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41.割腕自杀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41.割腕自杀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喊完发现莫逸辰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半响,“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

    “莫逸辰,难道直到现在你还认为是我想要和你撇清关系吗?”既然开了头江雨柔就不想忍了,“你和徐小雅之间有着血脉相连的东西,我之前太天真,认为我不介意当继母就可以了,现在发现其实不是这样,徐小雅完全不甘心放弃你,只要徐小雅有心,她还会一次次的进入我们的生活,这样无止境的折磨我真的怕了。”

    “柔柔。我知道之前小雅的确做了一些事情,可是这件事情的确不是她做的,你误会她了!”

    “到现在你还这样维护她,难道真的认定我拿不出证据?”江雨柔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你和徐小雅如此亲密无间,应该知道她的助理叫罗银兰吧,污蔑我爸爸的人汇款的户头是一个叫罗银坤的人开的,罗银坤是罗银兰的弟弟,我确定我爸爸和姓罗的完全没有任何仇怨,你觉得姓罗的找上我爸爸是巧合?”

    “柔柔,是谁告诉你打款账户是罗银坤的?”莫逸辰很惊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他马上去查当发现和罗银坤扯上关系后他以为是徐小雅做的,不过后来知道不是她。

    “谁告诉我重要吗?”江雨柔冷哼,看样子莫逸辰知道的要比她知道的多。

    “是不是诸航?”莫逸辰皱眉,能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的除了诸航他想不出别人。

    “是又如何?”江雨柔承认,她想看看莫逸辰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就这么相信他,难道就一点也不怀疑他的动机?”

    “你的意思是诸航这样说是有目的的,他为什么要骗我?”江雨柔反问。明明是何舟庭在帮她,可是莫逸辰却非要扯到诸航头上,她只觉有些好笑。

    “他说的不假,的确是从罗银坤的户头把钱转出去的,但是他在误导你。”

    “什么意思?”

    “他的目的是让你因此怀疑上小雅。”

    “你有证据不是她做的?”

    “这件事情是小雅的助理罗银兰做的,和小雅没有关系。”

    “呵呵,你当我是三岁孩子?”江雨柔冷笑起来,她和罗银兰从来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罗银兰会想到针对江教授,傻子也知道是徐小雅主使,可是莫逸辰竟然为徐小雅辩护,真是可笑之极。

    “柔柔,这中间有些误会。是有人把两篇论文的发表报刊发到了罗银兰的邮箱,是她让她弟弟出钱让人举报的。”

    “爸爸和罗银兰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这样害他?你不要告诉我她只是为了伸张正义还学术界一个清明?”

    “罗银兰和小雅关系不错,她这样做主要是想针对你!”莫逸辰承认。“我开始查后她马上找到了我,像我坦白了一切,目前为止小雅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好一个关系不错,这罗银兰难道是徐小雅养的狗,这么忠心耿耿的狗真是不多了,”江雨柔讽刺,见莫逸辰还想解释,她已经不耐烦,“好了,你不用费心的解释了,就算你解释我也不会听!”江教授为此躺在病床上面,而莫逸辰却一直在为徐小雅辩护,在病房外面为他心上人洗白也真亏他想得出来,她很厌烦。

    “莫逸辰,你什么也别说了,我感谢你能来看我的父亲,从前是我太优柔寡断了,怕给家人带来伤害,所以一直徘徊不定,却没有想到更大的伤害在后面,我很累,我想我们都太天真了,我们先冷静冷静吧!”

    “柔柔!”

    “别叫我柔柔,怪肉麻的,还是叫全名吧!”在说完这句赌气的话后莫逸辰拿出手机开始接电话,听到他在电话里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江雨柔的心都凉了,不等莫逸辰挂了电话开口,她抢先开口“你还是回去照顾你的女儿吧,我这边不需要你!”

    莫逸辰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刚刚是莫夫人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人往她手机上面发了短信,提到了当年酒店的事情,还有何峰派人去接触当年把莫逸辰送到酒店的司机了,虽然司机没有说出真相,但是被何峰关注上了肯定很麻烦,何夫人让他赶快回医院,说马上她也会去医院看望那个孩子。

    徐小雅没有想到莫夫人竟然会亲自到医院看望她和孩子,虽然莫夫人呆的时间不长,但是也够她兴奋的了,现在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女儿的病情有所稳定,莫家也开始对她没有那么多的敌意了,徐小雅一直绷着的弦终于放下了。

    莫夫人去医院看望孩子后马上把管家也排到了医院,徐小雅简直受宠若惊,现在女儿的病情有所稳定,莫家的态度也开始回暖,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心愿会很快达成。

    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女儿的病情,她都没有功夫打扮自己,现在的她看起开很憔悴,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她决定抽空去做下脸,顺便去买几件衣服,有一个女儿作为牵绊,在加上自己每天打扮得美美的,一定能让莫逸辰找回感觉的。

    她们去了经常光顾的服饰店,早有一个漂亮的女店员热情地迎上来,“徐小姐,欢迎光临!”这家店的老板是莫逸辰,徐小雅回国后经常光顾这家店,她一来,几乎整家店的人手都要围过来的,但今天很奇怪,只过来一个店员,这让徐小雅心里有些不痛快。

    “徐小姐,请这边看!“店员领着徐小雅往陈列着新款的衣架处走。

    罗银兰皱了皱眉,“这些都是新款?”

    店员点头。

    “既然是新款怎么没有秋季发布会上的那些新款?”罗银兰的语气有些冲,今天和徐小雅到这里来就是冲着那些新款衣服来的。

    “对不起,发布会上的衣服现在有客人在试穿!请你稍等。”店员回答。徐小雅听了不禁冷笑起来,看样子又是哪家总裁夫人和官太太在眼馋那些衣服,只是她们确定能穿出衣服的品味吗?想到总裁夫人和官太太的风光,脸上又带了不甘,当初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旁边的罗银兰有点狐假虎威,这段时间莫逸辰的态度让她感觉到徐小雅肯定有戏,于是故意清了喉咙说:“下次来提前给莫总打一个电话,只要他提前吩咐了,就不会卖给别人了。”

    徐小雅听她提到莫逸辰,柳眉顿时舒展开来,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医院陪着她和孩子,没有回几次家,这让她心里暖洋洋的,再加上莫夫人也来看她,她很自然的认为孩子能成为她进入莫家的跳板,看她高兴罗银兰知道说到了点子上,自然话比平时多了些。

    “莫总对你真心好,说实话很少看见男人对一个女人宠成这样的。”

    尽管她们说得很小声,但是女店员还是听见了她们的谈话,她职业的转身为徐小雅取衣服,在转过身的时候,唇角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做小三做得这么骄傲清高,世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待她回过头来时,脸上早已恢复了原样,她把刚到的一件新款外套在徐小雅身前比了比说:“徐小姐不妨试试这件,这件我觉得和你很配。”

    “发布会上不是一共有四款衣服吗?另外三款呢?”见店员让徐小雅试穿的衣服不是她之前看到的款式,罗银兰有些不高兴了。

    “都被客人拿走在试穿!”店员解释。

    “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竟然把四款衣服都拿去试穿了?”罗银兰有些气不过。“不如打电话和莫总说声。”

    原来以为店员听了莫逸辰的名字会比之前更巴结,却没有想到她想错了,店员只是带着职业的笑容站在一边一句也不吭声。

    “哟,这年头不要脸的人多了去了,可是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避讳的承认自己的情人身份。”带着嘲笑的声音响起,一直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们的客人转过了身,徐小雅看过去,竟然是晓嘉。

    很显然刚刚她和罗银兰的对话都被晓嘉听见了,所以她忍不住发话了,徐小雅有些尴尬,要是知道坐沙发上的人是晓嘉她肯定不会让罗银兰说这些话,她正尴尬着时候,试衣间的门开了,江雨柔出现在她们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江雨柔身上,她本来就长得美,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则更添了几分,其实不是衣服添美,是她让衣服更美,这个时候大家突然觉得自己的词汇居然是那样匮乏,竟是找不到一个确切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所见,只能用一个“美“字大略概括一下。这美应该比优雅更优雅一点,比妩媚更妩媚一点,比艳丽更艳丽一点,比青春更清纯一点,比感性更感性一点……谁能说清呢?跟她相比,徐小雅的美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看见徐小雅僵硬的站在原地,晓嘉冷笑着走过来,她下巴微抬,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徐小雅说:“你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在公众场合明目张胆的承认子的情人身份,难道你就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的?”

    见徐小雅默不作声她招手让江雨柔过来,“柔柔,这自古以来妻妾就是主仆关系,现在你这个正经主子见了小妾怎么着也得让她参拜下不是。”见江雨柔站着没有动,她过去拉她,目光看着徐小雅,“你见了主子竟然不过来打招呼还这么嚣张天理何在,难道真被宠上天没有王法了?”

    晓嘉历来就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说起话来的尖锐刻薄一般人压根受不了。

    徐小雅和罗银兰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尤其是徐小雅,可以称得上是生不如死,素来高傲的她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而店员们大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思看着她,这种耻辱让她想找个洞给钻进去。

    一旁的罗银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拉着徐小雅想快步离开,却被江雨柔拦住了,“污蔑我父亲的事情是你干的?”

    徐小雅没有回答,一旁的罗银兰接过话,“和小雅没有关系,是我做的!”

    江雨柔把目光看向罗银兰,“你叫罗银兰?”

    她下意识的点头,“罗银坤是你的弟弟?”她再点头,

    江雨柔的眼神嗖地冷了下来,“你承认这一切都是你干的?”罗银兰点头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甩到她脸上。

    显然没有想到江雨柔会动手,罗银兰不敢相信地捂住脸,“既然你愿意背这个黑锅,我成全你!”江雨柔看着她一字一顿,“我江雨柔不是吃素的,我可以无底线的放任有人欺负我,但是如果敢欺负到我的家人头上,我必定不会轻饶!这个耳光只是让你明白我的决心,还有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那助纣为虐的弟弟马上就会被警察带走,原因你自然很清楚,你放心我会让他在牢里好好反省的!”

    从服饰店狼狈的离开后徐小雅的脸上一直很难看,她的胸口一直在起伏,看样子是在平息什么,罗银兰则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电话一直没有人回应,她又换号拨打,良久那边一个声音传过来,“兰子,你弟弟刚刚被警察带走了。”

    罗银兰心内一紧看来江雨柔没有说谎,她慌张地把目光看向徐小雅,她也正看着她,“刚刚江雨柔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雅,这件事情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

    “什么事情?”

    “我收到一份关于江教授抄袭的邮件,然后就让弟弟安排人去举报,我的目的只是想让江雨柔后院起火,却没有想到把弟弟给绕进去了,小雅,你一定要救救我弟弟!”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徐小雅脸上难看起来,

    “我只想帮你……”

    “帮我?你这是在帮我吗?”徐小雅不自然的提高了声音,“搞不好那个邮件就是江雨柔发给你的,目的就是要让你唱这一出,你倒好,不和我商量就自己做了,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在莫逸辰很面前很难做?”

    罗银兰被她凶得低了头,的确当初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别的脑子一热就做了,经徐小雅这么一说的确发现了疑点,“小雅,你得救救我弟弟,只有你能救他!”

    “你真是!”徐小雅想骂的,后来想想终究没有骂出口,毕竟罗银兰跟自己到现在对她的好她可是很清楚。“你弟弟的事情我去求求人,看看有没有转机!”

    徐小雅首先给郝副市长打了电话,提到了罗银坤的事情,让郝副市长帮她想想办法,郝副市长答应了,听见她和郝副市长的对话罗银兰担忧的神情有些缓解。

    徐小雅也松了口气,挂了电话她又说了罗银兰一通,本来以为这件事情有了转机没预料到得是晚上郝副市长打电话过来了,他告诉徐小雅她拜托自己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帮忙,徐小雅问原因,副市长回答,这是市长的公子何舟庭做的,要求情只有找市长或者市委书记。

    徐小雅本来以为这事情是莫逸辰指使的,现在知道是何舟庭指使的她放心了,在放下电话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于是把电话打给了莫逸辰,她提到了罗银坤的事情,再三强调自己不知情,临了让莫逸辰帮忙莫逸辰听起来有些不高兴,“他污蔑人这是活该!”

    “逸辰,求求你了,我这辈子没有求你什么。”见莫逸辰没有做声,她继续往下说,“这件事情是银兰不好,不过我怀疑有人在后面搞鬼,故意把论文的事情发邮件给银兰好像算准了银兰会去做一样,我们不能中了别人的诡计!”

    莫逸辰并没有答应她,“这事情虽然是别人的圈套,但是已经影响了我岳父的声誉,我没有办法帮忙。”

    一旁的罗银兰听到了莫逸辰和她的对话,“小雅,实在为难就算了!”

    “你放心,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为了你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再去想想办法。”徐小雅保证。

    江雨柔在服饰店打罗银兰助理耳光的事情马上被莫夫人知道了,她打电话训了江雨柔一通,“现在是关键时期,你作为逸辰的太太难道不能安分一些吗?还有你和何峰家那小子以后少接触一些!”

    莫夫人的话让江雨柔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妈的意思是作为莫逸辰的太太就应该逆来顺受,有人欺负到我爸爸头上我都应该一声不吭?”

    江雨柔是真气坏了,莫夫人不出面帮也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着实让她心寒。

    “这件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样,以后一切安定下来我会和你解释的,现在就先放过那个助理的弟弟。”莫夫人放缓声音。她刚刚接到消息说徐小雅为了助理的事情去求何峰了,何峰这个人太奸诈,她担心出事情,所以想先稳住徐小雅,于是决定先委屈一下江雨柔,可是这事情又不能明说,真是为难死了。

    江雨柔冷笑一声,她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 “我不会答应的!”

    “这件事情就先听我的,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莫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下午的时候何舟庭来找她了,亲口告诉她,那个助理的弟弟因为有了莫家的发话,被放出来了,江雨柔气坏了,把手里的手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真是堵得慌,为什么莫家要这样对她?要不是何舟庭出面帮助她,现在江教授还在风口浪尖上面顶着呢?她不过就是想要一个公道,可是莫家为什么连这个公道都不肯给她?

    偏偏徐小雅又打电话来向她示威,“江雨柔,你完了,现在连莫夫人都亲自来医院看望我和孩子了,你认为你还有几分胜利的机会,识相点就赶快离开,不要等到被赶出莫家的那天,那样脸可就真丢大了。”

    江雨柔气坏了,她没有想到莫夫人竟然去医院看望他们了,从前莫夫人对徐小雅的不待见她可是很清楚,现在竟然改变态度很明白的形势,她恶狠狠的给莫逸辰打了电话,“马上给我滚回家来!”

    “柔柔!”莫逸辰压低声音,“现在不行。”

    “你倒是回不回来?“

    “我现在真的不能走!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

    每次都是这种回答,江雨柔气愤愤的挂了电话。

    听说江雨柔因为孩子的事情和莫家闹翻后,何峰有些失望,自从孩子出现后莫逸辰一直在医院守护,但是他还是没有打消疑虑,他故意帮忙把徐小雅的助理送进去就是想看看莫家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从前很清楚的莫夫人对徐小雅很讨厌,可是这次莫夫人竟然亲自去医院看望徐小雅,并且还让人保释了徐小雅助理的弟弟,所有的一切都在表明,莫家长辈是接受这个孩子的。莫夫人这个人的为人何峰可是很清楚的,她的眼睛里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如此看来这个孩子没有问题。

    罗银兰的弟弟被放出来后,徐小雅高兴坏了,她没有想到莫家长辈竟然为了她甘愿得罪江雨柔,想想江雨柔现在的心情,她高兴坏了,她得再添一把火。

    看看孩子在病床上面睡得安慰,徐小雅抽空又去找了江雨柔,得意洋洋的给她看她们一家人在医院其乐融融的照片,还有莫夫人让人送的营养品,还说莫夫人现在为了孩子的健康已经把家里的管家排到医院照顾孩子,江雨柔就差没有吐血。

    徐小雅看恶心完江雨柔后得意洋洋的回到医院,推开病房的门却看见里面空空如已,她慌慌张张的转身正好看见一个护士,“孩子呢?”

    “在急救室抢救呢?”护士回答,看徐小雅的眼神有些鄙夷,还有这样当妈的,孩子都到了生死关头,她竟然还有空子出去。

    徐小雅撒腿就往急救室跑,跑到急救室门口,看见莫逸辰和管家还有她的助理罗银兰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面,她紧走几步,“发生什么事情了,不是说已经稳定了吗?”

    莫逸辰没有做声,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罗银兰接过话,“刚刚突然发病,情况很危险。”徐小雅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保佑孩子平安无事吧!”

    老天自然是听不到她的求救的,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徐小雅上前一步抓住医生的手。

    医生没有做声,只是侧身让她看后面盖着白布的手推车,徐小雅腿当时就软了,罗银兰上前扶住她,她转头看莫逸辰和管家,莫逸辰垂了头,管家则露出一丝冷笑。

    “不会的!”她喃喃的低语,像滩烂泥一样的,罗银兰实在扶不住她,求救的看向莫逸辰,指望他能上前帮忙扶徐小雅,莫逸辰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这个女人真的太可恨了,明明医生已经说过这个孩子活不了几天,可是她却一直在折腾。

    竟然在孩子生命垂危时候往外面跑。

    莫逸辰冤枉徐小雅了,其实是告诉徐小雅的医生是莫夫人安排的,所以徐小雅和莫逸辰听到的消息完全是两样的,莫逸辰得到的是活不了几天,而徐小雅听到的话则是已经好转,因为知道孩子活不了几天所以他一直在医院守护,这件事情会因为孩子的离世告一个段落,他守候在医院是自愿的行为,真心觉得莫家对不起徐小雅,更对不起那个重病的孩子,就当是莫家对这孩子的愧疚,他有必要留下陪到最后。

    徐小雅抱着孩子冰冷的尸体哭得肝肠寸断,她现在是真的伤心,这个孩子其实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她的筹码,之前是利用的成分多些,所以她才把她一个人放在国外,孩子生病这段时间她陪在身边发现她很乖巧,渐渐的喜欢上了,却没有想到她开始喜欢孩子的时候,孩子竟然没有了。

    徐小雅病倒了,孩子的事情一直是莫逸辰在处理,看着徐小雅蜡黄的脸,莫逸辰在心里叹气,徐小雅却把他的不忍心当做可以利用,紧紧的握住莫逸辰的手,“逸辰,我现在只有你了!”

    莫逸辰挣脱开去,他很同情她,只是同情,这辈子他是不可能再和她有任何交集的。

    孩子被火化后,整件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莫夫人安心了。

    莫逸辰终于回家了,江雨柔看着他冷笑,“终于知道回来了?”

    “柔柔,我很累!”他往沙发上面一倒,真的很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个梦,想想他和徐小雅之间的一切,竟然牵扯到如此多的事情真的是难以想象。

    江雨柔冷笑看着他,徐小雅的孩子死了,他不陪徐小雅回家来干什么?他累,有她累吗?“柔柔,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好好的在一起!”莫逸辰伸手欲搂她,江雨柔推开他,嘲弄的笑,“你确定不会再搞出一个孩子来?”

    “柔柔,那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了,永远不会!”

    江雨柔冷笑,她凭什么相信他,凭什么相信他!以徐小雅的奸诈,说不定还会整出一个别的事情来,而她现在真的很累。

    莫逸辰把她的沉默当做了原谅,孩子的事情他想过要告诉江雨柔,后来在知道孩子没有救活的可能后放弃了,莫家已经很肮脏了,他自己都觉得压抑,他不想让江雨柔知道这件事情后和他一样压抑。

    徐小雅没有想到孩子没有后莫逸辰竟然再不来看她,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想到莫逸辰因为孩子愧疚的模样,她又有了新的主意,反正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不如就放手一搏吧。

    莫逸辰睡得正熟,被电话铃声惊醒,他接通,徐小雅的声音鬼魅般的传来,“逸辰,我不想活了,孩子没有了,你也不理我了。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了!”

    莫逸辰一个激灵坐起,“你别做傻事!”

    “我也想不做傻事,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能让我留恋的?”她哈哈的笑着,“之前你不要我,还有孩子陪我,可是现在孩子也没有了,我已经失去了最后的牵挂,再没有理由活下去,我要走了,永远也不会再来打扰你!祝你幸福!”说完她啪的挂了电话。

    江雨柔被惊醒了,看向莫逸辰,“徐小雅要自杀。”莫逸辰说着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江雨柔也跟着起来,“我陪你一起去。”

    莫逸辰的车开得很快,江雨柔强忍住胃里的不适,使劲抓着椅背,气息不稳:“逸辰,你开慢点。”

    莫逸辰心神大乱,根本听不见她的话。失去孩子这几天徐小雅看起来的确不太正常,莫逸辰知道徐小雅把赌注押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现在孩子没有了,自己又不理睬她,她肯定承受不住,莫逸辰很担心,他现在满脑子的是徐小雅自杀的画面。

    他用比平常少一半的时间到达徐小雅家,胡乱停了车,顾不得等江雨柔,飞奔像别墅。

    江雨柔捂着嘴,大口喘息,等稍许平复了些才缓慢移动脚步。

    莫逸辰拼命按门铃,又给徐小雅打电话,只听见屋内她的手机在响,但就是不开门也不回答。他急得满头都是汗,太阳穴上的青筋突起,又捶门又跺脚,“徐小雅,你开门。”

    江雨柔一见他的模样,叹口气,“报警吧,这样不是办法。”她心头若有若无地笼罩着不安。

    莫逸辰没有理会开始用脚踹门,踹了几脚突然想起什么,用手输入密码,门应声而开,他一个箭步闯入,江雨柔紧随其后。

    徐小雅并没有在客厅,莫逸辰飞奔去了楼上,卧室里也没有见人影,骤然听到江雨柔大声尖叫,他立刻冲去浴室,被眼前的情景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徐小雅倒在浴缸中,一把锋利的水果刀被丢弃一旁,鲜血从她左腕伤口不停渗出,已将整缸水染红,她表情安详,嘴角甚至还挂一丝淡笑。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