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6.人生何处不相逢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6.人生何处不相逢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甩开莫逸辰的手,“不!我不给你机会!”说着话她的声音已经哽咽。

    莫逸辰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柔柔,原谅我!”

    “你这个混蛋,你既然如此居心不良,为何又要回头,你就让我一辈子恨着你好了,我不原谅你!”她的粉拳在他身上用力的捶打着,他既然心里有她,为何一直迟迟不说,他知不知道自己所受的煎熬,说是要离婚,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份尊严,分开的夜晚,她又有几个晚上是睡得安稳的?

    她虽然在捶打着他,虽然口口声声的说不原谅他,但是她却没有半点挣脱他怀抱的意思,莫逸辰得到了信号,他捧起她的脸,深情的凝望着她,她也停止了捶打他,两人就这样凝望着,他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她,她也亦然。

    良久他低头把唇覆上她的脸,她从她的额头开始慢慢移动,一直亲吻到她的唇上,然后眷恋,缠绕,唇齿相依,有多久没有品尝到她的味道,他怕极了没有她的日子,从现在开始,他要抓牢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辈子不放手。

    翌日,莫逸辰睁开眼睛满足的看着怀里的江雨柔,她还睡得很熟,长长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他轻轻拂开她脸上的头发,静静的打量着江雨柔,小巧的鼻子,尖尖的下巴,黑亮柔顺的发丝衬得皮肤越发白净细腻。

    他一时看得出神,不知不觉地就贴了上去,用唇轻轻触碰她红润的唇瓣。江雨柔在睡梦中不知低低地嘟囔了一句什么,突然翻身把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莫逸辰哑然失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出来,别憋坏了。”

    江雨柔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直愣愣地看向他。显然没有弄明白是什么状况。

    莫逸辰眼睛里都是温情,他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脸蛋,“懒猪,快起床,你要迟到了!”

    江雨柔啊的一声,掀开被子跳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只穿了内衣,又呼啦一下拉过被子裹住自己,然后看见莫逸辰光裸的身子,脸一下子红了,“流氓!”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睡觉时候她是穿上睡衣的,可是一觉醒来身上的睡衣怎么就没有影子了。

    “你干吗骂人?”他做委屈状。

    “我的衣服呢?”

    “昨天晚上你说热,我就帮你脱了。”他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有说过这话吗?”江雨柔疑惑。

    “当然说过。”莫逸辰最喜欢颠倒黑白。

    江雨柔摇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健美的身子,仿佛不敢相信一样,“莫逸辰,我们这就算和好了?”

    “你说呢?”他转头扬着眉梢看她。

    “我觉得不对头,我怎么就这样和你和好了呢?难道就这么算了?”江雨柔揉揉眼睛。

    “老婆,你昨天晚上可是答应我的。”莫逸辰有些着急的凑过来。他现在有些惊弓之鸟的味道,就怕江雨柔反悔。

    “你确定没有使用非法手段,比如说美男计?”江雨柔突然嫣然一笑。

    “可恶!”他反身过来抓住她,邪魅的舔舔她的嘴唇,“你确定需要美男计吗?”

    江雨柔推开他,“得说好了,你以后不能再犯。那个徐小雅,能不见面就不见面。别的女人也是一样,我就是不愿意你和别的女人走得近。”

    “这个没有问题,”莫逸辰用手托起她的下巴, “不过,江小姐,请问你能不能也远离那位何少爷?我也很不喜欢他。”

    “切,吃一个小孩子的醋。”

    “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他那样的能称为小孩子吗?人家都说了是你的后备男友。”

    “好吧,我尽量减少和他的接触。”她保证。

    诸航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屏幕上面出现的是一栋私人别墅,一个保姆模样的人抱着一个年约三四岁的孩子从别墅里走出来,镜头推近,定格在小女孩的脸上,配音响起,

    这是当红明星徐小雅在法国的别墅,当地媒体拍到别墅里的佣人每天都会带着一个年约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到花园散步,小女孩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在她的脸上你能找到徐小雅幼时的影子,屏幕上面出现一张徐小雅小时候的照片和小女孩放在一起对比,果然有很大的相似度。

    媒体怀疑这个小女孩是徐小雅的孩子,不过有证据证明徐小雅并未结婚,所以这个孩子目前的身份并没有准确的定论。

    直到近日有媒体突然爆料徐小雅几年前的旧事,她曾在几年前和某集团公司的老总恋爱过,而且就是现在他们也没有否定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媒体把和徐小雅传出绯闻的老总和小女孩进行了对比,竟然发现他们的五官有惊人的相似度。

    诸航按下暂停键,屏幕上面的画面定格在小女孩的脸上,那鼻子那眼睛果然和莫逸辰有着很高的相似度。

    诸航怔怔的看着屏幕良久,按下遥控,屏幕上面变成了一片蓝色。他起身拔下u盘,握着u盘又坐回椅子上面。

    这个新闻播出后的轰动可想而知,莫家一定会乱套,莫家乱套他无所谓,他现在关心的是江雨柔,她能够承受这个消息吗?

    脑子里出现她那天酒会时候对他说的话,她求他放过她,她说就算她和莫逸辰离婚她也不一定会和他结婚。诸航叹气,对付莫家他势在必行,这视频并不只是要针对她和莫逸辰分手,而是有更大的作用。

    他在犹豫什么时候公开这些内容,可是拖下去又能怎么样,徐小雅已经出国,上次酒会上她输得很惨,这次肯定要赢回来的。而徐小雅想赢,这个孩子是关键。

    江雨柔和莫逸辰回家为莫老爷子过生日,莫老爷子的生日很低调,就一家子在家吃饭没有惊动别的人。

    照样又看见了刘子琪,她系着围裙在厨房帮忙,看见莫逸辰携了江雨柔的手进来,她笑着迎过来脆生生的打招呼。

    莫逸辰皱了眉头,目光在刘子琪身上巡视了一下,“你这又是干什么?”

    “我近几天刚刚学会了一道菜,今天爷爷生日特意烧给爷爷尝尝。”

    “子琪你会不会有点反客为主了?”莫逸辰哼一声,“爷爷想吃菜自有柔柔这个孙媳妇和一婷这个孙女做,你一个外人操这些心干什么?”

    这话出口刘子琪的脸白了,莫逸辰也不看她,转头看江雨柔,“柔柔,今天爷爷生日你这个大厨就露一手吧。至于子琪,今天晚上是家宴,你还是回家去吧,别在这里搅合了。”

    刘子琪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那里直到莫一婷下来才把她拖走了,江雨柔系上围裙去了厨房,看着她娴熟的切菜配菜炒菜,厨房的阿姨露出惊讶的神色,“这年头能像少夫人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江雨柔笑笑,还没有回答就听门外传来莫逸辰的声音,“都是我调教得好啊。”江雨柔回头瞪他,莫逸辰讨好的笑,“老婆,我上去陪爷爷下棋,晚饭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江雨柔抿唇一笑,“快去吧!”

    和阿姨一起帮忙把菜烧好后,莫夫人下来了,很满意的笑着,看江雨柔和几个阿姨开始摆饭,突然想起什么,“一婷和子琪呢?”

    “一婷送子琪回家了。”一个阿姨回答。

    “都要吃晚饭了还回去干什么?”

    “刘子琪自己没有家吗?我怎么每次回来都看见她在我家?”莫逸辰扶着莫爷爷走了下来,听见莫夫人的话接了一句。

    “她来找一婷玩。”

    “这玩也得有过度,我怎么感觉她好像把我家当成她家了?”

    “你说的什么话?难道你妹妹带朋友回来玩你也要管吗?”莫夫人不高兴了。

    “逸辰说得对,她自己有家又老大不小了,经常往这边跑的确不太好。”莫爷爷开口,见莫爷爷开口,莫夫人只好把想说的话压下。

    饭桌上面的气氛很热闹,全家一起举杯祝贺莫爷爷生日快乐,莫爷爷尝了江雨柔烧的菜,很是夸奖了一番,一向不喜欢江雨柔的莫一婷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唱反调。

    江雨柔看她一眼,发现她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

    吃过饭后莫逸辰和莫书记陪着莫爷爷在客厅聊天,莫一婷则拉着莫夫人上了楼,江雨柔端了水果出来,见莫夫人和莫一婷不在又端了一盘上楼,走到二楼走廊听到莫夫人卧室里面传来啪的一声,好像是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个贱货她到底想干什么!”莫夫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没有想到高贵迷人的莫夫人也会骂人,江雨柔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妈,你先别激动,事情还没有证实,说不定是记者瞎写的。”

    “我能不激动吗,这个贱人,我没有想到她竟然还留了一手。”莫夫人的情绪依然很激动,“你去把子琪找来,我要亲自问问她。”

    不知道莫夫人口中的贱人到底是谁。让江雨柔头疼的是,她怎么就这么不合时宜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想转身下楼的,看着手里的水果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又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心虚什么。

    江雨柔端着水果故意让自己的脚步声变得比平时沉重了许多,果然她故意弄出的声响让屋子里安静下来,房门打开了,莫一婷走了 出来,看见端着果盘站在走廊上的江雨柔她的脸上露出怪怪的神情,江雨柔还以为她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不过这次她想错了,莫一婷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就和她擦身而过。

    地上躺着一个破碎的杯子,是莫夫人平时经常用来喝茶的杯子,江雨柔把水果放在茶几上面,“妈,你吃点水果。”然后蹲下去减地上的杯子碎片。

    莫夫人脸上已经看不到怒色,不过和平时比还是有差别的,见江雨柔去捡地上的碎杯子,她叹气拦住她。“让阿姨上来收拾吧!你陪妈说几句话。”

    这样和颜悦色的莫夫人是从来没有过的,江雨柔有些受宠若惊的被她拉坐在沙发上面。

    “柔柔,你和逸辰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吧。”

    江雨柔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你们什么时候打算要一个孩子?”江雨柔吃惊地看向莫夫人,发现莫夫人也正盯着她看,“从前妈找你谈让你先不要孩子的事情其实是为你好,逸辰一直不定心,我怕你们的婚姻不牢固,所以才说这话,妈其实并没有要伤害你的心。”

    江雨柔点头,“妈,我懂。”

    “我就知道你是一顶好的孩子,又聪明又听话,这一年多来你受了那么多委屈却一直都没有怨言,妈知道你是真心爱逸辰,既然是真心爱他,就和他好好的过下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有分开的念头。”

    莫夫人的话让江雨柔有些心惊,这话好像是在预示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孩子是维系婚姻最终于的纽带,既然你们相爱,就赶紧要一个孩子吧,逸辰很喜欢孩子,有了孩子,你们的感情会更上一层楼。”

    江雨柔感觉脑子转不过弯来了,因为莫夫人的态度,更因为她提到的要孩子的事情,莫夫人和她之间的亲密谈话一直到刘子琪进来才结束,看见刘子琪进来,江雨柔识趣的起身,她走出莫夫人的房间后房门很快就关上了。

    走廊里只有她轻轻的脚步声,莫夫人和刘子琪的声音她一丝也没有听见,虽然她并没有想偷听她们说话的习惯,不过这种不正常的寂静在提醒她,房间里的莫夫人和刘子琪很显然是在压低了声音说话。

    这个晚上江雨柔和莫逸辰没有宿在莫家,莫夫人竟然也没有挽留。回去的路上江雨柔靠在椅背上面想莫夫人发脾气的事情,还有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次日莫逸辰陪同江雨柔去医院复检,肺部ct扫描结果显示好转,她终于放下心来,走出医院的时候莫逸辰去取车,她则站在大门口等候,一辆保姆车在医院大门口停下,江雨柔看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下车,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江雨柔没有想到会在医院门口遇到徐小雅。

    晓嘉说她滚回法国去了,看样子这并不是是事实。

    徐小雅戴着墨镜穿着打扮都很普通,这让江雨柔又往她那个方向多看了她一眼,保姆车里又走下两个人,一个是徐小雅的助理,另外一个人则是一个中年妇女,妇女的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脸色异常的苍白,看见她的时候江雨柔突然有依稀熟悉的感觉。

    这个小女孩为何会带给她熟悉的感觉?江雨柔看着徐小雅几人消失的方向在脑子里搜寻对号入座的人,一点也没有注意莫逸辰把车开了过来,莫逸辰没有看见徐小雅等人,见江雨柔怔怔的看着医院大门出神他按了下喇叭,江雨柔回过神来,走向他。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莫逸辰一边问一边帮她系上安全带。

    “没有想什么。”江雨柔看着莫逸辰的脸,突然发现刚刚那个小女孩的脸和莫逸辰竟然有几分相像。

    她摇摇头,她是疯了,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莫逸辰看见她沉默伸手摸摸她的头,“你好像不开心?”

    “没有。”回答完毕她又开始走神。

    “想吃什么?”

    “随便。”回答完毕发现莫逸辰转头看她,显然她的心不在焉让他感觉到了奇怪。

    她赶紧加上一句话,“你想吃什么?”

    “你生病时候不是一直吵吵着要吃川菜么。”前段时间她一直吵吵着要去吃川菜,莫逸辰却一直不同意,说她刚刚病好,等复查几次确定没有问题后再去吃,现在确定江雨柔已经没有问题,他很自然的想到了这个。

    “我不想吃了,我们随便吃点什么吧,只要你喜欢。”

    看她兴致不高莫逸辰以为是天热所致,他体贴的看着江雨柔,“老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消暑。”

    莫逸辰说的消暑是去私人会所,那是顶级的会所,环境服务都是一流的,只为为数不多的人服务,他之前带江雨柔去过,记得她好像很喜欢吃那边的菜,今天见她兴致不高,所以带她过去吃饭顺便散散心。

    两人下车进入会所后竟然在会所门口意外的遇到了林夫人和陈清若,林夫人是长辈,莫逸辰看见她主动上去打招呼。

    江雨柔的目光在林夫人旁边的陈清若隆起的肚子上面停留了一下,几个月没有见,她的肚子竟然这么大了,她突然想起晓嘉,要是晓嘉的孩子还活着应该要生了吧。

    她心情突然不好起来,特别是看见林夫人挽着陈清若的手让她的心情更加的低落,现在林家是皆大欢喜了,可怜的晓嘉。她垂了头,在莫逸辰和林夫人打招呼时候只是点了下头,嘴角都懒得掀一下。

    莫逸辰自然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和林夫人打过招呼后携着她的手快步离开,林夫人的目光在江雨柔的身上扫过,她的态度让她心里有些不高兴,“逸辰这老婆,脾气越发的大了。”

    说完这话突然想起晓嘉和江雨柔是朋友,看来江雨柔的态度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因为旁边的陈清若,这个想法让她放开了陈清若的手,带头向会所走去。

    陈清若的目光流连在会所的奢华上面,从前她也是经常进入豪华场所的人,可是和现在的会所相比简直就太寒酸了,这才是真正豪门的生活,她在心里叹息一声,要不是昨天去医院做了b超得知自己肚子里怀住的是个男孩,林夫人怎么可能带她来这里。

    她下意识的摸了肚子,这腹中的宝贝是她入主豪门的钥匙,听说孩子是个男孩后,林默涵竟然破天荒地的回来了,他看她的目光竟然有了转变,不像平时那样冰冷,在临走时候竟然意外的叮嘱她要保重身体。

    林默涵的态度转变让陈清若欣喜不已,这意味着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也开始承认她的地位了。

    陈清若兴奋得一夜未睡好,今天早上起床林夫人看她气色不太好,还以为是怀孕所致,于是亲自带她出来散心。她没有想到所谓的散心竟然是来私人会所。更想不到会碰上江雨柔和莫逸辰。

    莫逸辰对江雨柔的宝贝她刚刚可是看得很清楚,刚刚江雨柔见到她和林夫人时候只是掀掀嘴角点点头,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能这么无理很明显是因为莫逸辰对她的宠爱,

    想到宠爱她心里有些酸涩,什么时候她才能光明正大的携着林默涵的手出现在公共场合,正这样想着,突然听到林默涵的声音传来,“妈,我来晚了。”

    陈清若没有想到林默涵今天竟然也来这里,转头的时候脸上带了欣喜的笑容。林默涵没有看她,快步走过来,“我们进去吧。”

    林夫人今天带陈清若过来这边特意给林默涵打了电话,不为别的,只因为昨天晚上儿子态度的突然转变,这是林默涵第一次对陈清若有了关心的感觉,她感觉应该有戏,于是想出这个办法来想增加他们的接触加快感情发展,却没有想到儿子的态度竟然不是很热情,林夫人突然觉得没有趣,于是带头向他们定好的包房走去。

    他们定的包房在花厅的南边,要经过一段迂回的长廊,看着陈清若大着肚子笨拙的样子,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在进入花厅时候林默涵伸手扶了她一把,陈清若一阵感动,就势把身子朝他身上依偎了过去,突然听到前面的林夫人哼了一声,

    两人齐抬头看过去,竟然看见晓嘉笑盈盈的和楚朝阳走了过来。

    林默涵扶住陈清若的手一僵,当看到晓嘉脸上的笑容后,他本来准备推开陈清若的手变成了就势搂抱。

    晓嘉也发现了他们,她脸上的笑容不变,继续和楚朝阳说着话,正眼都没有看林默涵一眼就擦肩而过。

    没有想到晓嘉竟然可以洒脱至此,听见她的声音远去,林默涵放开了陈清若,快步走进了包房。

    走出会所上车,晓嘉突然沉默下来了,楚朝阳发动车子扭头看她,“怎么不说话了,你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吗?”

    晓嘉没有做声,他突然冷笑一声,“你的表现让我想起长情这两个字,你该不会到现在还忘不了林默涵吧?”

    “和你有关系吗?”晓嘉带着火气反问回去。

    “当然和我没有关系。”楚朝阳回答,冷冷的看晓嘉一眼,“下车!”

    “干什么?”晓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我有事情,和你不顺路,你自己打车回去!”

    “你还是不是人啊!”晓嘉气坏了,是他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让她自己走,“这个地方你让我怎么打车?”

    “那是你的事情,现在赶紧下车!”

    “我就不下车,你能怎么着?”说完这话她把双手一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看着楚朝阳。

    “你脸皮还真厚!”楚朝阳看着她那副挑衅的样子突然笑了,“你是回公司还是回家?”

    这个楚朝阳没有病吧?想不通他为什么突然的改变了态度,晓嘉有些晕。

    林夫人进入包房早有人端上茶水来,林夫人喝了口茶,胸口还是有点闷,这个晓嘉真大煞风景,虽然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动作也没有做,但是林夫人就是觉得堵得慌。

    为什么离开林家后她还能出入会所?看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林夫人心里更不痛快,那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一点也不比自己的儿子差啊?

    结婚是儿子上赶着结的,离婚是晓嘉主动提出离的,她一直以为再见时候肯定会看见她落魄的样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活得风生水起。

    和林夫人一样心情的还有林默涵和陈清若,林默涵想的是,那个奸夫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带着晓嘉出入这样的场所?

    陈清若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她更多的是担心,这个医生她可记得很清楚,看见他陈清若就想起了他那天在妇产科说的话,他是知道她秘密的人,不知道他和晓嘉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没有告诉她的秘密,想到自己的秘密有可能通过这个男人传到晓嘉耳朵里,她不自然的抖了下。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江雨柔一直在打盹,到家后才睁开眼睛,莫逸辰回公司了,她准备睡会觉,却一直睡不着。

    后来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竟然是快递公司的,不知道是谁给她寄了东西。

    又过了好一会,耳朵里听到门铃在响,她爬起来拉开门,快递公司的人把东西送到了,竟然是一个很小却包装精美的盒子。

    江雨柔收下盒子回到屋子里拆开,里面躺着一个u盘。

    江雨柔把u盘插在电脑上面,里面是一个视频,她点开……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