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63.报应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3.报应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恭喜?”这两个字出口,莫爸爸和莫爷爷明显的松了口气。莫夫人却是一愣,

    “逸辰哥哥,你说什么?”刘子琪有些愕然,这两个字不应该是莫逸辰该有的反应。现在这种时候惊讶惊喜才是他应该有的表情。

    “我说恭喜。”他重复一遍。

    “你,你怎么能这样?”刘子琪气得发抖,之前江雨柔的态度让她吃足了瘪,莫夫人的态度又让她喜上眉梢,他说恭喜,面无表情的恭喜,没有惊讶,没有惊喜。刘子琪只觉得心往下沉,然后更大的愤怒涌上心头。

    “那你说我该怎么对你?”莫逸辰眸子平静的看着她。

    “不要告诉我,那晚在温泉酒店发生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刘子琪豁出去了,这话出口莫爷爷和莫爸爸又把目光看向了莫逸辰。

    莫逸辰看着刘子琪,目光里露出一丝的惊讶。

    这才是他该有的表情,既然话已经出口就没有必要隐瞒,索性一下子说清楚,“那天晚上房间里就你和我两个人,早上我醒来时候你已经不在了,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推卸责任,逸辰哥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莫逸辰脸上的惊讶终于散去,出现的一丝嘲弄,“我并没有做过什么不该做的。”

    “你不愿承认是吗?”刘子琪太伤心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像别的男人一样吃过就撤,“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人,从小到大我一直爱你,所以就算你结婚我也不在乎……”

    “这就是你一心算计的理由?”莫逸辰冷笑。“只可惜,你这次找错了人。”

    “好,你不承认就不承认,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去做亲子签定,看你还往哪里躲?”

    “你确定你要生下来?”莫逸辰厌恶的看她,这样看来温泉酒店的一切是她设计好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做傻事,最好去医院做了她。”

    “逸辰,你说什么话?你怎么能残酷的要求打掉孩子?”莫夫人插嘴。

    “妈,你别添乱!”莫逸辰有些暴怒,“要不是你掺和,她会有今天吗?都是你害的她!”

    “你的意思是不承认这个孩子了?”刘子琪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的滚出来,“逸辰哥哥,你怎么这样心狠,怎么能够要求我打掉孩子,这是你的孩子啊。”

    “刘子琪,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可怜?”莫逸辰终于不再耐烦,“我很明白的告诉你,我没有碰你!如果你不相信,随便你,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不需要等到孩子生下来你就可以做,还有我让你打掉孩子是为了你好,你可以选择不听,只不过我想提醒你的是孩子生下来时候你的处境会非常尴尬的。”

    他的冷漠让刘子琪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断电是她事先设计好的,她一开始以为自己有魅力让他沉沦,不过显然她想错了,莫逸辰被她拉进温泉池后直接爬出来就准备走人,她上前抱住他,他毫不犹豫的推开,大步离开,她倒在地上故意大声呻吟,一会后脚步声又返回了,在他进入的时候她启动早准备好的春 药喷剂启动开关,莫逸辰在药性和她的攻势下最终沦陷,早上醒来时候看见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心里有些哀怨,但是多的还是喜悦,她成功引诱了他不是吗?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房间里的灯灭后,从始到终,莫逸辰一直没有做声,而她咄定房间里面的人会是他就没有多想,难道去而复返的那个人压根不是他?

    她几乎晕厥,面白如纸,“那人……不是你吗?”手脚控制不住的颤抖。

    莫逸辰没有回答只是怜悯的看了她一眼,那天晚上刘子琪做得太过分了,她竟然装病试图引诱他,在她对他表白的时候,他推开她大步而出,听到她的叫声压根也没有半点回头的打算,因为被她推进温泉池全身都湿透,后来让人帮忙买了换洗衣穿上后就回了家。

    他压根没有想到刘子琪会执念如此之深,竟然想到用春药这种办法,只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没有想到会搞出这样一出,莫逸辰没有说话,要想查出刘子琪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很简单,只是查出来有用吗,刘子琪又不想嫁给对方?看来这个哑巴亏刘子琪只能自己吃了。

    没有想到闹到莫家来会是这样的结果,刘子琪面如死灰,她实在是没有脸看莫家人的反应,自从莫逸辰否认开始,莫夫人握住她的手就已经放松,她这次是真的丢大了,要是早知道这样,她不应该来找莫夫人,应该找莫逸辰,确定他不负责任后再来找莫夫人,这样知道她丑事的人还会少一些,可是现在,她的脸已经丢光了。

    “你赶紧打电话给你的家人,让他们陪你去医院!”莫逸辰建议,对刘子琪他已经够宽容,从前她和诸航做的那些事情,刘子歌找过他,请求他不要追究,他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答应了下来,却没有想到不追究会让她进一步的铤而走险。

    “逸辰哥哥,你陪我去!”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没有那个义务!”莫逸辰拒绝,看看刘子琪的样子,想想可怜,马上给刘子歌打了电话,让他过来领人。

    莫逸辰的做法莫家没有人反对,刘子歌很快赶来,把刘子琪领走了,刘子琪离开后,莫逸辰也离开了。

    莫爸爸一脸的怒色,看着莫夫人,“跟我到楼上来一下!”

    莫夫人看见他的怒色莫名的颤抖了下,自从遭遇被算计事件后,莫爸爸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对她露出过这样的脸色了。

    “你不觉得欠刘家丫头一个解释吗?”莫爸爸关上门,回头怒视着莫夫人。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莫夫人有些心虚,但是还是在嘴硬。

    “要是没有你在中间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让刘家丫头看到希望,她会如此吗?我告诉你,刘家丫头现在这样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要不是你们纵容着江雨柔,逸辰早离婚了,如果逸辰离婚,子琪就会和逸辰结婚,今天这种局面就不会发生。”莫夫人强词夺理。

    “你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只是我们的问题吗?逸辰喜欢谁不喜欢谁是很明白的事情,你当妈的要以子女的幸福为重,可是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像根搅屎棍,弄得一团糟……”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说我是搅屎棍。”莫夫人白了脸,声音也大了起来,“我愿意做这些吗?不都是为了你着想,要不是为你我至于这样用心良苦吗?”

    “用心良苦,你怎么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当年要不是你自作主张,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莫爸爸实在忍不下去了,“你嘴上说得好听是为了帮我,我看你是在帮自己吧,怕丈夫出轨自己脸上无光,所以才拉逸辰垫背,怕我被撤职当不了官太太,所以才四处周旋,你要是但凡有一丁点的为我着想,就不会是这种态度。”

    “好啊!我就知道会这样,白眼狼,你和你儿子一样白眼狼,不但不体会我的良苦用心,还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付我,?”

    “外人,柔柔是外人吗,她是你儿媳妇!”莫爸爸白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

    莫夫人却得寸进尺,“你过河拆桥是不是,因为你的乌纱帽保住,所以你又可以对我颐指气使了是不是?我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应该管你,让你自生自灭!”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哪有一点教养,和街头泼妇有什么区别?”

    “你竟然骂我?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了!”莫夫人呜咽哭泣起来,“我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明天就去,省得这个家被你搅得鸡犬不宁!”莫爸爸也火了。

    见莫爸爸动了真怒,莫夫人不敢做声了,只是坐在那里抹眼泪,莫爸爸冷冷的看她一眼,重重的摔了门离开了。

    莫逸辰急急的出了莫家,经过刘子琪唱了这样一出后他已经猜到江雨柔这几天生气的原因了,肯定是刘子琪找了她说了什么,现在他要找到她解释,告诉她自己是清白的。

    莫逸辰边开车边打江雨柔电话,显示关机,他现在是真的害怕了,以刘子琪的不要脸,既然处心积虑的设计好这一切,肯定早就找江雨柔兴风作浪,终于明白江雨柔为什么会对他改变态度,在这之前他们还好好的自从刘子琪的送别宴后她突然的改变了态度。

    他当时做了什么?因为云南的事情积了一肚子的气,和她吵闹,冷战,还生气睡客厅,指望她会心软,主动和他说话。

    他还一直在怪她,吃她的醋,却没有想到更大的危机已经在他们中产生,一向大度明事理的她为何会突然改变态度对莫夫人冷嘲热讽,会毫不在乎的不出席莫夫人的生日宴会。

    因为伤心,因为失望,所以她不再想坚持,她在用行动证明她这次是铁了心,铁了心不要他们的婚姻,不要他这个人了,所以才会如此的不顾一切,不留余地。

    莫逸辰的心揪了起来,他开车到了自己家楼下,屋子里黑灯瞎火,很明白的,她并没有回来,莫逸辰赶紧打文晓嘉电话,文晓嘉没有接电话,等不及了他马上飞车去了晓嘉的住处,上去捶门,“咚!咚!咚!”每一声捶门声都敲打在他的心上,现在的他彷徨无阻到了极点。

    终于门打开了,文晓嘉一脸不耐烦的打开门,她的头上戴着浴帽,很显然是在洗澡。

    “柔柔在你这里吗?”

    “不在!”她说完就很干脆的准备关门。莫逸辰顶住门推开她冲了进去,卧室洗手间,厨房,阳台,他全都搜了一遍,没有江雨柔的影子。

    文晓嘉双手抱在胸前冷冰冰的看着他,“莫逸辰,你这是干什么?”

    “柔柔,柔柔不见了!”

    文晓嘉冷眼看着他,显然在怀疑他说这话的真实性,

    “我没有骗你,我打她电话关机,家里黑灯瞎火的肯定不会在家,所以我就找你这里来了。”

    晓嘉听他说完在心底松了口气,脸上不露分毫慢悠悠的开口“莫逸辰,你是不是又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说完话见文晓嘉脸上露出嘲讽的神情,自己也觉得尴尬,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这次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晓嘉求求你告诉我柔柔的消息。”莫逸辰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求过人,可是现在不同,现在是关键时期,要是江雨柔因为生气出了什么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的误会怎么会这么多?”文晓嘉压根不给他面子,想到江雨柔现在怀着身孕他不管不顾她心里就气往上涌,今天在医院她本来是要打电话教训莫逸辰的,但是江雨柔拦住了,她说怀孕的事情没有告诉莫逸辰,让她不要添乱,说自己要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莫逸辰,你要是有别的想法就不要再拖下去,直接离了干脆。省得过几天整一个误会出来,让大家都不好受。”

    “晓嘉,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很清楚自己爱柔柔。”莫逸辰马上表忠心。

    “莫逸辰,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傻?”文晓嘉头疼了,莫逸辰这人从骨子里说不算坏,可是最近做的事情却一直让人看不上眼,首先是对那个徐小雅重情重义,好不容易放下徐小雅消停一阵,她妈妈又搅合出一个刘子琪出来,这走了一个又迎来一个,再坚固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现在不是你爱不爱柔柔的问题,相爱并不表示能够维系婚姻,你应该很清楚,柔柔和你之间存在太多的问题,首先是你的家庭,你母亲不喜欢柔柔,一心要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主,所以一直在使坏,还有就是你的私生活太复杂,总结来说就是你身边的花花草草太多,一直有人在不停的打你的主意,而你又太注重情义,老是和一些过去式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牵扯不清楚,过去发生的事情虽然从情理行讲你没有错,不过柔柔柔是一个感性的人,也是一个平凡的人,她嫁人是想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她不希望她的另一半有多博爱,也不需要她的另一半是英雄救世主,她想要的只是对他能够以她为中心,她也以对方为中心,一起经营一个家庭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会改。”莫逸辰态度诚恳得像审判席上定罪的罪犯。

    “你现在说改会不会晚了些?”

    文晓嘉的话让莫逸辰的冷汗下来了,“晓嘉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可千万不能劝柔柔和我离婚,你是她的朋友,遇到事情要劝说她往好的放向发展,而不是一味的推波助澜。”

    “莫逸辰,你说的什么话?你自己的婚姻出问题自己不找原因却来这里胡言乱语,你们现在这样是我造成的吗?你扪心自问,你和柔柔夫妻一场,你对得起柔柔吗?”晓嘉有些火大,感情莫逸辰自己不反省还把他们之间的矛盾怪她头上了,“你要是做得够好,不给人有机会,别人又怎么会有机会拆散你们?也是柔柔鬼迷心窍,要是换我早就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晓嘉,现在不是训我的时候,柔柔到在哪里,我求求你告诉我?”莫逸辰现在是孙子一个,完全的没有脾气。

    “我不知道!”文晓嘉直接回答一句。

    “你不知道在这里耽误我半天时间啊!”莫逸辰火了,拔腿就走,看见他离开,文晓嘉愉快的吹起了口哨,莫逸辰,你等着,今天晚上非折腾死你不可。

    莫逸辰离开文晓嘉的家后又给江教授打了电话,“爸,柔柔有没有回家?”

    江教授有些奇怪,“没有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我打她电话关机所以问你一下。”怕江教授再追问,他赶紧找个理由挂了电话,然后继续满大街的找。

    她到底会去哪里?s市她能去的地方莫逸辰都找了,依然没有她的踪迹,莫逸辰无计可施了,他怀疑江雨柔因为生气去市找何舟庭了,莫逸辰不敢怠慢,马上让人去查何舟庭在市的地址,自己则马上开车赶过去。

    何舟庭所在的市和s市之间相隔两百多公里,莫逸辰飞车赶到何舟庭住处时候把何舟庭吓了一跳,听闻江雨柔失踪他也吓了一跳,马上要跟着莫逸辰回去,莫逸辰没有理他,他到这里的目的是寻找江雨柔,既然确定她不在这里,自然诶有停留的必要,更没有带上何舟庭的必要。

    莫逸辰又赶了回来,这来回折腾已经是凌晨两点,莫逸辰开着车越想越怕,越想越心惊,虽然又累又饿,但是一点也不敢耽误,现在该找的都找过了,看来只有求救江教授老两口了,也许他们会提供江雨柔可能落脚的其他线索。

    他马上又把车开去了江教授家,江教授和夫人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他按门铃起来开门,看见莫逸辰吃了一惊。

    “逸辰,你这么早到这里来是?”

    “爸,妈,柔柔不见了!”莫逸辰不敢再瞒下去。

    “柔柔不见了?”江教授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

    “我和柔柔发生了误会,她离家出走了。”莫逸辰知道不说实话不行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江雨柔出事,要是出事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什么样的误会导致她离家出走?”江教授和江夫人吓了一跳,江雨柔一向冷静现在竟然闹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很显然的不是小事情,江教授也开始害怕,以莫逸辰的本事都找不到需要登门求救,这问题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不是问莫逸辰原因责怪他的时候,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江雨柔,江家的亲戚都在别的市,离得很远,江雨柔朋友并不多,江教授一个个的打了电话去问,结果,没有人知道,江教授不死心的又拨打了江雨柔电话,想试试看是不是因为没有电关机,结果却并没有意外惊喜。

    江教授也没有了主意,他猜测莫逸辰肯定找过晓嘉了所以没有打晓嘉电话,现在实在没有辙只好又问莫逸辰,“找过晓嘉了吗?”

    “找了,她也不知道。”莫逸辰如实回答。

    江教授抱着司马当的心态打了晓嘉的电话,晓嘉带着浓浓的睡意的声音响起,“伯父,什么事情?”

    “你知道柔柔去哪里了吗?”

    “柔柔没有在家?”晓嘉惊讶地跳起来,江雨柔在医院打了营养液后坚持要回家,后来是她亲自送回去的,回家时候表情很平静,她亲自扶她上的床,临走时候叮嘱她注意休息就离开了,所以莫逸辰去找她问的时候她故意说不知道,原来是想耍他一把,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惊动江教授。

    “逸辰找到我这里了,说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你最后见到她是什么时候?”江教授问。

    “五点左右,我送她回家的。”

    “她没有什么不对吧?”

    “没有,她很好,我送她上楼让她躺下后就走了。”

    莫逸辰在一边听得清楚,他出了莫家就给江雨柔打电话,结果显示关机,当时他就想坏了,开车回家看家家里黑灯瞎火的于是想当然的认为她没有回家,马上就赶去了晓嘉家里, 后来又一直在外面找,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直接登门到江教授家求救,却忘记了回家看过究竟。

    现在听了晓嘉的话,莫逸辰转身就跑,他怎么就忘记先看看家里,江教授不放心和他一起回家看看。

    莫逸辰现在是什么也顾不得了,开车连闯红灯,飞一样的回家,也顾不得什么礼数,车一停不等江教授自己打开车门就开跑,打开门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推开卧室的门打开灯,看见床上隆起的被子,莫逸辰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还好她在,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放下了。

    江雨柔听见响动睁开眼睛,看见莫逸辰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她有些疑惑的看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下一秒莫逸辰冲过来一把搂住她,隔着被子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柔柔,老婆!”

    “莫逸辰,你放开我!”他抱得太紧,让她感觉喘不过气来,于是伸手推他。

    “是我不好,我没有对不起你!你要相信我,我和刘子琪没有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他语无伦次。

    门口传来脚步声,江教授出现在门口,看见江雨柔他也送了口气,“爸,你怎么来了?”看见江教授江雨柔吃了一惊。

    “逸辰说你失踪了,大半夜的去找我。”江教授解释,女儿安然无恙的呆在家里他不担心了,现在他得找莫逸辰问清楚一些事情“逸辰,你下来,我有话问你!”

    “爸,能不能等明天?”莫逸辰现在是一点也不敢放开江雨柔,就怕一放开她就跑了。

    江教授却不理会他现在的急切心情,“我在客厅等你!”丢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开。

    莫逸辰不情愿的放开江雨柔,“柔柔,你再睡一会,我和爸爸解释清楚后再来找你。”

    “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看见莫逸辰下来江教授沉了脸,江雨柔一向独立,自己的事情一直都自己解决从来不惊动父母,上次和莫逸辰闹离婚后莫逸辰亲自找江教授打下包票,并且口口声声承诺会对江雨柔好,江教授对莫逸辰这个女婿还是比较满意的,看他那么有诚意就答应了他,只说下不为例,希望他珍惜,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他又搞了这么一出。

    “这件事情是误会。”莫逸辰见岳父沉了脸心里开始惴惴不安,上次找江教授打包票承诺的事情才过去几个月,他自己也觉得没有脸,又不敢隐瞒。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候江雨柔穿戴整齐的下来了。

    见莫逸辰涨红着脸说不出口,她抢先开口,于是把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莫夫人对她不满意四处挑刺,包括莫逸辰和刘子琪暗度陈仓。

    江教授没有想到这中间会出现这些事情,他自己的女儿也是碰在心尖上的,怎么容得被人轻视,当时就跳了起来,“柔柔,我们走!”

    莫逸辰起身阻拦父女俩谁也不听,就这样莫逸辰眼睁睁的看着江教授带着江雨柔离开了,临走时候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让他找律师准备离婚!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