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55.报应来得这么快(二)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55.报应来得这么快(二)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林夫人躺在病床上面唉声叹气,门被推开了,陈清若出现在门口,“为什么不给我赡养费?”

    因为旁边有看护,怕家丑外扬,所以林夫人没有做声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她,陈清若摸准了她的心思,知道她要面子,于是冲进来闹了起来,“你以为我是文晓嘉吗,竟然一分钱不给的就想打发,马上给我钱,要是不给我把事情捅到媒体去,看你们林家还要不要脸。”

    “你敢!”林夫人白了脸,做梦也没有想过会被陈清若指着脸的威胁。

    “我为什么不敢,惹毛了我我把你们林家的丑事全部捅出去,你仔细想好了,是钱重要还是名声重要!”陈清若看见林夫人的气焰不那么嚣张知道自己肯定是捏住了她的七寸,于是更加的嚣张。

    “你这个贱货!”林夫人咬牙切齿的骂。

    “你才是贱货,死老太婆,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自己儿子不干净还要求别人干净,你当你林家是皇宫啊,你儿子是皇帝啊,一家子男盗女娼竟然还有脸要求别人。”林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她虽然刻薄恶毒但是都是针对别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当下气得从床上爬起来要去打陈清若。

    陈清若从前给她打是因为想留下来,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皮,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打,林夫人一个嘴巴过去被她一把握住手一推摔在地上,“死老太婆。你敢打我一个试试!”

    林夫人从地上爬起来又扑过去,两人扭打在一起,林夫人抓伤了陈清若的脸,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陈清若怒从心起,她一开始还只是想动动嘴皮逞一时快活,现在却是真的被惹恼了,于是不在避让,她年轻很快占了上风,林夫人被她一顿揍,揍过后,陈清若还不肯放过她,又掏出手机给她拍了照,临走时候恶狠狠的宣布,如果不马上给她钱就把这些照片发网上去,让人看她的笑话。

    出了口恶气后陈清若出了医院,想想自己还有首饰在林家于是打车去了林家准备拿回首饰,却没有想到里面的人竟然不给她开门。

    陈清若按了半天的门铃没有回应,于是恶狠狠的又给林夫人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她就恶狠狠的喊,“死老太婆,快让人给我开门,要是不开门,我就打电话给记者!”喊完这话,没有听到回应,原来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病房里林默涵咬牙切齿的摔了手机,他在公司接到电话说母亲出事了,于是急匆匆的赶到医院。进门看见林夫人一脸伤痕的躺在床上,一问这才知道是陈清若打的,林默涵气得七窍生烟,正在想怎么对付陈清若,她的电话过来了,听见陈清若在电话里的嚣张,林默涵的脸色黑得像墨,他摔了电话飞快拨了一个号码,“马上给那个贱货开门,该怎么对付她不需要我教你吧!”

    陈清若挂了电话你不到三分钟,林家的大门打开来了,陈清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还以为你刀枪不入,原来也是怕事情闹大的。”

    陈清若脸上的笑容冻结,只因那门打开又关上了,从门里走出几个人,都是林家的帮佣,这些人平时见她都是笑嘻嘻的,今天的脸色却有些让她感觉不一样,她正在想为什么不一样时候,那几个人一下子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

    陈清若瘫倒在地,脑子里嗡嗡的响,嘴和鼻子被打破了,有血往外冒,头皮上传来钻心的疼,好像是头发被扯下来了。

    出来的几个人抓住她一顿拳打脚踢,打完朝她吐了一口唾沫,“你尽可以去招记者,看看哪家报社的记者敢和你联系!”

    对她说完这句威胁的话后那几个人转身进了门,陈清若看着林家的大门突然感觉一阵寒冷,她刚刚敢给林夫人打电话是因为文晓嘉,她记得文晓嘉离婚时候林默涵本来是一分钱也不给的,后来因为媒体曝光后才给的钱,这让陈清若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能够凭舆论拿捏住林家,却没有想到是她想错了。

    当初晓嘉离婚时候如果不是楚朝阳插手,那些报道压根就不会见光,所以不是舆论强大,而是主导舆论的那个人强大。

    陈清若鼻青脸肿的回了家,回到家中发现家里一片狼藉,一问父母才知道刚刚来了一拨混混,无理由的对她家进行了一番打砸。

    父亲因为心脏病发作又被送进了医院,很明白的情形,一定是林家干的,陈清若气炸了肺,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说理的地方,林家再牛逼,怎么也不可能只手遮天吧,她要告,不把林家告倒台不罢休。

    陈清若说到做到,马上写了检举揭发信寄出去,却一直石沉大海,林家照样风光无限,而她却因为父亲的病急需用钱沦落到了卖房子的地步。

    陈清若那个恨啊,恨林默涵,恨林夫人,更恨易钢,她现在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父亲看病需要用钱,孩子看病也需要用钱,打听到易钢的住处她直接抱了孩子找去了,把孩子往易钢面前一放,“这是你的儿子自己养着!”

    易钢早打听了她的惨象,见她抱着儿子来并不相信,直到去做了亲子鉴定后才认下孩子。

    陈清若卖掉房子为父亲看病,却没有想到房子卖掉后陈父却没有撑下去,父亲死了,房子没有了,现在自己和母亲要沦落到流落街头的大地步,陈清若不想活了,她不能便宜林默涵,要死也要拉上他垫背。

    陈清若带上一把刀去了林默涵公司门口,拉上一条横幅就自残,林默涵公司在闹市区,这么人来人往的看着,林家就算是想堵也堵不了这么多人的口,这事情终于被曝光了,林默涵和陈清若的事情占据半个网络,有人还扯出了当年他抛弃晓嘉和陈清若搞上的事情,这事情被转来转去越发的不可收拾起来。大家都在看林默涵的笑话,抛妻搞外遇又害死自己的孩子,现在不但被戴绿帽子还替别人养野种,天大的笑话,人都说这是报应啊!现世报啊!

    林默涵不敢上网,不敢出门,他是多么骄傲又尊贵的人,想想自己身后一群人指着说他被人戴绿帽子,给人养野种,真心没有脸活啊。

    林默涵的事情闹得是沸沸扬扬,男人提到他的事情当成是调料,女人则是愤恨不齿,林默涵的爸爸也因为这件事情感觉脸面无光,特意回来把老婆儿子恶狠狠的骂了一顿。林家是大家族,兄弟姐妹特多,都是吃皇粮的人,其中以林默涵的爸爸职位最高,之前参加林家家庭聚会,林夫人昂首挺胸目中无人就像一天鹅,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后林夫人竟然托病几次不参加家庭聚会,她现在心里堵得慌,已经可以想象家族里从前被她瞧不起的人在背地里对她的嘲笑和编排,虽然人家不当面嘲笑她,但是看她那眼神,让高傲的林夫人实在没有办法忍受。

    晓嘉听说了林默涵现在的情形,她本来是愤恨他的,却在听到这荒诞的一切后没有了愤恨的心情,都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她曾经的确对林默涵恨得咬牙切齿,可是现在听说他的惨象到没有了什么感觉,娶了一个荡妇,再替别人养儿子,她可以想象林默涵此刻的样子。

    徐小雅疯癫住进了疯人院,脐带血被刘子琪的人取得莫夫人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却没有想到事情远远没有完,刘子琪一直在她面前只字不提脐带血的事情,莫夫人坐不住去问她,得到的回答竟然是脐带血在回来的路上被人夺走。

    这话让莫夫人又开始坐立不安,脐带血存在一天就是一个威胁,她马上把这事情告诉了莫逸辰,让他想办法查出脐带血的下落,莫逸辰接到她电话沉默好一会无奈的开口,“妈,你能不能消停一会?”

    “这事关系到你父亲的一生,我能不管吗?”

    莫逸辰苦笑,“现在不是脐带血的问题,是你的问题,你上次是不是出面把水利工程承包给了一家资质尚浅的水利建设公司?”

    莫夫人承认,“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收了对方多少礼?”

    “也没有多少,对方就送了我一条项链。”

    “你知不知道那条项链价值几何?”

    莫夫人自然知道项链的价值,就是因为太名贵,所以她才铤而走险的,莫逸辰头疼不已,“妈,你为什么就不能消停一点,你喜欢首饰完全可以像我开口,我给你的卡没有限额,你想怎么刷就怎么刷。”

    “这不是刷卡的问题,那项链不是钱可以买到的。”莫夫人说了实话,

    “你有没有想过那项链为什么钱买不到?”莫逸辰是真心累,这只不过是别人故意设的陷阱,她竟然就这么光脚往里跳下去了,“设计你的人叫诸航,是秦正杰的儿子,他张了网等你往里跳,就是想为他的父亲报仇。”

    “你说什么?”莫夫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逸辰,这可怎么办?我不是有意的。”

    “现在诸航已经把你收受贿赂的证据拿到手了,正准备检举你呢。”莫逸辰苦笑,

    “所以现在不是爸爸的问题,是你的问题,为了防止诸航把证据交给纪检委,我必须找他谈谈,至于爸爸的事情,清者自清,你不要去折腾行不行!”

    莫夫人彻底的哑巴了。

    莫逸辰非常头疼母亲的问题,他已经调查过了,那个贿赂莫夫人的人是诸航指派的,脐带血也在诸航手里,诸航这次是铁了心要把父母拿下。

    莫逸辰约了诸航见面,诸航这次明显的很得意,“莫逸辰,你也有今天!”

    “诸航,得饶人处且饶人且饶人。”

    “当年你对付我父亲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莫逸辰,风水轮流转,是时候让你尝尝我当年的痛苦了。”

    “诸航,当年就算我不吞并大华,也会有人吞并,你应该很清楚这点。”

    “不是大华的问题,而是我爸爸的问题,我说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要不是你我父亲怎么会死在狱中,所以我会以同样的方法对付你父母的。”

    “你父亲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莫逸辰,虽然不是你直接杀死了我父亲,但是你是那个幕后推手,这点你不会不承认吧?”

    “错!我并不是那个幕后推手,真正的幕后推手另有其人!”

    “你想推卸责任?”

    “不,我说的是事实!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我提供你幕后推手的证据,你把我母亲收受贿赂的证据给我……”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交易,只是那个幕后推手一直就是你,你又拿什么和我交换?”

    “诸航,你既然想报仇就应该去调查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你把目标放在我身上第一步就错了。”

    “你以为我会傻到听你的话?”诸航冷笑,“莫逸辰,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你还是不要再报有希望了。”

    “诸航,我觉得我们还是能做交易的,比如说你用王已纯接近何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把这个捅出去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莫逸辰很有底气。

    何峰一直在和莫家面和心不合,前段时间一直在让人收集莫书记的证据,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却突然的消停了下来,盯何峰的人给莫逸辰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何峰竟然在外面包养了情人,那个情人竟然是王已纯。

    莫逸辰很震惊,王已纯成为诸航弃子后就一个人回了她乡下的老家,莫逸辰听说她一直在养病,却没有想到养病的她竟然会偷偷的成为了何峰的情人。

    诸航和何峰这两个不交集的人因为王已纯的关系让莫逸辰警醒起来,他让人盯紧了王已纯,但是却没有看到她和诸航有过接触。

    难道王已纯接近何峰和诸航没有半点的关系?莫逸辰知道何峰的现任妻子是诸航的生母,联系到何峰妻子的身份他更加相信诸航不会害何峰,何峰的妻子是秦正杰的前妻,也就是诸航的生母,再怎么说诸航应该也不会撬自己生母的墙角吧?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