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42.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42.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江雨柔震惊无以复加,一阵眩晕袭来,她心口一紧。

    莫逸辰虽然吓了一跳,但理智还在,他把徐小雅从水里捞起来,用浴衣裹住,找了块干毛巾撕成条状紧紧绑住她割破的伤口。做完这一切,他回头,对着已经吓傻了的江雨柔吼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叫救护车。”

    江雨柔如梦初醒,颤抖着摸出手机,因为着急拨错了好几次号码,好不容易接通,她声音又抖个不停,莫逸辰一把抢过手机,用几句话交待清楚地址和方位,然后用力抱紧徐小雅,坚定不容质疑的口吻,“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们要不要下去等?”江雨柔问,只想着节约点时间,好救徐小雅的命。

    “你把她的脚抬起来,举高点。”莫逸辰口气并不好,但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江雨柔只犹豫了下,她便不耐烦地道:“你磨蹭什么?在救护车到来前,我们要保证她脑部血液的供应。”他越说越大声,到最后吼了起来。“你有没有常识?”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江雨柔猛吸几口气,不让它流出。莫逸辰从来没有如此凶神恶煞般的对待她,她心里空荡荡的,头恍若裂开一般得痛,但她仍倔强地照着莫一辰的吩咐高高托住徐小雅的两条腿。她最近身体本就虚弱,这一用力,背脊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莫一辰压根没有注意到,低低咒骂:“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江雨柔吃力地站着,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咬紧牙关,眉头拧紧,努力捋平气息。

    总算盼来了救护车,医护人员把徐小雅抬上担架,江雨柔虚脱地坐在地上,莫逸辰紧跟而去,没有回头看她,更没有扶她一把的意思。

    江雨柔在地上坐了好半天,恢复过来后她慢慢的站起来往外走,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莫逸辰的车还停在外面,看样子莫逸辰是跟着救护车走了。

    她在外面又平息了好一会,这才打开莫逸辰的车门开车离开了。

    徐小雅自杀的消息被媒体知道了,又是一通放大的报道,江雨柔看着报道淡淡的笑,如果说之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和莫逸辰了断,现在的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如果徐小雅死了,莫逸辰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她也是自杀过的人,醒过来时候那种绝望现在还会让她心疼,都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一定得成全徐小雅。

    莫逸辰一直守候在医院,徐小雅的自杀在他的意料之外,她现在的一切都是莫家造成的,他很内疚,真的很内疚。

    律师给他打了电话,说江雨柔已经委托他提出离婚,江雨柔这次的离婚没有无声无息,她还通知了莫家长辈,完全不留任何的余地。

    刘子琪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笑了,江雨柔既然把这件事情已经告诉长辈,就意味着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是时候把一切告诉徐小雅了,等把徐小雅也清理出去后,就是她的天下了。

    律师打电话给莫逸辰时候他正在徐小雅的病房里,此时罗银兰正在给徐小雅喂食,听到律师的电话三个人都僵了,莫逸辰只是发出一个“嗯”字就再没有下文。徐小雅则和罗银兰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透露的讯息都是欣喜的。

    莫逸辰沉默的在窗户边站了好一会后,莫夫人的电话过来了,莫夫人明显的很生气,“既然她那么想离婚你就离吧,过了这个村难道还没有这个店。”

    莫逸辰依旧只是回了一个鼻音就挂了电话。

    莫逸辰去了医院的吸烟区,他靠在墙上目光游离的看着烟雾飘荡,脑子里乱哄哄的,想努力的想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吸完一支烟,又点了一支。第二只烟吸完后,乱哄哄的脑子终于有了些思维。

    昨天他回家时候是满心兴奋的,和徐小雅的事情终于告了一个段落,他很累,但是感觉到了轻松,回家时候江雨柔对他的态度很冷淡,他的说话时候她在冷笑,他理解,他没有解释,只在想说再多都没有用,用行动让她相信自己。

    半夜徐小雅的电话响起,让他慌了,特别是看到徐小雅躺在浴缸里满身是血的样子,他不记得自己和她说了什么,到医院把徐小雅送到急救室时候才发现江雨柔没有跟过来,他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扔在了车上。

    后来是周扬给他送手机来的,说是江雨柔打电话让他送过来的,他心里还很感动,昨天晚上他把她一个人给扔在那边,她竟然没有生气还想到自己没有带手机巴巴的让周扬送过来,现在想想,不是她没有生气,而是她已经觉得没有生气的必要了,才会那样的冷静。

    律师刚刚在电话里的话他听得很清楚,希望能够协议离婚,最好不要闹上法庭。

    莫逸辰知道她这次是不会顺着他了,很恐慌,之前每次她生气,他虽然紧张但是没有害怕更别说恐慌,他总认为自己紧紧的拽住她的线,无论什么时候总能够把她抓回来,而这次他想到的却是她永远不会回来。

    没有想过她永远不回来会是什么,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生活,如果没有她这日子还能过吗?应该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的感觉吧。

    想起她平时最在乎的是家人,莫逸辰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江教授,想求他帮自己劝劝江雨柔,手机拿出来又放了回去,不需要再想着让别人帮助了,这是他们之间的问题,江雨柔对他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是他做的事太恶劣,把她吓跑了,既然这样他会用尽全部的心力去解决。首先他得找江雨柔谈谈,必须找她谈谈。

    江雨柔很平静的看着他,“离婚协议书你看看,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有什么共同财产,只要到民政局去一下就解决了。”

    “柔柔,我可以解释吗?”

    “不用了!”江雨柔笑了下,“我理解你的立场,只是我没有办法坚持下去,这是我深思熟虑后下定的决心,我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次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莫逸辰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第一次求他竟然是求他离婚,她这话是在煽他的耳光。

    “能不能再等等?”

    “不用了,早点解决对大家都好。”江雨柔淡淡的笑,莫逸辰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既然如此不如答应她。

    “我同意离婚。”他吐出几个字。

    “谢谢你!”江雨柔起身,“我们什么时候去民政局?”

    “离婚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让律师去办的,到时候给你离婚证就好了。”

    莫逸辰答得如此的干脆,江雨柔倒不好再盯下去了。

    莫逸辰的动作很快,应该是上面有人罩着就是快,短短两天后他就给江雨柔送来了离婚证书。

    没有什么财产方面的纠葛,除了公司,莫逸辰净身出户得比较彻底,只穿着身上的衣服,晃着两膀子,扔下卡、房契、家中所有的钥匙从别墅里搬了出去。

    晓嘉听说莫逸辰净身出户后瞪大了眼睛,“这也叫离婚,这莫逸辰和林默涵明显的不在一个级别,你给我看看他给你留了多少存款。”

    江雨柔拗不过她只好在电脑上面给她看了卡上的余额,看着卡上那一长串的数字,晓嘉眼睛瞪得更圆了。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叹,“我的妈呀,这是离婚吗?确定没有搞错吗?这莫逸辰是不是疯了?”

    江雨柔摇头,这些东西是莫逸辰的她压根没有打算要,可是他就这么扔下了,虽然说是离婚可是别墅里全是他的东西,晓嘉四处走动了一圈也得出结论,“不像是离婚,倒像是他出差了一样。”

    江雨柔瞪她把离婚证摔晓嘉面前,“这还有假?”

    晓嘉拿起来看看,“这离婚证倒是真的,姐的那个和这个差不多。”

    把离婚证合上,晓嘉往沙发上一倒,“像做梦似的,哎,你们家莫逸辰就是太重情义了,要是他能像林默涵那样绝情,这会儿我肯定和你在骂他,可是现在我竟然在嫉妒你,想骂他的词一句也没有。”

    “我倒希望他能像林默涵一样的绝情!”江雨柔叹气,既然离婚就得再没有交集,他这样算什么,这别墅里到处是他的味道,是他的影子,成心不想让她好过是吧。

    她生气的找出一个大箱子,他不是走得匆忙来不及收拾行李吗,她给他收拾。

    晓嘉看她在那忙活,抱着双手笑,“既然人家不要,你就扔出去,”见江雨柔瞪她,她赶紧改口,“舍不得扔是吧,那就捐给福利院。”说着话她对着莫逸辰的东西砸嘴,“你看莫逸辰的东西,都是上等货,尼玛太奢侈了!”

    江雨柔花了一整天把莫逸辰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整理好,然后一一的装进行李箱,然后打电话,让他过来取。

    莫逸辰在电话里告诉她,说他出差了,没有时间。东西暂且放在她这边。这理由挑不出刺来,江雨柔只好作罢了。

    莫逸辰离婚的事情徐小雅很清楚,她期待着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候补,可是莫逸辰却一直没有对她提,徐小雅的身体在恢复,出院那天莫逸辰没有来接她,徐小雅知道饭要一口口吃,对莫逸辰不能急,所以她耐心的等待着。

    当然她不只是等待还做一些能让他知道她无时无刻不存在的事情,比如说会做了爱心餐亲自送到公司,每次送来她都没有上去,只是在楼下交给前台,会在他下班晚的时候打电话关心他,让他早点下班,还会在变天时候主动打电话提醒他多穿衣服。

    莫逸辰对她的这些动作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刘子琪,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她得让徐小雅彻底的滚蛋出莫逸辰的生活。

    刘子琪给徐小雅发了短信,以讽刺的口吻告诉了她当年发生的事情,看完短信徐小雅当时就懵了。

    她仔细的回想了当年的细节,的确那天晚上她陪酒的是莫书记,而早上醒来旁边躺的则是莫逸辰,当时因为气愤她并没有考虑这么多,现在被提醒的确发现了好多疑点。

    从前她和莫逸辰在一起时候也曾有喝醉酒的情况发生,莫逸辰也曾陪过她整夜。但是一直都没有对她有那方面的要求。

    司机当时说的话是莫逸辰喝醉酒了,一直在喊她的名字,所以才把她送到酒店的,徐小雅记得有人说过,喝醉酒的人在哪方面是不行的,都烂醉如泥了怎么可能有精力做那种事情,除非莫逸辰当时并未全醉。

    如果莫逸辰没有喝醉酒他是绝对不可能会不顾她的意愿强制她的,她又记起她和莫逸辰除了那一次后并没有发生过其他的亲密关系,最主要的是在这之前莫夫人对她并未有多讨厌,顶多只是不喜欢而已,自从那夜后莫夫人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刀子。

    还有那个孩子,莫夫人当时让她打掉时候的无情一直让她齿冷,最重要的是她把孩子带回来后莫逸辰的反应,一开始他对孩子挺疼爱的,天天守候在病床边,那种疼爱和欢喜非常的明显,可是后来却突然的变得有些疏离,当时她并没有注意,孩子死的时候莫逸辰没有过多的伤心,虽然他一直陪在她身边,但是那种反应完全不是失去孩子应该有的反应。

    最主要的是莫逸辰对她的态度,他好像很不喜欢她触摸他,只要她的手触碰他他就会变得非常的僵硬,条件反射般的弹开。从前她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想想莫逸辰的反应不是僵硬,而是应该是很讨厌,甚至是嫌弃她。

    徐小雅颤抖着手拨通了莫逸辰的电话,她要亲自问过明白。

    莫逸辰拒绝了她要求见面的请求,理由是很忙。徐小雅自然不相信他很忙,他现在竟然开始躲她,她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波动,“我必须见你!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需要知道真相。”

    莫逸辰最后来见了她,不过却不是一个人,竟然带了助理前来,“可以让他回避下吗?”

    莫逸辰点点头让周扬到外面等候,“什么事情?”

    看着他那像防贼似的态度,徐小雅感觉心拔凉拔凉的,“我找你来是想问问当年在酒店发生的事情。”

    莫逸辰一愣,徐小雅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那天晚上不是你对吗?”徐小雅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问出这句话的。

    莫逸辰沉默,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的沉默很明白的在承认了她的问话,徐小雅不只是声音抖,整个身子都抖了,“那个人是你父亲?”

    莫逸辰还是沉默,徐小雅仿佛掉进了冰窖,像筛糠一样了,多可笑,真他妈的可笑,她一直以为当初是莫逸辰占有的她,却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徐小雅没有撑住,当场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她一把拔掉手上的输液针头,尖叫着跳起来,被守在病床边的莫逸辰又按了回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一字字的问着莫逸辰,莫逸辰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不要活了!”她对着莫逸辰大喊,那天晚上的自杀只是作态,她是在听到莫逸辰的车到别墅外面时候才下的刀,目的只是想胁迫他答应自己。而现在却是真的不想活了。

    医生听到她嘶声裂肺的惨叫声冲进来给她打了镇定剂,徐小雅又沉沉的睡去,第二天醒过来继续大喊大叫,继续打镇定剂。

    直到第三天,她醒过来的时候终于没有再喊叫,而是默默的看着天花板。

    生活处处狗血,对徐小雅来说,这突然的转变岂只是狗血,简直是要命啊,往事一幕幕的像放电影一样的在她脑海里闪现,想到她当初的居心,想到她竟然无数次的介入莫逸辰的生活,理直气壮的去找江雨柔,耍无数阴谋诡计,只为能和他在一起,最让她感到无地自容的是她竟然还想凭着那个孩子挽回……

    她是真的没有脸活下去啊!

    突然记起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从前她只是觉得这句话好玩并没有真正的理解其中的含义,此时此刻她才算是真正的理解了。

    病房门被推开了,莫逸辰和助理出现在病房内,看见他徐小雅的目光从天花板上收回来,

    “我真的活不下去了!”这句话没有半点的掺假,她的确没有脸活下去。莫逸辰站在病床边看着她,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素来应变极强,可是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徐小雅看着依旧是一言不发的莫逸辰,她惨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医院的时候。”莫逸辰总算说话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问完这话自己都觉得可笑,那种时候告诉她她会相信吗?肯定会大闹的,而莫家怎么可能会让她闹,终于明白莫夫人为什么会来医院了,原来是来稳她的。

    “孩子活不下去你们都是知道的?”

    莫逸辰点头,“医生告诉我的。”

    徐小雅流泪了,孩子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她在干什么,想着办法的去离间江雨柔和莫逸辰,甚至孩子死后她也没有多少的愧疚,一直在想办法怎么和莫逸辰破镜重圆,这一切应该都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如果她当初没有那么多的心机,一切不会发生。

    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贪念,要是当初的她没有那么多的贪念,她就不会同意诸航的父亲去陪酒,要是不去陪酒就不会被设计到莫书记床上,要是她不想把孩子作为把柄当初就不会生下她,一切的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自己。

    徐小雅直到现在才想通,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江雨柔以为离婚父母会担心很久,却没有想到江教授和夫人竟然什么话都没有说,江教授还让她搬回家里住,说家里有人照应她。江雨柔拒绝了父亲的好意,要是她每天在父母面前转悠,那才招他们心烦呢。

    关于她的离婚,学校里也是说得风生水起,什么样的版本都有,说是莫逸辰心中只有明星徐小雅,所以把她休了,还有人说是莫家不喜欢她,原因是她嫁入莫家一年多了,竟然没有怀孕,反正豪门权贵的那点事情大家都能说到,不过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两个人地位差别太大,她配不上莫逸辰。李欣兰听到后,很义气地为江雨柔争辩,说是江雨柔先不要莫逸辰的,别人同情地一笑。江雨柔到无所谓,学校人多嘴杂,她能充当几天的徘闻主角?

    果真,一段时间过后,也就没人再谈起她的事情了,反倒是有热心人开始热情的介绍对象。江雨柔没有拒绝,也去和人见了面,只是最后给介绍人的答案都是抱歉。

    日子平静的过着,没有人打扰的日子过得很惬意,只是晚上睡觉时候看着床上空荡荡的位置难免有些伤怀,为了不让自己难过,江雨柔把另外一个枕头收了起来,旁边放了一个大大的维尼熊。

    莫逸辰一直没有出现取他的东西,他那么多钱,应该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江雨想。

    晚上回家她吃饭后就窝在书房里看电影看新闻,从前她不怎么去摸电脑的,可是莫逸辰离开后她竟然习惯了去开电脑看新闻,她不爱看那些时政新闻,每天倒是喜欢去娱乐八卦处报道一会,很奇怪,竟然一次也没有看到莫逸辰的新闻。

    江雨柔不死心,她很清楚看那些新闻是想知道他的消息,他和徐小雅应该快结婚了吧,他那么爱她,肯定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的,她一直这样想。

    又有人给江雨柔介绍了对象,对方是个海归,很年轻,说话风趣幽默,江雨柔开门见山,“我是离过婚的人。”

    海归笑,“我不介意。”

    “我脾气不太好。”

    “这样才有个性。”

    “我不会家务,什么都不会。”

    “我什么都会,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请保姆。”

    “你父母都建在吧?”

    “是的。”海归显然没有想到江雨柔会问这种问题。

    “我上一段婚姻因为公婆的关系有阴影。”

    “放心,他们常年在国外。”海归打断她的话,江雨柔发现自己已经挑不出什么毛病了。

    海归见她不说话自己开始说,“我对江小姐很满意,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们先从恋人做起,慢慢了解。”

    “我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只要看对眼就要结婚。”江雨柔打断他,

    “我没有意见,从恋人做起是为你着想。”海归马上回答。

    江雨柔发现自己词穷了,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斜刺里闪出一个人来,“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回去拿换洗的衣服。”

    竟然是好长时间没有见过的莫逸辰笑眯眯的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

    “这位是?”海归看着莫逸辰等江雨柔介绍。

    “我是她前夫。”莫逸辰依旧是笑眯眯的。

    海归打量着莫逸辰,心里在嘀咕,这两人这么般配,又怎么会离婚?江雨柔看见莫逸辰松了口气,给海归说声抱歉后忙不迭的起身,莫逸辰跟着她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对着海归眨了眨眼睛。

    那表情好似在说,“有我这样英俊潇洒的前夫,她能看上你吗?”

    莫逸辰跟着江雨柔回家,一进门就很随意的开始换鞋,却没有想到鞋柜里竟然没有他的鞋,他赤着脚直接进了客厅,大咧咧的往沙发上面一坐,“我的拖鞋呢?”

    “被我扔了!”江雨柔回答。

    “你怎么给扔了?”

    “不然呢?”江雨柔指指楼上,“你的东西都被我收拾好了放在客房里,你自己上去搬。”

    “我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呢。”见江雨柔瞪他他马上说,“没有吃晚饭哪里来的力气。”

    然后不等江雨柔表态他赤脚进了厨房,自顾自的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江雨柔吃剩下的饭菜放进微波炉。

    江雨柔抱手跟过来,“莫逸辰,这是我家!”

    “我知道,我不是肚子饿吗?”

    “外面那么多饭店。”她提醒。

    “吃习惯了你烧的饭菜。”他从微波炉里取出剩饭剩菜,拿了碗筷开始吃。

    “这两个月你是怎么习惯过来的?”她嘲讽。

    “所以你看我瘦得。”他端着碗起身走到靠在门上的江雨柔身边,让她看自己。“我是不是又黑又瘦?”

    江雨柔看他一眼马上移开目光,他又黑又瘦关她什么事情啊?看见莫逸辰依旧在大口的吃着饭,她自顾自的上了楼,打开客房的门,莫逸辰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在客房里,江雨柔去拎箱子,身后传来脚步声,莫逸辰跟了进来。

    “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你带走吧。”莫逸辰没有做声走过来打开箱子,

    江雨柔嘲讽一声,“怎么还要检查?”

    “我找一件衬衫。”莫逸辰说,“就是之前你给我买的那件,蓝色的。”

    “那是廉价货已经被我扔了。”江雨柔回答。那件衣服是她用自己的工资给莫逸辰买的,买回来才知道那件衣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还好莫逸辰没有嫌弃隔三差五就拿出来穿一下,这次收拾时候看见衣服袖口已经破了,她就直接扔了它。

    “你凭什么扔我的东西?”莫逸辰挑眉看着她,

    “衣服不是坏了吗?”

    “坏了也是我的东西。”莫逸辰有点无理取闹,“你得赔我。”

    “好吧,我明天去给你买一件好了。”江雨柔头疼,不就一件破衬衫吗,真是,万贯家产都留给她了还在乎一件衬衫?

    “这还差不多。”莫逸辰对她的回答很满意。“东西先放这边,等你把衬衫买回来了我再来拿。”

    江雨柔皱眉,没有反对,抬腕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莫逸辰听出了她话里的驱赶味道,很配合的离开了。

    江雨柔次日就去商场给莫逸辰买衬衫,跑了好几个柜台硬是没有看到相同的,她给莫逸辰去了电话,“衬衫买不到一样的你看怎么办?”

    “不可能买不到,你是不是不想买?”

    “一件衬衫,我至于吗?”

    “这可说不好。”他慢悠悠的,“你再找找看,我现在很忙。”说完啪地挂了电话,江雨柔看着手机有些恼火,她这是中邪了竟然为这衬衫的事情和他啰嗦,不买了,爱咋咋地。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