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 166.小爷还搞不定你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6.小爷还搞不定你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突然沦落到米虫一只,江雨柔非常的不适应,虽然是孕妇可也不能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吧,小时候记得妈妈给她织毛衣,她也准备给肚子里的宝贝织一件,结果却是毛线和书籍买回来,她捣鼓了一个白天不得要领。

    真是奇怪了,她江雨柔十指尖尖,一看就属于那种心灵手巧的人,怎么拿起毛线针子就感觉笨重如山。

    晚上说给莫逸辰听,他大笑,戏谑她是自暴其短。

    江雨柔睁着眼睛盯着他看,“实话实说我到底有什么长处?”

    莫逸辰摸摸鼻子,想了好半天,“能吃,能睡,这算不算长处?”

    江雨柔气得给他一拳,“你说我是猪啊?”

    “我可没有说,你自己说的。”他大笑,歪着头看她 “你是猪仙女下凡吗?好像凡间的猪没有这么好看的。”

    江雨柔一脸黑线,蒙头再也不理他。

    次日早上约了晓嘉逛街,逛得累了一起去吃饭,到饭店门口遇到楚朝阳,笑眯眯的过来冲江雨柔打招呼,晓嘉别过眼嘀咕一句,“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楚朝阳也不理会她,继续和江雨柔说话,“上次谢谢你请我吃饭,这次换我请你。”

    江雨柔看看晓嘉,上次她回来时候请吃饭的是晓嘉不是她,正想说话,晓嘉先开口了,“上次是我请的,和柔柔没有关系。”

    “是吗,那我更要请你们吃饭了。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说着话他带头进入饭店。

    晓嘉和江雨柔坐在一起,楚朝阳坐对面,江雨柔去洗手,回来时候楚朝阳已经挪到了晓嘉的旁边。

    江雨柔在心底暗笑,楚朝阳彬彬有礼的递过菜单,“孕妇优先。”江雨柔点了两个菜,把菜单递给晓嘉,楚朝阳盯着晓嘉,“是不是我坐你身边你感觉不自在?”

    晓嘉扯扯嘴角,“没有,我很荣幸。”说着话手一僵,在一道不爱吃的菜上打了一个勾。

    见楚朝阳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脸色有些不好看,把菜单往他面前一放,“我点好了!”

    楚朝阳接过来,指指几道川菜,江雨柔笑着插嘴,“没有想到楚先生和晓嘉的口味竟然一样。”

    “是吗?”楚朝阳笑笑,“我从小就喜欢川菜,这些年空闲下来,还烧得一手好川菜。有时间你们可以尝尝我做的川菜。”

    “好啊,有机会一定尝尝。”江雨柔回答,晓嘉瞪她一眼,“孕妇吃辣的对孩子不好都不知道吗?”

    “偶尔吃一次应该没有关系。”楚朝阳回答。

    晓嘉鼻子里哼一声,再不说话。

    吃完饭出来,晓嘉送江雨柔回去,发动车子离开后江雨柔再也忍不住,“晓嘉,你有没有觉得……楚朝阳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晓嘉看一眼后视镜里楚朝阳的英姿,木然的收回视线,“你觉得有可能吗?”

    “为什么没有可能?”

    “一次错误足可铭记一生,你觉得我会在相同的问题上犯错误?”

    “可是,我觉得楚朝阳真的挺好啊。”

    “说话注意措辞,要是让莫逸辰听到他会吃醋的!”晓嘉警告。

    “有那么严重吗?”

    “还说呢,早上莫逸辰打电话来给我,叮嘱了我许多的注意事项,我发现莫逸辰是越来越磨叽了,你说他是不是没事情闲的?”

    正说着话,莫逸辰的电话到了,

    “老婆,我们去拍婚纱照去?”

    江雨柔吓一跳,她现在是越来越跟不上形势了,“我大着这么大的肚子拍婚纱照?你确定?”

    “当然。”江雨柔要哭了,这莫逸辰是不是脑子搭错筋了,就拿结婚这事情来说吧,江雨柔说反正谁复婚,就这么去民政局把证领了,他不干,非要举办婚礼,江雨柔可不干,怕被人笑话。

    原因很简单,头婚再婚都是同一个人就低头悄悄把证领了拉到,她怕别人讲闲话,这夫妻俩瞎折腾,把婚姻不当一回事。

    莫逸辰却不这样想,他脸皮厚,大言不惭的,如果可以让婚姻里加糖,离上一次又何妨?

    江雨柔恨恨的,她现在虽然被莫逸辰宝贝得紧,可是发现自己完全的没有人权,也不是没有人权,就是感觉现在虽然什么都依她,可是感觉就连上厕所这样的事情都在莫逸辰掌握中。这种感觉非常的不爽有没有?她甚至开始胡思乱想,这离婚复婚是不是也是莫逸辰搞得鬼

    莫逸辰说到做到,竟然真的带她拍照片去了,竟然有他从国外请过来的顶级设计师为江雨柔专门的设计大肚子的婚纱,特意设计了希腊款式的婚纱,因为腰围宽松,腰部有有装饰倒是抹平了江雨柔的肚子。

    折腾一天,江雨柔总算完成了婚纱照的拍摄,拍得很美,因为婚纱的设计木有看出她大肚子的样子,不过江雨柔还是不高兴,她总觉得莫逸辰抢了她的风头,原因很简单,在婚纱店看那些照片的时候,婚纱店的女店员无一例外的都在花痴的盯着莫逸辰看,每个人都发出赞叹,太帅了,太好看了,没有一个赞美的词是对她的。

    莫逸辰搂住她,竟然又突发奇想,“老婆。我们抽空再去拍套孕妇写真好不好?”

    “不好。”江雨柔断然否决。

    “我觉得好!”他又开始了,“这是纪念照片,不能不拍,等儿子长大后告诉他,那就是当初孕育他的房子。”

    江雨柔头疼无比,孕妇照,可是要露肚子的,她突想起什么,“那个照片我不是要露肚子吗,你也脱?”这话让前面开车的助理笑出声,平时威风凛凛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莫大总裁脱光衣服拍照片那将是什么样子?

    莫逸辰瞪他一眼“笑什么笑?”然后转头柔声细气的哄江雨柔,“我脱了那叫猥琐,你脱才叫美呢!”

    “ 这不公平,怀孕是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为啥这拍写真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事?要拍就两个人一起,不然免谈。”江雨柔眼睛一转。

    “放心啦,自然少不了你老公我的。”

    终于又没有拗过他又去拍了写真,莫逸辰亲自给她换衣服,说是不放心别人,换好衣服出来摄影师大赞,“真没看到象你这样漂亮的孕妇,肚子上没有妊娠纹,腿和脚不肿,除了肚子,身上没一处有多余的肉,这么纤细、修长。比杂志上的明星还要明星。”

    莫逸辰眼一瞪,“明星能和我老婆比吗,我老婆没有结婚时是公主,结婚后是皇后。”

    “你的意思是说自己没有结婚时候是王子,结婚后是皇帝?”她反问他。

    “老婆真聪明。”

    摄影师笑,“莫总去换件衣服吧?”

    “我用得着换衣服?”他反问,他那天穿了件浅紫色的衬衫,下面是铁灰色的休闲裤,虽然没有系领带,袖子也是挽着的,但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摄影师不再多话,马上投入到工作中,江雨柔有些不自在,莫逸辰抱着她,“你想看哪就看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当是在自己家中。”

    她慢慢放松,摄影师越怕越赞。问能否用一幅做广告,莫逸辰完全没有商量,照片取回来,有一张放大了,就挂在书房。她啼笑皆非,莫逸辰是真疯了,人家书房都挂山水画或书法,他这样子算什么?

    莫逸辰却说,要不是担心我老婆的美被人给偷窥了去,我真想把照片放大挂办公室去。江雨柔白他一眼,“恶趣味!”

    婚礼没有按照莫逸辰的大操大办,江雨柔说他的心意领了,之前结婚都没有朋友,这次就通知朋友就行了。怕莫逸辰不听,她又强调,如果不按照她的意思来,这婚就不结了,莫逸辰只好做了让步。

    婚礼当天请了家人和朋友,一眨眼看到林默涵,江雨柔偏头去看晓嘉,却瞪大了眼睛,楚朝阳不在邀请之列怎么会出现在会所里。

    偏偏他还自来熟的跟在晓嘉身后走过来,“江小姐,不对,莫夫人,恭喜恭喜!”

    见江雨柔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对着江雨柔挤挤眼睛,用唇语说他是为晓嘉而来的,江雨柔点头,“欢迎楚医生大驾光临!”说着话转眼看晓嘉,早绷着脸走远了,江雨柔努嘴,示意楚朝阳追过去,楚朝阳还她一个感激的微笑。

    一旁的莫逸辰不干了,这江雨柔什么时候和楚朝阳关系这么熟了,他强行把江雨柔的脸转过来,脸上带着笑把嘴凑近她的耳朵边,语气带着警告“老婆,你什么时候和楚朝阳走得这么近了?”

    “这不是因为晓嘉么。”江雨柔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善,赶紧解释,这男人真是越活越回去,当初从来没有这么肉麻过,可是现在吃醋都是明白白的放在脸上嘴上一点也不掩饰。也不怕别人笑话。

    “那是别人的事情,你千万别掺和!”他语气还是不好听。

    “是因为林默涵吗?”江雨柔瞪他,“晓嘉可是我朋友。”

    “不是因为林默涵,而是因为那个楚朝阳,那厮长得不错!”

    “你不会是吃他的醋吧?”江雨柔噗嗤一笑,“你也有自卑的时候?”

    “这话怎么怎么难听?你老公我自卑吗?我比他长得好看好不好?”他反驳,然后再看一眼楚朝阳,低低的嘀咕一声,“脸皮真厚,跑在别人的婚宴上面来抢什么风头!”

    江雨柔却没有仔细听他的话,她有些担心,因为看见了林默涵,林默涵一双眼睛盯晓嘉和楚朝阳死死的,拳头也握得死死的,江雨柔担心他会控制不住闹事,一旁的莫逸辰也有这种感觉,赶紧的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兄弟,认命吧!”

    林默涵不甘心的回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哎!

    一共就几桌人,在私密性很高的高级会所里办的婚宴,莫夫人没有出席,江雨柔和莫逸辰丝毫没有被影响,一桌桌的敬酒,说是敬酒喝的是果汁。

    敬到晓嘉旁边的时候楚朝阳竟然和晓嘉一起站起来,晓嘉气极,用脚在桌子脚踩了楚朝阳一下,他忍住痛硬是一声不吭。

    晚上晓嘉回到家,短信过来了,“我脚肿了!”怕她不相信还配图,看着图片上面高跟鞋踩的惨象,晓嘉突然觉得自己够狠的。

    于是回过去,“你不是医生么,自己找药擦,另外不想被收拾下次离我远点。”

    “家里没有药了,我疼得难受!”

    “去药店买!”

    “我路都走不了了怎么买?”

    “叫你们家的阿姨保姆什么的!”

    “我一个人住。”

    “不会打电话啊?”晓嘉有些火大,有这功夫给她发短信,怎么不打电话。

    “这么晚了,打搅他们不好!”

    “活着我就该你打搅啊!”晓嘉把手机一关,睡觉,这套林默涵之前对她用过,现在楚朝阳用明显的过时了。

    楚朝阳盯着手机屏幕等了半响,没有短信过来,打她电话,关机了,他咬牙,低头看看自己的脚,那副惨象,刚刚折腾的时候没有少花他的功夫,以为她会心疼过来看看,事实证明是他自作多情了,他气得跳起来一脚踢飞屋子里的椅子,“小爷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干吗在一棵树上吊死!”

    骂完又觉得舍不得,一屁股坐下,“我就不信了,小爷还搞不定你!”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