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39.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39.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夫人又来找江雨柔,想让她劝说莫逸辰出国,江雨柔没有同意,只是说试试看,这话惹恼了莫夫人,气愤愤的离开了。

    江雨柔知道这次是把她给得罪了,于是赶忙打电话给莫逸辰说了这件事情。莫逸辰安慰她说让她不要担心,他会搞定一切的。

    莫逸辰挂了电话没有多会儿,莫夫人就找上门来了,莫逸辰把母亲迎进休息室,马上吩咐人给她泡了上好的龙井。

    莫夫人也不喝茶,只是看着莫逸辰冷笑,“我来这里的事情你媳妇打电话给你说过了吧?”

    莫逸辰点头,“妈,那件事情她已经给我说过了,是我不想带孩子出去,你别怪她。”

    “为什么不想出去?难道国外的医学水平你信不过?还是你担心你媳妇?”

    “都不是,孩子的身体不能长途奔波,我已经高价请了专家到这里来给她看病。”莫逸辰一句话就堵死了莫夫人的路。

    “你还真是……”莫夫人气得身子微微的发抖。

    “妈,我知道你不待见小雅,自然也不喜欢她的孩子,可是你忘记了,那个孩子也是我的,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死去无动于衷。”

    “我不待见徐小雅?”莫夫人冷笑起来,“她要是不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能不待见她吗?”

    “都过去了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提了,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孩子的病治好,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个孩子来打搅你的生活的。”莫逸辰保证。

    “你说得轻巧,要是有人把你有私生子的事情曝光出去,影响有多大你知道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是我自己的私人事情,你放心这件事情绝对扯不到爸爸身上的。”

    “逸辰,你不知道内幕,这件事情的始末只有妈知道,就算妈求你了,你把她们送出去吧。”

    “什么内幕,难道这件事情还有别的内情?”

    莫夫人欲言又止,“反正你听妈的没有错,妈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如果真的是为我好就让我自己安排,毕竟这件事情只和我有关。”

    “逸辰,你别逼我?”

    “我没有逼你,我说的是事实,除非妈能够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否则……”

    “你……”莫夫人看着莫逸辰,她不是不想说,而是说出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不可是如果不说莫逸辰肯定不会听她的话,她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要是莫逸辰一意孤行下去,被别有用心的人抓到把柄,这事情最后会无法收场的,思量再三,她只好妥协了。

    “你还记得你和徐小雅在一起的那一次吗?”莫夫人叹气,“你难道一点也没有怀疑过什么?”

    莫逸辰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母亲,的确他和徐小雅的第一次发生得让他一直有种不明不白的感觉,那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去喝酒,喝得大醉,醒来时候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旁边躺了一个光溜溜的身子,他一惊坐起,发现竟然是徐小雅,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和徐小雅在一起?看见徐小雅赤裸着的身子和他赤裸的身子还有床单上的血迹。莫逸辰跳了起来。

    很明白的情形,他昨天晚上占有了徐小雅,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印象记得自己曾找过徐小雅,并且还把她带到酒店来开房?

    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后来也曾做过调查,他只记得那天晚上喝了许多的酒,和他一起喝酒的人后来告诉他,说是莫家的司机来接的他,司机告诉他看他喝得大醉不敢把他接回家,于是就把他接到了酒店。

    司机说莫逸辰进入酒店后一直在发酒疯,嘴里念念有词的喊着徐小雅的名字,司机正为难时候,接到莫书记电话,说徐小雅在酒店喝醉了,让司机过去送徐小雅回家,司机接了徐小雅想到莫逸辰的样子,于是鬼使神差的就把徐小雅给送到了莫逸辰的房间。

    司机后来对他承认了一切,莫逸辰很愤怒,他是喜欢徐小雅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方法占有她,因为对徐小雅的愧疚他没有通知家人直接登报宣布解除了和朱嫣然的婚约。

    这件事情的影响是巨大的,朱家为此和莫家翻了脸,因为司机的自作主张,莫家后来还把那位为莫家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司机给遣送回去了。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莫逸辰宣布和朱嫣然解除婚约后,朱家没有多久就被调查,后来朱嫣然的父兄爷爷该坐牢的坐牢,改降职的降职,因为莫家闪得快,所以朱家倒台竟然一点也没有牵扯到莫家。

    想起这些事再加上莫夫人的提醒,莫逸辰突然发现不对劲,难道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记得我曾经告诉你秦正杰用徐小雅色诱高官的事情吧。你那时候一意孤行一直以为是我不喜欢徐小雅所以故意污蔑,其实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真的。”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

    “那么你知道徐小雅色诱的高官包括你的父亲吗?”莫夫人嘴角浮现一抹冷酷的笑。

    这是压在她心底的秘密也是耻辱,那天晚上秦正杰把徐小雅带去参加了饭局,然后中途离开,莫书记在酒席上面多喝了几杯,然后被扶到酒店的套房休息醒酒。

    莫书记躺在酒店套房休息的时候,被下药的徐小雅也被送进了房间,一切顺利成章的发生,莫夫人得知这一消息火速赶到酒店,为了防止事态扩大,她命令司机把莫逸辰接到了酒店,让他和徐小雅躺在了一起。

    为了让秦正杰相信莫书记并没有上当,莫夫人于第二天早上带着朱嫣然一起到酒店演了那样一出戏,莫家早知道朱家要倒台,苦于没有办法摆脱,于是借这个机会让莫逸辰发布申明解除了和朱嫣然的婚约,以此和朱家撇清关系。

    被下药和莫书记发生关系的事情徐小雅自己也不清楚,还一直以为是自己喝醉了所以被莫逸辰占了便宜。

    而秦正杰也以为自己算计莫书记的事情被发现了,于是再没有下文,因为知道徐小雅和莫书记发生了关系,所以莫夫人一直坚决反对莫逸辰和徐小雅交往,后来得知徐小雅怀孕,莫夫人半点也没有犹豫就拿了支票坚决要求徐小雅打掉孩子。

    徐小雅当时同意了莫夫人的建议,为了防止意外莫夫人还派人盯着徐小雅进入了手术室,却没有想到徐小雅心机更重,竟然留下了这个孩子。

    莫逸辰被莫夫人道出的真相震惊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因为徐小雅一直喜欢的人是诸航,所以一直对她若即若离,而他后来也从来没有和她发生两性关系,要不这事情就不只是荒唐了。

    难怪莫家长辈一直坚决的反对他和徐小雅交往,想到医院躺着的那个孩子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莫逸辰浑身一阵恶寒,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你当初对徐小雅执念太深,要是告诉你这一切你能接受吗?”

    “你这根本就是说辞,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控制不住和徐小雅发生关系,那将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父子共用一个女人!”莫逸辰惨笑,不是因为庆幸,而是被母亲的冷血吓倒了。

    “我一直在避免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说得好听,两情相悦是人力可控制的?”莫逸辰冷笑,“妈,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鄙的人。”

    “逸辰,和徐小雅发生关系的人是你爸,我是你亲妈,你以为我的心里能够好过,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换做任何人都会崩溃,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让你爸爸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影响,我虽然恨,但是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你自己想想,这件事情你爸爸和我以及你都是受害者,当时那种情况如果我不随机应变。你爸爸就因此而被秦正杰控制住,你难道想要你爸爸成为一个傀儡?不是我为自己辩护,当时那种情况已经不容我有别的思维,要是让徐小雅醒过来知道是和你爸爸发生的关系,你认为她能放过我们?妈也是逼不得已,想到你和徐小雅当时的关系,于是马上叫司机拉你来救场,”莫夫人抹了把眼泪,

    “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秦正杰,而他已经受到了应该有的惩罚,我不想再翻那样的旧账,所以只有委屈你,但是你以为你妈我就好过吗?我和你爸爸一直感情深厚,可是自从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在我和他之间无形的竖起了一道屏障,这三年来我们虽然在人前恩爱和谐,但是关起门来,谁又能知道我们的心酸,”

    莫夫人的话让莫逸辰沉默了,不可否认莫夫人的确卑鄙。可是当时那种情况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不过为了救丈夫牺牲儿子也亏她想得出来。

    “妈知道对不起你,这些年来妈一直在弥补,所以你提出和江雨柔结婚,虽然知道她有那样不堪的过去,虽然和她家并不是门当户对,妈一点也没有反对。”

    “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和柔柔结婚就是你为当年所做的事情进行弥补?在你心中是不是一直认为莫家是名门望族,是高不可攀的?你竟然说柔柔有不堪的过去,我想对你说的是,柔柔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堪的过去,她在嫁给我的时候一直还是清白之身。”

    莫夫人显然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为了那个诸航要死要活的吗?”

    “不可思议是吧?其实就连我也不可思议,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在外人眼里我们是高不可攀的权贵之家,可是我们这些在别人眼里高贵优雅的人都做了什么,一肚子男盗女娼,一肚子鸡鸣狗盗,反而是我们瞧不起的门不当户不对的人一直在给我们包容,所以柔柔嫁给我不是高攀,而是下嫁。”

    “逸辰,你别说了,妈知道自己错了,你放心妈会对柔柔好的。”

    “对柔柔好?”莫逸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的笑了起来,“你能确定自己真的会对柔柔好?恐怕你自己都不确定吧,你现在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帮你们收拾烂摊子,让我把徐小雅和那个孩子送出国。只是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帮忙?”

    “逸辰,妈知道对不起你,可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徐小雅还蒙在鼓里,并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你爸爸的,所以妈只能来找你。”

    “妈的意思我懂,反正我都已经替爸爸背过一次黑锅了,所以再背一次也无妨对吗?”

    “妈不是那个意思。”莫夫人想解释却发现解释是那样的苍白,事实的确就是这个样子,她的确是在用儿子的幸福来换老公的仕途。

    “那您是什么意思?”莫逸辰打断她,“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反省,可是我丝毫在您身上看不到反省的态度,您现在是怎么对我的,明明知道我和柔柔感情深厚,明明知道我走出来不容易,可是你却还是狠心的又把我推进这个漩涡,在您心中可曾有一丝一毫为儿子想过,我想问您,权力对于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都可以超越了亲情?”

    “不是那样的!”莫夫人想解释,却无从说起。

    “你是哪样?难道你不是为了权力来牺牲我的幸福?”莫逸辰看着她冷笑起来,“既然你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还能奢望能说服得了我。”

    “逸辰,现在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能解决我绝对不会来找你,你知道的何峰和我们家的关系一直很紧张,这些年,他一直在和你父亲明争暗斗,交锋数十次一直没有占过先机,最近何峰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关注起从前的事情,他一直在试图和徐小雅接触,还让人开始调查几年前的事情,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隐情,不仅仅是你父亲连任不成的问题。”莫夫人终于说了实情。

    这件事情背后隐情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堂堂市委书记睡了儿子的女朋友,这样的丑闻意味着莫书记的仕途会因此受到极大的影响,而组织部的人最近刚刚来找过莫书记谈话,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讯息就是不出意外他会到省里主持工作。如果这件事情被何峰抓住把柄宣扬出去,到时候取而代之的就会是何峰。

    “妈,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我们并不能隐瞒一辈子,徐小雅要是一直纠缠,何峰要是一直调查,难道我就一直为了掩盖这件事情和徐小雅纠缠?”

    “不会纠缠的,只要那个孩子不治身亡,一切就会翻篇过去,你的生活就会继续回归正轨。”

    “你就这么肯定那个孩子会不治身亡?”莫夫人的冷血让莫逸辰不只是震惊,虽然那个孩子出现纯粹是意外,但是那毕竟是条人命,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松的把这么残酷的话说出口。

    “我已经打听过了,像她那种情况救活的几率不大。”莫夫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残忍。余下的的话咽了回去。

    “爸爸也知道这件事情?”

    “知道。他没有脸来找你,所以让我来求你。”

    这话让莫逸辰哈哈大笑起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冷血!”莫夫人的冷血他都觉得齿冷,莫爸爸的冷血则让他感觉到浑身冰凉,就像是要冻僵了一样。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那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忍心。”莫逸辰没有再说下去,想起自己和莫一婷的人生,他们的婚姻一直都是拿来政治交易的资本,作为父母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他怎么会奢望他会因为这个被算计的孩子而有所表示呢?

    “逸辰,这个孩子从来就不在计划内,你爸爸是被算计的。”

    “就算是算计,这也是他的孩子啊!”莫逸辰无法理解,“你们的忙我真的帮不了!”

    莫夫人见莫逸辰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扑通一下跪在了他的面前,“逸辰,妈求你了!”

    “妈,你知道我答应你意味着什么吗?”莫逸辰看着莫夫人一字一顿,“意味着柔柔会离开我,意味着你儿子以后不会再有幸福,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我答应你吗?”

    “不会的,柔柔通情达理,她会理解你的,妈的意思只有你能顶过这段,。”

    莫逸辰苦笑看着莫夫人,这就是自己的母亲,为了所谓的权利宁愿牺牲自己儿子的幸福,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的父母,可是这句话对他来说怎么就那么讽刺。

    莫逸辰疲惫的回到家中,饭菜飘香,一室温暖。江雨柔解下身上的围裙对着他甜甜的一笑,要是换做平日里他一定会凑上去搂住她亲热一翻,可是今天却无半点的心情。

    看见他一副恹恹的样子,江雨柔收了笑容,“发生什么事情了?是因为孩子吗?”

    莫逸辰点头,江雨柔搓手,“你不是说已经请了最好的专家了吗?难道那些专家都没有用?”

    莫逸辰看着她,在整个事件中她才是最无辜的人,被他无辜的牵扯进来,遭受这无辜的磨难,要是以莫夫人的观点,她这个最无辜的人一定会咬牙切齿的诅咒那个孩子早死,可是她没有。

    她一直以她的善良和宽容来包容他,在他去医院照顾那个孩子的时候,她的心里肯定很不平静,可是她却没有在他面前表露丝毫,一直希望能够让那个孩子快点好起来。

    同样是人,同样是女人,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见他傻傻的看着自己没有说话,江雨柔用手推了推他,“逸辰,你倒是说话啊?”

    莫逸辰看着她笑了笑,“柔柔,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吃过饭再说。”

    他已经辜负她太多,他发誓不再辜负,可是这样那样的情况还是不停的在发生,他很清楚只要他把自己的决定说出口,一切就会变样,她最恨的就是欺骗,昨天他才说过要和她一切面对,可是只是短短的一天他就要违背承诺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他想过把真相告诉她,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他的家,他曾经以为高贵的家是如此的肮脏,要是让她知道真相,她会不会瞧不起他?他可笑的自私冷血的父母,骄横跋扈一直以为自己优越于别人的妹妹会不会无地自容。

    不仅仅是他们无地自容,而是江雨柔知道他的家庭如此肮脏后还会不会愿意和他生活下去?

    江雨柔一直在温柔的给他夹菜,莫逸辰努力的解决着碗里的饭菜,感觉就像是最后的晚餐,他很害怕呆会的局面,等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她,一切可能马上就会变样。曾经他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现在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没有用,只不过是想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就连这样简单的想法他都一直没有实现。这样看来他的人生其实是很可悲的。

    终于饭吃完了,莫逸辰起身和江雨柔一起收拾碗筷,他们俩默契的一切做完了家务,回到了客厅。

    莫逸辰怔怔的坐下,该怎么对江雨柔说呢,告诉她自己马上送徐小雅和孩子出国医治,告诉她让她相信自己,

    他发现这说辞是那样的无力,江雨柔在他旁边坐下,“孩子的事情怎么样了?”

    “柔柔,孩子的情况不太好,我打算送孩子出国治疗。”终于说出来了,他垂头不敢看她。

    江雨柔没有做声,只是直直的看着莫逸辰,过了好久她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送她出去治疗吧,国外的医学水平毕竟比国内要高。”

    莫逸辰想过她的态度,肯定会很竭力的反对,会生气再也不理睬自己,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轻松的答应下来。

    “柔柔,你放心,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的。”他握住她的手保证。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她心里难受脸上却一点也没有表露。

    一切顺利得让莫逸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江雨柔看见他那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在心里苦笑,很明白的事情一定是莫夫人对他施压了,她也想不答应他,可是不答应又能怎么样,让他和莫夫人对着干,把本来已经破冰的关系又搞会到原点?

    和莫夫人对着干其实是小事情,重要的是那个孩子,虽然她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自己还曾因为她的出现患得患失,可是她没有办法狠心,那是一条人命,她不能自私到因为爱让那条小生命消失,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有救她都会支持莫逸辰。

    刘子琪并不希望莫逸辰和徐小雅带着孩子一起去国外治病,这个孩子出现后她没有表现出生气失落是有原因的,徐小雅和莫逸辰发生关系的那个晚上,莫夫人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其实并不然,那天晚上刘子琪也是见证者。

    刘子琪喜欢莫逸辰,自小就喜欢,莫逸辰和朱嫣然订婚那会,她气得发狂,但是没有办法,朱家势力不比刘家弱,虽然朱嫣然一直很温柔,但是她还是没有敢搅合。

    直到莫逸辰和徐小雅好上,莫逸辰和徐小雅好上后刘子琪没有少在朱嫣然面前告状,朱嫣然虽然温柔,但是这种事情不吃醋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每次刘子琪告诉她莫逸辰和徐小雅的事情看起来好像都是一片好心,其实只有刘子琪自己知道目的是什么。

    其实一开始莫逸辰并不是那么讨厌朱嫣然的,后来变得越来越讨厌都是因为她刘子琪,每次莫逸辰和徐小雅见面她都会想办法通知朱嫣然,朱嫣然就会很巧合的出现在莫逸辰和徐小雅面前,打断他们的约会,一次徐小雅过生日,刘子琪打探到徐小雅拿了莫逸辰的卡去消费,于是马上告诉了朱嫣然。朱嫣然就巧合的和徐小雅出现在同一家店,还因此摔了徐小雅耳光,而在刘子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故意带着莫一婷也去消费,并且让莫一婷借口不舒服让莫逸辰过来接她。

    就这样莫逸辰巧合的看到了徐小雅被朱嫣然摔耳光,于是对朱嫣然更加的不喜欢。

    因为对莫逸辰的喜欢,刘子琪会经常出现在莫逸辰出现的每个场合的周围,那时候因为她还小,又是死党的妹妹,莫逸辰压根没有想过她会对自己有心思。

    那天晚上莫逸辰和朋友喝酒刘子琪也跟过去凑热闹,莫逸辰喝醉酒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后来莫家的司机过来接走莫逸辰,莫逸辰离开后刘子琪觉得没有趣,她也开车跟着离开了,本来是想回家的,却发现莫家的司机的路线不对,没有回莫家,于是她悄悄跟在了后面,目睹了司机把莫逸辰送到酒店。

    后来她看见莫夫人和司机扶着莫书记匆匆出了酒店,然后莫家的车开走,莫逸辰却没有了下文。

    刘子琪很奇怪,但是并没有想到会上演这样的戏码,直到莫夫人第二天带朱嫣然酒店捉奸的消息被莫一婷大嘴巴的告诉她,刘子琪一结合马上明白来了。

    莫逸辰登报解除了和朱嫣然的婚约让刘子琪很兴奋,徐小雅很明白的事情莫家人不会允许进门的,刘子琪兴奋极了,两个眼中钉就这样一一给铲除了,她以为会轮到自己重磅登场,却没有想到莫逸辰压根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刘子歌对刘子琪的心思自然很清楚,也很清楚莫逸辰对自己的妹妹没有兴趣,于是说服家人把刘子琪给送到了国外,刘子琪虽然被送到国外但是她一刻也没有闲着,为了讨好莫家人占有先机,她一直以这样那样的理由给莫家人从国外送礼。

    人都是喜欢有人送礼的,虽然莫家并不缺这些礼物,但是有人关心终归是高兴的,莫家长辈开始把目光投向刘子琪身上,看在两家门当户对的份上,自然是不反对她做儿媳妇的。

    刘子琪以为有了莫家长辈的撑腰,她会占有先机,却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会继续背离莫家长辈的意愿结婚,当然莫逸辰和江雨柔的结婚能够如此顺利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莫家长辈觉得愧疚,想要弥补。

    徐小雅回国后刘子琪一直没有少使坏,她一直以为能够拆散江雨柔和莫逸辰,却没有想到一直功亏一篑。酒会事件是她搞的鬼,知道莫逸辰不带徐小雅参加酒会后她猜测他肯定会带着江雨柔参加,徐小雅为了刺激莫逸辰愚蠢的找了陈三彪,这给刘子琪创造了机会,她让人拍下徐小雅和陈三彪共进晚餐的照片,把这些照片给了贾玉凤。

    陈三彪很怕老婆,所以邀请徐小雅当女伴是报备给老婆知道的,贾玉凤知道徐小雅是莫逸辰的情妇,也知道陈三彪想从莫逸辰身上捞好处,接触徐小雅自然是想求求莫逸辰,所以也没有反对,不过当拿到陈三彪请徐小雅吃饭的照片后,贾玉凤气晕了,陈三彪对她一辈子没有浪漫过竟然为了那个骚狐狸又是送花又是让人拉琴的。再知道莫逸辰当天带着夫人出席后就直接冲到了酒会上面。

    刘子琪断定在那种情况下莫逸车肯定会先带着徐小雅走,她以为发生那种情况以江雨柔的高傲肯定和莫逸辰离婚,事实上也的确达到了她要的目的,只是这个目的没有结果,莫逸辰竟然放下自己的自尊去求江雨柔回头。

    事情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刘子琪也沮丧了,看来她注定是没有办法和莫逸辰在一起了,却没有想到又冒出来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让刘子琪看到了希望。

    这次她一定得抓紧机会。

    刘子琪约了莫一婷去做spa,无意间提到了莫逸辰的事情,“逸辰哥哥最近好像很忙,一直都不在公司。”

    “别提了,”莫一婷叹气,“最近我们家乱套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刘子琪很惊讶的样子。

    “都是徐小雅那个贱人,那个贱人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把孩子给生下来了,现在孩子生了病,她找上门来。”

    “不会吧?”刘子琪惊讶。

    “我告诉你子琪,虽然我恨徐小雅那个贱人,不过现在这种情形却是好事情,你知道哥哥很喜欢小孩的,现在因为小孩天天守在医院里,江雨柔肯定不能忍受,她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和哥哥离婚,你的机会就来了。”

    “她会离婚吗?”

    “我听妈的意见是要哥哥把孩子送出去治疗,你想想,到时候他和徐小雅成天呆在一起不出事情才怪。”

    “江雨柔会让逸辰哥哥去吗?”

    “不同意也不行,我听我妈说这件事件已经定下了。”

    刘子琪一开始是希望江雨柔和莫逸辰闹,这样两人产生裂痕达到她要的目的,可是江雨柔的善良超出了他的想象,竟然同意让莫逸辰陪着治疗,最要命的是她竟然还同意莫逸辰带着孩子和徐小雅出国治疗。

    说实话,刘子琪现在是真心佩服江雨柔,她怎么就有这样大的肚量呢?

    刘子琪沮丧死了,难道就没有办法可以拆散他们了?晚上回到家时候她闷闷的一点精神也打不起来,刘夫人以为她生病了,还准备让刘子歌送她去医院,她拒绝了,继续靠在沙发上面发愣。后来刘爸爸回来了,和刘夫人闲聊时候说到了莫书记,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会调任到省里主持工作。

    这个不出意外让刘子琪一下子有了精神,终于理解莫夫人为什么坚持要让莫逸辰和徐小雅陪着那个孩子出国治疗了。

    她跳起来急匆匆的上楼,看见她一下子生龙活虎起来,刘夫人有些不解,“这孩子,怎么变化这样大?”

    刘子琪把莫逸辰答应出国医治孩子的事情打电话告诉了诸航,诸航在电话里沉默了,江雨柔天性善良又那么爱莫逸辰肯定会同意这件事情。

    刘子琪问他接下来怎么办,诸航叹气,“还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吧?”

    刘子琪急了,“你就这么放弃了?”

    “不放弃还能怎么办?”诸航反问。

    “我不甘心!”刘子琪很恼怒,

    “都到现在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办法?”诸航自嘲。

    “我们要一起想办法让江雨柔阻止他们出国,只要能阻止他们出国,我就有办法拆散他们。”刘子琪很咄定。

    “你发什么神经,你不是打算让他们出国的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比起让他们出国,我还有更好的砝码。”刘子琪很得意,莫夫人现在急着把徐小雅和那个孩子送出去的目的很显然是怕影响莫书记的仕途,既然这样她就得想办法让江雨柔阻止他们出国,那个孩子留在国内,莫夫人就会坐立不安,而她要在这中间烧一把火,让江雨柔和莫逸辰之间产生更大的裂痕。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