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56.准备同归于尽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56.准备同归于尽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不过诸航对何夫人的态度让莫逸辰有些吃不准,毕竟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诸航对何夫人有过接触,莫逸辰去查了何夫人和秦正杰还有何峰的事情,发现坊间有传闻说当初秦正杰为了贿赂何峰把自己的老婆送上了何峰的床,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老婆被何峰看上和她果断离婚后直接成为了何夫人,但是却没有帮上秦正杰丝毫的忙。

    何夫人和秦正杰在二十多年前其实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后来突然之间就抛夫弃子嫁给了何峰,他们分手的原因有几个版本,一个说是秦正杰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有一个是说因为秦正杰出轨导致离婚。

    秦正杰用夫人坐诱饵引诱何峰的事情应该不是事实,毕竟秦夫人变成何夫人后并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的好处,反倒在高官间有一种传闻是说何峰强上了秦夫人所以才导致他们离婚的,关于另外一个版本秦正杰出轨的说法也有待考察,秦正杰虽然处处用美色贿赂高官,但是自己本身私生活并不糜烂,和妻子离婚后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诸航拉扯大,这中间从来没有和别的女人有暧昧出现。

    莫逸辰觉得很奇怪,一个二十多年来从来不曾和女人有过暧昧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出轨,这中间肯定有原因。

    而且秦夫人嫁给何峰和秦正杰二十多年一直没有任何交集,就连她生下的孩子也从来没有去看过一眼,一看就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可是奇怪的是在秦正杰出事的前一年,何夫人竟然偷偷找人替秦正杰弄过一块地,何峰其人阴险狡诈,又卑鄙无耻,并且心眼还特别小,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容忍了何夫人的行为。

    三年前的事情莫逸辰是有记忆的,他动手收拾秦正杰时候是有人给他提供了大华的机密,所以他动起手来才会那样迅速快捷,所以大华才会倒得那样的彻底,当然他成功摧毁大华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当时的秦正杰正在因为贿赂事件接受调查无暇顾及公司。

    大华倒闭,秦正杰因为贿赂被收押。他本来罪不至死,顶多也就是坐几年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在监狱里自杀了。

    诸航因为秦正杰的死恨上了莫家,这次回来他频频四处活动目的一直都是莫家,莫书记为官清正,并没有什么把柄,唯一一次列外就是和徐小雅被算计的事情,那份保存的脐带血并没有被刘子琪的人取得,而是落入了诸航手中,莫逸辰知道诸航肯定会利用脐带血做文章,觉得这中间有问题,于是开始着手调查。

    这一调查竟然调查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有了这些东西他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诸航会和他做交易。

    “你就凭这个和我做交易?”诸航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我告诉你,整死何峰和那个女人是我对付你后要做的事情,既然你甘愿代劳我不反对。”

    “那是你的母亲!”

    “从她背叛我父亲丢下我的那天开始就已经不是!”

    莫逸辰没有想到诸航对何夫人竟然会恨到如此地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诸航这样子明显的是钻了牛角尖。“你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当年和你父亲反目的真正原因吗?如果这个你不感兴趣还有一个你更感兴趣的,那就是你的父亲为什么会被调查,又为什么死在狱中。”

    “这一切难道不是你的杰作?”诸航冷笑,“莫逸辰,别到处布迷魂阵,我不是三岁孩子,你这招没有用。”

    “你掌握的只是皮毛,而我查到的却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当然如果你想让真正的仇人逍遥法外,可以不用理睬我。”

    诸航怀疑的看着莫逸辰,后者的表情很淡定,他沉思半响后做了决定,“我只对我的父亲的事情感兴趣,换句话说就是你只能和我交换你的父亲或者你的母亲的证据,你的选择是?”诸航终于松口。

    莫逸辰淡淡一笑,诸航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中,“我选择和你交换我母亲的受贿证据。”

    何舟庭早上醒得早,开门出来发现父亲从他旁边的客房里出来,看见他掩饰的一笑,解释说是昨天回来得太晚不忍心吵醒母亲就睡在了客房,本来他不解释何舟庭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何峰这一解释他马上发现了问题的,最近这段时间好像家里不太正常。

    首先是他发现母亲经常外出,有一次深夜他回来了母亲还没有回来,其次是他在一次回家时候听到父母在争吵,在何舟庭印象里父亲和母亲从来没有争吵过,一直都是一副相敬如宾恩爱有加的样子,自从那次争吵后,母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从前他不回家她会一直在客厅等她, 可是最近他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除了这个就是每周的家庭聚餐,每个礼拜天何夫人都要亲自下厨做美味的饭菜犒劳他和父亲,可是最近礼拜天他回家吃的饭都是阿姨做的,母亲不只是不做饭,连人都不见影子了。

    何舟庭觉得很压抑,他隐隐觉得父母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下午的时候,何舟庭和几个朋友去喝茶,竟然在茶室外面看见了母亲的车,何夫人素来喜欢咖啡,怎么会到这边喝茶,何舟庭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往深了想,和朋友进入了茶室包厢,几人坐下后茶室服务员给他们端来了茶点,在开门的时候何舟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口一晃而过,脑子里马上有了对号入座的人,竟然是诸航。

    诸航推开隔壁包厢的门,目光冷冷的扫一眼里面的何夫人,然后走到她对面坐下,“找我什么事情?”

    “航儿!”何夫人的声音说不出的哀伤和愧疚,听在人耳朵里让人不免会有一丝的感伤,因此会感化。可是她对面的是诸航,从一岁起就失去母亲关爱的诸航,失去母爱的人很多,但是被母亲抛弃父亲还念念不忘的人不多,诸航从懂事起就看见父亲对着一张照片发愣,父亲的这种习惯一直到他长大知道照片的人还活着并且嫁给了另外的人,知道照片中的人抛夫弃子的那一刻起,诸航恨上了那个女人,特别是看到她所有的爱都给了另外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男孩子,诸航对她的厌恶已经无法用言语诉说。

    “何夫人,我叫诸航,不是你的航儿,你别搞错了!”他打断她。

    “我知道当初扔下你不对,当初是我错了,你就原谅妈妈吧。”何夫人对自己当初拋夫弃子的事情很懊悔。可是诸航却丝毫没有被她打动,“我没有妈妈,我的妈妈在当年她抛夫弃子时候就已经死了。”

    “当年的事情妈妈也没办法,要不是你父亲……”何夫人想解释,

    “别提我父亲,你没有资格提他!”诸航打断她,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何夫人白了脸,还是不死心,“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自己,要是当年肯听他解释……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现在说后悔不觉得太晚了点?”诸航面无表情,当年她为了莫须有的罪名就把自己的老公打入了黑名单,义无反顾的抛下儿子和那个男人结婚就已经把母子之间的关系了结,现在竟然还有脸回来找他说后悔。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错怪你爸爸了,我没有脸回头找你们,……”何夫人一脸的懊悔,她和秦正杰是大学时候的同学,她爱秦正杰死心塌地,秦正杰对她亦然,和所有大学时候恋爱毕业后分手的情侣不一样,他们经受了考验,最终幸福的结合了,结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可爱聪明的儿子,秦正杰的事业蒸蒸日上,一起都是好的,却不料一天晚上秦正杰出去应酬一夜未归,她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说秦正杰在外面有女人了,还让她去捉奸,她按照那个神秘人的提升赶到酒店,亲眼见证了秦正杰的出轨。

    她气到崩溃,为了报复秦正杰的出轨,她接受了何峰的示好,不顾秦正杰的苦苦哀求丢弃牙牙学语的儿子义无反顾的离婚和何峰结婚,结婚后何峰对她一直很好,但是她心里一直都有秦正杰的影子,她知道他从来没有结婚,知道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孩子拉扯大,秦正杰如果有绯闻出现她的心里或许会好受,可是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出现过绯闻,直到这时候她才明白或许当年是她误会了他,可惜一切皆已回不到从前。

    “那现在为什么有脸来找我了?我记得上次我已经和你谁得很清楚,我和你现在是陌生人,请你不要再走入我的生活!”诸航厌恶地扫她一眼,上次他被莫逸辰打得满头是血的时候这个女人也曾开车来示好,准备送他去医院,当时他也是这样拒绝她的。

    他诸航既然从小没有依赖过她,那么长大后就更不会依赖她,她打的好算盘,以为他会认她,做梦去吧!

    “航儿,你收手吧!我求你了!不要再做傻事了。他都告诉我了,这一切是你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何夫人只好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在她收到何峰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床照时候,她气晕了,她怎么这么命苦,一个男人也是出轨,两个男人也是出轨,因为愤怒她把照片砸在何峰的头上,和他大吵了一场。

    何峰并不意外,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王以纯和诸航的关系,知道他们肯定设计了他,他恨自己糊涂怎么就那么轻易的上了诸航的当,他很清楚诸航的目的就是要让她痛苦让他身败名裂,于是在何夫人发泄过后坦白了一切,还给她看了那个女人和诸航有关系的证据。

    “你原谅他了?他对你坦白你就原谅他了?”诸航一脸的不敢相信,当年的她压根不听父亲的任何解释就选择了离婚,而现在何峰和王已纯的床照很明白的摆在眼前可是何夫人竟然还能够如此的镇定。 “我想知道的是,当年你对我父亲一竿子打死,为何对姓何的反而会如此包容?他到底有什么好能让你如此包容?”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爱吧,我爱你的父亲,所以不允许他对我有丝毫的背叛。”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爱何峰?你不觉得这话听起来很可笑吗?”诸航露出鄙视的眼神,“你为何不坦白一点,大家都是明白人,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你爱慕虚荣,喜欢那个所谓的市长夫人头衔吧。”

    “不是这样的!”

    “那是哪样?”诸航咄咄逼人,“

    “航儿,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爸爸也对不起你,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我们没有办法回去,也没有办法后悔,我只想我请求你,不要把他出轨的证据交出去,只要你交出去他就全完了!”

    “你对他还真是情真意切,只是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诸航冷笑,他一直以为是莫逸辰搞垮了大华,一直把父亲的死归功在莫家头上,直到那天莫逸辰来找他,像他出示了一份证据,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全是何峰搞的鬼,“我不会答应你的!”

    “航儿!我求你了!”何夫人一下子跪在了诸航的面前。

    诸航冷冷地看着何夫人,“你为了那个男人竟然求我?竟然跪下求我?”

    “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你弟弟,你弟弟为人单纯,我不想让他遭遇你当年的痛苦,航儿,我求你了!”何夫人的确不是为了何峰求他,知道何峰出轨后她和何峰大吵了一架,也提出了离婚,却没有想到何峰最后竟然问她,“你想让舟庭和诸航一样吗?”

    何夫人自然不想,何舟庭虽然是她和何峰的儿子,但是却一点也没有遗传何峰的奸诈冷酷自私,何峰冷笑着问她,“我出轨是被诸航算计的,要是让舟庭知道我被算计出轨,他该有多伤心,最主要的是要是诸航把这一切捅出去,何家就完了,何家完了,意味着舟庭要和诸航一样经历一次痛苦,舟庭的单纯你认为他能承受住?到时候不是我坐牢的问题,而是舟庭从此颓废一蹶不振的问题。”

    何夫人自然不愿意让何舟庭的人生变成那样,所以她只好来求诸航,就算是知道自己被利用她也要来求诸航。

    “我没有弟弟!”诸航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是你和何峰生的孽种,我恨不得吃何峰的肉扒他的皮,又怎么会承认你和他的儿子是我的弟弟?”

    “航儿,当初是妈妈的错,你恨我背叛你的爸爸,我可以理解,可是这和何峰还有舟庭又有什么关系?”

    “你难道从来没有怀疑当年的事情,难道就从来都没有想到我父亲为什么会出轨,难道就从来也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坐牢,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自杀?”诸航逼视着何夫人。

    何夫人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惊,“难道这中间还有别的隐情?”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父亲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是你造就了他的死亡!”诸航往何夫人面前扔了一个东西。“你自己看看吧!”

    何夫人打开看完里面的内容,脸上浮现出不敢相信的神情,“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连续说了好几遍后她的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

    晚上的时候何舟庭回来得特别早,到家时候发现何夫人还没有回家,阿姨做好晚饭叫他下去吃饭,何舟庭走进餐厅发现竟然只有他一个人,何市长和何夫人都没有回家,何市长不回家肯定是有事情,但是何夫人不一样,他给何夫人打了电话,却显示关机,何舟庭一个人闷闷的吃了晚饭,吃过晚饭后他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等父母回家。

    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可是父母都没有回来的迹象,他又给母亲打电话,发现仍然还是关机了,又坐了一会后他打了个呵欠,感觉困意袭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何舟庭睡得不是很沉,在朦朦胧胧中他听到了汽车回来的声音,他猜测应该是父母回来了,于是放下心来翻个身继续睡。

    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听见二楼传来一个声音,好像是什么砸碎的声音,何舟庭一个激灵,彻底的清醒过来了,他侧耳细听,一切好像又安静下来了。

    因为这声音何舟庭的睡意消失了,他感觉有些口渴,于是起床去倒水喝,走到二楼时候突然听见书房里传来声音, “何峰,你竟然骗我!你竟然骗我!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何夫人的声音带着怨毒,咬牙切齿,何舟庭一愣停下了脚步。母亲一直都很温柔,怎么会突然歇斯底里,他放弃喝水,像书房走去。

    何市长的声音有些焦急,但是还没有失控,他压低声音,“佩云,你冷静下!庭儿在睡觉呢!”

    “我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何夫人很激动,不过还是压低了声音,“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你骗了我这些年,我认了,为何你要对付他,他到底招惹你什么了?”何夫人看到诸航提供的证据气得在茶室晕了过去。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秦正杰竟然是何峰搞垮的,她自从和秦正杰离婚后就一直没有任何交集,她恨死了秦正杰的出轨,恨的咬牙切齿,俗话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何夫人一直不肯原谅秦正杰,因为恨她从来没有把他从心底抹去,反而是越藏越深,二十多年过去,秦正杰一直孑然一生,身边连一个红颜知己也没有,当年她出轨的女人也没有和他有交集,其实何夫人一直恨着他的原因是因为当年和他发生暧昧的女人在医院死于难产,而秦正杰竟然把她的女儿接到家里抚养,那个女儿就是徐小雅。

    何夫人认为徐小雅是秦正杰和那个女人的私生女,所以这种恨意一直滋长着,直到秦正杰带着徐小雅出入高官宴会,这时候何夫人突然发现不对,没有一个父亲会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做交际花,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后来秦正杰找了她,何夫人这才知道当年是那个女人算计了秦正杰,那个女人对秦正杰一直都有爱意,凑巧抓住机会算计了他,秦正杰恨那个女人让他妻离子散,于是把她的女儿养在身边,让徐小雅作为棋子一方面是在报复那个女人当初拆散自己和妻子,一方面则是他的确需要一个人为他做这些事情。

    真相揭开,何夫人悔不当初,做梦也没有想到白白的恨了秦正杰这些年竟然是个错误,可是她已经不能回头,不是因为贪图市长夫人头衔,而是因为儿子何舟庭,因为误会冰释,秦正杰和何夫人开始偷偷的见面,恰逢秦正杰公司在房地产上遇到麻烦,和另外一家有实力的公司争夺城建的大工程,何夫人听说后就出面找郝副市长疏通关系,让秦正杰取得了s市城建的大工程。

    一直以为从此秦正杰会更加的顺风顺水,却没有想到秦正杰会因此受到调查,身在商场打拼这些年,秦正杰自然没有少行贿,有人抓住他的事情大做文章,秦正杰于是被调查,因为害怕牵扯出何夫人,秦正杰抗下了所有的事情,却不料他就算坐牢也有人去牢里找他,威胁他要把何夫人帮助他的事情捅出去,还给他出示了一组他和何夫人在茶室相拥哭泣的照片,那次是两人冰释误会后下意识的拥抱,但是足以让人浮想联翩,秦正杰自然不愿意连累何夫人,于是选择了自杀。

    “佩云,现在要搞垮我的人很多,你不能中了别人的奸计。”何峰继续想以温情打动她。

    “你以为我会再相信你的这些说辞?”何夫人气不过,没有想到到现在他还在否认,“你背后算计秦正杰,设计了当年他的出轨,让我因为误会和他离婚,然后恰如其分的出现在我身边让我因为恨选择嫁给你,知道我和秦正杰冰释误会后,你又算计他的公司,逼得他破产,最后你还不放过他,竟然又追到牢里逼死他,何峰,你太狠毒了,你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何夫人声泪俱下。

    “你别听别人胡说,那些都是别有用心的人污蔑我,我没有算计你,秦正杰的一切和我没有关系。他的公司倒闭是莫家做的,至于死他是自杀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何峰还在辩解。

    “你还要不要脸,这些年来,你和莫书记明争暗斗,你想置身事外于是买通秦正杰公司的人把大华的机密卖给莫逸辰,让他因为恨秦正杰出面搞垮秦正杰的公司,后来你又派人到狱中威胁秦正杰,你以为你做得隐秘就没有人查到吗?”何夫人气得发抖,“我告诉你,你的一切证据都被人取得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佩云,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啊!”何峰终于不再抵赖,“佩云,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记得那年夏天么,我第一次和秦正杰到你家去的那一年,当时你拿着一本书坐在井台边,看得是那样的专注,你头上是绿油油的葡萄架,当时的情形就像是一幅画,永远的镶嵌在了我的心里。我说服自己你是秦正杰的女朋友,说服自己不能爱你,可是却一直控制不住自己!”

    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三秒,而他爱上兰佩云却只有一秒,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可是她却是秦正杰的女朋友,在他们没有结婚时候他曾想过无数办法想拆散他们,却终究没有能够如愿。

    后来他们结婚了,他以为可以忘记她,却没有想到那种疯狂的执念竟然一日强似一日的啃噬着他的心。

    何峰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会疯的,他拼命的工作,但是只要空闲他就会想她,不由自主的想她,她结婚后生了一个儿子,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他却整夜失眠,靠服用安眠药才能睡眠。

    凑巧徐小雅的母亲对秦正杰势在必得,于是他们合计了一出戏,成功让秦正杰出轨,何夫人因为爱秦正杰不能容忍背叛,于是不听解释的离婚,他借此机会对她展开了温柔攻势,何夫人当时心灰意冷,嫁谁不是嫁,于是选择嫁给了他。

    徐小雅的母亲作风一直就不正当,和多个男人有染,和秦正杰春风一度后怀孕了,她把徐小雅当成是秦正杰的女儿所以不肯打掉,所却没有想到竟然在生孩子时候难产致死,秦正杰也以为这个孩子是自己的,曾一度对徐小雅的母亲很愧疚,直到后来通过dna认证知道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后对徐小雅恨之入骨,于是才有了后面计划的所有事情。

    “没有错,当年是我设计秦正杰的,我的目的就是要得到你,把你捧到我的手心里好好爱。”

    “你爱我?你怎么还有脸说爱我!你不择手段的把我捆在身边,有问过我的意愿吗?”何夫人想起这些年来自己度过的每一天,因为秦正杰的背叛伤心欲绝,因为骨肉分离夜不能寐,“你害得我和老公儿子分离,害得我这些年过得恍恍惚惚,这二十多年来,我生不如死!”

    “佩云,这二十多年来,我何峰对你可曾有过二心?我把你捧在手心里,当做珍宝,你难道就一点也没有感动过?”这句生不如死让何峰脸色看起来很狰狞。

    “何峰,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我不需要你对我好!”何夫人泪流满面,“打着爱的旗号伤害我,伤害我的一家,何峰你太歹毒了!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我,为何还要去伤害他,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何峰现在是不得不相信何夫人手里有证据了,“我也不想对付他,要不是你逼我。佩云,这一切都是你逼的!”而何夫人自从嫁给何峰后一直郁郁寡欢,就算何峰从一个小秘书升职到市长,她也没有丝毫的高兴。

    后来何夫人发现秦正杰孑然一身后开始后悔,后来秦正杰找到何夫人道明缘由,于是两人冰释误会,何峰跟踪何夫人,看她和秦正杰进入一间茶室,他就守候在外面,等了几个小时,在外面等候的那几个小时里,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也就是在外面等候的时候,他杀心顿起。于是开始设计秦正杰。

    “我逼的,你竟然敢说是我逼的!”何夫人伤心到了绝点,“我自从嫁给你,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反而你是,在外面夜夜笙歌,还养情妇,难道这些都是我逼你的?”

    门口的何舟庭感觉思维你不受控制了,在母亲字字控诉里,都是父亲的不是,阴谋算计,竟然还在外面养女人,那个在他眼睛里慈祥温和对母亲宠爱到极致的男人竟然会在外面养女人?

    “兰配云,你还有没有心?我何峰对你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年来你虽然躺在我躺在一张床上,但是你心里一直想的却是秦正杰,他的公司有事情,你竟然背着我去找人帮助他,还偷偷的去见他,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竟然敢背着我偷情,当我是死人啊!”何峰冷笑起来,“至于我养情妇,那都是为了刺激你,你既然都知道还不闹,可以想象我在你心中是何等地位。”

    “你污蔑我!我和秦正杰之间清清白白!”何夫人气得发抖。

    “清清白白?清清白白用得着偷偷摸摸的见面,用得着搂在一起哭,你当年和秦正杰偷偷见面的时候,我就守在外面,你们躲在房间里苟且,我就在楼下,兰佩云,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何峰眼睛都红了。“你要是不心心念念的想着他,我会对他动手么?”

    “我和他什么也没有做,见面只是说清楚当初的误会,只是问下儿子的情况,难道这也不行?”何夫人惨笑,诸航说得没有错,自己的确才是杀死秦正杰的凶手,何夫人万念俱灰,只想和何峰同归于尽,看见书房桌上的一把拆纸刀,我抓起刺像何峰。“我竟然和你这头狼生活了二十多年,我真是眼睛瞎了!”

    “你想干什么?”何峰没有想到她会动手,吓了一跳。厉声质问。伸手去抢夺她手里的刀。

    “我杀了你,再去自首!”听到屋子里越闹越大的动静,门外的何舟庭再无法忍受,赶紧冲过去推开门,屋子里何夫人握住一把刀,何峰正在和她争夺。

    听见推门声,两人都把目光看过来,何舟庭嘴角在颤抖,“你们……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