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64.不过是纸老虎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4.不过是纸老虎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逸辰现是真后悔,要是知道江雨柔呆在家里睡觉他是怎么也不会去惊动江教授的,现在可好,还没有对江雨柔解释清楚,江教授先火了。

    江教授对女儿是真的心疼,江雨柔自小聪明伶俐又懂事,在家从来就没有让他们操过心,一直以为她生活得快乐,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显然莫家给了她不少的气受,要不她肯定不会告诉他这些委屈的。江教授那个心疼啊,不是他护短,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脾气,都被莫家欺负到这份上了还一声不吭,很显然是害怕他们担心。

    既然如此他帮她做这个决定,让她和莫逸辰离婚,一定要离婚!

    莫逸辰现在是一筹莫展,江教授现在对他是彻底失望,压根不给他见江雨柔的机会,而江雨柔对他的电话短信一律选择无视,莫逸辰没有办法只好继续一贯的死缠烂打在江教授家楼下对江雨柔进行围追堵截,江雨柔当他是透明人,压根不给他任何可以开口解释的机会。

    莫逸辰知道江雨柔不原谅他的原因是因为刘子琪,她认为他和刘子琪发生了暧昧,于是;频繁的发短信进行解释,却没想到江雨柔短信一条不看,因为嫌太吵直接把他的电话拉到了黑名单。

    江雨柔在这之前一直在犹豫,可是那天听了莫夫人和刘子琪的录音后她就下定了决心,莫夫人够狠,竟然说要打掉她的孩子成全刘子琪,两下一比高下就知,再加上对莫逸辰失望透顶,于是再不考虑其他。

    因为下定决心要离婚,所以她不想隐瞒父母,也不想再听莫逸辰那些所谓的解释,对一个人失望透顶后再难有信任。

    莫逸辰心情大大的不好,心情不好连带下属遭殃,他会因为一点点小事情就开始骂人,这几天连续有多人遭殃,就连在他面前混得风生水起的周扬也没有少挨他的骂。

    一晃几天过去,把他拉入黑名单的江雨柔突然打电话给他,问他离婚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莫逸辰听到她的声音一开始还蛮高兴的,听清楚内容气得够呛。偏偏江雨柔说完自己的话就挂了,他更气,直接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掀翻在地。

    莫逸辰把东西掀翻后外面秘书室的人全都吓了一跳,周扬现在不在,谁也不敢去惹他,莫逸辰在里面发泄一阵后,电话响了,他拿起,是周扬的声音,“老大,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现在对莫逸辰来说还有什么比得上江雨柔要离婚这件事情大。

    “天塌下来了吗?”莫逸辰冷哼。

    “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

    “拣重要的说!”莫逸辰没有功夫听他胡扯。他烦着呢。

    “嫂子,嫂子去医院做手术了!”周扬结结巴巴的,已经可以想象莫逸辰的愤怒。

    莫逸辰吓了一跳,“她生病了?”刚刚她还给他打电话提离婚怎么就去医院做手术了,最重要的是他每天去她家楼下围追堵截,没有看见她生病啊。

    “不是,是那个,是那个手术。”

    “那个手术?”

    “孩子!”

    “你说什么?赶快拦住她!”莫逸辰总算明白过来了。他没有想到江雨柔竟然会怀孕,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去做手术。

    “拦不住了,晚了,手术十多天前已经做了。”周扬绝望的声音一传进莫逸辰的耳朵,他手里的电话握不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浑身冰凉,冷到心里去,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江教授和夫人吃过凡出去会一个朋友,江雨柔没有事情看一会新闻后开始午睡,刚刚睡着被重重的敲门声惊醒了,她打开门,莫逸辰一把推开她闯了进来,“莫逸辰,你干什么?”

    莫逸辰没有理会江雨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恶狠狠的看着她,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江雨柔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现在的莫逸辰感觉就像是要疯了一样,那目光让她有点胆寒,她没有敢过去,就这样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审视着他。

    “江雨柔,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吗?”他盯着她的脸,她的脸色看起来很疲惫,很苍白,一看就是大病初愈的模样。从前他怎么没有注意,该死,他怎么就没有注意。

    “没有!”她站得远远的,防备的看着他。

    “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吗?”他松开拳头,江雨柔这才发现他手里握着一张纸,他握住纸的手有些颤抖,见江雨柔没有过去的打算,他把手里的纸像她扔过来,纸头轻飘飘的落在了江雨柔的面前,她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张病历记录面写着,江雨柔,女,二十七岁,病史,终止妊娠。

    江雨柔只看了一眼就抬起头来,这张病历是哪里来的?名字年龄都和自己一样,终止妊娠!她掀了掀嘴角,想起那天在病床上面听到的莫夫人和刘子琪的录音对话,她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把目光从那份资料上面收回。

    莫逸辰死死的盯着她,看见她无所谓的反应,他感觉呼吸困难,她怎么能够这么冷静?记起那天早上她对他说的话,“即使有了,我也不要。”当时以为她是赌气,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真的。

    “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他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从沙发上站起走过来捡起那张纸,紧紧的握在手里,江雨柔不知道莫逸辰花了多大的力气在捏着那纸发泄,但是那力道,仿佛是要将那纸狠狠地捏碎一般,纸的边缘因为受力的不均而略微扭曲,在附近产生了褶皱,而莫逸辰的手,使力的指尖早已经泛白,他尚不自知。

    刚刚周扬打电话告诉了他一件事情,说十多天前,江雨柔在医院做了人流手术,莫逸辰不相信,直到周扬把病历记录带回来,他这才相信了。

    看见病历记录上面的终止妊娠四个字,莫逸辰半天没有移动开目光,那冰冷的目光仿佛是要将那张纸看穿,看到那纸消失,从未出现过一般。痛彻心扉!痛彻心扉啊!

    他喜欢孩子,无论是男孩女孩都喜欢,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和她手牵手又牵手的情形,却没有想到一切只能是想象,尽管数次看见她和何舟庭一起出现过,他很冒火,但那是男人应该有的正常反应,他从来都相信她,心里很明白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狠心,一声不吭就剥夺了他做父亲的权利,虽然那只是一个胚胎,但是也是一条生命,那是和他血脉相连的生命,她怎么忍心就这样终结?

    她不要他们的孩子,肯定是不想要他,更不想要他们的婚姻,仿佛一切走到尽头,莫逸辰心底生出一股恨意。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莫逸辰低吼,江雨柔没有做声,只是淡淡的看着莫逸辰,对他的痛苦好似看不见一样,“那是我和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终止她的生命?”

    江雨柔闭了眼睛,不去看莫逸辰血红的眼睛,虽然不看但是他因为愤怒而急促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回响,她能想象他此刻的样子,一定是想要杀人的模样。

    这件事情对他的确是太残酷了些,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医院里会出现这样一张病历单,难道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怀孕去中止妊娠?怎么这么奇怪?名字一样,年龄一样,只是她的孩子还好好的在肚子里。她不想解释,反正已经走到离婚这种地步,反正她也不想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于是她吐出几个字,“你走吧!让你的律师来找我!”

    “只是为了和我离婚吗?江雨柔,你怎么这么狠毒,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孩子,你这是故意用刀在我心窝上捅。”他说不下去了。

    江雨柔看着他,如果没有经历过刘子琪的示威,如果没有听到莫夫人和刘子琪的对话,她肯定会相信他,认为他会是真的喜欢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现在她不这么看,对莫逸辰来说,只要是孩子,无论哪个女人给他生,他都会喜欢,从前是徐小雅,现在是刘子琪,而她不要他的这种喜欢,她要的是独一无二的父爱母爱,如果他给你了,那她宁愿退出,她自己的孩子自己抚养,不要和他有一丁点的关系。

    “莫逸辰,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竟然无所谓,你为什么会这么冷血?”她沉默,她也不想冷血,可是没有办法,要让她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老公,要让她的孩子和别的女人的孩子叫一个男人爸爸,要每天生活在他出轨的梦魇里,她肯定自己做不到。

    “你是成心要和我离婚是不是?既然这样我满足你的要求,我们离婚!”他嘶吼着说出这句话。

    江雨柔突然睁开眼睛以一种嘲讽的目光去打量他,莫逸辰,你终于表演结束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吗?恐怕是你想要迫不及待的要娶刘子琪过门吧?虽然如释重负但是心里却难受得要命,这一直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一旦听他亲口说出来,她还是感觉一时难以承受。

    莫逸辰吼出这句话后气冲冲的离开后直接开车回了家,听见汽车的声音莫夫人迎了出来,“逸辰回来了?”

    “妈,我今天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莫逸辰的脸阴沉得吓人。

    “什么好消息?”莫夫人见儿子沉着脸说好消息有些想不明白。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离婚吗?现在如你所愿我要离婚了。”

    “真的!”莫夫人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惊讶。

    “当然是真的,我已经打电话给律师让他准备协议。”

    “太好了,儿子!你终于想通了啊!”莫夫人高兴得跟什么似的。

    莫逸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你真是我亲妈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我好,江雨柔打掉我的孩子要和我离婚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吗?妈,难道我断子绝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吗?”扔下这句话,他转身大步离开。

    莫夫人对着他消失的方向哼了一声,“这孩子又不是我逼她打掉的,你冲我发什么脾气?”要是早一点离婚该有多好,那时候还可以找子琪。现在子琪已经那样了,不过逸辰也是离婚的人,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莫夫人准备把莫逸辰离婚的事情告诉刘子琪,后来想起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莫逸辰和江雨柔不是要离婚吗,既然离婚肯定要牵扯到财产分割,江雨柔只是一个老师肯定没有什么积蓄,而莫逸辰不一样,他手底下可是有那么的资产的,不能便宜了江雨柔,她得警告下她,既然离婚是她提出的,就别想分莫逸辰的财产。

    莫逸辰主动提出离婚,在意料中的事情,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江雨柔没有空去伤心,她早已经过了那种要死要活的年龄,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是该考虑后面的事情了。

    辞职的报告她早就交了上去,现在是时候离开了,孩子是肯定要生下来的,但是肯定不会在s市生,莫逸辰的耳目很灵,她可不想生下孩子后还和他有交集。

    既然这样不如走得彻底,远离s市,远离莫逸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她手里有一些积蓄,足够她把孩子生下来养到上幼儿园,以后的日子还长,她有双手可以挣钱,生活不成问题,江雨柔特意去临近的海滨城市看了房子,她靠海选了一套房子,想象着以后牵着孩子的手在海滩上面散步,两人大手牵小手海滩上一大一小两对脚印的情形,她笑了。

    s市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离婚那边还没有签字,她没有急着搬过去,反正现在肚子也看不出来,身体也还行,就先来回的跑着,等把婚离了,直接过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莫夫人来找江雨柔,“听说你流掉了逸辰的孩子,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你很高兴吧,终于邃了你的愿了?”江雨柔嘲讽的看她。

    “孩子是你自己打掉的,婚也是你自己要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莫夫人反驳,“我来是想告诉你,看在你和逸辰夫妻一场的份上,我让他给你一笔抚养费。”

    “这是莫逸辰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当初和莫逸辰结婚时候有协议,男方不能提出离婚,如果男方提出离婚必须净身出户,现在是莫逸辰对我提出离婚,意味着他所有的财产都将属于我。”

    “你说什么?”莫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江雨柔又重复了一遍,她反应过来,

    “你说谎,逸辰怎么会和你定这样的协议?”

    “不相信你可以回去问他。”江雨柔气定神闲。

    “你这个女人还真歹毒!”莫夫人白了脸,“那是逸辰的公司,所有的财产都是逸辰的,你想都别想。”

    “是吗,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了!我手里有他签字的经过律师公证过的协议,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证的答复的。”

    “你……你有什么脸面接受那些东西?”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莫夫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突然改换称呼让莫夫人一愣,江雨柔的话一点也不客气“我是和莫逸辰离婚,不是和你离婚,你没有权利打搅我,还有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有任何交集,只是陌生人,你如果觉得吃亏上当,尽管让你儿子找律师来谈,对于我讨厌的人我一般都会直接拉进黑名单,所以请你下次不要这么冒昧的来找我,因为我不会这么客气!”

    她的原则既然离婚就不可能会是朋友,也不想再有交集,所以再不委屈自己。

    莫夫人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强势的一面,一时间惊住了,半天回神,“我就知道你不是省油的灯以前装得文文弱弱的,现在撕开脸皮马上翻脸不认人。”

    “不是装,莫夫人,我想你搞错了,从前对你客气是因为你是长辈,我得给你应该有的尊重,从现在开始,你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那种讨人厌的陌生人,你会尊重你讨厌的人?”

    莫夫人噎住,她竟然说自己是讨厌的人,她气得想抽人。

    “还有我觉得你应该是最没有理由来打搅我的人,原因很简单,当年和莫逸辰结婚时候你曾要求我不要孩子,我这只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做,要是让莫逸辰知道这一切是你的意愿,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莫夫人有些害怕,的确如果让莫逸辰知道江雨柔做手术是因为她的原因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你……你到底想怎样?”她的口气软了下去。

    “你觉得我想怎样?”江雨柔嘲讽的看她,从前看莫夫人一直高高在上,其实也不过是个纸老虎,“我希望你不要来打搅我的生活,我真的很讨厌陌生人的打扰,还是那句话,离婚是我和莫逸辰的事情,让莫逸辰来和我谈,至于你,我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

    莫夫人咬着牙看着江雨柔,后者无畏的和她对视,“当然如果你希望我把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告诉莫逸辰,你尽管可以来找我!”

    有把柄在别人手上的滋味不好过,莫夫人终于闭了嘴,悻悻的离开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