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4.死缠烂打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4.死缠烂打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被他的反应惊倒了,她看向服务员放在桌上的菜,发现里面竟然是白花花的猪脑。

    江雨柔直觉的把目光看向莫逸辰,发现他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很显然这菜是他的杰作。

    何舟庭从洗手间出来直接拉住江雨柔离开了餐厅,他这辈子最恶心的就是这东西,莫逸辰很显然的不想让他们好过。

    因为这个意外的插曲何舟庭更加坚定了信心,像莫逸辰这种衣冠禽兽不能姑息,他一定要和他斗到底,江雨柔和何舟庭去了电影院。

    他们买了情侣包厢的票,莫逸辰也跟进了电影院,看见江雨柔和何舟庭捧着爆米花喝着饮料有说有笑的看着电影,莫逸辰的心和猫抓一样的难受。

    明明知道他们是在做戏气他,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酸味,他握紧手再握紧手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冲过去揍何舟庭。

    莫逸辰终于没有再坚持住中途离场而去,没有了他虎视眈眈的注视,何舟庭和江雨柔松了口气。

    看完电影出来何舟庭送她回家,没有了莫逸辰的跟踪,江雨柔不需要伪装她用手托腮蹙眉看着窗外,何舟庭在后视镜里观察着她,越看心里越难受,虽然她不说,但是很明白的事情,她的蹙眉是为了那个人。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闹离婚?”

    江雨柔转头看他,一副茫然的样子。

    “江雨柔,既然爱着他,就去争取,我看莫逸辰的样子也不是没有你,你们说开了重新来过。”

    “没有那么简单!”江雨柔摇头,她曾经争取过,可是却抵不过徐小雅的处处算计和莫逸辰的摇摆,哪怕莫逸辰给她希望她都去争取,可惜莫逸辰没有给过她这样的希望,他总是一直在伤她的心。

    因为觉得这样下去终究是无休止的折磨,所以她决定放手。

    何舟庭看着她,“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尽管说,还有我帮你是无条件的,你不要有负担。”

    回到家中,她泡了一个热水澡,正泡得惬意听见手机不停的在唱歌,江雨柔没有理会,可是那手机就像是催命似的,一遍遍的在那响着,大有她不接就不罢休的态势,她只好匆匆裹了条浴巾出来。

    竟然是莫逸辰,“我喝醉了!”

    江雨柔没有做声,喝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有喝醉,莫逸辰说自己醉了表明是没有醉,本来想直接挂掉的却想听听他想说什么。

    “都是你的错,柔柔,都是你的错,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和别的男人表现得那么亲密,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

    “你有什么理由质问我?”她有些火大。

    “我有什么理由质问你?你不是我老婆吗?今天晚上你刺激到我了,柔柔,你生气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很难过,很难过你知道吗?”说完这句话江雨柔听见听筒里传来呕吐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就算是知道你在刺激我,我也很难过。”莫逸辰吐完又开始说话,说了一句听筒里又传来“呕……呕!”的声音,感情莫逸辰是真的喝醉了呀,她对着手机翻了一个白眼,早知道难过干吗去了,莫逸辰呕吐了一会又在絮絮叨叨的说话,“江雨柔,你这样是不道德的,不道德的知道吗?”

    江雨柔皱眉,“莫逸辰,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莫逸辰反问了一声,声音停止了,江雨柔听见他在问人,“我在哪里?”

    有路人说话的声音,模糊不清,然后莫逸辰再说话,“他们说我在滨江路上。”

    江雨柔啪地挂了电话,然后马上拨了周扬的电话,“你老板在滨江路上喝醉了,你把他接回家去。”

    第二天不用上班,江雨柔在家睡了一个上午,然后起床打扫卫生,洗衣服拖地,等她把家里收拾好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下文,江雨柔出门去了一趟农贸市场,她租住的公寓旁边有一个农贸市场,很方便买菜。

    江雨柔买了肉,鸡蛋,豆腐还有板栗和半只鸡,还有黄瓜和番茄。路过水果店摊的时候她买了芒果火龙果和葡萄,还买了一瓶沙拉酱,准备回去做水果沙拉。

    在回公寓的路上她开始计划,肉绞碎成了肉泥,打几个鸡蛋再加点小粉香葱姜等调料放锅里用油炸出来做丸子吃。板栗和鸡一起烧。在凉拌一个黄瓜,她一个人这三道菜绰绰有余了。

    回到家中她系上围裙开始做饭,屋子里飘着饭菜的香味,很快晚饭就做好了。江雨柔顺便把水果也洗了,火龙果她切成了块,扑在芒果上面浇上沙拉酱,一盘水果沙拉做好了,江雨柔满意的解下围裙拿一副碗筷准备吃晚饭。

    门铃响了,她从猫眼里看出去,莫逸辰斜靠在门口,江雨柔想也没有想,转身就关了灯。

    莫逸辰继续很有耐心的按着门铃,在等不到回应后他有节奏的敲门,“柔柔,开门!刚刚灯还亮着的,我知道你在家。”

    江雨柔没有理会,莫逸辰的声音继续不依不饶的传进来,“我知道你在里面吃晚饭,快开门,你老公我饿了一天了。”

    江雨柔皱眉,这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都说要离婚了,他还自称老公,他饿一天关她什么事情?

    门外的莫逸辰又敲了一会门,然后江雨柔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她松了口气,他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她不会给他开门,所以没趣离开了。

    江雨柔返回餐厅坐下来开始吃晚饭,板栗炖得很香,她正吃得有滋有味,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响动,放下筷子侧耳一听,好像是撬门的声音,难道是小偷?这小偷也太大胆了吧,她从厨房拿了菜刀走过去从猫眼往外看,马上气坏了。

    莫逸辰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两个穿着着制服的警察正在卖力的撬门。江雨柔气得一把拉开了门。

    “莫逸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婆,你没有事情啊?”莫逸辰挤进门来,“我忘记带钥匙,敲门你也没有开,我担心你就叫人来开锁。”

    看他装模作样的解释江雨柔气得话也说不出来,莫逸辰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我老婆没有事情就好,辛苦你们了!”

    两名警察点点头收了家伙离开了。

    “莫逸辰,你到底想怎么样?”江雨柔是真怒了。

    莫逸辰无视她的愤怒关上门,一眼看见餐桌上面的饭菜,他咪了眼睛,自来熟的进入厨房洗手,洗完手拿着一副碗筷出来,“你干什么?”江雨柔瞪大眼睛看着他自顾自的开始盛饭,

    “吃晚饭啊?”他说着话盛饭坐下。

    “莫逸辰,这是我家!”已经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她的愤怒和震惊,这样衣冠楚楚而又完全无赖到能用不要脸来形容的人,她真的是第一次见过。

    “你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莫逸辰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眯着眼睛回味了好一会,感叹般的说,“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老婆烧的菜了。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这是我花钱买的,你凭什么吃?”江雨柔实在找不出骂人的词。

    “我以后向你交伙食费好了!”他又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见江雨柔还站着起身把她按在椅子上面,“赶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江雨柔抓狂地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她闷闷的在一边小口的吃着饭,心情特别的不爽,莫逸辰大概就是不想让她好过,她吃鸡肉他必定抢先一步把她看中的夹走,她吃丸子他也亦然,无法容忍莫逸辰这样欺负她,在他把筷子伸到盘子里准备夹鸡腿时候她伸出筷子抢先一步制止了他,莫逸辰嬉皮笑脸的,“我本来就是准备把鸡腿夹给你吃的。”说完话他的筷子准确无误的伸向鸡翅膀。

    江雨柔发现这顿饭她要消化不良,虽然鸡腿被她抢到了碗里,但是却无法肯定有心情吃,她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偏偏莫逸辰还不放过她,他见她没有吃碗里的鸡腿,“老婆,不要浪费哦。” 然后江雨柔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夹到自己碗里吃了干净。

    江雨柔傻愣愣的看着他,莫逸辰这样子好像是几天没有吃过饭的人,可是她很确定他绝对不属于那种几天没有吃饭的人。

    不想再和他呆在一张桌子上面,她站起身端着自己做好的水果沙拉去了客厅,莫逸辰把碗里的饭菜解决干净,打着饱嗝跟上,“老婆,你手里的沙拉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给我尝一块。”

    “你做梦!”他的不要脸让她回他一句,见他翘了腿拿起遥控准备开电视,江雨柔忍无可忍,“你为什么不洗碗?”白食没有那么好吃,这碗筷今天晚上就该他洗。

    “我这就去!”莫逸辰在厨房里洗碗,江雨柔以为可以消停,却没有想到他一会问她洗洁精在哪里,一会又问她擦碗筷的布是哪块,洗好碗又问她准备放在什么地方,说是他洗碗,她来回往厨房跑了好几次。最后终于消停下来,江雨柔一脸黑线的看着厨房地砖上的水渍。“莫逸辰,拿拖把把地拖干净!”

    莫逸辰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活,可是他竟然好脾气的一声不吭拿了拖把去厨房拖地,终于莫逸辰把厨房打扫干净,他大马金刀的又往沙发上面一躺,伸手从江雨柔手里把遥控抢了过去,没脸没皮的换了一个台,边换边说,“看这种哭哭啼啼的言情剧没有意思,我们看破案的吧,嫌疑的好看。”

    江雨柔这次无法再忍,“莫逸辰,你赶紧走吧,我要休息了。”

    “你睡你的,我在客厅看电视。你放心我不打搅你,累了我就睡沙发上面,方便明天送你去学校。”他还想耍无赖,江雨柔盯着他一字一顿,“莫逸辰,今天晚上你就在沙发上面凑合,明天一早我没有课,我们去民政局。”

    这话一出口,莫逸辰起身忙不迭的落荒而逃。

    晓嘉没有想到江雨柔也会闹到离婚的地步,对于莫逸辰她一开始还是看好的,却不曾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混账事情,竟然在那种场合丢掉江雨柔只为了保护徐小雅。

    江雨柔应该是真的气坏了,所以才会提出离婚,晓嘉没有劝她冷静,现在这种时候还谈什么冷静,江雨柔从前是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现在为了他莫逸辰已经揉了那么多的沙子了,他还想怎么样。

    其实看着莫逸辰守候在江雨柔病床边的样子,晓嘉又有些不忍心,他应该是爱这她的吧,只是既然爱着为何又要和被的女人牵扯不清楚,难道不知道女人天生善妒吗?

    莫逸辰和林默涵有很大的差别,就那医院里的事情来说吧,当误以为江雨柔怀孕时候莫逸辰的表现只是脸色苍白,并没有说出什么污言秽语,而林默涵则不同,他们两个是本质上的不同。

    想想自己和江雨柔的婚姻晓嘉在心底叹气,这不好的事情怎么都摊她们俩身上了,她虽然离婚这么久,虽然离婚时候很洒脱,但是午夜梦回时候林默涵还是会经常成为她梦中的主角,爱上一个人只需几秒,放弃一个人却可能是一辈子,因为烦,因为乱,她最近一直频繁出入夜店,酒这东西最好的地方就是让人忘记痛苦。

    晓嘉喝着酒,静静的想自己的心事,冷不防一股烟味逼近,她转过头,看见一张肥脸出现在眼前。

    从晓嘉进入这里陈三彪的目光就盯在了她的身上,他知道晓嘉已经和林默涵离婚,这个女人说不上特别的漂亮,但是却很有味道,特别是看着她眯着眼睛喝酒的样子,陈三彪的心开始痒痒的。

    他端着酒杯凑了过去,“美女,请你喝一杯?”

    晓嘉没有做声,只是往旁边移动了下身子,躲开他的气味,这个胖子让人恶心的慌。

    陈三彪并不在意她的抗拒和厌恶,一搭讪就能到手的女人没有什么味道,他紧跟着靠过去,手不安分的伸过来圈住了晓嘉的肩膀。

    “干什么?”晓嘉挣了挣,没挣开,她忽然有些怒了。

    怎么净是让她添堵的事情呢,这些有钱男人都他妈的是色鬼缠身吗,林默涵出轨,莫逸辰和前女友牵扯不清楚,还有这个让人恶心的死胖子,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放开!”她用手推开了陈三彪。

    陈三彪不以为意,晓嘉和林默涵离婚的事情他可是听说的,据说两个人都不干净,既然不干净也不会在乎再多他这么一个,这样想着,他的手更不安分的往晓嘉的腰间伸过去。

    晓嘉恶狠狠的拍打开他的手,纤细的眉毛拧在了一起。

    “请自重。”

    她提高了声调,刚想站起来,却被他一把拉回来,按在了沙发上。

    “这里可不是谈自重的地方。”

    陈三彪的声音带着丝笑意,听的晓嘉头皮发麻。看着陈三彪的脸朝自己凑过来,闻到他嘴里难闻的烟草和口腔的混合味道,晓嘉想吐,这个地方是没有人来救她的。茶几上的那个烟灰缸忽然闯进她的视线,她想都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抄起烟灰缸,朝眼前的这个男人砸过去…

    半夜时分,江雨柔竟然醒了,她躺在床上按着空空的腹部,今天晚上这顿饭因为莫逸辰的搅和她没有吃几口,这不大半夜的肚子就开始饿了。

    想到莫逸辰,她咬了咬牙,今天晚上她应该冷着脸从他手里把碗给抢走,再把他撵出去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莫逸辰吃了她做的饭,害得她没有吃饭。她一直是立场坚定的,可是在面对他的无赖时候竟然也没有了立场。

    看来立场这种东西也是针对人的,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她压根没有办法对他狠心,既然狠不下心来,这离婚的事情……江雨柔感觉头突然的疼了。

    手机忽然叮叮当当的在枕边响起来,她伸手去摸,冰冷的触感让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有些疑惑的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说的很快,但是不影响他的吐字,江雨柔感觉后背有些凉,那是汗水,她沉默了良久,才记起电话那头的人还在等她的回答。

    “我马上过来。“

    江雨柔甩下电话,从床上跳起来,穿衣服时候手还是哆哆嗦嗦的。

    那个男人是个警察,他说晓嘉在夜店蓄意伤人,已经被带回警局处理了……他后面说了什么江雨柔已经忘记了,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四个字。

    蓄意伤人,蓄意伤人,怎么会?又怎么可能?

    江雨柔匆匆冲出家门,跑了好远才拦住一辆车,“麻烦开快点!”她催促司机。

    虽然是深夜但是警局却是一派灯火通明,负责受理案件的警官正在等着江雨柔。他说受害人已经被送往医院,晓嘉说自己是正当防卫,可是因为并没有人证明,情况对她很不利。

    江雨柔捏紧了自己的手提包,点了点头,算是清楚了这情况,她问“我能见见她吗?”

    警察指了指前面的房间“她的情绪不稳,最好劝劝她,配合警方的工作。

    房间里晓嘉垂直头坐在椅子上面,很少看见她如此颓废的样子,江雨柔眼眶有些热,“晓嘉。”

    晓嘉抬起头,“柔柔,那个混蛋他想强奸我,我那是自卫。”

    江雨柔点头,“我知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见过晓嘉后江雨柔往外走,脑海里开始搜寻有足够能力可以帮她的人。这样的状况,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

    这事儿对于莫逸辰而言肯定是小事一桩,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第一个想起了莫逸辰,也许在潜意识里她一直希望他是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可是她不想去求他,都说过了要离婚就不要再纠缠,江雨柔想起了何舟庭,他说有什么事情让自己找他,如果不行,这事情只有找他了。

    江雨柔在何舟庭的陪同下去找了陈三彪,她想确定下他到底伤得有多严重。陈三彪头上绑着绷带斜靠在床上,看起来精神很好,看见江雨柔进来,他露出吃惊的神色,“什么风把莫夫人给吹来了?”

    江雨柔淡淡的笑,“陈总这精气神,怎么也不像是有事情的人。”

    这话让陈三彪警觉起来,“莫夫人这是?”

    “我想请陈总放过晓嘉。”江雨柔开门见山

    “莫夫人和她是?”

    “我们是朋友。”

    “她出手伤了我,陈某这辈子没有被女人这样欺负过,你觉得我能放过她?”听见江雨柔和是朋友,陈三彪眼睛亮了。上次脱徐小雅去求莫逸辰碰了个钉子,现在莫夫人有事情求他,他得抓准时机。

    “那种情况下她好像并没有错。”

    “莫夫人的意思是都是我的错了?”陈三彪冷哼。

    “我的意思,既然陈总没有什么大碍,何苦把事情闹大。”

    “像我这种人最丢不起的就是面子,这样不给面子,我怎么可能饶过她?”

    “你为难一个女人不觉得丢人吗?”何舟庭看不过了。陈三彪看江雨柔的眼神色迷迷的他气得真想打爆他的头。

    “没有想到市长的公子也掺和进来了?”陈三彪嘲讽,“你不够分量,让你老子来找我谈或许可以。”

    “你这是找死!”何舟庭怒了。

    江雨柔拉住他,“我们走吧!”

    她只是来确定他的伤势而已。现在心里有个底,哪怕要打官司,她也不怕了。

    陈三彪以为她还会说什么,见她往外走,忽然喊住她“等等。”

    “还有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除非,莫逸辰亲自来和我谈。”

    江雨柔没有做声大步离开了,如果要惊动莫逸辰,她用得着来找他吗?

    接到陈三彪电话时候莫逸辰火很大,陈三彪在电话里告诉他,刚刚几分钟前,他的老婆大人去病房里求他了,同来的还有何舟庭。

    陈三彪在电话里奸笑,“我在考虑要不要卖个人情给莫夫人,所以打电话问问莫总你的意思。”

    莫逸辰把电话一下子摔了出去,感情在江雨柔眼里他真的什么也不是啊,宁愿去找何舟庭也不愿意找他?

    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能把人给救出来。

    这件事情在得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要出手帮她,可是当知道她宁愿找何舟庭,宁愿亲自去见陈三彪都不来找他后,他突然的不想帮了,他很讨厌被她忽视的滋味,这件事情他要让她知道,

    只要她愿意开口,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会帮助她,但是前提条件是她必须来找他。他要让她长记性,这样如果以后发生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该是他而不是别人。

    何舟庭找了最好的律师,律师坦言,像这种情况是最麻烦的,一没有证人,二没有证物,警察赶到的时候,晓嘉是毫发无损的,根本不能在她身上看出陈三彪对她的伤害。反倒是陈三彪,很明白的伤口,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去找陈三彪,只要他肯松口,一切都好说话。

    何舟庭冷了脸,“我们已经找过他了,没有进展。”

    江雨柔没有做声,陈三彪的目标是莫逸辰。他在等着和莫逸辰谈条件呢。

    “我已经给我爸爸打了电话,他在省里开会,说还要过几天才回来。”何舟庭搓手。

    江雨柔叹气,看来她只有去求莫逸辰了。

    江雨柔用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屋子里很安静,她大步跑上二楼推开书房的门。

    莫逸辰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回来了?”

    “我有事情找你。”

    “坐下说!”他指指椅子。

    江雨柔没有理他,“我想让你帮晓嘉。”

    “我为什么要帮你?”他薄唇轻启。

    “莫逸辰!”江雨柔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是你什么人?”

    “莫逸辰,你到底帮不帮?”江雨柔急了。

    “帮!当然帮,不过在帮之前我得先搞清楚一件事情,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江雨柔涨红了脸,她真想扭头就走,可是想到晓嘉她又挪不开步子,“夫妻关系!”她恶狠狠的。

    “这就对了!”莫逸辰眼睛有笑意,第一次看见江雨柔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怎么说呢,非常的可爱。

    “下次遇到麻烦先想想我这个和你有夫妻关系的人。”

    江雨柔瞪着他,抿紧了嘴唇,莫逸辰又有些火大,“你真以为自己是能人啊,竟然陈三彪也敢去见!”

    “你既然知道!”江雨柔气死了,他竟然都知道还让她去求陈三彪。

    “莫逸辰,你有什么资格说陈三彪,你这种你和陈三彪有什么区别!你不就是想看到我求你吗?我如你所愿!”

    江雨柔控制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一把撕开自己的衣服,“你是不是就等着我这样求你!”莫逸辰慌了,他没有想到江雨柔会这样想,看着她含着泪水带着恨意一步步的走近他,他感觉到自己要爆炸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难道不是?如果是徐小雅需要帮助你还会如此镇定的在家里等着她来求你吗?不对,我有什么资格和你心尖上的女人去比,我在你心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你才会如此镇定的等着我来求你。”

    “不是这样!”莫逸辰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柔柔,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样?莫逸辰,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没有一次主动出现过,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爱我?”

    “柔柔,对不起!”他上前一步把她搂在怀里。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讨厌你说对不起!莫逸辰,你什么时候在面对我的时候不需要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就相信你是真的爱上我了!”

    莫逸辰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见他沉默,江雨柔忽然笑了,语气冷冽又哀伤“莫逸辰,若是你真有一点点在乎我的话,你应该知道晓嘉对我有多重要。”

    扔下这句话,她大步离开了别墅。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