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66.一世英明毁在今天了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6.一世英明毁在今天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和周扬分手后她回到家中,想起当初自己离开时候莫逸辰的电话和短信,她当时认定他和刘子琪有染,全部选择了拒绝接听和删除,后来嫌烦直接把莫逸辰拉进了黑名单,她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的武断,肯听他解释,那么一切不会是这样子,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后悔又有什么用?

    在这场婚姻中他们输的不是不爱,是不信任,是不沟通,现在想想她和莫逸辰都很自以为是,总是想当然的认为,却从来不开口问,也不听对方解释,是他们自己造就了这段婚姻的夭折,只是现在才明白会不会太晚了?

    突然记起莫逸辰以为她做掉孩子时候的样子,他那时候是真的伤心欲绝了吧,所以才会放手离婚,而从前他说过绝不放开她的手的。

    掏出手机,她在屏幕上面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却是没有勇气拨出去,她该如何对他启齿。

    告诉他她怀着孕,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他既然已经恢复单身身边肯定不会没有人围绕,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没有理由也没有义务继续在原地等候她。江雨柔叹气,把号码一个个删除,换号拨打了晓嘉的号码,她需要找一个人倾诉,晓嘉是最好的听众。

    终于她把自己想说的全部说完了,电话那头传来晓嘉的声音,轻轻的叹息声,“柔柔,如果放不下,那就给自己一个机会,回来吧!看清楚想明白再做决定。逃避总归不是办法。”

    因为晓嘉的这句话她又回来了,晓嘉请她吃饭,点好菜楚朝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站在了他们的旁边,晓嘉别过脸装没有看见,江雨柔笑笑,主动打招呼,邀请他一起吃饭,饭桌上因为有了楚朝阳的加入显得热闹多了。

    正说着话,突然感受到老一丝的不同,她转过头,看见莫逸辰和一个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女子有着徐小雅的艳丽,刘子琪的清纯,显然没有想到会看见她,莫逸辰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马上就冰冷如冰,江雨柔被他眼中的情绪刺激,接下来没有半点胃口。

    吃饭出来,她和晓嘉回家,楚朝阳借口车坏了硬是挤上了车,路上她显得有些沉默,晓嘉说他一直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绯闻,可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她一回来就看见了他带着女人出现,那个女人还那样出色。

    旁边的晓嘉一直在和楚朝阳斗嘴,她听得心烦意乱,突然开口,“停车!”

    晓嘉讶然的停车,她拉开车门下车也不顾自己怀着孕,“我还是回去看看!”说完她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了梧桐水岸。

    打开别墅的大门,明亮的的灯光下,她惊讶地发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奇怪,她消失已经快有两个月,这家里怎么会一丝灰尘也没有?很明白的情形,这个家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关注。

    难道她走后他一只住在这边?可是这房子明明是她的,他为什么要住在这边?担心和他碰上,她心慌意乱的准备离开,手机突然的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熟悉的号码,屏幕上面三个字,“回来了?”

    她的手有些颤抖,好半天才准备要回过去,手机却又收到短信,“sorry,我好像发错短信了。”

    这次她抓住了节奏,“我也好像看错了号码。”

    短信过去,她的手机响了,熟悉的号码在屏幕上面跳动,她屏住呼吸接通,“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打错了。”他的呼吸清晰可闻。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确定了吗?”

    “我确定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确定?”他在和她打哑谜。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真的不懂吗?”他停顿下,“既然走了为什么要回来?”

    “这里有我的家。”她回答。

    “你还记得家里都有什么人吗?”

    “当然记得。有最疼爱我的爸爸妈妈。”

    “除了他们还有谁?”他追问,不问出那个答案誓不罢休。

    “没有了。”她和他一人一本绿皮本,早已经排除了家人这个词。

    “看来我的确是打错了。”他的声音渐远,看样子是准备挂电话,她马上说了句,“谢谢你!”

    “谢我什么?”他反问。

    “谢谢你还抽空来帮我照看房子。”

    “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个的话没有必要,我挂了。”

    “今天晚上你的女朋友很漂亮,祝福你找到自己的幸福。”这话话的目的只是在试探,说这话的本意是想问,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自己的幸福?”他呵呵笑了,很明确的回答她,“谢谢你的祝福,有你这样大方的前妻,我真的很幸福。”虽然在谢她,但是最后这句话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挂了!”他竟然说接受她的祝福,意味着她已经没有必要和他通电话。

    “你敢挂一个试试!”他突然喊了起来,“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真能主导我的人生吗?我告诉你,我要忘记你,我要找一个值得我爱的人好好的爱,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她突然发不出声音,早知道结果是这样,可是亲自听他说出来,却带给她不一样的感觉,好像是胸口里少了块什么东西,疼得难受。

    “你想知道我找的让你后悔一辈子的女人长什么样吗?”他继续往下说,“她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白皮肤,小巧的鼻子,笑起来嘴角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最关键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他形容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她却一时想不起,不过可以肯定和今天晚上陪他出现的人没有关系。

    “是什么?”

    他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她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她惊讶地看到门被打开了,莫逸辰拿着手机走了进来,他没有看他,继续对着手机说话,“她姓江,叫江雨柔,她欠我一个孩子,今生今世她必须要留下来还债,我不放开她她一辈子也别想离开!”

    说完他挂机看向她,当看见他微微隆起的小腹,吃惊地张大了嘴,“你……”

    “我是来还债的!”她抢在他前面开口。

    “你这个女人!”他一头黑线,“你的心都被狗吃了,你怎么这么狠心,竟然骗我这么久!”他冲着她大喊大叫,就像要吃了她。

    江雨柔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看着他怒吼,“老公!”

    “你喊谁老公?谁是你老公?”他恶狠狠的,他的人生怎么这么悲惨,无法选择一个势力极品的妈,却又碰到这样没有心的老婆。等等,他的孩子,他的孩子还活着,这是最值得庆贺的事情。

    看见江雨柔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莫逸辰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笑,“哈哈哈,我莫逸辰终于有儿子了!”在江雨柔的讶然中一下子冲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她,很兴奋的在屋子里转着圈。

    莫逸辰今天既疯狂又别扭,疯狂是抱着江雨柔在客厅转了好半天,直到江雨柔说头晕他这才停止,不过却没有舍得放下来。

    抱得紧紧的,手在她肚子上面摸来摸去,还把头靠在她肚子上面笑呵呵的,江雨柔奇怪,“你笑什么?”

    “我儿子在肚子里游泳呢。我在听他的划水声,这小家伙,真好动。”这一折腾折腾了好两个小时,直到江雨柔说困,他这才消停下来抱着她上楼睡觉。

    “我自己能走!”

    “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他突然的冷了脸,江雨柔吐吐舌头也不敢做声直接被他给抱上了楼。

    把她放在床上,莫逸辰也跟着爬上来,一只手握住她的手,一直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面,就这样保持着奇怪的姿势。

    江雨柔今天觉得特别的踏实,心中特别的宁静,脑子里一点杂念都没有。这应该是她怀孕以来最让她安心的一个晚上。

    担心莫逸辰手发麻,她轻声提醒他,“放开手,睡觉吧!”他瞪她一眼,“你还希望我放手啊?”

    “不是,你手不麻吗?”莫逸辰没有说话,只是握得更紧了,曾经,他差一点失去她,现在,他抓住了。他要紧些,再紧些。江雨柔有些困,好久没有闻到这样让她安心的味道了,她凝视着他的俊脸,渐渐的,眼皮开始打架。一觉醒过来,发现莫逸辰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盯着她。

    “你怎么还不睡?”

    “我不敢睡!我怕我一闭上眼睛,你又跑了。那天早上我就出去给你买早饭,回来时候你已经踪影全无。”

    “逸辰。”她有些愧疚,更多的谁感动,“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你的话我是不敢再相信了!”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那架势很明白的,她的信誉已经受损,他这辈子是很难再相信她了。

    “你抱着我睡,好不好?”感觉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他总不能一夜不睡吧,她只能采取折衷的办法。

    “我们离婚了,抱着你睡像什么?”

    江雨柔差点没背过气,既然如此干吗要和她躺一张床上,还抓住她的手,还把手放她肚子上面?

    “你到底想怎样?”难道就这样抓着到天亮,难道就这样抓一辈子?

    “我不知道。”他恨恨地瞪着她。

    “我求你了行吗?”他还是不理。

    江雨柔皱眉,“你这个姿势我不好睡觉,肚子里的宝贝也不好睡觉。”这话有效果,他马上换了姿势,江雨柔轻轻撇嘴,在心里说,小宝贝,妈妈的后半生只能靠你了。

    次日一大早,江雨柔睁开眼睛旁边空空的,她下楼看见莫逸辰在厨房里做早餐,牛奶,火腿,鸡蛋,还有一碗粥。

    他一直在旁边盯着,监督江雨柔把他做的早餐吃完。吃过早饭后,他带着江雨柔出门,开车的是他的新助理。

    乍看见江雨柔,那助理吓了一大跳,显然在吃惊总裁从哪里搞来一个大肚子美女。莫逸辰瞪他一眼,“眼睛往哪里看,干吗不开车门?”

    这莫名的一通火让助理转头,恭恭敬敬的打开车门请江雨柔上车,莫逸辰没有等助理打开车门就从另外一边上来了,“车开慢点!”他叮嘱助理。

    助理把车开出别墅区,“莫总,我们去哪里?”显然助理今天并不明白老板的日程,带着这么个大肚子总不可能去上班吧?

    “去医院!”他发出简单的指令。

    “去医院干什么?”江雨柔问他。

    “你说干什么?”他脸色又不好看了,“不去医院检查下我怎么知道我儿子是不是健康?”

    “你怎么就确定是儿子?”江雨柔小声问,问完赶紧低头。因为某人的目光又开始恶狠狠的。

    产检的资料重新做,抽血,b超,心电图,肝功能,听胎音,一切正常后莫逸辰总算放心了,不过他还没有准备放过江雨柔,又搞了一个四维彩超。

    当看到小家伙的小鸡鸡后,他突然笑了起来,“哈哈,我就说是儿子!”检查的医生也逗笑了。

    做完检查出来,又被带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面坐着资深的心理辅导医生,莫逸辰很直接,“我老婆心里有问题,你帮忙疏导疏导。”

    江雨柔欲哭无泪,心理医生对着她折腾了两个小时总算清静了,却还是没能回家,又被送进了高级病房,莫逸辰说先在医院住一个礼拜再说。

    江雨柔扁着嘴说肚子饿了,而且也困了,莫逸辰早让人准备了孕妇餐,江雨柔吃着饭,病房门被推开了,江教授和江夫人乐呵呵的进来了。“逸辰给我电话,说你怀孕了,我还不相信,呵呵,我就快做外公了。”

    江夫人也不甘示弱,“我也是外婆了。”

    老两口拉着江雨柔的手嘘寒问暖,病房门又被推开了,莫爷爷和莫爸爸一起出现在病房里。

    “听逸辰说了,我高兴坏了,赶紧和爷爷一起过来看看你们!”莫爸爸也乐呵呵的,见莫逸辰的眼睛盯着门外看,他赶紧解释,“你妈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今天我没有让她来。改天让她来看你们。”

    莫爷爷笑呵呵的,“柔柔要多吃点,马上我让周阿姨搬到你们那住,方便照顾柔柔。”

    “爷爷,有我呢。”莫逸辰不想让人打扰二人生活。

    莫爷爷皱眉,“你别说话,我还有话要说,我也准备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柔柔看怎么样?不会讨厌我这个老头子吧?”

    莫逸辰有些不甘心,对着江雨柔挤眉弄眼的,江雨柔只装没有看见。“当然不会。”

    “我马上让人收拾了行李送过来!”莫爷爷眉开眼笑的。

    莫爸爸有事情要先走了,莫逸辰送他离开,“爸,我有几句话要你带给我妈。”

    “什么话?”

    “你告诉她,如果不用心的接纳柔柔,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了,”

    “逸辰,你冷静点。”

    “你不用帮她说话,从前我是想全家其乐融融,才让柔柔委曲成全的,但是不是说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你也看见了,之前柔柔看她是长辈,处处忍让,她却一直得寸进尺,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晚辈应该孝敬长辈,但长辈也得有个长辈的样子。”

    莫夫人一个人坐在客厅生闷气,老爷子刚刚打电话来了,让阿姨收拾行李,说要搬到莫逸辰的别墅去住,还叫阿姨也准备准备,一起过去照顾江雨柔。

    莫爷爷这一过去把家里烧饭阿姨和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带走了,看老爷子那样子好像就不准备回这边住了,这个其实也不是关键,关键是莫夫人想,凭什么要把江雨柔捧上天。

    特别是想想江雨柔几个月前对她说的那些话,她心里更加的堵得慌,这个江雨柔还真是厉害,装模作样的说打掉孩子了,其实却偷偷的留下,这孩子是她致胜的法宝,看来这以后有得闹了。

    特别是看到莫爸爸和莫爷爷那副乐呵呵的样子,她更生气,不就是怀孕吗?有必要搞这么大动静?两大人还屁颠屁颠的马上跑去看她,她非不去,要去也是江雨柔主动来像她请罪,请求她原谅了她才能给她好脸色。

    莫夫人这正打着算盘,莫爸爸回来了,招手让她过去坐,她没有好气,“不就是孩子的事情吗?谁没有生过孩子?”

    莫爸爸沉了脸,“是逸辰让我带话给你。”

    莫夫人一愣,她和儿子的关系什么时候需要让人传话了?

    莫爸爸冷了脸,“逸辰说他没有办法选择父母,但是有办法选择和谁一起生活,过去的事情他不追究了,不过从现在开始,希望你做好一个当妈的职责,长辈要有长辈的样子。当然如果你一定要为老不尊,他也没有办法,顶多也就是不认你而已。”

    “听听这话,这是要造反啊,为了一个女人不要自己的亲妈,你教的好儿子。”莫夫人气极。

    莫爸爸冷笑,“我也是这个意思,柔柔现在怀孕了,不能受气,这样对孩子不好,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不要刺激她,要让她保持良好的心态平安的生下孩子。还有你告诉一婷,她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懂点是非,别把那乱七八糟的人老往家里带。”最后这句话莫爸爸指的是刘子琪,

    “这都什么事啊?”莫夫人没有想到莫爸爸也不站她这边,“感情都把她当皇太后了?这日子还要不要过?”

    “你可以选择不过,没有人阻拦你!”莫爸爸轻飘飘一句话堵了莫夫人的嘴。没有想到莫爸爸会突然的强势起来,莫夫人瞪大了眼睛,从前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怎么就突然终结了呢?她想不通啊?

    江雨柔出院回到家中,莫爷爷早搬过来了,听到她和莫逸辰回来的声音,亲自来开门,几个阿姨也都涌了出来,“哟,都这么大肚子了,恭喜你们!”

    江雨柔有些脸红,刚离婚几个月突然冒出来大肚子的确有些难为情。关键是现在她的身份,还有些不好见人。

    晚上莫逸辰陪着莫爷爷在客厅下棋,她在卧室里听音乐,好像是在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又回来了,随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个盒子,这不是她和莫逸辰结婚时候放婚戒的盒子吗?她心一动打开,里面躺着一对戒指。

    离婚时候她把戒指还给了他,原来以为他会丢弃,却没有想到竟然保存完好,他把戒指放在床头一定有什么意思,眼睛一亮,莫逸辰这狐狸,原来在张网等着她呢?

    莫逸辰的脚步声在楼梯口响起,她把盒子重新放回抽屉,门推开,莫逸辰站在门口看着她。“你还没有睡?”

    “睡不着,在等你呢?”

    “我不在这边睡!”他回答。“我只是来看看你,马上去客房睡。”

    “为什么?”

    “我们现在不适合在一起睡。”他又开始了,江雨柔叹气,该死的狐狸她真想拿起枕头打爆他的头,可是想想肚子里的孩子,硬生生的把愤怒压下去。

    莫逸辰一直在观察她,江雨柔叹气咬了咬唇,从小熊睡衣的口袋里摸出一枚男戒,拉过他的无名指,就往上戴。

    “干什么?”他装模作样的。

    “逸辰,我们复婚吧!”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说完这句话她脸红得像关公。

    “你考虑清楚了?”他抱着手,并不忙着答应她。

    “嗯!”心里在咒骂,一个小人拿着棍子在敲莫逸辰的头,我让你拿翘,我让你得瑟!我让你张网等我!

    “你确定我没有强迫你,也没有对你使心计,你是心甘情愿?”

    “莫逸辰,你得寸进尺,不复拉倒。”终于没有办法忍耐,明明按照他的意思主动了,他还在那装模作样的,当她没有脾气吗?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她伸手去拽他手上的戒指,老娘不伺候了!

    “看看你这副凶悍的样子,可别把我儿子带坏了!还有谁求婚这么凶悍,你在逼亲吗?一点诚意都没有,谁敢当真?”他忙不迭的拉住她的手,怕她真把戒指给拽下来。

    “谁会把婚姻当儿戏?”

    “哟,说你几句还委屈了不是?你还敢说不是儿戏?结婚一年多,你提出两次离婚,离家出走无数次,你倒说说看哪家的婚姻这么折腾?”

    “这事怪我吗?”江雨柔瞪他,“要不是你身边那么多的烂桃花,要不是你四处招蜂引蝶,要不是你想旧情复燃,我至于生气到这样吗?”

    “还好意思说我?”他点她的头,“是谁背着我偷偷去云南,明明是陪美男旅游,竟然还撒谎出差,竟然还那么亲热,你当我死人啊,还好我肚量大,要换你,早又离婚几次了吧?”

    江雨柔没有想到他竟然知道她陪何舟庭去云南的事情,“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可是我是有隐情的,答应人家不要到处宣扬,还有我可不是和美男旅游,我是救命去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总该知道吧?”

    “真看不出你竟然还能救人命,你这脑子不知道装的什么,我问你,要是何家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你怎么办?”

    “至于你说的这么严重?”

    “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拿你去医院手术这事情吧,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凭空的会出现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人做手术?”

    “内情是?”

    “内情是某人在帮你下定决心,想让我和你彻底的分手。”

    “何舟庭?”江雨柔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

    “那你以为是谁?该不会真以为会有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人在医院做手术吧?”他嘲笑。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她还是不信,那孩子多实诚的人啊,怎么对她玩起了阴谋诡计。

    “他告诉我的!”

    江雨柔疑惑既然何舟庭预谋让他误会为何又要告诉他真相?

    何舟庭看她为莫逸辰取舍不下,于是特意在医院搞了那样一出,目的是想让莫逸辰主动提出分手,结果后来他们真的分手了,他原来以为自己可以让江雨柔幸福,却没有想到江雨柔对他一直都没那种心思,后来看到莫逸辰出现在江雨柔楼下守候一整天,他最终心软。

    在莫逸辰准备放手时候亲自找到了周扬,要他帮忙解开江雨柔心结,虽然他们离婚是因他而起,但是复合也是他的功劳,让他们分开后看清楚彼此的内心,虽然他的目的不单纯,但是不可否认他的确帮了他们。

    “他对你是真心好,以为我和刘子琪真的有什么,不想让我就这样把你给误了,于是想了这么一出戏让我先提出离婚,后来看见你心里一直有我,然后再看我又是那种坐怀不乱的人,于是就告诉了我真相。”

    “你要不要脸,什么我心里一直有你,还有你是那种坐怀不乱的人吗?”

    “这个当然得看情况。”他突然坏坏的一笑,“老婆既然你像我求婚,那么我就答应你,明天我们去把手续办一下。”

    江雨柔瞪他,他还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什么她像他求婚,搞得她没有面子到了极点。

    莫逸辰在她还没有动怒之前讨好的一笑,“老婆,现在,咱们该洞房了吧?”

    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这个求婚就洞房有些不合逻辑。”她退后一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小别胜新婚,咱们离婚又复婚,就是干柴遇烈火。”他一把抓住她,打横抱起就像床边走去。

    “这个,我还没有准备好呢!”她抗议。

    “你这是在找借口知道吗?”他不由分说的把她放在床上,“再说是你勾引我的。”

    江雨柔看着他英俊的面容慢慢俯下来,罢了,一世英名就毁在今天了,她今天竟然做了这辈子都不敢想也不敢做的事情,向一个男人求婚,还勾引他。

    看着他亮如星辰的眸子,罢了,英名不重要,家庭的和谐很重要。这样一想她大义凝然的闭上了眼睛。

    ““老婆!”看着她娇羞的脸庞,他眉眼瞬刻温柔如水,托起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下去。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