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3.摆了他一道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3.摆了他一道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她没有空去想自己是怎么和莫逸辰呆在一起的,也没有理会朱嫣然撕心裂肺的哭喊,和莫夫人要吃掉她的眼神。

    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已经不在纯洁,她无颜面对诸航。

    她后来跌跌撞撞的跑去了诸航的公寓,正好看见他开着车外出,看见她披头散发的样子,他很吃惊,她语无伦次的抱住他哭喊,诸航只是象征性的安慰了她几句就离开了,徐小雅知道他是去找江雨柔。

    后来的事情她慢慢的弄清楚了,那天晚上她喝多了没有人来接她,莫书记就让司机送她去酒店,司机送她去酒店的时候碰到莫逸辰,于是就发生了那样的一幕。

    因为这件事情莫逸辰宣布要和她结婚,莫家自然竭力反对,莫逸辰却一意孤行,解除了和朱嫣然的婚约。

    莫逸辰态度很坚决的向她求婚,徐小雅爱着诸航,很爱很爱,能成为他的妻子是她这辈子的愿望,即使知道他身边有一个江雨柔,她也从来不曾断掉这个心思。

    诸航对她一直很冷淡,从来没有表示过有那方面的想法,徐小雅有些灰心,她准备放弃诸航和莫逸辰结婚,就在这个时候诸航的父亲突然来找她了。

    诸航家的公司好像陷入了危机,诸航的父亲要她想办法帮忙,她对诸航父亲的话言听计从,不是因为她是他收养的,而是因为诸航,她对诸航的感情诸航的父亲很清楚,他没有反对偶尔还为他们创造机会,所以徐小雅对于诸航的父亲是感激尊敬的。

    诸航的父亲对她说帮助公司就是在帮助自己,因为公司以后是她和诸航的,这话很明白的在暗示诸航的父亲是支持她和诸航在一起的。

    徐小雅也曾犹豫过,两个男人都是这样的优秀,她必须做出选择,是嫁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还是嫁一个自己爱着的男人。

    诸航的父亲看出了她的犹豫,马上把诸航召回了家,大概是诸航父亲施压的关系,诸航对她的态度有所好转,徐小雅的心又活了。

    莫逸辰在步步紧逼,为了让徐小雅相信他的真心,他还从家里偷出了户口簿要和她去民政局登记,徐小雅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自小就爱诸航,不想错过他,可是她也不能拒绝莫逸辰,毕竟那时候的她并不肯定诸航一定会娶她,于是她自编自导了一出车祸。

    莫家知道了莫逸辰准备和她结婚的事情,马上阻止了莫逸辰,没有户口簿她和莫逸辰的婚自然结不成,徐小雅松了口气。

    后来发生的事情出乎徐小雅的意料,诸航家的公司没有撑下去,诸航的父亲锒铛入狱,她和诸航结婚的愿望自然不能实现,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莫逸辰知道她怀孕后欣喜若狂,又开始策划和她结婚,这事情被莫夫人知道了,她找上了她, 给了她一张支票斩钉截铁的让她打掉孩子,莫夫人威胁她,如果她不做掉孩子,她会让诸航死无葬身之地,徐小雅妥协了,和莫夫人讨价还价一番后收了支票去了医院。

    再后来诸航一无所有的去了国外,她想跟着离开,却被他拒绝了,他看她的目光陌生而又怨恨,直到此时徐小雅才知道自己当初的付出有多可悲。

    徐小雅很想回头去找莫逸辰,但是却又担心莫家对付她,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很清楚,于是也决定离开,临走时候声泪俱下的去找了莫逸辰,在他面前演了一出好戏,把当初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莫家的身上,她成了一受气的小媳妇,当然徐小雅这样表演是有目的的,她在三年前就已经为以后留了一手。

    徐小雅当时留一手的目的是为了诸航,怕莫家伤害诸航,后来当诸航对她继续无情无义后,她在心灰意冷时候发现自己当初为保护诸航所做的决定竟然是她以后卷土重来的砝码。

    有了这个砝码,莫逸辰一定会对她死心塌地,就算莫家长辈如何阻拦也不能影响他的决定,现在是该启用那个砝码的时候了。

    为了挽回江雨柔莫逸辰现在是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医院,江雨柔的强硬态度让他现在像孙子一样对谁都陪笑脸,他的低姿态并没有让江雨柔的态度有丝毫的改变,她对他一直很冷淡,人前冷淡,人后也冷淡,莫逸辰现在是一筹莫展。

    晓嘉给江雨柔炖了些鸡汤带来,“这是我亲手做的,里面还加了些人参,你吃了肯定大补。”她说这话把鸡汤倒进碗里,端到了江雨柔的面前,鸡是乌骨鸡,看着那黑乎乎的皮,胃一阵痉挛,江雨柔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阵恶心。

    她推开碗冲进洗手间发出干呕,突然起来的状况让病房里的晓嘉和莫逸辰都瞪大了眼睛,晓嘉跟进来用手拍拍她的背,“怎么了?”

    江雨柔没有回答,只是不停的吐清水,晓嘉突然想起什么,“你该不是怀孕了吧?”

    江雨柔抬起头瞪晓嘉,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她和莫逸辰分开已经有两个多月,怎么可能怀孕,她正想骂晓嘉白痴胡说八道,却见莫逸辰站在洗手间门口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很显然,他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也很清楚他没有碰过她。

    看着莫逸辰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样子,江雨柔突然涌起一种想法,他大概以为自己真的是怀孕了吧,看他的表情应该不只是震惊还有一些愤怒,原来他也知道难过啊,突然涌起一股报复后的快感,她把想否认说的话咽了下去,擦擦嘴,面无表情的转身。

    莫逸辰着实被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他在等江雨柔否认,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一言不发,她的沉默让莫逸辰的脸色瞬间白得像纸,他上前一步抓住江雨柔的手,“你怀孕了?”

    “嗯……”她哼一声,语气词就是有这样的妙用,能然人浮想联翩。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你不清楚?”看见莫逸辰因为紧张愤怒而有些颤抖的喉结,江雨柔心里乐开了花,被戴绿帽子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也有今天。

    “我……”能言善辩的莫逸辰终于也有了只说一个字就哑巴的时候,他握紧江雨柔的手明显的加大了力度,江雨柔感觉到了疼痛。

    晓嘉大嘴巴的跟出来,“莫逸辰,你有良心吗,自己的老婆怀孕了你还和狐狸精鬼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莫逸辰无法置信地看着江雨柔。

    “为什么不可能?”江雨柔似笑非笑的带着挑衅的神情看着他,那神情好像在对他说,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莫逸辰张了张嘴,“我……?”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不愿意相信江雨柔会出轨,打死他也不相信,可是她为什么会默认自己怀孕。

    “你该不会是高兴傻了吧?”晓嘉嘲弄。

    “住嘴!”莫逸辰终于从震惊和不可思议中恢复过来,他瞪着江雨柔,眼睛血红,“江雨柔,你好样的,好样的!”他重复的说着一句话,嘴唇在颤抖,很显然的他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这件事情带给他的感觉太强烈了,不是随便可以控制的。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要不是晓嘉在面前,他肯定要把那句话变成,那个奸夫是谁!

    “我怀不怀孕,你心里面没数吗?”江雨柔收起笑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是说他很强大吗?不是说他泰山崩于前而不惊吗?可是刚刚看见的好像不是那样,看来道听途说的永远没有事实来得真实。

    这话让莫逸辰的脸色马上恢复了正常,当着晓嘉的面他竟然一把抱住了江雨柔,紧紧的把她贴在自己的胸口,江雨柔甚至还能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刚刚的他应该是吓坏了吧。

    没有给他安慰的表示,她一把推开他,她刚刚还是太心软,早知道就把戏继续下去,看看到最后莫逸辰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莫逸辰更加的小心翼翼了,为了哄回老婆他把办公地点搬到了江雨柔的病房,决定和她打持久战,不过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在病房里解决的,当他回公司处理一起紧急事务时候,江雨柔竟然从医院离开了。

    听到江雨柔离开的消息莫逸辰正在开会,他骂了一句守候的人废物后就急匆匆的从会议室离开了。

    莫逸辰怕江雨柔回家收拾东西离开,他直接开车回家,江雨柔并没有回来过,她没有回来让莫逸辰松了口气,为了防止她回家收东西,他马上让周扬去请了一个保姆,让她看好家,只要江雨柔回家就报告他。

    然后莫逸辰开车去了晓嘉公寓,怎么会让他进屋,她门都没有开直接在门里告诉莫逸辰,江雨柔要离婚不是过家家,让他痛快签好字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晓嘉还说,为了防止莫逸辰死缠烂打,江雨柔已经决定请长假不再去学校。

    在过来的路上莫逸辰一直在想他怎么抓机会好好表现把老婆给哄回家,没有想到这个抓住机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从前能抓住机会是别人愿意给你机会抓,而现在江雨柔压根不想给他机会。

    莫逸辰不死心,他每天在晓嘉公寓楼下蹲点守候,只想和江雨柔见面好动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晓嘉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在酒店上班,竟然上班时间直接把江雨柔带走了,美其名曰去酒店洗桑拿,做spa,说是休闲美体,其实就是变相的不让他接近江雨柔。

    几天交战下来,莫逸辰眼眶发青,精神早已不济,就在他精神不济一不留神的时候,晓嘉把江雨柔送上飞机出国旅游散心去了。

    莫逸辰气冲冲的追到机场,没有看到人影,却等来了江雨柔的短信,说让他把离婚协议先签好,她回来就去民政局。

    这种时候她竟然有心思旅游,莫逸辰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江雨柔离婚的决心,他得找到她,抓牢她,要是线放得太长,有一天飞太高太远,再断了线,一切就来不及了。

    何舟庭只知道莫逸辰在酒会上面帮助徐小雅伤了江雨柔的心,并不知道所谓的报复事件,直到发现江雨柔从医院搬出来住进晓嘉的家里他才发现不对劲,因为江雨柔生病,何舟庭竟然和晓嘉成了朋友,他憋不住问了晓嘉原因,晓嘉也不隐瞒把莫逸辰和江雨柔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晓嘉说,因为莫逸辰的动机不纯,江雨柔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和莫逸辰离婚。

    何舟庭非常的生气,莫逸辰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晓嘉还说,莫逸辰现在在拖着,目的就是想让江雨柔心软,她不想江雨柔再进那个火坑,可是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让她们离婚。

    何舟庭一听火更大了,感情莫逸辰是想拖死江雨柔啊,他气冲冲的去找了莫逸辰。

    莫逸辰查了江雨柔旅游的线路,得知她在马尔代夫,他马上打电话让秘书给定飞机票,他要赶过去,电话还在打着,何舟庭就这样冲了进来。“莫逸辰,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莫逸辰没有做声,只是直直的盯着何舟庭看,“你他妈的不是承诺过让她一辈子快乐吗?这算是怎么回事?”

    想想那天莫逸辰的回答何舟庭就火大,他不是亲口承诺给她幸福快乐的吗,可是转眼间就让她伤心欲绝,结婚还抱有目的,想到他的目的他肝都疼,“你他妈的还报复她,有本事找诸航去,把目的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你不觉得很无耻吗?”

    “你算哪根葱,竟然到爷面前指手画脚,滚出去!”莫逸辰火也腾地上来了,他为了报复结婚的事情竟然连何舟庭都知道了,何舟庭的质问让他无言以对心中羞愧不已,他是男人,对江雨柔低声下气的下小是因为爱她,何舟庭算什么东西,竟敢对他指手画脚。

    “小爷就告诉你小爷现在的身份,现在爷是她离婚代言人,也是她的后备男友,,莫逸辰,爷现在代表柔柔来找你,痛快一点把婚离了!”说完他把一份离婚协议扔在莫逸辰面前。

    “她不会要你的财产,你签字即可!”他跟着补偿。

    他是她什么人?竟然拿着离婚协议让他签,看着他那张和诸航相似的脸,莫逸辰只觉要爆炸了,要不是他们在中间搅局,他和江雨柔至于走到这一步吗?“你算什么东西,小爷的家事也轮到你来管!”

    这话一出口,何舟庭迎面一拳揍了过去,莫逸辰没有闪躲,生生挨了一拳, “何舟庭,这一拳爷不和你计较,你哪儿凉快呆哪儿去!”

    “莫逸辰,上次小爷被你打后专门去练了拳击,就是为了今天。”何舟庭说着扑过来,两人扭打在一起,莫逸辰心情不好这几天都没有什么精神,体力跟不上,何舟庭则是完全是为了江雨柔拼命来的,因为愤怒下手一点也不留情,莫逸辰被他打倒在地,他还不解气,准备再扑上去补几拳,里面的动静惊动了保安,他们冲进去制止住了何舟庭。

    莫逸辰的唇角和额头都被打破了,看起来狼狈不堪,何舟庭也受了点伤,几名保安控制住他往外拖,外出办事的周扬在此时回来了,看见莫逸辰的样子吃了一惊,“莫总要不要报警!”

    莫逸辰喘了口气,擦擦嘴角的血迹,沉沉的看着何舟庭,“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到我公司撒野,信不信我把你送进牢房!”

    “小爷不是你吓长大的!”何舟庭嘴不饶人。

    “既然如此你就等着瞧,何峰不管教你我替他管教。”莫逸辰挥手,“先把他带到保安室,等下我会通知警察来领人。”

    看着何舟庭被保安带下去,周扬关上门,“莫总,你真的要把何舟庭送到派出所?”

    “不然呢?”

    “这会不会不太好?”周扬的意思很明白,市委书记的公子和市长的公子打架,怎么能惊动派出所呢?闹大对两家影响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莫逸辰冷笑一声,“何舟庭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这次先让他吃点苦头,看他下次还敢管我的家事,”莫逸辰的话很明白,不是因为何舟庭打他,而是因为何舟庭和江雨柔走得近。

    何舟庭是江雨柔什么人,竟然敢拿着离婚协议来找他签字,他拿出那份协议时候他就想打爆他的头,后来何舟庭先动手,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得他眼冒金星,却是把他给疼醒了,那小子的本意是想为江雨柔出头离婚,只怕这事情会适得其反,现在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把何舟庭先控制住,然后再把他冲到公司闹事打伤自己的消息给放出去,用不了了多久,他亲爱的老婆大人就会找上门来。

    听说何舟庭冲到莫逸辰公司打伤莫逸辰江雨柔又是惊讶又是担心,何舟庭真是不省心,干吗去帮她出这个头,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毁了他自己吗?晓嘉很自责,一个劲的怪自己,说如果不是自己嘴快把莫逸辰娶她的真相告诉何舟庭,何舟庭就不会这样冲动。

    晓嘉说莫逸辰已经把何舟庭送到了派出所,江雨柔再也没有心思旅游,马上定了当天的飞机票赶了回来。

    在回来的飞机上江雨柔想了很多,以何莫两家目前的关系,还不至于到撕破脸皮的地步,莫逸辰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应该是自己,他就是要逼自己出面,让自己求他,他再趁机提条件,现在她能想象他的表情,眯着眼睛,脸上若有若无的带着笑意,正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江雨柔不想自投罗网,但是为了何舟庭她没有办法退缩,跟了莫逸辰这么久她很了解他的脾气,如果她不去找他,他肯定会把何舟庭送去蹲班房,虽然她肯定何峰不会坐视不管,但是为了自己真的没有必要。

    看见莫逸辰的时候江雨柔吓了一大跳,她没有想到何舟庭下手会这么狠,心里竟然没有出息的疼了一下。

    “这几天去哪儿了?”莫逸辰的口气像是在审讯,江雨柔没有功夫去计较。

    “旅游散心去了。”

    “怎么想着回来的?”

    “旅游完了就得回来,难道一辈子在外面游荡?”

    两人陷入沉默,良久江雨柔先开口, “何舟庭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很简单,只要你从晓嘉那里搬出来。”

    “只是这样?”她快速的打断他。

    “对!”莫逸辰知道不能逼太紧,太紧了江雨柔要是不答应他就亏大了。

    “我答应你!”江雨柔很快回答。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好说话,莫逸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雨柔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只要你不追究他,我马上搬出来。”

    “你还真是爽快!”莫逸辰酸溜溜的,自己的老婆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如此爽快的和自己谈判,说不难过那是自欺欺人。

    “我陪你过去搬家。”

    “不用,你这副样子怎么见人,让周扬陪我去就好。”江雨柔拒绝。

    莫逸辰想想也对,于是让周扬去陪江雨柔收拾东西,江雨柔收拾好东西电话响了,何舟庭的声音传过来,“谁让你去求他的?”

    “你出来了啊,这就好!”江雨柔松了口气,示意周扬提着行李跟上她。

    两人一起下楼走到汽车旁边,周扬把江雨柔的行李提上车,江雨柔往后面一坐,周扬发动汽车离开。车子到半路,江雨柔突然让周扬变道,周扬疑惑,“夫人不回家?”

    “回家!当然回家!”江雨柔回答。“你按照我指的道开没有错。”

    周扬不疑有变,按照江雨柔指的道路一路向前,前面出现一幢公寓楼,江雨柔吩咐周扬停车,然后她打开车门,拎着行李下车,临走时候对周扬说,“告诉你老板,我从晓嘉那里搬出来了。”

    这话让周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夫人,老大让我接你回家。”

    “我是回家但是不是回莫逸辰的家,”江雨柔笑咪咪的,“这是你老板当初答应我的,他放何舟庭出来,我从晓嘉那里搬出来。”搞文字游戏她不输任何人,莫逸辰大概以为自己占了先机,竟然没有想到她会抓住这个做文章,

    见周扬傻乎乎的看着她,她笑得更加的甜,“我先回家了,谢谢你送我一程。”扔下这句话她拎着箱子走向早已经租好的公寓。

    周扬看着她走进公寓楼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打了莫逸辰的电话,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莫逸辰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知道了,你先回来吧。”

    挂了电话莫逸辰起身,他没有想到江雨柔会这样厉害,虽然没有达到让她搬出了的目的,但是他并不生气,只要她从那里搬出来,他就有一百种理由接近她,到时候他会让她插翅难逃的。

    江雨柔拎着行李打开公寓的门,这套房子是她前几天租的,这房子环境不错,关键是离学校近,她上班不用起早赶地铁,可以多睡懒觉,租这房子的时候晓嘉还有些不高兴,问她是不是嫌弃自己不愿意住在一起,江雨柔解释了半天,最后晓嘉终于同意她租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房子带给她的惊喜不只是离学校近,可以睡懒觉,还能起到收拾莫逸辰的作用,想像莫逸辰现在的抓狂样子她情不自禁的笑了,终于出了一口闷气,郁闷了几天的心情突然的好了起来。

    以莫逸辰的性子被她耍这么一会肯定会气不轻,这几天应该不会来打搅她,和莫逸辰离婚不太容易,应该是个费神费事的事儿,江雨柔决定趁现在养精蓄锐,好和莫逸辰打持久战。

    这一夜竟然睡得很香,早上起床打开门,江雨柔吃了一惊,莫逸辰靠着墙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只烟,看见江雨柔讨好的一笑,“老婆。我来送你上班。”

    都要离婚了还来献什么殷勤?江雨柔哼一声,抬步就走。

    莫逸辰跟上,和她并排站着等电梯,电梯来了,江雨柔目不斜视的进入,莫逸辰紧紧跟上,两人一起走出电梯,莫逸辰紧走几步打开车门,请江雨柔上车。

    “莫逸辰,你这样有意思吗?”江雨柔瞪他,没有上车的意思。

    “老婆,上车吧!”

    “莫逸辰,你应该明白一件事情吧?我只是答应你从晓嘉那里搬出来,并没有说不离婚,你这样死缠烂打的算什么?”

    “我知道,老婆我们不还没有离婚吗?只要一天不离婚我就给你当一天的司机,这是那天晚上我对你承诺过的,你总不能让我变成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

    “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言而有信了?”江雨柔嘲讽,现在做这些难道不嫌太迟。

    她不上车,他不让她走,江雨柔有些头疼,从前怎么不知道莫逸辰是这样死皮赖脸的人,最后看看时间,她气鼓鼓的上了他的车。

    莫逸辰径直把车开到了学校里,他拉风的车引得路过的学生驻足观看,江雨柔下车走了几步,后面传来莫逸辰的叫声,“老婆,你落下东西了。”他拿着一个纸袋对着江雨柔招手。

    江雨柔不想理他,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做得太过,于是转身来取,莫逸辰摇下车窗,目光接触到何舟庭的车开了过来,他心中突然有了主意,这个小子不是想打江雨柔主意吗,他得让他难过难过。

    在江雨柔伸手过来时候他突然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拉,在她脸上印上一个吻,这深情款款的样子惹得路过的学生发出惊叹声,江雨柔臊得慌,还有些恼怒,回头看见何舟庭阴沉沉的脸色,她从他手里抢过纸袋落荒而逃。这莫逸辰真是把无耻发扬到了极致,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忘记玩阴谋诡计。

    进入办公室林欣兰看见她绯红的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说了一句话,“眉目含春,看来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巨大的。”

    下班时候为了防止莫逸辰再来捣乱,江雨柔没有走经常走的正大门,而是从北门离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莫逸辰竟然在北门外等候,看见她出来,笑眯眯的迎了过来,看见他江雨柔终于理解为什么人们在极度气愤的时候会爆粗口了。

    他是吃定她不会和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撕破脸皮了,江雨柔的耐心不在,凭什么她要为了他让自己不舒服,她就要任性一次,就要让莫逸辰知道她不是软柿子,不是他想怎么就能怎么的。

    当着他的面他直接拨打了何舟庭的电话,很直接的告诉他,今天晚上她请他吃饭。

    几分钟后何舟庭开着车出现在北门口,江雨柔上了何舟庭的车,“帮我摆脱他!”

    何舟庭吹了声口哨发动了车子,莫逸辰的车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江雨柔和何舟庭进了餐厅,莫逸辰也跟了进来,他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江雨柔和何舟庭点了餐,尽量无视他开始吃饭,莫逸辰也点了餐,对着点餐的服务员耳语几句,服务员点头离开了。

    何舟庭体贴的给江雨柔夹菜,压低声音很暧昧的凑近她,“既然已经决定拿我当工具就索性表演逼真一点。”

    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江雨柔有些脸红,“对不起!”

    “不用那么客气,咱们这是不谋而合,其实我早就想找你帮我出出恶气。”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服务员端着一盘盖着盖子的菜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何舟庭抬头有些不解,他们点的菜不是全上齐了吗?

    疑惑间服务员很有礼貌的对着何舟庭点头,“先生,你的朋友给你点了你最喜欢吃的菜,祝你用餐愉快!”说着话她轻轻掀开了盖子,何舟庭看过去,一下子捂住了嘴冲进了洗手间,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