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43.我和你很熟吗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43.我和你很熟吗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刘子琪最近往莫家跑得很勤快,每次去都带上好多的礼物,莫家对她的心思自然很清楚,莫爷爷和莫爸爸不置可否,莫夫人和莫一婷则是表示了欢迎的态度。

    不过这两个人的欢迎对刘子琪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她感兴趣的是莫逸辰,每天往莫家跑的目的只是想和莫逸辰见面。

    莫逸辰离婚后把房子给了江雨柔,她以为她会搬回家了住。却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没有回来,他住在外面的一套公寓里。

    这个消息很意外但是也够刘子琪惊喜的,她心中有了主意。

    莫逸辰正睡得昏天黑地突然听到门铃响,这么早会是谁来,他穿着拖鞋打开门,竟然是莫一婷和刘子琪,两人手里拎着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哥,我们来恭贺你乔迁新居。”

    莫逸辰挡住门,“我不觉得有值得恭贺的必要。”

    莫一婷推开他往里钻,“来者是客,哥你挡住门也太不够意思了。”

    莫一婷朝着刘子琪挤眼,刘子琪跟了进来,两人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面,莫逸辰冷着脸转过身来,莫一婷献宝似的把手里的东西给他看,“哥,我们买了你喜欢吃的菜。子琪说要露一手。”

    莫逸辰不置可否,脸上半点笑容也没有。莫一婷有些尴尬,莫逸辰摆明的不喜欢她们来打扰,“子琪,我给你泡杯茶,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说着话装模作样的去找杯子,找不到开始咋呼,“哥,你的杯子和茶呢?”

    莫逸辰声音冷冰冰的,“没有杯子和茶。”

    “不可能,你不是最喜欢喝茶的吗?”说完知道不可能得到莫逸辰的回应又说了句,“那咖啡总有吧,你的咖啡放在什么地方?”

    “没有。”还是很冷淡的回答。

    “哥你怎么这样啊,这哪像过日子的样子。你干脆搬家里住好了,回家有照应。”

    “我自己过日子关你什么事情。”莫逸辰冷哼一声丢下她们径直进了卧室。

    莫一婷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突然看见莫逸辰的马克杯,她拿起来往里面倒了点水往刘子琪面前一放,“子琪,只有委屈你喝白开水了。”

    说着话马克杯上渐渐出现了图像,看清图像竟然是莫逸辰和江雨柔的照片时候,莫一婷白了脸。“真幼稚!婚都离了还留着这杯子干什么?”

    话音落下,莫逸辰突然从卧室里走出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杯子,“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倒水给子琪喝。”

    “这是我的杯子,我的杯子你懂吗?”莫逸辰提高声音,“你这么大的人了难道就一点常识都不懂,喝水的杯子是能够共用的东西吗?”

    “不就一个杯子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莫一婷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这样不给面子。

    “一婷,我不喝茶了,逸辰哥哥没有吃饭吧,我们先做饭。”刘子琪也是被刘家捧在手心里的人,可是面对莫逸辰的态度竟然脾气出奇的好。

    看着她们两人走进厨房,莫逸辰冷了脸拿着杯子进了卧室,过一会后他打扮整齐的走了出来,临出来时候还把卧室门给锁了,“你们吃过饭后记得帮我把门锁了,我有事情先走了。”

    “哥,今天不是礼拜天吗?”莫一婷追出来,

    “谁告诉你我礼拜天没有事情的?”莫逸辰反问一句,没有停留的大步进了电梯。

    莫一婷气得直跺脚,返身进了厨房,“子琪,我哥都走了,你还做什么。”

    “走了也得做啊,难道就这样离开。”刘子琪的脸上倒没有多少失落,她虽然和莫一婷差不多大,但是心计要好很多,今天既然已经来了,这戏就得唱下去,要不以后怎么接着演?

    莫逸辰直接开车去了江雨柔的家,把车停在别墅前,他走过去开始按门铃,门铃一遍遍的响着,却没有人理睬。

    他想起江雨柔礼拜天喜欢睡懒觉,现在这么早说不定她还在床上,于是放弃按门铃改为输密码,却没有想到,密码提示错误。

    该死,她竟然改了密码,虽然她改密码是正常的事情,可是他就是觉得别扭。

    莫逸辰返回车里坐了好半天,一直到中午都没有见到江雨柔出现,他实在等不下去了,于是给她发了条短信,“我过来拿衣服,你在家吗?”

    不一会江雨柔的短信回来了,“我不在家,改天你再来拿。”

    莫逸辰不死心,“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玩!”

    “相亲?”他马上发了条短信过去问。自从那天在餐厅遇见她相亲后他最怕的就是这事情。

    等了好一会一直没有回答,莫逸辰按耐不住的打了她的电话,江雨柔的声音听起来你不大高兴,“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回我短信。”

    “我没有时间。”

    他正想说话,一个清晰的男声传进听筒,“谁啊?”竟然是何舟庭的声音。

    “做广告的!”江雨柔没有好气的回答,说完很干脆的挂了电话。她竟然说自己是做广告的,莫逸辰鼻子都气歪了,可是却完全找不到发泄的理由。

    江雨柔昨天就和几个老师约好了去爬山,到了才发现何舟庭竟然也在,一行人在山上呆了大半天,下山时候大家提议一起去吃饭,她没有反对,一顿饭吃出来又有人提议去k歌,从ktv出来已经是深夜时分,何舟庭送她回家。

    她没有想到莫逸辰竟然会在她家门口呆到那么晚,看见何舟庭那么晚送江雨柔回来,莫逸辰气坏了,碍于现在身份也不好发作,等何舟庭离开,他马上从车上窜下来,拦在了江雨柔面前,“今天都干什么去了,现在才回来?”

    “和你有关系吗?”江雨柔皱眉。

    “我在这里等了你一整天。”

    “是因为拿衣服吗?我不是告诉你让你改天过来拿?”江雨柔没有半点的同情。伸手输入密码看见莫逸辰还站在身后没有要走的意思,她皱眉,“不就是几件衣服吗,置于你等到现在?”

    “是衣服的问题吗?”莫逸辰有些火大。

    “不然呢?”

    “我是担心你这么晚不回家才在这里等的。”

    “谢谢你的担心,不过现在我安然无恙回来了,你是不是该走了。”说完这句话莫逸辰依旧没有走的意思,江雨柔瞪他,“你不会是现在要拿衣服走吧?”

    “不是。我的车坏了。”

    江雨柔回头看一眼他的车,“打电话让你的特助来接啊?”

    “时间太晚了。”

    “你早干嘛去了?”江雨柔推开门,见莫逸辰抬脚往里走她伸手推住他,“你别进来。”

    “我不是车坏了没有办法回去吗?你难道就忍心看我在车里呆一晚上?”这个理由实在牵强得可以。

    “放心,你可以回家的。”江雨柔拿出电话开始拨号,“你好,麻烦你帮我叫一辆出租车到梧桐水岸,谢谢!”

    听清她的电话内容,莫逸辰想死的心都有。

    次日下班回家江雨柔刚刚做好晚饭端上桌子,门铃响了,拉开门莫逸辰一头就冲了进来,“好香!”他吸着鼻子把一双拖鞋往地上一扔,然后换下。

    “你这是干什么?”江雨柔有些转不过弯来,没有见过到人家家里自备拖鞋的人,今天的莫逸辰让她大开眼界。

    “家里不是没有我的拖鞋吗?所以我带了一双。”

    “拿走你的衣服以后又用不着来,你置于吗?”江雨柔冷哼,

    莫逸辰没有理会她的话,换了拖鞋直奔厨房,“今天吃什么好吃的?”看见餐桌上面的晚餐,他露出谗言欲滴的样子。

    “莫逸辰,我今天只做了一点点晚饭。”看他去拿碗筷江雨柔阻拦。为了防止莫逸辰吃她坐在餐桌旁开始吃饭。

    莫逸辰拿碗筷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自然得有自知之明,“我坐这边看你吃。”他厚脸皮的坐在了餐桌旁。

    江雨柔拿起筷子吃了两口,旁边传来莫逸辰咽口水的声音,该死他肯定是故意的,一个人守在旁边咽口水让她怎么吃得下去,江雨柔气得放下筷子,莫逸辰凑过来,“为什么不吃了。”

    “没有胃口。”

    “你不吃我吃。”他把江雨柔刚刚吃的碗筷往自己面前一挪,开始大吃起来,这种脸皮厚的人真是少见,江雨柔气坏了,一把从莫逸辰手里把碗抢过来,自己吃了两口,听到莫逸辰在笑,“老婆,你这是在吃我剩饭吗?”

    江雨柔把碗 一推,直接走人了。

    莫逸辰慢吞吞的吃完收拾好后走到客厅,江雨柔靠在沙发上面喝牛奶,他一屁股坐下来,“老婆,我今天是来拿衬衫的,你买好了吗?”

    “不是和你说了,没有一样的吗?”江雨柔很头疼,突然接触到莫逸辰看她的目光里有异样,她心里明镜似的。

    把牛奶放在桌上,江雨柔歪着头,手托着下巴,象第一次认识他似的,左看看右瞧瞧,“莫逸辰,你现在多大了?”

    “马上要三十了。”他回答。

    “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不着急。”

    “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你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遇到合适的赶紧结婚吧,争取明年抱上儿子。”

    莫逸辰侧过身,眉头皱着,“柔柔,你今天怎么象我妈似的?”

    江雨柔冷笑,“对呀,这事应该是你妈妈过问的事。我想说的是,这么晚,你这样呆在前妻的屋子里,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又没做儿童不宜的事。”

    话音一落,两个人对视的眼神都情不自禁闪躲开了,

    “可是,我不想被人们说长道短。我还想嫁人的,莫逸辰,你拿着你的衣服……早点走吧!”

    江雨柔脸一冷,下了逐客令。

    莫逸辰没有拿衣服,而是装模作样的说突然想起有事情就落荒而逃了,看着他的背影,江雨柔苦笑,莫逸辰这一出又一出的她不是不懂,只是他早干吗去了?

    这晚上,莫逸辰躺在床上又一次失眠了,

    江雨柔提离婚的时候他是一点也不同意的,可是最后还是依了她的意思,不为别的。他当时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离婚不是不爱,而是把一切回归于原点。他要从零开始,一步步的开始追求她,不管这个过程如何艰难,他决不放弃。

    莫逸辰离婚后很久没有回家了,他回来了,莫夫人从二楼下来,看看莫逸辰的样子摇头,“最近怎么瘦了?”

    “工作太忙。”莫逸辰简单的回答。莫一婷也出来了,看见莫逸辰就开始诉苦,“哥,我为了你早上刚刚被爸爸骂了一通。”

    “哦。”莫逸辰只哼了一声。莫夫人见他态度冷淡只好问了莫一婷,“为什么骂你?”

    “我好几天没有见到子琪了,听说哥要回来就打子琪电话让她过来吃饭,被爸爸听见了,他说今天是家宴,喊一个外人来干什么。子琪怎么能是外人呢?”莫一婷撅嘴。

    “她本来就是外人啊!”莫逸辰回答。一句话呛得莫一婷说不出话来。

    莫夫人见莫逸辰态度冷淡只好换一个话题,“最近公司生意还好吧?”

    “还行。”莫逸辰。

    莫逸辰还是隔三岔五的来骚扰江雨柔,江雨柔发现她和莫逸辰离婚两个月,见面的次数竟然多达十几次,再算上电话和短信,和没有离婚相比没有什么区别。

    江雨柔很头疼,莫逸辰现在是什么意思,难得是因为得不到才想珍惜吗?

    她曾给他那么多次机会,是他自己放弃的,其实看他这副死缠烂打的样子她也不是没有心软过,可是考虑到他难免不会再故伎重演,她还是让自己硬下心肠来。

    大概是看她没有明确的表示讨厌他的接触,莫逸辰最近开始得寸进尺起来,竟然时刻的不分场合的骚扰她,一会要到她家拿换洗衣物,一会说书房里的电脑里有他公司的资料,他要过来拷贝,反正他的主意很多,进了家门就像癞皮狗,骗吃骗喝不说,还时不时的调戏下她,不惹得她发狂撵他,他是不会离开的。

    江雨柔很烦也很怕,莫逸辰这样不要自尊的纠缠很明白的情形,她怕自己又会沦陷到他的温柔里,决定彻底的和他了断,既然他不愿意拿走属于他的东西,那么她就亲自给他送过去,看他还能使什么幺蛾子。

    江雨柔刚刚有这种想法还没有行动,莫一婷竟然带着刘子琪找上门来了,莫一婷还是那么强势。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为什么离婚了还要缠住我哥?”

    “拜托你回去问问你哥,看看到底是谁缠住睡?”江雨有些火大。

    “这还用问吗,一定是你当初以为我哥非你不可提出离婚,没有想到我哥一点也没有挽留就成全了你,现在你开始后悔又主动的去联系他。”莫一婷还是那样的自恋。

    “我警告你,既然已经离婚就别想着回头,我们家永远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在莫一婷对她说这话的时候,刘子琪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江雨柔气得鼻子都歪了,她强忍住要摔她两巴掌的冲动,用力关上了门,想想觉得憋屈,凭什么她结婚时候受气,离婚还受气。

    因为生气她马上把莫逸辰的东西打包让快递公司给寄了过去,做完这一切,她舒心了一把,总算和莫逸辰彻底了断了,以后的生活肯定清净了。

    让江雨柔没有想到的是,她早上刚刚把东西寄过去,晚上东西原封不动的被快递送了回来,快递说主人拒绝签收。

    江雨柔气得鼻子都歪了,恶狠狠的拨打了莫逸辰的电话让他滚过来把东西取走,不取走她就扔了。

    莫逸辰很淡定的听她咆哮了一通,然后再慢条斯理的回答,“我现在人在外地,等我回来再说。”

    江雨柔气得啪的挂了电话,这肯定是莫逸辰的借口,她恨得牙痒痒的,心想莫逸辰要是再过来她一定会把东西砸他头上再撵出去,不过大概是他真的人在外地,那个电话后还真的没有再出现在江雨柔眼前,她终于难得的舒了口气。

    景城大酒店一年一度的年会举行,邀请了众多的嘉宾,林默涵也在邀请之列。

    晓嘉今年才进入景城工作的,是第一次参加景城的年会,她特意去做了新发型,还买了衣服。

    看看时间差不多晓嘉很是淡定的穿好衣服,化好妆,踩着高跟鞋直奔年会会场。

    晓嘉赶到年会的地点时候不早也不晚,在场的人有眼熟的,也有不认识的,不过各个都衣着光鲜,一看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晓嘉和几个熟识的人打过招呼后,就在一边静静的坐着喝茶。

    突然看见门口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林默涵,紧跟着林默涵的竟然是大着肚子的陈清若,晓嘉脸色微变,她知道邀请的嘉宾里有林默涵,不过没有想到林默涵竟然会带着大肚子的陈清若出席这个年会。

    林默涵本来不是不带陈清若出席的,可是却被她看见了邀请函,于是去磨了林夫人,说想来见识下,林夫人又去找了林默涵,受不了母亲的唠叨,于是林默涵只好带她来了。

    陈清若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对什么都新鲜,为了表明自己和林默涵的关系,她紧紧的挽着林默涵的手,一副生怕别人不知道的样子。

    晓嘉垂下头不去看那两个人,林默涵心不在焉的由陈清若挽着自己的手臂,突然视线落到晓嘉身上,见晓嘉低着头,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他是喜欢晓嘉的,不然当初也不会花那么大的力气追求她,还和她结婚。看见晓嘉时候,他下意识的放开了陈清若的手。

    看见林默涵把目光落在晓嘉身上还放开了自己的手,陈清若心里不乐意了,林默涵虽然同意说要和她登记,但是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最让她介怀的是林默涵在林家的房间里,竟然还放着晓嘉的照片。

    陈清若心想,今天一定要给晓嘉一个难堪,于是她挽着林默涵的手向晓嘉走了过来。

    “文小姐一个人?”她主动打招呼,

    晓嘉淡淡的看她,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故意的,故意显摆,故意想看她的笑话,晓嘉没有理会她,起身准备离开。

    陈清若可不想这么放过她,“我们马上要结婚了,到时候请文小姐一定要出席我们的婚礼。”

    “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晓嘉看向她,“我和你很熟吗?”

    “文小姐,我只是一片好心。我知道和默涵的事情你不高兴,可是现在都这样了……”

    “我不高兴?”晓嘉本来想走的,听她这样说站定了,“你得搞清楚,林默涵是我不要的,你既然甘愿捡别人扔的垃圾没有人拦你,只是拜托别在扔垃圾的人面前显摆,这样显得你很可悲。”

    旁边有人听到了晓嘉的话,都把目光看了过来,“你。”林默涵显然没有想到晓嘉会这样说,一时间气得脸色大变。马上反辱相讥。

    “文晓嘉,是不是因为爷不要你所以你心情不好啊?你是不是后悔了?”

    “文晓嘉,你怎么躲在这里?”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晓嘉看过去,竟然是楚朝阳。“你让我好找。”他带着责怪的口吻温柔的看着她,大手则往晓嘉腰间一带。

    林默涵在看到楚朝阳握住晓嘉手的时候,表情变了变,他上次虽然和楚朝阳打了一架,但是并不认识楚朝阳,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医生。现在看他出现在这种场合心里有些不解,不就是一个医生吗,为什么他身上散发的气度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就连他这个豪门公子都产生了自叹不如的感觉。

    晓嘉不明白楚朝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很巧合的帮自己解围,但是她不是不识趣的人,即使这个时候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她也不会置帮助自己的人于难堪之地,她对楚朝阳笑了笑,“你怎么才来?”

    “要喝点什么?”楚朝阳很温柔。

    “不用,谢谢。”她对着楚朝阳露出一个明媚的笑,这时候景城的老总楚卫走了过来,“朝阳,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会来。”

    “既然答应了要来且有失信的道理!”楚朝阳笑。林默涵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没有想到这个楚朝阳竟然认识楚家的人,楚家的后台可比林家大多了,看楚卫对这个人的亲热,很显然的也是身份不一般的人,只是为什么他却不认识?

    晓嘉对楚朝阳的身份也很吃惊,楚家的背景她自然也是听说的,楚卫亲自过来招呼的人很显然的不是一般的人,一个林默涵已经让她很受伤了,她可不想再和豪门的人扯上关系,于是马上拿起自己的包,“你们先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楚卫对着林默涵微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目光看向楚朝阳,“老爷子也来了,你过去打声招呼吧。”

    楚朝阳点头跟着楚卫一起离开了。

    陈清若没有想到羞辱晓嘉竟然没有成功,因为不知道楚家是什么来头,她轻声问林默涵,“刚刚这位是?”

    “景城的老板。”林默涵沉了脸回答。刚刚楚卫的样子压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可是却对楚朝阳热情的紧,很明白的事情,这个男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陈清若看着楚朝阳的背影,眼中带了些阴霾,文晓嘉竟然能够再攀上高枝着实让她吃惊,想想晓嘉刚刚的话,她是捡她扔的垃圾,文晓嘉!文晓嘉!陈清若心头暗恨,她可不想这样输,于是找了个借口也去了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的门,文晓嘉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她看了眼镜子前的自己,长得虽然不是随心所欲,但是也不是倾国倾城,要说那楚朝阳对自己一见钟情,心生怜惜,所以解救自己的困境。还不如让她相信自己现在出门右拐,买一张彩票就能中头奖。

    打开包,拿出手机准备给江雨柔电话,却看到陈清若跟着进来了,在这个小空间里,文晓嘉懒得理会陈清若,转身准备出门。

    “文晓嘉,难怪你离婚离得这么痛快,是不是早就已经勾搭上了那个医生?”陈清若对着镜子照了照,“你之前一直在骂默涵负心,其实你也不过是一个出轨的女人。”

    文晓嘉脚步一顿,好笑的看着陈清若, “陈清若,你要是想坐稳林太太的位置那么就多注意你的嘴,林默涵和他那个妈可是极品中的极品,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嘴脸,肯定会扫地出门的。”

    “哼,”陈清若理了理头发,“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男人嘛,靠的是哄,而不是逼,你要是肯哄着林默涵,不要逼他,至于走到今天这步吗?至于林默涵的妈,也是需要哄的,我的耐心比你好太多,最重要的是我有你没有的东西。”她骄傲的挺了挺肚子,“俗话说母凭子贵,只要我平安生下这个孩子,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晓嘉看着陈清若,没有说话,她没有想到陈清若会说出这种话,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说,陈清若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林默涵和他妈的确需要哄,还有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想到孩子她心里有些疼痛。

    陈清若见文晓嘉不说话,嗤笑一声,“怎么,你也觉得自己输了?心里是不是很难过?”

    文晓嘉眨了眨眼,“你觉得我有必要为了一个这样的极品难过?”陈清若脸上的笑容僵住。

    “我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什么要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争来争去算来算去,平白的丢了自己的脸,”文晓嘉笑了笑,“我应该感谢你,让我认清了林默涵的嘴脸,只是你确定就能一辈子抓住他?陈小姐,比你年轻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也许现在林默涵就在什么地方养着一个情人也说不定。”

    “你担心的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陈清若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你知道吗我肚子里怀住的是男孩子,自从知道我肚子里怀住的是男孩子后,默涵就搬回去了,你不知道现在他对我有多好,嘘寒问暖,看我腿肿还经常帮我按摩。”

    陈清若是故意刺激晓嘉的,林默涵搬回去是事实,但是压根就没有和她住在一起,当然更不会出现帮她按摩的情况。晓嘉面上云淡风轻,但是心里却风起云涌,“我可不可以把陈小姐左一次右一次的提到孩子理解成为心虚?做人得低调,高调会出事的,以陈小姐从前的历史,要是让林默涵知道陈小姐到处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你会死很惨的,还有陈小姐就这么确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林默涵的种?我听说陈小姐在这之前可是脚踏好几只船的?”

    陈清若没有想到晓嘉竟然知道她的丑事,脸色当时就变了,“你这是污蔑,是赤裸裸的嫉妒!”

    “我嫉妒你?”晓嘉脸上的笑意加深,“这么说你不认识易钢?没有和他上过床?”见陈清若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难看,晓嘉知道说到她的痛处了。

    “陈清若,我警告你,以后看见我最好离我远一点,要是惹毛了我把你那些丑事告诉林默涵,你知道后果的?说完这句话她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晓嘉走出洗手间看到楚朝阳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见她出来迎了过来,她正奇怪时候,看见林默涵出现在他身后。

    晓嘉晓嘉看到楚朝阳时只觉得头疼,在看到林默涵时,已经开始觉得胃疼了,楚朝阳笑盈盈的走过来,“去一个洗手间都这么长时间?”这话颇有些埋怨的味道,但是却恰到好处的让人感觉到了他们关系的不一般。

    林默涵的脸色变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晓嘉,他一直拖着不和陈清若领证,就是心里有一丝期盼,希望晓嘉过得不好,希望她想起他的好回头求她,可是现在很明显的,晓嘉压根不会回头。

    “你还是和当初一样喜欢到处勾引男人!”林默涵恶毒的对着晓嘉吐出这句话,然后昂首从她身边走过。

    晓嘉气的扬手就想抽他一记耳光,却被楚朝阳拉住了,“亲爱的,难道这位就是你当初告诉我的那位种马丈夫?”

    晓嘉有些惊讶,她什么时候和他说过这句话?“你眼光真不咋滴!”

    林默涵肺都要气炸了,他真想一拳捣在楚朝阳脸上,可是想想当初在医院里和楚朝阳打架时候没有讨到好,马上控制住了,恰好陈清若也走了出来,他上前扶住她的腰,“累不累?”

    陈清若有些受宠若惊,林默涵什么时候对她这样关心过,她自然知道是因为晓嘉的关系,不过她素来就是一个演戏高手,于是把身子往林默涵身上一靠,“不累!只是宝宝刚才又踢我了。”

    “这小子真不乖,等他出来时候我替你报仇。”说着话他还伸手去陈清若的肚子上面摸了摸。

    这深情款款的对话及温情脉脉的动作让晓嘉脸色一变,而她旁边的楚朝阳在听到这话时候却是一脸的嘲笑意味,看见晓嘉的表情她收起嘴角的嘲笑,眼睛里带着一丝的阴翳把晓嘉带走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