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52.事情败露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52.事情败露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回到家里洗了澡,江雨柔还是觉得心理闷闷的,她在浴室泡了好长时间的澡,最后是莫逸辰敲门进来硬把她弄出去的,躺在床上裹着柔软的被子,她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莫逸辰爬上来把她手里的书取走,“老婆,时间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我睡不着!”这是实话,今天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没有想到莫母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成见,虽然她反击了,但是想到以后这样无休止的家庭斗争,就会有一股无力的感觉。

    “放心,一切有我呢!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他把她拉进怀里,低沉的声音带着安慰,她的心莫名的安定下来,就这样被他搂在怀里沉沉的睡着了。

    有的人虽然经常见面但是却认定永远不会有交集,林默涵对江雨柔来说就是这样的人,自从他伤害晓嘉的那一刻起,江雨柔就已经自动把他划到了陌生人的名单里,他是莫逸辰的发小,难免不和莫逸辰见面,但是对于江雨柔来说他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这个陌生人竟然来找她了。

    “嫂子!”

    江雨柔掀了掀嘴角,“有事吗?”她本来想称呼他林总的,后来想想没有必要,什么也不称呼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路边拐角处是一个咖啡厅,江雨柔随着他进了咖啡厅,“嫂子喝什么?蓝山还是卡布奇诺?”

    “谢谢,给我来杯白开水。”江雨柔对着服务员说。然后转头看林默涵,“什么事情?”

    “嫂子了解陈清若这个人吗?”

    “不了解!”她回答得很干脆,林默涵这是后知后觉吗,陈清若和她是一个学校的人又不是秘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她?早干什么去了?

    “她是不是一直作风就有问题?”

    “这话什么意思?”江雨柔嘲讽的一笑,“一个明知道别人有家庭还上赶着往上凑的人,你觉得她的作风有没有问题?”

    林默涵涨红了脸,“我现在很后悔,当初要是早来找嫂子就好了。”

    “林默涵,不用说这些没有用的,我一直就未曾离开s大半步,我的电话你也有,如果你真的有过哪怕一点点的想法,都不会到现在。”

    “我当初是鬼迷了心窍了,嫂子,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晓嘉?”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能。”江雨柔回答得很干脆,如果是当初刚刚出轨时候他来求情,她或许会帮他。“林默涵,既然已经和陈清若结婚了,就考虑好好的过下去,虽然我对你很不满,但是既然你现在和她有了孩子,就不应该再想着和晓嘉破镜重圆,这样真的很不道德!”

    江雨柔一点也不同情林默涵,甚至还更厌恶,这个男人既然放弃晓嘉开始全新的生活就应该有担当,他这样左右摇摆像什么?江雨柔突然觉得他是真的活该,她想说,林默涵其实你和陈清若真的是一类人,你们的结合是老天开眼。后来想想这话太伤人,于是没有说。反正晓嘉已经不打算回头,说什么都没有意思。

    林默涵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但是还是被江雨柔的干脆弄得有些灰心,他和晓嘉这辈子看来永远不会在交集了。

    自从那天晚上和陈清若闹过后林默涵这段时间都没有回来过,林夫人很担心一直在陈清若面前不停的唠叨这事情,陈清若担心孩子身份被发现,唯唯诺诺一点也不敢顶撞,憋了不少的恶气。

    中午时分林夫人给林默涵去了电话,让他晚上回来吃饭商量孩子手术的问题,林默涵同意了。

    挂了电话林夫人马上吩咐管家安排人准备晚饭,强调多准备林默涵喜欢的菜式,看看时间还早林夫人出了趟门,林夫人去做了spa出来时候等候的司机给了她一个信封,说是一位先生交给他的一定要让他亲手交到林夫人手里。

    林夫人吩咐司机开车的同时拆开了信封,发现里面放着几张照片,林夫人漫不经心的从信封里抽出照片,当看清楚照片后她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

    林夫人攥紧照片,扫了眼开车的司机,见他只是专注开车并没有注意自己,她控制住自己把照片重新放回信封里,然后再放进了自己随身带的包里,做完这一切她靠在椅背上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原来是想平息一下心情,却发现没有什么用,她感觉手乃至全身都在不停的抖动。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车子到林宅,林夫人不等司机开门就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她用比平时快了几倍的速度进了客厅,客厅里陈清若和管家正在聊天,听到有人进来汇报,“夫人回来了!”

    这话让陈清若和管家赶紧站了起来,林夫人匆匆的进了客厅,陈清若露出讨好的笑容对着林夫人喊了一声“妈”没有得到回应,林夫人拎着包快速的上了楼,然后楼上传来重重的一声关门声。

    陈清若脸上讨好的笑容隐去,她和管家对视一眼用嘴形骂了一句,“死老太婆!”管家对她摇摇头,识趣的退了出去。

    把房门锁上,林夫人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信封,开始一张张仔细的看里面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一张大床,两个赤 身 裸 体的男女正在抵死缠绵,各种姿势,各种纠缠,不用林夫人费神,她只一眼就看出了照片的女主角是儿媳陈清若,那个和她纠缠的男人看不清楚正面,但是林夫人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儿子林默涵。

    林夫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照片,照片的像素并不高,有些模糊,估计应该是手机拍摄的,照片里的陈清若表情沉醉,那副淫荡的表情让林夫人直想吐。

    做梦也没有想到表面上看起来温柔美丽的陈清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不由得想起儿子那天晚上的失态,摔了那么多的东西,还恶狠狠的吼她,说都怪她,当时想不通挺委屈,现在一结合马上明白,儿子这是在怪她,要不是她施压陈清若怎么可能会成为林太太。

    这样看来陈清若红杏出墙的事情儿子应该是知道的,难怪他自那天后再也不回来,自己的老婆和人通奸,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对自己的妈妈也是难以启齿的,想到自己应以为傲的儿子竟然被人戴了绿帽子,林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她打开房门,站在二楼叫陈清若到自己房间来,陈清若看见林夫人的脸色不好看已经猜到肯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她忐忑不安的进入林夫人的卧室,推开门一个东西就砸在了她的脸上,林夫人压低声音咆哮,“不要脸的贱人,你能解释下这是什么东西吗?”

    照片砸到陈清若脸上,火辣辣的,她揉了下脸捡起来,当看清照片后也呆了,照片里的画面她自然熟悉,是那天晚上喝酒醉了和易钢苟合的情形,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易钢会把这个拍下来,看见她愣神林夫人压低了声音的骂,“你竟然是如此放荡的女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妈,不是这样的!”陈清若想解释,但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是这样的?你敢说照片里的人不是你?”林夫人咬牙走过来捡起照片又摔在她脸上。

    “这里面有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难道我的眼睛是瞎的吗?你和一个男人光着身子误会到一张床上了?还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你一样的人?”林夫人恶狠狠的盯着她。

    “我也不知道,但是妈,你要相信我。”

    林夫人见她神情不安,目光闪躲,又说不出什么能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心里明白这照片的事情肯定是真的,之前还存着一丝的侥幸,还以为会是搞错了,还希望她能够解释清楚,现在确定下来只觉得更加的恶心,林夫人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人,何时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于是对着陈清若左右开弓就是几记耳光,边打边骂“我林家容不下你这种不知道廉耻的骚货,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滚!赶紧滚!”

    陈清若挨了几个耳光,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站在林夫人面前,“妈,我是你儿媳妇,你让我滚去哪里?”

    “你滚去哪里都和我没有关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马上……”林夫人用手指着门,她现在是一秒钟也不想看到这个恶心的女人。

    “我不走!”陈清若用手捂住脸。

    “你是不是以为和默涵领了结婚证就硬气了?我告诉你,我可以让你领结婚证,同样可以让你拿到离婚证,快滚!”

    陈清若自然不会这么认命的滚,而是继续站在那里低头垂泪,嘴里一直在说着,“妈,这都是别人栽赃陷害我的。”

    “别叫我妈,你这个贱人,想恶心死我啊!”林夫人喝住她,“为什么别人要栽赃陷害你?”

    “我也不知道!”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能够过关,你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丑事,就应该想过会有今天,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

    “妈,我是无辜的,你不能只凭几张照片就判我死罪!”不到最后一刻陈清若不轻言放弃。

    林夫人却再也不能忍受,便用手去推她,陈清若刚刚才尝过她几巴掌,现在脸还肿着,以为她还要出手打自己,下意识的伸手一挡。

    陈清若这下意识的一挡没有挡住林夫人的手,反而碰到了林夫人的身体,林夫人以为她要还手,火上浇油,“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于是一把揪住陈清若的头发,使劲的拽着,一边拽一边用脚去踢她,陈清若吃痛,拼命的挣扎,两人一起摔倒在地毯上。林夫人年纪大了,又养尊处优,吃不住惯性,这一摔虽然没有多少疼痛,但是面子全无,恶狠狠的又去抓陈清若的脸。

    脸蛋可是陈清若的命根子,自然不能让她给毁容了,于是拼命的护住脸,两人在地毯上面纠缠。

    门在此时被推开了,林默涵出现在门口,看见地毯上面纠缠的两人,他疾步上前,一把把陈清若拖开,扶起林夫人。

    林夫人看见儿子来了,委屈得更什么似的,“默涵,这个贱人她打我!”

    林默涵进门看见的情形就是两人纠缠,自然不需要听陈清若解释,他本来就对陈清若厌恶,现在又见她动手打自己的母亲肺都要炸了。见陈清若准备爬起来,他一个嘴巴扇了过去,这一个嘴巴把陈清若又扇回了地上。

    林夫人恨恨的声音,“打死这个贱人,看她敢不敢再偷人。”

    林默涵一听母亲这话当时一愣,林夫人指着地上的照片,“你看有人把她偷情的照片寄上门来了,我们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林默涵看向地上的照片,看到照片上面陈清若赤裸着身子和男人纠缠,照片上面的姿势可是让他眼熟的紧,脑子里不自然的回忆起当初她勾引他时候的一幕,不就是这样的姿势和表情么?

    林默涵肺都气炸了,对着躺在地上的陈清若就是一脚揣过去,还不解气,又扑过去骑在她身上左右开弓的打,陈清若拼命的挣扎,奈何哪里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对手,因为她的挣扎林默涵更是手下不留情,一下比一下打得狠,林夫人一开始还在叫嚣让儿子使劲打,直到看到地上的陈清若不再挣扎,满脸是血才有些怕了,赶紧上前制止住儿子。

    林默涵坐在地上喘气,这脸可丢到家了,想到那天朱启涵的话,再想起陈清若的否认,这个臭婊子,明明是一个荡妇,自己却把她当纯情女,目光扫到地上的照片,眼睛里又闪着狼性的光芒,林夫人怕再刺激到他,赶紧捡了照片,开门叫人。

    管家和几个阿姨上楼来看见地上被打得不成人形七窍流血的陈清若吓了一大跳,林夫人冷着脸吩咐,“打电话叫张医生过来给她包扎!”张医生是林家的家庭医生。

    “夫人,还是送医院吧,……”管家看见陈清若的惨象建议。

    “你懂什么?医院人多嘴杂,你想搞得人尽皆知啊?”

    被林夫人一抢白,管家不敢做声了,只好去打了张医生的电话。

    张医生接到电话匆匆的赶来了,看见被打得不成人形的陈清若,他着实吓了一跳,马上对她进行检查,陈清若被林默涵打得浑身是伤,张医生看了也有些害怕,简单的处置过后建议林家赶紧送医院,晚了怕出人命。

    林默涵厌恶的看着陈清若,心里恨到了极点,但是毕竟事关人命,最后吩咐人把陈清若送到了医院。

    陈清若躺在医院里,浑身疼得她直抽气,林默涵下手还真是狠,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他这样下死手的打她,哪有一点点把她当人看的样子,更别说恩了,要是当初拿了别墅和车偃旗息鼓,怎么也搞不出这么多事情来,可是现在,房子和车子都没有了。

    陈清若很后悔,当初怎么就那么一根筋到底,非要想着要嫁人豪门,要是早点发现孩子不是林默涵的她也不敢有这种心思啊,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她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江雨柔打电话给晓嘉,谢谢她找楚朝阳帮忙说情,晓嘉很吃惊,做梦也没有想到楚朝阳竟然肯去说情,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楚家会买账。

    想到那天自己请他吃饭因为他不肯帮忙中途离去的事情,晓嘉有些脸红,于是打电话给楚朝阳约他出来吃饭。

    楚朝阳拒绝了她,说不想再被人放鸽子,如果她有诚意就亲自做饭给他吃。

    晓嘉是个直爽的人,也觉得自己上次有些过分,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当时的她就这么把人给撂在餐厅里离开了想想的确没有礼貌。于是决定亲自做顿饭补偿下楚朝阳。

    晓嘉提前给楚朝阳打了电话,约他晚上到她家吃饭,楚朝阳同意了,下班后晓嘉直接去了超市,选购了许多食材,回家挽起袖子开始准备饭菜。

    饭菜做到一半,抬腕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为什么楚朝阳还是踪影全无,她有些心焦,准备打电话询问情况,楚朝阳却先她一步打来电话,说准备出门的,又遇到一台手术走不开。

    晓嘉有些失望,做饭的兴致一下子没有了,凑合着把菜做好,却没有了食欲,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叹气。

    洗手做饭之前不是没有过,但是如此用心时候并不多,她有些气恼,是楚朝阳没有口福,既然这样姑娘我自己吃。

    她坐下拿起筷子开动,大概是做饭时候闻到油烟味道太浓,突然发现肚子没有吃东西却很饱,眼前一桌子的菜到明天她也吃不完,想想菜吃不完浪费,又想楚朝阳不是在医院加班么,既然这样不如把饭菜给送到医院给他吃,想着她就开始行动,找了几个饭盒出来把菜满满的装上,然后拎着出门开车去了医院。

    晓嘉到医院的时候楚朝阳还在手术室,她抓住一个护士打听了他做手术的地方直接把饭盒给拎到老手术室门口。

    晓嘉坐在椅子上面,等着楚朝阳,因为无聊她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楚朝阳和一起做手术的医生护士走了出来,他摘下手套,露出干净修长的手,看见走廊上坐着的晓嘉露出惊讶的神色,晓嘉见他出来赶紧收了手机,起身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楚朝阳的目光看向晓嘉旁边,看到打包好的饭盒,他露出会心一笑,大步向她走了过来。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把饭送到医院来,你别说我还真饿得前心贴后背,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楚朝阳高兴的拎起饭盒,示意晓嘉跟他走。

    看见楚朝阳和晓嘉说话,一起做手术的护士们露出羡慕的眼神,她们显然把晓嘉和楚朝阳的关系做了一个定论。

    晓嘉有些不好意思,她并没有马上跟上楚朝阳,而是站在原地有些踌躇,楚朝阳走了几步,见晓嘉没有动又回头招呼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口罩双手插在口袋里的人出现在走廊里,她急匆匆的走向她们,因为她奇怪的装束,晓嘉多看了她一眼,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

    楚朝阳见晓嘉还没有动,于是伸手来拉晓嘉,就在这当口,那个戴口罩的人也走到了她们身边,面对着她的晓嘉看见她走到楚朝阳背后时候突然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看见她手里寒光一闪,晓嘉用力的推了楚朝阳一把。

    那人的刀尖只是划破了楚朝阳身上的衣服,割伤了一些皮肉,那个人见一击不中,第二刀又跟过来了,楚朝阳一时间无法闪避,旁边的晓嘉想也没有想就扑了过去,听见刀子插进肉里的声音,听见楚朝阳的惊呼声,伸手一摸,身上黏糊糊的。

    刚好有保安经过,马上出手控制住行凶的人,有人开始打电话报警,楚朝阳声嘶力竭的命令赶紧准备手术,手术室的灯很快亮了,晓嘉被推进了手术室,行凶的人被控制,有人拉下她脸上的口罩,吓了一大跳,竟然是一张布满刀疤的脸。

    徐小雅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双手沾满鲜血,尽管被控制住还是给人以恐怖片的感觉。

    又失败了,为什么她的计划一直就没有成功过,“姓楚的,算你命大!”她对着手术室叫嚣,那癫狂的模样让人几乎怀疑她是一个精神病人。

    徐小雅的确是疯了,在坚强的人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她一直就是一个偏执狂,从前费尽心思的为了诸航一直看不到莫逸辰的好,

    后来好不容易从诸航事件中走出来,又认定了莫逸辰,她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费尽心思的接近莫逸辰有什么不妥,在她认为当初莫逸辰对她好就应该是永远的好,一直以为能够和莫逸辰成全好事,所以没有少做伤害别人的事情,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相搏。

    却没有想到孩子竟然会是莫书记的,这件事情给她的打击是巨大的,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莫夫人竟然还敢趾高气扬的威胁她,她恨得咬牙,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莫家造成的,于是想到了留在医院的脐带血,找上诸航和朱嫣然准备一起联手扳倒莫家。

    朱嫣然对莫家也是一肚子的怨气,自然和她一拍即合,眼看抱上大树马上就能成全自己的心愿,却没有想到竟然又节外生枝,不到遭遇强奸,又被破相,还遭遇巨额赔偿,并且无家可归。

    一下子从云端跌落的滋味不好受,徐小雅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她好恨。恨的咬牙切齿,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她?

    这些天来她不停的拨打朱嫣然的电话,她要问问她为什么要放她鸽子,为什么要中途放弃不对莫家动手。

    朱嫣然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徐小雅不甘心着魔似的一遍遍的拨,终于朱嫣然肯接她的电话了,她在电话里告诉徐小雅,不是她不肯帮忙,而是楚老爷子下令不准插手这件事情。

    徐小雅问原因,朱嫣然冷笑着起来,让她自己找原因,徐小雅自然是找不到原因的,朱嫣然于是明说了,问她是不是得罪了楚朝阳。

    徐小雅一头雾水,楚朝阳是谁?

    朱嫣然告诉她楚朝阳是楚家的私生子,但是却是楚老爷子心尖上的人,就是他找楚老爷子下令不准插手莫家事情的。

    徐小雅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什么时候曾得罪这样一个人,她追问楚朝阳是干什么的,朱嫣然回答他是一名医生,还告诉了她楚朝阳工作的医院。

    徐小雅马上来医院打探楚朝阳的情况,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他,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阻止让徐小雅好恨,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和她作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要和她作对,这个楚朝阳,她肯定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什么,为什么他要阻止她报仇?

    徐小雅不只是恨,还悔恨,要是她肯消停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毁容强奸,失去事业,连生活都已经成了困难,她的人生已经到了最低谷的阶段,特别是看到镜子里那张丑陋的无与伦比的脸,徐小雅崩溃了,脑子里一直都浮现出一个名字,楚朝阳,是他害的自己,既然姓楚的不让她好过,她也决不让他好过。

    于是她买了一把刀,出现在医院里。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