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59.她还有时间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59.她还有时间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逸辰知道莫夫人的心思,也清楚刘子琪留在身边是个定时炸弹,云南的事情一直在他脑子里盘旋,挥之不去,他一直在等江雨柔解释,可是她一直都没有。

    因为和江雨柔冷战,他的心情很糟糕,但是不妨碍他看到刘子琪刻意的表现,下班时候刘子琪又上了他的车,莫逸辰皱眉,明天他得好好说说她,最好让她离开星辰。

    江雨柔站在露台上面,看见莫逸辰的车缓缓的开进了,开车的是周扬,莫逸辰坐在后座,旁边还有一个刘子琪。

    她在心底冷笑一声,到底还是勾搭上了吗,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

    莫逸辰下车,看见了阳台上的她,他没有停留大步进入家里。

    客厅里冷清清的,厨房也冷清清的,很显然江雨柔并没有回来做饭,莫逸辰拉开冰箱,里面只有牛奶和鸡蛋,他拿了几个鸡蛋,转身进了厨房。

    不一会鸡蛋煮熟了,他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喝着牛奶吃煮鸡蛋,楼上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很显然,江雨柔压根就不关心他在做什么。

    鸡蛋噎得难受,莫逸辰怔怔的坐着,他的不高兴她看在眼里,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关心,他想起机场看见的那一幕,心突然有些疼痛了。

    这次如果放手她肯定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他很清楚,匆忙的喝了口牛奶,他大步上楼,江雨柔已经睡下了,她只占了大床很小的位置,

    莫逸辰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听到他躺下的声音,江雨柔在心底悄悄吁了口气。刚合上眼,一只手臂横了过来,搁在她的腰间。她在黑暗中惊得瞪圆了眼。分明隔着一条丝被,那热度却穿过丝被烙在她的肌肤上,火一般灼人。

    手臂就横着,没有再动弹,仿佛是一个无意识的行为。她轻轻地把它拿开,身子往床边上靠了靠。那手臂却象长了眼睛,跟着又搁了上来。

    这回,她没有再拨开,反正还有层丝被在那呢!大概是因为她没有拒绝,那只手又有了进一步的行动,慢慢的伸到被子里,搂住了她的腰,江雨柔有些僵硬,她想打掉他的手的,但是却不知道以什么理由,他们这段时间是在冷战,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要是换做从前她可能回去打听下,可是自从那天他吃了刘子琪的意大利面后,她就再没有好心情,莫逸辰的讨好让她有些惊讶,但是却不感动。

    身子僵硬了一会,慢慢就放松了,后来就睡着了。睁开眼时,不只是手臂搁在她腰间,她整个人都被他裹在怀里,贴得密密的,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清晨的勃勃生机。

    江雨柔没有敢乱动,生怕把局面弄得更难堪。

    莫逸辰在她身后叹了口气,“柔柔,今天晚上我请公司员工聚餐,你能抽时间陪我吗?”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邀请她参加他的公司聚会,江雨柔感觉很奇怪,她想拒绝的,但是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因为她的答应,莫逸辰好像变得眉飞色舞的,江雨柔故意忽略他,但是心里生了几天的闷气好像一下子的消失了大半,不是全部消失,她还是有点小生气的。

    莫逸辰亲自来学校接的江雨柔,到达酒店的时候一屋子的人都站起来对她点头问好,江雨柔有些不好意思,莫逸辰搞什么鬼,搞这么大阵仗。

    莫逸辰的这些下属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接一个的过来敬酒,莫逸辰让服务员给她上了西瓜汁,让她用西瓜汁陪他们喝,一屋子人都说莫逸辰不厚道,要么就让夫人喝酒,要么他挡酒,这才是礼数,莫逸辰掀眉, “想要年终奖的尽管给我劝酒。”

    这话一出口,满屋子的议论声没有了,江雨柔白他一眼,莫逸辰倚老卖老的握住她的手,江雨柔瞪他 一眼准备抽回,他却不依,就这样傻傻的握着,“你还给不给我吃饭?”她有些急了,秀恩爱也得让人吃饱肚子不是。

    听她这样说他才放开了她的手,记起江雨柔爱吃虾,竟然亲自戴了手套给她剥虾,看着面前盘子里的虾,江雨柔有些好笑,她低头慢慢的吃,他不急不缓的给她剥,倒是默契得紧,张文彦打趣,“难道你就准备一直给嫂子吃虾?”莫逸辰这才停止了剥下,脱了手套,又给她夹喜欢吃的菜。

    服务员上了汤,莫逸辰很自然的为她盛了一碗,江雨柔小口小口的喝着,不见得有多好喝,但是心里舒服不是吗。莫逸辰低声问她“这汤好喝吗?”

    “还好。”她又尝了一口,“我觉得我做的比这个好喝。”

    “我老婆做的汤很好喝,不只是汤好喝,菜也很好吃!”莫逸辰有点卖乖的意思。“吃了我老婆做的饭菜,别人做的都没有胃口。”

    江雨柔没有戳破他,她记得从前他可是经常在江夫人面前说自己烧饭难吃的。今天这样夸她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莫总好福气!”男人们由衷的羡慕,江雨柔突然感觉身后如芒在背,她回头扫一眼发现后面一桌人中坐着刘子琪,看见她回头她马上低了头,想来那一眼是她送给她的,突然记起今天晚上敬酒的人群里怎么就少了她的风头,她冷冷一笑,低声问莫逸辰,“不用我敬酒么?”

    “我以为你不高兴。”莫逸辰拉着她的手起身,一桌桌的敬酒,到刘子琪她们那桌时候,江雨柔特意多停留了一个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刘子琪的不自在,不错,她今天晚上就没有怎么说话。

    这个晚上莫逸辰一直在照顾她,自己很少动筷。她安然地享受着这样的宠溺,似乎是天经地义。因为莫逸辰的体贴照顾,她一直感觉如芒在背,时间久了她倒是不在意了,该吃吃,该喝喝,后来想想,刘子琪这个晚上应该是食不知味的感觉吧,也真是难为她了。

    回到家里,她先去洗澡,洗澡回到卧室里,看见莫逸辰早穿着睡衣躺在床上,见她走到床边,他伸手一带,就这样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的头靠在她身上,嗅着她的体香,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亲密的行为了。

    “我想你。。。。。。”他梦幻般的在她耳朵边低语,她战栗了下,轻声提醒他,“戴上套套。”

    “不要!”他黯哑的拒绝,“我就想和你这样亲密接触。”说完话他附身含住来了她的樱桃,耳朵里听到吸允的声音,江雨柔感觉全身都软了下来,仿佛再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只是她不知用什么方式来回应他,长睫颤了几下,缓缓闭上,放软身子,把主动松交给他。

    他好像是第一次面对她的身体,她细致光滑的皮肤,她身体上每一个起伏。他用唇吻遍她的全身,用指尖抚摸她们,用前所末有的耐心,而她也是前所未有的柔软,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他的触碰下一片一片苏醒,最后他叹息一声进入了她。

    他们是这般的契合、完美如同一个人一样。

    她听到他满足的喘气声,她听见了自己的呻吟,这远远还不够,他把她打散重新捏起,又打散,直到她低声的求饶,“够了!”

    在她的哀求声中,他大力的冲刺几下,终于尽情释放。

    两个人都沉默着,似乎很享受此时的感觉,以及怀念。半晌,他翻身下来,将她搂进怀中,“一起去洗洗?”

    她已经没有半点的力气,只是不动,他轻笑,抱着她进了浴室,花洒的水打在她的身上,说不出的舒服,她闭着眼睛,仍由他为她擦洗,这种温柔似乎好久好久不曾有过了。

    终于又回到了床上,窗外清冷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间穿进来,浅浅薄薄的撒在床上,她看着他亮如星辰的眸子在凝视着她,他的俊颜在黑夜里也是那般的耀眼,微微的闭了眼睛,太累了,其实她很想看着这样的他一夜到天明,只是她却睁不开眼睛,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诸航对莫书记和何峰一起下了手,因为他提供的证据,纪检委开始对莫书记和何市长展开了调查,s市一二把手都被纪检委约谈,只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一时间无数心里有鬼的官员人心惶惶。

    被隔离审查前,莫爷爷找莫书记谈话,让他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一口咬定自己喝醉了,醒过来就已经躺家里了,对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印象。莫书记按照莫爷爷的交代对调查的人说了这些话,调查的人明显的不相信,只说是莫书记在负隅顽抗,设计这一切的秦正杰自杀身亡,死无对证,而且当事人之一的徐小雅已经疯癫,当天晚上又是在昏迷状况下发生的情况,这事情的真实性已经没有人知道,纪检委的人取走了他的血,用来做dna认证。

    莫书记被隔离后,莫夫人焉了,躺在床上几天没有起来。

    上次因为收受贿赂的事情,莫逸辰和诸航做了交易,她没有受到丝毫的牵连,不过这件事情被莫爷爷知道了,以她身体不适为理由,让她内退在家休养。

    莫夫人一内退,她的位置马上就有人顶上,她反正是要退休的人,虽然舍不得,但是还不至于难受,毕竟还有莫书记在任上,可惜仅仅一个月后,莫书记竟然就出事情了,想到莫家出事情后可能遭遇的种种,莫夫人无法平静。

    刘子琪来看她了,现在看见刘子琪莫夫人像是看见了亲人,两人握着手说了一会体己话,莫夫人的失落情绪有了一些稳定,看刘子琪的意思是对莫逸辰没有死心,既然如此不如抓住刘子琪,莫家倒台,刘家还在,要是能够让刘子琪和莫逸辰结婚,有刘家做后台,莫家不会死太难看。

    日子在窒息般的等待中过去了半个月,莫书记回来了,脸上很淡然,没有失落,在他和何峰被隔离审查这期间,一直都是以学习的方式对外公布的,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时候,这个方式对他和何峰起到了极好的保护作用。

    莫书记是回来了,但是何市长却没有这种命,审查的人找到王已纯,她完全是以受害者的姿态接受询问的,说何峰用权强迫和她发生关系,这倒是事实,何峰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的确是没有问过她的意愿,至于后来被何峰包养,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何峰在知道诸航把他出轨照片寄给何夫人的时候对自己的下场就已经有了数,诸航还真狠,又搜集了一些他的受贿证据,何峰这次死得很彻底。

    莫书记回来后,刘子琪竟然也赶来了,莫夫人对刘子琪的热情超过了老公,又倒茶又送水果,那份殷勤让莫书记皱紧了眉头,然后面无表情的进了莫爷爷的书房。

    莫爷爷在画画,一株寒梅图栩栩如生的挺立于纸上,看见儿子进来,没有丝毫的意外。

    “爸,没有事情了!他们还我一个清白了!”莫书记上前握住莫爷爷的手,眼眶有些湿润,这么大年纪还让父亲担心,他很愧疚。

    “这个结果在我预料中。”莫爷爷放下笔,抱紧儿子拍拍他的背。“这件事情,如果没有你老婆搅合,你压根不会出现这种结果。”

    莫书记显然不明白莫爷爷的意思,莫爷爷示意他坐下,“很早以前我就让逸辰去查当年的事情了,那天晚上要不是你媳妇搅合那么一出戏,当年的事情马上就会真相大白。也用不着把这后遗症遗留到现在。”

    “你早就知道?”莫爸爸很惊讶,“他们说那个脐带血压根和我没有关系,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和徐小雅压根没有发生关系,那天晚上徐小雅被下药后先送进了你休息的房间,凑巧你堂弟有事情去找你然后被安排在休息房间等你,他进入房间后发现了被下药神志不清的徐小雅,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发生来了关系,完事后你堂弟没有敢留下就直接走人了,在回去的路上想想不对劲,于是打电话给你老婆暗示房间里可能有奸情,你老婆就赶过去,看见徐小雅衣衫不整还以为是你的所为,于是马上把逸辰拉去救驾。”

    莫爷爷的解释让莫书记瞪大了眼睛,莫爷爷叹气,“关于你堂弟打电话给你这件事情你老婆没有说出来,直到我让逸辰开始查,他害怕了才主动坦白。我想反正姓诸的反正是要对你下手,不如就成全他一次,毕竟他父亲的事情上面逸辰曾下过手,就当是平息他的怨气吧,还有就是想保护你堂弟,于是让你照实说,只说自己喝醉酒,醒来后就躺家里了。”

    “这件事情你就当是一个教训,做错事情是要承受后果的,虽然当年你也是受害者,但是如果为官之道,不是自己身正不怕影儿斜的问题,还得管好身边的人和事情,你虽然不贪不腐,但是对下属的监管力度不够,对老婆的纵容也太过,这次教训会让你铭记一生的。”

    莫书记点头,“我会记住父亲的话的。”

    “我老了,对于你们之间的事情也不想再插上,你老婆这个人,眼高于顶,又势利,损人利己的事情没有少做,虽然她的出发点是为了你好,但是有些事情的确做得太过,她喜欢奢侈品,又喜欢珠宝,要不是有逸辰这个儿子,满足了她不少的虚荣心,不知道她要背着你贪污多少,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吧,要不是逸辰找诸航交涉,这件事情又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为了防止她又起贪心,我直接关照上面让她内退了,这件事情过后,该管教的还是管教一下,不要等到以后后悔。”

    莫书记点头,莫爷爷叹气,“打电话让逸辰和柔柔回来吃饭,你没有事情,是该庆祝下的。”话音落下,外面传来莫逸辰的声音,“爷爷,我和柔柔可以进来吗?”

    “当然可以!”莫爷爷笑眯眯的回答,莫逸辰拥着江雨柔走了进来,

    “柔柔,过来看看爷爷这幅画怎么样?”莫爷爷示意江雨柔到他身边去,“还没有完,要不你帮爷爷补上几笔。”

    “我这水平,在爷爷的画稿上面涂鸦不是画蛇添足么?”江雨柔笑着走过去,“爷爷这红梅图是越来越入木三分了。”

    “你这丫头,就知道哄爷爷高兴!”

    书房里传来的爽朗笑声让刘子琪皱了皱眉头,以前她到莫家来,莫爷爷和莫爸爸还会和她说说话,神态间都比较亲密,似乎把她当成了孙女一样疼爱,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对她的态度就有些冷淡,现在只有莫夫人和莫一婷搭理她,和过去众星捧月的时候相比,这种感觉让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刘子琪在莫逸辰家窝了一肚子的气,回到家的时候又被哥哥刘子歌给灌了一肚子气。

    她回家时候刘子歌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听见她的声音把目光看过来,“子琪,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刘子琪不情愿的走过去坐下,“什么事情?”

    “你在莫逸辰公司也呆了一年多,应该学到不少东西了吧?”

    “什么意思?”

    “一年多的时间学习公司的东西已经足够,我决定让你回来到我公司上班。”

    “凭什么?”

    “凭你是我妹妹。”

    “我不!”

    “为什么要呆在逸辰的公司?难道我的公司不能给你发展吗?还是你其实是有目的的?”刘子歌也不给她留面子。

    “和你有关系吗?讨厌!”

    “刘子琪,做人得有自知之明,你这样子真让人瞧不起,难道连起码的道德底线都没有了吗?”

    “我不要你管!”刘子琪红了眼睛。“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怎么就没有底线了,我做了什么?难道我不愿意呆你公司也有错?我又不是你的奴隶,我有选择怎样生活的权利。”

    “不要以为你和诸航做的那些事情别人不知道,你还要不要脸,逸辰和我朋友,他对你没有兴趣,你这样用尽办法的去拆散人家夫妻难道不觉得无耻吗?”刘子歌脾气也上来了,“你真以为你有机会么,那只是逸辰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你三分薄面而已,要是换做你是别的女人,就凭你使用的那些伎俩,早死几万次了。”

    “你们在吵什么?”刘妈妈皱眉从楼上下来了。

    “妈,哥哥他不分青红皂白的骂我。”刘子琪找到了救星。

    “妈,你得管管子琪,老这么三天两头的往莫家跑,像话吗?”

    “莫家都不说什么你着急什么?”刘夫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出口,刘子歌张口结舌,原来刘子琪的有恃无恐是有人撑腰啊。“你这样会害了子琪的!”

    “子琪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相亲结婚!。”刘夫人说完拉着女儿上楼了,刘子歌顿脚,这样下去要出大事的好不好。

    刘子琪有了母亲的支撑信心大增,早上去公司时候心情好得不得了,办公室的人都说她脸带桃花,问是不是好事将近,刘子琪只是笑,可不,有母亲的大力支持才有成事的把握啊。

    九点正,莫逸辰大步进入公司,进入办公室就通知刘子琪去见他,刘子琪笑弯了眉毛。可不是脸带桃花么,这一大早的很长时间不召见她的莫逸辰竟然叫她了。

    莫逸辰示意刘子琪把门关上,然后缓缓的开口,“子琪,你到我公司已经实习一年多了,子歌说他公司差人,想调你回去。”

    “我不去!”刘子琪反驳。

    “你想好了!”莫逸辰脸上的神情很冷漠,“我最近要整改,秘书室不需要这么多人,如果你不回子歌的公司,我会把你分到分公司。”

    “逸辰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刘子琪的眼泪出来了。“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也不行吗?”

    “不行!当初同意你在秘书室是因为你找妈说想学习经验,现在一年过去你已经从新人晋升为老员工,自然经验也学得差不多了。”

    “可是我舍不得离开,我和其他的同事相处得挺好,一下子离开我会不适应的。”

    “有什么舍不得的?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莫逸辰自然很清楚她所谓的相处得很好舍不得都是借口,既然她想找借口,他有必要帮她把借口堵死,“你在我公司一年多,没有少使用特权,所谓的和同事相处得好也是托词,我看得很清楚和你一个办公室的人里的人应该没有人会喜欢你。”

    “逸辰哥哥,你是铁了心要赶我走了吗?”刘子琪知道走已经成定局。“既然这样我答应你。”

    莫逸辰松了口气,“你把手里的工作交接下吧。”

    “好的,我会在这几天交接好的。”刘子琪是个识时务的人,离开莫逸辰公司已经成定局,既然这样就爽快一点,反正不是马上就走,她还有时间。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