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5.重新来过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5.重新来过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又去了律师事务所,莫逸辰肯不肯帮忙她不能肯定,为了那个万一她必须做两手打算,她刚刚和律师说了两句话,何舟庭的电话来了,“你什么时候来警局?”

    “我见完律师再说。”

    “不用见律师了,难道莫逸辰没有告诉你让你去接晓嘉吗?”

    江雨柔高兴坏了,她不清楚自己和律师说了什么,只是撒腿就往外跑,在路上拦住出租车直奔警局。

    何舟庭和晓嘉站在一起,陈三彪也在,看见陈三彪晓嘉的情绪依然很激动,江雨柔相信此刻她手里有一个烟灰缸她还会毫不犹豫的咂在陈三彪头上。

    江雨柔进去的时候,和解的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陈三彪看见她笑得很猥琐很阴险。

    江雨柔冷冷的扫他一眼,移步准备过去,陈三彪凑了上来。

    “真不愧是莫总的枕边人,随便一句话,比多少人磨破嘴皮耍尽手腕有用多了。”

    “你什么意思?”江雨柔准备移过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凭直觉她猜测莫逸辰一定是答应了给他什么好处。

    “也没什么,总之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我先谢谢莫夫人了!”陈三彪说着就哈哈的笑起来。

    “刚刚陈三彪说的是什么意思?”上了车江雨柔一头雾水的问何舟庭。

    “莫逸辰把科技园的开发权让给了陈三彪所以陈三彪同意和解。”何舟庭轻微的叹息了一声,“科技园的开发是星辰的下一个投资计划,陈三彪放出话去,除了这个什么都不换,所以莫逸辰用这个做了交易。”

    剩下的话何舟庭没有说下去,他从前一直不相信莫逸辰爱江雨柔,可是这次他不得不相信了。

    江雨柔没有做声,她不懂生意,不过从何舟庭的话里还是猜测出了那个科技园的开发对莫逸辰肯定很重要,她前一刻还恨他恨得牙痒痒,这会儿却只剩翻江倒海的愧疚了。

    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她刚刚还和他吵架,她以为他不会帮忙,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不声不响的帮她解决了。

    心里有些感动,她想打电话对他说声谢谢,后来又放弃了,这是他为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他对她的伤害不是就凭一件事情就可以抹平的。

    徐小雅出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莫逸辰,电话打不通她只好去了公司,星辰公司一楼,平时见到她恭恭敬敬行礼的保安没有像她前几次来那样对她行礼,徐小雅没有理会他的改变,她径直向莫逸辰的专用电梯走去,在输入密码后却发现密码错误,还好一楼的人不多,不过也够她尴尬的。

    徐小雅进了普通电梯,电梯一路向上到达了莫逸辰办公的楼层,徐小雅对着电梯内的镜子整理了下妆容然后踩着高跟鞋走出了电梯。

    秘书室有人出来拦住了她,公事公办的态度,“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徐小雅回答,从前她来这里从来不需要预约,今天突然这样被人一问有些恼怒,但是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逸辰在吗?”说着话她很自然的向总裁办公室方向走去。

    秘书拦住了她,“小姐,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

    “这是总裁的新规定,所有来访的客人都必须预约,没有预约不能见总裁。”

    “我有急事。”

    “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徐小雅很生气却没有办法,目光接触到秘书室内刘子琪脸上嘲讽的笑意,她猜测这一定是是刘子琪指使的,既然如此她就在这里等候,等莫逸辰出现。

    正这样想着,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莫逸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周扬。

    “逸辰!”徐小雅欣喜的迎上去。

    莫逸辰的表情和平时一样,“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你如果有事情先和秘书说,她不能解决的再报备上来。”说完这句话他移过她大步向电梯走去。

    徐小雅看着他的背影张张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身后传来刘子琪嘲讽的笑声,徐小雅在笑声里落荒而逃。

    江雨柔早上起床打开门,门外没有熟悉的身影,她突然有些失望,什么玩意,还说每天接她上下班,这才几天就坚持不住了。她在心里嘀咕着下楼看见莫逸辰的特助周扬站在楼下,“夫人,莫总让我来接你上下班。”

    “莫逸辰呢?”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声,“莫总去外地出差了,要后天才回来。”

    感情周扬是代替莫逸辰来接她的啊,江雨柔默不作声的上车,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记起从前和莫逸辰没有闹翻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要出差都是亲自告诉她,突然有些难过,经历过这么多后,他们之间竟然需要一个传话筒了。

    晚上她约了晓嘉吃饭。

    晓嘉早早的到了,她的神色有些颓废,目光愣愣的盯着一个位置很明显的在想心事,江雨柔坐下后她才抬起头。

    “柔柔,你说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什么?”

    “林默涵竟然昨天来找我了,问我陈三彪欺负我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还说他不会放过陈三彪,你说他好笑不。”

    “晓嘉别把他想那么坏,毕竟夫妻一场,说不定他真的想帮你呢?”

    “所以说你好哄骗不是,你知不知道他后来说了什么,他说完这些屁话后竟然问我有没有打算复合,你说他脑子是不是坏了,陈清若肚子都那么大了他竟然还和我玩这一出,难道还真的以为破镜会重圆吗?”

    这话让江雨柔苦笑,的确如果林默涵真的想复合肯定首先得处理好陈清若的事情,陈清若还大着肚子在他家里,他现在跑来找晓嘉说这个算什么事情。

    “我算是看透他们这些臭男人了,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我是绝对不会上当了,只是担心你,莫逸辰到底是什么态度,难道就这样拖着?”

    “我也不知道。”江雨柔有些烦躁。

    “柔柔,之前我是支持你离婚的,但是现在我却又有些犹豫了,莫逸辰和林默涵有不同之处,他比林默涵要重情义得多,但是这也是他的缺点,他和徐小雅至今牵扯不清楚我猜测并不是因为他有多爱她,而是因为他重情义,徐小雅那个女人和陈清若有得一拼,她就是凭着这点吃定莫逸辰。”

    “或许你猜错了,莫逸辰和她牵扯并不是因为什么情义,而是完全的还爱着她呢?”

    “不可能!“晓嘉否定,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得到可靠消息,徐小雅已经灰溜溜的滚回法国去了。”

    江雨柔一愣,“这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徐小雅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一直希望莫逸辰去看她,结果莫逸辰一次也没有出现,她出院后还去找了莫逸辰,结果被秘书给挡了架,据说莫逸辰也在,直接没有给她面子。大概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徐小雅前天在助理的陪同下去法国了。”

    听了这个消息江雨柔没有丝毫的开心,反而觉得有些闷得慌,这顿饭吃得心里不是很舒服,吃完饭出来晓嘉把江雨柔送回家,路上接到江教授的电话,说她和莫逸辰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问他们什么时候有空回家。江雨柔回答莫逸辰出差了,等他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她把手机随手一扔,然后长长的叹口气,“这撒谎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早上是被太阳光晃醒的,她翻身爬起,竟然发现昨天晚上没有拉窗帘,现在正是三伏天,一大早的太阳 就火辣辣的,江雨柔急匆匆的洗漱完毕,收拾东西准备去学校时候发现手机竟然不在包里,仔细想猜测应该是昨天晚上扔在晓嘉车上了,她揉揉额头下楼,周扬早已经尽职的在楼下等候,江雨柔打量着熟悉的街景,突然发现今天和往日有所不同,于是随口问周扬,“今天什么日子?”

    “八月三号!”周扬回答。江雨柔哦了一声,再没有下文。

    周扬把她送到学校门口,拉车门时候小心翼翼的开口,“夫人,今天晚上莫总5点的飞机,他让我和你一起去接他,顺便一道吃晚饭。”

    “晚上我有安排,你直接去接他,不用来接我。”说完这句话她拎着包大步离开,周扬没有想到这事情竟然被自己办砸了,昨天晚上莫逸辰打电话告诉他,让他今天晚上带江雨柔去机场接他顺便一起吃晚饭,这几天接送江雨柔,周扬观察她的心情一直不错,所以他以为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满口答应下来,却没有想到江雨柔竟然不买账。

    沮丧的上车,周扬拨了莫逸辰的电话,他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莫总,夫人让我自己去机场接你。”

    莫逸辰愣了几秒钟,“你没有告诉她,今天晚上我要和她吃晚餐的事情?”

    “我说了,夫人说她已经有了安排。”话音落下那头啪的一声,凭感觉周扬猜测莫逸辰一定是摔了手机。

    莫逸辰摔了手机气哼哼的坐在椅子上面喘气,昨天晚上他给她打电话她没有接,后来发了短信她也没有回,他猜测她一定是还在生气,所以就让周扬给她说,他以为有外人帮着说合说合她一定会答应,却没有想到她还是拒绝了。

    江雨柔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安排,她只是有些生气莫逸辰的态度,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竟然什么事情都通过周扬转达,开口求她去接他陪他吃晚饭是很丢脸的事情吗?他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给她,而是要周扬转达?想到电话她又记起自己的电话扔在晓嘉车上的事情,今天晚上得去晓嘉那里一趟,先把通讯工具拿回来再说。

    江雨柔下班直接去了晓嘉那里,却扑了一个空,晓嘉竟然没有回来,她用公用电话打了她的电话,晓嘉说现在是晚饭时间,她对着江雨柔报了一个地址,让她过去吃饭。

    江雨柔赶到晓嘉报的地址,发现晓嘉和一个帅气的男人在等她,晓嘉介绍,男人姓楚,叫楚朝阳,是一名医生。

    江雨柔打量着楚朝阳,英俊俊朗的外形,谈吐优雅,整体印象不错,看楚朝阳对晓嘉的态度,她有一种直觉,就是楚朝阳应该是喜欢晓嘉的。突然发现自己今天来得非常的多余,简直就是一个电灯泡。

    饭吃到中场,晓嘉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临走时候关照楚朝阳送江雨柔回去。

    看着晓嘉急匆匆离开的身影江雨柔更窘,今天这都什么跟什么,要是在电话里多问一句话,也不至于这样尴尬。

    吃过饭出来,楚朝阳送江雨柔回家,江雨柔拒绝,他却一直在坚持,说不好交代,江雨柔只好同意了,看到楚朝阳的车,江雨柔吃了一惊,竟然是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一个医生竟然能开这么名贵的车。

    直觉告诉她这个楚朝阳没有那么简单, “今天晚上,打搅了!”

    “以后我们还会常见面的,希望我们能是朋友。”他笑。

    “你是想追晓嘉吗?”

    “你认为我能追到她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一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说话间车已经到江雨柔楼下,楚朝阳下车绕过来替江雨柔拉开车门,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树影下窜出来对着拉车门的楚朝阳就是一拳,楚朝阳侧身闪过,还没有下车的江雨柔吓一大跳,看清那个人影下意识的开口,“莫逸辰,你发什么疯?”

    莫逸辰没有理会江雨柔,又是一拳对着楚朝阳招呼过去,楚朝阳伸手架住,“你认识他?”

    江雨柔下车伸手拉莫逸辰,“莫逸辰,你住手!”

    “你心疼了?”莫逸辰这才从牙缝里哼出一声。今天她不去接他不陪他吃晚饭也就算了,他回来在楼下等了半天等得耐心全没有的时候竟然看见一个开着跑车又高又帅的男人送江雨柔回来,当时就气得冒烟了。

    “你胡说什么?她是晓嘉的朋友。”江雨柔解释。

    “谁信?”

    “我的确是文晓嘉的朋友。”楚朝阳开口。

    这话让莫逸辰松了手,“真的?”

    “煮的!”扔下这句话,江雨柔一跺脚径直离开了,看见江雨柔扔下他们离开,莫逸辰知道是自己判断失误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楚朝阳笑了笑,“兄弟,这次的事情是个误会,改天我请你吃饭赔罪,说完一溜烟的去追江雨柔去了。

    江雨柔打开公寓门后反手就关门,莫逸辰敏捷的伸手撑住门跟进来,“老婆。刚刚对不起!”

    江雨柔没有理会他,气呼呼的坐下,想想刚才莫逸辰的样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出手打人,这脸可丢大了。“你是流氓吗?”

    “我不是故意的。”莫逸辰腆着脸走到她身边坐下,“你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还让这么帅的男人送回家,我能不生气吗?”

    “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种招蜂引蝶的人?”

    “不是,我老婆当然不是那种人。”

    “莫逸辰,别用你的观念去衡量别人,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江雨柔兀自气愤愤的。

    “老婆,你别生气,我刚刚是气糊涂了,”他道歉,“要是换我在情人节的晚上和一个美女到现在才回家,你难道就不生气?”

    “情人节的晚上?”江雨柔一愣,今天不是八月三号吗,怎么和情人节扯上关系了。

    “今天是七夕,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又不用去讨好情人,怎么会记住今天是什么日子!”江雨柔冷笑。

    莫逸辰自然听出了她语气里的讽刺意味,见她生气也不敢反驳,只好闷闷的坐在那里,江雨柔见他没有说话,心想终于被她说中了痛处,想想莫逸辰从前给她的委屈,她抓起一个枕头砸在他身上,“你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莫逸辰伸手接住枕头,“我今天陪你。”

    “谁稀罕?”

    “我稀罕,我稀罕不行吗?”他的态度出奇的好。

    “莫逸辰,别和我来这套,我告诉你,要我原谅你没有那么简单!”看见他那副样子江雨柔莫名又火气,忽地起身进了卧室,把莫逸辰一个人扔在了客厅。

    莫逸辰在客厅坐了好一会,叹气推开卧室门,江雨柔瞪着他,“谁让你进来的?”

    “柔柔。”他走到江雨柔身边,“我有话对你说。”

    “我不听!”江雨柔捂住耳朵。

    “你必须听!”他伸手拉开她捂住耳朵的手,“今天晚上我只是想对你讲一个故事。”

    莫逸辰的声音暗沉低哑,江雨柔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不是说要道歉要求她原谅,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思给她讲故事,她很奇怪,于是没有反对,反正也没有事情,就听着吧。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站在酒吧的屋子内,穿着小白兔的卡通服装进来送酒,有人恶作剧的扯下了她戴在她头上的小白兔头套,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带着慌张,捡起套头就往外走,却不想竟然撞到了诸航的身上,看到诸航的时候她好像傻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诸航,好像魂掉了一样,我就坐在角落里,看着她对诸航的失魂落魄,屋子里的四个男人,没有一个比诸航逊色可是她的眼睛却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诸航,看得坐在角落里的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无理!

    第二次见面,她推开了我们的包厢,傻乎乎的找人,结果被包厢里的人逼着喝酒,我仍然坐在角落,看着她被逼得手足无措的喝下一大杯酒,看着她过敏,她不知道,其实在诸航起身抱着她离开的时候我也跟着起身了,只不过我的距离比诸航远,所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诸航带走。

    后来她成为了诸航的女朋友,看见她幸福甜蜜的和诸航一起出现,看着她大大的眼睛里只有诸航的身影,我曾做过一个假设,如果那次在酒吧替她戴上帽子的人是我,如果那次在ktv抱她去医院的人是我,一切会不会就是不同?

    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假设,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主动,而我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诸航很爱她,一直把她保护得很好,从来不带她参加我们圈子的活动。

    她偶尔出现只是因为和诸航的单纯约会,诸航带着她飙车,听音乐,看演唱会,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一直会在这样或者那样的的场合遇见她,每次我都会情不自禁的看她,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

    一次聚会,诸航带了徐小雅出席,说是他的妹妹,徐小雅长得很美丽,吸引了我的眼球,我开始追求徐小雅,她没有拒绝我。

    自从我和徐小雅好上后,我给了她无数的惊喜,高调示爱,高调送花,高调举办聚会,在我们那个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对徐小雅的真心,所有人都知道我对她的死心塌地。

    和徐小雅好上后,我曾和徐小雅一起数次出入诸航的家,我会在诸航家呆到很晚,却从来一次也没有遇见过她。

    诸航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竟然没有带她回来过。

    我和徐小雅在一起的事情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原因很简单诸航的父亲秦正杰一直在做违法的事情,据说被他拉下水的高官不再少数,我的父亲认为徐小雅是秦正杰收养的女儿,她可能是秦正杰的棋子。

    我觉得父亲说的话很可笑,如果徐小雅真的是秦正杰的棋子她直接去接近那些有权势的高官应该比接近我有用得多。

    我猜测我的家人这样说的用意是想让我远离徐小雅承认他们为我选择的未婚妻朱嫣然,我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摆布的人,自然对家人的意思更加的不理睬。

    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在酒吧喝酒,喝得大醉人事不省,被敲门声惊醒后发现徐小雅竟然和我躺在一起,我和她都没有穿衣服,我不记得自己曾去找过她,可是床单上的落红和徐小雅委屈的眼神提醒我这一切的确是真的发生了。

    我不是不负责的人,徐小雅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而且我还是那么爱她,我觉得我应该和她结婚,于是我解除了和朱嫣然的婚约,正式向徐小雅求婚,她没有反对,可我的家人却一直不喜欢她,为了防止家人阻拦我偷偷拿了户口簿准备和她去登记,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出了车祸,

    后来我的家人知道了我要结婚的事情,他们从我手里取走了户口簿,我和徐小雅准备结婚的想法被无限期的延长。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徐小雅在和我交往的时候的确也在和一些高官接近,而且都是诸航的父亲授意的,他的父亲做了太多的违法事情,他们很清楚后果,想凭一个徐小雅挽救。而徐小雅因为太爱诸航,所以无条件的同意了一切,徐小雅找上我却是为了刺激诸航,她爱诸航,从懂事起就爱他,可是诸航却一直对她没有感觉,徐小雅想找一个人刺激诸航,我成了最好的人选。

    这一切是我的家人调查后告知我的,我并不相信徐小雅找我是为了刺激诸航的说法,以为是他们推脱责任的托词,不过我很清楚诸航的父亲的意图,他的确曾在私底下找过徐小雅去陪高官喝酒,徐小雅因为诸航家曾有恩于她所以没有拒绝。

    徐小雅后来怀孕了,我的家人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去医院做了手术,我气坏了,于是和家人决裂。

    我恨诸航的父亲太不人道,于是动手搞垮了他的公司,诸航的父亲因为行贿受贿被捕入狱,诸航为此远走国外避难。

    徐小雅也离开了,临走时候声泪俱下的来找我,求我原谅她,说她没有脸再和我在一起,因为她谋杀了她和我的孩子。孩子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她,反而因为她那声泪俱下的话让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愧疚,我请求她留下来,发誓会对她好,可是她却没有给我机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临走时候说过永远不会再踏上这片伤心的土地。

    诸航离开后并没有带走她,她自杀的时候我去医院看一个生病的朋友,得知她自杀的消息非常的惊讶,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傻的女子,同时我也非常的嫉妒诸航,他何德何能竟然能让这么美丽的女子为他做出如此的牺牲。

    诸航在国外的事业发展得不错,马上就要回国,我探听到他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任何女人,我猜测他一定是还在想着她,于是一个罪恶的念头从我的脑子里萌发出来,如果能把她娶到身边,对诸航应该是狠狠的一击。

    我开始跟踪她,关注她,慢慢地竟然发现不跟着她心里竟然会烦躁,只有看着她,我的心里才会宁静。

    我在她面前变得越来越没有抵抗力,害怕她和别的人谈恋爱结婚,于是我成了她的相亲对象,为了能够把她栓在身边,我竟然接受了她制定的约法三章,和她结婚后的每一天我的过得很幸福,我发现自己像着了魔,可是她却一直对我表现出那样一副状态,一直呈现出来的都是无所谓,我并不气馁,我相信自己能够让她爱上自己,并且我也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回应,我很开心。

    后来我在咖啡厅无意间听见了她和何舟庭的对话,她斩钉截铁的说只爱诸航一人永远不会爱上别的男人,那一刻我的心冰凉。

    因为不知道她的心,因为没有勇气直接问她,我一直过得很痛苦,徐小雅回来找我了,我承诺帮助她让她成为当红明星,不可否认我很卑鄙,一方面是为了愧疚在帮助徐小雅,还有一方面其实我也曾想过要看她的反应,因为她的那句话,一辈子不可能爱上别的男人。

    诸航也回国了,我们四人竟然又奇怪的纠葛在一起了,她还是不知情的那个,可是一切却都发生了改变,我发现和徐小雅在一起时候竟然完全的没有心思,我会走神,眼前总是浮现出她的脸,我总是掏出手机看她有没有给我发短信,有没有给我打电话。她没有,我很失落。

    她表现出对我的关心我很开心,我很在乎她和诸航的接触,我不知道在她心中我到底在什么位置,毕竟诸航是她为之可以放弃生命的人,我一直在对她坦白,一直在试探,一直在说爱她,我喜欢她能回应我,她似乎在改变,我很高兴,可是诸航却一直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和她的生活里,每一次我和她马上要拨云见日,诸航就跳出来搅局,特别是在她的钱包里发现诸航的照片后,我非常的生气,我不能忍受她的心里一直装着别的男人。

    我犯了一个错,我在要求她的时候没有以相同的标准要求我自己,我在认为诸航和她见面伤害我的时候竟然没有想过我和徐小雅的见面有多伤害她,我一直以为自己行事光明磊落,我觉得自己和徐小雅之间没有暧昧所以行得正做得直,却一直没有考虑她的感受,我是混蛋,口口声声说爱她竟然让她伤心难过。

    莫逸辰突然伸手拉住江雨柔的手“老婆,我做了许多混账的事,我自私自利,我卑鄙无耻,我从来没有为你考虑半点,一直在伤你的心,可是我却又无可救药的在爱着你,你……能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吗?”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