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7.绝不放手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7.绝不放手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沁心阁茶室里诸航冷着脸坐在沙发上面,面前的茶已经换了三次,他一次也没有去碰杯子。

    终于茶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取下遮住大半个脸的墨镜,竟然是刘子琪。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为什么要把视频寄给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诸航连珠炮似的问。

    刘子琪慢吞吞的端起面前的杯子,轻轻抿一口茶水,眉头皱了起来,显然冷茶的味道并不好,“我也是没有办法,现在莫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隐瞒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

    “你敢说莫家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捅出去的?”诸航冷笑,“刘子琪,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就差这点时间吗?你这样会坏事情的你知道吗?”

    “坏事情?你是不是怕你的江妹妹承受不住?我告诉你她的心理承受很好,视频她肯定已经看了,可是到现在竟然没有给逸辰哥哥打电话,可以肯定她比任何人都沉得住气。”刘子琪也冷笑,“还有徐小雅既然已经把孩子带回来就肯定不会消停,我这样先让她心里有个数,以后在面对徐小雅时候也能保持镇定,不至于被吓一跳。”

    “你确定你会这么好心?”诸航嘲讽的看着她,“你的目的只不过是要让她先乱阵脚,这样等徐小雅找上门来后她肯定早已经身心疲惫,这样方便你趁虚而入。”

    “我现在做的难道不是你想要的结果,诸航,咱们是一类人,既然是同盟就不要互相指责,只要他们离婚,你我就能各自得到自己需要的,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所以你不要去管太多。”刘子琪耐着性子。

    “你确定莫逸辰离婚后就一定会娶你?难道就不怕他和徐小雅结婚?”诸航冷笑,这刘子琪也太自不量力了,要是莫逸辰喜欢她,至于等到现在吗?

    “他不会和徐小雅结婚的。”刘子琪很肯定,

    “为什么,他们不是有一个孩子吗?”诸航被刘子琪的肯定吓一大跳,难道这其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和你无关,你只要记住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他们离婚就好,至于离婚后我们能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各凭本事。不在讨论范围内。”刘子琪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不笨,她并没有打算告诉诸航。

    “刘子琪,咱们同盟这么久,你就不能透露一点消息给我。”诸航试探着问。

    “你想要什么消息?”刘子琪似笑非笑。

    “比如说那个孩子的消息,我比较关心她的身世。”诸航很聪明,徐小雅的孩子如果不能够拴住莫逸辰,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孩子和莫逸辰没有关系。

    “她不就是逸辰哥哥的孩子吗?难道还有别的身世?”刘子琪滴水不漏。

    “难道没有?”诸航看着刘子琪。凭他的直觉,这个女人一定是在装糊涂,她是那么的爱莫逸辰,爱到可以无耻的动用任何手段去抢夺,可是在知道那个孩子存在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刘子琪有任何愤怒或者是不高兴的反应,他不相信她会有这么大的心胸去容纳那个孩子, “你难道年纪轻轻就想做后妈?”

    “我当然不想做后妈。那个孩子现在不是得了绝症吗,反正是要死的人,我担心什么。”刘子琪的回答天衣无缝。

    “绝症?”诸航大笑,“她得的那种病治好的几率很大的。”

    “我们不提那个孩子,她不是问题的关键,现在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他们离婚,孩子是个关键,如果不动用孩子压根没有拆散他们的理由,当然这是我单方面的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别的办法?”刘子琪故意岔开话题。

    “没有。”诸航回答得很干脆。

    “你没有我有,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让逸辰哥哥出面帮助那个孩子治疗,然后在他无暇顾及江雨柔的时候出手。”刘子琪冷笑,“我已经有了一石二鸟计划,你不想听听吗?”

    诸航点头,“愿闻其详。”

    莫逸辰六点下班,回家时候路过蛋糕店给江雨柔买了芝士蛋糕,回到家中发现竟然意外的没有闻到饭菜的香味,他换鞋上楼,直接去了卧室,床上很整洁,没有江雨柔的身影。

    他转身出来看见书房的门虚掩着,推开一看江雨柔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电脑发愣,莫逸辰走过去从后面环住她的肩膀,“老婆!”

    江雨柔受惊般转过头来,接触到他温情脉脉的眸子,“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黯哑。

    “老婆,我给你买了蛋糕。”他蹭蹭她的脸。

    江雨柔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逸辰,抱抱我。”

    莫逸辰伸出手把她从椅子上面抱起来,她虽然长得高但是很瘦抱在手里完全没有什么分量。

    “老婆,你应该增肥了。”他贪婪的把头俯在她的发上,鼻子里都是她的香味,“我问过医生,说胖点好怀孕。”

    江雨柔的身形抖了下,“逸辰,你很喜欢孩子吗?”

    “当然。”他抱紧她,“我一直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孩子,最好是女孩子,她和你一样漂亮听话乖巧。”

    江雨柔的脸有些白,莫逸辰看不到,“逸辰,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他回答。“今天怎么会说这样的傻话?”

    “你真的不会离开我吗?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江雨柔又问。

    “我肯定,确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莫逸辰还是肯定的回答。

    “记住你的承诺。如果有一天你敢离开我,我发誓会杀了你的!”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身边的莫逸辰已经进入了梦乡,江雨柔睁开了眼睛,他的手环在她的腰上,把她搂得紧紧的,这是他们和好以来他每天固定的睡觉姿势,一开始她不习惯,可是他一直坚持,说要她习惯自己的怀抱,说要这样一辈子抱着她到老。

    会一辈子到老吗?她想起来今天看到的视频,那个孩子是他和徐小雅的吧?他是那么的喜欢孩子,看到他的孩子还活着,他一定乐坏了吧,那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是他梦寐以求的女孩子,以他的性子,在知道她的存在后他肯定会补偿。补偿就难免不纠葛,因为有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徐小雅又会插足于他们之间。

    江雨柔有些害怕地往他怀里钻了钻,她很怕想那个结果,刚刚才确定他的爱,他们刚刚才甜蜜的过了一段日子,怎么老天就这么看不得他们好呢。

    日子平静的过了几天,早上莫逸辰送她去上班,他开了收音机,竟然又听到了徐小雅的消息,莫逸辰伸手关了收音机,江雨柔转头看他,“为什么要关?”

    “你不觉得吵吗?”

    “不觉得,你觉得很吵吗?”她有些无理取闹,“是不是因为你心里还想着她,所以连她的名字都害怕听见。”

    “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莫逸辰含笑看着她。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我没有想她,一丝一毫都没有,我的脑子里心里都被一个叫江雨柔的女人填满了。”莫逸辰现在可是非常的会说情话。

    “谁信?”

    “这样好了,不如你辞职吧。辞职到我的公司看着我,我到什么地方都带着你,这样可好?”他建议。

    “不要,这样只是表面监视了你,可是我还是看不到你的内心,你要是心里不想我,我怎么知道?”

    “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知道。”江雨柔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矫情,很无理取闹,可是莫逸辰竟然没有厌烦,真是奇怪,他最近怎么脾气越来越好,好得让她不踏实。

    那个视频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莫逸辰却一直没有别的反应,依旧是乐呵呵的接送她上下班,陪她恩爱。

    江雨柔甚至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那个视频只是一梦,压根不存在,不过这种错觉会很快会消失,那个u盘一直在抽屉里提醒她,接下来肯定会发生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她每天都会习惯的观察莫逸辰的脸色,想从他的脸上找到徐小雅找他的证据,结果却是莫逸辰一直都没有异样,这就意味着她预料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因为没有发生所以她脑子里那根弦一直绷得很紧。

    徐小雅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只是寄一个视频恶心她吗?明显的不可能,她很清楚既然那个视频已经到她手上,那么离摊牌的日子就肯定不远了,她在耐心的等待着徐小雅的动作,她不动她也不动,现在就看谁先出招。

    礼拜天早上她和莫逸辰都在家呆着,因为起得迟了,两人的早饭和午饭是一起吃的,吃过饭莫逸辰问她有什么节目,她摇头,吐出两个字,“睡觉。”

    “真怀疑你是那啥变的,成天只知道吃饭睡觉。”莫逸辰有些不满。

    “我要是那啥你肯定也是那啥,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现在是夫妻。”她顶回去。

    “小嘴越来越厉害了?”莫逸辰瞪她,“你是欠收拾了?”

    “欠收拾的是你!”她回瞪他,“竟然敢骂人,不想过了是不?”

    “我那敢。”莫逸辰软下来,“老婆就是天,我惟你命是从。”

    “谁信?”她正想又说几句无理取闹的话,莫逸辰的手机响了,周扬的电话,“莫总,徐小姐要见你。”

    江雨柔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总算来了。她没有做声只是定定的看着莫逸辰,吐字清晰,“不准见她。”

    莫逸辰笑了,鹦鹉学舌般的跟着说。“不准见她。”电话那头的周扬莫名其妙,只好把刚刚的话又重复说了一遍,莫逸辰收了笑,“有什么事情你看着办,不需要惊动我。”

    “可是徐小姐说这事情只能找你,说是很急的事情。”

    “我的话你听不见吗?”莫逸辰声音重了些,然后啪地挂了电话。

    “逸辰,你会不会背着我去见她?”江雨柔幽幽的问,

    “不会!”他很肯定的回答。

    “可是我不相信你,我觉得你背着我去见她的。”她喃喃的。

    “柔柔,你这是怎么了?”莫逸辰伸手试试她的额头,没有发烧。

    “逸辰,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见她。”她拿开他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不会见她的。”莫逸辰以为她不相信自己,竭力的开脱。

    “你去见她吧。”江雨柔深吸一口气,老躲着也不是个事情,“我和你一起去。”

    不能再躲了,她已经受够了这几天的折磨,她一定要强迫自己面对,哪怕那个结果是让人心碎的,她也必须面对。

    江雨柔和莫逸辰进入约定的咖啡厅时候看见徐小雅早就来了,正端坐在椅子上面。

    徐小雅今天没有化妆,素颜的她和化妆的她完全是两个模样,化妆过的她美若天仙,素颜的她看起来却很普通。

    徐小雅穿了素白的衣服越发衬托出她的脸更加的白,脸上那双眼睛,黑幽幽的望不到底,越发的显得楚楚可怜。看见江雨柔和莫逸辰挽了手出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的光芒,垂下头,“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能不能请莫夫人回避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公开的承认江雨柔的身份,江雨柔在心底冷笑,一开始就装样子示弱,果然不愧死戏子出身。

    她没有理会徐小雅的要求,只是把目光看着莫逸辰,莫逸辰就像没有听到徐小雅的请求,他拉着江雨柔坐到徐小雅对面,面无表情的开口:“我的事情不需要瞒她,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莫逸辰的回答让徐小雅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她虽然在笑着,但是却难掩眼中的悲伤。 “我今天是想求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去医院探望一个病人?她是个小姑娘,今年只有三岁,从她生下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现在她得了很重的病,告诉我说她很想很想爸爸。我怕她出什么意外,所以只能过来请求你,能不能去医院看一看她?”

    徐小雅的声音很低,语调轻柔平缓,仿佛在说着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就想是在演戏背台词一样。

    江雨柔只听到一半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咽喉像是被人一把扼住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她果然是找他来说这件事情的,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手腕上传来难忍的痛,她低头看过去,莫逸辰握着她的手腕的手缓缓收紧,手背上已是青筋尽现。显然他也被这个意外的消息吓到了。

    “逸辰。”江雨柔低声叫他的名字,“你弄痛我了。”

    莫逸辰转过头愣愣地看向她,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江雨柔又说了一遍,他才问她:“你说什么?”

    江雨柔没再说话只低着头去掰他的手指,莫逸辰这才猛地惊醒过来,慌忙松开了手,她的手腕已经被他攥得通红,她用手轻轻地揉着,看看莫逸辰惊诧的表情,突然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莫逸辰起身快速拦住她,“柔柔,你要抛下我?”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种情况下我要是还留下会不会显得有些多余。”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希望你也亦然!”他握住她的手转身走过去坐下,目光很平静的看着徐小雅,“孩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徐小雅想不到莫逸辰竟然马上就平静下来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下这个孩子,又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徐小雅,你能告诉我原因吗?”莫逸辰表情冷漠,声音更冷漠。

    徐小雅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当年知道她怀孕后他的欣喜犹在眼前,她骗他打掉孩子时候他的愤怒也在眼前晃动,她一直以为孩子会让莫逸辰的心中的天平倾斜,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冷静,他竟然没有提出要看孩子,而是先问她原因。

    还好她早就有了对策,“当年的事情是我隐瞒你了,那时候你妈妈拿了支票咄咄逼人的来找我要我打掉这个孩子,我没有办法只好去了医院,可是我真的舍不得这个孩子,毕竟她是我的骨肉,于是我给了做手术的医生一笔钱,求她帮我隐瞒真相,医生看我可怜答应了我。”

    这是她早就背了无数遍的台词,她是专业演员,自然声情并茂看不出任何的虚假。

    “为何到现在才告诉我真相?”莫逸辰不为所动。

    “我回来时候想过告诉你的,后来得知你结婚后我把这个压在了心底,我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只是为了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后来我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我这里,我就放弃了,如果不是孩子生病,我真的不会找你。”徐小雅轻声哭泣起来,这个真相听起来非常的合理,莫逸辰没有做声。

    江雨柔知道他为难,一边是孩子,一边是自己,她曾想过他知道真相后的反应,抛下她不顾一切的去看孩子,可是莫逸辰没有这样做。他竟然首先想到的是她的感受。

    江雨柔知道他不是不在乎孩子,虽然莫逸辰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江雨柔能想象他此刻的心情,肯定不会是面上表现出来的这样,肯定已经翻江倒海,那毕竟是他的孩子,他又是那么的喜欢孩子,如果没有丝毫的反应那就太冷血了。

    “莫夫人,对不起!”徐小雅把目标转向江雨柔,“如果不是孩子生病我真的不会来打扰你们,可是孩子病了,医生说她可能活不过今年,我不想让她这么离开,就算要离开我也不想让她带着遗憾走,所以我求你,求你让逸辰去见见她。”徐小雅说完扑通一下跪在江雨柔的面前。

    江雨柔嘲讽的笑看着徐小雅,毕竟是演戏的,感情掌握得恰如其分,“我是不是必须要答应你?你看你都跪下了,我不答应你肯定是不行的,这样别人会说我这个女人很恶毒,没有心,就算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但是我不能不在乎逸辰的想法,是不是徐小姐?”

    “我没有那个意思。”被江雨柔说中了目的,徐小雅有些心惊,她以为江雨柔会有剧烈的反应,和莫逸辰哭闹,这样不用她出招,他们从内部就开始解散了,却没有想到江雨柔和莫逸辰一样的冷静。

    “那你是什么意思?”江雨柔的声音咄咄逼人,“如你所说孩子的事情你从来就没有打算告诉逸辰,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瞒到底?不要说什么只是为了满足她的心愿这样的鬼话,你不觉得这话听起来像演戏吗?如果只是满足孩子的心愿,你完全可以找一个男人冒充她的爸爸,只要见到爸爸她的心愿也就达成了,不过徐小姐没有这么做而是巴巴的来找逸辰,我猜想徐小姐的目的应该不只是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而是为了某种目的。”

    “我……”徐小雅张口结舌,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真的没有目的,医生说孩子得了重病,可能活不过今年。”

    江雨柔把目光看向莫逸辰,他一直安静的看着她们,脸上不带任何的表情,不过就在徐小雅说他的孩子可能活不过今年的时候,江雨柔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种悲伤,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感觉心抽紧了,有点要窒息的感觉,不管怎么样,不管徐小雅到底安的什么心,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你去看看孩子吧!”她费劲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她其实不想说但是她知道如果她不说莫逸辰一定会很伤心,她爱他不想让他伤心。

    这次莫逸辰没有拒绝,的确有些事情是需要直面解决的,逃避不是办法。徐小雅站在莫逸辰的车旁,眼睛巴巴的看着莫逸辰,而莫逸辰则在看着江雨柔,“柔柔,我们一起去。”

    “我没有伟大到这样的地步,莫逸辰,那个孩子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你觉得我会圣母到去看一个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还可能威胁到自己婚姻生活的人?”

    “柔柔,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很苍白,不过我还是要说,这个孩子永远不会威胁到我们的生活,永远不会!”

    江雨柔的目光看向站在莫逸辰车旁等候的小雅,“徐小姐靠着逸辰的车什么意思,难道已经算准了逸辰会和你去医院所以连车也没有开?”

    徐小雅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江雨柔又把目光看向莫逸辰,“我不希望在你的车上闻到任何和我没有关系的女人的味道。”这话很清楚的表明了她的立场,只是允许他去看孩子没有让他和孩子他妈有任何接触。

    莫逸辰点头,“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你去医院吧,早点回来。”

    说完这句话江雨柔扒开莫逸辰的手转身离开。

    她慢慢的在路上走,走了好一会,感觉身上好多的汗水,有些虚脱的感觉,然后她听到身后传来喇叭声音,江雨柔慢慢的转过头,阳光有些烈,江雨柔下意识地抬起胳膊挡住了刺目的光线,这才看清按喇叭那个人是诸航。

    诸航停下车走向他她:“柔柔。”

    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江雨柔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视频的事情在他没有出现之前她怀疑是徐小雅,可是当他突然出现后,她已经明白过来了。她没理会他,转过身沿着街道继续慢慢往前走。诸航也没有再说话,只安静的跟在她身后。

    江雨柔转头看他, “你跟着我做什么?”

    诸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江雨柔冷笑一声:“你是怕我想不开出事,还是过来劝我和莫逸辰分手?”

    诸航依旧看着她不语。江雨柔笑了笑,笑容让诸航凉凉的,:“其实不管是为了哪一个,你都没必要跟着我。首先,我不会因为这事想不开,其次我也不会轻易和莫逸辰分手。你想要的结果永远不会出现。”

    诸航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他轻声问:“为什么?”

    江雨柔挑眉:“什么为什么?”

    诸航问:“柔柔,你真的有那么爱莫逸辰吗?非他不可吗?”

    “和你有关系吗?”

    “我的意思是,莫逸辰和徐小雅现在有了孩子,你不要把自己陷得太深。”

    江雨柔笑了:“谢谢你提醒我,不过我不介意,我不介意给那个孩子做继母。而且,不是说那孩子的了绝症吗?应该活不了多久了吧?”

    诸航似乎没有想过她会这样说,从前的江雨柔是善良的,善良得让他心疼,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说出这样冷酷无情的话。

    “诸航,你不用再费尽心思的搞这些幺蛾子,我不会因为孩子的事情和莫逸辰离婚,你想看到的局面永远也不会发生。”

    扔下这句话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她已经退让得太多,从现在开始,她不要退让,她要勇敢面对,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她不会把已经到手的幸福拱手送人。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