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65.生活无处不狗血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5.生活无处不狗血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三天以后江雨柔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说是莫逸辰的律师,约她谈谈离婚的事情。她去见了律师,律师递给她一份协议让她看,“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可以提出,莫总说会尽量满足。”

    “我没有什么意见,就这样办吧!”江雨柔扫了眼协议,他对她足够大方,房子车子。存款一样不少,江雨柔拿起笔,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打开包,从里面拿出莫逸辰给她的卡,还有结婚戒指,推过去给律师。“麻烦你把这个交给他。”

    律师和她分手后又去见了莫逸辰,莫逸辰看着协议上面江雨柔娟秀的字迹,嘴角浮现一抹苦笑,“她说了什么?”

    “她什么也没有说就签字,还让我把这个给你。”律师把卡和戒指交给莫逸辰。

    “呵呵!”莫逸辰发出凄凉的笑声,从来舍不得的只会是他,他怎么奢望她会心软,会改变心愿?

    他们约了个日子去了民政局,街上下着小雨,他依旧是一身正装,一尘不染,俊尔不凡,江雨柔却是很简单的衣着,因为下了雨脚上还沾上了泥浆,不过这不妨碍他们办离婚。

    亲手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绿皮本子,江雨柔百感交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民政局,莫逸辰看着她,“我送你回去。”

    “谢谢!”她没有拒绝,就当是最后一次接受他的好意。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目的地,他才叹息般的开口,“保重!以后遇到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谢谢你的好意,我想说的是,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既然已经决定没有关系那还是当陌生人好,有交集会让双方最亲密的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深受其害,所以绝对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

    这话说得莫逸辰有些动容,看样子她一直对他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叹气谁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在她心中自己早已经是不可原谅的人了。

    马上要离开s市,江雨柔没有想要会遇到刘子琪,她站在远处直直的看着她,江雨柔想避开她的,她却迎了过来,“好久不见!”

    江雨柔没有回答,她们本来就不熟,所以不存在好久不见这种说法。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去打掉孩子。”她的脸色有些白,她也是最近才从莫夫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当时很震惊,也很开心,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成全你不好么?”她淡淡的, 心中在想,为什么讨厌的人要一次次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逸辰哥哥最近很颓废,天天喝酒,也不回家。”她突然提到莫逸辰。

    “这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她移过她快步离开,离婚过后莫逸辰的一切和她没有半点关系,还有刘子琪的真面目她已经看够了,她们本来是毫无交集的人却因为一个男人莫名奇妙的扯上了关系,现在那个男人已经从她生活里退出,她和刘子琪也应该回到毫无交集的时候才对。

    刘子琪看着她的背影,她还有话要说,可是江雨柔眼睛里的厌恶让她没有了勇气。其实就算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不是莫逸辰,她也没有打算放弃过,她一直以为自己有希望,以前是徐小雅,现在是江雨柔,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可是这次,当江雨柔和莫逸辰离婚后,她却猛然发现是自己错了,无论他身边有没有人,他一点也不会在意她,那天她去找他,问他是不是因为在意自己和别人发生过关系,莫逸辰回答,“如果是我在意的那个人,我不会因为她是不是处女而放弃我的爱,反之就算她是处女我也不会爱上她。”

    原来在他心中她一直就不是那个人,从来就不是,可是她却执念至此。

    江雨柔回别墅把自己的衣服收拾打包好,过几天她就要离开了,有些累,还有些舍不得,躺在沙发上面休息,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耳边听到几丝异常。她睁开眼,发现声音的来源是门外,像是有人在开门,她吓了一跳,捂着胸口站起来。轻手轻脚的挪到门口,门一下子被推开了,莫逸辰一身酒气出现在门口。

    他晃着手中的钥匙, “锁是不是坏了,明天找个人来修修。”他怎么会有房子的钥匙?江雨柔惊诧的看着他,不是离婚时候他把钥匙全部还给她了吗?

    他也不管江雨柔的惊诧,一脚跨进来,“我的鞋呢?”他的拖鞋,她也早收起来了,家里没有外人来,她只留下自己常穿的。没等她答话,他突地冲进洗手间。

    洗手间传来他的呕吐声,像是要把胆汁都吐出来,江雨柔皱起眉头,他到底喝了多少,吐成那样。突然想起刘子琪的话,她说他经常酗酒,夜不归宿。离婚不是他要求的么,既然这样又摆这副样子给谁看。

    “柔柔,毛巾呢?”他在洗手间里大叫。

    江雨柔走过去,从毛巾架上拿下自己的毛巾,大湿了递给他。

    他用冷水拍拍脸,眨了几下眼睛,好像恢复了些清醒,看看旁边的江雨柔,重重的闭上又睁开, “对不起,我搞错了。”

    他的样子让江雨柔心里一阵抽搐,她说不出话来。“我这就走,我这就走!”他喃喃的说着转身,跌跌撞撞的碰到了客厅的沙发脚,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江雨柔怔怔的看着他,好一会才伸手去搀扶,他摔得有些重,额头破了,她扶他坐下,去找药水,等回到客厅,他已经躺在沙发上面睡着了,他的眉头微微的蹙着,看得出他睡着了也不开心。

    江雨柔叹气,轻轻帮他上了药水,然后找一个毯子帮他盖上,又在他身边坐了好一会后,她才回了卧室。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悄悄的上了床,她吓得差点喊叫起来,后来一想是他,他把脸贴在她的后背上面,手在她的肚子上面轻轻的抚摸着,力道很小,边摸边叹气,很明白的在懊悔着什么。窗帘印出些许白色,他才放开她,悄悄的起身离开了。

    他离开后江雨柔才恢复正常,昨天半夜自从他悄悄上床抱着她睡后她就一直没有睡着,现在他走了,她终于可以自在一些了。

    晚上他竟然又来了,还是一身的酒气,继续赖着不走,她叹气依旧把他留在客厅,自己回卧室睡觉,半夜时分他又爬上她的床,这次她没有再装睡,毕竟昨天晚上的装睡让她不自在了大半个晚上。

    她伸手拿开他搂在她腰上的手,“既然醒来,是不是就该回去了?”

    他没有做声反而把她搂得更紧了,一只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抚摸,“莫逸辰,你这是干什么?”她打开他的手。

    只是一瞬他又重新抚摸上来,“柔柔,我想你,整夜整夜的失眠。只有靠酒精的麻醉才能睡着。”这话她信,毕竟现在的他比从前憔悴了许多,眼睛不再向过去那样亮如星辰而是布满了血丝。那时候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帅气迷人。想起从前他的样子,她突然有些心疼。

    因为她的一时的心软,他的手竟然准确的借口她睡衣的扣子准确无误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握住了她的丰满,江雨柔差点跳起来,“莫逸辰,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算什么?”

    “柔柔,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来过。”他轻轻的在她耳边请求,

    江雨柔没有做声,不是不爱他,而是已经爱怕了,他有那样一个妈妈,母子连心,血脉是割不断的,他没有办法选择,而她可以选择。

    这一夜,她又在他怀里睁着眼睛到天明。

    早上见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江雨柔从床上爬起来,失眠让她的眼睛有些发黑,她快速的洗漱完毕,拖着打包好的行李,离开了家。

    现在如果不走,她怕自己会重新陷下去,莫逸辰,是罂粟,而她要戒掉他。

    大约半个小时后莫逸辰拎着买好的早饭回到别墅,打开门进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空空如已。他拿着早饭,无力的坐在了地板上。

    江雨柔怀孕的事情没有告诉父母,如果告诉他们,这个婚肯定是离不成了,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让他们担心,但是没有办法,她没有办法接受莫逸辰出轨,也不忍心打掉孩子,所以逃开s市远离熟识的人群成了她必须的选择。

    她偶尔会打电话回去,像父母报平安,江教授在电话里告诉她,莫逸辰会经常来看望他们,一个礼拜一次,每次来都带上礼品,就像她在家时候那样呆上一整天,和他们一起吃饭,陪他下棋。

    他也曾暗示过让他不要再来,可是他回答得很正常,“在我心中你们一直是我的父母。”

    江教授还说,莫逸辰从来没有回过莫家,就为他经常来看望他们,莫夫人还来闹过,以为江雨柔在家,后来知道她没有在家,才悻悻的离开了。

    “柔柔,你们的离婚是我太草率了!”江教授叹息。“你那个婆婆的确是一个极品,但是逸辰,他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不能因为他犯错就永远的抛弃他,应该给他机会的,都怪我,那时候我应该再劝劝你的。”

    江雨柔只是笑笑,不发表意见,的确她对莫逸辰现在还往她家跑的行为找不到别的解释,或许他是在愧疚,或许他是习惯,更或许他是闲得发慌。

    只不过这些解释她自己也不能相信,因为她没有听到莫逸辰结婚的消息,她一直以为离婚后就会听到的消息竟然到现在也没有传来,不能不说有些讽刺。莫夫人和刘子琪大概气坏了吧。

    独自生活并不太习惯,还好她肚子里有宝贝,还好她选择的房子在海边,每天她都下去散步,对着宝贝说话打发无聊的时光,宝贝在一天天的长大,江雨柔屏出一切杂念,只想安心养胎,让孩子平安降临,她渐渐有些发胖,晓嘉会经常过来看她,每次都给肚子里的宝贝买些礼物带过来,她为孩子准备的婴儿房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晓嘉买的,自从知道江雨柔怀孕,她就自动升级为孩子的干妈了。

    她偶尔会在江雨柔面前提起莫逸辰,说他现在洁身自好,除了必须的应酬,从来不去夜店,两点一线的上下班,熟悉他的人在背后议论他说他在为谁守身。江雨柔笑笑,马上岔过话题,他是天之骄子,又是莫家的独子,守身这类的话只能是玩笑,要不怎么会发生那么狗血的事情?

    何舟庭竟然也找来了,他告诉她自己的公司运转很好,担心她一个人在这边不习惯,要她搬到他那边,说好照顾。

    江雨柔拒绝了,他不死心,说单亲妈妈对孩子的教育不好,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意思就是想做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江雨柔看着他笑,“在我心中,你一直就是孩子,一直就是。所以我的孩子生下来只能叫你哥哥,这个辈分不能乱。”

    何舟庭很沮丧,没有放弃的打算,继续隔三差五的来看她。经常给她带些胎教的碟还有书籍。

    这天何舟庭又来看她,特意带她去吃她喜欢吃的菜,回来时候他又陪着她散步,两人有说有笑的在海滩边漫步,不时会遇到人,都羡慕的看他们,都把他们当成了热恋中的情侣,江雨柔被看得不自在,终于对何舟庭发话了,“舟庭,下次过来我希望你能够带上女朋友。”

    何舟庭有些生气,“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我说过,只是把你当孩子,你是我的学生,老师怎么可以和学生谈恋爱?”

    “现在都什么年代来,你还这么迂腐?老师怎么就不能和学生谈恋爱了?”他反驳。

    “别人可以接受和我没有关系,对于我来说,这种行为完全不能接受!”回去的时候何舟庭有些生闷气,江雨柔没有管他,她不能自私的给他希望,何舟庭是个好孩子,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他,珍惜他,而她注定不是爱他珍惜他的那个人。

    回家时候看见在楼下不远处的拐角处停着一辆汽车,她没有在意,和何舟庭一起回到了家里。

    莫逸辰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江雨柔和何舟庭,自打她离开后他就马上找到了他的地址,曾偷偷的来过这边几次,一次也没有让她发现。今天来得巧合,他出现的时候何舟庭竟然也来了,他从早上到现在,亲眼见证了他们之间的恩爱和谐,

    原来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的笑容是那样甜美,她和何舟庭是那样般配,不是说爱一个人要给她幸福吗?既然如此何妨放手让她离开,只是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成了一个没有心的人。

    送走何舟庭,江雨柔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她继续早晚去海滩散步,一边走一边仔细的看有没有喜欢的贝壳,突然听见一个声音,“江老师!”她抬头,看见周扬迎面走过来。

    有周扬的地方必定会有他,她心虚的看了下,没有看到意料中的人,心底松了口气,不过有也些失望。

    “江老师是来这里度假?”周扬很热情。江雨柔却不想和他有交集,只匆匆的答应一声就想找借口离开,周扬却没打算放过她,“好久没有见面,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她想拒绝的,周扬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这附近有一家海鲜城,味道非常好。”江雨柔想问他怎么知道的,后来想想周扬经常出差一年跑几次这边也是有的。

    周扬点了好多的海鲜,江雨柔看着他尽量不想让自己去想另外一个人,她和周扬并不熟悉,都是因为那个人才有的交集,所以并没有什么话可以说,气氛有些尴尬,她随口问道,“你是来这边出差?”

    “不是,我老家就是这边的。”周扬回答。

    “这么说你是休假回家?”

    “不是,我在这边工作。”

    江雨柔有些讶然没有听说过星辰在这边有分公司,“你不在星辰了?”

    周扬点头,“我已经辞职两个月了。”

    “为什么?”在她印象里莫逸辰对周扬不薄。

    “对不起!”他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道歉。“我实在没有脸再呆下去,特别是看到莫总每天借酒浇愁。”

    江雨柔没有做声,周扬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到莫逸辰,难道他是莫逸辰派来的?

    “你们的分开我是罪魁祸首。”周扬露出愧疚的神色,“我要是知道我隐瞒那件事情会让你做掉孩子,会导致你和莫总分开,我应该提早坦白。”

    “你做了什么?”江雨柔一头雾水。

    “那天晚上在温泉酒店房间里和刘子琪发生关系的人是我。”刘子琪长得漂亮,足够让周扬动心,而她又经常找周扬,导致周扬一直以为她喜欢自己,直到莫逸辰警告他,说刘子琪不可能嫁给他周扬才如梦初醒,原来刘子琪一直在利用他,以他为借口接近莫逸辰,可怜他竟然傻乎乎的以为刘子琪是喜欢她的,以至于在无意中向刘子琪透露了许多不该透露的事情,被莫逸辰警告过后,周扬气坏了,也曾想过要报复刘子琪,可是又不敢,毕竟刘子琪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

    后来莫逸辰要赶走刘子琪,刘子琪临走时候请他们吃饭,又去泡温泉,她借口头疼支开他去买药,自己则准备伺机勾引莫逸辰,周扬并没有走远,他知道刘子琪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打算适时的进去打断刘子琪的计划,却没有想到刘子琪并没有成功,莫逸辰推开她拂袖而去,刘子琪在房间里发出惨叫声,周扬听了好笑,准备进去看她笑话,却不曾想到刘子琪会用药,他吸进了催情药刘子琪又尽情的挑逗。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毕他吓坏了,偷偷的离开了酒店,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生怕被发现,后来看刘子琪并没有动静他慢慢的放下心来,直到知道江雨柔突然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听说江雨柔打掉孩子后莫逸辰气得发疯。在他身边做特助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看见莫逸辰这样失态过,他当时想找江雨柔坦白的,又怕他和刘子琪发生关系的事情被刘家知道,刘子歌可不是吃素的,要是这件事被捅到他耳朵里,他小命难保,于是提出离职离开了公司,莫逸辰也没有挽留,只是在他走的时候告诉他,让他永远别再踏进s市。

    江雨柔愕然了,都说生活无处不狗血,她没有想到这样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周扬一直在道歉,请她原谅,江雨柔苦笑,这件事情的确因他而起,但是却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也是受害者不是吗?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