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2.自寻死路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2.自寻死路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了,莫逸辰瞪着眼睛看着江雨柔,很显然他听到这句话懵了,直到看到江雨柔站起来,他才反应过来。“柔柔,你想干什么?”

    “收拾东西!”江雨柔简短的回答。“这是你的房子,离婚后我就得搬出去。”

    “谁说我们要离婚的!我不会和你离婚的!”莫逸辰拦住她,放缓语气,“柔柔,我知道你很生气,你是在说气话,都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吧!”

    “莫逸辰,你以为我是在无理取闹?还是以为你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我就会改变心意,我比你清楚婚姻不是儿戏,所以才会隐忍这么久,现在我的极限已经达到,无法再忍耐下去,所以我们应该有个了断了。”

    “我不同意!柔柔,你冷静下,我们冷静下来好好的谈谈。”

    “还有什么好谈的?你都已经承认了一切,你认为我们还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继续生活下去?”

    江雨柔讥讽的看着他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觉得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

    “我只是不想再欺骗你,所以实话实说,柔柔,从前对你隐瞒是我的错,我今天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们抛开从前,从头来过。”

    “你觉得可能吗?我们又没有失忆,如何抛开从前,莫逸辰,就算你能放下,能真的把一切忘掉对我好,可是我却很肯定自己没有办法办到。所有离婚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柔柔,你不能离婚,我也不同意离婚,离婚这两个字,这辈子我都不想再听到。”莫逸辰有些语无伦次,只是一味的强调自己不会离婚。

    江雨柔淡淡的笑,语气很坚决,“我先搬出去,找个合适的机会一起去民政局,反正结婚时候没有惊动什么人,离婚时候也应该不惊动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把事情办了,你父母你自己解释,我父母那边我自己去解释。”

    她和晓嘉不愧是朋友,说离婚的话都如同一辄。

    “江雨柔,我说我不同意,当初我们约定过的,不可以离婚的难道你忘记了!”莫逸辰很暴怒。平时的高贵优雅,不露声色通通不见。

    “我当然不会忘记当初我们的约定,不过那个约定只是针对你不能提出离婚。”江雨柔反驳,“其实我离婚对你有很大的好处,你的财产可以保留完整,你也可以回到心爱的女人身边,何乐而不为?”

    “柔柔,我现在爱的是你。”

    江雨柔打断他的话,“离婚由我提出对你没有损害,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会分走你的财产,你放心,你的财产本来就不是我的所以我不会惦记,当然你要是肯分我一点,我也不拒绝,你看着办就好。”

    莫逸辰很怕,真的很怕,江雨柔从前一直都很柔弱,对他和徐小雅的绯闻一直不闻不问,看着她很有条理的在那说离婚的事情,他很慌乱,现在的江雨柔很理智,不哭不闹,语气和表情和当初同意嫁给他一样。

    江雨柔要收东西,莫逸辰没有让她收,她收拾好的东西都被他又拿出来放好,她在前面干什么,他跟在后面重复。

    真的验证了那句失去了才想到珍惜,莫逸辰现在的样子让江雨柔有些无奈,都到这种时候了他难道还想挽回?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等他下定决心,为了让他看清楚想清楚,她甚至还搬了出去,就是要让他和过去了断,他回来找她,和她过结婚周年,送她拼图照片,带她参加酒会,她一直以为他想通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很离谱的事情,他娶她竟然是为了报复诸航,他还真会演戏啊,想到她之前对自己的深情款款,想到他之前说爱自己的话都是假的,江雨柔心疼得无与伦比。

    酒会的事情明显是被设计的,之前她怀疑是徐小雅,现在则怀疑是诸航,诸航的目的是想让她看清楚,江雨柔宁愿自己没有看清楚,这样她至少还能给自己幻想,认为他是爱自己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在掌控中,一切源于她的心的改变。如果不爱她可以无视他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如果不爱她可以微笑面对他对徐小雅的旧情难忘,如果不爱她可以继续守着她的婚姻,继续着恩爱的假象安抚她的家人。

    她很清楚离婚不是开玩笑,所以她一直在隐忍,一直希望能够看到他的改变,这次的事情她是真的伤心了,绝望了,所以不想再隐忍了。

    她提出离婚对于莫逸辰来说是好事情,这样他就可以和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可是他的反应却很是奇怪,竟然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跟在她的身后,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对不起。

    为什么他要说对不起,她宁愿他理直气壮,对不起三个字让江雨柔的头很疼,她那天晚上有些感冒,一直在强撑,莫逸辰让她很烦,最后什么也没有带就离开了莫逸辰的家。

    江雨柔拎着包出了别墅,莫逸辰跟在后面追,“柔柔,柔柔,你听我解释。”

    江雨柔停下,大口喘气,摔开莫逸辰的手摆手让他别靠近,“莫逸辰,我去晓嘉家,离婚的事情你让律师准备好协议,咳咳……”她咳嗽起来。然后头重脚轻的继续向前走。

    从那天晚上到现在,她一直在强迫自己支撑下去,到现在已经是极限。

    江雨柔生病了,39°高烧,伴随着咳嗽,检查结果竟然是肺炎,她躺在病床上面说胡话,莫逸辰握住她的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晓嘉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把推开莫逸辰,握住江雨柔的手,“柔柔。可怜的柔柔,你怎么和我一样倒霉呢!”

    莫逸辰张张嘴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晓嘉回头怒视他,“出去,这里不需要你猫哭老鼠假慈悲!”

    莫逸辰没有办法被晓嘉推了出去,他靠在病房外面的墙上,重重的叹气,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江雨柔生病的事情惊动了家人,江教授和夫人赶到了医院,见江教授两口子来医院,晓嘉只好让莫逸辰进了病房,莫逸辰进入病房后握住江雨柔的手就一直不肯松开,那样子好像是怕别人抢走了似的。

    江教授和江夫人看见江雨柔的样子眼泪掉了下来,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听话,小时候从来没有让老两口操过心,现在看着女儿躺在病床上面的蜡黄的脸,江夫人的眼睛有了泪水,江教授叹气拍拍老伴的肩膀,轻声安慰了几句,示意莫逸辰跟他出去。

    “逸辰,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爸!”莫逸辰低了头。

    “莫逸辰,你实话告诉我,你和那个明星真的只是合作关系吗?”江教授的脸色并不好看,昨天江雨柔和莫逸辰回家他就感觉不对劲,后来听见助理说起这事情,当时很生气给江雨柔打了电话,江雨柔的语气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他也就相信了,可是几个小时过后她却进了医院。

    “现在是合作关系。”

    “之前呢?”

    “之前她和我谈过恋爱。”莫逸辰没有隐瞒,“爸,你要相信我,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都是记者瞎写的!”

    江教授盯着莫逸辰,平时笑眯眯的脸罩上了一层寒霜,“莫逸辰,我们家虽然是平民百姓但是女儿从小也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绝不允许她被人欺负,你要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

    “爸,我没有什么想法。我既然娶了柔柔,肯定会对她负责的。”

    “现在不是负责的问题,我把女儿嫁给你,肯定是要你给她幸福,貌合神离的婚姻有什么必要维持?”

    “爸,我是爱柔柔的。”莫逸辰赶紧申明,“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还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出现吗?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在那种时候把自己的老婆扔下就不对!”

    “爸,我知道错了,当时没有想那么多,这次是我的错。我已经好好反省了,下次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莫逸辰认错态度良好让江教授的脸色缓和下来,他放缓语气,“作为父母,我们肯定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子女落到离婚的地步,但是我们不会忍气吞声的因为要维持这表面的幸福让自己的孩子被伤害,这次的事情你好好反省,我们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懂的珍惜!”

    病房里只剩下江雨柔和莫逸辰两个人,两人默默的对视着。

    “柔柔对不起!”

    江雨柔没有做声,这么英俊这么高贵的人,为什么会做出如此龌龊、猥琐的事呢?还以婚姻做代价,真是用心良苦!

    他和徐小雅是一类人,怪不得他们能这么相爱。她在心底叹气,狠狠的叹息了一声。

    “你不用成天守在这边,公司还有事情,你先去处理吧!”

    “老婆,你别撵我,我知道是自己混蛋,我后悔了,你原谅我吧!”

    “莫逸辰,出院后我会先先搬到晓嘉那边住的,我的行李,麻烦你请周特助帮我送一下,我们俩的手续,你如果有空和我去民政局办一办。如果实在没有空就委托律师办吧,我们结婚时间不长,你给我的卡我都没有用,那些卡离婚时候会原封不动的还你,至于你的钱,我不会要求你分我一半的。”

    莫逸辰现在最怕听的就是这话,他尽量保持镇定地说:“你现在专心养病,别胡思乱想。那些等你好了后,再说不迟。”

    “我不想等了。”江雨柔的语气淡得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我没有受虐的倾向。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再在一起,到此为止吧!到法院起诉,会影响你父亲的威望,同时我也不想成为市民茶前饭后的谈料,当然你是公众人物可能不在意,但是我在意,我怕影响我以后的生活,毕竟我怕还年轻,还要结婚生子的,所以请你为我想一下,我们直接去办手续吧。直接去办手续比较好。”

    莫逸辰心中苦涩得要命,这都是自己造成的恶果,要是早一点说出来,也许不会是这个局面,他尽量控制住自己,“你就不想听我的解释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江雨柔转过目光看向窗外,“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没有那么伟大会继续留在你的身边,我是个自私的人,只是想让自己过得简单点、开心点。”

    莫逸辰在心里咬咬牙,“老婆,你先养身体,养好后我们再说,到时候你听我解释。”

    江雨柔没有做声,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他还要死缠烂打,这样做有用吗?转过头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想再说,现在这种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下午时候何舟庭来看她,他买了一束兰花还带了一大包的东西,无视病房里的莫逸辰把花递给江雨柔。“喜不喜欢?”

    江雨柔点头。

    “你有炎症不能吃香辣刺激的东西,所以我没有给你买喜欢吃的零食,而是给你带了点汤,我不会熬汤,是让家里的阿姨做的,她说这个汤对你的身体有帮助,你先喝点。”

    说着话他打开保温瓶把里面的汤倒出来给江雨柔喝,看着江雨柔喝完汤,他盖上盖子,又起放在旁边的一个盒子,“这是绿茶,我听医生说喝绿茶对你的病情缓解有帮助,所以也给你买了,你每天喝点,”说完这话他自顾自的打开盒子开始为江雨柔泡茶。

    “好喝吗?”看着江雨柔喝了自己泡的茶,何舟庭从她手里接过杯子。

    江雨柔点头,“谢谢你!”

    “是不是很无聊?”何舟庭帮她把病床抬高。

    江雨柔点头,有点。

    “我陪你下棋吧。”何舟庭变戏法似的又拿出一个盒子,“我们来玩下棋。”

    江雨柔没有想到何舟庭竟然知道她有这个喜好,当下点点头,何舟庭把棋盘放在她面前,他坐在床边,两人开始下棋。

    病房里有了何舟庭的到来不再冷清,可是莫逸辰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好过,就像是专门来找他难堪的,何舟庭一直在挑衅他,从送花到送吃的到陪着下棋,间或还不时的抬眼挑衅的看着莫逸辰,眼睛里满是轻蔑和鄙视。

    莫逸辰脸色僵硬的站在一边看着何舟庭和江雨柔互动,要是换做平时这个小子如此挑衅他,他早一把把他给扔了出去,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底气和他争吵。

    晓嘉来看江雨柔,看见何舟庭带来的汤和绿茶,大大的赞扬了一翻,然后又站在一边看两人下棋,还忘不了指点一番,三人左一句右一句闲聊,完全不把莫逸辰放在眼里。晓嘉和何舟庭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聊到后来,竟然互相换了msn号码,说回去联系。

    莫逸辰一直被她们三人当做空气无视,他历来到什么地方都是被众星捧月官了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冷落,可是却硬是没有敢发火,就这样傻傻的一句话插不上的站在病房里,看着他们闲聊。

    最后晓嘉接了个电话离开了,莫逸辰送她出去,“晓嘉,能不能拜托你下!”

    见他语气从来没有过的低声下气晓嘉用鼻子想也知道他想说什么,她停下脚步冷笑,“莫逸辰,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是受过伤害的人,非常理解柔柔现在的感受,说实话曾经我还劝柔柔和你和好,可是现在,在知道真相后我不会再说那样的傻话,莫逸辰,你脚踏两只船的时候应该想过会有今天,柔柔是个能忍的人,但是不是好欺负,她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已经到了极致,所以我支持她的决定。”

    莫逸辰心里面叹了一下,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现在就是浑身长满了嘴,也找不到为自己解释的理由,谁叫他当初的动机是那么的不纯。他原本还想找晓嘉说两句好话让她劝劝江雨柔,现在晓嘉这态度很明白的不会帮他,于是想说的话也自动的咽了回去。

    徐小雅靠在病床上面,脸上敷了药,酒会过去已经两天了,自从那天晚上让他的助理周扬把她送到医院到现在,莫逸辰却一次也没有露面,他就像是已经忘记了有她这样一个人,徐小雅让助理罗银兰打他的电话,电话一直显示关机,没有办法她只好打了周扬的电话,问莫逸辰的消息,周扬打着哈哈,东扯西拉,到最后也没有说清楚莫逸辰在干什么,只是说他很忙。

    从前的莫逸辰在忙也会抽时间陪她,而现在她受伤住院,他却音信全无,很明白的事情,他这是在躲着她。

    徐小雅有些悲凉,竟然有一天莫逸辰也开始躲她了。

    徐小雅的悲凉影响了她的助理罗银兰,知道徐小雅现在要顾及脸面,罗银兰当仁不让的帮她出头,罗银兰继续一遍遍的打周扬的电话逼问莫逸辰的消息,大概是被逼问得紧了,周扬昨天竟然来看她了,周扬来的时候刘子琪也跟来了,她虽然进来看了她,但是她知道刘子琪不是因为关心,而是来看好戏,看她现在有多么狼狈。

    刘子琪看见她脸上敷药后眼睛里满满的笑意,她竟然一点也不掩饰,还“好心”的在探病时候又提到了酒会的事情,刘子琪说小雅姐,难道你不知道贾玉凤是什么人吗?还是你真的和陈三彪有什么关系?

    刘子琪竟然称呼她小雅姐,真是见鬼了,徐小雅记性不坏。她记得从前她和莫逸辰在一起的时候刘子琪是叫她狐狸精的的。

    不过今天她没有功夫去关心刘子琪的称呼问题,她竟然说她和陈三彪有一腿,徐小雅气极,那个肥猪一样的男人她会和他有关系?

    刘子琪笑眯眯的,我也觉得你和他不可能会有关系,只是你为什么要答应做他的女伴?那个陈三彪怕老婆是人尽皆知的,小雅姐你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吃饭,还搞那么浪漫?还有这吃饭的事情怎么会捅到他老婆的耳朵里?难道是有人在搞鬼?故意演的苦肉计?

    刘子琪还想往下分析的,后来被周扬拉走了,刘子琪离开后徐小雅摔了一杯子。刚刚刘子琪的话很明白,她在说那个搞鬼的人是自己,他们竟然怀疑这是她自编自导的苦肉计!

    徐小雅欲哭无泪,的确找上陈三彪的目的是为了刺激莫逸辰,可是她没有想过会惊动陈三彪老婆啊,那个恶婆娘那两巴掌可真不是玩儿的,她徐小雅可以玩别的压根不会舍得拿自己的脸开玩笑,那可是自己吃饭的资本,要是没有了今后怎么混下去!

    这次似乎是真的玩大了,徐小雅很后悔,她得找莫逸辰解释,不能让他误会下去,可是她不能顶着这张脸去找他,她现在这副模样自己看了都厌恶,更何况是莫逸辰。

    徐小雅在这计划着怎么找莫逸辰解释,病房门被推离开了,莫夫人戴着墨镜冷着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闲杂人员包括她的助理全部被挡在了门外,病房门关上,莫夫人取下墨镜,冷冰冰的目光注视着徐小雅,看得她心里凉飕飕的。

    “以自己的脸蛋为代价演这样一场戏,是不是赌注大了点?”傻瓜都能听出莫夫人语气里的嘲讽。

    “这不是我设计的!”

    “是不是你设计的我不管,我只想重申一遍,离逸辰远一些!”莫夫人毫不掩饰对徐小雅的厌恶,这个女人三年前就一直耍手段迷惑莫逸辰,导致莫逸辰为了她和家人决裂,三年后回来她还不收敛,继续耍手段却没有想到这次过了。

    听到刘子琪形容徐小雅的惨象莫夫人觉得畅快无比,很想看看这个女人惨不忍睹的模样,于是她在看完江雨柔后顺道进了徐小雅的病房,

    这个女人这次明显的玩大了,她以为耍耍小聪明可以试探莫逸辰的心,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应该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出挨打的戏。

    徐小雅不但挨了打,而且还失去了莫逸辰的信任,在那种情况下逼他丢下江雨柔出手帮助她是种愚蠢的做法,这是在逼他和她了断,徐小雅终究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了代价,这件事情已经让莫逸辰彻底的看穿了她,从今以后她再也别想翻腾出什么浪花。

    看着她肿得像馒头似的脸,莫夫人有些恶毒地想,这次只是被打耳光还是便宜她了,贾玉凤应该一出手就划破她那张脸的,只要没有了那样一张脸,她就没有了勾引人的资本,而她总算也可以把憋了多年的恶气出一出了。

    “徐小雅,你在这种时候出这种幺蛾子是不是想替秦正杰讨回公道,还是以为这样可以让秦正杰的儿子为你死心塌地?你觉得逸辰会像三年前那样傻?徐小雅,人要有自知之明,故伎重演这种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的。”

    徐小雅沉默,莫夫人对她有意见她很清楚,也不想解释,现在只要莫逸辰能信她,她就不算输。

    “你是不是还在想怎么蒙骗逸辰?”莫夫人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劝你还是消停一些吧。逸辰现在不会再信你了。”

    徐小雅没有做声,以莫逸辰的精明他肯定已经让人去调查,既然莫逸辰已经去调查,真相就不会太遥远,她没有设计这件事情,她也是受害者,莫逸辰调查清楚后一定会还她清白的。

    “你知道逸辰现在在哪里吗,他就在楼上1808的vip病房病房里。”莫夫人冷笑,

    “他生病了?”徐小雅有些紧张。

    “不,他没有生病,是柔柔生病了!”莫夫人不想让徐小雅好过,“柔柔这几天身体不舒服,逸辰一直在身边照顾她。”

    这话让徐小雅的脸上变了颜色,她一直认为莫逸辰在为她处理善后事宜才没有时间看她,却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和她在同一家医院,而且还在同一楼层。

    莫夫人观察着徐小雅的脸色,只觉心中出了口恶气痛快不已, “徐小雅,你这次回来费尽心思不就是想进莫家的门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

    扔下着句话莫夫人拎着包扬长而去。

    徐小雅不愿意相信自己是真的输了,莫夫人的警告还在耳边回响,徐小雅,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进莫家的门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莫夫人说这话时候徐小雅感觉是咬牙切齿的,就像是要把她撕扯成碎片。

    徐小雅不明白莫夫人为什么对她会有这么大的敌意,想想从前她和莫逸辰交往时候她记得莫夫人对自己不算喜欢但是也不讨厌,可是自从她和莫逸辰发生关系后的那一天晚上起,莫夫人看她的目光就像是要杀人。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徐小雅其实自己也不明白,她只知道那天晚上她陪诸航父亲去参加饭局,宴请的人中有莫逸辰的父亲莫书记还有其他的几个市委领导,中途时候诸航父亲接到电话说公司出了事情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临走时候交代让她留下来代表自己再陪陪领导。

    那天晚上她喝多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感受着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她茫然坐起身,然后看到了床单上面点点的鲜红,徐小雅当时就怔住了,她苦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夜就这样的没有了。

    她把目光看向那个让自己失去贞洁的罪魁祸首,大大的吃了一惊,竟然是莫逸辰,莫逸辰昨天晚上没有参加饭局,他是怎么带走她的?

    徐小雅恨死了莫逸辰,她的初夜是为诸航保留的,为了刺激诸航她才同意和莫逸辰交往,却没有想到会被他占有,因为愤怒她对着莫逸辰一顿粉拳,边打边骂,莫逸辰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她打醒了,看见打他的是徐小雅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候门被敲响了,莫逸辰飞快的抓起毯子把她包裹起来,然后莫夫人带着莫逸辰的未婚妻朱嫣然一脸怒色出现在房间里,看见被毯子包裹着的徐小雅,莫夫人的高贵和优雅完全不在,她气冲冲的冲过来恶狠狠的看着床上的莫逸辰和徐小雅,然后手一抬,一记耳光甩在了徐小雅的脸上。

    莫逸辰马上护住了她,然后莫逸辰当时的未婚妻朱嫣然也冲了过来,她也扬手要打她,被莫逸辰一把推开跌到在地,那天在徐小雅的记忆里一直很乱。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