连接处响起清冷的声音,隐压着喷薄的怒气。

    江雨柔一惊,抬头看去,见莫逸辰斜倚在那里,幽深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他站在露台上面,看着诸航蓝色的车开进来,看见车的时候他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只要她肯回来,就说明事情还没有糟糕到无法挽回。

    莫逸辰的恐慌心理得到了缓解,不过马上他又感觉到了愤怒,他看见诸航和她在话别,她的身上穿着诸航的衣服,他们刚刚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她竟然还穿了他的衣服,想到诸航温情脉脉的替江雨柔批上衣服的画面,他很生气,尽管很清楚自己没有立场生气,可是他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竟然回来了!他怎么会舍得回来!

    江雨柔冷冷的看一眼他,看莫逸辰的样子是刚刚从露台上过来,显然他刚刚站在露台上面把诸航送他回来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看见了又怎么样,他们并没有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

    江雨柔在心底冷笑,不看他继续向卧室走去。她觉得自己需要先洗一个澡,先缓解一下神经,再睡一觉。

    莫逸辰眸子里的幽深更甚,因为她身上的衣服,更因为她的无所谓,他紧走几步,从后面抓住了江雨柔,他用力甚大,江雨柔拼命挣扎,感觉到痛意,怒意随之涌上来,“你想做什么?”

    “我满世界找你,你竟是和他约会去了?”他怒不可遏。

    “不可以吗?”江雨柔冷哼,“难道你忘记约法三章上面写着互不干涉?”

    莫逸辰额头青筋爆出,“江雨柔,你是欠收拾了?”

    “也许吧?不过莫总有什么立场有什么脸面收拾我?”

    “我……”他怒火满胸,但是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累了,想先去洗一个澡。”江雨柔迈开步子。

    莫逸辰伸手拉她,“对不起!”

    江雨柔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莫逸辰,好长时间后突然伸手拿起走廊上面的一盆花,轻轻从手里扔了下去,“哗啦”一声,花盆和花四分五裂的躺在客厅,

    “对不起能改变什么?能让它还原吗?”她有些咄咄逼人。

    莫逸辰咽了下口水,她一贯是柔弱的,这样强势的她让他有些害怕,于是退后一步,在他做出让步后,江雨柔大步进入卧室关上了门。

    江雨柔下楼的时候看见今天的早报扔在桌上,她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看到“莫逸辰“三个字频繁的出现在那堆文字的中间。

    江雨柔没有看报纸,已经预想的结果,没有必要再去花费心思关注,她拿起包,准备出门赶往父母家,她得在父母知道这件事情之前先稳住他们。

    看见她出门,莫逸辰不做声的跟了上来,他似乎是一夜没有睡,眼睛乌青一片。

    莫逸辰把车开出来,打开车门,江雨柔没有做声的上车,在后座上面她看见摆了许多的补品,看见那补品她在心里苦笑,他果然是一个不错的合作者,她什么也没有说,他就已经想到她接下来会做什么了。

    莫逸辰打火发动车子,手机响了,莫夫人的声音传来,“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我晚上会回家给你们解释的,现在我和柔柔要去看望岳父岳母。”

    听说他们去看江教授和江夫人,莫夫人已经猜到他们的用意,没有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子到江教授家门口,两人下车,拎着礼品上楼的时候两个人的脸一下子多云转晴,不只是佩服莫逸辰的演技,江雨柔觉得自己的演技也很不错。

    江教授来开的门,看见他们出现很高兴,江雨柔在心底松一口气,两人依偎着在沙发上面坐下陪着父母聊了一会天,江夫人说出去买菜,江雨柔在沙发上懒懒的说:“妈,我今天要吃油焖大虾!”

    江夫人笑着答应,莫逸辰也不甘示弱,“妈,我要吃红烧肉。”

    “吃红烧肉上自己家吃去,我妈又不是你的保姆?”江雨柔半真半假的说莫逸辰。

    “妈,你看柔柔,她到现在还和我分彼此!”

    “就是,都结婚这么长时间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不长记性!”江夫人笑着责怪江雨柔。

    “谁说小孩子不长记性,小孩子记性可好了!”江雨柔翻一个白眼。

    “说到小孩子我有话说。”江夫人看着他们,“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我可望眼欲穿啊!”

    “柔柔一直不肯要孩子,妈你得说说她。”莫逸辰把责任往江雨柔身上推。

    见江夫人把目光看向自己江雨柔跳起来,“他经常喝酒应酬,能要孩子吗?”

    “老婆说得对,我会注意的,从今天开始我滴酒不沾,爸,今天我可是不陪你喝酒了。”

    江教授和江夫人看着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乐呵呵的。

    吃过午饭两人告辞离开,离开江教授和江夫人的视线后,江雨柔笑盈盈的脸瞬间冷漠下来,“今天谢谢你!”

    “柔柔,我们是夫妻,理应同心。”

    “夫妻是什么东西?”江雨柔冷笑,“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这话让莫逸辰瞬间没有了说词,“对不起!”

    江雨柔把头转向一边,就像没有听到他的道歉一样。

    莫逸辰拉着江雨柔的手进入莫家,莫夫人看见他们进来站了起来,莫子琪则斜靠在沙发上面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莫夫人看着莫逸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爷爷在书房等你。”

    莫逸辰握了握江雨柔的手转身上楼,江雨柔面无表情的走到莫夫人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柔柔,让你受委屈了!”莫夫人握住她的手。

    江雨柔没有做声,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莫一婷冷笑,“妈,你干吗给她道歉,是她自己没有本事管住自己的老公,和你有什么关系?”

    “一婷你说的什么话?”莫夫人瞪一眼莫一婷,

    “妈,一婷说得对,的确是我没有本事管住自己的老公。”江雨柔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事情是莫逸辰做的,妈真得没有必要像我道歉,该道歉的人是莫逸辰。”

    “你想等我哥道歉?做梦的吧?”莫一婷嗤笑。

    “柔柔,你别把一婷的话放在心上,她就一小孩子。”

    “一婷好像已经二十出头了吧,不算小孩子了。”江雨柔淡淡的回答。

    莫夫人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她有些狐疑地看着江雨柔,从前怎么没有看出她是这样厉害的人呢?

    客厅里的气氛很压抑,江雨柔一直以来都是规规矩矩小心翼翼,不过今天却感觉到异常的厌烦,她知道这件事情和莫家人没有关系,可是就是觉得厌烦,莫名的厌烦。

    莫逸辰推开书房的门,“爷爷,你找我?”

    话音落下,一个茶杯迎面飞来,他侧身一闪,茶杯砸在门上后掉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见一击未中,莫爷爷又举起桌上的砚台砸过来这次莫逸辰没有这么幸运,被砸了个正着,额头上顿时鲜血淋漓。

    听到楼上发出的声音莫夫人起身,“柔柔,你快上去看看!”

    江雨柔没有动,莫夫人看她的样子面上露出一丝不悦,“柔柔,难道你忍心看见你老公被爷爷打死?”

    “爷爷不会打死他的。”江雨柔还是不动。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难道你希望他被打死?”

    江雨柔在心底冷笑,她才不相信莫爷爷会打死他,不过是做戏给她看罢了,心里这样想着却也站了起来向楼上走去,书房的门开着,莫逸辰一头的血站在莫爷爷面前,江雨柔着实吃了一惊,她一直以为他们都是在做样子,不过看见莫逸辰额头上的血后她知道这不是演戏用的道具,而是真实的血。她明明很恨他的,可是看着他一头的血站在那里的时候心底却感觉到了刺痛。

    “柔柔,你别帮他说话!”看她出现莫爷爷抢先开口。

    “我不帮他说话,爷爷你多打他几下,帮我出出气,我这气憋心里很长时间了,都要爆炸了!”

    江雨柔走进去扶住莫爷爷,“我只是怕爷爷气坏身体,爷爷你歇会,呆会再打。”

    “你对得起你老婆吗?”莫爷爷自然知道这是江雨柔在帮莫逸辰说话。

    莫逸辰被莫夫人拉出去包扎伤口了,江雨柔站在莫爷爷身后帮他揉肩膀。

    “柔柔,嫁给逸辰,我知道委屈你了。”

    江雨柔没有做声,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也许是受报道的影响,去学校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不同,好多学生在看见她时候都用怪怪的眼神看她。

    江雨柔知道自己一夜之间成名了,只是这成名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特别是偶尔接触到一两道同情的目光时候她更是感觉到了这点。

    虽然大家都不当面表现出自己的看法,但是随风而来的窃窃私语江雨柔还是能听见少许。“江老师藏得可真好!大家都以为她没有结婚,却没有想到竟然嫁了这样一个男人。”

    “应该是故意不说的,你没有看见报纸上说莫逸辰喜欢的是那个明星,还有之前的版面上面都是莫逸辰和那个明星的绯闻报道,据说是初恋情人,爱得要死要活的。”

    “难怪她这么低调,原来是不得宠。”

    江雨柔看似气定神闲的走着,心里难受得紧,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微微的抖动。

    原来,她所在乎的,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李欣兰自然是站在她这边的,看见她就开始骂,“狼心狗肺的臭男人,不知道这样做的影响有多大吗,就算再宠那狐狸,也用不着当这么多人面啊,柔柔,可怜的柔柔!”

    江雨柔沉着脸坐下,她知道李欣兰虽然喜欢八卦但是对自己的确是真心的,见她沉了脸李欣兰也看出了端倪,她这是不想提这件事情,于是住了口。

    下班的时候莫逸辰出现了,这是他第一次公开来学校接她,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江雨柔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上了他的车,看见莫逸辰亲手给她开门,为她系安全带一副恩爱和谐的样子,又引得人一通闲话,只是江雨柔已经听不见了。

    车子驶离学校,江雨柔没有看莫逸辰,淡淡的开口,“其实你用不着这么做。”

    “老公来接老婆天经地义。”他回答。

    江雨柔没有做声,的确现在的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从昨天到现在,她觉得自己一直过得浑浑噩噩的。

    见她一副漠然的表情,莫逸辰在心底苦笑,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资格了么,就连说句实话都没有资格了么?

    回家后接到江教授的电话,问昨天晚上的事情,江雨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其实是两个女人打架,受伤的的一个凑巧是和逸辰公司合作的演员,逸辰看不过送她去医院。”

    “不是说是初恋情人吗?”

    “不是那样,那个初恋情人是她拍的电视剧,记者瞎写,你也知道现在这些记者很不负责任的。还有,你女儿我是那种眼睛里能揉沙子的人吗?”她格格一笑,

    “我是怕你受委屈,你是我们的宝贝,如果受到委屈不要忍气吞声,记住还有爸爸妈妈是你坚强的后盾。”

    江雨柔答应着又和江教授说了几句话,才挂了电话。

    转头看见莫逸辰静静的看着她,见她挂了电话直直旁边的沙发,“老婆,我们谈谈。”

    江雨柔不置可否的坐下,还是没有说话。

    “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可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莫逸辰握住江雨柔的手,“我知道这段时间和徐小雅牵扯不清让你受委屈了,你一定在恨我不像个男人一直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摇摆,其实我并不是摇摆,也不是想脚踏两只船,我只是因为愧疚对她狠不下心来。徐小雅是我曾经的恋人,曾经我很爱她,还从家里偷户口簿准备和她结婚,不过大概是我和她有缘无分,她竟然在那天出了车祸,后来这件事情被家里知道,我和她结婚就变成了没有可能。”

    江雨柔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忘不了了她,不只是因为她是我爱的女人,还因为她曾怀过我的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却因为我的家人的介入被流产,我很恨我自己,虽然在外面人五人六,可是却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不能保护,后来她独自离开,我对她一直很愧疚,所以一直尽力的在补偿她。”

    “为什么要娶我?”江雨柔对他的的故事并不敢兴趣,

    “因为你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故事,同样是为情所伤,我那时候对爱情没有向往,认为你和我是同道中人,所以就选择了你!”

    “只是因为这个?”

    “当然!”

    江雨柔淡淡的看着他,“难道不是因为要报复么?”

    莫逸辰惊讶地看她,江雨柔依旧是淡淡的,“你们三个不是三角恋么,不对加上我是四角恋。”

    “柔柔,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莫逸辰困难的咽了下口水,他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

    “徐小雅是不是曾经很爱诸航,诸航家的公司是不是你搞垮的?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不是想报复诸航?”

    “是!”

    他竟然不否认的全部承认了,江雨柔愣在那里,她以为至少他会否认其中一条,她其实希望他会否认第三个问题,可是他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心突然很冷,刺骨的冷。

    “我承认最开始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我跟了你三个月,每跟你一天我的初衷就会减弱一点,到最后下定决心和你结婚,我其实已经放下了当初的念头。我想和你在一起,让你爱上我……”

    “然后再抛弃我?”江雨柔打断他。

    “不是,让你爱上我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先对你欲罢不能。”

    “这样的谎话你觉得我会信?”江雨柔低低的笑,“莫逸辰,我终于明白你为何会屡教不改,我终于知道了!”他们三个人,原来都是知情者,只蒙着她一个人,她就像一个白痴,被耍得团团转,最可恨的是竟然拿她当工具报复,莫逸辰,诸航,徐小雅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柔柔,不是那样的。”她的笑容让莫逸辰心惊。只因她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却是冷的,冷得莫逸辰发抖。“我真的爱上你了。”

    “莫逸辰,爱上一人不是用语言来表达,而是用心。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是你在用语言说爱我,而你的心却一直在爱着徐小雅。”

    “我对她只有愧疚,我帮助她只是想弥补她这些年受到的苦。”

    “为什么会愧疚呢?难道你没有问过自己的心?还是其实是知道那个答案的,所以不用问,我和诸航三年,爱得不比你少,可是我从来没有因为他的介入动摇过,一次也没有!你会不会觉得很可笑?”

    “不!柔柔,我不会觉得可笑,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告诉你,一切就不会这样。”莫逸辰自责,他猜不透她的心,怕她的心没有收回来,所以一直在犹豫。

    “莫逸辰,你没有错,我不怪你!”她脸上浮现出一抹奇怪的笑意,“现在已经被我知道真相,你的报复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你准备怎么办?”

    她很平静,平静下面隐藏着的巨大风暴却让莫逸辰感觉到了害怕,她宁愿她闹,她发泄。“柔柔,我不准备怎么办,我是有过那样的念头,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你相信我,让我好好爱你。”

    “莫逸辰,你其实比徐小雅还适合演戏,不对,是我们都适合演戏。我们明明没有爱,呈现出来给别人的样子却是很有爱,你知道我为什么一次次的容忍你欺骗我侮辱我吗?”江雨柔的眼睛空灵的看着前方,“我一直说服自己是因为家人,是不想让家人伤心,可是现在,我知道不是,你想不想知道那个答案?”

    “柔柔,”莫逸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说的,事到如今就算他真的爱她,也抹杀不了他当初的动机不良。

    “我爱上你了,多可悲啊,我竟然爱上你了!”她格格的笑起来,“你会不会很得意?”

    “我没有!柔柔,我也爱你,我们忘记过去,从新开始,我会把你捧在手心里,一辈子替你遮风挡雨。”

    “莫逸辰,你确定你现在说的是你本来的意思吗?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骗我?”她叹气,“我曾经是那么的相信你,我不是白痴,诸航三番五次的找我,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你,可是我依然选择相信你,你却是如果对待我的信任的?”

    “我不怕告诉你,徐小雅曾找过我数次,说她和你的感情是如何的坚定,可是我都没有动摇,我以为我可以,多傻啊,我竟然以为我自己可以。”她低低的叹息。她不是没有怀疑,只是因为爱让她无条件的相信他,可是结果却是这样的不能接受。

    “莫逸辰你一直拖到现在是不是因为那个协议?”

    “不是,柔柔。”莫逸辰赶紧否定。

    “如果我没有爱上你,我可能会一辈子维持这个婚姻,就算你和你的初恋如何相爱。我也绝不会同情,而你因为那个协议不敢离婚这一辈子注定被我拖死,不过很可惜的是现在我爱上你了。”她深深的吸一口气,“如果换做是从前的我肯定会因为爱你等待你回心转意,当年我为诸航自杀就是这样,不过现在我已经死过一次,不是从前的江雨柔,所以我不会容忍你的欺骗和背叛。”

    “柔柔,我没有背叛你。”

    “莫逸辰,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思了,我们离婚吧!”这句话她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口时候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